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a Wang
  • Female
  • Senaw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ena Wang's Friends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baku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瑪琳娜

Gifts Received

Gift

Sena Wang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ena Wang's Page

Latest Activity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緋聞

人天生有窺秘欲,那就特別對人家的緋聞有興趣。生活寂寞乏味的家庭主婦,恨不得緋聞的女主角是自己,雖然一邊看一邊說不道德。加拿大賣書最多的出版社是Harlequin,這字是趣劇中的諧角的意思,真取名取得挖苦。他們出版大量方程式愛情小說,作者只是筆名,依公司定下的方程式去寫,滿足寂寞芳心,供應愛情憧憬,文學地位全無,但卻銷量驚人,有些女人每星期買七本。這是用三毫子小說形式制作的緋聞,面對著苦悶生活的女性大可投入做女主角。世上緋聞自是有真有假,當事人有些不勝其擾,有些卻沾沾自喜,最好誇大點,把假寫成真,滿足自己的緋聞夢想。一男一女午膳晚膳,可能在談情,也可能只是在談公事,更可能不過是老友聊天,有友誼沒愛情。如果我是男人,我不會介意有個傾慕我的女人約我吃頓飯,享受一下被傾慕的感覺,反正我沒打算對妻子不忠。投契的老朋友,更加可以聊個痛快,惟一條件是那女人夠情趣。事業女性單對單跟男士吃飯是很平常的事,朋友多的女子跟男性單獨吃飯也是很平常的事,沒事哪裏怕記者拍照。不過,自己那麽想,別人卻未必那麽想,最糟糕便是讓傳媒做了“媒人”,跟個男士出外幾次便讓人說“他們在戀愛中”,每見此等報道,首個反應便是尷尬,…See More
yesterday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青絲帳》最好玩的是……

世上最好玩而玩完不會粘上身的,是別人的小啤啤。男人玩女人,玩完撇不掉,只好認數。女人玩男人,玩著個野蠻的,來個兩刀三段斬,也十分玩不過。玩狗兒,既要給它愛心又要帶它去行山跑步,少疼一會兒便苦著狗口狗臉,你只好放下工作再去逗它開心。玩貓麻煩比較少,貓兒只認主人,只可惜撒貓屎時不認地方,弄得沙發上有、床上也有。說來說去,還是人家的啤啤最好玩,弄哭了,媽媽忙抱回去親親;撒了尿,媽媽忙替啤啤換尿片;餓了哭了,媽媽忙著找牛奶塞著他的小嘴;困了,媽媽說:“改天再來玩吧,啤啤睡覺去了。”你看,玩人家的啤啤一點麻煩也沒有,還有啤啤的爸媽做助手哩。過年弟弟帶了他的胖啤啤來,戴著頂有個“壽”字的瓜皮小帽,一開門便幾乎把我笑死。啤啤才八個月,會作出很多聲音,一時大叫一時小叫,自己叫得十分開心。給他面包,他左手拿著一塊啃,右手死命拿著另一塊不放,這小子將來是不會吃虧的。小子弄得滿沙發面包屑,只好拿個大玻璃水果盤給他盛面包,小子一看玻璃水果盤,心花怒放,大概以為又是甚麽吃的,一口咬下去,把玻璃啃得鏗鏗有聲,口水直流。既然他只管笑沒有吵,我這做姑母的可得寸進尺了,拿起他的胖手胖腿擺芭蕾舞姿勢,一時扮天鵝,叫他爸爸…See More
Monday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青絲帳》只是爸爸和媽媽

