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a Wang
  • Female
  • Senaw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ena Wang's Friends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baku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瑪琳娜

Gifts Received

Gift

Sena Wang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ena Wang's Page

Latest Activity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情如清風

在這不講忠誠的潮流裏,偶爾聽到人間有情,猶如市廛裏的清風。濃眉大眼體壯如山的朋友說:“那年女朋友跟我分手,我沒回家,足足在辦公室坐了三個月,連窗簾都沒拉開過,受不了一點光線。”他是一人公司,那三個月連工都不開了,就這樣把自己關起來。駱駝般雄偉的身軀,不堪一擊的弱小心靈。“想過跳樓。”他說。“你在幾樓?”我問得很殘酷。“五樓。”“五樓摔不死的。”我說。“以我的重量,應該摔得死吧。”他沈湎在記憶裏,並不介意我的問題。坦蕩蕩的情懷,須眉大漢的率真。沒有問那是怎麽的一個女子,傷心多久,通常與那女子的條件無關,而與他的性情有關。不想問出來,原來那女子不值一哂,總念他的衣帶漸寬終不悔是純美的。本無對錯,分手后犯不著各自分辯。有個朋友最風趣,愛侶跟他分手,人間道,為什麽?他笑著大大地點頭道歉:“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她太懶惰,我太勤力,是我不好,她不習慣。”感情是可以頂天立地的,怕什麽吃虧,挑什麽便宜,比什麽聰明?小眉小眼的感情,買米講價嗎?負擔得起,傷心得起,好丟臉麽?大來大去,勝於斤斤計較多了。錢塘風嘯潮來,何等宏美,怎麽在汙水裏數養不大的小蝦小魚?See More
Saturday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喜與悲與你同享》該走的時候

愛情,除了美麗之外,還有高貴的一面。如果沒有,那就寧願沒有。每次離開一個人,沒有第三者,亦沒受到客觀環境的壓迫,那就是為了這個原因了。愛情是屬於美麗和高貴的翅膀下的感情,原來不是獨立的。醜陋與卑賤,都不是人所追求的東西,跟醜陋與卑賤過日子,是沒有人會開心的,這是不爭的事實。雖然人大了,腳踏實地了,但我都不會離開能與我一同創造美麗和活在高貴的情操下的人。那是金錢所買不回來的。人可以清茶淡飯,但不可以醜陋卑賤。如果對方認為我醜陋卑賤,那麽,他對也好,錯也好,既然對我有這看法,我也應該離開他了。如果所愛的人變得醜陋卑賤,也亦是我需要離開他的時候了。兩個人在一起不分開,並不代表他們之間仍有愛情的存在,仍然在一起,只不過是習慣而已。怨侶只不過是怨侶,你怨我我怨你,你討厭我我討厭你,愛情早已夭亡了。如果愛人開始常常數你的不是,你是不是無辜也無關宏旨了,他已經不再愛你,你再自辯,他都駁回,那還辯什麽?分開誠然有痛楚,但總得一了百了。沒有愛情,人一樣活得下去的,別讓對方天天新鮮的指摘,和對方的醜陋卑賤,弄得你生不如死,走吧。See More
Jul 10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男人失意時

有些男人事業不如意時,會生出“換一個女人”之心,以為換了女人,便開心些。見過不少這樣的事件,如果他是那類男人,枕邊人也好,長期女友也好,不論她怎麽支持他鼓勵他,他都是不領情的。熟便生厭,沒辦法,女方怎麽堅貞他都嫌棄她、背叛她。女的別問為什麽,沒有理由的,惟一的理由是男的本身,他的性格如是。他會發她的脾氣,數她一百樣不是,最客氣的都會說:“對不起,我發覺你實在不適合我。”在那當兒,征服另外一些女性能給他聊勝於無的勝利感,雖然那完全無補於事。女的甘願與他共赴風雨都沒有用,他一樣對她樣樣看不順眼,甚至連說話口音他都覺得不對,那還有什麽可挽回的?美貌、賢德、聰明才智、溫柔解意,全部不管用,到底看慣亦平凡,她的貞忠是負分的。另一種男人剛巧相反,事業失意時,更感到身邊人的重要,更加感到她對他的好,更加需要她。她不需要有美貌才智,也不需要能幹,肯留在他身旁已經足夠了。那亦沒什麽特別理由的,他的性格是這樣。她會自恨幫不了他什麽忙,但不要緊,她的人在便行了。男人失意,是女方的危機,要是失意便要換女人,甚至不換,認為孤獨也好過有她在身旁的話,那麽,女的無立身處了,由他去吧。See More
Jul 8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誰給誰名分

