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a Wang
  • Female
  • Senaw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ena Wang's Friends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baku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瑪琳娜

Gifts Received

Gift

Sena Wang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ena Wang's Page

Latest Activity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自助為要》制止戾氣

聽說已有幾位導演在打“安安幼稚園”慘劇的主意,計劃將瘋漢弒母殺妹,狂斬數十幼兒的故事搬上銀幕,大大地血腥一番。 這種自命腦筋動得快的人,應該先給我罵一罵。想發傷心父母財,惟恐小孩受驚不夠,還要再拍一趟來把人嚇一嚇,人家的孩子傷了,死了,這些導演還怕人家痛苦不深,還要拍?社會風氣已經暴戾如斯,要是我是電檢處,第一個會不通過有關此事的劇本。不少兇案,都是有樣學樣的,雖說殺傷安安幼稚園小童的人是瘋漢,不是正常人,但是,神經質兼本性暴戾的“正常人”,在有了心理上的認同之下,一樣會在縱容自己胡亂斬人殺人,在這種社會環境之下,暴戾電影不宜多拍。 也許正當死傷兒童的父母傷心欲絕之際,卻在興致勃勃,計劃拍幼兒大屠殺片的導演會在心里暗罵:“這臭八婆斷我們財路,關她什麽事?”怎麽不關我事?誰無父母誰無子女?鼓吹暴戾的人都該罵。要是有真才實料的話,想些別的劇本,別發慘劇家庭的財。 對死傷兒童的父母,以及小童本身,每個市民都寄予萬分同情,才那三幾年的稚嫩生命,便遭逢腹破腸流的慘變,實在是浩劫一場,希望各位小朋友都早日康復,開開心心,壯壯健健的成長,忘掉這個血腥的陰影。 見報聞兇手父親及幼弟,均遭人饗以拳腳,這…See More
20 hours ago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自助為要》念收入不念親情

意外死亡者的家屬接受訪問,淚汪汪心傷傷地說: “父親死後我們生活無著。” “哥哥死後我們一家幾口入不敷支。” “姐姐一向負擔家庭,如今死了怎麽辦?” 就是沒聽過人說: “父親一向疼愛我們,叫我們怎舍得他?” “我們都愛哥哥,如今他去了,我們有說不出的傷心。” “姐姐生前什麽都是為家庭,我們手足情深,你叫我們怎麽接受她死了的打擊?” 一向養家的人死了,家人首先想到的是以後少了個人養家,而不是想到他的好處,我倒可憐死者,家人最大的惋惜,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的收入,似乎死者生來除了養他們之外,沒有其它存在的意義。 我明白,家貧百事哀,的確是少了一份收入也過不了日子,不過,這不應是只顧收入不念親情的理由吧?親人死了,他們只擔心“生活無著”,想自己多過想親人,哭目己多過哭死者,親情何在? 說過這番活後,也許會有幾百人寫信來罵我,說我沒有同情心。在此我得聲明,我絕對同情生活無著的死者家屬,但我亦得聲明,我不贊成他們的態度,老是嚷“他死了誰來養我?”直聽得我反感。養了他們一世,死了沒聽說半聲謝半聲懷念,反倒像死得太快,做牛做馬做得太少,沒活長點多養他們十年二十年,太自私了。我明白,貧窮可令人重視收入多於…See More
yesterday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自助為要》既不謙虛又崇洋

