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 Tree's Blog (164)

泰戈爾:苦行的修士

湯永寬。譯

在森林的深處,苦行的修士緊閉著眼睛在苦苦的修煉;他想修成正果,進入樂園。

但是拾柴的姑娘在衣裙里給他帶來了果子,又用樹葉做成的杯子從溪流里為他取來了清水。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他的修行變得愈加艱苦了,到後來他絕口不嘗果子,也不喝一滴清水。拾柴的姑娘感到非常悲傷。

樂園里的上帝。聽說有一個人居然膽敢希冀成為神靈。他曾經一次又一次的同他的勁敵泰坦們戰斗,並拒之於他的王國之外;然而他懼怕一個具有忍受苦難的力量的人。…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January 1, 2018 at 3:46pm — No Comments

西蒙諾夫 :蠟燭

茅盾譯

1944年9月19日,貝爾格萊德實際上已經拿下來了,只有薩伐河上的一座橋和那個小小的橋頭堡還在德國人手里。

那個早晨,5個紅軍戰士決定要偷襲這座橋。他們必須先爬過一塊不很大的方場。方場上散布著幾輛燒毀的坦克和鐵甲車,有德國人的,也有我們的。只有一棵樹還沒倒下,好像有雙魔手把它的上半身削去了,單留著一人高的下半截。

在方場的中央,我們那5個人被對岸敵人的迫擊炮火趕上了。在炮火下,他們伏在地上有半小時之久。最後,炮火稀了一點兒,兩個輕傷的抱著兩個重傷的爬了回來。那第5個已經死了,躺在方場上。…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January 1, 2018 at 3:45pm — No Comments

王蒙:來勁

您可以將我們的小說的主人公叫做向明,或者項銘,響鳴,香茗、鄉名,湘冥命或者向明向銘向鳴向茗向名向冥向命……以此類推。三天以前,也就是五天以前一年以前兩個月以後,他也就是她它得了頸椎病也就是脊椎病、齲齒病、拉痢疾、白癲風、乳腺癌也就是身體健康益壽延年什麼病也沒有。十一月四十二號也就是十四月十一、二號突發旋轉性暈眩,然後照了片子做了B超腦電流圖腦血流圖確診。

然後掛不上號找不著熟人也就沒看病也就不暈了也就打球了遊泳了喝酒了做報告了看電視連續劇了也就根本沒有什麼頸椎病干脆說就是沒有頸椎了。親友們同事們對立面們都說什麼也沒說你這麼年輕你這麼大歲數你這麼結實你這麼衰弱哪能會有哪能沒有病去!說得他她它哈哈大笑嗚嗚大哭哼哼嗯嗯默不做聲。…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January 1, 2018 at 3:43pm — No Comments

迪克·努塞:樑上君子

黃偉。譯

淩晨兩點,我被妻子的叫聲驚醒。借著廁所微弱的燈光,我看見她站在離床不遠的地方,對著一個敞著衣服、滿身橫肉的男人吼道:“滾出去!”

我一怔,陣陣恐懼牽動著全身,緊接著,一個筋斗,我啊地一聲從床上彈起,擺出格斗架式。那沈悶的嚎叫聲似乎摻著血,好久沒那樣了。盡管我在海軍陸戰隊受過訓,這不期而至的際遇,還是著實嚇了我一跳。

見我眼露兇光,那混蛋反而鎮靜地轉過身,背對著我,似乎對我不屑一顧。接著他熄滅了廁所里的燈,房間里漆黑一片。…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11am — No Comments

金力明·戀愛的程序

誰都知道朱繞才華出眾,容貌非凡,可是不知怎麼,自從來到這里,她的運氣非常不佳。無論是住房學習,還是其他方面的種種問題,她都覺得非常非常的不順心。

這天,天悶熱得很,放了學她沒回家,竟信步來到了離住處不遠的公園里。

“還是寫封信給芳罷。”她想。於是找出了紙筆。

“可是該寫什麼呢?向她述說我的不幸?……可這正是她一直等待著,希望發生的事呢。”她想了一會兒,覺得沒有一個人是可以以誠相待的。——這正是她的痛苦所在呢!一種突如其來的郁悒充塞了她的腦,她的心,使她開始一動不動地註視著地面。……這時,她感到了一種近在咫尺的,有意減輕了的腳步聲。她轉過身體發現是一個男子。她有些吃驚,見他一聲不吭地在她身邊的空位上坐了下來,就更是緊張得有點透不過氣來。…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10am — No Comments