突然想起,為什麽女人的名分必須是男人給的? 男人已婚未婚都叫做先生,女人卻得讓人正式娶了才叫做太太。 怎麽男人給了女人個名分,便好像皇恩浩蕩,十分偉大似的? 怎麽男人的名分不用女人給?如今我不嫁給你,你有丈夫的名分嗎? 可惜,男人沒名分完全沒關系,沒有人會取笑他,枕邊人不給他名分,他大不了不做丈夫,而你卻變了做情婦。 都是女人吃虧的。 …See More
Jun 22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求助傷痕

“很怕開口向人求助。”上班女子說:“凡事還不是靠自己。”我深有同感,於是展開了話題。一怕是碰壁,朋友擺手搖頭,白丟臉。這並非最難受的。…See More
Jun 15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電話緣

從前搬屋搬得多,別人總是找我不著,如今沒這個問題了,己公布電話號碼以后不用改。 這是最好的消息。 以前一搬離一區便要改電話號碼,讓我錯過了很多人。 住在外國的舊同學,十年都不回香港一次,有個假期他回來了,舊的號碼已經不管用,害得他把電話本子耐性地翻,打遍了他希望對的號碼。 結果怎樣? 沒一個是我的號碼。 那就錯過了好友重逢的難得機會。 另一個住在紐約的朋友,又是拿著我的舊電話號碼來打。 結果怎樣? 他在我的電話錄音機留言:“糟糕,我查到今天早上方找著你的號碼,但現在我要上機啦,這回沒法見著你了。” 其實香港這麽小,電話號碼根本無分區的必要,紐約、三藩市都不用把城市分成幾區了,真不明白香港分來幹什麽。本地朋友都有一樣的問題,搬公司、搬家,我的記號碼本子改得變了花臉貓。 更糟糕的是,我把新舊電話號碼寫作一堆,卻不曉得哪個才是最新的。那只好逐個試打,像抽簽似的。看看哪一個才中。 不過有些事情是很玄妙的,有些朋友不論何時打來,我都恰巧在家,有些卻無論何時打來我都不在家,惱得幾乎要跟我絕交。 電話與人,都要講緣分的。See More
Jun 9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喜與悲與你同享》至愛

十個已婚男人,至少有五個以為有很多女人向他投懷送抱。 這個不出奇,男人是最易過電物體,女的不經意地掃在他臉上的一個眼神,路經他雙眸的嫵媚淺笑,他便一律當自己是收件人。 其實那不過是等閑女兒態,未必是在向任何人放電。男人常有這美麗的誤會。                                                    (林燕妮年輕照,5.6.2018 香港逝世)未婚男人忙於迎迎拒拒地追逐遊戲,遐思倒沒那麽多。 已婚男人,身旁有了個合法女人,總是若有憾然。 男人娶一個女人的犧牲感,每每強烈過女人嫁一個男人的犧牲感,故而男人不甘心,要偷吃一下以證明尚有女人喜歡他。…See More
Jun 5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青絲帳》青絲帳