兒子從來不看我的作品,媽媽寫了什麽東西,他都不知道。有一回外婆半迫半哄要他看我的長篇小說《緣》,小家夥果真從頭到尾都看過了——開頭十頁和末尾十頁。有位朋友,本身是明星,十分有名,可是他的兒子就不當他是一回事。有一天兩父子走在街上,兒子看見了另一位演員,居然十分興奮,一邊叫爸爸快看,一邊去叫人簽名。為父者啼笑皆非,家中天天坐著位大明星不看,看見別的明星反而十分傾倒。在孩子眼中,爸爸的身份永遠是爸爸,媽媽的身份永遠是媽媽,根本不會當爸爸媽媽是什麽特殊人物。審問兒子為何不看我的書,他想出了個很好的借口:“我們男孩子看衛斯理的科幻小說。”在兒子的心目中,我是媽媽,而不是寫稿人,也不是廣告人。我想,兒子對我的要求,只是要我做個好媽媽,疼他關心他教導他而已,我的工作和事業,在小孩子心中是沒有重要性的。做父母的無論在事業上有什麽成就,其中的滿足感是不可以分給孩子的,他們需要的根本不是這些,特別是他們年紀小的時候,爸爸即使當了總統,孩子也不會快樂些,任何方面的光輝,總代替不了最基本的父母之愛。很多事業成功的人跟子女的感情並不親密,因為他們花太多時間在事業上,而不知道賺來的大量金錢和所給子女的一流享受,…See More
May 16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青絲帳》流浪

只身流浪是否很浪漫呢?聽上去是,想想又不可能是。流浪是寂寞的,在陌生的土地上、陌生的人群中,寂寞會令我們做了不寂寞時所不屑做的事和所不需要做的事。記得有一年在異地,的確是有點不知如何處置自己了,那個人跟我說:“寂寞嗎?”我搖搖頭。其實我是寂寞的,不然我不會跟他做了一年親密的朋友。我實在不那麽喜歡他,但又說服了自己喜歡他,因為我需要喜歡一個人。反過來說,假如我不仿徨的話,我根本不需要喜歡他,也不會選擇喜歡他。那是一個很好的人,但很多時候,我根本不想見他,然而,有時淒淒然不知此身何處,便又告訴自己我喜歡他了。我不能忘記那種感覺,有點惡心,也有點安全感,但那不是種愉快的回憶,那甚至有點恐怖——那種飄在海上什麽浮木也要抓住的恐怖。所以,我不向往流浪了,說起來很自由,其實大多事情身不由己。當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的時候,你便會說:罷了,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也許從此,兩個不相稱的人便永陷於理想所不屑的生活中,又或許,再遇上一群飄浮的淪落人,大家混在一起,互相阻隔了視線,迷失了通往外邊世界的路,就這樣淪陷在痛苦、不滿和絕望中。除非已無立足之處,不然我不會選擇流浪。如果我是失敗者,我不想再…See More
May 11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生在古代 不做女人

跟位年輕教授聊古說今,我說生在古代,我寧願做妓女。他很聰明,一聽便明白了:“對啊,古代妓女可以賣技不賣身,琴棋書畫、歌舞詩話、頗多才多藝的。”“總好過做閨秀,盲婚啞嫁的,郁郁以終,你看像林黛玉那般聰慧脫俗,知音解語都嫁不著心上人賈寶玉了,做貴家千金有鬼用。”我說。打過如意算盤了,在古代做了名妓,就等於爭取到自由,不中姑娘心意的男人才不要見呢,謝客,只見些中意的。做閨女媳婦兒,悶死了,天天繡花,幾時繡到老?慘過現代繡花女工。講話,跟誰講?不外妯娌一班,並非自選朋友,亦即是說沒有朋友,想起也心驚。現代妓女比古時低賤多了,全是賣肉的,提也別提。在古代若不當妓女,惟一的選擇便是做男人了,至少可以自由出入,娶著個不中意的妻子,仍可以風流一下。固然,志不只在風流,男兒志在四方;像周瑜孫策般二十歲便割據江南,豈不快哉。再狂妄地幻想,像劉邦項羽般大戰數場,做個開國之君,上報蒼天,下安庶民,不亦樂乎。再倒黴也做嶽飛吧,雖然頭斷在莫須有罪名之下,也是一生大丈夫。生在古代,總之就不做女人,要是名妓、男人都輪不到我做,做頭豬也好,至少可以四處跑啊!See More
May 3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女人的確是水