劉墉·厲司河卜者

話說在那天庭之中,厲司河之畔,有位能洞曉未來吉兇的算命先生。許多等著降世投胎的孩子,都要找他卜上一卦,知道自己來生福祿富貴的,自然要多塞個紅包給卜者,至於獲悉自己來世蹇滯短命的,則少不得要悉眉苦臉。所幸他們跟著便得飲那忘川之水,忘去了前生和來世,才能各自懵懵懂懂地奔赴娘胎。

最先去算命的,是一個叫孔丘的孩子,算命先生打量了一下這個眉清目秀的娃”“兒,長長地嘆了口氣:“你看來十分聰明,口才也不錯,天生是個做哲學家和都師的材料,只可惜生的時辰不對,雖然你的祖先曾是貴族,你卻是個貧賤的私生子;雖然你的學生不少,可惜得意的學生,有的被剁成了肉醬,有的又早死;雖然你四處講學,可惜有時連飯都沒得吃……”“成事不說,遂事不諫。’孔丘鞠個躬,傷心地走了。…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08am — No Comments

錢立志:禮物

今天是老奶奶格蘭特的生日。

她早早地起了床,等待著郵件。如果有郵差沿街走過來的話,她能從二樓的一個套間里看見。她很少有信或其他郵品;若有了,底樓的那個小男孩約翰尼會給她送上樓來的。

她今天確信會有郵件。盡管平時女兒米拉很少寫信來,但是米拉是不會忘了母親的生日的。米拉很忙,她丈夫去年當上了市長,米拉也因十分孝敬老人而獲得了獎章。

女兒以此為榮;她也為女兒感到驕傲。她還有一個女兒伊尼德,更是她所疼愛的。伊尼德沒有結過婚,她能同母親生活在一起,並在街頭拐彎處的一個小學校里教書,就似乎已經很滿足了。直到有一天晚上,她說:“母親,我已經講好了,請穆列森太太來照顧您幾天。明天我不得不去住醫院了。哦,不過是個小手術。我不久就會回家來的。”…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08am — No Comments

歷史上的圍棋迷

阮籍為三國魏人,“竹林七賢”之一。有一天,他與外國朋友下棋,家人匆匆跑來告訴他說:“老夫人已經過世了。”阮籍的朋友站起來不下了,阮籍執意不肯。終局之後,阮籍飲酒三斗,嚎啕大哭,竟吐血數升,體重一下子減了好幾斤。

棋終就難南北朝宋明帝時的圍棋名手王景文,因事觸犯了明帝,被賜死。詔書送到王家時,正逢王景文與朋友對弈。他看完詔書,把詔書壓在棋枰下,神態自若地跟朋友往來爭劫。棋終,王景文收拾好棋子,取過毒酒,舉杯向朋友說:“對不起,這酒不能勸你喝了。”隨即飲下毒酒而死。…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07am — No Comments

姜德明:離宮外邊

幾次向去過承德的人打聽,離宮麗正門左邊不遠,有家小小的新亞書店還在嗎?沒有人能回答我。

那天碰到承德來的一位朋友,才知道這家小店關門多年,女主人已經不在了。

十幾年前我去承德,住在離宮對門的賓館里。我一向起得早,每天都到街上去散步,常常看到那位上了年紀的女店主已經坐在書攤前。她不賣庸俗讀物,主顧不多。

我還記得,我在她那里找到一本徐鑄成先生的回憶文集《新聞叢談》。書本來不臟,她非要從小屋的書架上找出一本更新的。…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07am — No Comments

崔保國:老鋼琴

師大鋼琴教授劉老與我多年為鄰。他曾留學法國、俄國和奧地利。和許多大音樂家一樣,他清高孤僻,終生獨身,在大學教了一輩子鋼琴,直到古稀之年才有了一架自己的鋼琴。

這是一架流亡白俄留下來的老鋼琴。奶白色的琴身鑲嵌銀邊,琴腿雕有精致的花紋,鍵盤平得像水面。劉老只在琴上彈了一個和弦,又看了琴上刻的外文,便當即拍板買下。盡管琴價兩萬,他仍說不貴,回來告訴我:這是一架沙皇宮廷的公主用琴,稀世名琴。

