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 Tree's Blog (131)

迪克·努塞:樑上君子

黃偉。譯

淩晨兩點,我被妻子的叫聲驚醒。借著廁所微弱的燈光,我看見她站在離床不遠的地方,對著一個敞著衣服、滿身橫肉的男人吼道:“滾出去!”

我一怔,陣陣恐懼牽動著全身,緊接著,一個筋斗,我啊地一聲從床上彈起,擺出格斗架式。那沈悶的嚎叫聲似乎摻著血,好久沒那樣了。盡管我在海軍陸戰隊受過訓,這不期而至的際遇,還是著實嚇了我一跳。

見我眼露兇光,那混蛋反而鎮靜地轉過身,背對著我,似乎對我不屑一顧。接著他熄滅了廁所里的燈,房間里漆黑一片。…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11am — No Comments

金力明·戀愛的程序

誰都知道朱繞才華出眾,容貌非凡,可是不知怎麼,自從來到這里,她的運氣非常不佳。無論是住房學習,還是其他方面的種種問題,她都覺得非常非常的不順心。

這天,天悶熱得很,放了學她沒回家,竟信步來到了離住處不遠的公園里。

“還是寫封信給芳罷。”她想。於是找出了紙筆。

“可是該寫什麼呢?向她述說我的不幸?……可這正是她一直等待著,希望發生的事呢。”她想了一會兒,覺得沒有一個人是可以以誠相待的。——這正是她的痛苦所在呢!一種突如其來的郁悒充塞了她的腦,她的心,使她開始一動不動地註視著地面。……這時,她感到了一種近在咫尺的,有意減輕了的腳步聲。她轉過身體發現是一個男子。她有些吃驚,見他一聲不吭地在她身邊的空位上坐了下來,就更是緊張得有點透不過氣來。…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10am — No Comments

劉墉·厲司河卜者

話說在那天庭之中,厲司河之畔,有位能洞曉未來吉兇的算命先生。許多等著降世投胎的孩子,都要找他卜上一卦,知道自己來生福祿富貴的,自然要多塞個紅包給卜者,至於獲悉自己來世蹇滯短命的,則少不得要悉眉苦臉。所幸他們跟著便得飲那忘川之水,忘去了前生和來世,才能各自懵懵懂懂地奔赴娘胎。

最先去算命的,是一個叫孔丘的孩子,算命先生打量了一下這個眉清目秀的娃”“兒,長長地嘆了口氣:“你看來十分聰明,口才也不錯,天生是個做哲學家和都師的材料,只可惜生的時辰不對,雖然你的祖先曾是貴族,你卻是個貧賤的私生子;雖然你的學生不少,可惜得意的學生,有的被剁成了肉醬,有的又早死;雖然你四處講學,可惜有時連飯都沒得吃……”“成事不說,遂事不諫。’孔丘鞠個躬,傷心地走了。…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08am — No Comments

錢立志:禮物

今天是老奶奶格蘭特的生日。

她早早地起了床,等待著郵件。如果有郵差沿街走過來的話,她能從二樓的一個套間里看見。她很少有信或其他郵品;若有了,底樓的那個小男孩約翰尼會給她送上樓來的。

她今天確信會有郵件。盡管平時女兒米拉很少寫信來,但是米拉是不會忘了母親的生日的。米拉很忙,她丈夫去年當上了市長,米拉也因十分孝敬老人而獲得了獎章。

女兒以此為榮;她也為女兒感到驕傲。她還有一個女兒伊尼德,更是她所疼愛的。伊尼德沒有結過婚,她能同母親生活在一起,並在街頭拐彎處的一個小學校里教書,就似乎已經很滿足了。直到有一天晚上,她說:“母親,我已經講好了,請穆列森太太來照顧您幾天。明天我不得不去住醫院了。哦,不過是個小手術。我不久就會回家來的。”…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08am — No Comments

歷史上的圍棋迷

阮籍為三國魏人,“竹林七賢”之一。有一天,他與外國朋友下棋,家人匆匆跑來告訴他說:“老夫人已經過世了。”阮籍的朋友站起來不下了,阮籍執意不肯。終局之後,阮籍飲酒三斗,嚎啕大哭,竟吐血數升,體重一下子減了好幾斤。

