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鄉 岸
  • Male
  • 沙巴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邊鄉 岸'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baku
  • Ashgabat
  • Zenkov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Scarborough 黃岩
  • Passion for Form
  • TV Plus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Gifts Received

Gift

邊鄉 岸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邊鄉 岸's Page

Latest Activity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梅特林克·老的歌謠(其三)

我找了三十年,妹妹們,它在哪兒藏住了?我走了三十年,妹妹們,連個邊也沒沾到……我走了三十年,妹妹們,腳兒累得不能擡,當初它到處是,妹妹們,原來它並不存在……時候是淒涼的,妹妹們,脫掉你們驪板鞋,黃昏也在死亡,妹妹們,我的魂兒痛難挨……你們是十六歲,妹妹們,該去盡朝遠處跑,拿起我這棍兒,妹妹們,也去和我一樣找……范希衡譯選自《法國近代名家詩選》,外國文學出版社出版(1981)See More
2 hours ago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梅特林克·歌

三位姐妹想死去,她們摘下自己的金冠去尋找自己的死亡。她們來到森林:“森林啊,請您把死亡贈給我們,我們贈你三頂金冠。”森林微笑起來,吻了她們十二下,這向她們指出了未來。三個姐妹想死去;她們於是去找大海,走了三年到了海邊:“大海啊,請贈我們死亡,我們贈你三頂金冠。”大海哭了起來,並吻了她們三百個吻,這向她們指出了過去。三個姐妹想死去,她們去找城市,在一座孤島上找到城市:“城市呵,請賜我們死亡。我們贈你三頂金冠。”城市張開臂膀,用熱吻將她們全身吻遍,這向她們指出了現在。葛雷譯選自《現代法蘭西詩潮》,百花洲文藝出版社出版 (1993)See More
yesterday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梅特林克·假如有一天他回來了

莫里斯·梅特林克(Maurice Maeterlinck 1862-1949)比利時著名劇作家、詩人,後期像征派的中堅人物之一,1911年獲諾貝爾文學獎。代表作是劇本《青鳥》(1908)。早年寫詩,有詩集《暖室集》(1889)。他的詩是有較強的現代精神的,被視為是現代主義詩歌的先驅和開拓者,有時他的詩里有些潛意識的成分,並有將外部世界與內心世界融為一體的傾向。 假如有一天他回來了我該對他怎麽講呢?——就說我一直在等他為了他我大病一場……假如他認不出我了一個勁兒地盤問我呢?——你就像姐姐一樣跟他說話他可能心里很難過……假如他問起你在哪里我又該怎樣回答呢?——把我的金戒指拿給他不必再作什麽回答……假如他一定要知道為什麽屋子里沒有人?——指給他看:那熄滅的燈還有那敞開的門……假如他還要問,問起你臨終時刻的表情?——跟他說我面帶笑容因為我怕他傷心……施康強譯選自《世界文學》(1983.2.)See More
Thursday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吉卜林·卷毛種(蘇丹遠征軍之歌)

我們在海外同許多人都交過戰,有一些人真是好樣,另一些卻不咋樣;祖魯人、緬甸人、還有阿富汗,可是卷毛種在他們當中比誰都棒。咱從他手里連半分錢找頭也得不到,他蹲在叢林里割我們的馬腿最內行,連我們總部的哨兵都被他宰掉,他耍得我們的部隊暈頭又轉向。敬你一杯,卷毛種,在你家鄉在蘇丹!雖說是蠻族異教徒,你卻是一級戰鬥員,我們給你開個證明,如果要簽名,我們隨時可以奉陪,只要你高興。我們在阿富汗山地試過晦氣,布爾人遠距離的冷槍打得咱發蒙,緬甸人把我們沈到伊洛瓦底江底,祖魯軍拿我們做火鍋手藝真精通。不過這一切不過是點兒小意思,給我們吃最大苦頭的要數卷毛種。報紙上說我們堅守陣地真神氣,可是一對一,卷毛打得咱毫無招架之功。敬你一杯,卷毛種,還有你老婆和小孩,咱奉命令要打垮你,所以咱就往前開。咱把槍彈往你們身上淋,這當然不公正,但盡管裝備不平等,卷毛攻破了我們的方陣!他沒有自己的報紙給他作宣傳,他沒有勛章也沒有任何酬勞,他就是用雙手揮舞刀和劍,咱不得不承認他有技巧;他靈活地跳躍出沒在叢林間,拿著棺材頭盾牌和鏟頭矛。只消同沖殺的卷毛快快活活玩一天,夠咱健壯的英國大兵整整一年受不了。敬你一杯,卷毛種,還有你犧牲的…See More
Dec 6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杜齊·離別