他拿出全部積蓄,又賣了相機和彩電,又向我借了1千元,但仍差8千。賣主倒不錯,寬限他半年後付清這8千元。老鋼琴終於擡進了劉老的斗室,他一屁股坐下,兩天兩夜,房間里幾乎琴聲未斷。他彈得淚流滿面,還高聲吟詩。第三天就病倒了,一病半年。…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06am — No Comments

靳希: 藍色的連衫裙

1909年的春天來到了俄亥俄州的克利夫蘭城,可是,她沒能給蓋特街帶來新面貌。臨近的那些漂亮街道上的住戶們都已忙開了:拾掇閑了一冬的小園子;粉刷、油漆房屋;為夏天準備好剪草機……蓋特街卻仍是老樣子:又臟又亂。

蓋特街是條短街,但走過這條街的人都嫌它太長了。當然,住在這兒的人都沒多少錢,窮人的要求是不多的。

他們有時能找到點兒活干,有時為找工作而奔波;他們的屋子多年沒有油漆粉刷了,院子里連自來水也沒有,蓋特街的住戶只好到街角的水栓那兒去提水。

街上的景象當然好不了——沒有人行道,沒有路燈,街道一頭上的鐵路線給這兒增添了更多的嘈雜聲和塵土。…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06am — No Comments

伊莉法特·伊吉力比: 藍色的窗帷

我的朋友,現在魔力征服了我,我不能逃避它。我願意將一切告訴你。你和我母親說是咒文和神符降住了我,我自己卻認為是女性的美和心靈的善良。無論怎麼說,我都不在乎。重要的是,我是幸福的。我不允許別人破壞這個幸福。

你一向直爽、真誠,而現在卻否認是我母親要你來的,她沒有說服我而寄希望於你。但是在你開始執行委托之前,先聽我說,你就會明白沒有必要再勸說了。

事情是這樣的。我母親常常利用我愛人不在的時候對我說:“孩子,我一看見你和你那不能生孩子的老婆就傷心!”有時候這些話使我討厭,我請求母親不要干涉我的生活。“我選中的愛人,我不後悔。”我對母親說。

但是幾個月以前,我不由地考慮了母親的話。老實說,這些話逐漸打動了我的心。…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04am — No Comments

阿特·布屈沃德:來自賭城的電話

在每個男人的生活中都有這麼一個時侯,如果他單獨在拉斯維加斯,他就不得不打收話人付費電話給他妻子。這一時刻對我而言比預期的要來得早。

“你好,親愛的,”我說,“我正在拉斯維加斯給你打電話。”

“我知道你在哪兒打電話,”她說,痛苦正從聽筒里滲透出來,“你昨晚在干什麼?”

“我和一個歌舞女郎約會。”我告訴她。

“別和我撒謊。你在賭博。”

“一點點,不多。”

“你輸了多少?”…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04am — No Comments

巴利斯·利亞賓毅莉:軍人的妻子

他緩慢而清晰地說:“謝謝你們。——我沒有被拋棄……”

一阿列克賽依·巴都林要上前線去了,捷里——一只又大又黑的狗,此時此刻似乎懂得事情的嚴重性。它聽主人說:“再見捷里,我走了,你要好好地照顧女主人。等著,我一定會回來。”阿列克賽依的妻子維拉站在一旁咬著嘴唇,生怕慟哭出聲,她默默地等待結束這悲傷的情景。

阿列克賽依站了起來,輕輕地將行李袋往背上一甩,擁抱了妻子,緊緊地吻了吻她。妻子貼緊著他,仿佛這樣才能消除那可怕的離別時刻,並能阻止阿列克賽依遠離;但是他小心地拉開她的手,輕輕地推開了她,再一次撫摸了捷里,就向門外走去。

維拉奔向窗口,阿列克賽依高大挺直的身軀在明亮的四邊形籬笆門中一閃,他走了。…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10:00am — No Comments

