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流水能回頭
  • Male
  • Melbourne
  • Austral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假如流水能回頭'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hiron人馬
  • baku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KyrGyz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Gifts Received

Gift

假如流水能回頭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假如流水能回頭's Page

Latest Activity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五部·第三章

公安派出所來訪接待室。室內只有一張長桌,桌上擺有一部電話。墻上掛著錦旗、獎狀之類。女警官小魏端坐在桌子後,指指桌前的一把椅子,示意陳眉就座。陳眉依然是那身裝束:黑袍遮體,黑紗蒙面。小魏:(一本正經,學生腔調)來訪公民,請坐。陳眉:(沒頭沒尾地)大堂前為什麽不設上兩面大鼓?小魏:什麽大鼓?陳眉:過去都是有大鼓的,你們為什麽不設?不設大鼓老百姓怎麽擊鼓鳴冤?小魏:你說的那是封建社會的衙門!現在是社會主義,那些玩意兒早就廢除了。陳眉:開封府就沒有廢除……小魏:你是從電視連續劇里看到的吧?包龍圖打坐在開封府——陳眉:我要見包龍圖。小魏:公民,這里是濱河路公安派出所群眾來訪接待室,我是值班民警魏英,你有什麽問題請向我反映,我會將你反映的問題記錄在案,並向我的領導匯報。陳眉:我的問題太大了,只有包龍圖才能解決。小魏:公民,包龍圖今天不在,你先把問題告訴我,我負責將你的問題向包龍圖匯報,你看如何?陳眉:你保證?小魏:我保證!(指指對面的椅子)您請坐。陳眉:民女不敢坐。小魏:我讓你坐你就坐。陳眉:民女謝座!小魏:要不要喝水?陳眉:民女不喝水。小魏:我說女公民,咱們不演電視劇了吧?你叫什麽名字?陳眉:民…See More
yesterday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五部·第二章

在綠色燈光照耀下,整個舞台像一個幽暗的水底世界。舞台深處,有一個周圍生滿細草的山洞。從山洞中。不時傳出青蛙的叫聲與嬰兒的哭聲。有十幾個嬰兒,從舞台上方垂掛下來。他們四肢抽動,哭聲連成一片。舞台前部,擺放著兩個制作泥娃娃的案板,郝大手和秦河盤腿坐在案後,聚精會神地團弄著泥巴。姑姑從洞里爬出來。她身穿一襲肥大的黑袍,頭發蓬亂。姑姑:(像背書一樣)俺叫萬心,今年七十三,當婦科醫生,整整五十年。即便是退休之後,也日夜不得閑。經俺的手接出來的孩子,統共是九千八百八十三……(仰起臉,看著那些空中懸掛的孩子)孩子們,你們哭得真是好聽啊!聽到你們的哭聲,姑姑心里就踏踏實實;聽不到你們的哭聲,姑姑心中就空空蕩蕩。你們的哭聲,是世界上最好聽的聲音;你們的哭聲,是姑姑的安魂曲。真可惜早年沒有錄音機,沒能把你們出生時的哭聲錄下來。姑姑活著的時候,每天放你們的哭聲;姑姑死後,在葬禮上,也放你們的哭聲。九千八百八十三個孩子一齊哭,那該是多麽動聽的音樂……(無限神往地)讓你們的哭聲感天動地。讓你們的哭聲把姑姑送入天堂……秦河:(陰沈沈地)當心他們的哭聲把你拽進地獄!姑姑:(在那些懸掛的孩子之間,用輕盈的步伐來回穿行…See More
Friday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五部·第一章