一歲前沒有頭髮,是個光頭娃娃。兩歲到十二歲,短髮。十三歲后,一直長髮披肩。最近,剪了頭髮,直直短短的剛及領際。這便是我的“青絲帳”,很易算,因為我的頭髮很少一時長一時短。從中二到中三間開始梳辮子,一直到中學畢業,打散了,頭髮垂到半腰,再長可沒有了,有些人的頭髮可以一直長下去,我的卻是拖到背后四五寸左右,便怎麽也不會再長的了。在“無線電視”做事時看過參加長髮比賽的人;有幾位的頭髮長到直及足踝,實在沒看過也不信。古時中國著名的美人張麗華,最大的特色便是一把長及足踝、烏潤柔美的青絲。外國為救夫而以發披身裸著騎馬的葛戴華夫人,相信秀髮一定是又濃密又長,不然怎可以把赤裸的身子遮蓋?至於我見過的那幾位參賽者,頭髮長則長矣,但不秀不柔也不潤,長及足踝的頭髮·又幹又糠,反而有點吊死鬼的味道。大學時也是長髮,只短過一次,因為有一夜在宿舍裏百無聊賴,拿起剪刀便把頭髮亂剪,只照前鏡不照后鏡,十分大刀闊斧的,把頭髮剪得短短的一層層,像男孩子一樣。翌日去做實驗,跟我一組的男生嚇了一跳,頻說:“你無須如此,無須如此。”其實有甚麽無須如此,又不是有什麽傷心事,只不過一時興起,剪了第一下便第二第三下地剪下去而已。后來…See More
Jun 3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緋聞

人天生有窺秘欲,那就特別對人家的緋聞有興趣。生活寂寞乏味的家庭主婦,恨不得緋聞的女主角是自己,雖然一邊看一邊說不道德。加拿大賣書最多的出版社是Harlequin,這字是趣劇中的諧角的意思,真取名取得挖苦。他們出版大量方程式愛情小說,作者只是筆名,依公司定下的方程式去寫,滿足寂寞芳心,供應愛情憧憬,文學地位全無,但卻銷量驚人,有些女人每星期買七本。這是用三毫子小說形式制作的緋聞,面對著苦悶生活的女性大可投入做女主角。世上緋聞自是有真有假,當事人有些不勝其擾,有些卻沾沾自喜,最好誇大點,把假寫成真,滿足自己的緋聞夢想。一男一女午膳晚膳,可能在談情,也可能只是在談公事,更可能不過是老友聊天,有友誼沒愛情。如果我是男人,我不會介意有個傾慕我的女人約我吃頓飯,享受一下被傾慕的感覺,反正我沒打算對妻子不忠。投契的老朋友,更加可以聊個痛快,惟一條件是那女人夠情趣。事業女性單對單跟男士吃飯是很平常的事,朋友多的女子跟男性單獨吃飯也是很平常的事,沒事哪裏怕記者拍照。不過,自己那麽想,別人卻未必那麽想,最糟糕便是讓傳媒做了“媒人”,跟個男士出外幾次便讓人說“他們在戀愛中”,每見此等報道,首個反應便是尷尬,…See More
May 22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青絲帳》最好玩的是……

世上最好玩而玩完不會粘上身的,是別人的小啤啤。男人玩女人,玩完撇不掉,只好認數。女人玩男人,玩著個野蠻的,來個兩刀三段斬,也十分玩不過。玩狗兒,既要給它愛心又要帶它去行山跑步,少疼一會兒便苦著狗口狗臉,你只好放下工作再去逗它開心。玩貓麻煩比較少,貓兒只認主人,只可惜撒貓屎時不認地方,弄得沙發上有、床上也有。說來說去,還是人家的啤啤最好玩,弄哭了,媽媽忙抱回去親親;撒了尿,媽媽忙替啤啤換尿片;餓了哭了,媽媽忙著找牛奶塞著他的小嘴;困了,媽媽說:“改天再來玩吧,啤啤睡覺去了。”你看,玩人家的啤啤一點麻煩也沒有,還有啤啤的爸媽做助手哩。過年弟弟帶了他的胖啤啤來,戴著頂有個“壽”字的瓜皮小帽,一開門便幾乎把我笑死。啤啤才八個月,會作出很多聲音,一時大叫一時小叫,自己叫得十分開心。給他面包,他左手拿著一塊啃,右手死命拿著另一塊不放,這小子將來是不會吃虧的。小子弄得滿沙發面包屑,只好拿個大玻璃水果盤給他盛面包,小子一看玻璃水果盤,心花怒放,大概以為又是甚麽吃的,一口咬下去,把玻璃啃得鏗鏗有聲,口水直流。既然他只管笑沒有吵,我這做姑母的可得寸進尺了,拿起他的胖手胖腿擺芭蕾舞姿勢,一時扮天鵝,叫他爸爸…See More
May 21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青絲帳》只是爸爸和媽媽