這幾年,大陸常有藝術家及演員訪港,港人同胞情重,通常熱烈捧場。這是份令人心里溫暖的事。 不過,令我擔心的,是港人因為思鄉情重,或者餓戲久了,贊譽起來便特別寬容,批評本地藝術挑剔嚴厲之極,批評大陸表演、展覽、藝人以及演員,卻是人情分數甚多,分明不好也說好,分明創作路線和風格走歪了也照樣鼓勵,左報更不用說了,全部大贊特贊,這種態度不應保持下去,我們不能因為同情大陸文藝經過“文革”的浩劫,以及經過三十年的封閉,而降低批評水準,這樣做是不忠的和危險的,只會令與外界隔絕已久的文藝界太容易自滿,不知實際標準如何,因而阻延了進步。 另一方面,大陸訪港文藝界人士及演員,我見過一些,從報上也看過很多消息,最令我失望的是他們的不謙虛。例如《原野》的女演員批評香港女演員演技表面化,依我看她在《原野》中的演技也相當表面化,報紙捧得厲害而已。又例如李連傑被問及對香港的印象,他說沒有什麽,以前都來過了。那算是什麽禮貌呢?我也去過巴黎很多次,假使有法國人問我對巴黎印象如何,我會說:“美麗多姿,我希望能常來!”怎會惟恐怕稱贊別人的城市會顯出自己老土的說:“沒有什麽,以前都來過了?”現今交通發達,誰沒去過很多城市? 謙…See More
Wednesday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自助為要》吃相

對人的吃相,頗為留意,有些人風儀及格,吃起東西來,卻醜態畢呈,令人不忍卒睹。 我最忍受不了的吃相是: (一)吃東西時嗒然有聲,更甚者越吃越陶醉,嗒聲越來越大,令人不耐煩。 (二)一面吃眼睛一味瞄著桌子上的菜,賊溜溜,餓鬼似的,惟恐下一筷夾不著最大那塊肉,或者最嫩那根菜。 (三)人家伸出筷子夾東西,他卻急不可待的把筷子一伸,不是在人家的筷子底下叉過去,便是在人家的筷子上面架過去,不禮貌之至。我一向覺得要留意夾菜的“交通禮讓”,待人家夾完才伸筷子出去夾也不遲。 (四)拿著筷子,把桌上的菜翻來翻去,翻到心目中那塊才夾,把整碟菜弄得天翻地覆,同時不少菜肴都因被他的筷子翻過,而沾了他的口涎,惡心之至。 (五)塞了滿巴食物說話,一張嘴便看見嘴中的菜,令人反胃。 (六)就座後,食物未端上來,拿著刀叉筷子東敲西敲。 (七)一面吃一面拿來刀叉筷子東指西指地談話。 (八)吃雞鴨類只吃皮不吃肉,啃掉皮後,剩下一碟子肉。 (九)遇上大塊肉或菜時,不一口一口地咬,只是張開血盆大口把東西硬塞進去。中菜塊頭比較小,問題不大,西餐卻是得自己切的,有些人偏不切,把直徑四寸大番前片死塞硬塞的推進口中,看著他吃也辛苦。 (…See More
May 19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自助為要》自助為要

問你一個假設的問題:你有位青梅竹馬的男朋友,你們相愛甚深,你習慣了倚賴他,因為他非常能幹,人又長得帥,你自小至大都以他為榮,亦打算一生與他廝守。 突然,你的家人想起他家的隱憂,就是一世紀前,有位道士預言過,在20世紀末,他家的長子“可能”在四十歲的壯年中風,從此癱瘓。 現在是20世紀末,他是長子,他今年二十六歲,十四年後,即是1997年的時候,他便四十歲了。 你會不會因為恐怕他十四年後“可能”中風癱瘓,便決定不嫁給他,忙著找別人去嫁? 也許你會說:“十四年後‘可能’中風而已,又不是‘必定’,我既然如此愛他,我怎會舍他而去?何況,道士沒說過,假如他娶了個有幫夫命的女子為妻,沖上一沖,便逢兇化吉,根本‘不可能’中風癱瘓呢?” 我會贊成你這種說法,既是理想對象,為什麽要棄他而去?何況,癱瘓之預言,亦只是“可能”而已,總不能為了這個“可能”而去嫁個自己不習慣,又不是那麽欣賞的人。 香港於我們,等於那位青梅竹馬的愛人,1997,等於道士的預言,我們不能把“可能”當作“一定”。悲觀是於事無補的,事情發生也好,不發生也好,我們都得過日子,日子既然要過,便不如過好,要過得好,自然得努力工作,令工商業繼…See More
May 18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自助為要》亂看相

