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i Shu
  • Female
  • 清水灣
  • Hong Kong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ei Shu's Friends

  • baku
  • Ashgabat
  • Macclesfiel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Passion for Form
  • Virunga
  • TV Plus
  • 水牆 繪
  • 字詞過度
  • 三演 義國
  • Sogno Realtà
  • 垂釣 尼亞河
  • Khalak Khalayak

Gifts Received

Gift

Pei Shu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ei Shu's Page

Latest Activity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28)

她想起雜誌來,他曾說過可以通過那里打聽。接待員很有禮貌,但是新人,得找另外一個人來回答她的要求。弗朗西絲卡的電話轉了三次才跟一位在雜志工作過二十年的編輯通上話她問羅伯特·金凱的下落。 那編輯當然記得他。“要找到他在哪里嗎,呃?他真是個該死的攝影師,請原諒我的語言。他的脾氣可不好,不是壞的意思,就是非常固執,他追求為藝術而藝術,這不大合我們讀者的口味,我們的讀者要好看的,顯示攝影技巧的照片,但是不要太野的。” 我們常說金凱有點怪,在他為我們做的工作之外,沒有人熟悉他。但是他是好樣的。我們可以把他派到任何地方,他一定出活兒,盡管多數情況下他都不同意我們的編輯決策。至於他的下落,我一邊講話一邊在翻他的檔案。他於一九七五年離開我們雜志,地址電話是……他念的內容和弗朗西絲卡已經知道的一樣。在此之後,她停止了搜尋,主要是害怕可能發現的情況 她聽其自然,允許自己越來越多地想羅伯特·金凱。她還能開車,每年有幾次到得梅因去,在他曾帶她去的那家飯店吃午餐。有一次,她買回來一個皮面白紙本,於是開始用整齊的手寫體在這些白紙上記下她同他戀愛的詳情的對他的思念。一共寫了三大本她才感到完成任務。 溫特塞特在前進。有…See More
Friday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27)

夜幕降臨麥迪遜縣。那是一九八七年,她六十七歲生日,弗朗西絲卡已經躺在床上兩個小時了。二十二年前一切的一切她都還看得見,摸得著,聞得到。她記得,又記得。在依阿華九十二號公路上,在雨和霧中向西駛去的紅色尾燈把她定住了二十多年。她摸自己乳房,還能感受到他的胸肌滑過那里。天哪,她多麼愛他。那時她愛他,超過她原以為可能的程度,現在她更加愛他了。為了她,她什麼都故意做,除了毀掉她的家庭,或者連同把他也毀掉。她下樓坐到廚房那張黃色貼面的舊餐桌邊。理查德曾買過一張新桌子,堅持非買不可。不過她也要求把那張舊桌子留下來放到機器棚里,在挪走之前她仔細地用塑料薄膜包好。我真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舍不得這張舊桌子。邁可又幫她把這張桌子又擡進屋子,從來沒有問過她為什麼要拿這張舊桌子換那新的。他只是用發問的眼光看著她,她沒吭聲。現在她坐在桌旁。然後走到櫃子邊,從里面拿出兩只白蠟燭和一對小銅燭臺。她點上蠟燭打開收音機,慢慢地調頻道,找到播放的輕柔音樂。她在洗滌池旁了良久,頭微微朝上,看著他的臉,輕聲說:“我記得你,羅伯特·金凱。也許高原沙漠之王的話是對的,也許你是最後一個,也許眼下那些牛仔們都已瀕臨滅絕。”理查德死之前,…See More
Sep 13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26)大路和遠遊客

