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Blog (251)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知城(上)

知城有個國王。他是他臣民的戰利品,每日憂心國事,披肝瀝膽。所謂“生前何必久睡,死後自會長眠”,為了能延長工作時間,他向巫師尋找幫助。巫師給了他一罐神奇的藥。國王從此不再入睡,不分白晝與黑夜,皆端坐於書案前處理各種公務。但有一天,他擡起頭,就像一個耕作的農夫那樣,幾乎是在一瞬間,他感到了厭倦。堆在桌上的文件是那樣多,且每時都在增高。它們是一種能夠無性繁殖的奇異生命體。…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18pm — No Comments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拿城(下)

這個世界太荒謬了。老鼠也懂哲學?旅人決心與它講道理。他說,“你曉得自由意誌?” 它用鼠須擦嘴,“老鼠就不配有擁有思考的權利嗎?”旅人說,“如果你家孩子認為牛肉屑不是真理,用塑料繩上吊是屬於自己的真理,咋辦?” 它翻起跟鬥,“個體也許經常會因無知而選擇謬誤,但這好過別人替他做出判斷。自由是有代價的。”旅人說,“你眼睜睜地看著它吊死?” 它齜出牙齒,“若真有這種事,更應該反思為何它想上吊?”旅人語重心長,“要譴責社會?命苦不能怨社會。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教育自己的孩子,至少智障者不能。噢,一種思想是否荒謬,要看它的推論是否荒謬。”它冷笑起來,“公民的思想自由與對未成年人的保護,並不矛盾。你在偷換概念。詭辯者!”…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16pm — No Comments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拿城(上)

旅人在汽車上坐直身。有時,離開一個城市去另一個城市就這樣簡單,像感冒了便打噴嚏一樣。旅人脫去鞋襪,腳盤於腹下。眼前,樹影幢幢,這輛由金屬、橡膠所結構的長方體,在夏日溫和的陽光下,仿佛是那根從花萼中伸出的漂亮舌頭,在所能抵達的路的身體深處輕輕掃動。兩只蝴蝶對這種類似於交媾的奔跑著了迷,貼著車廂飛。車廂有時飛得快,它們有時飛得慢,結果頭撞在車廂的鋼板上。旅人在紙廂上拈起它們,說,“中午好”。然後目送它們離開。它們表示謝意,嚶嚶地用翅翼掃過他的臉頰。

旅人吐出一口唾沫。…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16pm — No Comments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月城(下)

這種神秘的舞蹈於數千年前曾發生過一次,當無數火焰形成蓮花,大地猛地震動,河流迅速幹涸,在地面行走的生靈盡數枯朽,連在空中盤旋的鳥都紛紛化為枯骨齏粉,也使月城人受創傷,如野草萎敗,眼眶內流出黑色黏稠的血。

自那時起,月城每年舉行盛典,擇出其嗓音最悅耳者,用鑲有黃金的匕首割去其舌。儀式在往後的日子被得到有效地傳承,被以為莊嚴的祭祀與無比的榮耀。與之相伴隨的是,月城人的繁衍能力也在逐漸喪失。當最後一個月城人跪在祭壇前,虔誠,或者說呆滯地,誦完一長串咒語,再用磨利的石塊(而非朽壞的匕首)割去自己已然笨拙的舌頭,“我”在最徹底、最靜謐的沈思中醒了過來。盡管月光中仍然蘊藏著萬物的種子,但月城已毀,不可避免。“我”的指甲在脫落,“我”的血肉在幹癟,“我”的靈魂如同遇見了火的蠟。…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14pm — No Comments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月城(上)

月城的歷史,僅百分之一可通過書籍得知,其余的百分之九十九即留存於旅人之間的口口相傳中。這是一座音樂之城,是眾生靜默之所,位於荒原深處,四周皆是沼澤、藏身於沼澤中的兇鱷,以及被沼澤吞噬的那千姿百態的蒙難眾生。

城高三萬六千五百米,下部扁平,上部呈弧形凸起,整體形狀猶若鳳凰,有頭、頸、肩、腰、尾、足。每至月圓夜,有數縷罡風從蟾宮飄落,掛於城之一側,形成五弦,能各作金木水土火之聲。此時若有飛鳥自空中掠過,視鳥之種類、體形與飛行的速度,弦不彈而自鳴,其音或虛幽奇古,或慷慨悲歌,實是不一而足。…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13pm — No Comments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明城(下)

明城到底有著什麼樣的歷史?