有位朋友,一個月總要看幾次相,蔔幾次卦,不開心時要去看相,下不了決定時要去蔔卦,而他亦不是聽了便算那一類,他是聽了照做的,其忙可知。 每逢他工作不極端開心,他便去蔔卦,而蔔的卦,每次都是叫他轉工,結果這位朋友便頻頻辭工上工,真沒見過像他那麽忙的人。 我也看過相,不過是左耳入右耳出,沒用心記清楚,二十歲那年頭一次看相,相士們說我婚姻是從一而終,結果是離婚了。奇怪的是,離婚之後看相,相士們說我若二十八歲結婚,必定會離婚,怎麽都是事情發生之後才準了?於是便不相信了。 看有些為藝員論相的文章更好笑,我們這些在電視臺做過幕後工作的更好笑,分明其笨如豬的相士說他天資聰明,分明品格陰鷙的相士說他宅心仁厚,分明嘴小的相士說他嘴大,分明鼻子下巴假的相士說他鼻子下巴生成極品之相,簡直是笑話連篇。 我相信確有論命高明的相士,不過,真正懂得命理的少,濫竽充數的多,胡說八道,偏又有人信。 看相論性格我也會,有幾句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例如: “你有很多心事!”(誰不以為自己有很多心事?) “你的性格並不如你的表面!”(有誰的性格是和臉孔一樣的?) “你現在行的是假運,不是真運。”(眾人心目中的“真運”都是飛黃騰達…See More
May 13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自助為要》精致

有些人真粗糙。 我不是指粗手粗腳,言語粗魯而是自我表現得粗糙。 上輩富家,還會講究一下風度,富貴得來精致。價值連城的古玩放在廳堂,懂得的便談一下,碰著個不懂的客人,主人家也不會自說自語,自吹自擂的鄭重介紹一番這是古董,價錢苦干。生意做得再大,也謙稱小生意。 到了這一輩,不曉得那兒出了岔子,都炫耀得粗糙起來了。 拍拖時期,聽過一些不能入耳的電話。 有位新相識的男士問: “今天我用哪輛接你?勞斯萊斯?平治跑車?卡地勒?保時捷?還是另一輛古董勞斯萊斯?” 第一次約人家出外,便惟恐人家不曉得他有多少部車子,硬要數出來,這樣的男人,再受過教育,我也說他粗糙。 亦有打電話來約會的男士,跟我說一句時間,跟助手說一句什麽放多少金,跟我說一句地點,跟助手說一句入多少股票,惟恐在電話另一端的我聽不見,我說這是粗糙。 亦有繞彎來炫耀的,平日無端的在對話中加一句:“我姐姐不知怎搞的,今季一口氣訂了五件皮大衣!”這不但粗糙,而且可笑,五件皮大衣值多少錢?犯得著硬說給人聽。 精致,就在氣派自然,不炫耀也不跋扈,不是不可一世那個極端,亦不是為了怕人綁票或借錢而扮窮那個極端,而是神態自若,光華內蘊。 現代大男人,愛炫…See More
May 1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自助為要》體香腳臭

記得念中學的時候,有些同學是很香的,不是擦了香水,而是間中有陣陣肌膚之香,很令人陶醉。 中國女人有些有體香,這個我相信。 當然,人體臭的亦有,有些人在夏天時一張雙手,肋下狐臭攻鼻而來,中人欲嘔。借過衣服給電視臺女藝員穿的精品店,不少因為衣服歸還時,雖然清潔如新,但是遺在衣服上那陣體臭,卻叫他們啼笑皆非,說人家弄壞了衣服又沒有理由,因為衣服的確沒半點汙漬,不能叫人賠,然而,遺留在袖夾間那陣臭味又怎麽算法呢?衣服有異味必定賣不出,可是,好意思告訴人家:“你有狐臭,臭得我的衣服不能賣了”嗎? 我沒告訴過人她有狐臭,可是卻告訴過鬼妹同房她的腳很臭,念大學一時,在宿舍與我同房那鬼妹天天穿球鞋,膠球鞋焗著一雙腳,晚上脫鞋上床時臭氣熏天,而她偏不愛晚上洗澡,只愛早上課前洗澡。那就是說,我每晚都得忍受她的臭腳,終於耐不住了,叫她要就以後每晚洗澡,要就以後別穿球鞋,結果,我那同房答應我每晚脫鞋即洗澡,至於球鞋,卻非天天穿不可。 男同學們更恐怖,既不洗腳也不洗襪子,有些男孩子幾個人合租房子住,襪子丟得滿地都是,連鑊子也有一隻(信不信由你!)每次外出要穿襪,也不曉得那只是干凈的那只是臟的,撿起襪子來逐只嗅,…See More
Apr 29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自助為要》強暴行為