理查德買到了他的零件,和別的男人在咖啡館喝咖啡,她趁這個時候到副食店采購。他知道她的日程,在她完事時在“精品”店門前等她,見到她就跳了出來,戴著他的阿利斯-查默斯鴨舌帽,幫著她把各種袋子放進福特牌小卡車里,放在座位上。圍著的膝蓋,而她卻想到了三腳架和背包。 我還得趕快到工具店去一趟,還有一樣零件我忘了買,可能要用的。 他們在第一百六十九號國家公路上往北駛,那是溫特塞特的主要道路。在德士古加油站一街之遙的地方她看見哈里正從油泵駛開去,刮水器來回刮著,正駛向他們前頭的路上。 他們的車速把他們帶到緊跟那輛舊卡車後面。她坐在福特車里高高的座位上可以看見前面車子里一個黑色防雨布包得緊緊,勾畫出一只衣箱和一只吉他琴匣的輪廓,緊挨一條備用輪胎,後窗濺滿了雨,但是還可以看見他半個腦袋。他彎下身去好像要在雜物箱里取些什麼。八天前他也做過同樣的動作,他的胳膊擦過她的腿。而就在一星期前,她曾到得梅因去買了一件粉色連衣裙。 那輛卡車離家可夠遠的,對了,我敢肯定那是他們在咖啡館里談論的那個攝影師。”…See More
Sep 10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25)大路和遠遊客

我多麼想要你,要跟你在一起,要成為你的一部分;同樣的我也不能使自己擺脫我實實在在存在的責任。假如你強迫我跟你走,不論用體力或是用精神力量,我說過的,我都無力抗拒。我對你感情太深,沒有力氣抗拒。盡管我說了那麼多關於不該剝奪你以大路為家的自由的話,我還是會跟你走,只是為了我自私的需要,我要你。” 不過,求你別讓我這麼做,別讓我放棄我的責任。我不能,不能因此而畢生為這件事所纏繞。如果現在我這樣做了,這思想負擔會使我變成另外一個人,不再是你所愛的那個女人。” 羅伯特·金凱沈默不語。他知道她說的關於大路,責任以及那負疚感會轉變她是什麼意思他多少知道她是對的。他望著窗外,內心進行著激烈斗爭,拼命去理解她的感情。他哭了。 隨後他們兩個長時間抱在一起。他在耳邊說:“我只有一件事要說,就這一件事,我以後再也不會對任何人說,我要你記住:在一個充滿混沌不清的宇宙中,這樣明確的事只能出現一次不論你活幾生幾世,以後永不會出現。”…See More
Sep 1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24)大路和遠遊客

羅伯特·金凱在以後幾天中放棄了攝影,而弗朗西絲卡·約翰遜除了壓縮到最起碼的必要勞動之處,也放棄了農場生活。兩人所有的時間都呆在一起,不是聊天,就是做愛。有兩次,他應她要求為她彈唱吉他歌曲,他的聲音中上,有點不大自在,說是她是他的第一聽眾。她聽了笑著吻他,然後往後仰,躺在自己的感覺之中,盡情聽他歌唱那捕鯨的船和沙漠的風。 她坐著他的哈里跟他到得梅音去把照片寄到紐約。只要有可能,他總是把第一批底片先寄出,這樣編緝就可以知道他的工作意向,技術員也可以先檢查一下,看看他相機的快門是否運行正常。 隨後他帶她到一家誼華飯店吃午飯,在餐桌上握著她的手,以他特有的方式目不轉睛地看著她。侍者瞧著他們微笑,暗中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感受到這樣的感情。…See More
Aug 30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23)大路和遠遊客

星期二,家里的蔬菜快完了,理查德需要買一個他正在修復的玉米收割機的零件。天很陰沈,霪雨,薄霧,還沒出八月,天太涼了一點兒。 理查德買到了他的零件,和別的男人在咖啡館喝咖啡,她趁這個時候到副食店采購。他知道她的日程,在她完事時在“精品”店門前等她,見到她就跳了出來,戴著他的阿利斯-查默斯鴨舌帽,幫著她把各種袋子放進福特牌小卡車里,放在座位上。圍著的膝蓋,而她卻想到了三腳架和背包。 我還得趕快到工具店去一趟,還有一樣零件我忘了買,可能要用的。 他們在第一百六十九號國家公路上往北駛,那是溫特塞特的主要道路。在德士古加油站一街之遙的地方她看見哈里正從油泵駛開去,刮水器來回刮著,正駛向他們前頭的路上。 他們的車速把他們帶到緊跟那輛舊卡車後面。她坐在福特車里高高的座位上可以看見前面車子里一個黑色防雨布包得緊緊,勾畫出一只衣箱和一只吉他琴匣的輪廓,緊挨一條備用輪胎,後窗濺滿了雨,但是還可以看見他半個腦袋。他彎下身去好像要在雜物箱里取些什麼。八天前他也做過同樣的動作,他的胳膊擦過她的腿。而就在一星期前,她曾到得梅因去買了一件粉色連衣裙。 那輛卡車離家可夠遠的,對了,我敢肯定那是他們在咖啡館里談論的那個…See More
Aug 11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22)大路和遠遊客

