敘事·創意

老者說他年輕時沒機會進大學,唯有發奮自修。每天起得很早,晨跑後就先翻幾頁書再上班。下了班,隨意吃過晚飯,就躲在租來的斗室裡讀書。克萊爾的那本《過去與現在》是他常常翻閱的書籍。還發誓每年至少讀100本書,並一本一本筆記的寫。其實,讀書是他自小就沒放棄的興趣。說書後來更成了他的職業,問他所有的書都能說給人聽嗎?

他說:所有的書其實都是在說故事,只是有時你運氣好,一翻書就讀到好故事。有時,那故事你得自己去創作,原來是這樣子:故事和創意是同一路的,我決定聽老者的建議,在包包裡放一兩本書,一本筆記本,用很老式的方法去學點新東西,為了給自己一點power好讓自己覺得很偉大,我給我的包包命名: 卡萊爾的書包。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January 4, 2021 at 10:06pm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November 29, 2020 at 10:17pm

愛懇社团

馬來西亞微博

玩玩創意節

媒體與藝頻道 MEDIA § ART

ENGLISH EDITION

華商:百年蛻轉 HYR

                                                               (Source: https://avax.news/touching/Jumpology.html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May 6, 2014 at 5:08pm

卡萊爾的書包·鬆綁

我耗了些工夫研究"企業說故事"的藝術, 其中有一本《行李箱~短篇故事集》很有趣, 是法國11位頂尖作家為LV公司的11個行李箱而寫的。有一篇寫到天才魔術師怎樣從鎖著的行李箱逃出來的心理刻畫, 我讀後了解到一件事: 你知道有些人是在玩把戲, 你沒說出來, 但你要知道那是什麽把戲, 至少你知道自己沒受騙。或且, 就將計就計好了。讀書與反思確實比從網上轉發一些人云亦云的資料更能激發新想法。

《愛墾網》在面子書社團的墾友快接近四千人,每日的信息流量很大。我鼓勵大家不要只是有理沒理按“讚”而已,而應該設法從別的墾友帖子生發一些新理念出來。沒有對錯、或好不好的問題,而是要鬆綁舊想法、培養新角度,這樣,新境界才可能隨創意而誕生。暫時無創意,也可讓上網體驗更有趣些。相信很多人都有同感,社會上很多活動,若能做個列表比較對照,大概都是年復一年照煮一鍋。積極的話,叫“十年如一日”,另一個講法卻是“一成不變”。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May 4, 2014 at 2:04pm

當故事人忘記了怎樣說好故事時
陳旦兮:評《魔警》:真正走火入魔的是林超賢

導演林超賢[微博]總給人一種風格搖擺的感覺。《激戰》、《逆戰》都有讓人驚喜的部分出現,可是到了《魔警》,林超賢顯得有些用力過猛,在詭譎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了。展現人格分裂已經不是新手法,核心是心魔難除也是舊話題,在這樣的故事框架下,林超賢選擇了異常暗黑和cult的風格呈現,以至於電影院燈光一開,與鄰座四目相對,大家說的都是林超賢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重現歷史的野心 遇上陳舊的表達

影片《魔警》依照一個真實的故事改編。曾經香港的“徐步高槍擊案”轟動一時,導演林超賢對此記憶深刻,他一直對警員為何會這樣走向絕路感到好奇,於是他將整個故事重新改編搬上大銀幕,吳彥祖[微博]在電影中扮演的警察,就是以“徐步高”為原型。徐步高被認為智商極高,上班時間是抓罪犯的警察,下班時間就自己變罪犯與同事周旋。不過在原型中,警員徐步高到底是精神分裂還是只是高智商犯罪,至今都說法不統一。



林超賢將徐步高的部分特點安排在吳彥祖身上,為了讓角色更加豐富,設置了雙重人格這一特點,讓吳彥祖成為一個外表有些木訥,與人交流存在障礙的人格分裂者。張家輝像心魔一樣存在在吳彥祖心中,即使是他已經被團夥殺害,吳彥祖還是人格分裂地覺得他存在著,從無意給他輸血之後就陷入了分裂的精神世界,並且不停在腦海中出現與張家輝角色的互動,然後再陷入恐懼,極度情況下還要鞭撻自己。

炫技式的鏡頭 變成個人史上最差

《魔警》的首要生理不適,來源於影片中每一個鏡頭都被剪得非常細碎,中間有一段幾乎每三分鐘就換一個場景,而且前後場景既不在一個時間範疇、也不屬於同一個空間內。觀眾在情緒上剛剛適應了黑暗場景下的遠鏡頭,馬上就切換到了白天場景下的短特寫,這種眩暈感在情緒上,妨礙了對劇情的關註。最讓人不適的是吳彥祖在幽閉的空間中,想入非非心魔難除,開始搖頭晃腦精神崩潰,這時觀影者的情緒期待吳彥祖接下來的動向,下面故事就切回警局大家都在格子裏上班……