中美合資家寶婦嬰醫院。大門富麗堂皇,看上去像政府機關。門口左側的大理石貼面門垛子上,懸掛著醫院的牌子。大門右側豎著一塊巨大的廣告牌,上面鑲嵌著數百張姿態各異的嬰兒照片。一個身穿灰制服的保安,筆挺地立在大門左側,對一輛輛開進開出醫院的豪華轎車敬禮,注目。他的動作因過分誇張而顯得滑稽可笑。一輪巨大的月亮在天幕上熠熠生輝。幕後傳來鞭炮聲,不時有燦爛的禮花照亮天幕。保安:(從衣兜里摸出手機查看短信,忍不住笑出了聲)嘻……保安領班從大門內側悄悄溜出來。領班:(悄悄地站在保安身後,低聲厲喝)李甲台,你笑什麽?!(感到有什麽東西蹦到腳面上。)咦,什麽季節了,怎麽還有這麽多小青蛙?!你笑什麽?保安:(突被驚嚇,手忙腳亂,慌忙立正)報告班長,地球變暖,溫室效應;沒笑什麽……領班:沒笑什麽你笑什麽?(抖著蹦到腳上的小青蛙)這是怎麽回事?難道又要地震?我問你笑什麽?保安:(看看四周無人,笑著說)班長,這段子太好玩了……領班:我跟你們說過,上班時間不許發短信!保安:報告班長,我沒發短信,我只是看了幾條短信。領班:那不一樣嗎?這要是被劉處長撞見,你的飯碗就砸了。保安:砸了就砸了唄,反正我也不想幹了,牛蛙養殖公司…See More
Thursday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五部·序言

親愛的先生:我終於完成了這個劇本。現實生活中的許多事件,與我劇本中的故事糾纏在一起,使我寫作時,有時候分不清自己是在如實記錄還是在虛構創新。我僅僅用了五天的時間就寫完了它。我就像一個急於訴說的孩子,想把自己看到的和想到的告訴家長。五十多歲的人自比孩子,這很矯情,但確是真實感受。一個寫作者,如果連這點矯情的勇氣都沒有,那就可以擱筆了。這個劇本,應該是我姑姑故事的一個有機構成部分,劇本中的故事有的盡管沒在現實生活中發生過,但在我的心里發生了。因此,我認為它是真實的。先生,我原本以為,寫作可以成為一種贖罪的方式,但劇本完成後,心中的罪感非但沒有減弱,反而變得更加沈重。王仁美和她腹中孩子——當然也是我的孩子——之死,盡管我可以用種種理由為自己開脫,盡管我可以把責任推給姑姑、推給部隊、推給袁腮,甚至推給王仁美自己——幾十年來我也一直是這樣做的——但現在,我卻比任何時候都明白地意識到,我是唯一的罪魁禍首。是我為了那所謂的“前途”,把王仁美娘倆送進了地獄。我把陳眉所生的孩子想象為那個夭折嬰兒的投胎轉世,不過是自我安慰。這跟姑姑制作泥娃娃的想法是一樣的。每個孩子都是唯一的,都是不可替代的。沾到手上的血…See More
Apr 17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四部·第十二章

先生,大喜!我的兒子,昨天淩晨誕生。因為我妻子小獅子是超高齡初產婦,所以,連中美合資家寶婦嬰醫院里那些據說是留學英美歸來的博士們也不敢承接。這時候,我們自然想到了姑姑。姜還是老的辣。我妻子唯一信任的也就是我姑姑。她跟我姑姑接生過數不清的嬰兒,自然見過我姑姑遇到危急情況時的大將風度。小獅子是在袁腮和小表弟的牛蛙養殖中心加夜班時開始發作的,按說到了這種時候,早就應該讓她在家休息,但她脾氣固執,不聽人勸。她挺著大肚子招搖過市,引起不少議論和羨慕。認識她的人大老遠跟她打招呼:大嫂子,都這樣了,還不在家歇著?蝌蚪大哥真夠狠的。她說,這有什麽?生孩子是瓜熟蒂落的事,多少農村婦女,在棉花地里,在河邊的小樹叢中,都能把孩子順利產下,越嬌貴,反而越出毛病。她的理論,跟許多老中醫的理論是一致的。聽者頻頻點頭,隨聲附和者居多,當場反駁者無有。我聞訊趕到牛蛙養殖中心時,袁腮日經派小表弟去把姑姑接來。姑姑穿著白大褂,戴著大口罩,亂蓬蓬的頭發塞進白帽子里,目光熱烈而興奮,讓我想起那些伏櫪的老驥。姑姑在一個白衣小姐的引領下進入隱秘的產房,我坐在袁腮的辦公室里喝茶。辦公室正中安放著一張不小於乒乓球案子的辦公桌,顏色紫…See More
Apr 15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四部·第十一章

