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i kia kiak
  • Male
  • 吉隆坡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Iki kia kiak's Friends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Gifts Received

Gift

iki kia kiak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iki kia kiak's Page

Latest Activity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手槍”拍成“大炮”

雖然六先生答應了我的建議,但對高立的導演才能仍不放心,所以有一天他的辦公室對我說:“既是你推薦,就要你擔保,如果《手槍》拍得不好,你要負責重拍,一直到我認可為止。”我當時不加思索的就答應下來,一方面我又請了當時的大明星助陣,甚麼樂蒂、張仲文、趙雷、李麗華、羅維、劉亮華、杜娟、範麗……幫忙客串演出,連當時邵氏最紅的喜劇小生陳厚,也自告奮勇的爭演一個小角色。以高立在片場經驗,加上如此輝煌的陣容,《手槍》哪還會有甚麼問題?豈知老板看了毛片之後,大光其火,把我叫到辦公室,一通數落。同時說:“我說不行,就是不行,可不是我事後有先見之明,咱們第二句話別說,你負責重拍。”我連吭都沒吭一聲,只好重改劇本,由頭再拍過。王引對此雖無怨言,但也搖頭苦笑的說了一句:“好,咱們把‘手槍’拍成‘大炮’了。”結果這部“大炮”使王引獲得了第一屆金馬獎的最佳男主角。第三次和王引合作,是他整六十歲的那年,我剛為台灣中制廠拍完了《揚子江風雲》,接著要開拍由高陽小說《緹縈》改編的同名影片,由甄珍、謝賢主演;其實真正的主角是《緹縈》的父親淳於意,所以“中制”隆情厚誼的請了王引來飾演,由於我們過去合作得相當愉快,所以他欣然樂從。…See More
Nov 12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袁美雲敬業樂業

有一次下午放工後,我在“世光”片場的院裏,和同事們聊天,因為有幾位也是北京來的,所以你一句,我一句的唱起單弦牌子曲來,只不過都是一知半解,會兩句的也荒腔走板不搭調,我實在聽不下去了,就唱了一段《風雨歸舟》,又接著唱了一段《讚劍》,唱完“老天何苦困英雄”的時候,一旁有位女士高聲叫好,正是鼎鼎大名的袁美雲,一下子羞得我面飛紅,一想這豈不是聖人門前買三字經,她說:“李翰祥,你還真有兩下子,剛才你唱的《風雨歸舟》,開頭是‘卸職入深山,隱雲峰受享清閑’,這是‘正’的,還有一段反《風雨歸舟》是不是?開頭是甚麼風驟至來的?”我說:“是急風驟至,一陣陣寒徹骨,一點點打沙灘……”於是她一拍手,說:“對,唱下去,唱下去。”我也就只好遵命,魯班門前弄大斧了。唱完之後,我說了聲獻醜,請袁小姐多指教,她笑了笑說:“蠻好蠻好!字正腔圓,不過偶爾有幾個尖團字分不清,你是東北人吧?”“是,遼寧錦西。”她笑了笑:“噢,怪不得,以後別叫我袁小姐,大家同事。那麼叫,太客氣了。”我說:“是是是,以後我跟大家一塊叫你美雲姐吧,不過,你說同事可不敢當,你是大明星。我只不過是畫廣告的特約演員。”她上下打量我一下之後,笑了笑:“這話…See More
Nov 7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王氏四俠”

初看王引的電影,還是我十二歲那年,在北京東城的飛仙電影院,片名叫《鐵漢》,是一部短片,和李萬春演的舞台紀錄片《林沖夜奔》同場放映,印象中他寬肩大背,濃眉大眼,表演生動自然,粗獷豪邁,他之被稱為銀壇鐵漢,和有銀壇霸王之稱的四爺王元龍是一樣的,都是因主演的片名而來,他演了《鐵漢》,四爺演了《楚霸王》。王引本名王春元,一九一〇年(宣統三年),生於天津,長於上海,畢業於上海聖芳濟學校,由於會幾手拳腳,所以和他的朋友笪子春(導演岳楓的原名),一齊考入了上海的馬歷司(一似如今的電影演員訓練班,臨時演員社或武訓班等),由民國十七年,開始了他的銀色生涯。沒多久笪子春改名岳楓,從事了導演工作,王春元也改名王引,和袁美雲一起主演了岳楓導演的《中國海的怒潮》、《逃亡》,男女主角戲假情真,不久結為夫婦。袁美雲原名侯佳鳳,杭州人,九歲喪父,母親將她拜在袁樹德門下為義女,改名袁美雲,教她唱京戲,十五歲加入天一公司,主演了《小女伶》,和麒麟童(周信芳)演了《斬經堂》,那之前,我一直不喜歡京戲裏的青衣,因為實在聽不出依依啊啊的唱些甚麼,自從看了《斬經堂》的電影之後,對青衣、花旦都發生了興趣,(聽戲而已,請別誤會)。第…See More
Oct 24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至尊寶”王文蘭