導演林超賢總給人一種風格搖擺的感覺。《激戰》、《逆戰》都有讓人驚喜的部分出現,可是到了《魔警》,林超賢顯得有些用力過猛,在詭譎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了。展現人格分裂已經不是新手法,核心是心魔難除也是舊話題,在這樣的故事框架下,林超賢選擇了異常暗黑和cult的風格呈現,以至於電影院燈光一開,與鄰座四目相對,大家說的都是林超賢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文_ 陳旦兮

龐雜的線索鋪墊 果然是雜亂不堪

另外,故事的線索也旁支太多,既有吳彥祖與張家輝一對心魔的故事,又牽扯張家輝的同黨之間相互算計逐利、利用運屍來內地掩蓋走私鉆石的生意,還有生產特制鬼王面具施展法術掩蓋身份的故事,又另有吳彥祖的女上司對吳彥祖似有似無的愛意,以及幾乎反目的幫派兄弟輪奸女盲人的強行插入情節。懸疑的氣氛被零散的故事沖淡,所以當“鬼王面具”鏡頭呼啦一下子出現,試圖嚇人一跳的時候,觀眾都還沒有把前幾個零散的線索分清楚。但那感覺,不是懸疑“哇不是吧難道這意味著……”,而是“哎呦我去,怎麽又扯出一檔子事。”

在電影中展現雙重人格,從《精神病患者》就開始。片中的“浴室殺人”場面至今仍然是電影學院的教材內容,這段48秒的戲,有78個快鏡頭,但是厲害的是沒有一個尖刀入肉的場景存在。之所以會讓影片進入一種及其緊張恐怖的環境中,完全是鏡頭語言的高超運用導致。這段鏡頭不僅短促壓抑,而且通過燈光和景別切換,讓人完全能感受到被恐懼籠罩的氣氛。據說這48秒的戲份,希區柯克花了幾乎7天的時間來拍攝,攝影機的機位前後調整了60多次。

不少觀影者在觀看完《魔警》之後交流,都稱自己產生了真正的生理不適,這和導演的表現手法直接相關。吳彥祖因為忍受巨大的心理壓力,所以前後幾次在影片中“抽瘋”,渾身抽搐,在自己的房間中亂撞,還特意有一場在遊泳池中水下憋氣的戲。張家輝更是有一組死前被火燒到身體極度受傷的鏡頭,據說鏡頭非常露骨非常血腥以至於不忍直視,但這部分在內地的公映版中被刪除。

電影是通過鏡頭語言營造氣氛的藝術方式,《沈默的羔羊》中的隔玻璃對話,也成為了日後的經典範例,二人沒有任何接觸,整場戲份燈光大開並不幽暗昏沈,可是那種緊張到窒息的氣氛也是觸手可得。林超賢卻要用黑暗的環境、大叫的表演、突然轉身來烘托氣氛,讓觀影過程容易產生生理抗拒。

收藏自 南都娛樂周刊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January 12, 2014 at 4:56pm

陳楨·故事的衝突時刻

在榮獲2013年金馬獎四大巨獎的新加坡電影《爸媽不在家》,平鋪直敘的故事來到了一個相對激烈的情景:因為不堪同學小胖嘲笑家中菲傭週日在外給人理髮賺外快,小男孩家樂敲破了小胖的頭。

故事發展到此進入一個大矛盾:校長要開除家樂,一時間又聯絡不上他的爸爸媽媽,電話打到家中菲傭接,菲傭急急忙忙趕去求校長別開除他。

當媽媽來到學校接出家樂,卻似乎妒忌孩子和傭人的關係親密而說了一句:

妳只是傭人,我才是他的媽媽!

最後,校長選擇了當眾鞭刑體罰家樂,讓他有機會繼續求學。

將被學校開除,二人結果在學校廁所打了起來,小胖三幕劇的手法從介紹人物與他們之間的關係開始,然後發生衝突,最後到解決衝突便結束了。

在岸西導演,湯唯、張學友主演的愛情小品《月滿軒尼西》中,湯唯心中有一個小混混戀人,因為和人毆鬥而坐牢;張學友則有一位早已他嫁而他放不下的女友,因為和男友離了婚讓他覺得還有希望。

可是湯、張雙方家長都不知道他們的戀曲,只希望他們早點結婚,結果在一次相看中把他們湊了在一起;他們也只好做給長輩看那樣意思意思走在一起。

兩人不久發現,他們其實還蠻談得來,特別是在有關偵探小說的話題上,交流特別融洽。張學友還把他買的一些偵探小說借給湯唯看。

雙方家人以為他們來電了,便開始討論請酒席、給聘禮等細節。

直到有一次,張學友的母親發現湯唯和出獄後的安志傑在一起,誤會湯唯是蓄意欺騙,並說湯唯舅父舅母家有意騙她送出店裡售賣的一部抽風機當人情。

湯唯也誤會了張學友只是為了接近她而和她討論偵探小說。

湯唯氣得買了一部新的抽風機送回去張母的店。

故事發生到這裡進入了衝突點,再發展下去便要設法解決這衝突了。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January 11, 2014 at 7:06pm

陳楨·故事的細節

三幕劇的手法從介紹人物與他們之間的關係開始,然後發生衝突,最後到解決衝突便結束了。

是什麼東西讓它吸引住觀眾一直跟著他走下去?

