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u's Blog (78)

胡適·《西遊記》考證(13)

這樣一個轉一個的下去,直到一百一十個,直到彌勒佛,又得見文殊師利,遂成就無量大智光明,“不久當與一切佛等,一身充滿一切世界。”這一個“信心求法,勇猛精進”的故事,一定給了《西遊記》的著者無數的暗示。

第四個來源自然是著者的想像力與創造力了。上面那三個來源都不能供給那八十一難的材料,至多也不過供給許多暗示,或供給一小部分的材料。我們可以說,《西遊記》的八十一難大部分是著者想像出來的。想出這許多妖怪災難,想出這一大堆神話,本來不算什麽難事。但《西遊記》有一點特別長處,就是他的滑稽意味。拉長了面孔,整日說正經話,那是聖人菩薩的行為,不是人的行為。…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 2018 at 9:19am — No Comments

胡適·《西遊記》考證(12)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 2018 at 9:18am — No Comments

胡適·《西遊記》考證(11)



《西遊記》的中心故事雖然是玄奘的取經,但是著者的想像力莫不小!他得了玄奘的故事的暗示,采取了金、元戲劇的材料(?),加上他自己的想像力,居然造出一部大神話來!這部書的結構在中國舊小說之中,要算最精密的了。他的結構共分作三個部分:

第一部分:齊天大聖的傳(第一回至第七回)。

第二部分:取經的因緣與取經的人(第八回至第十二回)。

第三部分:八十一難的經歷(第十三回至第一百回)。



我們現在分開來說:…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 2018 at 9:18am — No Comments

胡適·《西遊記》考證(10)

今觀汝忠之作,緣情而綺麗,體物而瀏亮,其詞微而顯,其旨博而深。收百代之闕文,采千載之遺韻,沈辭淵深,浮藻云駿,張文潛以後一人而已。”其推許之者,可謂至極。讀其遺集,實吾郡有明一代之冠。惜其書刊板不存,予初得一抄本,紙墨已渝敝。後陸續收得刻本四卷,並續集一卷,亦全。盡登其詩入《山陽耆舊集》,擇其傑出者各體載一二首於此,以志瓣香之意云。



據此,是隆慶初(約157O)陳文燭守淮安時,吳承恩還不曾死。以此推之,可得他的年代:

嘉靖中(約155O),歲貢生。

嘉靖末(約156O),任長典縣丞。…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 2018 at 9:17am — No Comments

胡適·《西遊記》考證(9)



我前年做《西遊記序》,還不知道《西遊記》的作者是誰,只能說:“《西遊記》小說之作必在明朝中葉以後”,“是明朝中葉以後一位無名的小說家做的”。後來見《小說考證》卷二,頁七六,引山陽丁晏的話,說據淮安府康熙初舊志藝文書目,《西遊記》是淮安嘉靖中歲貢生吳承恩作的。《小說考證》收的材料最濫,但丁晏是經學家,他的話又是根據《淮安府志》的,所以我們依著他的指引,去訪尋關於吳承恩的材料。現承周豫才先生把他搜得的許多材料鈔給我,轉錄於下:

[天啟《淮安府志》十六,《人物志》二,《近代文苑》]吳承恩性敏而多慧,博極群書,為詩文下筆立成,清雅流麗,有秦少遊之風。復善諧劇,所著雜記幾種名震一時。數奇,竟以明經授縣貳,未久,恥折腰,遂拂袖而歸。放浪詩酒,卒。有文集存於家。丘少司徒匯而刻之。…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 2018 at 9:17am — No Comments

胡適·《西遊記》考證(8)

我們看這些有曲無白的詞曲,實在不容易想像當日的原本是什麽樣子了。《唐三藏》一出,當是元人的作品、但我們在這一出里,只看見一個西夏國的回回皈依頂禮,不能推想全書的內容。只有末段臨行時的曲詞說:

俺只見黑洞洞征云起,更那堪昏慘慘霧了天日!願恁個大唐師父取經回,再沒有外道邪魔可也近得你!