先生,那天,在那鑲貼了數百張嬰兒照片的廣告牌前,我的靈魂受到一次莊嚴的洗禮。我的猶豫、仿徨、被刺、被打、被辱罵、被迫殺,都成為必要的過程,就像唐三藏取經路上所經受的八十一難。不遭苦難,如何修成正果;不經苦難,如何頓悟人生。回去以後,我自己用酒精棉球處理了一下傷口,用白酒沖服了專治跌打損傷的雲南白藥。雖然肉體上的痛苦一時難消,但精神頗為健旺。小獅子回家之後,我擁抱了她,並用我的腮摩擦一下她的腮。我在她的身邊說:老婆,感謝你為我創造了這個孩子,這個孩子雖然未經你的子宮孕育,但是用你的心孕育的,因此,他是我們親生的兒子!她哭了。先生,我坐在書桌前,一邊給你寫信,一邊考慮著如何撫養這個嬰兒的問題。我們都是奔六十歲的人了,體力精力都已衰減,按說應該請個有育兒經驗的保姆,或者請一個正在哺乳期的奶媽,讓我們的孩子吃一點人的乳汁多一點人味兒。我母親說過,用牛奶或羊奶餵大的孩子,嗅上去沒有人味兒。盡管牛奶也能將嬰兒養大,但危險多多,那些喪盡天良的奸商在“空殼奶粉”和“三聚氰胺奶粉”之後,會不會停止他們的“化學”實驗?“大頭嬰兒”和“結石寶寶”之後,誰知道還會產生什麽嬰兒?現在他們都夾著尾巴,像挨了棍子的…See More
Apr 8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四部·第十章

走出飯館。我的心情的確輕松了許多。確實沒有什麽大不了的事兒,不就是一個孩子要出生嘛!陽光照舊燦爛,鳥兒依然歡唱,花照開,草照綠,風兒照舊輕輕吹。廣場上,送子娘娘的儀仗正雁翅般排開,喧天鼓樂中,許多盼子心切的女人紛紛向前擁擠,希望從娘娘手中搶到那個寶貴的嬰兒。人們都在用最大的熱情歌頌著生育,期盼著生育,慶賀著生育,我卻因為有人懷上了自己的孩子而痛苦、煩惱、焦慮不安。這只能說明:不是社會出現了問題,而是我自己出現了問題。先生,我在娘娘廟大門右側那根粗大柱子後邊,發現了陳鼻和他的狗。這是一條周身生滿黑色斑點的洋狗,比原先那條殉身車輪的本地土狗明顯高貴。這樣一條出身高貴的洋狗為什麽會與一個流浪漢結成伴侶?這似乎是個秘密,但想一想也不足為奇。在高密東北鄉這種新近開發之地,土洋混雜,泥沙俱下,美醜難分,是非莫辨。許多好趕時髦的暴發戶,初暴發時恨不得將老虎買回家當寵物,破產時又恨不得賣了老婆抵債。大街上許多流竄的野狗,不久前還是富家豢養的身價不菲的名種。就像上世紀初葉,俄羅斯爆發革命,許多白俄貴婦,流落到哈爾濱,不得不為了面包,放下身價,或者為娼賣笑,或者嫁給賣苦力的下層百姓,使這地方生出了一些混血…See More
Apr 5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四部·第九章

