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Blog (176)

卡夫卡·城堡(7)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March 25, 2017 at 6:45pm — No Comments

卡夫卡·城堡(6)

老板正在客棧門口等著他。K要是不問他,那他是不會貿然跟他打招呼的。因此,K問他想幹什麽。"你找到新的住所沒有?"客棧老板問道,眼睛望著地上。"是你的女人叫你問的嗎?"K回答說。"你難道就這麽受你女人的擺布?""不,"老板說,"我可不是因為我女人叫我問才問你的。可是她為了你的緣故,煩惱透了,傷心透了,活兒也不能幹,躺在床上老是唉聲嘆氣,埋怨人家。""那是不是讓我去看看她?"K說。"我希望你能去看看她,"老板說,"我已經上村長家去叫你來著。我在門口一聽,可你正在說著話兒。我不想打攪你們,再說,我也記掛著我的女人,就又跑回來了;可是她不願意見我,所以,除了等你回來以外,我再也沒有別的辦法了。""那麽,讓咱們馬上去吧,"K說,"我很快就會教她安下心來。""但願你能做到這一點,"老板說。…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March 22, 2017 at 7:56pm — No Comments

卡夫卡·城堡(5)

K沒有碰到多大困難,就見到了村長,這使他感到很奇怪。對這件事他給自己作了這樣的解釋:根據他到目前為止的經驗,跟官方當局作正式的會談,對他來說總是很容易的。這,一方面顯然是由於事實上官方曾經傳過話下來,教大家在跟他這樣一個人打交道的時候,表面上不妨縱容他一點,另一方面是由於他們辦理公事的那種令人讚揚的自治制度,這種制度恰恰在人們看不見它存在的地方,能決定一個人特別有效地執行任務。只要一想起這些事情,K往往就不免產生以為自己的處境大有希望的危險想法;然而,在他輕而易舉地得到了一連串像這樣的信任以後,他連忙警告自己,自己處境的危險恰恰就在這裏。…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March 22, 2017 at 7:56pm — No Comments

卡夫卡·城堡(4)

他原想跟弗麗達親密地談一談,可是因為那兩個助手死乞白賴地守在跟前,他給攔住了,而弗麗達也不時跟他們嘻嘻哈哈地開著玩笑。要不然,他們就幹脆在屋子角落的地板上,鋪了兩件舊村衫躺了下來。作為一種尊敬的表示,他們反覆地向弗麗達保證,決不打擾土地測量員,而且盡量不多占據地方,盡管他們悄聲低語地談個不休,吃吃地笑個不停,但是為了達到這個心願,他們不斷地互相擠在一起,為的是使自己占據的地位更小一點,這樣兩個人蜷伏在角落裏,在暗淡的光線下看起來就像一個大包裹。但是根據K在白天得到的經驗來說,他深深感覺到他們是兩個機靈的觀察者,不管他們像孩子那樣淘氣地用兩只手裝成望遠鏡也好,也不管他們只是瞟著他,表面上專心一意地在理著胡子也好——他們在胡子上花了不少心思,老是在互相比較誰的胡子更長更濃,而且請弗麗達給他們作評判,——他們的眼睛卻從未從他的身上移開過。K睡在床上,常常抱著完全漠不關心的心情瞧著這三個人奇形怪狀的動作。…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February 25, 2017 at 9:37pm — No Comments

卡夫卡·考試

我是個仆人,可卻沒活讓我幹。我膽子小,不出風頭,甚至從未和別人爭過高低,但這只是我無所事事的一個原因,也可能與我無所事事根本無關。這主要原因無疑是我沒被叫去聽差,其他仆人都被叫過,都不曾像我這樣一心想去做事,也許他們連被叫去做事的願望也未曾有過,而我的這種願望至少有時候十分強烈。…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January 29, 2017 at 5:19pm — No Comments

卡夫卡·城堡(3)

