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數據才厲害's Blog – February 2017 Archive (4)

張鳴:我的雜文緣

一個人被人稱為雜文家,在當今之世,是一個挺不幸的事。只消掛上這樣的頭銜,除了極少數人外,基本上屬於舅舅不疼,姥姥不愛——尤其是領導不喜歡的主兒。今天是不是盛世,言人人殊,但至少在領導眼裏,就是盛世。盛世不需要人們冷嘲,也不喜歡熱諷。而雜文恰好兩樣俱全,不招人待見,良有以也。寫多了,碰到了哪個,或者哪一類人,恰好人家有比較有權勢,因此而倒黴,甚至丟了吃飯家夥,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這個世界,林子大了,什麽鳥都有,有拍馬的,就有揭短的,有歌德的,就挖苦的,有官樣文章,就有冷嘲熱諷。就像有得意的,就一定有倒黴的一樣。我,就是命裏註定要倒黴的人中的一個,所以,很得專門發表雜文的刊物的歡喜,這歡喜換不了多少銀子,卻可以時不時地給這個世界得意人一點小小不愉快。…

Continue

Added by 厚數據才厲害 on February 27, 2017 at 10:40am — No Comments

張鳴:官場為什麽喜歡余秋雨

南京紫金山景區,請余秋雨勒石題詞,所提之詞,能有多惡心,其實不看便知。如果不惡心,便不是余大師了。只是,令某些人感到奇怪的是,這樣一個從人品到文品都如此境地的人,居然就是有人喜歡,特別是有地方當政者喜歡,樂意拿出大筆的銀子,讓大師出來給南京人民以及往來的遊客添堵。套用一句小沈陽的名言——“這是為什麽呢?”

其實,細想想,事情很簡單。首先,當今之世,體制內的官員,往往迷信體制內認可的學者或者專家。無論這些人實際水平如何,外面名聲有多臭,只要體制內認可,比如有若幹學官頭銜的,所長、院長、校長之類,官員都會買賬。像余秋雨這樣,據說被有關方面欽定為大師的人物,在官場一定會被待若上賓。也許,某些官員也明白這些人是怎麽回事,但體制內認體制內,這是不成文的規矩。沒有點膽量,誰會破規矩呢?…

Continue

Added by 厚數據才厲害 on February 27, 2017 at 10:40am — No Comments

向繼東:雜文言說的困境

有研究者認為,魯迅成就最大的是其晚年雜文(此言確乎暫且不論)。魯迅之子周海嬰著《魯迅與我七十年》中說: 1957年,毛主席曾前往上海小住。湖南老友羅稷南先生向毛提出一個假設問題:要是今天魯迅還活著,他可能會怎樣?對此,毛十分認真地回答說:以我的估計,要麽是關在牢裏還要寫,要麽是識大體不做聲。羅稷南等先生當時驚出一身冷汗,不敢再做聲。此書出版後,馬上引發爭議,懷疑毛會說出這樣的話。後來黃宗英發表《我親聆毛澤東羅稷南對話》的文章,說她和趙丹都參加了那次見面,證明毛確實說過那樣的話。毛澤東在延安時,評價魯迅連用了五個“最”,後來為何這樣說呢?此一時,彼一時也。這也說明,無論什麽時代,雜文大都不是主流需要的。…

Continue

Added by 厚數據才厲害 on February 25, 2017 at 3:53pm — No Comments

鄢烈山:處置政治圖騰遺產要有智慧

“兩蔣”過世了,國民黨成了在野黨,“去蔣化”(實為“去蔣之神化”,學界術語叫“祛魅”)本來是再正常不過的政治氣候變化。如果止於清除兩蔣時代觸目可見的“黨國”標語和“領袖”筆墨;如果止於拆除幾十年來遍布全島的“蔣公銅像”,將它們移諸位於大溪的蔣之陵寢公園,供後人當歷史文物參觀;如果止於刪除教科書裏“蔣公看魚”之類推行個人崇拜的課文,那是天經地義的,不然還侈談什麽民主建設?…

Continue

Added by 厚數據才厲害 on February 25, 2017 at 3:48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