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演 義國's Blog (94)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1

那兒立著一棵樹。哦純凈的超脫!

哦俄耳甫斯在歌唱!哦耳朵裏的大樹!

於是一切沈默下來。但即使沈默

其中仍有新的發展、暗示和變化現出。

 

寂靜的動物,來自獸窟和鳥巢,

被引出了明亮的無拘束的叢林;

原來它們不是由於機伶

不是由於恐懼使自己如此輕悄,…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May 11, 2017 at 11:38am — No Comments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13

豐滿的蘋果,梨和香蕉,

醋栗……這一切用嘴訴說

死與生……我預料……

你會從一個孩子臉上讀到過,

 

當他品嘗它們的時候。這些來自遠方。

可到你嘴裏的卻徐緩而無以形容?

在另有話語的地方,妙趣發現在流動,

意外地從果肉裏獲得釋放。…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19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12

萬福,能把我們結合起來的精靈;

因為我們真正生活在圖形中間。

而時光在以碎步移行

傍著我們固有的白天。

 

不知我們實際的位置,

我們按照現實的關系行動。

觸須在將觸須感知,

空曠的遠方在承重………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19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11

且看天。難道沒有星座叫“騎兵”?

既然這一座稀罕地使我們銘記:

這憑借大地的驕傲。而第二座星,

則推動它把持它並由它托起。

 

生存的這種壯實性質

不就是這樣,被追逐而又被制抑?

道路和彎轉。觸一下確讓人得知。

新的距離。而兩者是一。…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18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10

向你,從未離開過我的情感

的你,我致敬,你古代的石槨,

為羅馬時代的歡悅山泉

如一首行吟歌曲似地流過。

 

或者另一些洞開的古墓,有如

一個快活睡醒的牧童

的眼睛(裏面為寧靜與蕁麻氣息所充註),

陶醉的蝴喋正從他們嗡嗡飛出;…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17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9

只有那在九泉之下

也舉起了豎琴的人,

才能摸索著報答

那無盡的美稱。

 

只有那和死者一起

吃過他們的罌粟的人,

才不會重新喪失

那最輕微的聲音。

 …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17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8

哀悼,那哭泣之泉的仙女,

只可消失在贊美的空間,

將我們的挫折守護,

泉水何其清澈,在同一塊山巖,

 

上面還是柵門和祭壇。——

看哪,圍繞她寧靜的雙肩

讓人覺得,她是最幼小的一員

在兄弟姊妹似的情緒中間。…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16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7

贊美吧,這就是一切!他是個註定

從事贊美的人,有如礦苗出自巖石

之沈默。他的心,哦一種為人無盡

流送葡萄酒的暫短的壓榨器。

 

灰塵裏的聲音對他從未失效,

當他感動於神的榜樣。

一切變成葡萄園,一切變成葡萄,

成熟於他多情的南方。…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16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6

他是今世人嗎?不,從兩界

長成了他寬廣的天性。

善於折彎柳條唯有識者,

他熟諳楊柳的根。

 

你上床的時候,別在桌上留下

面包和牛奶;那將召引亡人——。

但是他,調遣鬼魂的巫術家,

在眼簾和溫柔垂顧之下卻可能…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15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5

不豎任何紀念碑。且讓玫瑰

每年為他開一回。

因為這就是俄耳甫斯。他變形而為

這個和那個。我們不應為

 

別的名稱而操心。他一度而永遠

就是俄甫耳斯,如果他歌唱。他來了又走。

如果他時或比玫瑰花瓣

多活一兩天,又豈非太久?…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15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4

哦你們溫柔的,請不時走進

並非為你們而發的呼吸,

讓它為你的兩頰所瓜分,

它在你身後戰栗著,重新合而為一。

 

哦你們幸福的,哦你們神聖的,

你們似乎是心之濫觴。

矢之弓與矢之的,

你的微笑哭泣著永遠閃光。…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14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3

神才做得到。但請告訴我

人怎能通過狹窄的豎琴跟他走?

他的感官是分裂的。在兩條心路

的交叉處沒有建廟為阿波羅。

 

正如你教導他,歌唱不是欲望,

不是爭取一件終於會得到的東西;

歌唱就是存在。對於神倒是很容易。

但吾人何是存在?而他何時又將…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14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2

它幾乎是個少女,從豎琴與歌唱

這和諧的幸福中走出來

通過春之面紗閃現了光彩

並在我的耳中為自己造出一張床。

 

於是睡在我體內。於是一切是她的睡眠。

那永遠令我激賞的樹林,

那可感覺的遠方,被感覺的草坪

以及落在我自己身上的每一次驚羨。…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14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杜伊諾哀歌》第十首

等到有一天,當這靈魂中的圖景不再讓我驚恐,

請讓我對著贊許的天使唱出我的歡樂,我的稱頌。

請不要讓我的心因為某一根弦的松弛、猶疑

或斷裂而無法在木槌的敲擊下

發出清脆的樂音。請讓我流溢著幸福的臉

給我熠熠的榮耀;請讓我潛藏的哭泣

顯形,開花。到了那時,哀痛的夜,你們於我

將多麽親密!為什麽我不曾更謙卑地跪著,迎接你們,…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11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杜伊諾哀歌》第九首

為什麽,如果生命的短暫時光能夠寧靜地

在月桂的化身裏度過,顏色比其他所有的綠

略深,每片葉子的邊緣都有細微波浪的形狀

(仿佛和風的微笑)——:為什麽

要成為人——並且,在逃離命運的同時

又渴望命運?……

 

啊,不是因為幸福存在,…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11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杜伊諾哀歌》第八首

致魯道夫·卡斯納

 

自然界用它所有的眼睛眺望著遠方,

那片空曠之地。只有我們的凝視

折返回來,包圍著植物、動物、孩子,

猶如陷阱,當它們出現,進入自由。

只有從動物的眼神裏我們才知道

遠方有些什麽;因為我們強迫…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10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杜伊諾哀歌》第七首

在時間裏成熟的聲音,求愛將不再是你呼喊的

本質;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純凈如鳥兒的叫聲,

當疾速飛升的季節將它托起,幾乎忘記了

它是一個受苦的生物,而不只是一顆

被投進光明、投進親密天空的心。即使你求愛,

你也只會像它那樣,不減分厘的純凈——如此,

尚未出現的她、你沈默的戀人將會感知到你,她裏面…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10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杜伊諾哀歌》第六首

無花果,長久以來,我都相信你的生命

別有深意,你幾乎完全省略了花期,

不動聲色地催促你純粹的神秘

藏入早早便成熟的果實。

猶如噴泉的彎管,你拱形的枝幹驅動汁液

下降,又上升;幾乎沒有醒的過程,

它就從睡眠中迸射出來,注入最甜蜜的終結。

就像化身為天鵝的神*。…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09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瓦萊四行詩:小瀑布 11

31

 

小路,並不通向任何地方

夾在兩塊草場間,

似是假以藝術

成就它們蜿蜒的目標。

 

小路常常什麽也沒有

在它們面前,面對著的

只有純粹的空間…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8, 2017 at 7:05pm — No Comments

里爾克·瓦萊四行詩:小瀑布 10

28

 

歌唱的國度勞動著,

勞動的國度多幸福;

當流水繼續著它們的歌,

葡萄樹長出了一個個果芽。

 

國度沈默著,因流水淙淙

只是寂靜的余音,

從這寂靜進入詞語…

Continue

Added by 三演 義國 on April 16, 2017 at 7:03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