從末句里可以推想全書中定有“外道邪魔”的神話分子了。吳昌齡的六本《西遊記》不知是《納書楹》里選的這部《唐三藏》,還是那部《西遊記》。我個人推想,《唐三藏》是元初的作品,而吳昌齡的《西遊記》卻是元末的作品,大概即是《納書楹》里選有十出的那部《西遊記》。我的理由有幾層:…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 2018 at 9:17am — No Comments

胡適·《西遊記》考證(7)

拉麻失了他的妻子,決計報仇,遂求救於猴子國王蘇格利法。猴子國有一個大將,名叫哈奴曼,是天風的兒子,有絕大神通,能在空中飛行,他一跳就可從印度跳到錫蘭(楞伽)。他能把希瑪拉耶山拔起背著走。他的身體大如大山,高如高塔,臉放金光,尾長無比。他替拉麻出力,飛到楞伽,尋著西妲,替他們傳達信物。他往來空中,偵探敵軍的消息。

有一次,哈奴曼飛向楞伽時,途中被一個老母怪(Surasa)一口吞下去了。哈奴曼在這個老魔的肚子里,心生一計,把身子變的非常之高大;那老魔也就不能不把自己的身子變大,後來越變越大,那妖怪的嘴張開竟有好幾百里闊了;哈奴曼趁老魔身子變的極大時,忽然把自己身子縮成拇指一般小,從肚里跳上來,不從嘴里出去,卻從老魔的右耳朵孔里出去了。…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 2018 at 9:16am — No Comments

胡適·《西遊記》考證(6)



說到這里,我要退回去,追敘取經故事里這個猴王的來歷。何以南宋時代的玄奘神話里忽然插入了一個神通廣大的猴行者?這個猴子是國貨呢?還是進口貨呢?

前不多時,周豫才先生指出《納書楹曲譜》補遺卷一中選的《西遊記》四出,中有兩出提到“巫枚祗”和“無支祁”。《定心》一出說孫行者“是驪山老母親兄弟,無支祁是他姊妹”。又《女國》一出說:

似摩騰伽把阿難攝在瑤山上,若鬼子母將如來圍定在靈山上,巫枝祁把張僧拿在龜山上。不是我魔王苦苦害真僧,如今佳人個個要尋和尚。…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 2018 at 9:15am — No Comments

胡適·《西遊記》考證(5)

《西遊記》第八回說沙和尚在流沙河做妖怪時,“向來有幾次取經人來,都被我吃了。凡吃的人頭,拋落流沙,竟沈水底。惟有九個取經人的骷髏,浮在水面,再不能沈。我以為異物,將索兒穿在一處,閑時拿來頑耍。”這正是從深沙神一段變出來的。第二十二回,木咤把沙和尚項下掛的骷髏,用索子結作九宮,化成法船,果然穩似輕舟,浪靜風平,渡過流沙河。那也是從《詩話》里的金橋銀線演化出來的。不過在南宋時,深沙的神還不曾變成三弟子之一。豬八戒此時連影子都沒有呢。



次說《詩話》中敘玄奘路上經過許多災難,雖沒有“八十一難”之多,卻是“八十一難”的縮影。第四章猴行者說:

我師莫訝西路寂寥,此中別是一天。前去路途盡是虎狼蛇兔之處。逢人不語,萬種恓惶;此去人煙,都是邪法。…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 2018 at 12:23am — No Comments

胡適·《西遊記》考證(4)

此中可注意的是:(l)當時有玄奘“生前兩回取經,中路遭難”的神話。(2)猴行者現白衣秀才相。(3)花果山是後來小說有的,紫云洞後來改為水簾洞了。(4)“八萬四千銅頭鐵額獼猴王”一句,初讀似不通,其實是很重要的;此句當解作“八萬四千個獼猴之王”(說詳下章)。

第三章說猴行者曾“九度見黃河清”。第十一章里,他自己說:

我八百歲時到此中(西王母池)偷桃吃了,至今二萬七千歲不曾來也。

法師曰:

今日蟠桃結實,可偷三五個吃。

猴行者曰:…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 2018 at 12:22am — No Comments

胡適·《西遊記》考證(3)



民國四年,羅振玉先生和王國維先生在日木三浦將軍處借得一部《大唐三藏取經詩話》,影印行世。此書凡三卷,卷未有“中瓦子張家印”六個字。王先生考定中瓦子為宋臨安府的街名,乃倡優劇場的所在(參看吳自牧《夢粱錄》卷十九,又卷十五),因定為南宋“說話”的一種。書中共分十七章,每章自有題目,頗似後世小說的回目。書中有詩有話,故名“詩話”。今鈔十七章的目錄如下:



口口口口第一。(全闕)

行程遇猴行者處第二。

入大梵天王宮第三。…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 2018 at 12:22am — No Comments

胡適·《西遊記》考證(2)

下文又云:

行百余里,失道,覓野馬泉,不得。下水欲飲(下字作“取下來”解)。袋重,失手覆之。千里之資,一朝斯罄!……四顧茫然,人馬俱絕。夜則妖魑舉火,爛若繁星;晝則驚風擁沙,散如時雨。雖遇如是,心無所懼;但苦水盡,渴不能前。於是時,四夜五日,無一滴霑喉;口腹干燋,幾將殞絕,不能復進,遂臥沙中。默念觀音,雖困不舍,啟菩薩曰,“玄奘此行,不求財利,無冀名譽,但為無上道心正法來耳。仰惟菩薩慈念群生,以救苦為務。此為苦矣,寧不知耶?”如是告時,心心無輟。至第五夜半,忽有涼風觸身,冷快如沐寒水,遂得目明;馬亦能起。體既穌息,得少睡眠;……驚寤進發,行可十里,馬忽異路,制之不迴。經數里,忽見青草數畝,下馬恣食。去草十步,欲迴轉,又到一池,水甘澄鏡徹。下而就飲,身命重全,人馬俱得穌息。……此等危難,百千不能備敘。………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 2018 at 12:22am — No Comments

胡適·《西遊記》考證(1)

民國十年十二月中,我在百忙中做了三篇《西遊記序》,當時搜集材料的時間甚少,故對於考證的方面很不能滿足自己的期望。這一年之中,承許多朋友的幫助,添了一些材料;病中多閑暇,遂整理成三篇考證,先在《讀書雜志》第六期上發表。當時又為篇幅所限,不能不刪節去一部分。這回《西遊記》再版付印,我又把前做的《西遊記序》和《考證》合並起來,成為這一篇。





《西遊記》不是元朝的長春真人邱處機作的。元太祖西征時,曾遣使召邱處機赴軍中,處機應命前去,經過一萬余里,走了四年,始到軍前。當時有一個李志常記載邱處機西行的經歷,做成《西遊記》二卷。此書乃是一部地理學上的重要材料,並非小說。…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1, 2018 at 10:01pm — No Comments

雷蒙德·卡佛:我打電話的地方/何方來電(下)

在這兒,他們叮叮當當搖那種老式的農場鐵鈴叫人去吃飯。J.P.和我從椅子上站起來,走進屋。反正走廊上也已經太冷,呆不住了。我們說話時都能看見嘴里呼出來的氣。

除夕的早上,我試著給我妻子打了個電話。沒人接。算了吧。但就說不算了,我又能怎麽樣呢?幾星期前,我們最後一次通電話,我們都沖著對方大喊大叫。我給她起了幾個綽號。“腦子有病!”她說,把電話扣回了原處。

但我現在想和她談談。我的那些東西,總得做個處理吧。我還有東西在她那里。…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September 13, 2017 at 5:23pm — No Comments

雷蒙德·卡佛:我打電話的地方/何方來電(中)

羅克茜開始與他外出約會。他逐漸說服了她,讓他跟著她一起幹活兒。但羅克茜正與她父親和哥哥搭夥幹呢,他們的工作量也很合適。他們不需要人手了。況且,這個名叫J.P.的小夥子是誰?J.P. 什麽?留神,他們提醒她。

因此,J.P.就和她一塊兒看了幾部電影。跳了幾場舞。但他們的求愛期主要還是在他們一起打掃煙囪中度過的。J.P.說,不知不覺地,他們就在談婚論嫁了。不久,他們就辦了,他們結了婚。J.P.的新岳丈把他當成純粹的合夥人接納了他。羅克茜有了孩子。她不再當煙囪清掃工了。無論如何,她不再幹那活兒了。不久,她又生了個孩子。J. P.…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September 13, 2017 at 5:23pm — No Comments

雷蒙德·卡佛:我打電話的地方/何方來電(上)