跟國內著名的雕塑大師潘鶴聊天,他手下女像無數,對女人特有幽默的見解。 女人是水,男人必需的,不然手中的泥幹巴巴的,怎麽塑造出任何東西。 水和泥混得恰到好處,那便是天作之合,共同造出世上所有美麗的雕塑。 水太多的時候,泥便讓稀釋得不能粘起來,散作一團泥巴了。 紅顏是否禍水?不一定的,水能覆舟,亦能載舟。 你看流水洪洪,形成百川,百川匯河,河出大海,姿采豐富。 當然,洪水也會成災,淹死不少人,殺傷了數不清的動植物,也毀了不少家園。 可是她順流而下時,卻能潤澤田地,惠及萬民。女人是水,不一定是禍水。 潘教授談笑風生。 女人,他說,最緊要骨骼長得好,皮膚會皺,但骨骼不會變。 你看我的妻子,皮是皺了,但額頭、鼻子和下巴的比例多麽完美。 你看她的身形,腰細腿長的,雕塑家看的是美人,不是年齡。 人家說我的女像,樣子都像我的妻子,哈哈哈。 妻子回過頭來:“別聽他說的,在眾人面前老喜歡誇贊我,回到家裏可封了王呢,挺愛罵人。” 申訴完畢,柔柔地問:“誰要咖啡,檸檬茶?我去弄。” 教授又得意地笑了。 See More
Apr 30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青絲帳》辛苦最憐天上月

“辛苦最憐天上月,一昔如環,昔昔都成玦。”這是清代大詩人納蘭性德的幾句詞,意思是說:最可憐的就是天上的月亮了,只有一夜月圓,每一夜都是缺的。(一昔即是一夜,玦即是古時人佩戴半環形的玉。)納蘭如此善感,難怪少時愁無可解又說不出的時候,看看納蘭詞,便愁得十分哀怨美麗了。每看納蘭詞,便想起自己那些空得無事也可以任意愁上半天的少年日子,即使本來沒有愁,讀了納蘭詞便自然開始愁了。那時的愁,根本是種淒艷的娛樂,回想起來,歲月何其匆匆,如今再有傷心欲絕的事,也不能坐在那裏詩意地愁,反而要快快把碎成片片的自己砌回原形,臉不改容地面對世界。少年人特別容易被納蘭詞吸引。也許因為納蘭命短,才三十歲便一病不起,他的詞多半是青春年少的二十幾歲時寫的,他一生中最大的傷心事,便是愛妻在他二十三歲那年病亡,除此之外,他實在並不窮愁潦倒,他本身是清太傅納蘭明珠的兒子,又得康熙寵愛,天賦才華與富貴榮華集於一身,愛妻早亡,對這位貴公子而言,人生已是“一昔如環,昔昔都成玦”了。不過,納蘭對布衣名士,一向不擺架子,師之友之,情真義重,又是他極可愛的地方。即使撇開他的美好品格不談,年輕之手所出的年輕感喟,十幾歲的人縱使一知半解,…See More
Apr 16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青絲帳》旅

到外地旅遊,一樣不願早起。人家說:浪費了時間啊,怎麽不清早起來?我卻覺得,旅遊是休息,不是勞改,為什麽每天要從早上六時強撐到半夜?平日已經睡眠不足了,假期旅行也不睡個飽,可太對不起自己。睡眠不足,心情自然欠佳,我才不肯起得比平時上班還早,去登什麽巴黎鐵塔,拍什麽照留念。旅遊從來少拍照,主要是懶得帶相機,有人替我拍自是樂意,沒人替我拍也不用急,現代不同從前,飄洋過海的去一次歐洲,可能三十年后也沒有機會再去,如今每個月去一趟也不成問題,只要不介意來回程都坐那十幾二十小時飛機便成了。人不錯是愈來愈沒耐性的,從前坐個多月船也沒怨言,現在坐不到一天飛機已經嚷悶了。想父親年少時去歐洲念書,一去就是幾年,只因暑假沒理由坐個多月船回港探親,再坐個多月船回去。現在的學生可不解思鄉之苦,九月開學,十二月便回來過聖誕節;一月回去,四月又回來度復活節;五月回去,六月復回來放暑假,回來得這麽頻密,還有什麽鄉好思的?根本上,住在任何城市的人,總會與些朋友整年也不碰面,反不如學生們來來去去,一到家便找朋友,每年至少見上兩三次。幾十年前,遠遊一次,回來可以講一輩子,故事永遠有聽眾,只因那時有機會遠遊的人不多。現在遠遊…See More
Apr 11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合法的幽會