每次出版新書,都是很高興的,但是,“明珠集”的出版,令我非常之反感,因為這書的的出版,我毫不知情,直到看見廣告才知道有那麽的一回事,當然我投訴抗議過,但似乎不獲理會,這本書的廣告照出如儀,根本當作者不存在,實在有“一味靠惡”的作風,令我大為憤怒,這根本是文化界的“強暴行為”。 我會要求讀者們不買這本書,因為文章被集在里面的作者,據我所知起碼有四個人沒有同意過這本書的出版,出版社沒征求過作者的同意,選了什麽稿也沒通知作者,沒有合約,沒有同意過版稅多少,沒有說過會付版稅作者,沒有問過作者們願不願意幾個人出書,甚至,廣告出了一個月,也不把書給作者過目,一於視作者如無物,視我們的作品為他們予取予攜,任意擺佈的產業。直至今天,出版社沒有一個人聯絡過我,書也不送一本來,總之,態度十分古怪,簡直有恃著什麽橫行的意思,強暴之極。 本來,這些事情不需寫上報紙,不過,出版社一直對這事采取不予理會的態度,我總得找個地方伸冤,告訴讀者們《明珠集》是在未征得作者同意的情形下出版,出版後又完全不理會作者的。…See More
Apr 20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自助為要》虛榮

看“明周”訪問今年擔任港姐評判的陳雲裳,她認為小姐們的修養實有提高的必要,絕色佳人,應該有內外在美的,這話我最同意不過了。 陳雲裳這位老牌影後,我雖不算“認識”,但是在“鄉村俱樂部”的除夕舞會中,也碰過幾次面,她當然不認識我,不過在走路間打個照面時,她照例是凝重大方地給人個溫雅的笑容,仍然是影後風儀,所以對她印象一直很好。 現在的女孩,美貌機伶的很多,只是虛榮心都現在臉上,年紀輕輕的臉孔便平白添上一層俗不可耐,什麽都要計較威風,借人的勞斯萊斯坐是“威風”,認識名人是“威風”。苦口婆心地告訴她們那是淺薄,那是沒有自信,那是不肯下功夫弄好個人修養……說了一大堆,效果每每等於零,現在的香港少女,在這方面倔強得要命,對修養毫不重視,只求一夜成名,或者馬上釣得金龜婿,不大追求愛情,只追求物質名氣,把自己當是個有價便沽的貨品,實在令我搖頭嘆息。 問十幾二十的少女:“為什麽你們那麽實際?愛情不美麗嗎?為什麽只要威風只要錢?”她們多半不屑地笑道:“那是你們那一輩的思想啦!”似乎愛情堅貞都已過時,現在的快樂標準是名利地位。 其實,有愛情也一樣可以有名利地位的。要名利地位,得靠自己的真材實料,沒有真材實料…See More
Apr 18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自助為要》對“十傑”選舉的意見

