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an Lab's Blog (163)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11章 愛犬顆韌(1)

愛犬顆韌顆韌臉上頭次出現人的表情, 是在牠看牠兄姊死的時候。那時顆韌剛斷奶,學會了抖毛,四只腳行走也秩序起來。牠被拴著,還沒輪著牠死。牠使勁仰頭看我們;牠那樣仰頭說明我們非常高大。我們這些穿草綠軍服的男女,牠不知道我們叫兵。牠就是把頭仰成那樣也看不清我們這些兵的體積和尺度。牠只看到我們的手掐住牠兄姊的頭,一擰。然後牠看見牠狗家族的所有成員都在樹上吊得細長,還看我們從那些狗的形骸中取出粉紅色的小肉體,同時聽見這些兵發出人類的狂吠:“小周個龜兒,剝狗皮比脫襪子還快當!”“燒火燒火,哪個去燒火?”“哪個去杵蒜?多杵點兒!”顆韌這一月狗齡的狗娃不懂我們的吠叫,只一個勁仰頭看我們。牠看我們龐大如山,漸漸遮沒了牠頭頂一小片天。…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1, 2018 at 10:21a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10章 耗子(8)

隊形煞不住了,立刻倒成一副多米諾骨牌。大幕倉皇墜落,樂隊丟盔棄甲地停下來。所有演員包圍了黃小玫,恨不能一人給她一腳,說她可算掙到一個輕傷不下火線的英勇表現了。導演替她拔出那根別針後,她還一動不動地癱在原地,好像等著照相。她的臉上一層水痘般的大汗珠子,誰上來跟她發脾氣,她就仰臉看著誰。導演有些不忍了,說誰腰上紮那麽個大別針也不算輕傷。他伸手要拉她起來,她卻搖搖頭,嘴唇無力地松開。大家火氣更大,說太進入角色了吧?亮相亮那麽久可不好看 。…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1, 2018 at 10:21a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10章 耗子(7)

他會講北京的王爺府,講法國叫做“印象派”的畫家,講世界上最貴的“銀鬼”汽車,講太平洋島國的土著。他的結巴不傷大雅,反而倒更讓他顯得溫良可愛。他似乎從未察覺女兵們對他的暗戀,因而待她們從不厚此薄彼。春節後一天早晨,一個新兵的母親拉著那個新兵進了文工團大門。她走到男兵宿舍的樓下,一手插腰一手指出去,嘹亮地開罵。這是個街上的女人,罵街是登****唱,首先罵得抒情言志,然後才罵出道理。人們漸漸聽出是某個男兵壞了她的女兒,“……兩個月前我們還叫你龜兒解放軍叔叔喲;解放軍叔叔吃豆腐揀嫩的吃喲!”大家剛出完早操,站在一邊看她嗓子越吊越高,越來越盡情地發揮,都在想,這個事件可不是一般的男女作風案,咱們里頭終於出了個流氓。上午練功文工團的招牌男高音啞了。…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1, 2018 at 10:20a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10章 耗子(6)

又一批新兵來的時候,老兵和老老兵都改變了審美觀和廉恥觀,都不再為束平的胸脯自豪。她們發現在男、女一同上舞蹈課時,胸脯上那點顫動招來了男兵們魂飛魄散的一瞥,她們隨之也有了魂飛魄散的剎那。她們托人去上海買一種胸罩,兩個鼓凸被一圈圈密實的針腳行納成兩個靶子。因此在蕭穗子這批兵熬成老老兵那年,她們突然又來了一度青春發育,個個胸脯挺出生硬的曲線。這天更過分的事件發生了。誰在晾衣繩上發現了一個墊了海綿的乳罩,並心虛地蓋在一塊毛巾下。偏偏趕上三極風,毛巾吹落了,把它給暴露出來。女兵們一批批跑來看,看它多麽不要臉,竟墊出了兩毫米的豐滿度。黃黃的舊海綿是化妝用的,縫得又蠢又粗,做賊一樣完成這點針線活也是不易。女兵們相互都不敢對眼,怕眼睛稍不磊落會引起懷疑, 或讓人認為自己在找別人疑點。…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1, 2018 at 10:20a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10章 耗子(5)