三色的花兒啊,星星沈落在海洋中央,一支支歌曲在我心中消亡。錢鴻嘉譯See More
Dec 3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杜齊·阿爾卑斯山的午間

在阿爾卑斯廣漠的山區在淒愴暗淡的花崗石上在燃燒著的冰川中間中午時分萬籟俱寂四周恬靜而安謐沒有一絲清風吹拂松樹和杉木它們在烈日透射下挺直身子只有亂石間淙淙的水流像琴兒那樣發出喁喁細語。錢鴻嘉譯See More
Dec 2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杜齊·在聖彼得羅廣場

波倫亞陰暗的塔樓在清澈的冬日高高聳起,上面的山丘在皚皚白雪中歡笑。當奄奄一息的夕陽向塔樓和你聖彼得羅教堂致以親切的問候,那才是甜蜜無比的時光。塔樓的雉堞和側翼幾世紀來飽經風霜,莊嚴的教堂上的尖頂顯得孤單而又淒惶。天空發出金剛石般的寒冷而嚴峻的閃光,空氣像一層銀色的面紗,籠罩在廣場之上。後來又在龐大的建築物周圍輕輕地消散,祖先持圓盾的手臂曾沈郁地把這些巨廈興建。陽光在高高的屋頂流連忘返;太陽向下張望時,露出紫色的慵倦的微笑。煙灰色的石塊,與陰暗的朱紅色的磚瓦相映,似乎要喚醒幾世紀來沈睡的靈魂。通過凜冽的空氣喚起了憂郁的渴望,令人懷念紅色的五月。也使你向往夏夜的芬芳。那時,優雅的女士們在廣場上翩翩起舞,而執政官和凱旋的國君也一齊回到彼處。對於徒然追求古典之美而為之震顫的詩,繆斯遠而避之,啞然失笑,嗤之以鼻。錢鴻嘉譯See More
Nov 27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羅德亞德·吉卜林: 終曲

羅德亞德·吉卜林(1865-1936)英國作家、詩人。生於印度。1886年發表第一本詩集。其詩多以英國殖民者的軍旅生活為題材。主要作品有詩集《軍營歌謠》、《七海》、《王國》,小說集《叢林之書》等。1907年獲諾貝爾文學獎。我們祖祖輩輩的上帝呀,我們遼遠的戰線之主,我們在你可怕的手下得以統治椰樹與松樹,——萬軍之主啊,別遺棄我們,教我們默記,默記在心!騷動、喧嘩都將沈寂,國王、長官壽數將盡:留下的只有你古老的祭和一顆謙卑懺悔的心。萬軍之主啊,別遺棄我們,教我們默記,默記在心!我們的艦隊在遠洋消失,火光在沙洲、海角熄滅:看我們盛極一時的昨日歸入了亞述、腓尼基之列!萬國的主宰,寬恕我們,教我們默記,默記在心!如果我們陶醉於強權,出言不遜.對你不敬,像異教徒一般口吐狂言,像不識法律的少數人種——萬軍之主啊,別遺棄我們,教我們默記,默記在心!為了異教的心——它只信賴冒臭氣的槍管和鐵皮,塵埃上造樓——稱雄的塵埃!而且還不肯求助於你,為了狂言、蠢話和吹噓——饒恕你的子民吧,上帝!飛白譯See More
Nov 23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杜齊·晨

太陽拍打著你的窗,並且說:快起來,美女,已是愛的時刻。我給你帶來了彈琴的願望,以及玫瑰之歌將你喚醒。我願把我的輝煌王國奉獻,帶你到四月和五月的山谷,讓這美麗時光駐足停在你如花的美麗年華。風拍打著你的窗,並且說:我走過的山川太多太多!今天整個大地只有一處風和日麗,為死者和生者只有一支歌。綠樹叢中的鳥巢這樣呼籲:“時間歸來吧,我們相愛,相愛,相愛。”重新長出花的墳墓在嘆息:“時間飛逝,你們愛吧,愛吧,愛吧。”我的思想拍打著我的心,那是一個開滿鮮花的美麗花園,並且說:可以進來嗎?我是一個悲傷的長途跋涉老者,我累了,我想休息。我想躺在這可愛的五月里,做一個從未做過的美夢;我想躺在這種歡樂中夢著從未屬於我的幸福。 1882年3月20日劉儒庭譯選自《青春詩》,漓江出版社 (2001.4.)See More
Nov 18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杜齊·飄雪