棋終就難南北朝宋明帝時的圍棋名手王景文,因事觸犯了明帝,被賜死。詔書送到王家時,正逢王景文與朋友對弈。他看完詔書,把詔書壓在棋枰下,神態自若地跟朋友往來爭劫。棋終,王景文收拾好棋子,取過毒酒,舉杯向朋友說:“對不起,這酒不能勸你喝了。”隨即飲下毒酒而死。…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07am — No Comments

姜德明:離宮外邊

幾次向去過承德的人打聽,離宮麗正門左邊不遠,有家小小的新亞書店還在嗎?沒有人能回答我。

那天碰到承德來的一位朋友,才知道這家小店關門多年,女主人已經不在了。

十幾年前我去承德,住在離宮對門的賓館里。我一向起得早,每天都到街上去散步,常常看到那位上了年紀的女店主已經坐在書攤前。她不賣庸俗讀物,主顧不多。

我還記得,我在她那里找到一本徐鑄成先生的回憶文集《新聞叢談》。書本來不臟,她非要從小屋的書架上找出一本更新的。…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07am — No Comments

崔保國:老鋼琴

師大鋼琴教授劉老與我多年為鄰。他曾留學法國、俄國和奧地利。和許多大音樂家一樣,他清高孤僻,終生獨身,在大學教了一輩子鋼琴,直到古稀之年才有了一架自己的鋼琴。

這是一架流亡白俄留下來的老鋼琴。奶白色的琴身鑲嵌銀邊,琴腿雕有精致的花紋,鍵盤平得像水面。劉老只在琴上彈了一個和弦,又看了琴上刻的外文,便當即拍板買下。盡管琴價兩萬,他仍說不貴,回來告訴我:這是一架沙皇宮廷的公主用琴,稀世名琴。

他拿出全部積蓄,又賣了相機和彩電,又向我借了1千元,但仍差8千。賣主倒不錯,寬限他半年後付清這8千元。老鋼琴終於擡進了劉老的斗室,他一屁股坐下,兩天兩夜,房間里幾乎琴聲未斷。他彈得淚流滿面,還高聲吟詩。第三天就病倒了,一病半年。…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06am — No Comments

靳希: 藍色的連衫裙

1909年的春天來到了俄亥俄州的克利夫蘭城,可是,她沒能給蓋特街帶來新面貌。臨近的那些漂亮街道上的住戶們都已忙開了:拾掇閑了一冬的小園子;粉刷、油漆房屋;為夏天準備好剪草機……蓋特街卻仍是老樣子:又臟又亂。

蓋特街是條短街,但走過這條街的人都嫌它太長了。當然,住在這兒的人都沒多少錢,窮人的要求是不多的。

他們有時能找到點兒活干,有時為找工作而奔波;他們的屋子多年沒有油漆粉刷了,院子里連自來水也沒有,蓋特街的住戶只好到街角的水栓那兒去提水。

街上的景象當然好不了——沒有人行道,沒有路燈,街道一頭上的鐵路線給這兒增添了更多的嘈雜聲和塵土。…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06am — No Comments

伊莉法特·伊吉力比: 藍色的窗帷

我的朋友,現在魔力征服了我,我不能逃避它。我願意將一切告訴你。你和我母親說是咒文和神符降住了我,我自己卻認為是女性的美和心靈的善良。無論怎麼說,我都不在乎。重要的是,我是幸福的。我不允許別人破壞這個幸福。

你一向直爽、真誠,而現在卻否認是我母親要你來的,她沒有說服我而寄希望於你。但是在你開始執行委托之前,先聽我說,你就會明白沒有必要再勸說了。

事情是這樣的。我母親常常利用我愛人不在的時候對我說:“孩子,我一看見你和你那不能生孩子的老婆就傷心!”有時候這些話使我討厭,我請求母親不要干涉我的生活。“我選中的愛人,我不後悔。”我對母親說。

但是幾個月以前,我不由地考慮了母親的話。老實說,這些話逐漸打動了我的心。…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04am — No Comments