兒子從來不看我的作品,媽媽寫了什麽東西,他都不知道。有一回外婆半迫半哄要他看我的長篇小說《緣》,小家夥果真從頭到尾都看過了——開頭十頁和末尾十頁。有位朋友,本身是明星,十分有名,可是他的兒子就不當他是一回事。有一天兩父子走在街上,兒子看見了另一位演員,居然十分興奮,一邊叫爸爸快看,一邊去叫人簽名。為父者啼笑皆非,家中天天坐著位大明星不看,看見別的明星反而十分傾倒。在孩子眼中,爸爸的身份永遠是爸爸,媽媽的身份永遠是媽媽,根本不會當爸爸媽媽是什麽特殊人物。審問兒子為何不看我的書,他想出了個很好的借口:“我們男孩子看衛斯理的科幻小說。”在兒子的心目中,我是媽媽,而不是寫稿人,也不是廣告人。我想,兒子對我的要求,只是要我做個好媽媽,疼他關心他教導他而已,我的工作和事業,在小孩子心中是沒有重要性的。做父母的無論在事業上有什麽成就,其中的滿足感是不可以分給孩子的,他們需要的根本不是這些,特別是他們年紀小的時候,爸爸即使當了總統,孩子也不會快樂些,任何方面的光輝,總代替不了最基本的父母之愛。很多事業成功的人跟子女的感情並不親密,因為他們花太多時間在事業上,而不知道賺來的大量金錢和所給子女的一流享受,…See More
May 16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青絲帳》流浪

只身流浪是否很浪漫呢?聽上去是,想想又不可能是。流浪是寂寞的,在陌生的土地上、陌生的人群中,寂寞會令我們做了不寂寞時所不屑做的事和所不需要做的事。記得有一年在異地,的確是有點不知如何處置自己了,那個人跟我說:“寂寞嗎?”我搖搖頭。其實我是寂寞的,不然我不會跟他做了一年親密的朋友。我實在不那麽喜歡他,但又說服了自己喜歡他,因為我需要喜歡一個人。反過來說,假如我不仿徨的話,我根本不需要喜歡他,也不會選擇喜歡他。那是一個很好的人,但很多時候,我根本不想見他,然而,有時淒淒然不知此身何處,便又告訴自己我喜歡他了。我不能忘記那種感覺,有點惡心,也有點安全感,但那不是種愉快的回憶,那甚至有點恐怖——那種飄在海上什麽浮木也要抓住的恐怖。所以,我不向往流浪了,說起來很自由,其實大多事情身不由己。當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的時候,你便會說:罷了,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也許從此,兩個不相稱的人便永陷於理想所不屑的生活中,又或許,再遇上一群飄浮的淪落人,大家混在一起,互相阻隔了視線,迷失了通往外邊世界的路,就這樣淪陷在痛苦、不滿和絕望中。除非已無立足之處,不然我不會選擇流浪。如果我是失敗者,我不想再…See More
May 11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生在古代 不做女人

跟位年輕教授聊古說今,我說生在古代,我寧願做妓女。他很聰明,一聽便明白了:“對啊,古代妓女可以賣技不賣身,琴棋書畫、歌舞詩話、頗多才多藝的。”“總好過做閨秀,盲婚啞嫁的,郁郁以終,你看像林黛玉那般聰慧脫俗,知音解語都嫁不著心上人賈寶玉了,做貴家千金有鬼用。”我說。打過如意算盤了,在古代做了名妓,就等於爭取到自由,不中姑娘心意的男人才不要見呢,謝客,只見些中意的。做閨女媳婦兒,悶死了,天天繡花,幾時繡到老?慘過現代繡花女工。講話,跟誰講?不外妯娌一班,並非自選朋友,亦即是說沒有朋友,想起也心驚。現代妓女比古時低賤多了,全是賣肉的,提也別提。在古代若不當妓女,惟一的選擇便是做男人了,至少可以自由出入,娶著個不中意的妻子,仍可以風流一下。固然,志不只在風流,男兒志在四方;像周瑜孫策般二十歲便割據江南,豈不快哉。再狂妄地幻想,像劉邦項羽般大戰數場,做個開國之君,上報蒼天,下安庶民,不亦樂乎。再倒黴也做嶽飛吧,雖然頭斷在莫須有罪名之下,也是一生大丈夫。生在古代,總之就不做女人,要是名妓、男人都輪不到我做,做頭豬也好,至少可以四處跑啊!See More
May 3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女人的確是水