我該走了。 她點點頭,開始哭起來。她看見他眼中有淚,但是他一直保持著他特有的微笑。 我可以給你寫信嗎?我想至少給你寄一兩張照片。 可以。皮士攝影師的信,只要不太多。” 你有我在華盛頓州的地址的電話號碼,對吧?志>辦公室打電話,我來給你寫下電話號碼。”他在電話邊的小本子上寫上了號碼,撕下那一面交給她。 你還可以在雜志上找到電話號碼,向他們要編緝部。大多數情況下他們總是知道我的去處。你如果想見我,或者只是想聊聊天,千萬別猶豫。不論我在世界上什麼地方,你都可以給我打受話人付款的電話,這樣你的電話帳單上就不會顯示出來。再考慮一下我說過的話。我可以在這里呆著,幹脆利落地解決問題,然後我們可以一起驅車向西北方向去。” 弗朗西絲卡無言。她知道他能幹脆利落地解決問題。理查德比他小五歲,但是無論在智力上或是體力上都不是羅伯特·金凱的對手。 他穿上背心。她已失魂落魄,腦子一片空白。“別走,羅伯特·金凱。”她聽見自己身體里某個部位這樣叫道。 他拉著她的手通過後門走向他的卡車。他打開司機的門,把腳放在踏板上,然後又挪下來再次摟抱她幾分鐘。兩人都不說話,只是站在那里,把相互感覺傳遞,吸引,銘刻於心,永不磨…See More
Jul 10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21)大路和遠遊客

羅伯特·金凱在以後幾天中放棄了攝影,而弗朗西絲卡·約翰遜除了壓縮到最起碼的必要勞動之處,也放棄了農場生活。兩人所有的時間都呆在一起,不是聊天,就是做愛。有兩次,他應她要求為她彈唱吉他歌曲,他的聲音中上,有點不大自在,說是她是他的第一聽眾。她聽了笑著吻他,然後往後仰,躺在自己的感覺之中,盡情聽他歌唱那捕鯨的船和沙漠的風。 她坐著他的哈里跟他到得梅音去把照片寄到紐約。只要有可能,他總是把第一批底片先寄出,這樣編緝就可以知道他的工作意向,技術員也可以先檢查一下,看看他相機的快門是否運行正常。 隨後他帶她到一家誼華飯店吃午飯,在餐桌上握著她的手,以他特有的方式目不轉睛地看著她。侍者瞧著他們微笑,暗中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感受到這樣的感情。 她對羅伯特·金凱這樣意識到自己的生活方式正在逝去,還能處之泰然,感到不可思議。他眼看著那些牛仔們以及與他們類似的人,包括他自己,步步走向死亡。現在她開始理解為什麼他說他是處於物種演變的一個分支的終端,是一個死胡同。有一次他談到他所謂的“最後的事物”時悄聲說道:“'永不再來',高原沙漠之王曾經這樣喊道,'永不再來'。”他瞻望自己身後空無一物,他屬於過時的品種。 星…See More
Jun 26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20)又有了能跳舞的天地

