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不准跳's Blog – September 2013 Archive (5)

陳楨原創:少年故焰河

我回到故焰河邊,只為了在那塊巖石上坐坐,聽一聽水聲。



沈晨和劉歡仍在那裏。三十年了,他們還是那麽年輕。




記得那晚事故的人,似乎都不在了。




誰還記得,那時候,只有一家電視臺,兩個頻道,每晚播幾個小時,都是沈悶的黑白節目。還沒唱國歌,大家便上床了。




多數時候,我們都是在前街的露天戲院看電影。散場後,吃粒肉包子。然後,一面模仿許冠傑唱“天才與白癡”,摸黑走到故焰河邊。




岸巖上的隙縫裏,常常藏著剛剛油印出來的傳單。每人分幾張,在各自的村子裏,隨意就扔在路上。…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September 29, 2013 at 11:30am — No Comments

陳明發原創~感情札記

1 珍惜

失去的倍感懷念,從未有過的倍感憧憬,於是人世間有了殘缺的美,也有了殘缺的酸楚、痛楚、苦楚,不清不楚。其實,想懷念,便去懷念,想憧憬,便去憧憬好了;不過不要太久,因為懷念完了,憧憬完了,嘆口氣,吸口氣,還要回來珍惜現有的。要不,倍感懷念、憧憬的事,將來又要多幾件。



2 故事

明知道有些女子的美,就只有一層皮膚那麼淺,許多男人還是寧願相信,自己能讓美女慢慢有深度起來。結果是,一層皮膚的美都消失了,他自己也變得和她一樣膚淺。人世間因此有那麼多故事。

3 懲罰…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September 17, 2013 at 11:00pm — No Comments

陳明發原創~張徹:男人四十 (三)

在巨大的勢力前,孤獨血戰,是力度;沒有敵人,卻有血有肉的奮鬥了,結果還不死,也是力度。



高中時,我唸印度尼西亞詩人凱里爾安華的詩,讀到——



“槍彈雖然穿過了我的肉體,


我還是橫沖直撞。

帶著創傷與鮮血,我到處狂奔,

狂奔到痛苦完全消失。…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September 8, 2013 at 10:00pm — No Comments

陳明發原創~張徹:男人四十 (二)

大家在成長,戀愛、發呆、陶醉、畢業旅行、同窗敘舊。興高采烈的參與種種個人事件。那歌聲碰巧就在那兒響起,成了那時空的背景配音。後來,成了回去當時那情那景的路標。電影也是一種路標。

講個故事。一點天真,乘上許多簡單的巧合,倒像是我少年時看的一些戲。巧合一,兩位分手多年的戀人,某晚相逢在異鄉。巧合二,他們的旁邊是一間放映舊片的戲院。巧合三,戲院正放映二人初約時看的那部電影。巧合四,兩人不約而同出現在戲院前,都是為了重看這片子。最巧的,第五點,兩人的位子連在一起。最最巧的,第六點,各自的座號,和初約時的一樣。

看來是太多太多的巧合了,很假。事實是,真正的巧合只有一個:他們同時來那城市辦事。夜裏無聊翻報章,發現戲院正重映這電影,就想借戲懷舊九十分鐘。幹脆還選了當初那號碼的座席。這些,不是巧合了,是大家今天恐怕會失笑的一個惡詞:浪漫。…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September 7, 2013 at 7:34pm — No Comments

陳明發原創~中年札記

1 功力

人生總有許多困惑。那些際遇過去了,心便坦然、安靜下來,覺得腦子也聰明了。慢慢才了解,真正的智慧,是什麽際遇當頭,心都是那樣坦然、安靜。有一天,認為自己有這般功力了,才發現自己已上了歲數,心又要一段時光來調適。

2 洗滌

年輕時,掉在疲憊、懷疑、頹唐、懊悔的漩渦裏,徹夜流淚,是一種洗滌,心頭的濤浪便在黎明的窗前平息。推開門,迎著蒼冷的晨風,又能出發。中年以後,沒這力氣了,只好少做疲憊、懷疑、頹唐、懊悔的事,多用微笑來洗滌自我。徹夜不眠,會反應遲鈍。

3 乾淨利落…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September 2, 2013 at 4:3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