跟國內著名的雕塑大師潘鶴聊天,他手下女像無數,對女人特有幽默的見解。 女人是水,男人必需的,不然手中的泥幹巴巴的,怎麽塑造出任何東西。 水和泥混得恰到好處,那便是天作之合,共同造出世上所有美麗的雕塑。 水太多的時候,泥便讓稀釋得不能粘起來,散作一團泥巴了。 紅顏是否禍水?不一定的,水能覆舟,亦能載舟。 你看流水洪洪,形成百川,百川匯河,河出大海,姿采豐富。 當然,洪水也會成災,淹死不少人,殺傷了數不清的動植物,也毀了不少家園。 可是她順流而下時,卻能潤澤田地,惠及萬民。女人是水,不一定是禍水。 潘教授談笑風生。 女人,他說,最緊要骨骼長得好,皮膚會皺,但骨骼不會變。 你看我的妻子,皮是皺了,但額頭、鼻子和下巴的比例多麽完美。 你看她的身形,腰細腿長的,雕塑家看的是美人,不是年齡。 人家說我的女像,樣子都像我的妻子,哈哈哈。 妻子回過頭來:“別聽他說的,在眾人面前老喜歡誇贊我,回到家裏可封了王呢,挺愛罵人。” 申訴完畢,柔柔地問:“誰要咖啡,檸檬茶?我去弄。” 教授又得意地笑了。 See More
Apr 30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青絲帳》辛苦最憐天上月

“辛苦最憐天上月,一昔如環,昔昔都成玦。”這是清代大詩人納蘭性德的幾句詞,意思是說:最可憐的就是天上的月亮了,只有一夜月圓,每一夜都是缺的。(一昔即是一夜,玦即是古時人佩戴半環形的玉。)納蘭如此善感,難怪少時愁無可解又說不出的時候,看看納蘭詞,便愁得十分哀怨美麗了。每看納蘭詞,便想起自己那些空得無事也可以任意愁上半天的少年日子,即使本來沒有愁,讀了納蘭詞便自然開始愁了。那時的愁,根本是種淒艷的娛樂,回想起來,歲月何其匆匆,如今再有傷心欲絕的事,也不能坐在那裏詩意地愁,反而要快快把碎成片片的自己砌回原形,臉不改容地面對世界。少年人特別容易被納蘭詞吸引。也許因為納蘭命短,才三十歲便一病不起,他的詞多半是青春年少的二十幾歲時寫的,他一生中最大的傷心事,便是愛妻在他二十三歲那年病亡,除此之外,他實在並不窮愁潦倒,他本身是清太傅納蘭明珠的兒子,又得康熙寵愛,天賦才華與富貴榮華集於一身,愛妻早亡,對這位貴公子而言,人生已是“一昔如環,昔昔都成玦”了。不過,納蘭對布衣名士,一向不擺架子,師之友之,情真義重,又是他極可愛的地方。即使撇開他的美好品格不談,年輕之手所出的年輕感喟,十幾歲的人縱使一知半解,…See More
Apr 16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青絲帳》旅

