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力車夫,鐵路工人,輪船火夫,機匠,農民,巡警,兵士,以及廚子,雜役之類,不管你氣候是在百度上的熱,或冰點下的冷,何嘗能夠拋棄一小時的職務?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的我輩,還要說到避寒避暑,實在也太不知足。可是,我無官守,我無恒業,一個四大皆空,長年病廢的惰民,在這裏,也有他的自得之處,就是同候鳥一樣,只教翅膀完全,便能享受著南來北往的高飛的自由。

六日,七日的幾天,東南風日夜不斷,在上海,早晚只有八十幾度的溫度,我們以為從此可以漸漸地涼冷下去了,青島可以不去,匡廬也何必再登,勉強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籌來的幾個日用的金錢,還是在上海花花吧,究竟要經濟些。可是八日平平,到了九日,水銀柱又上升出了百度,飯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穩,連屋內陰處,坐的地方,都變得火缸一樣,這可非逃避不可了,於是乎就踏上輪船,做了三等Deck的嗟來之客。


此行一過蛇山,身上的汗,就少下去了;入晚,躺在席上,居然感到了冷,非蓋薄棉被不可,這是將近一月以來,在杭州決未曾有過的奇跡。有錢的人的想頭,果然是不錯,遠上青島海濱來經營別墅,買取明月清風的計劃,果然是理想的計劃,不過夏日的青島的明月清風,價錢實在太貴。

七月十三日午後兩點,船到了碼頭;太陽當然是同杭州,上海,濟南,徐州一樣地在照耀著膠州灣的青山綠水。可是我們在海關隙地上立著,等行李到來的中間,雖然是空氣微微地在震動,風可並不大,而身上穿在那裏的一件愛國布長衫,似乎還覺得太薄一點。估計起來,在青島的日中太陽底下,大約最多也不過八十五六度的樣子。但這熱度,由老住青島的人說來,似乎已經是幾十年來所沒有的了。黃包車夫告訴我說,“淺(前)天,在青島,也溢(熱)死了陰(人)!”但這熱死了人的前天的溫度,也只有九十四度內外的樣子。

青島市的美麗整潔,海濱浴場的熱鬧繁華,與夫今年避暑者的擁擠雜沓等等,我征塵未洗,現在暫且不寫吧,等住定了以後,當再來一次通信,好給你們在東南的熱波裏渴殺的諸君,以一點點近似幻想中的酸梅湯的效力。一九三四年七月十三日,在青島。(原載一九三四年七月十九日杭州《東南日報.沙發》第二○三三期)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