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i kia kiak
  • Male
  • 吉隆坡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Iki kia kiak's Friends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Gifts Received

Gift

iki kia kiak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iki kia kiak's Page

Latest Activity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阿霞’被揭底牌

那位澳門福隆新街的花碧霞,就是如今大觀片廠的李綺年,於是帶著這幾位嘎雜子琉璃球,一窩蜂的走進了大觀園,一心想並並老碼頭,圓圓紅樓夢,豈不知乘興而來,敗興而去。原來他們入門之前,就碰了一鼻灰,電影片廠永遠掛著一個“謝絕參觀,閑人免進”的牌子,“大觀”也不能觀,那位電器行老板說要找李綺年,因為他們是從小在澳門認識的好朋友,說罷拿出一張名片,門房拿著名片去問李綺年,她也覺得名字有些熟,但生張熟李那會記得許多,所以叫門房請他們幾位進來,想不到那位老兄和李綺年一見面,就套起熱呼來,馬上一伸手,叫了聲:“阿霞,好耐唔見。”李綺年當時一楞,隨即臉上飛紅,不知如何是好,只說了一句:“你是那位?是不是認錯了人?我叫李綺年,不叫甚麼阿霞。”那位一聽臉上也掛不住了,當即毫不客氣的揭起她的底牌來:“你不叫阿霞?你不是澳門福隆新街五號的花碧霞?挑你老母,你大腿根上有顆紅痣,我都記得清清楚楚。”片場裏那容得他如此大聲亂叫,一群工作人員都擁了上來,導演趙樹燊也立起身,用英文說了句:“滾、滾出去!”那家夥嘴裏還不幹不凈的,一邊往外走,一邊把李綺年身上的枝啊葉呀的,亂那麼一唱,其實他唱的才是“昨日之歌”,如今,當然是舊…See More
Jan 8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白雲靠攏鮑方

鮑方是影圈中著了名的正人君子,待人接物一等一,工作態度好上好,銀幕上是好演員,家裏對妻子是好丈夫,對子女是好父親。也許,白雲就看上他這些長處。所以有一天和他在侯王道上相遇(那時,九龍的侯王道上,有四家片廠──世光、友僑、南國、國家,所以演員們常來常往),倆人站在路邊聊了一陣,余興未盡,白雲提議到山上侯王廟去看看,因為那天正是七月十五,中元佳節,高處望月月更圓,鮑方是個隨和人兒,當然有求必應,到了侯王廟前的廣場,雙雙坐在石凳上,白雲忽然把身子靠在鮑方的懷裏,鮑方好一陣不自在,但也不好拒人於千裏之外,只將身子朝旁移了移,想不到白雲又如影隨形的貼上來,然後用手一指月亮說:“人生幾見月當頭,其實七月十五的月亮,不比八月十五的月亮差,可大家都在中秋節晚上賞月,前一晚又迎月,後一晚又追月,唉!真把月亮寵壞了”。說罷由懷裏掏出香煙,用打火機點了一支交給鮑方,鮑方說了聲謝謝,把煙送到嘴裏,吸了一口,白雲忽然大聲的叫了句:“別動!”,鮑方叼著煙,莫名其妙的望著他,他含著未點的香煙,和鮑方那支對在一起,不是借火,簡直是惹火,鮑方差點沒吐出來,忙用手把煙拿下,交給白雲,他老弟嗲聲嗲氣的來了句:“唉,你這人,…See More
Jan 5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白雲多風流韻事