有人看了《天上人間》問我:“你寫但杜宇的鄰居,那位蔡小姐,真的不要錢,做他的模特兒。這麼大的美女,光著身子隨街跳,是不是有點暴露狂?”我說:“不會吧,她自己也是畫畫的嘛?”“那她有沒有要求但先生給她做做模特兒?”我說:“也許有吧,給但先生畫個像甚麼的,或者有吧,不過我沒看見。”他一端肩膀,神秘的一笑,知道這家夥一定打甚麼邪念頭。暴露狂的人,不是沒有,我聽說以前上海有位紅舞女王文蘭女士,花名叫至尊寶,得名的由來很特別,原來有一天在她家中宴客,圓擡面一共坐了十四位,“十三男與一女”,都赫赫有名,不是電影明星,就是舞台上的名伶,個個都和她有肌膚之親,所以,綽號人稱之至尊寶──通吃。抗戰後,她來到香港,仍操故業,依然通吃,有一天午夜回家,在尖沙咀金巴利道碰見了一位暴露狂者,好像是專門等她的,見她走到身邊,解開衣帶,把不文之物掏了出來,王文蘭站穩身形,大大方方的看了他的腰下一眼,然後用上海話說了一句:“操那,嘎小個。”扭頭就走,那位還沒聽懂:“乜嘢?”至尊寶一回身補充了一句斯文的粵語:“丟,咁細!”電影界還有一位名演員,也編過幾部影片,他倒不是甚麼暴露狂,不過有一次逼不得已,也扮演一次。原來他參…See More
Oct 20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至尊寶”王文蘭

有人看了《天上人間》問我:“你寫但杜宇的鄰居,那位蔡小姐,真的不要錢,做他的模特兒。這麼大的美女,光著身子隨街跳,是不是有點暴露狂?”我說:“不會吧,她自己也是畫畫的嘛?”“那她有沒有要求但先生給她做做模特兒?”我說:“也許有吧,給但先生畫個像甚麼的,或者有吧,不過我沒看見。”他一端肩膀,神秘的一笑,知道這家夥一定打甚麼邪念頭。暴露狂的人,不是沒有,我聽說以前上海有位紅舞女王文蘭女士,花名叫至尊寶,得名的由來很特別,原來有一天在她家中宴客,圓擡面一共坐了十四位,“十三男與一女”,都赫赫有名,不是電影明星,就是舞台上的名伶,個個都和她有肌膚之親,所以,綽號人稱之至尊寶──通吃。抗戰後,她來到香港,仍操故業,依然通吃,有一天午夜回家,在尖沙咀金巴利道碰見了一位暴露狂者,好像是專門等她的,見她走到身邊,解開衣帶,把不文之物掏了出來,王文蘭站穩身形,大大方方的看了他的腰下一眼,然後用上海話說了一句:“操那,嘎小個。”扭頭就走,那位還沒聽懂:“乜嘢?”至尊寶一回身補充了一句斯文的粵語:“丟,咁細!”電影界還有一位名演員,也編過幾部影片,他倒不是甚麼暴露狂,不過有一次逼不得已,也扮演一次。原來他參…See More
Sep 8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小胡子馮應湘