雅·哈謝克娃:結婚禮物

劉星燦譯

“無論如何,”卡麗契卡說,“我們得給他們寄去點什麽。”

耶尼克說:“卡麗契卡,把那只花瓶送給他們吧!”卡麗契卡睜大眼睛問道:“什麽花瓶?”“那只刻花的紅花瓶,安娜姑姑送給我們的那一只。”

“可那花瓶已經斷了瓶頸啊!”“等一等!”耶尼克打開衣櫃,小心翼翼地將一只斷了頸的刻花紅花瓶放到桌上,又將另一個紙包打開,取出那節花瓶頸,將它安在瓶上。

“要是瓶頸沒斷就值錢了,對不對?”“是啊,真可惜!”刻花玻璃像淚血般地閃著光,這是耶尼克的姑姑送給卡麗契卡的,貴重的花瓶寄到他們手里時已經斷了頸。…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9:59am — No Comments

恍然大悟

一隻皮球破窗而入,進了穆勒太太的廚房。不久,一個小孩來撳門鈴說:“爸會兒就來給您裝新玻璃。”果然不錯,一個男人走上台階,穆勒太太把皮球還孩子,孩子走了。

那人把玻璃換好後,說:“十塊錢。”

“什麽?你不是他的爸爸?”穆勒太太問。

“什麽?你不是他的媽媽?”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9:50am — No Comments

梁曉聲·孩兒面

那天晚上,我在友人家做客。友人乃中年書法家,舉辦了國內國外個人書法展後,名聲鵲起,墨跡就很值錢來。

正聊著,忽聞敲門聲。友人妻開了門,讓進一位20多歲的青年。看其衣著氣質,不但是外地人,而且定是山里人無疑。

他在門外聲稱要找“汪銘老先生”,歸還一樣東西。

汪銘老先生,友人之父,數年前已故去。生前也是一位名字極有分量的書法家”“。

友人問青年從何處來?

答曰從大興安嶺林區來。

問歸還什麽?…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9:34am — No Comments

Pete 歸來

幾年前我第一次聽到這故事,是在紐約格林尼治碰到的一個女孩子說的。她說當時那些人里有她。此後別人聽我提起這件事,便說他們記不起是在哪本書上看到過大致相同的故事,或說聽熟人講過,是那位熟人的朋友的親身經歷。這故事很可能就是那種深藏在人們心底的神秘民間傳說,每隔幾年,就以不同的說法流傳一次。盡管故事中的人物不同,寓意卻始終如一。我倒願意相信某時某地真有其人其事。

他們到佛羅里達去,3個男孩,3個女孩。他們用紙袋帶著夾肉面包和葡萄酒,上了長途公共汽車,夢想著金黃色的海灘和海潮。灰暗寒冷的紐約,在他們後面消失了。

長途汽車隆隆南駛,溫哥引起了他們的註意。他坐在他們的前面,身穿一套不稱身的襤褸衣服,動也不動,灰塵蒙面,使人看不出年紀。不斷地咬嘴唇內部,寡合得仿佛處身愁繭,默無一言。…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9:33am — No Comments

格林·到了天堂的貧農

有一回,一個虔誠的貧農死了,到了天堂的門口,同時也有一個富人在那里,要進天堂里去。聖彼得拿鑰匙來開門,讓那位先生進去,他好像沒有看貧農,就把門關了。貧農在外面聽到富人在天堂里受到歡呼的接待,還有音樂、歌曲,最後又安靜了。聖彼得開了天堂的門,讓貧農進去。貧農以為現在他進去的時候也要奏樂唱歌,但是一點聲音都沒有,他只是受到親切的接待,天使迎著他走來,也沒有人唱歌、貧農問聖彼得,他們為什麽不像富人進來的時候一樣唱歌歡迎他,顯然,在天堂如在地上一樣的也有偏見。聖彼得說:“哦,沒有這回事。我們愛你和別的人一樣,你也和富人一樣要享受天堂的快樂,只是像你這樣的貧農,每天都有進天堂的,而富人百年才來一個。”…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9:30am — No Comments

