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u's Blog (139)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26)

後來,白鸛終於把男孩放回到地上,一點也沒有傷害他。他對阿卡說道:“現在我要飛回到格里敏大樓去啦,阿卡大嬸。我出來的時候,居住在那里的所有動物都焦急得要命。您可以相信,我回去告訴他們說,大雁阿卡和那個小模小樣的人大拇指兒要來搭救他們,他們一定會喜出望外的。”

說完這句話,白鸛伸長了頸脖,揮動翅膀,就像一枝箭射離拉成滿弦的弓一般,唆地一下飛得無影無蹤了。阿卡心里有數,他這樣做存心想顯顯身手壓她一頭,但是她卻一點沒有在意。她等了一會兒,等到男孩子把被白鸛甩掉的木鞋找回來穿好後,就把男孩子馱到自己背上,飛去追趕白鸛。這一回男孩子連一句不願意去之類的話都沒有說,因為他非常生白鸛的氣,他騎在雁背上還禁不住發出一陣陣氣憤的冷笑。哼,那個長著紅色細長腿的傢伙太小看他啦,以為他人長得太小就什麽事情都做不了,他將要做出一番事來,讓他見識見識,從西鹹曼豪格鄉來的尼爾斯·豪格爾森可是個真正的男子漢。…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May 17, 2019 at 6:29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25)

人們常常說:鸛鳥不開口,張嘴必訴苦。現在又一次證實了這句話是千真萬確的。更加糟糕的是這隻鸛鳥發聲吐字十分困難,因而聽他的講話那就更令人難受了。他站在那兒很長一段時間只是嘎嘎地掀動嘴喙,後來才用嘶啞而輕微的聲音講出話來。他牢騷滿腹,大事抱怨:他們在格里敏大樓屋脊下的窩巢被嚴冬暴風雪摧垮了,他如今幾乎在斯康耐尋覓不到食物,斯康耐的老住戶正在設法圖謀他的全部家當,因為他們竟然在沼澤地里排水,並且在低窪地里開始播種。他說,他打算從這個國家遷移出去,再也不回來啦。…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April 16, 2019 at 8:54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24)

於是阿卡發出了啟程的信號。這一天她為了躲避狐貍斯密爾的緣故,仍舊盡量往遠處飛,他們一直飛到格里敏大樓南邊那片潮濕得像沼澤地一樣的草地上,才降落下來尋覓食物。

整整一天,男孩子都悶坐在一個小池塘的岸邊吹蘆葦口笛。他因為不能夠去看鶴之舞表演大會而怏怏不快,然而又不好意思向雄鵝或者別的大雁張口提出這件事情。

他心里非常難過,因為阿卡到底還是不大信任。他想到,一個男孩寧可不重新變成人,而跟隨著這些一無所有的大雁到處顛簸奔波,那麽大雁們應該明白,他是決計不會出賣背叛他們的。再說他們也應該明白,他為了同他們在一起已經做出了那麽大的犧牲,那麽他們自然也應該義不容辭地讓他能夠看到這一切了不起的奇妙事情。…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April 16, 2019 at 8:53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23)

在得到了馬爾默這塊地盤之後,他們就或者是大隊人馬浩浩蕩蕩地,或者是小股小股地出動奔赴各地,終於佔領了全國各地。令人費解的是,為什麽黑老鼠沒有糾集起一支討伐大軍,趁灰老鼠還立足未穩的時候就將他們一網打盡,統統消滅掉。大概是由於黑老鼠過分確信自己的勢力強大,根本不相信會有喪失權勢的可能性。他們高枕無憂地坐享自己的財富,而灰者鼠卻趁虛而入,從他們手中一個倉庫接著一個倉庫、一個村子接著一個村子、一個城市接著一個城市統統地奪了過去。於是黑老鼠只好被活活餓死,被驅趕得走投無路,或者被聚而殲之。在整個斯康耐平原上,他們已經沒有容身之地了,只有格里敏大樓還在他們的手里。…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April 16, 2019 at 8:53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22)

4.格里敏大樓



黑老鼠和灰老鼠

在斯康耐平原東南部離大海不太遠的地方,矗立著一座名叫格里敏大樓的古城堡。這座城堡四周沒有房屋墻垣,只有光禿禿一幢高大而又堅固的巖石建築物,從平原上十幾公里開外就能夠一眼望見它。這座城堡雖說只有四層樓,但是非常巍峨壯觀,要是同樣地方再有一幢普通房屋的話,那麽那幢房子看起來保準像是給小孩玩耍的小遊戲屋一樣。…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April 16, 2019 at 8:52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21)

他又重新開始吹奏,但是仍舊吹得那麽難聽,所有的小鳥都氣呼呼地埋怨說:“大拇指兒,你今天吹得比往常更糟糕。你吹得老是走調。你腦袋里究竟在想些什麽呀,大拇指兒?”