她雖然不是鄧麗君,觀眾也居然有一萬多人,她打扮得古靈精怪,十八度的天氣,居然披了件白狐貍皮大衣,光著兩條大腿,穿著一雙四寸半的銀色高跟鞋,站到台口,先向台下叫嘯的觀眾行了一個九十度的鞠躬禮,然後雙手湊到唇邊,來了個飛吻,在觀眾熱烈的掌聲中,把披著的大衣朝後一甩,扔在地下,觀眾們一下子都鴉雀無聲,伸脖子瞪眼的看著她,原來她裏邊只穿了件三點式的泳衣,膚白如雪,冶艷動人。在反資產階級自由化,及反精神汙染聲中,她大小姐還真是大膽過大膽,不只上帝也瘋狂,連我們社會主義的解放戰士們也照樣瘋狂,忽然眾人皆醉我獨醒,樓上包廂裏,有一位天津哥兒們,大叫了一聲:“把戶口搬到這兒來吧!”一時哄堂大笑,聲震屋宇,據說沒兩天那位小姐就叫人反自由、反汙染的返回了香港!據說“相公”二字原由“像姑”而來,大概那些契弟們塗脂抹粉的像大“姑”娘一樣的關系吧!清末在北京的達官貴人們,多數有一種舍正路而弗由的興趣,甚至有人身兼海、陸、空三軍大元帥,“海”當然指的是水路,“陸”當然是山路,而“空”則是空門,非大非小,賭輪盤是零,賭大小是三條一,通吃。其實古代傳下不少尼姑和女道士的風流佳話,楊貴妃、武則天、魚玄機都是“唐朝豪放女…See More
Dec 25, 2017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性感與肉感

所以有人問邵逸夫爵士,誰是他眼裏最性感的女明星?邵逸夫爵士毫不猶疑的答道:“鐘楚紅、恬妮。”照我說鐘楚紅是肉感,而恬妮是性感;至於胡錦,很多影劇版的記者們,說她是騷星,可能比性感還性感吧。“騷”和“浪”差不多,所以有人把春情發動的藝人叫“火輪船打滾──浪催的”。…See More
Dec 23, 2017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李綺年風韻迷人

雖然我來港之初,在大中華片廠和李綺年只有一面之緣,可她跟我還真有點關系,因為張翠英在《風流寡婦》中演她的女兒,照說我還應該叫她丈母娘呢!可惜她在三十歲的時候,在越南因演出舞台劇失敗,一時想不開而自殺身亡,如果多活兩年,看我和張翠英結了婚,也許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的多活兩年,也說不定。李綺年,原名叫李楚卿,廣東人,一九一二年出生,肖鼠,比我大十四歲,比李麗華大一輪,因為小咪姐也肖鼠。一九三四年,趙樹燊和關文清合組的香港大觀影業公司,因為和當家花旦胡蝶取消了合約,只剩下當家的小生關德興一個,所以不得不登報招考演員,賣了三天廣告之後,居然有十多名少女投考,他們兩位主考先在履歷表的照片上,選出輪廓適合上鏡的幾位,到大觀片廠面試,連考了幾個,不是稚氣未除,就是言行局促,最後上來一位徐娘半老的女士,搔首弄姿,朝著兩位主考官媚眼亂飛了一番,關文清把她和照片對了對,一下子成了觀不清,年齡差了十幾歲,忙問:“照片上系你?”她一甩手絹,嬌嗔地一扭屁股:“大吉利事,有冇搞錯,唔系我系邊個?”趙樹燊也有看了看照片,覺得像是有點像,只年紀大了一點,所以問她:“這照片是你現在拍的麼?”“咁麼就唔系,系我上一個…See More
Dec 21, 2017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葷笑話令人噴飯

那時仍是拍通宵戲的時候多,所以每到醜末寅初的四、五點鐘,人人都有些睡意,但一過六點,好像一元覆始,萬象更新地又神清氣爽起來。所以每到天將亮未亮時,大家都你一言我一語地談談影界的往事,或說說葷笑話。那年頭吳耀漢、岑建勳、鄭則仕等美男子尚未加人電影界,所以我也算四大“美男子”之一。有一天王引說:“李翰祥啊,”然後註釋說,“當然不是李翰祥,總之跟李翰祥長得差不多的人吧,生下來就是個瞎子,可到了二十多歲的時候,居然叫外國的眼科醫生給治好了,眼前一亮,看看花花世界無比驚奇,走到一面鏡子前,看見鏡中一位豬不吃,狗不嚼,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美’男子,一時不知是誰,有人說:‘那正是你!’他才知道自己原來是那份德行,難過得一天都沒吃飯,朋友們只好選一個能說會道的代表勸勸他:‘不要難過,好死不如賴活著,你才看見自己一面,就這麼想不開,我們天天對著你,還活不活?’”李麗華也是位說葷笑話的能手,有幾個笑話至今想想都要噴飯,她說:有一個傻子,一直不懂得傳宗接代的道理,看見兄嫂結婚不到三年,就生了兩個兒子,不免替自己擔心起來。俗話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哥哥二十二,已經有了倆,自己也老大不小的了,可一個都無…See More
Dec 11, 2017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旁若無人 死不要臉

