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来个开场白,自我广告一下。

        我叫CERI,英文全名Chinese Entrepreneur Regeneration Initiative,中文是“华商再造计划”。在马来西亚文里,Ceri就是英文的Cherry,樱桃是也。很好记对不对?

        马来西亚文的Ceri,还有另一个意思,也就是Ceria。这个字可了不起啦,它的含义很广,既指纯洁、神圣、优雅、明净;又指国王加冕时所念的祷词。

        Ceri原来的另一个意思,就是玻璃腕环。优雅、明净的玻璃腕环,佩上一串纯净新鲜的樱桃,国王正在登基、戴皇冠,信誓旦旦祈祷着,多美的意象?

        对我们最贴切的,还是它包含了“教育、养育”的含义。这跟我们的再造努力,不必说就是同一条路上。

        马来西亚华商百年创业,来到创意、革新的世代,需要观念、资讯与技艺的传承、整理、转化与实践,结合上新浪潮的机遇,优渥报酬会属于下定决心、诚恳行动的人。

        我们的定位在于:传承、再造、创新;因为在动荡难测的年代,我们相信这是创造财富的不二条件。

        初步构想是汇合25、50或100位意见领袖,组成一个“华商共同议题委员会”,透过定期的圆桌会议,探索我们共同的未来。

        我们可以采取类似美国Story Corps 的做法,将这些意见领袖的创业智慧、做人体悟,用纪录片的方式摄录下来;也可以把一些值得借镜的企业故事,制作成方便传播的短片,以塑造华人社   会乐在工作、志在创业并勇于再造的良好文化。

         在“传承、再造、创新”精神下,朝四大共同议题贡献意见:

        (一)自动化:透过有计划的自动化与机械化,减低对劳工因素的依赖;

        (二)资讯化:商机与管理信息优化,掌握市场变动最有效的信息与行动;

        (三)行销化:充分利用文化创意与web 2.0工艺,提高对现有市场的渗透以及新市场的开拓;

        (四)人才化:鼓励大学生到中小企业就业,促进世代之间的智慧传承。由激励年轻一代明白工作的意义与乐趣,实况与需求开始;具体的做法包括鼓励大专生在假期时下乡、进入华商企业或工厂。

Views: 25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非常灑狗血 on September 9, 2011 at 12:31am

 

 

 

 

 

 

同意家就在这里对医得你死加腊部长的评语。他“拯救马航”的“神话”,是马来西亚最新版本的“皇帝的新衣”。

有趣的是,有些人还把他当着我们经济转型的舵手,常常请他演讲,给他风光的待遇。

我的猜测是,这些人给他掌声,并不在乎他是不是走江湖卖假药的,而是希望和他搭些关系。

我就曾听过某人说:“烂船还有三斤铁,万一政府真的有发展计划,我们岂不是可以找点门路?”

媒体上有指责说,医得你死加腊早就知道,马航无药可救,所以才去做一个部长下面的部长。他虽说也是首相署部长,可是他却必须向另一位首相署部长许子根报告的。这样的安排不委屈吗?

委屈也得干,好过等到现在马航的败局全曝光,大家就看见皇帝原来是光秃秃的,什麽也没穿。

他不值得我去嘲笑,我嘲笑的是那些相信江湖佬的人,认为他真的有本事扭转政府的交付能力。

Comment by CERI on August 28, 2011 at 12:26am

非常洒狗血,谢谢你的意见。你说的我全都同意,而且我要说,你说中了我的心声;我这里的设想,确实不是那些民间”咨询顾问“另有企图的活动。

那些”经济郎中“无视于当前的混乱的社会经济局势,整天利用他们与媒体的关系,发表什麽项目什麽项目可以进场的信息。

这包括那些说”马来西亚房地产跟香港、新加坡等地比较起来,价格还是最便宜的,很值得趁早入场“的经纪人。他们虽套上投资顾问之类的大名堂,实际上都是某些房地产发展商的代理人。