“我一心不能二用嘛。”男孩子無精打采地回答說,其實他的確心事重重。他坐在那里,心里老在嘴咕自己究竟還能同大雁們在一起呆多久,說不定當天下午就會被打發回家去。

突然之間,男孩子將口笛一扔,從灌木叢縱身跳下來,鑽了出去。他已經一眼瞅見阿卡率領著所有的大雁排成一列長隊朝他這邊走來,他們的步伐異乎尋常地緩慢而莊重。男孩子馬上就明白了,他將會知道他們究竟打算將他怎麽辦。…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April 11, 2019 at 2:47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20)

男孩子聽從了這番忠告,那天晚些時候便去找松鼠西爾萊,想要求得他的幫助。但是事情卻並不順遂,松鼠不願意幫他的忙。“你不要指望從我或者其他小動物那里得到任何幫助,”西爾萊一口拒絕說,“你難道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就是放鵝娃尼爾斯?你去年拆毀了燕子的住窩,打碎了椋鳥的蛋,把烏鴉的幼雛扔進泥灰石坑里,用捕鳥網捕捉了鶇鳥,還抓了松鼠關在籠子里,是不是?哼,你休想有人會來幫你。我們沒有聯合起來對付你,把你趕回老家去,就算你走運。”…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April 11, 2019 at 2:26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9)

大雁們正在上奧德修道院的那座大莊園上空飛行,那座莊園坐落在湖岸東畔風光宜人的園林地帶。但見一座高大宏偉的宅邸,背側有石板鋪地的精致庭院,亭臺樓閣錯落有致地分布在各處,四周有矮矮的圍墻環繞。宅邸的前面是格調高雅的古典式大花園,那里面精心修剪得整整齊齊的灌木樹叢排列成一行行樹籬,參天的古樹濃蔭匝地,林中小路曲折彎繞。池塘里綠水盈盈,噴泉旁水珠迸濺。大片大片的草坪修剪得平平整整,草坪邊上的花壇里盛開著色彩繽紛的春花。這一切真是美不勝收。

當大雁們那天清早從莊園上空飛過的時候,那里沒有任何動靜,連個人影都看不到。他們確信下面真的沒有人,便朝著一個狗棚俯沖下去,叫喊著問道:“那里是什麽小木棚?那里是什麽小木棚?”

從狗棚里立即竄出一條被鐵鏈鎖著的狗,憤怒地唁唁狂吠起來,喊道:…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3, 2019 at 3:19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8)

那個學生就把蓋子打開,想讓她看看是她錯了。“你不妨自己來看看吧!”

他還沒有來得及講下去,那個小人兒不敢再在標本罐里呆下去,就縱身一躍跳到地板上,一溜煙往門外奔跑出去。那些女仆沒有看清楚地上是什麽東西在跑,但是她們還是跟著從廚房里追了出去。

那位教師還站在那里口若懸河他講著。突然之間一陣高聲呼喊打斷了他。“抓住他!抓住他!”廚房里跑出來的那些人高喊道。那些年輕人也紛紛轉身去追趕那個比老鼠還竄得快的小人兒。他們想在大門口截住他,可是卻沒有堵住,因為想要抓住那麽小的一個玩意兒倒也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小人兒終於脫身出來,跑到了露天之下。…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3, 2019 at 3:15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7)

那位教師侃侃講來,講得無止無休,小人兒關在植物標本罐里憋得實在忍耐不下去了。但是他不得不安安生生地躺著,那個背著植物標本罐的人一點也沒有發覺他躲在里面。

後來,這群人終於走進了城堡。不過,小人兒本來要想找個機會從植物標本罐里溜出來,那麽他這一下算是上當了。那個學生一直背著那個罐子沒有放下來,害得小人兒也不得不跟著走遍了各個房間。

他們參觀得很慢,那位老師每走一步都要停下來詳詳細細講解一番。…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3, 2019 at 3:14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6)