盡管李麗華被稱為“長青樹”,也不能不落葉,對不?記得我小時的影界四大名旦是:陳雲裳、陳燕燕、袁美雲、顧蘭君。四大小生是:劉瓊、高占非、舒適、王引。前三位雖然來過香港,但我導演時,他們都已返滬,所以祇和王引合作過。抗戰勝利後,陶金因為演了《八千裏路雲和月》、《一江春水向東流》,而紅得發紫,金焰以外型取勝,藍馬、石揮以演技見稱,但劉瓊的一部《國魂》仍使人覺他得應列四大之首。王引早已改行導演,雖然有時也自導自演,總是被人列入導演行列。尤其在五十年代,他在九龍北帝街的邵氏片廠(原租予大中華影業公司的蔣伯英,後蔣返滬,由邵氏收回自家經營)與屠光啟並列,成為自由陣營大紅牌導演,(岳楓、李萍倩在左派的“長城”),每人每年都可以導六、七部影片。那時,袁美雲因甲狀腺腫,使雙目凸出而退出影壇,所以和王引合作最多的是小咪姐李麗華。屠光啟當然是夫妻檔的時候多,他導,歐陽莎菲演。不過因為那時李麗華已是炙手可熱的天皇巨星,所以屠光啟也經常與她合作。那時王導李演的一部《勾魂艷曲》,在南洋一帶創下了票房的新紀錄,使二老板(邵邨人)對王引奉為神明。據和我合作多年的燈光師炎伯(陳輝炎)講:“有一年王引到二老板家拜年,收到…See More
Nov 27, 2017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八旗弟子末路窮途

慶親王奕劻,於溥儀遜位之後,就由北京搬到天津。民國成立了,他看皇上仍留宮中,而且因為民國的優先條款,仍然可以讓溥儀關起大門作皇帝,所以奕劻也在民國二年遷回北京,在後海李廣橋東買了一所別墅,命名怡園。民國十三年(一九二四)馮玉祥逼宮,奕劻又搬回天津,買了天津重慶道南海路小德張的住宅(如今是天津外貿局)。奕劻去世之後,他的後人把北平廣橋東的別墅分成三段。民國十二年(一九二三)大火燒了一部份,民國十七年被方振武部隊霸住,成了他的司令部,一年後退出,仍歸慶王。抗日戰爭,北平淪陷,賣給了華北政務委員會,當時的賣價,是偽幣四十五萬;那年頭一大枚可以買一套燒餅果子,四十五萬還真是個驚人的數字。清末民初,八旗子弟沒落的情況,實在是罄竹難書,慶王的子孫,因為遊手好閑,揮霍無度,所以多數落魄而亡。其中尤以載摟最離譜,他被封過鎮國將軍,可是一生只會吃喝嫖賭!(如今有些高幹子弟也一樣,吃喝嫖賭也稱王),據說,載摟在一夜之間,打牌九輸過兩棟房子,如今天津的馬場道和他還有些關系,因為他在天津英皇道跑馬的時候忽然心血來潮,買了一匹九九九倍的冷馬,並且告訴身旁的狐朋狗友,說:“假如我贏了,就把跑馬場道,改為柏油馬路。…See More
Nov 22, 2017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手槍”拍成“大炮”