不久前,某位香港明星被警方调查是否涉及”内部操纵市场“的嫌疑。某个发展项目声称”意想不到的抢手”,“已经完全售出“,购买者是某某名演员。这笔交易实际上是不存在的,操作新闻为的是搞高楼价。这是开发商与传言中的买家合谋的把戏。受害的最终会是上当的购买者,以超过市场真正价格买进产业。

经济泡沫都是这些人弄出来的。

让我们回到经济的基本面,投入实质经济的生产,而不是在操作”好消息“蒙人。

Comment by 非常灑狗血 on August 27, 2011 at 10:40am

       全球经济不稳定,而国家的领导人却是一派气定神闲的样子,老说:“对我们的经济影响不大。”然後,发表一些谁也不会相信的乐观数字,这是很令人忧心的。

       反观,邻国国家的领导人却往往是“先天下之忧而忧”,除了作出政府本身应有的调整以外,也邀请人民、企业怎样做好准备,以共同面对更坏的局势。这是发挥领导力的典范。

      因为上下一心,在心态上、行动上,有更好的应对准备,从保守的角度看,能够防范、避难;从进取的角度看,甚至可能逆流而上,开拓新局面。

      许多领导人以不变应万变,主要原因是麻木不仁。这是沉船心态或末世心态最常见的诊候群,知道自己对大局浑浑噩噩一知半解,也无能为力,就趁机看有些什麽东西可吃,吃完才走人,好过以后让人吃。

       以最近的一系列发展看来,别期望当局给你任何必要的协助,他们反而成了威胁华商生存的恶势力:

       国能半夜私闯工厂切电,诬指厂家偷电。国能执法人员在没有事主见证下暴力拆人电表,然後硬指你是偷电者,要给天文数字的罚款与补交电费。

      吉隆坡武吉敏登、茨厂街与苏丹街百年老店,在建筑地铁的名堂下将被拆掉,不仅是公然让私人公司霸占别人资产,也同时在消灭华族古迹。陆路交通委员会主席哈密出尔反尔,一下说不拆、一下说拆,是当今领导言而无信、失信于民再一证明。

      400万外劳重新登记,闹得工厂生产严重受干扰,外资纷纷说撤走。

     修车厂厂主必须拥有文凭才可获得营业准证。

     清真食品认证在牵强的理由下被撤回。等等。

     种种迹象显示,当局根本当我们是被榨取的对象,而不是一道为国家创造财富的伙伴。

     最可怜的是,一小部分的民间”咨询顾问“,仍然在帮忙散播一片利好的景况。”华商再造计划“若是另一个如是的活动,我看就不要浪费力气啦。

     一个过度于沉溺与过去的保护的集团,是走不远的,唯有把自己关在笼子里作威作福,看还剩下什麽可吞就大吞特吞,就像漫画中的那个人物一样。

Comment by 開篷樂勢力 on August 25, 2011 at 10:34am

 

 

转型要来真的。制造一个名堂,然後把我(民间)的钱转进你的袋子,变成你和你同路人的钱,那不行,鬼都不相信你!

      回想1997年东亚金融风暴,南韩糟糕得要想国际货币基金会贷款。可是,人家认真转型,没几年功夫,又站了上来,而且比风暴前还好;汽车挑战日本卖向全世界,Samsung硬是拉下Sony变成世界20大品牌。

        然後,挟着她的流行文化与影视、娱乐、网络动漫游戏产品,使得她们的软实力、影响力疯遍全球,叫着“韩流”。连素来瞧不起她们的日本人,也开始学起韩国语言来。

        讲文化,马来西亚的多元背景是不输人的。民间若是发动本身一路来的主动精神,我们所可能实现的成就应该也不小。市面上可能不缺乏为政府效劳、进言的单位,但缺少一个为民间效劳的咨询单位,以做好以市场为导向的情报与商机开发工作。

