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演 義國's Blog (164)

(美)納博科夫 :寄俄羅斯

秉性嚴謹的地理學家

在我手掌上盡情勾勒:

這條條紋路全都通向你,

脈絡是你的大江與小河。

我像個盲人用清水洗手,

能觸摸到大地上的萬物,

借助於你呀,我的祖國,

這就是我何以覺得幸福。…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November 9, 2018 at 5:46pm — No Comments

(美)納博科夫 :致未來歲月的讀者

你,未來歲月的開朗居民,

你,古風的愛好者,在約定時刻,

你偶然來打開了詩歌選本,

這些詩不該忘卻,但早已被人忘卻。

你不妨像一出戲劇中的醜角,

按照我那個時代的趣味化裝。

支起雙肘,聽吧,繆斯的螺號——

往昔的歲月是多麽響亮!…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October 30, 2018 at 3:00pm — No Comments

(美)納博科夫 :眼 珠

一個人終於濃縮為

一只巨大無比的眼珠,

沒有臉,沒有額,沒有眼瞼,

身體的側面輪廓更是看不見。

有恃無恐地俯視大地,

(它完全不像那張笑臉,

笑臉從汪洋大海中升起,

一團火焰,閃耀著光斑。)…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October 26, 2018 at 3:05pm — No Comments

(美)納博科夫:處決的槍聲

沒有刮臉,冷笑,蒼白,

西裝上衣還算是幹凈,

沒系領帶,一顆小銅紐扣

貼近喉結扣緊了衣領。

他等著,能夠看到的

只有光禿的高墻圍在四周,

草地上有個鐵罐頭盒,

還有瞄準的四條槍的槍口。…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October 16, 2018 at 1:08pm — No Comments

(美)威廉·斯塔福德:秋 風

夏天的豆莢堆在門邊;

我把它們捧在我手的秋天中。

昨夜我聽到外面的第一陣冷風;

風很輕,但是我顫抖了兩次:

一次為了墻薄,一次為了時間之聲

馬永波 譯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October 13, 2018 at 1:53pm — No Comments

(美)默溫:詹姆斯

一個遠方友人快要死了的

消息傳來

我仰望又看見細小的花朵

出現在窗外的春草中

又想不起它們的名字

董繼平 譯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October 10, 2018 at 2:26pm — No Comments

(美)龐德:白罌粟

白色的罌粟花,沈重地負載著夢,

我渴望著它們的唇瓣

當我瞧見它們隱匿

出沒在陰影之中

-它們是白色的-

如果有人用她眼中古老的渴望瞧我,

我將如何回答她的眼色?

我已經追隨森林中的白人。…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July 17, 2018 at 9:47pm — No Comments

(美)西爾維婭•普拉斯:十月的罌粟花

今晨的雲霞也做不出這麽漂亮的裙子,

救護車裏的女人也沒有

她紅色的心穿過大褂,怪怕人地開花——

一件禮物,愛情的禮物 完全是不請自來,

來自

蒼白的,火苗閃閃地

點著了一氧化碳的天空,來自

禮帽下呆滯的眼睛。…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July 17, 2018 at 9:44pm — No Comments

(美)羅伯特·布萊:牡丹盛開之時

當我臨近紅牡丹花

我顫抖像雨水附近的雷鳴

像地球板塊移動的湧流

或樹上當五十隻鳥同時飛離

牡丹說因為我們擁有一種天賦

但不是這世界的禮物

在牡丹葉子後面

那裏一個平靜很暗的世界,有許多供給…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July 17, 2018 at 9:36pm — No Comments

(美)雷蒙德·卡佛:河 流

我蹚水,越來越深,在黑暗的河裏。

夜晚,河水湧動,

回旋,當它裹住

我的雙腿,緊緊抓住。

小鮭魚沖破水面。

幼鮭沖向一邊,三齡鮭另一邊。

隨著擠壓,沙礫在靴下翻滾。

大鱗鮭狂暴的眼睛注視著。…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July 17, 2018 at 9:33pm — No Comments