雖然六先生答應了我的建議,但對高立的導演才能仍不放心,所以有一天他的辦公室對我說:“既是你推薦,就要你擔保,如果《手槍》拍得不好,你要負責重拍,一直到我認可為止。”我當時不加思索的就答應下來,一方面我又請了當時的大明星助陣,甚麼樂蒂、張仲文、趙雷、李麗華、羅維、劉亮華、杜娟、範麗……幫忙客串演出,連當時邵氏最紅的喜劇小生陳厚,也自告奮勇的爭演一個小角色。以高立在片場經驗,加上如此輝煌的陣容,《手槍》哪還會有甚麼問題?豈知老板看了毛片之後,大光其火,把我叫到辦公室,一通數落。同時說:“我說不行,就是不行,可不是我事後有先見之明,咱們第二句話別說,你負責重拍。”我連吭都沒吭一聲,只好重改劇本,由頭再拍過。王引對此雖無怨言,但也搖頭苦笑的說了一句:“好,咱們把‘手槍’拍成‘大炮’了。”結果這部“大炮”使王引獲得了第一屆金馬獎的最佳男主角。第三次和王引合作,是他整六十歲的那年,我剛為台灣中制廠拍完了《揚子江風雲》,接著要開拍由高陽小說《緹縈》改編的同名影片,由甄珍、謝賢主演;其實真正的主角是《緹縈》的父親淳於意,所以“中制”隆情厚誼的請了王引來飾演,由於我們過去合作得相當愉快,所以他欣然樂從。…See More
Nov 12, 2017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袁美雲敬業樂業

有一次下午放工後,我在“世光”片場的院裏,和同事們聊天,因為有幾位也是北京來的,所以你一句,我一句的唱起單弦牌子曲來,只不過都是一知半解,會兩句的也荒腔走板不搭調,我實在聽不下去了,就唱了一段《風雨歸舟》,又接著唱了一段《讚劍》,唱完“老天何苦困英雄”的時候,一旁有位女士高聲叫好,正是鼎鼎大名的袁美雲,一下子羞得我面飛紅,一想這豈不是聖人門前買三字經,她說:“李翰祥,你還真有兩下子,剛才你唱的《風雨歸舟》,開頭是‘卸職入深山,隱雲峰受享清閑’,這是‘正’的,還有一段反《風雨歸舟》是不是?開頭是甚麼風驟至來的?”我說:“是急風驟至,一陣陣寒徹骨,一點點打沙灘……”於是她一拍手,說:“對,唱下去,唱下去。”我也就只好遵命,魯班門前弄大斧了。唱完之後,我說了聲獻醜,請袁小姐多指教,她笑了笑說:“蠻好蠻好!字正腔圓,不過偶爾有幾個尖團字分不清,你是東北人吧?”“是,遼寧錦西。”她笑了笑:“噢,怪不得,以後別叫我袁小姐,大家同事。那麼叫,太客氣了。”我說:“是是是,以後我跟大家一塊叫你美雲姐吧,不過,你說同事可不敢當,你是大明星。我只不過是畫廣告的特約演員。”她上下打量我一下之後,笑了笑:“這話…See More
Nov 7, 2017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王氏四俠”

初看王引的電影,還是我十二歲那年,在北京東城的飛仙電影院,片名叫《鐵漢》,是一部短片,和李萬春演的舞台紀錄片《林沖夜奔》同場放映,印象中他寬肩大背,濃眉大眼,表演生動自然,粗獷豪邁,他之被稱為銀壇鐵漢,和有銀壇霸王之稱的四爺王元龍是一樣的,都是因主演的片名而來,他演了《鐵漢》,四爺演了《楚霸王》。王引本名王春元,一九一〇年(宣統三年),生於天津,長於上海,畢業於上海聖芳濟學校,由於會幾手拳腳,所以和他的朋友笪子春(導演岳楓的原名),一齊考入了上海的馬歷司(一似如今的電影演員訓練班,臨時演員社或武訓班等),由民國十七年,開始了他的銀色生涯。沒多久笪子春改名岳楓,從事了導演工作,王春元也改名王引,和袁美雲一起主演了岳楓導演的《中國海的怒潮》、《逃亡》,男女主角戲假情真,不久結為夫婦。袁美雲原名侯佳鳳,杭州人,九歲喪父,母親將她拜在袁樹德門下為義女,改名袁美雲,教她唱京戲,十五歲加入天一公司,主演了《小女伶》,和麒麟童(周信芳)演了《斬經堂》,那之前,我一直不喜歡京戲裏的青衣,因為實在聽不出依依啊啊的唱些甚麼,自從看了《斬經堂》的電影之後,對青衣、花旦都發生了興趣,(聽戲而已,請別誤會)。第…See More
Oct 24, 2017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至尊寶”王文蘭