        我认识很多退休人士,也可以说是“退而不休”的社群,仍积极的关注本身专业的动态。这些实战经验丰富的银发族,在马来西亚独立前后那个阶段,接受过良好的外国教育,包括英国与新加坡南大、台湾大学等。若有舞台让他们把经验整理出来,是我们很现成的资源。

        他们可以在旁人协助下,很快完成一些著作,首先在网上发表、出售;并到大专院校去做演讲、培训。不管是掌握伦理观念,或了解实际的工作环境。新一代都可能从他们身上得到很多实用的启示。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August 25, 2011 at 10:09am

 

 

 

 

       我相信,关心乡土经济的人,对于当局任何有关的举措,都要多留意。毕竟,我们若是把自己的信赖交托非人,後果是很严重的。我们都相信正确的政策,善意而诚恳的彻底落实,民间才有未来。

       这几年不仅美商、日商和台商在撤资,许多本土的企业也出走,要不便干脆结束生意,另谋出路。我们这些搞设计的,平时唱高调只爱艺术,讨厌政治;可是,见到企业都纷纷逃离马来西亚,我们还有案子接,有饭吃吗?

       看画展、给朋友跨刀协助一些义务工作,忘了肚子饿,也忘了老之将至,固然崇高,可是也要抬望眼看看外面的世界,不能任人宰割,人家胡作非为还说他是救世主。

       2010年5月27日,医得你死加蜡部长哀叹,政府每年丢出740亿马币津贴人民,若是这样下去,马来西亚将在2019年破产。这个年份设想得很好,因为马来西亚既然都破产了,2020年也就别指望做个先进国了。

       当时,人民是多麽的激动的说,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不能再让津贴这个鸦片(政府是这麽说的)麻醉了自己,我们应该好好反省,自强不息、自力更生。

       你想想,我们带着自己的儿孙在破落的街道後巷,和老鼠、野狗野猫争抢残羹冷饭;在垃圾堆中挖取铁罐、玻璃瓶换几个钱的景象,是多麽的令人不寒而栗?我们为什麽不像某些教徒那样,向教主呐喊痛哭以示忏悔,放下屠刀,立志做个新造的好国民?

       可是,没多久,医得你死加蜡所散播的恐惧,就被揭穿了原来是一个谎言,就像他当年根本没救到马航却当上英雄那样。即使马来西亚在2019年宣布破产,原因也绝不是因为政府津贴了人民;而是政府把钱都耗在同路人身上。

       真相让我们自由,无需背负别人使到这国家破产的罪恶。债有主,仇有头,不管医得你死加蜡的激励演说多麽鼓动人心、妖言惑众,他不可能欺瞒世人于永远。我们自己首先要弄清楚,那740亿的所谓“鸦片”,究竟是谁在大抽特抽而又做贼喊贼?

       实际上,740亿,整400亿是花在教育与卫生项目上。除非政府有计划把我们现有的教育与卫生全盘私营化,否则,它不能把它向人民征税之後所应该负起的责任,当着是对人民的补贴。

       在剩下的340亿中的政府“津贴”中,235亿是花在燃油上。但是,医得你死加蜡巧妙的运用他的“演说天分”隐瞒事实,因为165亿是付给了独立发电厂;仅仅70亿是用在人民身上。

       再剩下的105亿中,46亿付给了那些大道公司。只有最後剩下的59亿,才是由2千7百万马来西亚人民真正享用到的津贴。

       实际上只享受到59亿的利益,却蒙上耗掉740亿、导致国家破产的罪名,这是医得你死加蜡工于心计的地方。单是这一点,我们就很有理由怀疑,由他的部门主导的所谓绩效与政绩交付计划,是否值得我们认真看待。