現在,這麼年之後,弗朗西絲卡拿著她的白蘭地慢慢走上樓梯,右手拖在後邊以回味當時他跟在後面上樓,經過走廊進入臥室的情景。那有血有肉的形象銘刻在她腦海中,清晰得一如她邊緣整齊的攝影。她記得夢一般的脫衣的程序,然後兩人赤裸裸躺在床上。她記得他如何趴在她的身上,將胸部貼著她的肚皮緩緩移動,然後移過她的Rx房。他一遍又一遍重復這一動作,好像老動物學教科書里寫的動物求偶的儀式。他在她身上移動的同時輪番吻她的嘴唇和耳朵,舌頭在她脖子上舐來舐去,像是南非草原的草叢深處一只漂亮的豹子可能做的那樣。他就是一只動物,是一只優美,堅強。雄性的動物,表面上沒有任何主宰她的行為,而事實上完完全全的主宰了她,此時此刻她所要的正是這樣。但是這遠不止於肉體-盡管他能這樣長時間不疲倦地做愛本身也是其中一部分。愛她是精神上的。近二十年來人們談愛情談得太多了,這個字眼幾乎都用俗了。但是她愛他是精神上的,決不是俗套。在他們做愛的當中,她用一句話概括了她的感受,在他耳邊悄聲說:“羅伯特,你力氣真大簡直嚇人。”他力氣的確大,但是他十分小心的使用它。然而還不僅如此。性愛是一回事。她自從見到他以來,一直有預期-至少是一種可能性享受某種…See More
Jun 16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19)又有了能跳舞的天地

弗朗西絲卡只微微紅了一下臉。“好吧。不過我不大會跳舞……已經不大跳了。我在意大利當姑娘的時候常跳舞,可現在只到新年時候跳得多些,平時只偶然跳跳。”他笑笑,把啤酒放在切菜臺上。她站起身來,兩人向對方移動。“這里是芝加哥WGN電臺,現在是各位的星期二舞會節目時間。”那男中音播音員報告說,“廣告之後我們繼續。”他倆都笑了,電話,廣告。總在東西不斷把現實插到他們中間。他們對此心照不宣。不過他已經伸出手來,不管怎樣已經把她的右手握在他左手之中。他輕松地靠在切菜臺上,雙腿交叉站著,右踝在上。她在他身旁,靠在洗滌池上,望著桌子邊的窗外,感覺到他細長的手指攥著她的手。沒有一絲風,玉米在成長。,等一下。那是她當天早晨在梅得音買的,同時還買了兩個銅燭臺。她把它們放在桌子上。他走過去,把它們斜過來依次點著了,她同時關上頂燈。現在一切都在黑暗中,只有那兩根直挺挺的小火苗在一個無風的夜晚親閃也不閃。這簡樸的廚房從來沒有這麼好看過。音樂又開始了,對他倆來得正好,那是的慢處理。她感到有點尷尬,他也是。不過他拿起她的手,一只手放在她腰間,她進入他的懷抱,尷尬的局面就消失了。不知怎地進行得很順利。他把手在她腰間再往前挪…See More
Jun 12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18)又有了能跳舞的天地

在一九六五年八月那個星期二的晚上,羅伯特·金凱目不轉睛的盯著弗朗西絲卡·約翰遜她也牢牢地看著他。他們在相距十英尺外緊緊拴在一起,牢固地,親密地,難分難解。電話鈴響了。她還盯著他看,第一聲沒有挪動腳步,第二聲也沒有。在第二聲響過第三聲尚沒響起之前的長時間寂靜之中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低下頭去看他的相機袋。於是她才能挪步穿過廚房,拿起正好掛在他椅子背後墻上的電話。約翰遜家……嗨,瑪吉,是的,我很好。星期四晚上?是昨天到的,今天剛剛星期二,這回說謊的決心很容易下。她站在通向遊廊的門口,手里拿著電話,他坐在她能摸得著的地方,背對著她。她右手伸過去隨便地搭在他的肩膀上,這是有些婦人對她們心上的男人常有的姿態。僅僅不到二十四小時,羅伯特·金凱已經成了她的心上人。噢,瑪吉,我那天沒空,我要到得梅音去采購,我壓下了好多事沒做,這是好機會,你知道理查德和孩子們正好出門去了。”她的手輕輕在他身上。她能感覺得出他領子後面從脖子到肩膀的肌肉。她望他梳著整齊的分頭的銀髮,看它怎樣披到領子上。瑪吉還在叨叨。是的,理查德剛來過電話……不,明天,星期三才評判呢。理查德說他們要星期五很晚才回家。他們星期四還要看點什麼。回…See More
Jun 7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17)星期二的橋