這次要寫《天上人間》,又想起了但師母,二十年代的女明星,至今還健在的恐怕沒幾位了,所以很想由師母──FF女士殷明珠寫起;和周石談完話回來,即刻找到她的電話,可這次聽見聲音,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很低,也很慢,聲音還有些沙啞,不過我說明來意之後,她仍是很歡迎的說:“好的……好……你……來……之前……先……先打個……電話來。”放下電話,心裏好一陣不舒服,二十四日想為《天上人間》開筆,再打電話給但師母,唉!好不失望!還是那個老工人的聲音,聽說是我,她說:“但師母去美國了。”我說:“移民嗎?”“不是,過幾天會回來的。最近她身體不好,行動不方便,到女兒那裏散散心。”我沒問是那一個女兒,可能是大女兒“大好老”慶愉吧,聽說,她現在的丈夫是一位醫生,她自己也是位名中醫了,一直寄錢給母親,很孝順的。在大中華片場的時候,她的丈夫是電影反派名演員馮應湘,瘦瘦小小的,留著個小胡子,寬寬的肩膀挺帥,也挺壯實,想不到開盲場給開死了,也許是認為是小手術,手術之後不當心發炎而不治的。據說馮應湘有一年連結三次婚的紀錄,離了再結,結了再離,倒都是在婚姻註冊處正式註冊的,和“大好老”結婚的時候,註冊處的法官是山東人,用不鹹不…See More
Sep 4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陳秘書搶劫家主婆

陳秘書的笑話,還不僅此,汪曉嵩談起一件事時,說但先生是應該知道的,但每問到但先生,他總是笑而不答,顧左右而言他。據說陳秘書的太太很有錢,而他自己以前也是個大少爺,祇是後來公子落難了,當借無門。有一天晚上,他約了滾友三五,打扮都和美國三K黨一樣,把黑布剪三個洞,套在頭上,然後每人拿一把道具手槍,一腳踹開自家門,向自己的家主婆開了個玩笑,把她由床上拉下來用繩子把她綁在床邊,然後又在她嘴裏塞了一條三角褲,把保險箱打開,裏面的美金股票,珠寶玉器全部拿出來之後,一哄而散,在外邊胡天黑地了一晚上,到了天亮才回家,看見家主婆還綁在床邊,一邊松綁,一邊大罵:“操那去了,癟三,啥個癟三開這種玩笑!”這件事在“永華”都傳遍了,但都是道聽塗說,問但先生,但先生不加可否的嘻嘻一笑:“那會有這種事?開玩笑!開陳秘書的玩笑!”《嫦娥》的新布景搭好,遵照李先生的意思。我寫劇本,分鏡頭,給但先生過目之後就拍,他總是笑笑說:“你們搞,你們搞。”那年頭還沒有“你辦事,我放心”的話,但看出但先生就是這個意思。拍戲的時候,他總是準時到場,一直到拍完才離開,跟著大家一齊收工回家,完全像師父給徒弟把場,很少開口,我們幾個副導演,…See More
Aug 27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李祖永大發雷霆

一九四八年我來香港之前,在上海市立劇校聽了三個月的課,那時名戲劇家洪琛先生也經常來校講課,有時在講台上也講講他自己的得意事,他毫不諱言的說他在美國念書的時候,半工半讀替一家公司開電梯,有人上上下下沒有人就在電梯裏唱二簧。最得意的就是一九二七年在上海大光明戲院上演一部名叫《不怕死》的辱華影片,以唐人街為背景,一如現在的《龍年》,極盡歪曲華僑生活的能事,所以戲上演了一半,洪琛在觀眾席中大聲疾呼喊了幾聲停演,戲院裏的人開始以為著了火,馬上停機開燈,這位三毛洪金寶的大祖父(祖父洪仲豪,洪琛二弟),一個箭步,飛到舞台口,身形一縱,竄上台去,先向觀眾們報上姓名,然後說明自己是美國留學生,唐人街的華僑們多是忠厚老誠的,《不怕死》簡直就是那個外國癟三,豬玀導演羅克的胡說八道,他敢在中國人面前不怕死,咱們就叫他死!一時台下附和者眾齊聲喝打,洪琛被戲院的糾察們捉將官去,告他是有意擾亂公共場所的秩序解往法院,進行公審。支持洪琛的當然大不乏人,但出錢最多出力最大的支持者,就是但杜宇先生,一邊號召群眾群起而攻之,一邊代請律師替洪琛辯護。開審的時候,義務幫忙的律師居然有十幾位,當年的人還不知稱呼洪琛大哥大,大仁大…See More
Aug 15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貞淫在一線間