小人兒放心大膽地跟隨那些鵝毛繼續追趕下去。一路上,那些鵝毛把他指引出森林,穿越過兩三塊耕地,走上了一條大路,最後到了通向一個貴族莊園的林蔭大道。在林蔭大道的盡頭處,隱隱約約可以見到紅磚砌成的、有不少閃閃發亮的裝飾物的山墻和塔樓。小人兒一看到眼前的那個大莊園,便大致估摸出雄鵝的命運垂危了。“不消說,那些孩子準是把大鵝帶到這個莊園里來,說不定他早就被人宰了。”他自言自語地說道。可是他沒有得到確鑿消息畢竟還不死心,於是更加心急如焚地向前飛奔過去。在林蔭大道他一直沒有遇上什麽人,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因為像他這副模樣,他是惟恐被人瞅見的。

他走到的那個莊園是一座巍峨壯觀的老式建築物,四周平房環繞,中央是一個大城堡。東邊是一個非常深長的拱形門道,一直通到城堡的院子里。在走到大門口之前,小人兒毫不猶豫地一直向前奔跑,可是當他走到那兒便停下了腳步。他不敢再往前走了,站在那里發愁,不知該怎麽做才好。…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3, 2019 at 3:14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5)

“你把他們送回到榛樹叢里去吧,”他吩咐說,“讓他們重新獲得自由吧!”

這件事情在這一帶流傳得很廣,甚至還登在報紙上。不過大多數人還是不願意相信,因為他們解釋不了怎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在威特斯克弗萊三月二十六日星期六

兩三天以後,又發生了一件稀奇古怪的事情。有一天早上,斯康耐東部在離威特斯克弗萊大莊園不遠的地方,飛過來了一群大雁,他們降落在那兒的田野里。雁群里一共有十三隻平常見到的灰色大雁,還有一隻白色的雄鵝,雄鵝背上馱著一個上身穿著綠色背心,下身穿著黃皮褲,頭戴白色尖頂帽的小人兒。…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3, 2019 at 3:11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4)

那個農莊的牛棚和馬廄隔著一個很寬闊的、有門沿的拱門,那里也正好被廚房里透出來的亮光照得通亮。在入夜之後不太久的時候,老奶奶看到有個小人兒從拱門里小心翼翼、躡手躡腳地走了出來,他的身材還不及巴掌那麽高,穿著皮褲和木鞋,一身幹活的打扮。老奶奶馬上明白過來那是個小精靈,她一點也不覺得害怕。雖然她從來沒有親眼見到過,可是她老聽人說小精靈是住在馬廄里的,而且他在哪里顯靈,就會給那里帶來好運氣。…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3, 2019 at 3:10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3)

斯密爾已經是一隻並不年輕的狐貍了,他曾經遭受過許多次獵狗的追逐,聽到過子彈嘶嘶從耳旁飛過的呼嘯聲。他曾經無路可走,只好深藏在自己的洞穴里,而獵狗已經鑽進了洞口的孔道,險些兒抓到他。不過,盡管斯密爾親身經歷過你死我活的追逐場面,他的情緒卻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煩惱過,因為他居然連一隻大雁都逮不到手。

早上,在這場追逐開始的時候,狐貍斯密爾是那麽魁梧健壯,大雁們看到他都分外驚訝。斯密爾很注重外表漂亮。他的毛皮色澤鮮紅,亮光閃閃,胸口一大塊雪白雪白的,鼻子是黑黑的,那條蓬蓬鬆鬆的尾巴如同羽毛一樣豐滿。可是到了這大的傍晚,斯密爾的毛卻一綹一綹零亂地耷拉著,渾身汗水流得濕漉漉的,雙眼失去了光芒,舌頭長長地拖在嘴巴外面,嘴里呼哧呼哧地冒著白沫。…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3, 2019 at 3:09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2)

大雁的捉弄

大約在一隻大雁吃頓早飯那樣長短的功夫里,樹林沒有什麽動靜,但是清晨過後,上午剛剛開始的時候,有一隻孤零零的大雁飛進了樹林濃密的樹枝底下。她在樹幹和樹枝之間心慌意亂地尋找出路,飛得很慢很慢。斯密爾一見到她,就離開那株小山毛櫸樹下他原來呆著的地方,躡手躡腳地去追蹤她。大雁沒有避開狐貍,而是緊挨在他身邊飛著。斯密爾向上直竄起身來撲向她,可惜撲了個空,大雁朝湖邊飛過去了。