先生,非常慚愧,您期待已久的那部話劇,依然沒有動筆。素材實在是太多了,我感到有點像“狗咬泰山——無處下嘴”。在構思過程中,現實生活中發生的與此題材有關的事件,又以其豐富的戲劇性,不斷地摧毀我的構思。另外,更讓我為難的是,我身不由已地陷入一場巨大的麻煩中。我不知該如何脫身,或者說,我不知該如何扮演我在這事件中擔當的角色。先生,我想您已經猜到了,我前面所說的,不是幻想,而是確鑿的事實。小獅子終於承認,她的確偷采了我的小蝌蚪,使陳眉懷上了我的嬰兒。我感到血沖頭頂,怒不可遏,狠狠地抽了她一個嘴巴。我承認打人不對,尤其是我這種戴著“劇作家”桂冠的人,更不應該有如此的野蠻行徑。但是先生,我當時的確是氣瘋了。從小扁頭筏工那里回來後,我就展開調查,但每次去牛蛙養殖中心都被保安攔截。我給袁腮和小表弟打電話,他們的手機都已換號。我逼問小獅子,她譏笑我神經病。我將網頁上有關牛蛙公司代人懷孕的內容打印下來,去市里向計生委舉報。計生委的人留下材料,然後便沒了下文。我去公安局報案,公安局的接待人員說這事不歸他們管。我打市長熱線,接線員說一定向市長反映……先生,就這樣,幾個月過去了。當我終於從小獅子嘴里逼出真相時,…See More
Apr 3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四部·第八章

先生,前天因與小獅子吵架,情緒激動,破了鼻子,流了很多鼻血,連信紙都汙染了。今天頭有點痛,但不妨礙寫信。寫劇本需要字斟句酌,但寫信沒那麽講究。只要認識幾百字,心里有話要說,就可以寫信。我的前妻王仁美當年給我寫信時,許多字不會寫,就以圖畫代替。為此她曾抱歉地說:小跑,我文化水平太低,只能畫畫兒。我說:你的文化水平很高,你畫畫兒表達心意,其實是在造字兒啊!她回答我:我給你造個兒子吧,小跑,我們合夥造個兒子吧……先生,聽罷小扁頭筏工一席話,我膽戰心驚地作出了一個令我焦慮不安的判斷:小獅子,這個想孩子想癡了的娘兒們,取了我的小蝌蚪,注入到某個毀容姑娘的體內。我腦海里浮現著成群“蝌蚪”包圍著一粒卵子的情景,就像童年的時代在村後即將幹涸的池塘里所看到的成群蝌蚪爭啄一塊被水泡脹了的饅頭的情景。而這個替我孕子的毀容姑娘,不是別人,正是我的老同學陳鼻的女兒陳眉。她的子宮里,正在孕育著我的嬰兒。我匆忙奔向牛蛙養殖中心,路上似乎有好幾個人跟我打過招呼,但我記不起來他們是誰。透過電動伸縮門銀光閃閃的縫隙,我又一次看到了那座森嚴的牛蛙塑像。我感到一陣寒顫,仿佛感受到,其實是回憶起了它冷膩的、不懷好意的目光。在那…See More
Mar 30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四部·第七章

先生,雖然我口頭上對小獅子到牛蛙公司工作表示反對,但我心中暗暗高興。我其實是一個喜歡獨往獨來的人,我喜歡一個人在街上閑逛,一邊逛一邊回憶往事;如果無往事可憶,我便想入非非。陪著小獅子散步是我的職責,履行職責是痛苦的,但我必須偽裝出興高采烈的樣子。現在好了,她一大早就去牛蛙公司上班,騎著那輛據說是我小表弟為她購買的電動自行車。我隔著窗戶,看到她端端正正地坐在電動自行車上,沿著河邊那條道路,無聲無息地、十分流暢地向前滑行。當她的背影消失之後,我也匆匆下樓。我在幾個月的時間里,逛遍了河北岸的幾個小區。樹林、花園、大小超市、盲人按摩院、公共健身場所、美容院、藥店、彩票出售點、商場、家具店、河邊的農產品貿易市場,都留下了我的足跡。每到一地兒,我都用數碼相機拍照,就像公狗每到一地都會翹起後腿撒尿一樣。我還穿越那些尚未開發的農田,去參觀了那些正在大興土木的工地。那些工地有的主體建築已成,顯示出標新立異的風貌;有的正在挖坑打樁,猜不出未來模樣。河北岸基本逛遍後,我便往河南岸轉移。我可以從那座淩空展翅造型的斜拉橋上過去,也可以乘坐竹筏,順流而下,到達十幾里外的艾家碼頭。我一直走橋,怕竹筏不安全。有一天,…See More
Mar 27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四部·第六章