目前朋友們談起“十大傑出青年”,認為每年都有這選舉,卻是選了之後下文欠奉,“十傑”之後幹什麽,消息渺然,似乎選了之後便了事。又碰見位朋友說,某年當選的其中一位,幾乎惹上了刑事案,本身有點問題,不過卻當選了,雖然每年當選的,都是敦品勵行的人居多,不過難免令人有良莠不齊之感。以上是近日聽回來的一些話。適逢同文張少奇亦在“快餐廳”中談及“十大傑出青年”選舉的事,足見亦有一小撮人關心,我也有點意見。“香港青年商會”每年舉辦“十傑”選舉,原意當然是表揚對社會有貢獻的傑出人士,立場是正確的。不過,很多事情都是立場正確,可是做起來便有點難以控制,以致發生問題。首先我認為當選“傑出青年”的,品格一定要高尚,因為在這名銜之下當選的,並非每一行的“狀元”,而是“傑出”和“青年”,那麽,我覺得除了成就之外,還要看一看品行。品行不好,怎能成為青年人的榜樣?說到榜樣,便涉及當選之後的問題了。假若當選之後毫無下文,又從何有機會做“榜樣”?選了出來只是個開始,選了而沒有行動,便失了大部分意義,青商會最好能夠組織一下當選人士,繼續鼓勵他們對社會作出貢獻,才不枉“傑出”之名。當然,這是個很大的心理負擔,繼續要“傑出”,…See More
Apr 14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自助為要》士氣

通宵工作,是廣告從業員慣常的事。整天只想著提早回家的人,最好不做這一行。 開通宵,自然是疲倦的,惟一消除倦意的,便是高揚的士氣。要是沒有士氣,朝九晚五的悠閑閑八小時,也會令人覺得死氣沈沈,渾身怠倦。 拍廣告片,只是廣告公司的工作之一,其它如市務建議,包裝海報等等美術設計,以及創作研討,媒介分析各種事務,忙起來時也需要沒休息地趕工的。 執筆之時,正在剪片,已是淩晨五時,乘各人小休一陣,便寫篇稿,寫完又繼續,直到做完為止。昨天也直拍了廿多小時片,不過不以為苦,因為合作的人都士氣高揚,所以眾同事都沒有睡意。 看見同事們不分職位高低,一聲“兄弟們來呀!”便合力擡起盤近二十英尺高的榕樹,不由得不受他們的工作熱誠感染,連不習慣捱夜的客戶,也越夜越龍精虎猛。 這便是士氣的重要,沒有士氣,連本來最精神奕奕的人也會打瞌睡。我最討厭在需要同心協力做事時要擺架子的人。有些人,只是職位中級的職員,卻是分分鐘要顧著身份,以為他坐在椅子上,別人因為不夠椅子而站著才顯出他“夠身份”,完全沒有禮讓,亦不體念別人。地上廢物阻著拍攝,分明他空著沒事做,也不去撿一下,認為這是“低級人”做的事。 反之,有些老板或者高級人員,…See More
Apr 12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自助為要》全能

全能這個名堂,害死了很多人。 我們先得弄清楚: 全能只是理想,不是標準。 人家說你不是全能,並不是侮辱你,不用過分緊張。 我常記著一句話: “別回頭看別人在做什麽,只做你自己做得最好的。” 這個道理簡單得很,讓我舉個最容易明白的例子: 假使你穿白色最好看,便穿白色去見人,那麽,在別人眼中,你永遠是好看的。假使你穿紅色不好看,而你卻硬不服氣,一於要穿紅色去見人,以證明你不是只能穿白色的,結果,在別人眼中,你便不好看啦。 其實,你不穿紅,沒有人會知道你穿紅難看得要死,你硬要證明自己天下間所有顏色都能穿,不是自暴其醜嗎?再說,一個白衣姑娘美,還是個什麽顏色都能穿的姑娘美?那根本是分不出高下的嘛,只不過一個形象單一而明顯,一個形象活潑而多變化而已。 全能,不外是這麽的一回事。 世上需要的,是懂得一種事情做得很好那類人,而不是什麽都能做一點的幫閑。 人們為了求全能,往往不在所長上盡力,而在所短上做功夫,結果變了個什麽都能做一點點的幫閑。 人們為了求全能,往往不把自己所長髮揮得淋漓盡致,而把時間花了在自己所短方面,即使不出醜,也不見得表現好。 人的心理是:做到件難做的事才覺得有成就。他們忘記了的是…See More
Apr 4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自助為要》口德