酒吧間是一間中央有一塊空地的大房間,這裏有幾個莊稼漢靠著墻坐在幾只桶子的頂上,可是看起來他們跟K住的那家客棧裏的莊稼漢不同。他們比較整潔,而且一律穿著灰黃色的粗布衣服,寬大的外套和窄小的褲子。一眼望去,他們長得一模一樣,個兒都比較小,都是扁扁的、顴骨高聳的臉膛,圓圓的面頰。他們都靜靜地,幾乎一動不動地坐在那兒,除非有新來的人走進來,他們才用眼睛跟著他,即使這樣,也是慢悠悠地,漠不關心地望著。但是因為他們有一夥人,而且都是這麽靜悄悄的,所以對K也產生了一定的作用。他重新挽住了奧爾珈的手臂,仿佛借此解釋他為什麽到這兒來。一個漢子,奧爾珈的熟人,從角落裏立起身子,向奧爾珈走過來,但是K挽著奧爾珈的手臂把她轉到另一個方向去了。他這個動作,除了奧爾枷以外,是誰也覺察不出來的,她寬恕地笑著斜睇了他一眼。…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January 8, 2017 at 7:43am — No Comments

卡夫卡·城堡(2)

在大路轉彎的地方,K認出來他們已經離客棧很近了,看到暮色已經降臨,他感到非常驚奇。難道他跑了一整天了嗎?照他估汁,那至多不過一兩個鐘頭。他出門的時候是早晨。他沒有感覺過他需要吃什麽東西。只不過短短的一段時間以前,到處都還是白晝,可現在夜幕卻籠罩在他們頭上了。"日子過得真快,日子過得真快,"他自言自語地從雪橇上溜下來,接著便向客棧走去。…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25, 2016 at 9:43pm — No Comments

卡夫卡·城堡(1)

K到村子的時候,已經是後半夜了。村子深深地陷在雪地裏。城堡所在的那個山岡籠罩在霧靄和夜色裏看不見了,連一星兒顯示出有一座城堡屹立在那兒的亮光也看不見。K站在一座從大路通向村子的木橋上,對著他頭上那一片空洞虛無的幻景,凝視了好一會兒。

接著他向前走去,尋找今晚投宿的地方。客棧倒還開著,客棧老板盡管已經沒法給他騰出一間房間來,而且時間這麽晚,意想不到還有客人來,也使他感到惱火,可他還是願意讓K睡在大廳裏的草包上。K接受了他的建議。幾個莊稼漢還坐在那兒喝啤酒,但是他不想攀談,他到閣樓上去給自己拿來了一個草包,便在火爐旁邊躺了下來。這裏是一個很暖和的地方,那幾個莊稼漢都靜悄悄的不吱一聲,於是他擡起疲乏的眼睛在他們身上隨便轉了一圈以後,很快就睡熟了。…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6 at 10:46am — No Comments

卡夫卡·拒絕

我們這座小城根本不靠邊境,絕對不靠,它離邊境還老遠老遠,這座小城的人大概誰也沒有去過那裏,那得橫穿荒涼的高原地帶,不過也要經過遼闊的富饒地區。僅僅想象一下那條路的一部分就會感到疲倦,而除了一部分路人們再也想象不出什麼了。那條路上也有幾座大城市,比我們這小城大得多,即使十座這樣的小城一字排開,再從上面扣上十座,也不如一座那樣的大而擁擠的城市。就算在去那裏的路上迷不了路,到了那些城裏也肯定會迷路,由於它們太大,想繞過它們是不可能的。

然而還有比離邊境更遠的地方——如果我可以拿這種距離進行比較,這就好比有人說,一個三百歲的人比一個兩百歲的人老——這比邊境更遠的地方就是京城。關於邊境的戰事我們有時還能聽到些消息,而京城的事我們幾乎一無所知。我指的是我們這些市民階層的人,因為政府官員與京城聯系密切,每兩三個月都能獲得一次那裏的消息,至少他們認為是這樣。…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9, 2016 at 10:25pm — No Comments

卡夫卡·舵手

“我不是舵手?”我大喝一聲。

“就你?”一個高大魁梧的神秘男人問。他用手輕輕在眼睛上面摸了摸,仿佛在驅趕一個夢。

剛才,在沈沈的夜色中,我憑借著頭頂上方一盞昏暗的燈把著舵,這個男人走了過來,想把我推到一邊。因為我不退讓,他就用腳踏住我的胸口,慢慢把我往下踩,因為我的手一直沒有松開舵輪的把手,所以倒下時將它完全轉了過來。但那人抓過舵輪又轉了回去,可我卻被撞開了。不過我馬上就明白過來,快步跑向朝向水手艙的艙口大聲喊道:“船員們!