小獅子對牛蛙公司充滿了厭惡,對袁腮與我的小表弟也無絲毫好感,但我們參觀過中美合資家寶婦嬰醫院不久後的一天,她卻突然對我說:小跑,我要到牛蛙公司上班去了。我吃了一驚,看著她那張洋溢著笑容的大臉。真的,我不是開玩笑,她收斂笑容,嚴肅地說。那些玩意兒,我努力排斥著執拗地出現在腦海里的牛蛙形象——看過姑姑那集電視節目後,我也幾乎得了蛙類恐懼癥——你去養那些玩意兒?其實,她說,蛙類並沒有什麽可怕的,人跟蛙是同一祖先,她說,蝌蚪和人的精子形狀相當,人的卵子與蛙的卵子也沒有什麽區別;還有,你看沒看過三個月內的嬰兒標本?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與變態期的蛙類幾乎是一模一樣啊。我更加驚愕地看著她。她像背誦似地說:為什麽“蛙”與“娃”同音?為什麽嬰兒剛出母腹時哭聲與蛙的叫聲十分相似?為什麽我們東北鄉的泥娃娃塑像中,有許多懷抱著一只蛙?為什麽人類的始祖叫女媧?“媧”與“蛙”同音,這說明人類的始祖是一只大母蛙,…See More
Mar 22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四部·第四章

王肝讓一個小男孩把“高密東北鄉奇人系列”DVD送給了我們。那男孩穿一條背帶式短褲,裸露著兩條皮諾曹般的長腿,腳上穿著兩只看上去十分沈重的高腰皮靴。他的頭發是亞麻色的,眉毛和睫毛接近白色,眼珠灰藍,一看就知道是個外國種。小獅子慌忙找來糖果。那男孩卻把雙手背在身後,用濃重的高密東北鄉方言腔調說:他說,你們至少會給我十元錢。我們給了他二十元錢。那男孩給我們鞠了一個躬,吹著口哨,跑下樓去。我們趴在窗台上,看著他像卡通中的人物一樣,邁著大步,向小區對面的兒童遊樂場走去。那里,有一輛過山車忽隱忽現。幾天之後,我們在河邊散步時,又碰到了這個男孩。跟他在一起的,有一個推著嬰兒車的高個白種女人。男孩和一個女孩——顯然是他的妹妹——腳蹬旱冰鞋,頭戴硬塑彩色頭盔,膝蓋與臂彎處戴著防護墊,小心翼翼地滑行著。跟在白種女人身後的,是一個面目清秀的中年男人,他正在打手機,用一口悅耳的江浙普通話。他的身後,跟著一條肥胖的金毛大狗。我一眼就認出了此人乃北京某大學的著名教授,經常在電視上露面的社會名流。小獅子又把自己的胖臉伏到嬰兒車中那藍眼珠的洋娃娃身上去了。那女人微笑著,表現出極好的風度,但那教授,臉上明顯地顯出了鄙夷…See More
Mar 15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四部·第三章

正如王肝當年痛定思痛後所言:愛情是一場病。想想他迷戀小獅子那漫長的歲月里的表現,真不可想象他在小獅子嫁我之後,還能夠活得下去。以此類推,秦河對姑姑的癡戀也是一種病,他在姑姑嫁給郝大手後,既沒有投河也沒有上吊,而是將痛苦轉化為藝術,一個卓越的民間藝術家由此產生,仿佛從泥巴里跳出一個赤子。王肝沒有回避我們,他甚至主動提起當年對小獅子的癡迷,談笑之間,仿佛是在說別人的故事。他的態度,讓我備感欣慰。心中埋藏多年的歉疚被稀釋,對他生出若幹的親近和敬意。我說了你都不一定相信,王肝說,小獅子赤腳走過河灘,河灘上留下一行腳印,我像小狗一樣趴在河灘上,嗅著那些腳印的氣味,淚水啪嗒啪嗒滴下來。你就胡亂編造吧,小獅子紅著臉說。這是千真萬確的事,王肝一本正經地說,如有一字謊言讓我頭發梢上長療!聽聽吧,小獅子對我說,頭發梢上長療,還不如讓你的影子感冒。這是很好的細節,我說,我可要把你寫進劇本里去啊!謝謝,王肝道,你一定要把那個名叫王肝的傻瓜做過的蠢事通通寫到劇本里,我這里素材多著呢。你敢寫我就把你的稿子燒了。小獅子說。你可以燒掉紙上的字,但燒不掉我心中的詩啊。酸勁兒又上來了。小獅子道,王肝,我現在想,嫁給小跑,…See More
Mar 7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四部·第二章