其中一個要素是細節;有的細節甚至細小到觀眾都沒留意到,卻在最後故事影響了整個故事的發展,帶給觀眾最大的意外,取得預想不到的效果。

例如,在葉天倫導演,藍正龍、豬哥亮和柯佳嬿等主演的台灣片《雞排英雄》中,有兩個人不斷出現在鏡頭中,他們與戲中的其他人物是沒有關係的,也沒有對白,就只是靜悄悄在夜市的一隻街燈上修理著壞掉的燈火。

他們是旁觀者,默默的從電線桿上看下來,觀望著夜市所發生的一切。

豈知,他們卻是最後向媒體爆料,抖出財團和流氓勾結搗亂夜市,恐嚇、逼走攤販以便讓開發商建房樓最有力的證人;因為在事發當晚,他們從電線桿上照下來,拍到了眾混混鬧事的照片。

雖然這拍攝照片的過程並沒出現在鏡頭里,但因為前面的戲曾多次透露了他們的所在處與修燈工作,觀眾才有忽然明白他們的重要性的效果。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January 7, 2014 at 2:46pm

陳楨·故事的開始

故事的開始,是介紹人物及其背景,還有他們之間的關係。

接著,故事就會轉進之間的衝突,或他們所面對的外來矛盾。

例如在電影《硬漢》中,潛艇兵老三(劉燁飾)為了搶救溺水的伙伴而昏迷水中,後來雖然被救,智力已受損,行為舉止像個小孩;可是,退伍後恢復常民身份的他,仍一直以為自己具有非凡的力量消滅邪惡。

這麼一個怪人,剪了一個鍋蓋頭,身上橫掛一個水壺,手提紅纓槍,穿梭於城市之間,行俠仗義,與歹徒、騙子正面衝突,這會少得了故事嗎?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October 25, 2013 at 12:00am

陳楨:微電影與企業說故事

說故事已經是現在不能或缺的管理技能;

而微電影讓企業說故事的效果進一步擴大。

放到網上,故事的“通路”與“上架”的時空問題都有效的解決了。

有挑戰嗎?有,我們準備好去說故事嗎?

辦企業、拼業務,那是天經地義;

可是不需要一天到晚在硬邦邦地打廣告,演“老黃賣瓜”的老戲碼。

為什麼不玩玩微電影?

賺人金錢,還賺人眼淚,這是小事;盡了企業的社會責任,那才是大事。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October 24, 2013 at 5:48pm

陳楨: 企業敘事的基礎~~文化資源 (2)

........歷史並不都是故事。比如說,史料當然不是故事,靠簡單羅列史料而寫出的歷史也談不上是故事, 大事 編年式的歷史同樣算不上故事。怎麼樣的故事才是故事呢?簡單地說,具有人本意蘊的“活的”歷史才是故事,史料和大事編年本身都是“死的”東西,不能構成故 事。法國歷史學家丹納在他的《英國文學史》中,曾這樣描述歷史的“復活”:(高小康,1993,人與故事,北京東方出版社,頁9)

在翻閱年代久遠的的一個文件夾的發了硬的紙張時,在翻閱一份手稿 -- -- 一首詩、一部法典、一份信仰的聲明-- -- 的泛黃的紙張時,你首先注意到的是什麼?你會說,這並不是孤立造成的。它只不過是一個鑄型,就像是一個化石外殼、一個印記,就像是那些在石頭上浮現出一個曾經活過而又死去的動物化石。在這外殼下有著一個動 物化石,而在那個文件背後有著一個人。如果不是為了向你自己描述這動物的話,你又何必研究它的外殼呢?同樣,你之所以要研究這文件,也僅僅是為了了解那個 人。外殼和動物都是無生命的殘骸,它們只是作為了解完整的活生生的存在的一個線索才是有價值的。我們必須返回到這個存在中去,努力地重造它。

德國哲學家卡西爾十分欣賞丹納的這個複活歷史的思想,他把這個思想精闢的概括為:“把所有單純的事 實都歸溯到它們的生成(Fieri),把所有的結果都歸溯到過程,把所有靜態的事物或制度都歸溯到他們的創造性活動.”(卡西爾,人論,上海譯文出版 社,1985)這就清楚說明了“活”歷史的人本意蘊。在我們看來,歷史的“複活”,也可以概括為這樣一句話:由史料歸溯為故事。(高小 康,1993,人與故事,北京東方出版社,頁10)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October 24, 2013 at 5:04pm

陳楨: 怎樣經營一部有關企業敘事的基礎~~文化資源

每日寫作,未必都根據一定的行徑圖走去。

此時,不妨考慮 美國UCLA教授,電影故事大師中的大師霍華·蘇伯 (Howard Suber)在 《電影的魔力》(The Power of Film, 2012, 台灣早安財經出版中譯本)的做法。

他寫成一篇篇單篇,再以每個主題的英文字母秩序來編排最後印刷出來的書籍。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