夜令我憔悴,因為它讓我知道,你已經不在,我們的緣也不再。還有重聚的夜,到底我們不是陌生人,一切仍是昨日般熟絡,遺失了的,是那些朝朝暮暮,你曾提及的心意,我曾信賴的夢想。我忘了這是個不守諾言的年代,我疏忽了,你理直氣壯地告訴我。已經分手的人幽會。見到我,你一把抱著我的腰,唇印在我的唇上。習慣到底很難改變的。你拉著我的手走路,就像一雙情侶,路人不曉得的是,這是雙已經分開的情侶。這個年代,沒什麽吃虧不吃虧的,我喜歡讓你拉著我的手。暫時忘掉我們已經分開,此刻肩偎肩地仿佛走在從前。我們從前曾經快樂過、在這快樂難尋的日子裏,你我都不介意重播昔日情景。在室內柔淡的燈光下,你覺得我是你的妻子,我覺得你是我的丈夫,剎那而已,我們都很清楚,愛字不會從你我口中再吐出來。兩個單身的人,沒有第三者,都可以落得如此收場的。我告訴你我不會再為我們的事而哭泣了,我不是來教你哭泣的。這種很合法的幽會總有完結的一天,也許是你先找到女朋友,也許是我先找到男朋友,總有一個人會難受一點的,我們總是這樣地劍拔弩張。不再想你我的事了,其實你我之間已經沒有事,只惋惜今朝雨好山綠,沒能與你共走一趟。See More
Apr 3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一幕

想起妹妹在病榻上,不知明日生死時,她的男朋友從外地寄來一封聲討的信:“大概有他在日夜陪伴你吧?”平素緊張性烈的妹妹,只是軟弱地微微揮手,不要看了,無淚也無言。是什麽男子,女友時日無多,他還只管他的嫉妒他的感受,又不見他飛來?何況,她並沒有那個他在榻前,那個懦夫,敢冒犯妻子去與少年愛侶共走她人生最后的一程嗎?妹妹的手一揮,多少心事盡在不言中,都是讓她失望的懦夫。二十幾歲芳華,卻受如此煎熬,做姐姐的心中有無比的憤怒。她貌美如花,她如朝陽燦爛,生命如急潮般退下,療程中所受的苦太多了,她都無淚地撐了下來,步步搏鬥。怎麽有些懦夫,生不盡生前情,死不盡死后義,她生命中重要的兩個男人,一個是最后的情人,一個是青梅的竹馬的愛人,葬禮中,一個連花圈都沒送,一個同妻子聯名送上花藍。我心裏罵道:“有種的別跟妻子聯名,有種的自己送個花藍來!”那天我在殯儀館很暴躁,我罵工作人員,我不喜歡化妝師那樣畫她的眉,那樣粗手粗腳地替她穿絲襪,她不舒服的。本來遺容仍美,但我受不了那發型那化妝,喝一聲蓋棺,沒人動手,我跑去自己來,把棺蓋上了,誰也不許看她,只請記,她生前的語笑嫣然。See More
Mar 21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你我如斯

你是我的天堂我是你的地獄我們在一層又一層間浮遊魂魄未能相擁上面一層沒人看得見下面一層沒人會知道 天堂裏也有誰是誰非地獄裏你我仍需逃避抱著那短日你不用念我擁著那長夜我襟中有你 你我如斯失在那無極天地尋覓相依的一層我是你的天堂你是我的地獄我們在一片又一片間離散來生未能相約上面一片是你的薄唇下面一片是你的厚意天堂裏你孤獨地躑躅地獄裏我仰望著翅膀抱銀河遺星你不用想我擁宇宙渺茫我袖中有你 你我如斯奔在那碧落黃泉但求牽手的一瞬See More
Mar 19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Mar 15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青絲帳》情人節,沒有花