當天早些時候他來過電話之後,她曾驅車四十里到得梅音去,進了一家賣酒的店。她對酒沒有經驗,向售貨員要好葡萄酒。售貨員也不比她多懂多少,這沒關系。於是她就自己一排排看過去,忽然看見一瓶上面貼著“瓦爾波里切拉”商標。她記得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意大利幹葡萄酒,於是買了兩瓶,還有一個細頸玻璃瓶的白蘭地,覺得自己放蕩不羈而老於世故。下一步,她到市區一家店物色一件夏裝。她找到了一件淺粉色細背帶的。那衣服後背開得很低,前領陡地凹下去,穿起來半截Rx房露在外面,腰間用一根細帶子系起來。又買了一雙涼鞋,很貴,平底,鞋幫上有精細的手工花紋。下午,她做夾餡辣椒,用蕃茄醬,黃米,奶酷和香菜末拌餡兒,然後是簡單的菠菜色拉,玉米面餅,甜點是蘋果醬蛋奶酥。除了蛋奶酥之外,都放進了冰箱。她急急忙忙把新買的連衣裙改短到齊膝。得梅音的有夏初時登過的一篇文章說這是今年流行的長度。她一向認為新潮服裝怪里怪氣的,那是人們乘乘地聽命於歐洲設計師。不過這個長度對她特別合適,所以她就把裙邊裁到那里。葡萄酒是個問題。這里的人都把它放到冰箱里,可意大利他們從來不這麼做。但是就放在廚房臺子上又太熱。她想起了水房,夏天那里溫度總是在華氏六十度上下…See More
Jun 1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16)星期二的橋

你馬上就會看見的,而且你會發現這相當枯燥。至少其他人一般都這樣認為。這跟聽別人彈鋼琴不一樣,那你能參地進去共同欣賞,攝影這玩意兒,制作和表演之間要隔很長時間。今天我只是制作,等照片在什麼地方登出來,那才是表演。你今天要看到的只是大量的胡擺亂弄。不過太歡迎你來了,事實上你來了我很高興。”她反復品味著最後幾個字,他不一定需要說。他可以說到歡迎為止,但是他沒有止於此。他是真誠地高興看到她,這很清楚。他希望她到這兒來的本身也能使她體會到同樣的意思。我能幫你什麼忙嗎?你可以幫著拿那個藍背包,我拿那個土黃色的三腳架。於是弗朗西絲卡成了攝影師助手。他剛才說的不對。可看的多著呢。這是某種表演,只是他自己沒有意識到。她昨天就註意到了這一點。他把她吸引住,部分也是因為這個。他優美的風度,犀利的目光,正在工作的上臂的肌肉,特別是他移動身體的姿勢。所有她認識的男人與他相比都顯得笨手笨腳。但不是他行動匆忙,相反,他完全從容不迫。他有一種羚羊般的素質,盡管她看得出他柔韌而堅強。也許他更像豹而不像羚羊。是的,豹,就是它。她感覺得出來他不是被捕食物,而是相反。弗朗西絲卡,請遞給我那架有藍背帶的相機。她打開背包,拿出相…See More
May 29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15)星期二的橋