有人看了《天上人間》問我:“你寫但杜宇的鄰居,那位蔡小姐,真的不要錢,做他的模特兒。這麼大的美女,光著身子隨街跳,是不是有點暴露狂?”我說:“不會吧,她自己也是畫畫的嘛?”“那她有沒有要求但先生給她做做模特兒?”我說:“也許有吧,給但先生畫個像甚麼的,或者有吧,不過我沒看見。”他一端肩膀,神秘的一笑,知道這家夥一定打甚麼邪念頭。暴露狂的人,不是沒有,我聽說以前上海有位紅舞女王文蘭女士,花名叫至尊寶,得名的由來很特別,原來有一天在她家中宴客,圓擡面一共坐了十四位,“十三男與一女”,都赫赫有名,不是電影明星,就是舞台上的名伶,個個都和她有肌膚之親,所以,綽號人稱之至尊寶──通吃。抗戰後,她來到香港,仍操故業,依然通吃,有一天午夜回家,在尖沙咀金巴利道碰見了一位暴露狂者,好像是專門等她的,見她走到身邊,解開衣帶,把不文之物掏了出來,王文蘭站穩身形,大大方方的看了他的腰下一眼,然後用上海話說了一句:“操那,嘎小個。”扭頭就走,那位還沒聽懂:“乜嘢?”至尊寶一回身補充了一句斯文的粵語:“丟,咁細!”電影界還有一位名演員,也編過幾部影片,他倒不是甚麼暴露狂,不過有一次逼不得已,也扮演一次。原來他參…See More
Oct 20, 2017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至尊寶”王文蘭

有人看了《天上人間》問我:“你寫但杜宇的鄰居,那位蔡小姐,真的不要錢,做他的模特兒。這麼大的美女,光著身子隨街跳,是不是有點暴露狂?”我說:“不會吧,她自己也是畫畫的嘛?”“那她有沒有要求但先生給她做做模特兒?”我說:“也許有吧,給但先生畫個像甚麼的,或者有吧,不過我沒看見。”他一端肩膀,神秘的一笑,知道這家夥一定打甚麼邪念頭。暴露狂的人,不是沒有,我聽說以前上海有位紅舞女王文蘭女士,花名叫至尊寶,得名的由來很特別,原來有一天在她家中宴客,圓擡面一共坐了十四位,“十三男與一女”,都赫赫有名,不是電影明星,就是舞台上的名伶,個個都和她有肌膚之親,所以,綽號人稱之至尊寶──通吃。抗戰後,她來到香港,仍操故業,依然通吃,有一天午夜回家,在尖沙咀金巴利道碰見了一位暴露狂者,好像是專門等她的,見她走到身邊,解開衣帶,把不文之物掏了出來,王文蘭站穩身形,大大方方的看了他的腰下一眼,然後用上海話說了一句:“操那,嘎小個。”扭頭就走,那位還沒聽懂:“乜嘢?”至尊寶一回身補充了一句斯文的粵語:“丟,咁細!”電影界還有一位名演員,也編過幾部影片,他倒不是甚麼暴露狂,不過有一次逼不得已,也扮演一次。原來他參…See More
Sep 8, 2017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小胡子馮應湘

