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達·關於三寶太監下西洋的幾種資料(6)

(三)《瀛涯勝覽》(纪錄匯編本、征信叢录本、廣百川學海本、寶顏堂秘籍本、續說郛本、勝朝遺事本)


《瀛涯勝覽》,會稽马歡撰。書成於景泰二年,即西曆1451年。這一部書,平常都以為是馬歡一人所著,而紀錄匯編本《瀛涯勝覽》后序卻說“今觀馬君宗道(歡字)、郭君崇禮所紀”云云,似乎又是兩人合著,但是書未有“景泰辛未秋月望日會稽山樵馬歡述”字樣,不知到底是否兩人合著。今暫依平常的說法,認為馬歡所著。馬歡,會稽人,據紀錄匯編本後序謂,歡字宗道,而《淡生堂藏書谱》“史部”收此書作馬汝欽撰,汝欽想必也是馬歡的別字了。又據後序,知道馬歡同郭崇禮皆是回回教徒,善通譯番語,所以“遂膺斯選,三隨耕軺”,因著是書。《淡生堂藏书譜》還著錄馬歡《瀛涯纪行詩》一卷,載《說抄》中。《說抄》一書未見過,紀錄匯編本《瀛涯》卷首有馬歡詩一篇,歷紀行役,所謂《瀛涯紀行詩》或即指此而言。

紀錄匯編本有馬歡自序,作於永樂十四年丙申,即西曆1416年。梁任公據此遂说《瀛涯勝覽》出版於永樂十四年。其實不然,“天方國條”曾紀到宣德五年鄭和奉使復下西洋的事,自然此書不是成於永樂十四年了。書末有“景泰辛未秋月望日會稽山樵馬歡述”一行,《瀛涯勝覽》大概即是成于此年。

《瀛涯勝覽》也有足本與刪訂本之別。紀錄匯編本有馬歡自序、紀行詩和無名氏後序,內中文字真可當得通俗兩字,這大約是馬歡的原本了。《征信叢錄》是祁承鄴所輯的一部叢書,所收多關明朝掌故,只有祁氏淡生堂自藏鈔本,世無傳本。內中的《瀛涯勝覽》是否足本,無從得知。他如廣百川學海本、秘籍本、續說郛本,皆是張升刪本,下面再說。只有吳彌光勝朝遺事本卻與張升本不同,又是經一文章大家潤色過的。可是只潤色原本的文辭,並未刪削過甚。即以馬歡原本、勝朝遺事本和張升本三本中的“忽鲁謨斯國”一條來作例:原本此條有一千三百五十五字,遺事本有一千三百五十二字,而張升本只刪剩七十七宇。这種大刀闊斧的手段,真正可驚,所以遺事本還去原本不遠,张升本那就只餘一點形跡了。遗事本無自序、無紀行詩、無後序,不知系何人所潤色,大約就是吳彌光所為,也未可知。

張升,明朝南城人,號啟照,曾做過礼部尚書。正德中,劉瑾當權,謝歸,卒謚文僖,所著有《柏崖集》。他所刪定的《瀛涯勝覽》,明朝人都稱之為《改正瀛涯勝覽集》。《淡生堂藏書譜》說:《改正瀛涯勝覽集》附见《張文僖集》。《柏崖集》,我没有見過。以我所知道的大约要以紀錄匯編本為最好了。此本卷前有小序一篇,廣百川本、秘籍本、續說郛本俱未載。今錄如次:

永樂中有人隨從太監郑和出使西洋,遍歷諸國,隨所至輒記其鄉土、風俗、冠服、物產,日久成卷,題曰《瀛涯勝覽》。餘得之,翻閱數過,喜其詳瞻,足以廣異聞,第其詞鄙樸不文,亦牽強難辨,讀之數葉,覺厭而思睡,暇曰為易之,詞亦膚淺,貴易曉也。

廣百川本和續說郛本都是《改正瀛涯胜覽集》而直題曰《瀛涯勝覽》,又著者馬歡作马觀,俱誤。廣百川本與續說郛本大約就是一個版子。《四庫提要》也作馬觀,恐怕當時館臣所見就是这種版子的《改正瀛涯勝览集》了。

“改正本瀛涯”所述也只十九國,與原本同。可是改正本的諸國次序,卻與原本大異,又改正本刪削太多,前面所举忽魯謨斯國一例,可見一斑。《星槎》所述凡四十四國,《瀛涯》所述只十九国,但是《瀛涯》所紀國數雖少,事實有時比《星槎》來得詳細。不过《瀛涯》自序開首即道:“餘昔觀《島夷誌》載天時、氣候之別,地理、人物之異,慨然嘆曰,‘普天下何若是之不同耶?”’

马歡所見之《島夷誌》,不知是陳元靚的《島夷雜誌》,還是汪大淵的《島夷誌略》,已無可考。總之《瀛涯勝覽》著作之時,曾受前人的影響,是無可疑的。不僅《瀛涯》一書曾受前人的影響,就是《星槎》也是如此。以《瀛涯》、《星槎》同《島夷雜誌》、《島夷志略》比較,所述大都相同,可見一斑。

至於馬歡、郭崇禮二人的行誼,隨鄭和三下西洋的經過,俱有待于新材料的發見,現且不談。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