沒有過多久,又飛來了一隻大雁,她飛的樣子同前面飛走的那一隻一模一樣,不過飛得更慢、更低。她甚至還擦著斯密爾身子飛過,他朝她撲過去的時候,向上竄得更高,耳朵都碰著她的腳掌了。可是她卻安全無恙地脫身閃開,像一個影子一樣無聲無息地朝湖邊飛走了。…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3, 2019 at 3:04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1)

男孩子看清楚他追趕的那隻狗長著很尖很尖的鼻子,吼聲嘶啞而野蠻,便猛然心頭一驚。可是狐貍那麽貶低捉弄他,他氣得要命,連害怕都顧不上了。他攥緊了狐貍尾巴,用腳蹬住一棵山毛櫸樹樹根。正當狐貍張開大嘴朝大雁咽喉咬下去的時候,他使出渾身力氣猛地一拽,斯密爾不曾提防,被他拖得往後倒退了兩三步。這樣大雁就抽空脫身了,她吃力地拍動翅膀騰空而起。她的一個翅膀已經受傷,幾乎不能再用,加上在這漆黑的森林里她什麽也看不見,就像一個瞎子那樣無能為力,所以她幫不上男孩子什麽忙,只好從縱橫交叉的枝丫織成的頂篷上的空隙中鑽出去,飛回到湖面上。

可是斯密爾卻惡狠狠地朝男孩子直撲過去。“我吃不到那一個,就要到手這一個,”他吼叫道,從聲音里聽得出來他是多麽惱怒。…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3, 2019 at 3:03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

黑夜

浮冰是變幻無常、高深莫測的,因此它是靠不住的,這是一條千真萬確的真理。到了半夜里,維姆布湖面上那塊和陸地毫不相連的大浮冰漸漸移動過來,有個地方竟同湖岸連接在一起了。這時候,有一隻夜里出來覓食的狐貍看見了這個地方。那隻狐貍名字叫斯密爾,那時候住在大湖對岸的厄維德修道院的公園里。斯密爾本來在傍晚的時候就已經見到了這些大雁,不過他當時沒有敢指望可以抓到一隻。這時候他便一下子竄到浮冰上。

正當斯密爾快到大雁身邊的時候,他腳底下一滑,爪子在冰上刮出了聲響。大雁們頓時驚醒過來,拍動翅膀就朝空中衝天而起。可是斯密爾實在來得猝不及防,他像斷線風箏一般身子筆直往前縱過去,一口咬住一隻大雁的翅膀,叼起來回頭就往陸地上跑過去。…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3, 2019 at 3:02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

不難看出,那隻同雄鵝講話的大雁已經上了年紀。她周身的羽毛都是灰白色,沒有一根深顏色的雜毛。她的腦袋比別的大雁更大一些,雙腿比他們更粗壯,腳掌比他們磨損得更狼狽。羽毛硬邦邦,雙肩瘦削,頸脖細長,所有這些都顯示出了年歲不饒人,惟獨一雙眼睛沒有受到歲月的煎熬,仍舊炯炯有神,似乎比別的大雁的眼睛更年輕。…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January 22, 2019 at 11:10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9)

男孩子當然除了急著快回到家里之外,別的什麽想法都沒有,所以他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怎樣回答才好。

“我還以為,你和我,咱倆一直是冤家對頭吶,”他終於這樣回答說。可是雄鵝似乎早已把這些全都拋到腦後去了,他只牢記著男孩子剛才救過他的性命。

“我只想趕快回到爸爸媽媽身邊去,”男孩子說出了自己的心思。

“那麽,到了秋天我一定把你送回去,”雄鵝說道,“除非把你送到家門口,我是不會離開你的。”…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September 10, 2018 at 12:50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8)

可是雄鵝知道,這個佃農家的男孩子是最使他渾身不舒服的了,他聽說連這個可憐蟲都不相信他有能耐作這次飛行,他就下定決心要堅持下去。“你要是再多嘴,我就把你摔到我們飛過的第一個泥灰石坑里去!”雄鵝氣鼓鼓地叫起來。他一氣之下,竟然力氣大了好多,能夠同別的大雁飛得差不多快了。

當然,要長時間這樣快地飛行他是堅持不住的,況且也並不需要,因為太陽迅速地落山了。太陽剛剛一落下去,雁群就趕緊往下飛。男孩子和雄鵝還沒有轉過神來,他們就已經站立在維姆布湖的湖濱上了。

“這麽說,我們要在這個地方過夜啦。”男孩子心想著,就從鵝背上跳了下來。…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September 10, 2018 at 12:47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