照說,乍出娘胎,誰都是紋絲不掛,光著身子來的。和世人天真純潔坦誠相見,鄉下的孩子們,到七八歲還男女不分的,在河裏洗澡,城市裏的人小時候誰都拍過寫真集,畫家們為紮實繪畫的基礎,畫畫素描人體,本來是理所當然的事,所以但杜宇先生在家裏畫畫模特兒也不值得大驚小怪的,XX拍拍裸照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其實早期的中國電影女明星,拍過出浴鏡頭的還真不少,我親目所睹的就不下三十多款,五十年代的香港女星們,也有幾位拍過藝術照,我在一位攝影師的朋友家中看過不少張,有的很美,有的很嘔心,貞淫一線間,很難分野,看了畢加索畫的男女相交的素描,你只會欣賞它的線條美,構圖奇,毫無邪念,而曹涵美先生(張正宇,張光宇的親兄弟,因過繼給舅舅,所以改姓曹)所畫的《金瓶梅全圖》裏就和看潘金蓮大鬧葡萄架一般,誰都會有些沖動,惟有如此,才真正配得上《金瓶梅》的插圖,圖如其文。可我們一直是性思想不夠開放的國家,尤其是身處大陸的一些老當益壯,後浪推不倒的老先生們,一直以為裸體畫就是淫畫,男女不穿衣服混在一起的藝術作品,就是春宮,所以北京飛機場的壁畫《潑水節》,要一定叫原作者替畫中的男女穿上衣服。但先生是位樂天派的藝術家,他在電影界裏是通…See More
Aug 8
iki kia kiak commented on iki kia kiak's blog post 低成長年代的人生提案:推動內容營銷,打造2017年榮景
"張一靜·學中文 提升個人競爭力 學中文 提升個人競爭力 全球興起一股中文熱,據估計到二零一零年,將有一億人以中文作為外語來學習。中文教師在美國社會越來越搶手,甚而提升了華裔保姆的身價。中文何以有如此的魅力?…"
Aug 6
iki kia kiak commented on iki kia kiak's blog post 低成長年代的人生提案:推動內容營銷,打造2017年榮景
"全球3000萬老外強學中文 一百萬名師資需求;我們有競爭力嗎? (《今周刊》465期 2005/11/17 ) 中國的崛起,華人力量的增升,中文已被宣告是21世紀的強勢語言。 學中文的人愈來愈多,激盪出一波全球性的大學習潮, 以中文為第一語言的台灣人,你的競爭力有多少?   徐仁全、楊翊真、李喬琚、劉名揚、林宏文 「是『生字』,不是『繩子』;『我要吃水餃』,不是『我要吃睡覺』。」TVBS駐舊金山特派員江瀛以當電視台主播的標準,正逐字逐句糾正著學中文的老公威廉(Don…"
Aug 6
iki kia kiak commented on iki kia kiak's blog post 低成長年代的人生提案:推動內容營銷,打造2017年榮景
"天下雜誌·直播後的下個風口:把知識變現金 直播主各憑本事賺錢不夠厲害,中國找到的下一波數位經濟成長動能,是做出真材實料、好消化的知識內容平台,讓你心甘情願花錢聽課。 童書作家、格林文化發行人郝廣才,去年底在中國知識型脫口秀節目《羅輯思維》創辦人羅振宇做的「得到」app上,上線了他的書《今天》。那是一個圖文加音頻的專欄,每天以不到10分鐘的內容不斷更新,持續1年,訂閱價199元人民幣(約870元台幣),已有超過1萬2000人訂閱。 作家白先勇2014年在台大開設的《紅樓夢》導讀講座,…"
Aug 5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李湄玉照之謎