但他對她很寬容,她怎麽練都隨便。黃小玫還是抓緊一切機會和他說話, 對他笑。有時她老遠叫著“老師”追上來,滿嘴話急著要講,到了跟前,又只是喘著粗氣冷場,讓教員跟著她局促地受罪。有一兩回,教員問她可是有什麽事。她一楞,突然明白這樣的師生交往得有個名目,有個話題。她說老師,我媽媽來信了。教員心想,這下苦了,她媽媽來信也要跟我報告了。她又說老師,我告訴了媽媽,我們來了個新教員,對我可關心了。教員加快腳步,給她弄得又慚愧又窘迫又煩惱。他匆匆往天橋上走,步子身姿都在說他多麽想擺脫這場談話。黃小玫跟著他,緊趕慢趕,把她母親的感激話說了一遍又一遍。走到天橋頂上,教員說謝謝謝謝,代我問你媽媽好。黃小玫聽不出他話里的句號,還是緊緊跟著。文工團有兩個院子,院墻上跨的天橋是兩邊往來的主要交通。教員在終於甩掉黃小玫時心里有所觸動。他最初給她的那點重視真經用,以後的冷落、忽略都消耗不完它。到了第三年,新兵熬成了老兵,老老兵們就不再對他們說,哎,誰誰誰,你去鍋爐房順便幫我打點洗腳水。…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1, 2018 at 10:19a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10章 耗子(4)

後來拖油瓶黃小玫發現,母親以同樣的方法給了弟弟妹妹同樣的東西,也給了他們同樣的囑咐。有些老演員們還記得黃小玫的母親, 零星講到她一些趣事,人們對她的印象是活潑而潑辣的。到這種時刻,黃小玫總聽得最入迷,似乎是聽一個陌生偉人的事跡,不厭其煩地請人重復細節。然後她會眼神醉醺醺的,對女兵們說她母親就那麽瀟灑可愛,誰都抵擋不住她的魅力。她沒有意識到她話里有多大成分的謊言。她記憶中的母親從來不是瀟灑的。有時母親下班回到家,會飛快地從報紙里取出一雙繼父的皮鞋,擦的錚亮,對繼父說:“你看,小玫懂事點了,花一晚上時間給你把皮鞋擦了。”…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1, 2018 at 10:19a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10章 耗子(3)

女兵們一面做著各種作嘔的姿態,一面還是把黏得可疑的鼠糞狀顆粒吃了下去。她們沒辦法,一當兵才發現自己弱點很多,愛瞟男兵,愛搬弄是非都好克服,饞起來太可怕了,可以不分敵友,不顧原則,不講衛生。又有人說,小黃你媽媽肯定給你買了好多好吃的,從上海到成都多久了,還沒吃完。黃小玫不直接回答,豪邁地一舉手里的半袋鹽金棗,說誰吃完了再來拿啊。大家開始起哄,問道:“小黃,你媽媽還給你買了什麽?多拿幾樣出來請客。”黃小玫還是不說什麽。突然兩個女兵踢掉腳上的沙袋,喊道:“搶啊,咱們可不能眼看著小黃同志吃獨食,長賊膘!……”所有女兵都跳下床,十來雙手把黃小玫摁住,一雙手拉開她的抽屜。黃小玫的圓臉蛋通紅通紅,覺得大家今天可真夠朋友,居然也和她親密無間地打鬧,居然也摟她腰抱她腿擰她胳膊。但不久她們安靜了。…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1, 2018 at 10:19a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10章 耗子(2)