年輕美貌的旅人坐在山坡上苦苦思索了三十六個晝夜,決定拔掉羽翅。這是她身體的一部分。巨大的疼痛像刀子。當她咬牙撕下最後一根羽毛,山坡下走來一個男人說,他將好好保管它,並在某日歸還於她。她沒有聽懂,一直緊緊包裹著她的聖潔氣息消失了,她已不再認得眼前的男人就是撒旦。她朝山下踽踽行去,涉進那無盡的時間長河,在河水中浣洗被血染紅的紗裙。一隊士兵發現了她,把她塞進一輛堆滿黃金、珠玉與象牙的車輦,送到一個叫紂的男人身邊。

所有在時間中曾出現過的城市朝她打開了已被焚毀的眾多書籍,但它們已經不再是她所關心的。…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13pm — No Comments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明城(上)

初次來到明城的旅人往往大吃一驚,盡管這裏充斥著刻有文字的精美印章、糧食、金銀珠寶、轟鳴的金屬機械、絲綢、巨大的工廠,但在這個奇怪的地方,“給人希望的不是希望,而是絕望;給人快樂的不是快樂,而是痛苦。”生活在這裏的人類似乎是一種殘缺的物種,根本無法遏制暴力沖動,一有機會就掠奪。他們也曾建立起契約、禁忌和原則,但最後都被自己所砸碎,盡管這些契約、禁忌和原則其實質即是暴力的酬勞與利息。

就有一個旅人為此哀傷不已,她有著驚人美麗,讓星辰也黯然失色。當月光照在她肌膚上,便化作滋潤萬物的清露。她決心向這些麻木、瘋狂的人傳播主的福音。因為,她是天使。

贊美主,喚醒黎明,晨光燦爛,照耀萬靈,…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13pm — No Comments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物城(下)

冰涼的水面出現一個幽深的洞。這是人所不能潛到的最深夢境。

旅人驚訝地看見洞裏有兩個女子在低聲交談。

一個長發女子說,“他說得真有趣。這是真話。”另一個圓臉女子說道,“世界在走向極端,而非均衡。它熱衷於徹底對抗而非和諧或綜合。這是一個不可逆轉的過程,其慣性將無情地摧毀一切試圖把它拉回去的力量,不管這種力量是發自於人們的內心還是來自於外太空。認識到這個被遮蔽的真相又無能承受的人,就會發瘋。瘋癲並不能把人打扮成神,它是一種逃避。”

旅人聽見自己的聲音正在向水的深處飄去,如同脫離了樹林的果實。…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11pm — No Comments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物城(上)

物城有各式各樣的橋。旅人站在橋下,他已忘掉了歲月、季節、來到物城是何年何月何日以及種種計時器的模樣;但他仍然記得那個黃昏。夕陽映在水中,燕子低飛過橋頭。

她說:“告訴我,你會永遠記住那只燕子嗎?不是隨便什麼燕子,不是那兒的那些燕子,而是迅速飛過的那只燕子?”

他說:“當然。”

他們都熱淚盈眶。幾天後她離開了。他用獵槍找到那只燕子。它的尖喙銜著一張泛黃的紙頁,上面繪有一種我從未見過的生物,容貌絕美。…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10pm — No Comments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罕城(下)

一個漂亮女人,黑亮的杏眼,白晳的臉。她在說話,面無表情。她那豐滿、鮮紅的嘴巴像一朵受了傷的玫瑰。小球在她腳下滾來滾去,她反復地說著三個字,“因為愛”。愛是什麼?愛是把最好的東西給對方。人身體裏有兩種愛,一是上帝之愛,不求回報;二是世俗之愛,是人的藝術,是一種本需要持之以恒地學習才可能掌握的能力。它有一個反饋機制。我給了你,你也要懂得給我。要不愛會枯竭。但愚蠢的人把愛變成了一個愚蠢的,要多愚蠢就有多愚蠢的字眼。

現在,愛,是人之罪。

你明白嗎?你不會明白的。

旅人看著這個不幸的男人,猶如一頭老虎,看著自己鏡中金黃的臉龐。旅人用中指擦去他眼睛裏的悲傷,現在,他能看見隱藏在她體內的淚水--是那麼多,就好像她是淚水做的。…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08pm — No Comments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罕城(上)