(美)詹姆斯·賴特:開 始

月兒投到田裏一兩片羽毛。

黑森森的麥苗凝神諦聽。

此時,

萬籟無聲。

那兒,月兒的幼雛正試

它們的羽翼。

林間,一位苗條的女子擡起她可愛的

面影,輕盈地步入空中,輕盈地升上去了。…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July 17, 2018 at 9:33pm — No Comments

(美)蘭斯敦·休斯:黑人談河流

我了解河流,

我了解河流和世界一樣古老,比人類血管中的血流還要古老。

我的靈魂與河流一樣深沈。

當朝霞初升,我沐浴在幼發拉底斯河。

我在剛果河旁搭茅棚,波聲催我入睡。

我俯視著尼羅河,建起了金字塔。

當阿伯·林肯南下新奧爾良,我聽到密西西比河在歌唱,我看到河流混濁的胸脯…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July 17, 2018 at 9:32pm — No Comments

(美)蘭斯敦·休斯:愛的原因

正因為我愛你——

就是這個原因

我的靈魂像蝴蝶翅膀一樣

五彩繽紛。

正因為我愛你——

就是這個原因

當你走過時

我的心像白楊葉一樣顫震。…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July 17, 2018 at 9:31pm — No Comments

(美)布洛茨基·阿赫瑪托娃百年祭

書頁和烈焰,麥粒和磨盤,

銳利的斧和斬斷的髮——上帝

留存一切;更留存他視為其聲的

寬恕的言詞和愛的話語。

那詞語中,脈搏在撕扯骨骼在爆裂,

還有鐵鍬的敲擊;低沈而均勻,

生命僅一次,所以死者的話語更清晰,…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July 17, 2018 at 9:27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Pietà

耶穌,我又看見你的雙足,

當年一個青年的雙足,

我戰兢兢脫下鞋來洗濯;

它們在我的頭發裏迷惑,

象荊棘叢中一只白色的野獸。

 

我看見你從未愛過的肢體

頭一次在這愛情的夜裏。

我們從來還不曾躺在一起,…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July 7, 2018 at 9:38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1

那兒立著一棵樹。哦純凈的超脫!

哦俄耳甫斯在歌唱!哦耳朵裏的大樹!

於是一切沈默下來。但即使沈默

其中仍有新的發展、暗示和變化現出。

 

寂靜的動物,來自獸窟和鳥巢,

被引出了明亮的無拘束的叢林;

原來它們不是由於機伶

不是由於恐懼使自己如此輕悄,…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May 11, 2017 at 11:38am — No Comments

里爾克·恐懼

雕萎的林中響起一聲鳥鳴,

它顯得空虛,在這雕萎的樹林。

可這鳴聲又這般地圓潤,

當它靜止在那創造它的一瞬,

寬廣地,就像天空籠罩著枯林。

萬物都馴順地融進鳴聲裏,

大地整個躺在裏面,無聲無息,

颶風好似也對它脈脈含情;

那接下去的一分鐘卻是…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53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孤寂

孤寂好似一場雨.

它迎著黃昏,從海上升起;

它從遙遠偏僻的曠野飄來,

飄向它長久棲息的天空,

從天空才降臨到城裏.

 

孤寂的雨下個不停,

在深巷裏昏暗的黎明,

當一無所獲的身軀分離開來,…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53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愛的歌曲

我怎麽能制止我的靈魂,讓它

不向你的靈魂接觸?我怎能讓它

越過你向著其它的事物?

啊,我多麽願意把它安放

在陰暗的任何一個遺忘處,

在一個生疏的寂靜的地方,

那裏不再波動,如果你的深心波動。

可是一切啊,凡是觸動你的和我的,…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52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啊,詩人,你說,你做什麽

啊,詩人,你說,你做什麽?——我贊美。

但是那死亡和奇詭

你怎樣擔當,怎樣承受?——我贊美。

但是那無名的、失名的事物,

詩人,你到底怎樣呼喚?——我贊美。

你何處得的權力,在每樣衣冠內,

在每個面具下都是真是?——我贊美。

怎麽狂暴和寂靜都象風雷…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52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