J.P.和我呆在弗蘭克·馬丁戒酒中心的前廊上。就像上這兒來的其他人一樣,J.P.也首先是個酒鬼。不過,他還是個煙囪清掃工。這是他第一次到這兒來,他很害怕。我過去曾進來過一次。能說什麽呢?我又回來了。J.P.本名叫喬·彭尼,不過他讓我叫他J.P.。他三十來歲,比我年輕。也年輕不了多少,只一點點。他正給我講他怎麽就決定幹了他這行,一邊說,一邊還做手勢。但他的手老是抖。我的意思是,它們無法保持鎮定。“我從沒有過這種情況,”他說。他是指手發抖。我告訴他我很同情。我告訴他手抖這種情況會慢慢好起來。肯定會的。不過需要時間。…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September 13, 2017 at 5:23pm — No Comments

保羅·加利克:送給哈里斯太太的鮮花

蔡小容譯

從倫敦飛往巴黎的班機上,坐著一位瘦小的老婦人。她衣著粗陋而整潔,看得出是個打雜女工。她懷中抱著一個手提包,里面有1400美元——這是她三年來的積蓄。她臉上流露出興奮與忐忑的神情,因為此行將實現她的理想。

這位哈里斯太太一年到頭上門給顧客做家務,每天工作10小時。三年前的一天,她在顧客家看見兩件美麗絕倫的衣服,便念念不忘。她問明這衣服是從巴黎黛爾赫時裝公司買來的,因而開始攢錢。今天,她終於坐上了飛往巴黎的班機。…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August 11, 2017 at 11:28pm — No Comments

雷蒙德·卡佛:不管誰睡了這張床 4

她說,“我想來點咖啡,就是它。來杯濃濃的黑咖啡。我們醒都醒了,不是嗎?誰還會再回去睡覺?我們喝點咖啡吧。” 

“我們咖啡喝得太多了,”我說。“咖啡對身體也不好。我不是說一點咖啡都不喝,只是說我們喝得太多了,這只是我的觀測,”我加了一句。“其實,我現在就想來點。” 

“太好啦,“她說。

但我倆誰都沒動窩。她甩了甩頭發,又點了枝煙。煙霧在房間裏緩緩地飄著,其中的一部分飄向開著的窗子。小雨落在窗外院子裏。報警器響了起來,我伸手把它關掉。而後,我將枕頭放回頭下,躺了下來,沖著天花板發了會呆。“每天早晨有個女孩把咖啡端到我們床前,那麼絕妙的主意哪兒去了?”我說。…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May 16, 2017 at 2:52pm — No Comments

雷蒙德·卡佛:不管誰睡了這張床 5

她用手捂住臉,身體向前傾,哭了起來。我挪到床腳,和她並排坐著,拿起她的一只手放在我的腿上,再用手臂摟著她。我倆呆坐著,看著床頭擋板和床頭櫃,還有那座鐘以及它邊上放著的幾本雜志和小說。我們坐的床的這一端,是我們平時睡覺時放腳的地方。看起來像是不管誰睡了這張床,離開時一定很匆忙。我知道將來只要看見這張床,就會想起它現在的樣子。我們在思考一些東西, 但我無法確切地說出來它們到底是什麼。

“我不想讓這樣的事發生在我身上,”她說.“或發生在你身上。”她用毯子的一角擦了擦臉,深呼吸了口氣,聽上去像哭一樣。“對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她說。

“不會的,不會發生的,”我說。“別為這個操心,好不好?我們身體好好的,會一直好下去的。不管怎麼說,離那個時候還早得很。嗨,我愛你,我們彼此相愛,然道不是這樣?這才是最重要和最要緊的。別擔心,寶貝。” …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May 14, 2017 at 5:16pm — No Comments

雷蒙德·卡佛:不管誰睡了這張床 1

電話是半夜打來的,淩晨三點,嚇我們個半死。

“快接,快點接!”我太太尖叫道。“老天爺,會是誰呀?快接電話!”

我找不到燈開關,但還是沖到放電話的房間,在第四聲鈴聲後拿起了話筒。

“巴德嗎?”一個女人說,聽上去像是喝多了。

“天哪,你撥錯號了,”我說,把電話掛了。

我打開燈,進了洗手間,就在這時,鈴聲又響了起來。 …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May 11, 2017 at 12:03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