夥計們!快點來呀!有個陌生人把我從舵輪邊趕走了!”

他們慢慢騰騰地來了。舷梯口冒出一個個東搖西晃、疲憊困乏的魁梧身影。…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7, 2016 at 10:25am — No Comments

卡夫卡·召募軍隊

此殘篇也屬短篇《中國長城》——德文編者註。



召募軍隊常常是必要的,因為邊境從未斷過戰事。召募是以下面的方式進行的:…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4, 2016 at 7:04pm — No Comments

卡夫卡·夜

夜幕低垂。就像有時低頭沈思一樣,夜幕緊緊地閉合起來。四周睡的都是人。一個小小的花招,一種毫無道理的自我欺騙:他們睡在屋子裏,睡在牢固的床上,睡在堅實的屋頂下,或伸或蜷睡在床墊上,睡在床單上,睡在被窩裏。實際上他們是聚在一個荒涼的地區,以前曾有一次,以後將還會這樣,一個露天營地,一望無邊的人群,一支大軍,一個民族,頭頂冰冷的天,腳踏冰冷的地,在站立的地方就地臥倒,額頭枕在胳膊上,臉沖著地,靜靜地呼吸著。你醒著,你是哨兵之一,你從身旁的枯枝堆中抽出一根燃燒的木棍,晃動著它找到離你最近的人。你為什麼醒著?必須要有一個人醒著,這就是回答。必須要有一個人。(周新建譯)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3, 2016 at 4:37pm — No Comments

卡夫卡·城徽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2, 2016 at 11:32am — No Comments

卡夫卡·鳶

有那麼一只鳶,在啄我的腳。它已撕開靴子和襪子,這會兒在啄我的雙腳。它不停地猛啄,然後圍著我焦躁地飛上幾圈,接著又幹它的活兒。有位先生從旁邊經過,旁觀了一會兒之後問道,我為什麼容忍這只鳶。

“我無力抵抗,”我說,“它來了就開始啄,那會兒我當然想趕走它,甚至還試圖掐死它,可這種畜生勁足力大,它已經準備往我臉上撲,那我寧願犧牲我的雙腳。現在它們差不多已被啄爛了。”

“您竟然會忍受這樣的折磨。”那位先生說,“開上一槍,這只鳶不就玩完了。”

“是這樣嗎?”我問,“那您願意做這事嗎?”

“願意,”那位先生說,“只是我得回家取我的槍。您能再等半個小時嗎?”…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 2016 at 6:50am — No Comments

卡夫卡·普羅米修斯

關於普羅米修斯有四種傳說。

根據第一種傳說的說法,由於他將神出賣給人,因而被鎖在高加索山上,神還派出兀鷹,啄食他那時刻在長的肝臟。

根據第二種傳說的說法,面對啄食的鷹嘴,普羅米修斯越來越深地避入巖石,最後與它合為一體。

根據第三種傳說的說法,幾千年過去後,他的背叛行為已被忘卻,神忘了,兀鷹忘了,他自己也忘了。

根據第四種傳說的說法,對這已是無根無由的事大家已經厭倦,神厭倦了,兀鷹厭倦了,傷口也精疲力盡地長合了。…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November 25, 2016 at 12:11pm — No Comments

卡夫卡·塞壬的沈默

即使是不完善的、甚至幼稚可笑的方法也能用來救命,其證據如下:

