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er Loh's Blog – February 2016 Archive (4)

周作人·談“目連戲”

吾鄉有一種民眾戲劇,名“目連戲”,或稱曰《目連救母》。每到夏天,城坊鄉村醵資演戲,以敬鬼神,禳災厲,並以自娛樂。所演之戲有徽班,亂彈高調等本地班;有“大戲”,有目連戲,末後一種為純民眾的,所演只有一出戲,即《目連救母》,所用言語系道地土話,所著服裝皆極簡陋陳舊,故俗稱衣冠不整為“目連行頭”,演戲的人皆非職業的優伶,大抵系水村的農夫,也有木工瓦匠舟子轎夫之流混雜其中,臨時組織成班,到了秋風起時,便即解散,各做自己的事去了。…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February 21, 2016 at 11:36am — No Comments

周作人·鬼的生長

於鬼的事情我平常很想知道。知道了有什麼好處呢?那也未必有,大約實在也只是好奇罷了。古人云,唯聖人能知鬼神之情狀,那麼這件事可見不是容易辦到的,自悔少不弄道學,此路已是不通,只好發揮一點考據癬,從古今人的紀錄裏去找尋材料,或者能夠間接的窺見百一亦未可知。但是千百年來已非一日,載籍浩如煙海,門外摸索,不得象尾,而且鬼界的問題似乎也多得很,盡夠研究院裏先生們一生的檢討,我這裏只提出一個題目,即上面所說的鬼之生長,姑且大題小做,略陳管見,仁候明教。

人死後為鬼,鬼在陰間或其他地方究竟是否一年年的照常生長,這是一個問題。其解決法有二。一是根據我們這種老頑固的無鬼論,那末免文不對題,而且也太殺風景,其次是普通的有鬼論,有鬼才有生長與否這問題發生,所以歸根結底解決還只有這唯一一法。然而有鬼雖為一般信士的定論,而其生長與否卻占人人殊,莫衷一是。清紀昀《如是我聞》卷四雲:…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February 11, 2016 at 7:00pm — No Comments

周作人·濟南道中(選錄)

過了德州,下了一陣雨,天氣頓覺涼快,天色也暗下來了。室內點上電燈,我向窗外一望,卻見別有一片亮光照在樹上地上,覺得奇異,同車的一位寧波人告訴我,這是後面護送的兵車的電光。我探頭出去,果然看見末後的一輛車頭上,西邊各有一盞燈(這是我推想出來的,因為我看的只是一邊,)射出光來,正如北京城裏汽車的兩只大眼睛一樣。當初我以為既然是兵車的探照燈,一定是很大的,卻正出於意料之外,它的光只照著車旁兩三丈遠的地方,並不能直照見樹林中的賊蹤。據那位買辦所說,這是從去年故孫美瑤團長在臨城做了那“算不得什麼大事”之後新增的,似乎頗發生效力,這兩道神光真嚇退了沿路的毛賊,因為以後確不曾出過事,而且我於昨夜也已安抵濟南了。但我總覺得好笑,這兩點光照在火車的尾巴頭,好像是夏夜的螢火,太富於詼諧之趣。…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February 7, 2016 at 10:12pm — No Comments

周作人·談娛樂

我不是清教徒,並不反對有娛樂。明末謝在杭著《五雜俎》卷二有雲:

“大抵習俗所尚,不必強之,如競渡遊春之類,小民多有衣食於是者,損富家之羨鋤以度貧民之糊口,非徒無益有損比也,”清初劉繼莊著《廣陽雜記》卷二雲:

“余觀世之小人未有不好唱歌看戲者,此性天中之詩與樂也。未有不看小說聽說書者,此性天中之書與春秋也。未有不信占蔔祀鬼神者,此性天中之易與禮也。聖人六經之教原本人情而後之儒者乃不能因其勢而利導之,百計禁止遏抑,務以成周之芻狗茅塞人心,是何異塞川使之不流,無怪具決裂潰敗也。夫今之儒者之心為芻狗之所塞也久矣,而以天下大器使之為之,愛以圖治,不亦難乎。”又清末徐仲可著《大受堂劄記》卷五雲:…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February 1, 2016 at 4:02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