林清玄·如意菩提

送一輪明月一位住在山中茅屋修行的禪師,有一天趁夜色到林中散步,在皎潔的月光下,他突然開悟了自性的般若。

他喜悅地走回住處,眼見到自己的茅屋遭小偷光顧,找不到任何財物的小偷要離開的時候在門口遇見了禪師。原來,禪師怕驚動小偷,一直站在門口等待,他知道小偷一定找不到任何值錢的東西,早就把自己的外衣脫掉拿在手上。

小偷遇見禪師,正感到錯愕的時候,禪師說:“你走老遠的山路來探望我,總不能讓你空手而回呀!夜涼了,你帶著這件衣服走吧!”說著,就把衣服披在小偷身上,小偷不知所措,低著頭溜走了。

禪師看著小偷的背影穿過明亮的月光,消失在山林之中,不禁感慨地說:“可憐的人呀!但願我能送一輪明月給他。”…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9:28am — No Comments

騰利娜·高原的茶花

在祖國邊陲的昆侖山巔,常年積雪不化,積百年千年之雪。幾乎半個世紀以來,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上萬名官兵像鉚釘一樣駐紮在高原的永凍層上。他們都知道同一個故事,就是關於高原的茶花。

那一年茶花4歲,第一次和媽媽出門走的就是遠路。

那一年也是在這辭舊迎新的時節。

被冰雪覆蓋的高原依然以它千百年的沈靜和冷寂來對待人類任何一個火紅的節日。

高原恢宏的美麗是殘酷的。

長長的青藏公路上,車越來越少,偶爾有一輛,也是從雪線回格爾木過年的。…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9:21am — No Comments

騰利娜·高原的茶花

在祖國邊陲的昆侖山巔,常年積雪不化,積百年千年之雪。幾乎半個世紀以來,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上萬名官兵像鉚釘一樣駐紮在高原的永凍層上。他們都知道同一個故事,就是關於高原的茶花。

那一年茶花4歲,第一次和媽媽出門走的就是遠路。

那一年也是在這辭舊迎新的時節。

被冰雪覆蓋的高原依然以它千百年的沈靜和冷寂來對待人類任何一個火紅的節日。

高原恢宏的美麗是殘酷的。

長長的青藏公路上,車越來越少,偶爾有一輛,也是從雪線回格爾木過年的。…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9:21am — No Comments

珍尼·約倫潘:國慶會說話的頭顱

一個獵人在灌木叢中撿到一顆老人的頭顱。他就問:“你怎麽會到這里來的?”頭顱回答:“是因為我愛說話的緣故。”獵人便跑到國王面前,對他說:“我在灌木叢中找到一顆干枯的人頭,他問起你他的父母親如今怎麽樣了。”…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9:00am — No Comments

羅·扎克斯:父親失約

事情發生在丹麥的一個富有畫意的客棧里。這種客棧專逢迎遊客,通用英語。

父親這次旅行也是辦事,也遊樂,空閑的時候,玩得很痛快。

父親說:“可惜你媽不能來。如果能帶她來逛逛,多好。”

父親年輕時到過丹麥。我問他,“從你上次來,有多久了?”

“哦,差不多三十年了。我記得那時就住在這家小客棧里。”

父親四下望望,回憶道:“那些日子真美……”他忽然住口不言,臉色轉白。…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1, 2017 at 11:24pm — No Comments

張驊·浮冰上的兩者

餓到第三天的晚上,諾尼想到了尼瑪克。在這座漂浮著的冰山上,除了他們兩個以外,再也沒有別的有血有肉的生靈了。

冰塊裂開時,諾尼失掉了他的雪橇、食物和皮大衣,甚至失去了他的小刀。冰山上只留下他和他那忠實的雪橇犬——尼瑪克。現在,他們兩個臥在冰上,睜大眼睛註視著對方——雙方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諾尼對尼瑪克的愛是真真實實的——就像這又餓又冷的夜晚和他傷腿上的陣痛一樣真實。但是,村里的人在食物短缺的時候,不就毫不遲疑地殺犬充饑嗎?

“尼瑪克餓久了也要尋覓食物的。我們當中的一個很快就要被另一個吃掉。”

諾尼想。…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1, 2017 at 11:23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