這次要寫《天上人間》,又想起了但師母,二十年代的女明星,至今還健在的恐怕沒幾位了,所以很想由師母──FF女士殷明珠寫起;和周石談完話回來,即刻找到她的電話,可這次聽見聲音,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很低,也很慢,聲音還有些沙啞,不過我說明來意之後,她仍是很歡迎的說:“好的……好……你……來……之前……先……先打個……電話來。”放下電話,心裏好一陣不舒服,二十四日想為《天上人間》開筆,再打電話給但師母,唉!好不失望!還是那個老工人的聲音,聽說是我,她說:“但師母去美國了。”我說:“移民嗎?”“不是,過幾天會回來的。最近她身體不好,行動不方便,到女兒那裏散散心。”我沒問是那一個女兒,可能是大女兒“大好老”慶愉吧,聽說,她現在的丈夫是一位醫生,她自己也是位名中醫了,一直寄錢給母親,很孝順的。在大中華片場的時候,她的丈夫是電影反派名演員馮應湘,瘦瘦小小的,留著個小胡子,寬寬的肩膀挺帥,也挺壯實,想不到開盲場給開死了,也許是認為是小手術,手術之後不當心發炎而不治的。據說馮應湘有一年連結三次婚的紀錄,離了再結,結了再離,倒都是在婚姻註冊處正式註冊的,和“大好老”結婚的時候,註冊處的法官是山東人,用不鹹不…See More
Sep 4, 2017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陳秘書搶劫家主婆

陳秘書的笑話,還不僅此,汪曉嵩談起一件事時,說但先生是應該知道的,但每問到但先生,他總是笑而不答,顧左右而言他。據說陳秘書的太太很有錢,而他自己以前也是個大少爺,祇是後來公子落難了,當借無門。有一天晚上,他約了滾友三五,打扮都和美國三K黨一樣,把黑布剪三個洞,套在頭上,然後每人拿一把道具手槍,一腳踹開自家門,向自己的家主婆開了個玩笑,把她由床上拉下來用繩子把她綁在床邊,然後又在她嘴裏塞了一條三角褲,把保險箱打開,裏面的美金股票,珠寶玉器全部拿出來之後,一哄而散,在外邊胡天黑地了一晚上,到了天亮才回家,看見家主婆還綁在床邊,一邊松綁,一邊大罵:“操那去了,癟三,啥個癟三開這種玩笑!”這件事在“永華”都傳遍了,但都是道聽塗說,問但先生,但先生不加可否的嘻嘻一笑:“那會有這種事?開玩笑!開陳秘書的玩笑!”《嫦娥》的新布景搭好,遵照李先生的意思。我寫劇本,分鏡頭,給但先生過目之後就拍,他總是笑笑說:“你們搞,你們搞。”那年頭還沒有“你辦事,我放心”的話,但看出但先生就是這個意思。拍戲的時候,他總是準時到場,一直到拍完才離開,跟著大家一齊收工回家,完全像師父給徒弟把場,很少開口,我們幾個副導演,…See More
Aug 27, 2017
iki kia kiak posted a blog post

李翰祥《銀海千秋》李祖永大發雷霆

一九四八年我來香港之前,在上海市立劇校聽了三個月的課,那時名戲劇家洪琛先生也經常來校講課,有時在講台上也講講他自己的得意事,他毫不諱言的說他在美國念書的時候,半工半讀替一家公司開電梯,有人上上下下沒有人就在電梯裏唱二簧。最得意的就是一九二七年在上海大光明戲院上演一部名叫《不怕死》的辱華影片,以唐人街為背景,一如現在的《龍年》,極盡歪曲華僑生活的能事,所以戲上演了一半,洪琛在觀眾席中大聲疾呼喊了幾聲停演,戲院裏的人開始以為著了火,馬上停機開燈,這位三毛洪金寶的大祖父(祖父洪仲豪,洪琛二弟),一個箭步,飛到舞台口,身形一縱,竄上台去,先向觀眾們報上姓名,然後說明自己是美國留學生,唐人街的華僑們多是忠厚老誠的,《不怕死》簡直就是那個外國癟三,豬玀導演羅克的胡說八道,他敢在中國人面前不怕死,咱們就叫他死!一時台下附和者眾齊聲喝打,洪琛被戲院的糾察們捉將官去,告他是有意擾亂公共場所的秩序解往法院,進行公審。支持洪琛的當然大不乏人,但出錢最多出力最大的支持者,就是但杜宇先生,一邊號召群眾群起而攻之,一邊代請律師替洪琛辯護。開審的時候,義務幫忙的律師居然有十幾位,當年的人還不知稱呼洪琛大哥大,大仁大…See More
Aug 15, 2017

iki kia kiak'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iki kia kiak'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Iki kia kiak's Blog