雪花從灰暗的天際,慢慢飄落,城市里,再也聽不到,呼喊聲和生命之音:既不聞賣菜女人的吆喝聲,也沒有轔轔的車聲,更聽不到愛情的歡唱,青春的歌曲。沙啞的鐘聲,從廣場塔樓響起,一下下在空中哀鳴,像發自遠方世界的嘆息。飄泊無依的鳥兒撲擊著暗沈沈的玻璃窗,知友的亡魂此刻回到我的身旁。哦,親愛的,不久,(你平靜下來,狂野不馴的心啊)要不了多久,我即將趨於沈寂,在陰暗的地方安息錢鴻嘉譯See More
Nov 15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杜齊·古老的挽歌

你曾伸過嬰兒般小手的那株樹木鮮艷的紅花盛開著的綠色的石榴樹在那荒蕪靜寂的果園里剛才又披上一抹新綠六月給它恢復了光和熱你,我那受盡摧殘的枯樹之花你,我那無用的生命的最後獨一無二的花你在冷冰冰的土地里你在漆黑的土地里太陽不能再使你歡愉愛情也不能喚醒你 錢鴻嘉譯See More
Nov 12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普呂多姆·給浪子

心並不易碎,它用堅硬的金子鑄成:但願它像粗陶燒制的盆甕,只能用一段時間,而後便成為灰塵!可它一點沒用,痛苦啊!就變得空空。享樂老在邊上貪婪地打轉:兄弟,別讓這家夥大口地啜飲,好好看住甕中的清泉,多年積聚的財寶一夜就能耗凈。對它要節約。不幸啊,那些糊塗蟲,火紅的酒神節里他們手提美麗的陶甕,在平庸的偶像腳下喪失了其中的香氣。有一天,他會感到,真誠或負心的情郎,一個處女的雙唇懸掛在他的心上,可他的心啊已倒不出任何東西。小躍譯See More
Nov 11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普呂多姆·命運

要是我沒在這樣的媚眼下學會愛情該有多好!那我就不會在世上這麽久地忍受這辛酸的回憶,唯有它,永不消逝,離得再遠,對我來說也是記憶猶新。唉!我怎能吹得滅這淡藍的眼睛像滅一支蠟燭,它閃爍在我孤獨的心里,我不能安靜地度過一個夜晚,即使我披上墳墓漆黑的陰影。要是我像眾人一樣,首先愛的是人品而不是折磨人的美麗,那該有多好!這驚艷超出了心的力量和欲望的邊境。我本來能夠照自己的心願去自由地愛,可我的情人,我已選擇的情人,我無法再把她替換,猶如姐妹。小躍譯See More
Nov 10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喬蘇埃·卡爾杜齊: 初衷

喬蘇埃·卡爾杜齊(1835-1907)意大利著名詩人、文藝評論家。著有詩集《青春詩抄》、《輕松的詩與嚴肅詩》、《野蠻頌歌》等。1906年獲諾貝爾文學獎,“不僅是由於他精深的學識和批判性的研究,更重要是為了頌揚他詩歌傑作中所具有的特色、創作氣勢,清新的風格和抒情的魅力”。瞧,從冬天懶散的懷抱里春天又一次升起:裸露在冰冷的空氣中哆嗦著,猶如忍受著痛疾,看,拉拉奇,那閃閃發光的,可是太陽眼里的淚滴?花兒從雪床中醒來,懷著極大的驚惶:急切的目光朝向天空,然而,比驚惶更多的是渴望,哦,拉拉奇,一些美好的回憶,確實在那里閃著異光。蓋著皚皚的冬雪,他們沈睡在甜夢里,睡夢中看到了露珠晶瑩的黎明,看到了夏日陽光普照大地,還有你那明亮的眼睛,哦,拉拉奇,難道這夢不是一種預示?今天我的心在夢中酣睡,悠悠遐思飛向哪里?緊挨著你美麗的臉龐,春天和我,站在一起微笑;然而,拉拉奇,哪里來的這麽多眼淚?難道春天也感到了暮年的悲淒?鄭利平譯See More
Oct 26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弗雷德里克·米斯特拉爾