從來都知道二月十四日是情人節,今年是頭一年忘記了。所以,別以為我很浪漫,我是會忘記情人節、忘記男朋友的生日那類女人。我說從來都知道二月十四日是情人節,因為通常都有友人送花來,看見花,記起了。友人也不一定是男性,要好的女朋友,情人節也會送花來,以示老朋友一場,值得紀念。今年完全忘掉了情人節那天是情人節,因為回到辦公室,就像平時一樣,只文件一堆,別說花籃,連花蕾也沒一個,花種子也沒有一粒,所以便沒想起什麽了。看見秘書桌上的花籃,還糊裏糊塗地問:“怎麽?你今天生日嗎?”秘書嬌羞地一笑,我才猛然想起,那是情人節。不曉得多少年沒試過情人節沒收到花了,今年是很例外的一年——沒有花。不過也沒怎麽介意,有花沒花一樣情懷,我們執筆的,想浪漫很容易,提筆作個浪漫透頂的小說,幻想半天,便很有滿足感了。做文人的好處是,可作俠士,可作王侯,可作情聖,筆下為之便成了,寫東西就是有這個好玩之處。胡思亂想是我自幼便習慣的自娛方法,家人或見我呆坐半天,其實我一點也不悶,因為早已雲遊天外去了,也許正在腦海中做女間諜,又或者正在做公主,剛看見白馬王子下馬,所以我從小到大都是不怎麽害怕寂寞的,幻想伴我便成,不一定要人。本來,…See More
Mar 8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住家男人

女人一嫁了,變成黃臉婆;男人一娶了,變成住家男人。這種變身法,不甚美妙。眼看一些舊男友變成了發福速老的住家男人,心酸又不忿。曾幾何時,告訴女友他、他、他,是如何的秀逸俊美,如今女友一看,他?你神經病,你認錯人了。怎麽解釋他本來是如何的好看,如何的動人?男人之好看,不單在於五官身材,而是形神勁道。有些男人,在做好丈夫好爸爸之余,仍能雄姿英發,那便縱使拖著三四個子女,都像個大頑童。有些,依然步履瀟灑,衣袂風流,始終令人心跳加快一拍。可惜有些婚后便說話婆媽,行動遲緩,斤斤計較,整個悶壞人的住家男人模樣。嗚呼翩翩少年郎,鬢未成霜已預演歸西遲暮。太陽應好好地懸在藍天,且讓如白雲飄過的女子,怨風太急。好印象,是男人送給曾經愛過他的女人最佳的禮物,令她畢生受用不盡。人生無真正的別離,勿破壞纖纖弱質那不悔不忘可憐心。縱使不歡而散,至少也做個讓她喜歡提起的仇人。不欲再提,是吾不欲觀之矣。See More
Mar 6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青絲帳》活

花倒影在玻璃桌子上,支頤凝視著,夜就這樣深了。夢想像三疊浪四疊浪五疊浪地湧上來,笑自己,活了這好些日子,還學不會認命。當然,有些白日夢已經不能再做,到底,十六歲的日子一去不復還,我總不能再幻想有位靦腆的大男孩輕輕地拉拉我的小指頭,然后那份感情就那樣訂下來了……想到這裏,又不禁再笑自己。嘿,有那樣的心,也沒有那樣的年紀了!歲月逼著我們放棄一些我們還能感受的感受、一點我們尚未蒙塵的心,這就叫做成熟。其實,誰不是一半稚氣和一半成熟的混合體?然而一年又一年加上去的歲數,逼使我們只活一半,只做成熟的人所做的事,於是,中年男人不是變了臉無表情,便是變了一臉色迷相;中年女人不是變了糊裏糊塗,便是變了一臉尖刻苦澀。敢好好地去活的、敢愛敢恨敢想敢做的人不是沒有,而是太少,他們不只是瀟灑,而且是老實,既無愧於自己的活法,也沒有虛偽地應酬傳統,所以他們能夠把自己保持新鮮。我喜歡,“保鮮裝”的人,那些人永遠沒有陳年發黴的味道。這不是說,穿十幾歲人穿的衣服,挽個十幾歲的情人便叫做“保鮮”,我是說在思想方面、行動方面,永遠日新又新,永遠前行又前行,管他傳統說什麽、習慣又是什麽!其實,傳統不過是比我們早出生的人的習…See More
Feb 26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下班回家時

