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蘇紹連〈獸〉


我在暗綠的黑板上寫了一個字「獸」,加上注音,轉身面向全班的小學生,開始教這個字。教了一個整個上午,費盡心血,他們仍然不懂,只是一直瞪著我,我苦惱極了。背後的黑板是暗綠色的叢林,白白的粉筆字「獸」蹲伏在黑板上,向我咆哮,我拿起板擦,欲將它擦掉,它卻奔入叢林裏,我追趕去。四處奔尋,一直到白白的粉筆屑落滿了講台上。


我從黑板裏奔出來,站在講台上,衣服被獸爪撕破,指甲裏有血跡,耳朵裏有蟲聲,低頭一看,令我不能置信,我竟變成四隻腳而全身生毛的脊椎動物,我吼着:「這就是獸﹗這就是獸﹗」小學生們都嚇哭了。(蘇紹連〈獸〉)



阿民《擱在河底養河裡的魚的那個魚缸

蘇紹連《獸》這個例子,可以叫「詩意的散文」,可以叫「小說」;叫「散文詩」最牽強。什麼是「散文詩」?鵬展先生還是把「定義」說得確實一點吧。散文像人,詩像妖;至於人妖,有時候,的確很難下明確的「定義」,但既然要談「人妖的詩意」,這一難關,還是要硬着頭皮克服的。


「散文詩」和「詩散文」有什麼分別?我這麼問,等如問:「男人進了女廁」跟「女廁進了男人」有什麼不同?如果沒有不同,或者,沒有「明確」的不同,我看還是把「擱在河底養河裡的魚的那個魚缸」收起來,省得養出來一條條的「多鳩魚」吧。

『如果散文是褲,詩是裙;這所謂的「散文詩」,就是裙褲,或者褲裙;不倫不類,流行一時,到二時,就先天不足嚥了氣;如果露出來的,還是一隻隻爛腳和蹩腳,爛腳鬥蹩腳,夠可笑可驚的。』這段文字,讓人覆印了貼在別的網頁,當他自己的發言;版權觀念,夠薄弱的。


白沙《問題癥結在文體和作者上》

用「詩的語言」敘事會不會是詩化小說或詩意散文?散文詩很難纏,中外名作不是沒有,但庸劣偽品充斥。有人把格言、寓言、口號、微型小說、歌詞等文字充當散文詩,而且還是很差勁的格言、寓言、口號……問題癥結在文體和作者上。可以寫一篇正式的詩或散文,就不要搞散文詩。沒有獨特的詩意要表達,就不要用詩歌語言或節奏寫一些不分行作品。話說回頭,不是分了行就升級成為「詩」。有些本土分行現代詩,把句子合攏成散文模樣也是爛得見骨的東西,要「降級」也不行。


阿民早前問:什麼是散文詩?這問題當然是問:什麼基本條件能使一篇作品成為散文詩?而非純粹是問「散文句子寫到某境界,這散文可稱得上是詩」。以《花渡》來說,這部作品仍然是一部小說,縱使書裡詩化文句俯拾即是。所引的片段,有些可獨立欣賞,但如不結合故事上下文來讀,這些片段的美便失去更大的內涵。也許散文詩就是要放一點「理性」、「邏輯」在「詩」裡面(分行不分行,或只分段寫,形式而已)。就如吳俊君舉出的蝸角詩,也是有些道理要說,不像詩歌那麼講「直覺」。把散文詩只看作一種修辭方式,或用詩句來敘事,簡便是簡便,恐未能說明所有問題。

以文學史發展來說, 無可懷疑, 散文詩應已沒落。它最大的罪惡, 是掩飾操作者對原來兩種文體的生疏空虛, 而又試圖掠奪兩種文體的優點, 為操作者加冕, 成為"詩人" 或"散文家"。有評論名家曾寫文支持散文詩, 但無法改變其沒落命運。其實很多所謂"詩小說"、"紀實小說"都有這個"兩棲"問題, 庸劣之作滋生蔓衍。下一個危機文體應是"微型小說", 小心了。

Views: 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