搜出來的不止蒜頭,還有干巴巴的油條,啃得缺牙豁齒的饅頭,星期天早餐的炸花生米,星期四午餐的鹵豆腐干。全是從食堂餐桌上搜集來的剩余食物。就像看不見黃小玫的頭髮一樣,也從沒人看見過她好好吃東西。把不堪入目的食物殘渣從她抽屜里清理出來時,人們都無法想象黑暗里她怎樣兇猛地消耗。黃小玫有一個大優點,她從不辯解什麽。說她惡心也好,窮酸也好,她氣度大得很,一點也不強詞奪理,過後該怎麽偷嘴還怎麽偷嘴。說急了,她就像現在一樣擡起臉,嘿嘿一笑。多年後蕭穗子一想到黃小玫的笑,就會想,是什麽讓那笑不同尋常。它寬厚,賴皮,她其實以這笑給女兵們碰了個大軟釘子。黃小玫這樣一笑大家就沒有什麽好說了。一陣無趣上來,誰便說快洗吧,馬上要開午飯了。…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1, 2018 at 10:18a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10章 耗子(1)

這樣一群少女朝你走來時,你會發現她們中醜的那個最為奪目。因為她是唯一的醜姑娘,因為美貌在此是普遍和一般,而醜陋卻是個例外。還因為你覺得這樣穿軍服的年輕女舞蹈者理所應當是美麗的,醜姑娘反而不同凡響,讓你覺得這個明顯謬誤必定有什麽讓你一下看不透的堅實理由。她們就這樣走在陽光斑斕的梧桐林蔭道上,手里端著五顏六色的塑料臉盆,腳上穿著五顏六色的塑料拖鞋。每年四月,新兵訓練結束,這座軍營里總要添一群跳舞蹈的年輕女兵,十四、五歲,或更年輕些。她們尚未學會軍人的內斂,在老兵眼里,個個天真爛漫活潑討厭。若是把她們剝得赤身****,擱進西歐古典神話的背景,她們便是世世代代男人們夢寐以求的山林小妖。當然,醜女孩黃小玫除外。…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1, 2018 at 10:18a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9章 奇才(5)

而那學生的敘述又十分逼真,也難以****。那個八歲男孩甚至說畢奇的手又大又厚,熊掌一樣拍下來時,讓他感覺“剎時間天昏地又暗……”老吳覺得學生的形容是有根據的。他又回去找畢奇。畢奇正練琴,老吳坐在一邊等。他明白畢奇對什麽都無所求,只求一份清靜,在他練琴練到一半時不被打斷。一支練習曲圓滿結束,老吳還等。他知道畢奇剛拉完曲子你說什麽他都不明白,或者明白了也靠不住。得等他自個醒過懵來,主動和你說話,才是有效的。終於畢奇看見鋼琴凳上坐著個人。是老吳。他說:“喲,老吳啊。”老吳說:“你小子告訴我一句實話;你揍沒揍那個娃娃我都無所謂,但你必須說實話。”畢奇急得更口訥了,說:“我憑什麽揍……揍他呀?就他、他也配我揍他?”“那他憑什麽胡編啊?”“那、那我怎麽知道?”“畢奇,他爸可是管著干部提升、調任、轉業的喲,他回家告你一狀,你小子吃不了兜著走。”畢奇瞪著眼,瞪著自己黑暗莫測的前途似的。…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1, 2018 at 10:17a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9章 奇才(4)

妞妞一見畢奇眼圈也紅了。丫丫把醫生護士叫來大發脾氣,說這麽簡單的病情都處理不了,干脆回老家做赤腳醫生去。丫丫指示給畢奇用她帶來的營養液,又指示把畢奇同屋的三個病號搬出去。姐妹倆在招待所號了間房,一早便到畢奇床邊來監督治療,開始是把早餐帶過來吃,後來洗漱、早廁都挪到了這邊。畢奇臉上果真有了人色。一天早晨例行抽血,妞妞見小護士紮得畢奇咧嘴,便斯斯文文地訓導起來,說你以為人人都跟連隊來的糙大兵似的,吃了你們的苦是啞巴吃黃連?一個老護士這時跑進來,一把逮住妞妞就往走廊里拖。“今天讓我逮著了我說怎麽天天早上有人在女廁所大便不沖水!……”妞妞已給她拖到走廊上,一個勁地掙紮。老護士說:“去,把你拉的大便給我沖掉!”妞妞的白凈臉漲得通紅。丫丫跑出來保護姐姐,說:“你再敢不放手……放不放?……好,好。…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1, 2018 at 10:14a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9章 奇才(3)