我們看到,一只黑瘦的青蛙,從姑姑身邊跳開。牛蛙養殖場大門外站著一個裝模作樣的保安,對著小表弟的車敬了一個滑稽的軍禮。電動大門緩緩而開,小表弟的“帕薩特”緩緩而入。昔日的算命先生兼野大夫袁腮,今日的牛蛙養殖總公司袁總,已站在那尊黑黝黝的塑像前等待我們。那是一尊牛蛙的塑像。遠看像一輛裝甲運兵車。在塑像基座的大理石貼面上,鐫刻著這樣的文字:牛蛙(Ranacatesbiana),兩棲綱,無尾目,蛙科,蛙屬,鳴聲嘹亮如牛叫,因而得名。照相照相,袁腮張羅著,先照相,再參觀,然後吃飯。我端詳著這只巨蛙,心生敬畏。只見它脊背黝黑,嘴巴碧綠,眼圈金黃,身上布滿藻菜般的花紋和凸起的瘤點。那兩只凸出的大眼睛,視線陰沈,似乎在向我傳達著遠古的信息。小畢!拿相機來!小表弟高喊。一個身材苗條、戴一副紅邊眼鏡、穿一條彩條格子長裙的姑娘,提著一架沈重的相機跑過來。小畢,齊東大學藝術系高材生,現在是我們公司的辦公室主任。小表弟對我們介紹。不僅僅是美女!袁腮說,還是才女,唱歌跳舞、攝影、雕塑,樣樣通,喝酒還是海量!袁總過獎了。小畢紅著臉說。我這老同學也是了不起的人物,少時善跑,原以為他能成為世界冠軍,沒想到成了劇作家。袁…See More
Mar 5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四部·第一章

在我的印象中,姑姑膽大包天,這世界上似乎沒有她怕的人,更沒有她怕的事。但我和小獅子卻親眼看到她被一只青蛙嚇得口吐白沫、昏厥倒地的情景。那是四月里的一個上午,我和小獅子應邀去袁腮和我小表弟金修聯合開辦的牛蛙養殖場做客。只幾年的工夫,原先偏僻落後的高密東北鄉就大變了面貌。大河兩岸新修了美麗堅固的白石護坡,岸邊綠化帶里栽種者奇花異草。兩岸新建起十幾個居民小區,小區里有板樓塔樓,也有歐式的別墅。此地已與縣城連成一片,距青島機場只有四十分鐘的車程,韓國和日本的客商,紛紛前來投資建廠,我們村的大部分土地,已經成為大都會高爾夫球場的草地。盡管此地已更名為“朝陽區”,但我們還是習慣地稱其為“東北鄉”。從我們居住的小區到牛蛙養殖場約有五里路,小表弟要開車來接,被我們婉拒。我們沿著河邊的人行道往下遊走,不時與推著嬰兒車的少婦擦肩而過。她們一個個面皮滋潤,目光迷茫,身上散發著名貴香水的優雅氣味。車上的孩子口叼奶嘴,有的甜睡,有的睜著烏溜溜的眼睛,身上都散發出甜蜜的氣味。每遇到一輛嬰兒車,小獅子都要攔住人家,然後伏下肥胖的身體,伸出手,撫摸著嬰兒的胖嘟嘟的小手、粉嫩的臉蛋。她臉上的表情,說明了她對嬰兒發自內心…See More
Mar 2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蛙》第四部·序言