他七卷膠卷差不多都照完了,把三架相機退空,然後手伸進背心左下方的口袋里去拿另外四卷。“媽的!”大頭針紮了他一下手指。他忘了從羅斯曼橋拿下的那張紙時連大頭針一起放進口袋了。事實上他連那張紙也忘了。他掏出來,打開讀:“當白蛾子張開翅膀時,如果你還想吃晚飯,今晚你事畢之後可以過來,什麼時候都行。”他禁不住微微一笑,想象弗朗西絲卡。約翰遜帶著這張紙條和大頭針在黑暗中驅車到橋頭的情景。五分鐘之後,他回到鎮。德士古加油站的人把油箱加滿,核對油量時,他用加油的投幣電話打電話。薄薄的電話薄讓油汙的手指翻得黑不溜秋。有兩個約翰遜的名字,不過有一個有鎮上的地址。他撥了鄉下的那個號碼等著。電話鈴時弗朗西絲卡正在後廊餵狗。響第二下時她拿起耳機:“約翰遜家。”餵,我是羅伯特。金凱。她體內又跳動起來,像昨天一樣。好像有一根東西從胸部插到腹部。收到你的字條了,W。B。葉芝作信使,以及種種一切。我接受邀請,不過可能要晚點。天氣很好,所以我計劃拍攝——讓我想想叫什麼來著?杉樹橋……今晚拍。完事可能要九點鐘,然後我還要洗一洗,所以到這兒可能要九點半到十點。行嗎?”不行,她不願等這麼長。不過她還是說:“當然可以,把工作做完…See More
May 28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14)星期二的橋

黎明前一小時羅伯特。金凱駛過理查德。約翰遜的信箱,嚼一口銀河牌巧克力,咬一口蘋果,把咖啡杯子放在座位上夾在兩腿中間以免潑翻。他經過朦朧月色中的那所白房子時擡頭望一望,搖頭嘆息男人多愚蠢,有些男人,多數男人。他們至少可以做到喝杯白蘭地,出門時不要摔那百葉門。弗朗西絲卡聽見那輛走調的小卡車經過。她躺在床上,光著身子睡了一夜,這是她記憶中的第一次。她能想象金凱的樣子,頭髮被車窗卷進的風吹起,一只手扶著方向盤,另一只手拿著一支駱駝煙。她傾聽車輪隆隆向羅斯曼橋的方向逐漸杳然。她開始在腦海里翻騰葉芝的詩句:“我到榛樹林中去,因為我頭腦里有一團火……”她表達這首詩的方式是介乎教學和祈求之間。他把車停在離橋比較遠的地方,以便不妨礙他攝影的構圖。他從車座後面小小的空間拿出一雙膠皮靴,坐在車的踏板上解開皮靴的帶子換上。把一只有兩根帶子的背包背在雙肩,三腳架的皮帶掛在左肩,右手拎著一只背包,通過陡峭的河岸向水邊走去。要用技巧把橋放在某一角度以便在構圖上突出來,同時要收進一角小溪而避開橋入口處墻上那些亂刻的字。橋後面的電話線也是個問題,但是通過精心確定框架也可以處理好。他把裝好柯達彩卷的尼康相機拿出來裝在三腳…See More
May 26
Pei Shu posted a blog post

J.R.沃勒《廊橋遺夢》(13)弗朗西絲卡

他的酒杯空了。正當他視線從窗外回過來時,弗朗西絲卡拿起白蘭地瓶頸,向那空杯子做了個手勢。他搖搖頭。“要在黎明中拍攝羅斯曼橋。我得走了。”她松了口氣,又深深地失望。她心時來回翻騰:是的,請你走吧:再留下來唱杯白蘭地;走吧。法倫。揚並不關心她的感覺,洗滌沁上的撲燈蛾也不關心,她不知道羅伯特金凱怎麼樣。他站著,把一個背包甩到左肩,另一個放在冷藏箱上。她繞到桌子這邊來。他伸出手來,她握著。”謝謝今晚。晚飯,散步,都好極了。你是一個好人,弗朗西絲卡。把白蘭地放在碗櫃靠外這的地方,也許過些時候會好起來的。”他都明白了,正如她想到的。不過他的話一點也沒冒犯她。他是指的浪漫情調。而且從最好意義上講是認真的。從他柔和的語言和說這些話的神態中她看得出來。不過她有一點不知道,那就是他當時真想對著廚房的四壁大喊,把以下的話刻進白灰中:“看在耶穌的份上,理查德。約翰遜,你真是像我認定的那樣,是一個大傻瓜嗎?”她送他出去,站著他的卡車旁等他把東西裝進去。小狗穿過場院跑過來圍著卡車嗅來嗅去。“傑克,過來。”她輕聲而又嚴厲的命令它,於是那狗過來坐在她旁邊,大口喘著氣。再見,多保重,手把門關上。他轉動那老舊的引擎,使勁…See More
Apr 25