弗雷德里克·米斯特拉爾(1830-1904)法國著名詩人,1904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敘事長詩《米瑞伊》(1859)是他的成名作。其他詩集有《黃金島》、《浪漫詩》等。 米斯特拉爾·米瑞伊(選段)我這麽愛你,米瑞伊,以至你說:我愛那只在博馬尼懸巖①下舔青苔的金毛羊,那隻無人敢餵養無人敢擠奶的金毛羊,只要我沒在路上把命喪,我就會把紅毛的金羊帶到你身旁!我愛你,迷人的姑娘,如果你說:我要星星!沒什麽森林大海,沒什麽狂滔怒浪劊子手、火與鐵能把我阻擋!我將站在高高的山頂,觸碰天廷,摘下星星,星期天你就能掛在脖子上。哦,最美的人兒呀,我越看眼睛越花!……有一回,我在路上看到一棵無花果樹,緊靠著沃克呂斯山洞那光禿禿的巖石,它是那麽細小,唉!還沒一束茉莉給蜥蜴的陰影多鄰近的泉水,每年一次,滋潤著它的根須,乾渴的小樹,盡情地啜飲湧上來澆灌它的滔滔不止的清泉……這樣,它就能活上一年。它和我很是相像,如同寶石之於戒指,因為,我就是那棵樹,米瑞伊,你是泉水和清風!但願每年一次,我這個可憐的人能像現在這樣跪著承受你臉上的光芒,但願我還能夠觸動你的手指,用我顫抖的吻!小躍譯①博斯城北部的懸崖。See More
Oct 24
邊鄉 岸 posted a blog post

普呂多姆·夢

在夢中農民對我說:“我不再養你,你自己做面包,自己播種,耕地。”織布工人對我說:“你自己去做衣。”泥瓦工對我說:“把你的瓦刀拿起。”我孤苦伶仃的,被一切人類拋棄,到處去流浪,無奈何與社會隔離,當我祈求上蒼把最高的憐憫賜予,我發現猛獅正站在前面阻擋自己。我睜開雙眼,把真實的黎明懷疑,看勇敢的夥伴打著唿哨登上扶梯,百業興旺,田野里早巳播種完畢。我領悟到我的幸福,在這世界上,沒有人能吹噓不要別人幫助接濟,我熱愛勞動的人們,就從這天起。金志平譯See More
Sep 5

邊鄉 岸'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邊鄉 岸's Blog

梅特林克·假如有一天他回來了

Posted on December 12, 2018 at 5:13pm 0 Comments

莫里斯·梅特林克(Maurice Maeterlinck 1862-1949)比利時著名劇作家、詩人,後期像征派的中堅人物之一,1911年獲諾貝爾文學獎。代表作是劇本《青鳥》(1908)。早年寫詩,有詩集《暖室集》(1889)。他的詩是有較強的現代精神的,被視為是現代主義詩歌的先驅和開拓者,有時他的詩里有些潛意識的成分,並有將外部世界與內心世界融為一體的傾向。



假如有一天他回來了

我該對他怎麽講呢?

——就說我一直在等他…

Continue

卡爾杜齊·晨

Posted on November 18, 2018 at 11:55am 0 Comments

太陽拍打著你的窗,並且說:

快起來,美女,已是愛的時刻。

我給你帶來了彈琴的願望,

以及玫瑰之歌將你喚醒。

我願把我的輝煌王國奉獻,

帶你到四月和五月的山谷,

讓這美麗時光駐足

停在你如花的美麗年華。…

Continue

普呂多姆·給浪子

Posted on November 11, 2018 at 1:13am 0 Comments

心並不易碎,它用堅硬的金子鑄成:

但願它像粗陶燒制的盆甕,

只能用一段時間,而後便成為灰塵!

可它一點沒用,痛苦啊!就變得空空。

享樂老在邊上貪婪地打轉:

兄弟,別讓這家夥大口地啜飲,

好好看住甕中的清泉,

多年積聚的財寶一夜就能耗凈。…

Continue

普呂多姆·命運

Posted on November 9, 2018 at 9:06pm 0 Comments

要是我沒在這樣的媚眼下學會愛情

該有多好!那我就不會在世上這麽久地

忍受這辛酸的回憶,唯有它,永不消逝,

離得再遠,對我來說也是記憶猶新。

唉!我怎能吹得滅這淡藍的眼睛

像滅一支蠟燭,它閃爍在我孤獨的心里,

我不能安靜地度過一個夜晚,即使…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