忘了是第幾期的香港版良友畫報,有一位女士玉體橫陳,兩足高舉的彩色照片,酥胸高聳,潔白如霜,只可惜臉上全部用一頂草帽遮了起來,沒法看到她的廬山真面目。電影界的朋友,輾轉相傳,有人說是但杜宇先生的傑作,那位“猶戴草帽半遮面”的正是當時欲紅未紅的李湄,有人真的去問李湄,李湄用北方人學著上海話說:“滾儂娘個五香臭皮蛋”,問但老先生,但老的扁臉上咧開大嘴!“哈哈、哈哈”的,竟打哈哈,不置可否。那時候從前在北平中電三廠當過廠長的徐昂千,也住在鉆石山附近,有一個時期找我和李圖替他寫一個《楊貴妃》的劇本,說是孫X的外室藍X答應他演楊貴妃,其實藍X的身材,嬌小如香扇墜,演李香君還差不多,不過,既是徐廠長吩咐,當然義不容辭,於是,我和李圖開始搜集資料,徐心波(中華影片公司的經理)聽說我們要寫楊貴妃,告訴我們以前但杜宇拍過這個戲,主角原定是由殷明珠擔任,恰巧她正懷著“大好老”,所以改由賀蓉珠演楊貴妃,他記得最清楚的一場戲,是唐明皇和楊貴妃下象棋,棋子全是宮娥彩女扮的,畫地為格,楚河漢界,兩邊各搭了一座高台,東西對峙,唐明皇和高力士登東台,楊貴妃和安祿山登西台,三十二個宮娥彩女自台下魚貫而入,全是酥胸半露,兜…See More
Aug 2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但祖母與但小姐

那時,拍戲多在夜晚,所以片場裏白天常是靜悄悄的,差不多總要到下午五六點鐘之後才漸漸的有些動靜了,所以我每天都吃了晚飯,才到片廠的院裏和一些神聊大將“車大炮”。每天必到、風雨無阻的有:姜南、曹炎、馮應湘、劉桂康、大平(平原)、小平(不是鄧老太爺子,是平凡小夥子),偶而導演文逸民、劇務魏鵬飛、陳煥文也來湊湊熱鬧的。開始的幾天,我是聽的時候多,說的時候少,漸漸的熟了,也想表現兩下子,有時也插在裏面說說單口相聲,或者像蔡瀾筆底下葷笑話老頭的笑話(真後悔十年前這些葷笑話,都無意的說給蔡瀾聽,讓他賺了不少稿費。)蔣蕓還以為那老頭是他,他雪白粉嫩的,老個屁!一下子一傳十,十傳百,車大炮的小圈仔,變成了大圈仔,不僅堂倌客,還加了些堂客,人群的外圍經常站著七八位女士,聽說,其中四位小姐,是導演但杜宇的千金,另一位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太太,是但導演的夫人──但師母。說真格的但師母比她的幾位千金還漂亮,聽說她中英文都好,年輕的時候在上海可真是出盡風頭,照現在的說法,不僅“蓋”了,簡直就“蓋了帽”了,舉凡騎馬、跳舞、駕駛汽車,她是樣樣皆精。開車在如今的香港當然算不了什麼,在舊日的上海可算是拔了尖的人物了,她生…See More
Jul 30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明星

有人把影劇演員叫“明星”,把影界叫做“銀河”,天上的銀河,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人間的明星,和大家生活在一起,你可以隨時隨地的遇得見,碰得著,街頭閑逛,酒樓飲茶、跑馬場、夜總會,都可以看見大明星、小明星,不大不小的明星。老一輩有修養,被稱為表演藝術家的,壽終正寢的升了天,令人懷念。年紀輕輕,正在巔峰狀態的大明星,一時負氣想不開,自己了斷殘生,吃藥、上吊、跳樓的魂遊天國,使人惋惜。古代的小說,常說什麼二十八宿,三十六天罡,說每個人都有一顆星,好像一個蘿卜一個坑,現在也講究什麼人是什麼星座,所以,諸葛亮夜觀天象,看見自己的星上發生了問題,馬上燃起七星燈,求個出師未捷身“不”死,不是魏延闖帳,還真許人定勝天。漁民出海打魚,晚上先要看看月輪,望天打掛。軍隊行軍走夜路,北鬥七星、南鬥六星,就是他們的指南針。鄉下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為了節省能源,誰也不點燈,又缺鐘少表,於是也看星,星,就是鄉下人的鐘表:“大毛出來二毛攆,三毛出來白瞪眼。”大毛、二毛、三毛都是星,三毛一出來就天亮了,所以洪金寶被稱為大哥大。信奉上帝或耶穌的,死了之後上天堂;信奉佛教和道教的,死了之後入地府。轉世投胎再回來,總之,…See More
Jul 28
iki kia kiak commented on iki kia kiak's blog post 低成長年代的人生提案:推動內容營銷,打造2017年榮景
"朱曄:如何看待IP熱 《胡潤原創文學榜IP價值榜》發榜之際,《胡潤百富》雜誌專訪朱曄,解讀一位遊戲人、投資者和泛娛樂行業領跑者,在IP進擊時代的“IP觀”。 以下是采訪實錄: 胡潤:如何看待現在的IP熱?…"
Jul 26

iki kia kiak'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iki kia kiak'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Iki kia kiak's Blog