Pei Shu's Blog

J.R.沃勒《廊橋遺夢》(28)

Posted on September 10, 2018 at 4:38pm 0 Comments

她想起雜誌來,他曾說過可以通過那里打聽。接待員很有禮貌,但是新人,得找另外一個人來回答她的要求。弗朗西絲卡的電話轉了三次才跟一位在雜志工作過二十年的編輯通上話她問羅伯特·金凱的下落。 

那編輯當然記得他。“要找到他在哪里嗎,呃?他真是個該死的攝影師,請原諒我的語言。他的脾氣可不好,不是壞的意思,就是非常固執,他追求為藝術而藝術,這不大合我們讀者的口味,我們的讀者要好看的,顯示攝影技巧的照片,但是不要太野的。” …

Continue

J.R.沃勒《廊橋遺夢》(27)

Posted on September 10, 2018 at 4:35pm 0 Comments

夜幕降臨麥迪遜縣。那是一九八七年,她六十七歲生日,弗朗西絲卡已經躺在床上兩個小時了。二十二年前一切的一切她都還看得見,摸得著,聞得到。

她記得,又記得。在依阿華九十二號公路上,在雨和霧中向西駛去的紅色尾燈把她定住了二十多年。她摸自己乳房,還能感受到他的胸肌滑過那里。天哪,她多麼愛他。那時她愛他,超過她原以為可能的程度,現在她更加愛他了。為了她,她什麼都故意做,除了毀掉她的家庭,或者連同把他也毀掉。

她下樓坐到廚房那張黃色貼面的舊餐桌邊。理查德曾買過一張新桌子,堅持非買不可。不過她也要求把那張舊桌子留下來放到機器棚里,在挪走之前她仔細地用塑料薄膜包好。…

Continue

J.R.沃勒《廊橋遺夢》(26)大路和遠遊客

Posted on May 26, 2018 at 2:43pm 0 Comments

理查德買到了他的零件,和別的男人在咖啡館喝咖啡,她趁這個時候到副食店采購。他知道她的日程,在她完事時在“精品”店門前等她,見到她就跳了出來,戴著他的阿利斯-查默斯鴨舌帽,幫著她把各種袋子放進福特牌小卡車里,放在座位上。圍著的膝蓋,而她卻想到了三腳架和背包。



我還得趕快到工具店去一趟,還有一樣零件我忘了買,可能要用的。



他們在第一百六十九號國家公路上往北駛,那是溫特塞特的主要道路。在德士古加油站一街之遙的地方她看見哈里正從油泵駛開去,刮水器來回刮著,正駛向他們前頭的路上。…



Continue

J.R.沃勒《廊橋遺夢》(25)大路和遠遊客

Posted on May 26, 2018 at 2:42pm 0 Comments

我多麼想要你,要跟你在一起,要成為你的一部分;同樣的我也不能使自己擺脫我實實在在存在的責任。假如你強迫我跟你走,不論用體力或是用精神力量,我說過的,我都無力抗拒。我對你感情太深,沒有力氣抗拒。盡管我說了那麼多關於不該剝奪你以大路為家的自由的話,我還是會跟你走,只是為了我自私的需要,我要你。”



不過,求你別讓我這麼做,別讓我放棄我的責任。我不能,不能因此而畢生為這件事所纏繞。如果現在我這樣做了,這思想負擔會使我變成另外一個人,不再是你所愛的那個女人。”



羅伯特·金凱沈默不語。他知道她說的關於大路,責任以及那負疚感會轉變她是什麼意思他多少知道她是對的。他望著窗外,內心進行著激烈斗爭,拼命去理解她的感情。他哭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