李翰祥《銀海千秋》但祖母與但小姐

Posted on July 22, 2017 at 9:19am 0 Comments

那時,拍戲多在夜晚,所以片場裏白天常是靜悄悄的,差不多總要到下午五六點鐘之後才漸漸的有些動靜了,所以我每天都吃了晚飯,才到片廠的院裏和一些神聊大將“車大炮”。

每天必到、風雨無阻的有:姜南、曹炎、馮應湘、劉桂康、大平(平原)、小平(不是鄧老太爺子,是平凡小夥子),偶而導演文逸民、劇務魏鵬飛、陳煥文也來湊湊熱鬧的。…

Continue

李翰祥《銀海千秋》由阮玲玉開始

Posted on July 22, 2017 at 9:18am 0 Comments

放下電話,一本正經的擺好中文打字機,用鐵筆在機上的方格裏開始操作,前三個字就錯了兩個,第四個倒好,什麼字都沒有,只見左下方現出三個字:“不認識”;之後左寫“不認識”,右寫也“不認識”,它倒好,既反左,又反右,只好把電門一關,打開重新再寫,那機器還真對得起我,照樣“不認識”,真一點交情都不講,研究(煙酒)無從,後門不通,幹脆別信機器啦,這年來連人都信不得,信機器?於是把裹稿紙的雞皮紙撕去(您看,連稿紙都原封未動),拿出稿紙,開始動筆,管它字潦草不潦草,叫機器告訴我“不認識”,還不如叫字房的老友“不認識”。

“是非只為多開口,煩惱皆因強出頭”,如今,無後路可尋,只好頂硬上。一如文革之後的口號,‘向前看’(忘了昨天的濫汙),一如胡適所說的:“做了過河卒子,只有拼命向前”。…

Continue

李翰祥《銀海千秋》明星

Posted on July 22, 2017 at 9:18am 0 Comments

有人把影劇演員叫“明星”,把影界叫做“銀河”,天上的銀河,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人間的明星,和大家生活在一起,你可以隨時隨地的遇得見,碰得著,街頭閑逛,酒樓飲茶、跑馬場、夜總會,都可以看見大明星、小明星,不大不小的明星。

老一輩有修養,被稱為表演藝術家的,壽終正寢的升了天,令人懷念。

年紀輕輕,正在巔峰狀態的大明星,一時負氣想不開,自己了斷殘生,吃藥、上吊、跳樓的魂遊天國,使人惋惜。

古代的小說,常說什麼二十八宿,三十六天罡,說每個人都有一顆星,好像一個蘿卜一個坑,現在也講究什麼人是什麼星座,所以,諸葛亮夜觀天象,看見自己的星上發生了問題,馬上燃起七星燈,求個出師未捷身“不”死,不是魏延闖帳,還真許人定勝天。…

Continue

李翰祥《銀海千秋》咱們先談“命名”

Posted on July 22, 2017 at 9:18am 0 Comments

今年九月,中國農業出版社,把我寫的《三十年細說從頭》,以《銀海生涯》的名字,刪減成八十萬字,分上下兩冊,在國內付印發行,據說先印十萬冊,銷量好了再印九十萬冊,前後共一百萬冊,一下子我也變成百萬富翁了,不讓“百萬石印富翁”的白石老人專美於前。緊接著又收到香港天地圖書公司,寄來《三十年細說從頭》的再版版權費,兩件事接踵而來,倒令我動起重投銀海文壇的念頭。

其實,再給《東方》寫稿的事,周石先生不只一次的跟我談過,但又怕我分不開身,加上以前用國際電話天涯海角的催稿,他想起來就有些提心吊膽,所以每次交談,都希望我先寫足三十篇稿子,再開始發表,我也一一答應,只不過因在北京、深圳瞎忙了一陣,加上電影《八旗子弟》做後期工作,也的確分不開身,所以一直沒有動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