       不管他浪费多少公款,搞了多少堂皇空洞的所谓Lab(转型实验室),定期汇报多少资金“将”投入,“将”在多少年後为多少失业大军提供工作机会,都是动机可疑的安眠药。

       不想在催眠声中安乐死的社群,好自为之了。

Comment by 開篷樂勢力 on August 24, 2011 at 1:15pm

      《雄才大略:留才终须唯才是用》 政府周一宣布两项“留住人才”的策略,除了安排接纳最优秀的公共服务局海外奖学金毕业生为公务员外,也安排相关毕业生到经济转型执行方案负责公司,包括官联公司任职,以招揽顶尖毕业生回国。

        在有关策略下,公共服务局奖学金的得主将在国家转型计划中扮演要角,政府将挑选成绩顶尖的学生成为公务员,负责获优先处理的公共政策课题及计划,并参与决策工作,意即他们会直接参与影响国人的决策及寻求解决方案。

        这是政府今年设立人才机构,设法留住本地专才、吸引外流专才回流及招揽海外专才来马的一系列措施和努力下,最新的留才动作。

       较早时,政府也推出多项留才措施,及要求海外杰出的大马商家为我国引进外资,及协助国内公司寻求国际商机,让大马专才纵使不回国,也能与政府携手发展国家经济。

       有了一个专门留才和招才的人才机构,有了上述各项留才和招才的措施固然是好,至少当局已清楚意识到国家转型面对的问题症结所在,也有了解决问题的明确目标,但笔者认为光是

这些还是远远不足。

       据统计,我国有多达逾78万人在海外工作,其中邻国新加坡就占了约40万。2008年3月,即上届全国大选至2009年8月,就有多达约30万国人移居海外,而在2009年首9个月移居海
外的21万人当中,至少有半数是专业人士。

        为何这么多国人,包括许多专才会外流?向往国外更高的薪金和待遇,固然是其中一个主因,但更重要的是,他们觉得国内没有他们发挥的环境和空间,也有一些是为了孩子教育和未
来前途而无奈远走他乡。

                无法发挥所长

        许多海外深造的大马人不是不爱国,也不是不曾想过学成回归祖国服务,但除了有些文凭不受政府承认,更重要的是,由于整个大环境、政策及执行上的偏差,让他们无法在祖国发挥
自己所长。

        此外,虽然在首相纳吉新政下推行各项改革方案,包括开放态度执行经济转型执行方案,以绩效制取代固打制,而据人才机构总执行长佐翰马里甘声称,官联公司现在不分种族、唯才
是用,但许多在政府机构和官联公司任职的非巫裔同胞都深有同感,要在所服务的公家机构晋升到最高职,几乎是一厢情愿。

        佐翰在接受本报专访时声称许多官联公司不再被种族固打制笼罩,也列举兴业银行和联昌银行许多高职都是非巫裔,包括兴业银行代总执行长就是印裔,但事实上,许多官联公司的最
高层仍未完全绩效制,许多案例更是由有政治背景者或前高官担任主席或总执行长职务。

        另一点要纠正的就是公务员的旧思维,否则国家领导人高喊转型,还是会停留在“你有你讲,我照做我的”的窘境。

               政策朝令夕改

        尤其是教育界还有一些政府机构的执法官员,久不久就爆出一单 “回中国论”,看在外流本国华裔专才的眼里,就更加不想回来。

        政府政策的朝令夕改也是另一败笔,最近的漂白外劳和合法外劳登记措施说不展延又一再展延,还有执行上的种种问题,在资讯爆炸的今天,远在海外的大马专才不可能不知道。

        我还是要强调那句:不是专才不爱国,而是国家有多爱专才?所谓国家,当然指的不只是政府,还包括数百万计的公务员,还有广大的私人界。

       各个领域都必须多开放,完全采取绩效制和废除固打制,摒弃那些要不得的种族优先旧思维,更要不断提高各种施政上的绩效。否则不只专才不回流,国家也无法继续前进,更遑论成功转型。(2011-08-23 李志雄 南洋商报副新闻编辑)