女人之戒:男人下班回家時,除了給他個溫馨的微笑外,別騷擾他,讓他清靜至少一小時。處理了整天公事,人不累腦袋也累,得給他一些喘息時間。要是他一踏進大門,女的便向他討家用,說冷氣機壞了,B仔讓學校記了個缺點,洗衣機又漏水,你說他有多煩?遲一兩個小時說死不了人的,他希望回到個避開煩惱的安樂窩,而不是想從一個煩惱窩再踏入一個煩惱窩。別讓他一下班便面對一大堆家事問題。不上班的女人是不了解的。她等了一整天,無人可訴,就是等丈夫回來向他大訴苦經。她忘了他並不像她歇在家裏沒事做,他已應付了公事大小問題一大堆,已經講話講到不想做聲,煩得頭大如斗。天可憐見,讓他休息一下吧。如有佳音,他升職了、他做成一樁生意了、老板嘉許他了、他最受不了那個同事讓炒魷魚了,他自會一入門口便喜不及待地告訴她,根本不用她等。有這種“男人經驗”,只因整輩子都是事業女性,要是我早上一張眼司機便說辭職,我會叫他去死,選都不應選我趕著開重要會議前的時刻。要是下班一踏進門口傭人便說丙記催交報紙費、她的買菜錢用光了、家裏不知怎的多了很多蟑螂,我也想叫她去See More
Feb 23

Sena Wang's Blog

林燕妮《青絲帳》情人節,沒有花

Posted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55pm 0 Comments

從來都知道二月十四日是情人節,今年是頭一年忘記了。所以,別以為我很浪漫,我是會忘記情人節、忘記男朋友的生日那類女人。

我說從來都知道二月十四日是情人節,因為通常都有友人送花來,看見花,記起了。友人也不一定是男性,要好的女朋友,情人節也會送花來,以示老朋友一場,值得紀念。

今年完全忘掉了情人節那天是情人節,因為回到辦公室,就像平時一樣,只文件一堆,別說花籃,連花蕾也沒一個,花種子也沒有一粒,所以便沒想起什麽了。看見秘書桌上的花籃,還糊裏糊塗地問:“怎麽?你今天生日嗎?”秘書嬌羞地一笑,我才猛然想起,那是情人節。…

Continue

林燕妮《青絲帳》流浪

Posted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54pm 0 Comments

只身流浪是否很浪漫呢?



聽上去是,想想又不可能是。

流浪是寂寞的,在陌生的土地上、陌生的人群中,寂寞會令我們做了不寂寞時所不屑做的事和所不需要做的事。

記得有一年在異地,的確是有點不知如何處置自己了,那個人跟我說:

“寂寞嗎?”…

Continue

林燕妮《青絲帳》旅

Posted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54pm 0 Comments

到外地旅遊,一樣不願早起。人家說:浪費了時間啊,怎麽不清早起來?我卻覺得,旅遊是休息,不是勞改,為什麽每天要從早上六時強撐到半夜?平日已經睡眠不足了,假期旅行也不睡個飽,可太對不起自己。睡眠不足,心情自然欠佳,我才不肯起得比平時上班還早,去登什麽巴黎鐵塔,拍什麽照留念。

旅遊從來少拍照,主要是懶得帶相機,有人替我拍自是樂意,沒人替我拍也不用急,現代不同從前,飄洋過海的去一次歐洲,可能三十年后也沒有機會再去,如今每個月去一趟也不成問題,只要不介意來回程都坐那十幾二十小時飛機便成了。人不錯是愈來愈沒耐性的,從前坐個多月船也沒怨言,現在坐不到一天飛機已經嚷悶了。…

Continue

林燕妮《青絲帳》只是爸爸和媽媽

Posted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53pm 0 Comments

兒子從來不看我的作品,媽媽寫了什麽東西,他都不知道。有一回外婆半迫半哄要他看我的長篇小說《緣》,小家夥果真從頭到尾都看過了——開頭十頁和末尾十頁。

有位朋友,本身是明星,十分有名,可是他的兒子就不當他是一回事。有一天兩父子走在街上,兒子看見了另一位演員,居然十分興奮,一邊叫爸爸快看,一邊去叫人簽名。為父者啼笑皆非,家中天天坐著位大明星不看,看見別的明星反而十分傾倒。

在孩子眼中,爸爸的身份永遠是爸爸,媽媽的身份永遠是媽媽,根本不會當爸爸媽媽是什麽特殊人物。

審問兒子為何不看我的書,他想出了個很好的借口:“我們男孩子看衛斯理的科幻小說。”…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