不喜歡口德不佳的人。 最討厭有些人,一邊跟某男士約會,一邊通告天下他是如何不令她感興趣,如何癩蝦螟想吃天鵝肉。人家約她出外是善意,雖然她有權不喜歡他、卻不應該以惡報善,把人數說個一文不值。 有個女人,一味引男人寫情信給她,然後拿著信四處強人看,一方面想人知道男人如何追她,一方面告訴人那位寫情信的男人如何令她反胃。有一天,她又拿著信扯著朋友看,那位朋友堅決不肯看,她自己討了個沒趣。其實,男女拍拖,閑事而已,未婚女人有一兩打可約會的男朋友平凡之極,有什麽值得示威的? 以批評侮辱別人來示威,更加討厭了,這種人口德不佳,應給他們沒趣。 女人贊男朋友。 男人贊女朋友。 雖然有時肉麻兼過分,不過總是甜絲絲的,縱使你不能分享他們的看法,也可以分享他們的快樂。 假使女朋友強要我看一封令她神魂顛倒的情書,我是會看的,因為寫信人已被她美化,第三者看看也無妨。 假使對方是本著惡意叫我看他收到的情信,我當然不著,想侮辱寫信人他自己侮辱好了,不關我事,何況,被他引到寫了情書又被他罵的人已經太可憐了。 口德是反映性格的一面鏡子。 口中沒有一個人好的人,他本身也好不到哪里去。 坦率不同口德不佳。 坦率是沒惡意的,老…See More
Mar 31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自助為要》不想再看“女強人”

這幾年電視話劇中的“女強人”太多了,從《家變》起到最近的《火鳳凰》,女主角都是又能幹又倔強的多,溫柔婉約的女人反而少見。《火鳳凰》的故事有美國流行小說“RAGE OF AN GLES”的影子,原著的女主角是位聰明慧黠的女律師,雖然能幹,不過仍是女性味道十足的,並不是什麽“女強人”,可惜改編了做《火鳳凰》,女主角董舜華似乎又是另一個“女強人”的翻版,事事自以為是,我就是不明白倪駿為什麽要死命追求一個硬邦邦的女人。“女強人”這道菜吃膩了,反而《無雙譜》中那活潑俏皮、情深款款的鯉魚精令我十分喜愛。她法術無邊,但是一點也沒有“女強人”的霸道,她施法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親近她心儀的書生張珍,她變這扮那,都是為了令張珍開心,這才是懂得愛情為何物的女人。一味死倔強死要面子的女人有什麽可愛呢? 在《無雙譜》中,龜精和鯉魚精一老一少的忘年友情,也是令人甚感溫暖的。為了幫助老友鯉魚精親近張珍,龜精不但陪她泅了幾千哩水,還肯犧牲九千年修煉去玉成二人好事。其它水族如蟹如蚌等,都一直在無條件幫助鯉魚精這段仙凡戀情。《無雙譜》雖說神怪,但其中有正義有友情,比起那些“女強人”、“男強人”拼個你死我活,爭產奪權的故事…See More
Mar 8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自助為要》識時務者