Comment by 開篷樂勢力 on August 24, 2011 at 1:08pm

      【马新社22.8.2011新闻】首相纳吉今天宣布公共服务专才促进计划(TAPS)与吸引及保留奖学金人才(STAR)计划,让公共服务局奖学金得主毕业后,在政府转型计划及经济转型执行方案下大展拳脚。

       在上述两项计划下,公共服务局奖学金得主毕业后,可在政府转型计划及经济转型执行方案的各主要领域下工作。

       纳吉说,公共服务局旨在通过公共服务专才促进计划,将公共服务转型为事业选择,在这项计划下,当局将遴选优秀的公共服务局奖学金得主,在重要的公共领域工作。

       他说,上述两项计划可让优秀生直接而积极参与国家政策,他相信这是让公共服务领域转型的正确平台。

       他为公共服务专才促进计划与吸引及保留奖学金人才主持推介礼时这么说,出席者包括副首相慕尤丁及政府首席秘书莫哈末西迪。

       公共服务专才促进计划将由首相署、拉萨政府学校及马来西亚人才机构共同进行,以吸引及协助优秀公共服务局奖学金得主参与公共服务领域。

                首批40名优秀生参与

      纳吉指出,通过上述计划,当局将安排政府部门高官成为优秀生的导师,这项计划将于10月开始进行,届时首批40名优秀生将参与。

        “公共服务专才促进计划将逐步扩展至其他本地及外国高等学府的公共服务局奖学金得主。”

       另一方面,他指出,没有获选参与公共服务专才促进计划的奖学金得主将参与吸引及保留奖学金人才计划,以在推动经济转型执行方案的主要公司内工作。

       纳吉说,这项计划由公共服务局及马来西亚人才机构共同进行,在这项计划下,奖学金得主可在主要经济领域下工作,以推动经济转型执行方案。

        “通过这个方法,奖学金得主将吸纳为推动国家重要经济领域的一份子,并发挥最大才华。”

        目前,共有50家机构参与吸引及保留奖学金计划,包括国家银行、国库控股、英特尔、大马蚬壳、明讯、联昌国际银行及“为马来西亚而教”计划。

        马来西亚人才机构将协助安排奖学金得主进入相关机构工作。

        他对出席的奖学金得主说:“在政府及国家主要经济领域下工作,你就成为国家转型计划及经济转型执行法案的推手之一。”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August 24, 2011 at 8:42am

 

 

 

       在住家附近的杂货店买东西,顺口问老板娘:“报上说,当局在推动杂货店转型计划,你去了解过吗?”

       老板娘:“隔壁花园就有一间杂货店参加了这计划。我老公一听到消息,就骑了电单车去看了。他说,要参与那计划要很小心。首先,要重新装修店面,两万块钱,交由部长指定的装修商去做。值不值得那价钱,是另一回子事。

       “然後,规定要跟他们拿六万块钱的货。同样的,这值不值得那麽多钱,要特别注意。虽说这八万块钱可以向政府贷款,可也是要还、要给利息的。再说,做了这些投资,他们是先赚了钱,我们的生意却不见得比以前好,还欠了银行一大笔钱。

      “我们家已经欠政府一大笔钱了。我女儿听人说,念护士课程很吃香,又可以向政府贷款交学费。现在好了,书是念完了,却发现满街都是护士,一时也找不到工作,还欠政府整五万块钱的贷学金。我们再去借钱,岂不是两代人都欠人钱?”

       我真多嘴,去问人家这事干什么?害得她大发牢骚。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August 23, 2011 at 2:15pm

      报载,有个团体正在积极协助改善妇女的经济地位。这样的新闻,我一般上是不看的,因为政府每年从国会拿到天文数字的财政预算,不是有一大部分说是要帮助妇女的吗?