罕城仿佛是土裏長出的,巨大,荒蕪,看上去接近永恒。

旅人來到罕城,是因為一個男人。他被人謀殺了。兇手是他的妻子與妻子的情人。他死不瞑目,想知道為什麼。這不困難,旅人讓他回到過去(那時他還是一個少年,因為舞弊被教師斥罵,輟學,就做了小偷,摸走一個中年男人的錢包。男人丟錢後,撞車自殺。他很沮喪,改邪歸正,從做小生意開始,發家致富,後來遇上他的妻),命運像蜘蛛結的網,像漂浮的葉子,像一根長長的繩索,但他顯然不能明白這三個比喻的真諦,求旅人給他機會補償遺憾。這也不困難。時間並非箭頭,它同時存在於過去、現在、將來。旅人把他帶到鏡前。他又回到教室裏,沒有舞弊,考上大學,做了醫生。他抓住小偷的手,把錢包送還中年男人。但他還是遇上了他的妻……不管中間發生了什麼,過程多麼匪夷所思,終點仍然是他被她殺死。…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08pm — No Comments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稀城(下)

嫟,你的智慧與勇氣是我所不能理解的。我只能抄錄下你的話,在紙、鏡子與一切可書寫處,一遍遍不厭其煩地拼寫,試圖找出你的靈魂以及你是誰。這些句子有的是宋體,有的是楷體,有的是隸書,有的是魏碑,還有狂草與王羲之的那種行書。我相信這樣的書寫能把另一個世界的物質悄悄轉移到紙張上來。但當我抄完最後一個句子,我手上出現一副撲克牌,並不是完整的,不清楚具體遺失了哪張牌,或許是紅桃Q,或許是梅花四。我攤開牌,是一張陌生女人的臉;我又攤開一張,是另外一個陌生女人的臉。我不清楚她們與你有什麼樣的聯系,不得不把這些牌全部攤在桌面。我還是無法窮盡其中的可能,更沒有找到你的容顏(你的臉龐是對世界無限奇妙性的詩意概括)。…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06pm — No Comments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稀城(中)

稀城人認為月球上的黑影是由大群大群的、隨著季節遷徙的鳥類形成的。

旅人沒有反駁這種說法,凝視著眼前古老且神秘的圖案,有點透不過氣來。圖案的中央是一個裸體女子。他認得她,她叫嫟。那是一個陰森森的冬天,雖然沒有雪,但寒意已抹平了所有的河流。因為寒冷與饑餓,旅人暈倒在稀城一條河邊,是嫟吩咐仆人把他扛上駝背。嫟的家族為城內巨富。在她為這個異鄉客準備的臥室裏,旅人看到了用白銀造的神像、金鏤絲線編織而成的壁畫、沈香、金如意、來自雨林深處的紫檀木。

嫟的脖子比象牙還白。她的面容美麗絕倫,永遠新鮮。旅人不明白她為什麼就願意被藤蔓捆住四肢,嘴角卻有歡愉。他喃喃自語。…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06pm — No Comments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稀城(上)

這年秋天,王回到本城,來到邊境的小村落,在一株大樹下,偶遇府上的丫鬟。王叫出丫鬟的名字,祝福它的美貌。丫鬟在驚愕之後認出當年的少主人,頓時泣不成聲,講出三年前發生的事情。在牡蠣宴上自感受到羞辱的總督大人終於抓到王的父親的過失,由皇帝下旨,滿門抄斬,丫鬟仆人皆被拿去拍賣。丫鬟就是被這個村落裏的某公饕餮買下的。王默默聽著,一言不發。當一只公饕餮瘋狂地竄出門,一腳踩翻丫鬟,沖著它怒吼時,王掏出夜光杯與那本書,遞過去。…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05pm — No Comments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本城(下)

這年秋天,王回到本城,來到邊境的小村落,在一株大樹下,偶遇府上的丫鬟。王叫出丫鬟的名字,祝福它的美貌。丫鬟在驚愕之後認出當年的少主人,頓時泣不成聲,講出三年前發生的事情。在牡蠣宴上自感受到羞辱的總督大人終於抓到王的父親的過失,由皇帝下旨,滿門抄斬,丫鬟仆人皆被拿去拍賣。丫鬟就是被這個村落裏的某公饕餮買下的。王默默聽著,一言不發。當一只公饕餮瘋狂地竄出門,一腳踩翻丫鬟,沖著它怒吼時,王掏出夜光杯與那本書,遞過去。…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02pm — No Comments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本城(上)

很久以前,在旅人中間有一個關於本城的傳說。但誰也說不清楚本城在哪兒。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本城並不在大澤深處,也不在茫茫水霧遮掩的群山之間。那裏生活著一群饕餮。