老吳鼓動隊長也不做了,專門去照顧畢奇。老兵說雨天行軍跌跤不能超過三次,不然人就給跌散神了。畢奇少說已跌了十跤,神散了形也散了,最後一跤把架著他的老吳也拽倒。老吳說:“好樣的,爬起來!”畢奇的大平足麻木地搓動幾下,卻沒爬起來。老吳心里很虛,但嘴巴仍舊斗志昂揚:“我就不信咱們畢奇今天就爬不起來!一、二、三……喲!”畢奇的兩腳又蹬幾下,再蹬幾下。他長著凍瘡的肥大耳朵往下一耷拉,嘴啃在泥里,成了一尊完整的泥胎。他擡起臉,人們看見眼淚飛快地從黃泥里沖出來,兩片泥嘴唇之間一根亮晶晶的水涎。畢奇“嗚嗚”地哭,一邊哭一邊口齒不清地控訴:“……襪子都縮到腳心了……褲衩讓汗給弄濕了,特磨得慌!……這什麽破路什麽破天氣老不晴!……”大家圍在他身邊,瞪著眼看他,幾個女兵恨不得和他一塊罵,陪他一塊哭。

老吳這時把自己背上的被包和鑼鼓交給一個男兵,…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1, 2018 at 10:14a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9章 奇才(2)

他卻向她笑笑。 她在這個笑里沒找到任何破綻。她一口氣松下來,看著畢奇笨頭笨腦在洗碗池那兒洗碗、接水、仰脖子漱口,軍帽順著脊梁滑下來。在畢奇心里她還清白。一陣竊喜使穗子又犯起骨頭輕來,腳也飄然了,原地來了個“劈叉大跳”。人們不是那麽徹底地殘忍。穗子呆著,一條晚照進來,桌上的一群大蒼蠅五彩繽紛。直到十月國慶的繁忙演出,畢奇似乎始終蒙在鼓里。穗子仍是揪心,一旦看見有人跟畢奇眉飛色舞地說話,她便提心吊膽:畢奇馬上要知道她穗子闖下什麽丟臉大禍了。她看見老吳跟畢奇都抱著琴撥弦,老吳說著什麽,畢奇朝男女演員這邊看看,笑笑。老吳嘴很缺德,只對畢奇一人留情。…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1, 2018 at 10:13a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9章 奇才(1)

畢奇回來的時候是八月,是蕭穗子出事之後的第六十八天。穗子把這記得如此刻骨銘心是因為整整六十八天沒一個人跟她講過話。連“練功去呀?”“發白糖啦!”“借我點洗發膏小蕭!”這樣的話都沒人和她講。可這天下午兩點多,在一片知了的吶喊聲中,穗子聽到一聲:“沒睡午覺啊小蕭?”穗子楞了。回頭一看是畢奇,拎了一個網兜,兜著他的臉盆、牙具和拖鞋,還有就是大半盆毛桃。他的提琴斜背在背上,邁著小兒麻痹式的步子。十七歲的首席提琴手畢奇像世上大部分天才那樣隱約帶一點怪胎的影子。不同於其它天才的是畢奇特別明白自己,明白與他的天才搭配而來的低能是瞞不了誰的。…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1, 2018 at 10:13a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8章 灰舞鞋 6

會議在早晨兩點結束。決議是這樣:新年演出一結束,立刻著手批判小穗子的作風錯誤。就是說,從這一刻到小穗子的身敗名裂,還有兩天一夜,而離我們大多數人知道事情的真相,僅有幾小時了。在黨委會結束的那天早晨,我們來到排練室,嗅都嗅得到空氣中醜聞爆炸前的氣息。