親愛的杉谷先生:我們退休後搬回高密居住,不覺已經三年。期間雖有一些小曲折,但最終卻有了大驚喜。您對我寄給您的有關姑姑的材料評價甚高,讓我誠惶誠恐。您說這些材料稍加整理即可當作小說發表,但我心存疑懼。一是怕出版社不願接受這種題材的小說,二是怕萬一發表之後,會惹姑姑生氣。盡管我已經在某些方面盡量地“為長者諱”了,但還是將許多令她傷心的事情披露出來。至於我自己,確實是想用這種向您訴說的方式,懺悔自己犯下的罪,並希望能找到一種減輕罪過的方法。您的安慰和開導,使我心中豁亮了許多。既然寫作能贖罪,那我就不斷地寫下去。既然真誠的寫作才能贖罪,那我在寫作時一定保持真誠。十幾年前我就說過,寫作時要觸及心中最痛的地方,要寫人生中最不堪回首的記憶。現在,我覺得還應該寫人生中最尷尬的事,寫人生中最狼狽的境地。要把自己放在解剖台上,放在聚光鏡下。二十多年前,我曾經大言不慚地說過:我是為自己寫作,為贖罪而寫作當然可以算作為自己寫作,但還不夠;我想,我還應該為那些被我傷害過的人寫作,並且,也為那些傷害過我的人寫作。我感激他們,因為我每受一次傷害,就會想到那些被我傷害過的人。先生,現在寄去我一年來斷斷續續寫出來的文字…See More
Feb 19

假如流水能回頭's Blog

莫言《蛙》第一部·第七章

Posted on March 31, 2017 at 2:34pm 0 Comments

在一九六零年下半年,也就是我們吃煤塊之後不久,曾傳出了姑姑即將與那個飛行員結婚的消息。為了陪嫁品的問題,大奶奶過墻來與我母親商量,最後決定把墻外那棵百年樹齡的大楸樹砍倒,讓鄉里手藝最好的範木匠制做成家具。我確實看到父親陪著範木匠來丈量過那棵樹,那棵樹因為面臨著殺伐被嚇得枝條顫抖,葉子嘩嘩,仿佛哭泣。

但這事兒後來就沒了消息,姑姑也好久沒有回來了。我跑到大奶奶家去探聽消息,大奶奶用拐棒毫不客氣地將我打出來。我猛地發現,大奶奶老得像那些傳說中的“老娘婆”一樣了。…

Continue

莫言《蛙》第一部·第六章

Posted on March 28, 2017 at 10:11am 0 Comments

送姑姑英納格手表的人,是一個空軍飛行員。那個年代的空軍飛行員啊!聽到這個消息後,哥哥姐姐像青蛙一樣哇哇叫,我在地上翻筋鬥。

這不僅是我們家的大喜事,也是我們鄉的大喜事。大家都認為,姑姑與飛行員,是絕配。學校夥房里的王師傅,參加過抗美援朝,他說飛行員是用黃金打造的。金子還能造人?我狐疑地問他,當著還在吃飯的老師和公社幹部們的面,他說,萬小跑,你真是個傻瓜,我的意思是說,國家培養一個飛行員,要花巨額的費用,其價值相當於七十公斤的黃金。我把王師傅的話回家向母親學說,母親說:天哪!將來你姑夫來家做客,我們該用什麽招待他呢?…

Continue

莫言《蛙》第一部·第四章

Posted on March 28, 2017 at 10:10am 0 Comments

先生,姑姑接生的第二個孩子是我。

我娘臨盆時,奶奶按照她的老規距,洗手更衣,點了三柱香,插在祖先牌位前,磕了三個頭,然後把家里的男人都轟了出去。我娘不是初產,在我前頭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奶奶對我娘說:你是輕車熟路了,自個兒慢慢生吧。我娘對我奶奶說:娘,我感到很不好,這一次,跟以前不一樣。奶奶不以為然,說,有什麽不一樣的?難道你還能生出個麒麟?

我娘的感覺是正確的。我哥哥姐姐們,都是頭先鉆出來,我呢,先伸出了一條腿。…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6:19am on September 24, 2014, FRANK KWABENA said…

Good Day,

How is everything with you, I picked interest on you after going through your short profile and deemed it necessary to write you immediately. I have something very vital to disclose to you, but I found it difficult to express myself here, since it's a public site.Could you please get back to me on:( mr.frankkwabena111@gmail.com ) for the full details.

Have a nice day

Thanks God bless.

Mr Frank.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