做人無謂太聰明太識時務。 常覺得,太聰明太識時務的人,往往變得沒有正義感也沒有判斷能力。 比方說, 甲乙兩人意見相左,發生爭執。 又, 甲乙兩人身份地位及利用價值都差不多。 於是,聰明人當然對他們的爭執不置可否,分明甲對也不肯說甲對,因為他識時務,不想開罪乙。聰明得知道對自己最有利的做法,便是不去幫有理的甲,也不去助無理的乙,不理什麽是對什麽是錯,只求保留住這兩個有同樣利用價值的朋友,管它什麽是正義呢! 在他的小心計算中,這既可明哲保身,又可置身事外,亦不會得失任何人。 這樣永遠明哲保身下去,倒變了是非黑白都不必分了,正義感也不需要有了。 我不否認這類人聰明。 在風頭火勢時不作聲,在打仗時不去打,老是等著看哪方會占優勢,到看得出端倪時,才決定何時去錦上添花,或者以哲人的身份出現,證明自己眼光,也從不亂說話——當然啦,在事情快有定論時他才開腔,怎會說錯話? 可惜的是,世上的事,並非永遠對的那一方勝利,很多時候,在複雜的形勢下,錯的一方反而會勝。故此,只肯加入勝方的識時務者,心中根本沒有正義或公道存在。 有正義感的人並非不會說錯話,如所有人一樣,他們也會錯,不過,他們起碼有個放得正的良心。…See More
Mar 4

Sena Wang's Blog

林燕妮《自助為要》制止戾氣

Posted on May 25, 2019 at 8:16pm 0 Comments

聽說已有幾位導演在打“安安幼稚園”慘劇的主意,計劃將瘋漢弒母殺妹,狂斬數十幼兒的故事搬上銀幕,大大地血腥一番。 

這種自命腦筋動得快的人,應該先給我罵一罵。想發傷心父母財,惟恐小孩受驚不夠,還要再拍一趟來把人嚇一嚇,人家的孩子傷了,死了,這些導演還怕人家痛苦不深,還要拍?社會風氣已經暴戾如斯,要是我是電檢處,第一個會不通過有關此事的劇本。不少兇案,都是有樣學樣的,雖說殺傷安安幼稚園小童的人是瘋漢,不是正常人,但是,神經質兼本性暴戾的“正常人”,在有了心理上的認同之下,一樣會在縱容自己胡亂斬人殺人,在這種社會環境之下,暴戾電影不宜多拍。 …

Continue

林燕妮《自助為要》吃相

Posted on May 16, 2019 at 8:25pm 0 Comments

對人的吃相,頗為留意,有些人風儀及格,吃起東西來,卻醜態畢呈,令人不忍卒睹。 

我最忍受不了的吃相是: 

(一)吃東西時嗒然有聲,更甚者越吃越陶醉,嗒聲越來越大,令人不耐煩。 

(二)一面吃眼睛一味瞄著桌子上的菜,賊溜溜,餓鬼似的,惟恐下一筷夾不著最大那塊肉,或者最嫩那根菜。 

(三)人家伸出筷子夾東西,他卻急不可待的把筷子一伸,不是在人家的筷子底下叉過去,便是在人家的筷子上面架過去,不禮貌之至。我一向覺得要留意夾菜的“交通禮讓”,待人家夾完才伸筷子出去夾也不遲。 …

Continue

林燕妮《自助為要》自助為要

Posted on May 16, 2019 at 8:24pm 0 Comments

問你一個假設的問題:你有位青梅竹馬的男朋友,你們相愛甚深,你習慣了倚賴他,因為他非常能幹,人又長得帥,你自小至大都以他為榮,亦打算一生與他廝守。 

突然,你的家人想起他家的隱憂,就是一世紀前,有位道士預言過,在20世紀末,他家的長子“可能”在四十歲的壯年中風,從此癱瘓。 

現在是20世紀末,他是長子,他今年二十六歲,十四年後,即是1997年的時候,他便四十歲了。 

你會不會因為恐怕他十四年後“可能”中風癱瘓,便決定不嫁給他,忙著找別人去嫁? …

Continue

林燕妮《自助為要》念收入不念親情

Posted on April 29, 2019 at 7:24pm 0 Comments

意外死亡者的家屬接受訪問,淚汪汪心傷傷地說: 

“父親死後我們生活無著。” 

“哥哥死後我們一家幾口入不敷支。” 

“姐姐一向負擔家庭,如今死了怎麽辦?” 

就是沒聽過人說: 

“父親一向疼愛我們,叫我們怎舍得他?” 

“我們都愛哥哥,如今他去了,我們有說不出的傷心。”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