到外地旅遊,一樣不願早起。人家說:浪費了時間啊,怎麽不清早起來?我卻覺得,旅遊是休息,不是勞改,為什麽每天要從早上六時強撐到半夜?平日已經睡眠不足了,假期旅行也不睡個飽,可太對不起自己。睡眠不足,心情自然欠佳,我才不肯起得比平時上班還早,去登什麽巴黎鐵塔,拍什麽照留念。旅遊從來少拍照,主要是懶得帶相機,有人替我拍自是樂意,沒人替我拍也不用急,現代不同從前,飄洋過海的去一次歐洲,可能三十年后也沒有機會再去,如今每個月去一趟也不成問題,只要不介意來回程都坐那十幾二十小時飛機便成了。人不錯是愈來愈沒耐性的,從前坐個多月船也沒怨言,現在坐不到一天飛機已經嚷悶了。想父親年少時去歐洲念書,一去就是幾年,只因暑假沒理由坐個多月船回港探親,再坐個多月船回去。現在的學生可不解思鄉之苦,九月開學,十二月便回來過聖誕節;一月回去,四月又回來度復活節;五月回去,六月復回來放暑假,回來得這麽頻密,還有什麽鄉好思的?根本上,住在任何城市的人,總會與些朋友整年也不碰面,反不如學生們來來去去,一到家便找朋友,每年至少見上兩三次。幾十年前,遠遊一次,回來可以講一輩子,故事永遠有聽眾,只因那時有機會遠遊的人不多。現在遠遊…See More
Apr 11

Sena Wang's Blog

林燕妮《青絲帳》情人節,沒有花

Posted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55pm 0 Comments

從來都知道二月十四日是情人節,今年是頭一年忘記了。所以,別以為我很浪漫,我是會忘記情人節、忘記男朋友的生日那類女人。

我說從來都知道二月十四日是情人節,因為通常都有友人送花來,看見花,記起了。友人也不一定是男性,要好的女朋友,情人節也會送花來,以示老朋友一場,值得紀念。

今年完全忘掉了情人節那天是情人節,因為回到辦公室,就像平時一樣,只文件一堆,別說花籃,連花蕾也沒一個,花種子也沒有一粒,所以便沒想起什麽了。看見秘書桌上的花籃,還糊裏糊塗地問:“怎麽?你今天生日嗎?”秘書嬌羞地一笑,我才猛然想起,那是情人節。…

Continue

林燕妮《青絲帳》流浪

Posted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54pm 0 Comments

只身流浪是否很浪漫呢?



聽上去是,想想又不可能是。

流浪是寂寞的,在陌生的土地上、陌生的人群中,寂寞會令我們做了不寂寞時所不屑做的事和所不需要做的事。

記得有一年在異地,的確是有點不知如何處置自己了,那個人跟我說:

“寂寞嗎?”…

Continue

林燕妮《青絲帳》旅

Posted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54pm 0 Comments

到外地旅遊,一樣不願早起。人家說:浪費了時間啊,怎麽不清早起來?我卻覺得,旅遊是休息,不是勞改,為什麽每天要從早上六時強撐到半夜?平日已經睡眠不足了,假期旅行也不睡個飽,可太對不起自己。睡眠不足,心情自然欠佳,我才不肯起得比平時上班還早,去登什麽巴黎鐵塔,拍什麽照留念。

旅遊從來少拍照,主要是懶得帶相機,有人替我拍自是樂意,沒人替我拍也不用急,現代不同從前,飄洋過海的去一次歐洲,可能三十年后也沒有機會再去,如今每個月去一趟也不成問題,只要不介意來回程都坐那十幾二十小時飛機便成了。人不錯是愈來愈沒耐性的,從前坐個多月船也沒怨言,現在坐不到一天飛機已經嚷悶了。…

Continue

林燕妮《青絲帳》只是爸爸和媽媽

Posted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53pm 0 Comments

兒子從來不看我的作品,媽媽寫了什麽東西,他都不知道。有一回外婆半迫半哄要他看我的長篇小說《緣》,小家夥果真從頭到尾都看過了——開頭十頁和末尾十頁。

有位朋友,本身是明星,十分有名,可是他的兒子就不當他是一回事。有一天兩父子走在街上,兒子看見了另一位演員,居然十分興奮,一邊叫爸爸快看,一邊去叫人簽名。為父者啼笑皆非,家中天天坐著位大明星不看,看見別的明星反而十分傾倒。

在孩子眼中,爸爸的身份永遠是爸爸,媽媽的身份永遠是媽媽,根本不會當爸爸媽媽是什麽特殊人物。

審問兒子為何不看我的書,他想出了個很好的借口:“我們男孩子看衛斯理的科幻小說。”…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