       可是,你身旁那些需要经济援助的女性,谁不是自力更生;谁领过政府一分钱?

       那些钱真的不知道上那儿去了?以前,还有敌对党在刮刮叫,现在同是割据一方的诸侯,官官相护,谁也不敢说对方太多;互相“包容”起来。

       我留意到报上那一条新闻,是因为它特别声明,这马币三千万令吉的援助,单单只协助华裔妇女。这可是大好消息呢,就不清楚钱是不是已经到位;是不是由民间筹的(办华校的传统嘛,自强不息!)

       根据我了解,许多华裔妇女经济状况不好,不是因为她们不愿意工作,而是她们需要留在家中照顾老小。若是有援助基金培训她们,并给予她们所需的创业财援,她们是可能一面照顾家庭,一面在家中工作的。

       有的工厂生产是可能在家中做的,这无形中可以减低对外劳的依赖(400万外劳,哇噻)。要不,民宿也是一条可能的道路。

       在城市里,不知道大家是否发现到,上班妇女是特别劳累的,新任母亲没人陪月,婴儿也常常得不到专业的照顾,而忽略了孩子的健康成长与学习需要。对一些妇女来说,这为人陪月、做专业保姆,是一个很好的工作机会。但她们需要适当的培训与启动基金。

       这大概也算是华商要留意的事吧?

Comment by 非常灑狗血 on August 21, 2011 at 9:52pm

       我知道爱垦纳达故事城还在探索、开发的阶段,在尝试各种可能的做法。关于主题馆的设想,使我想到台湾很普及的“批踢踢”PTT网站。有个题目,有个版主,然後大家都在上头发文谈有关的题目,有兴致的人便上去读看板。

       这做法值得爱垦仿效。我看到华商再造的其中一个计划,是要关心新一代工作族与企业结合的问题。这是一个很大的题目,偶尔也有人在谈。可是,谈来谈去,大家都似乎没法子聚焦,没法子谈出一个结果。好像煮鸡蛋一样,这个人过来把水煮滚,又把火关掉,连蛋都没有放下去;然後另一个人又把水煮滚,把火关掉。那鸡蛋永远都不会煮熟。

       在网路上,行家、高手、能者或达人和一般乡民不一样的是,他们之间的互动、讨论是持续的、有意义的、可能深入到一个可行的结论,而不是泛泛之谈,或咖啡店式的发两句牢骚,忽地又转到别的题目去。

       PTT最早的想法,其实就是针对学术课题的交流。

       当然,我们也上面子书、噗浪或推特等微博或社交媒体网站。不过,我觉得那像是7 Eleven便利店的贴版,让我们上去发布重要的信息,一种结交网友、吸引网友来自己网站踩踩的地方。要深入的互相了解、认识与交流,主要还是要靠专题网站。

       所以,微博或社交媒体是好内容的目录、导览处,目的是希望大家借此到来主题网站。

       我知道年轻人有的是时间,可是上网并不是免费的,至少宽频是要买的。找内容、下载内容都要用到宽频,也就是要花钱。为什麽不善用所花的时间与金钱,去欣赏、享受自己真正想要的内容,和某些领域真正值得沟通的对象交流呢?

       新一代工作族所面对的问题,其实也就是企业本身所面对的问题。这边厢有人没工做,那边厢有工没人做。Mismatch,像两条平行线没法交集。先在网上专题处理这现象,是一个可行的方法。

       尽管新一代天天在上网,而有心向学的人都有机会上大专院校了,我看很少年轻人把部分上网时间,花在探索怎样提高本身的就业竞争力,怎样提高对工作的兴趣与信心。

      很多人批评,现在的大专教育使到新一代所学的东西,无法应付实际工作的需求。可是,假如他们能借重上网的学习体验,建立健全良好的心理素质,出到社会工作就算挑战重重,他们也有能力自我反省、自我调整;并与人有效沟通。不只是说:“我不爽,我走人!”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