在三套練功服面前,小穗子舉棋不定。深紅的一套太新,一穿她馬上覺得太不含蓄,成了挑逗了。黑色讓她自信一些,走到門口還是返回來,認為海藍的最隨和,是冬駿最熟識的顏色。弊處是看不出她的苦心;她為他偷偷打扮過,頭髮盤得很精心,劉海稍稍卷過。她頭天從化妝箱里偷出一枝眉筆和半管紅油彩,這時不露痕跡地描了眉,抹了胭脂。然後她翻出一直舍不得穿的新舞鞋。…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uly 31, 2017 at 10:30p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8章 灰舞鞋 5

他感到自己鼻子猛地酸脹起來。原來割舍掉這個小丫頭也不很容易。他想走過去,像從電纜邊救下她那樣緊緊抱住她,對她說別記我仇,忘掉我剛才的混賬話。我只是一時鬼迷心竅,中了高愛渝的暗算。

高愛渝是暗算了他和小穗子嗎?他不得而知。一想到高愛渝的熱情和美麗,他捺住了自己的沖動。他轉身往練功房另一頭走,心疼也只能由它疼去。事情已經不可收拾,高愛渝已經連詐帶哄讀了小穗子一大部分情書了。

為了小穗子的心碎,他的長睫毛一垂;他發現自己流淚了。…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uly 31, 2017 at 10:28p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8章 灰舞鞋 4

再早一點,高愛渝從別的軍區調來時,他和其他男兵一樣,把她看成難以征服的女人。他們都對她想入非非過,都為她做過些不純潔的夢。

他這時把雨傘擋到小穗子頭上。

小丫頭一犟,獨自又回到雨里。總得給她個說法吧。

他干巴巴的聲音出來了:“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我和你的事,主要該怪我。現在從我做起,糾正錯誤。”

她的臉一下子擡起來,希望他所指的不是她直覺已猜中的東西。

過了一會,她問:“為什麼?”…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uly 31, 2017 at 10:25p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8章 灰舞鞋 3

淺綠燈光滅了。連高愛渝都看出小穗子哭了。小丫頭在黑暗里一聲不吱地哭了十分鐘,慢慢轉過身往自己宿舍走去。眼淚流得又多又快,順著下巴滴到軍裝的胸襟上,汪出冰涼的一灘。半年前她的手觸在電纜上的感覺,此刻才真切起來。…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uly 31, 2017 at 10:25p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8章 灰舞鞋 2

冬駿兩手一撐地,跳起來。還是那個矯健男兒邵冬駿,眼神卻是另一個人了。是一種恍惚、憂傷的眼神,為自己對這個小姑娘突發的情愫不解。他給她一只手,說:“起來嘍,沒死還得將革命進行到底。”她把手交到他那里,一個麻木綿軟的人都交到他那里。冬駿就在很多雙眼睛下面,把小穗子一直拉到側幕邊。他又給了她一掌,把她推上舞台。他的手觸在她腰上,掌心一送,就那樣,她像只被他放回森林的幼鹿,撒歡跑了。…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uly 31, 2017 at 10:25pm — No Comments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8章 灰舞鞋 1

被我們叫做小穗子的年輕女兵順著冬青樹大道走來。隔十多米站著一盞路燈,稀稀:四川方言。臟的燈光在冬霧里破開一個渾黃的窟窿。小穗子的身影移到了燈光下,假如這時有人注意觀察她,會覺得她正在走向自己的一個重大決定。只有暗自拿了大主意的人,才會有她這副魂不附體的表情。她步子不快不慢,到了暗處不露痕跡地轉過身,退著走幾步,貌似女孩子自己和自己玩耍,其實想看看是否有人釘梢。

她背後的球場上正放電影,整個夜空成了列寧渾厚嗓音的共鳴箱。小穗子意識到,從這一時刻起她這個人就要有歷史了。

好,她就這樣一直往前走。一時在燈光里,不久,又進入黑暗。她的前方是軍營大門,立著持長槍和持短槍的兩個哨兵。現在哨兵若有點警覺性,會認為晚上八點一個小女兵往軍營外跑不是什麼好事情。球場上放映的電影起來一聲爆炸。…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uly 31, 2017 at 10:25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