它們的模樣有點怪,體如牛形,獅鼻虎額豹尾,頭生雙角,有著一張人的面龐,眼睛卻長在腋下。它們曾是龍的子孫,因此可以在地上走、水中遊、天上飛。但它們的性格比模樣還要古怪。在統治它們的官僚階層面前比羊羔更溫馴,能夠忍受人類所無法忍受的貧困、疾病與腐敗。在身份地位不如自己的饕餮面前,則異常兇猛,一言不合即沖上去撕咬。它們普遍地缺乏同情心,對民主嗤之以鼻,對與自己無關的事情,表現出不可思議的麻木不仁。一只饕餮偶爾還能記得自己是龍的子孫,三只饕餮在一起是一堆不可救藥的鼻涕蟲。它們愛好吃。若發現食物,必定趕緊塞入嘴裏,吃不掉的藏在腋下,腋下那雙眼睛二十四小時看著。…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02pm — No Comments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原城(上)

當父母晚上不在家,孩子臉上露出快活的表情--這種表情與他考上全校第一的表情截然不同,後者仿佛只是一個木頭面具。他朝著窗外的夜穹眨眨眼睛,打碎燈泡。從球形玻璃體裏泄出的光一下子註滿整個屋子,都有齊腰深。孩子踩上沖浪板,尖叫,臉龐緋紅,眼睛像兩團烈火。他在光與光之間形成的波浪中跳躍。沙發上形成的浪是弧形,電冰箱上形成的浪是橢圓形,兩扇墻交集處的浪是一個錐形。這塊神奇的沖浪板甚至把他帶到天花板上。孩子好像是一條有鰭的大魚。沒有哪位沖浪選手能做出他所做出的種種匪夷所思的動作……板子自始至終粘在他腳尖,仿佛是腳掌的一部分。屋子裏漸漸出現了水母、銀魚、會唱搖籃曲的鸚鵡螺、隨歌聲跳舞的白珊瑚,以及海底最美麗的矢車菊花。孩子咯咯地笑,與它們捉迷藏,一起唱好聽的歌謠。等到父母快回來的時候,在一只討厭的紅鯡魚的提醒下,孩子戀戀不舍地跳下滑板,跑到衛生間裏打開抽水馬桶。光,以及所有迷人的海洋生物隨著馬桶沖水的嘩啦聲,不見了。孩子撿起燈泡碎片,用口水重新黏好,擰回原處,回到桌前寫起作業。…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00pm — No Comments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原城(下)

原城沒有任何特征可言,它並非空虛的感覺、墳墓、腐敗的壞疽、通往未來的喉嚨、不斷擴大的版圖、殿堂、火,它只是存在,如同宇宙存身於無限,它存在於人類繁衍史的每個字詞與音節的背後。

在原城一幢破舊公寓的六樓,生活著一家人,一對夫妻與一個淘氣的孩子。他們的生活與我們的日常生活沒有任何不同,都是一堆渾濁黏稠的可疑物。夫妻倆心知肚明自己的未來,希望孩子某天能擺脫這種令人窒息的生活。他們未進過大學的門,在家鞋廠裏做事,工作認真,待人和藹,生活儉樸,經常要工作到晚上十一二點鐘才能回家。他們唯一奢侈的愛好就是喜歡看《讀者》。每期必買。這本著名刊物的封底曾長期印有一行漢字--知識改變命運。這句話讓他們的心潮濕。…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6:59pm — No Comments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情城(下)

她們認為:情城的存在只會讓女性淪為男人的附庸,成為“妻子、性伴侶、母親、家庭主婦”,而非一個真正獨立的有價值的人。淡雅等詞語之所以美好,並不是它們真的就美好,是女人天生就有,真的是女人命名了它們,而是男人需要消費它們,並通過電影、電視、雜誌、心理學教材、網絡等催眠女人,使她們誤以為這些詞語是自己內心的創造,是靈魂最真實的需要--猶如樹需要水。這是光天化日下明目張膽的欺騙,是陰謀。

她們告誡每個胸脯上有一對半圓球體的人:不管那種液體有多麼神奇,那個造了情城的人是一個殺死二十六名少女的徹頭徹尾的謀殺犯。所謂的男性氣質與女性氣質,並非不可更改的自然的本質,而是一個被馴養的過程。只有拋棄那些由男人所定義的“好”的與“壞”的女性氣質,讓它們統統見鬼,女人才能顯示出她們最早擁有的力量與美。…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December 14, 2017 at 6:51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