為了免遭塞壬①的傷害,奧德修斯②用蠟塞住雙耳,並讓人把自己鎖在桅桿上。當然,自古以來所有的遊人都能這樣做,除了那些離得老遠就已被塞壬迷惑住的人。但世人都知道,這樣做不可能管用。塞壬的歌聲可以穿透一切,被誘者的激情能打碎比鎖鏈和桅桿更堅硬的東西。可奧德修斯沒有想到這些,盡管他也許曾有所耳聞。他對那點兒蠟和那捆鐵鏈深信不疑,為自己的小計謀洋洋得意,駕船向塞壬駛去——



①古希臘傳說中住在海中小島上的女妖,用歌聲迷惑航海者觸礁毀滅。

②古希臘傳說中的英雄,特洛伊戰爭後在海上漂泊十年才回到故鄉伊塔刻。…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November 22, 2016 at 5:51pm — No Comments

關於桑霍·潘薩的真相

另外,桑霍-潘薩從不炫耀。通過提供大量的騎士小說和綠林小說,他這些年在傍晚和夜間成功地將後來被他稱作堂-克維克鎖特的魔鬼從自己身邊引開了,因此他這個魔鬼後來毫無理由地幹出一件件最瘋狂的勾當,不過由於缺少一個預定的對象——恰恰桑霍-潘薩本該是這個對象——這些勾當沒有危害任何人。桑霍-潘薩是個自由自在的人,也許是出於某種責任感,他沈著冷靜地緊緊追蹤著堂-克維克瑣特,並將此作為一種有益的大型消遣,直到他的終日。(周新建譯)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November 22, 2016 at 12:57pm — No Comments

卡夫卡·日常困惑

平平常常的一件事:它總是忍受一種日常的困惑。甲和h地的乙做了一筆重要的生意。他前往h地進行預備性協商,來回各用了十分鐘,為了這種極快的速度他在家裏還炫耀了一番。第二天他再次前往h地,這一次將拍板成交。因為預計這次得要好幾個小時,所以他清晨早早地就出了門。盡管一切情形——至少按照甲的看法是這樣——與前一天完全一樣,可這次他在去h地的路上卻花了十個小時。傍晚他精疲力盡地趕到那裏時,人們告訴他,乙因甲遲遲不到十分生氣,半個小時前到甲的村子找甲去了,他們在路上本該能碰上的。人們勸甲等一等,可甲擔心那筆生意,立刻起身往回趕。

這回他對這條路並不特別重視,可偏偏眨眼功夫就到了。到家後他得知,乙來得同樣早,甲剛走他就來了。是的,他在大門口碰到了甲,還提醒甲別忘了那筆生意,可甲卻說,他現在沒有時間,他現在有急事得出去。…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November 20, 2016 at 11:23am — No Comments

卡夫卡·一只雜種

我有一只奇特的動物,一半像小貓,一半像羊羔。它是我從父親的財產中繼承來的一件遺物,不過它到我手裏之後才發育長大。以前它羊羔相多而小貓相少,但現在兩者基本相等,貓頭貓爪,羊羔個頭,羊羔體型,眼睛與兩者都像,閃閃發亮,充滿野性。毛很柔軟,緊貼在身上。動起來不但會連蹦帶跳,還會潛伏而行。它蜷伏在窗臺上的太陽地裏打呼嚕,一上草地便瘋跑起來,幾乎再也抓不住它。見到貓它便逃之夭夭,但卻喜歡襲擊羊羔。月夜裏屋檐溝是它最喜歡走的路。它不會喵喵叫,極為厭惡老鼠。它能在雞圈旁潛伏幾個小時,卻從未趁機謀殺。

我用甜牛奶餵養它,這對它的身體很有益。它大口大口將牛奶吸進嘴裏,它那食肉動物的利牙派不上一點用場。對孩子們來說,它當然是一大奇觀。星期天上午是它的會客時間,我將這小動物抱在懷裏,鄰家的孩子全圍著我站著。…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November 19, 2016 at 12:30am — No Comments

卡夫卡·敲門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November 13, 2016 at 12:22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