李翰祥《銀海千秋》但祖母與但小姐

Posted on July 22, 2017 at 9:19am 0 Comments

那時,拍戲多在夜晚,所以片場裏白天常是靜悄悄的,差不多總要到下午五六點鐘之後才漸漸的有些動靜了,所以我每天都吃了晚飯,才到片廠的院裏和一些神聊大將“車大炮”。

每天必到、風雨無阻的有:姜南、曹炎、馮應湘、劉桂康、大平(平原)、小平(不是鄧老太爺子,是平凡小夥子),偶而導演文逸民、劇務魏鵬飛、陳煥文也來湊湊熱鬧的。…

Continue

李翰祥《銀海千秋》由阮玲玉開始

Posted on July 22, 2017 at 9:18am 0 Comments

放下電話,一本正經的擺好中文打字機,用鐵筆在機上的方格裏開始操作,前三個字就錯了兩個,第四個倒好,什麼字都沒有,只見左下方現出三個字:“不認識”;之後左寫“不認識”,右寫也“不認識”,它倒好,既反左,又反右,只好把電門一關,打開重新再寫,那機器還真對得起我,照樣“不認識”,真一點交情都不講,研究(煙酒)無從,後門不通,幹脆別信機器啦,這年來連人都信不得,信機器?於是把裹稿紙的雞皮紙撕去(您看,連稿紙都原封未動),拿出稿紙,開始動筆,管它字潦草不潦草,叫機器告訴我“不認識”,還不如叫字房的老友“不認識”。

“是非只為多開口,煩惱皆因強出頭”,如今,無後路可尋,只好頂硬上。一如文革之後的口號,‘向前看’(忘了昨天的濫汙),一如胡適所說的:“做了過河卒子,只有拼命向前”。…

Continue

李翰祥《銀海千秋》明星

Posted on July 22, 2017 at 9:18am 0 Comments

有人把影劇演員叫“明星”,把影界叫做“銀河”,天上的銀河,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人間的明星,和大家生活在一起,你可以隨時隨地的遇得見,碰得著,街頭閑逛,酒樓飲茶、跑馬場、夜總會,都可以看見大明星、小明星,不大不小的明星。

老一輩有修養,被稱為表演藝術家的,壽終正寢的升了天,令人懷念。

年紀輕輕,正在巔峰狀態的大明星,一時負氣想不開,自己了斷殘生,吃藥、上吊、跳樓的魂遊天國,使人惋惜。

古代的小說,常說什麼二十八宿,三十六天罡,說每個人都有一顆星,好像一個蘿卜一個坑,現在也講究什麼人是什麼星座,所以,諸葛亮夜觀天象,看見自己的星上發生了問題,馬上燃起七星燈,求個出師未捷身“不”死,不是魏延闖帳,還真許人定勝天。…

Continue

李翰祥《銀海千秋》咱們先談“命名”

Posted on July 22, 2017 at 9:18am 0 Comments

今年九月,中國農業出版社,把我寫的《三十年細說從頭》,以《銀海生涯》的名字,刪減成八十萬字,分上下兩冊,在國內付印發行,據說先印十萬冊,銷量好了再印九十萬冊,前後共一百萬冊,一下子我也變成百萬富翁了,不讓“百萬石印富翁”的白石老人專美於前。緊接著又收到香港天地圖書公司,寄來《三十年細說從頭》的再版版權費,兩件事接踵而來,倒令我動起重投銀海文壇的念頭。

其實,再給《東方》寫稿的事,周石先生不只一次的跟我談過,但又怕我分不開身,加上以前用國際電話天涯海角的催稿,他想起來就有些提心吊膽,所以每次交談,都希望我先寫足三十篇稿子,再開始發表,我也一一答應,只不過因在北京、深圳瞎忙了一陣,加上電影《八旗子弟》做後期工作,也的確分不開身,所以一直沒有動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