雅·哈謝克娃:結婚禮物

劉星燦譯

“無論如何,”卡麗契卡說,“我們得給他們寄去點什麽。”

耶尼克說:“卡麗契卡,把那只花瓶送給他們吧!”卡麗契卡睜大眼睛問道:“什麽花瓶?”“那只刻花的紅花瓶,安娜姑姑送給我們的那一只。”

“可那花瓶已經斷了瓶頸啊!”“等一等!”耶尼克打開衣櫃,小心翼翼地將一只斷了頸的刻花紅花瓶放到桌上,又將另一個紙包打開,取出那節花瓶頸,將它安在瓶上。

“要是瓶頸沒斷就值錢了,對不對?”“是啊,真可惜!”刻花玻璃像淚血般地閃著光,這是耶尼克的姑姑送給卡麗契卡的,貴重的花瓶寄到他們手里時已經斷了頸。…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9:59am — No Comments

張海聲·寂寞的旅伴

初次獨自外出,我帶足了干糧,以免在旅途中因人與物分離的不慎帶來某些損失。

這可好,同艙的人都上船尾餐廳吃午飯去了,我便自然而然地充當了本艙室的臨時看管者。無聊之極,我走進了瓊瑤虛構的悲悲戚戚之中。

寂靜的艙里突然傳來了皮鞋聲,我擡眼一望,面前已經立著一位五十來歲的男子。這人的臉十分陌生,我敢肯定他並非我的同艙人。警惕之弦立時繃緊了。

我不打算理他。他卻弓下腰用討好的語氣問我:“小鬼,看啥書呀?”一口地道的北京話。

我把書一合,擎起朝他晃晃:“喏!瓊瑤的小說,解解悶。”…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9:55am — No Comments

吉野先生的日記

莊伯和已經結婚的吉野先生,只身來華留學,專攻中國文學。他的中國話講得很流利,已達到可以跟人開玩笑的程度,書寫能力嘛,連應付情書都沒問題了。

他孤獨一人,無牽無掛。也許是喜歡中國女性吧,他還交上了女朋友。

吉野有寫日記的習慣,再度戀愛的興奮,自然要流露於筆下。但他聽說過太太往往有偷看丈夫日記的毛病。雖然她不在身邊,但為了以後萬無一失,他用中文寫日記,因為太太看不懂嘛!…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9:53am — No Comments

恍然大悟

一隻皮球破窗而入,進了穆勒太太的廚房。不久,一個小孩來撳門鈴說:“爸會兒就來給您裝新玻璃。”果然不錯,一個男人走上台階,穆勒太太把皮球還孩子,孩子走了。

那人把玻璃換好後,說:“十塊錢。”

“什麽?你不是他的爸爸?”穆勒太太問。

“什麽?你不是他的媽媽?”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9:50am — No Comments

列金娜·埃澤拉:湖畔協奏曲

魯道夫慢慢騰騰走在通往托馬林田莊的林蔭道上,他是為了借船才到這個面對“遊蛇湖”而遠離集體農莊中心的住家來的。原以為將會與一個男人交涉此事——那樣事情就簡單多了。結果遇著個女的——勞拉。當時,她正在用一把相當鈍的鋸子鋸一塊厚木板。

“有事嗎?”她擡起頭。那張長方的、完全沒有曬黑的面龐上一雙明亮的大眼睛,令魯道夫感到幾乎是一副絕世禁欲的神情。

“是艾迪斯派我來的。維亞澤村的船全都壞了,所以讓我……”勞拉稍稍思索了一下,說:“我答應您用到明天晚上。當然,這時間太少了,但是星期一早晨我必須去濱湖鎮。”

“我一定按您說的時間放回原處。”…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9:43am — No Comments

狐貍與猴子

狐貍與猴子一同走著路,爭著炫耀自己的家世。他們種種陳說之後,走到一個,猴子回過頭去,哭了起來。狐貍問他緣故,猴子指著那些墳墓說道:“我看些為我的先人所解放的人以及家奴的墓石,我怎能不哭呢?”狐貍道:“你盡量地去講假話吧,因為他們沒有一個人站起來反駁你了。”

Added by Easy Tree on May 2, 2017 at 9:43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