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ásná duše's Blog – May 2016 Archive (11)

愛亞《三弦》禮物

曉玲臨出門前親了親他的唇,囑咐著:“晚上回來別忘了禮物!”

他笑著說了些叫她放心的話,並且回吻了她。

每當結婚紀念日,他們都要互送些小禮物。今年,他們結婚四周年了。

“你今天采訪什麽?”他問。

“早上在辦公室開會,下午去采訪一一九,可能要隨他們的車出勤。”她答。

“一定很有趣。”

應該會很有趣!他一直羨慕曉玲的記者工作,可以四處跑,也可以接觸許多特殊的人、物、事!不象他的工作,始終死板!…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May 31, 2016 at 10:27am — No Comments

愛亞《三弦》(2)那霧裏的清晨

你的十二歲都是怎麼過的?記不記得?

我的嘛?不太有趣,不過這一輩子都忘不了,倒也是真的。

我是個懶骨頭,從來,都希望每個早晨都能和星期天一樣,七葷八素地睡到九點鐘才起床!所以,由小學時代起,我就沒有吃早餐的習慣,也沒有一起上學的伴,總是每晨急急匆匆的,右手壓著翻騰欲出哩嘟作響的鉛筆盒和書本,左手則用力地按摁著跑得發痛的肚子,趕在八點正升旗前到校。

因為早入學一年,所以十二歲時我就念初一了。家離學校有三十分鐘步行路程,一定得早起才來得及,我只好可可憐憐笨笨拙拙地學騎腳踏車。摔了幾頓之後,才又回復到七點四十分起床,七點四十五出門,再用飛行速度趕沖進已排列整齊的隊伍裏,行升旗典禮。所以什麼晨起的路邊霜,晨風的清爽爽,壓根兒沒領教過!…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May 30, 2016 at 5:39pm — No Comments

愛亞《三弦》(3)春山過客

時間走在家與辦公室間的車程中。

沈色的樓宇,灰方的路,浮著暗塵的都市人臉。

馬達聲,電話鈴響,上司平直不帶半絲起伏的官腔。

縱然至夜晚,也逃不脫電視機中各種人造的音響!

合攏文件,擲下筆,我不能安穩地居於現代的城中。我的生肖非龍非馬。我原是一株綠色的植物,我要陽光、空氣和鮮潔的水,我得回歸山中。

是的,我得回歸山中,尤其是在這樣的春日裏。

山是青翠,山也是虛無、縹緲。…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May 30, 2016 at 5:30pm — No Comments

愛亞《三弦》(1)白雨衣

你在家排行老幾呀?老四?啊!那你一定了解我的心情!且聽我慢慢告訴你關於我的童年,和我的白雨衣的故事。

我是老三,上面有分別長我四歲和兩歲的姐姐,也就是說,順理成章的,二姐撿大姐的衣裳穿,我撿二姐的衣裳穿。兩個人穿過的衣服到我身上之後是個什麼面目,可想而知。家裏不寬裕嘛,又是最後的孩子了!童年時的我,好象始終是一個黑黑的,瘦瘦的,不整不齊的小家夥!

五年級了,我沒有雨衣。記憶中我常在新竹中央戲院的門廊下看電影海報上的尤敏、林黛、鐘情——因為下雨,再過去的路必須穿越中正堂前打捧球的廣場,場子太大,我準會濕個透,要等雨小,或是運氣好,有認得的有雨具的同學經過可以擠一擠。

夏雨過後,秋雨又來了,父親看我實在熬不住,咬咬牙,給我買了一件雨衣。…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May 28, 2016 at 8:21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三弦》(14)路

1

喜歡“路”那個字。

“路”的一半是“足”,意思是指“腳所踩的地方”,另一半是“各”,代表“各人有各人的去向”。

有所往,有所返,有所離,有所聚,有所予,有所求——在路上。

2…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May 27, 2016 at 10:09am — No Comments

張曉風《三弦》(13)嬌女篇

[記小女兒]

人世間的匹夫匹婦,一家一計的過日子人家,豈能有大張狂,大得意處?所有的也無非是一粥一飯的溫馨,半絲半縷的知足,以及一家骨肉相依的感恩。

女兒的名字叫晴晴,是三十歲那年生的。強說愁的年齡過去了,漸漸喜歡平凡的晴空了。煙雨村路只宜在水墨畫裏,雨潤煙濃只能嵌在宋詞的韻律裏,居家過日子,還是以響藍的好天氣為宜,女兒就叫了晴晴。

晴晴長到九歲,我們一家去恒春玩。恒春在屏東,屏東猶有我年老的爹娘守著,有桂花、有玉蘭花以及海棠花的院落。過一陣子,我就回去一趟。回去無事,無非聽爸爸對外孫說:“哎喲,長得這麼大了,這小孩,要是在街上碰見,我可不敢認哩!”…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May 25, 2016 at 8:52am — No Comments

張曉風《三弦》(12)想你的時候

寄亡友恩佩

轆轤在轉,一團濕泥在我手裏漸漸成形。陶藝教室裏大家各自凝神於自己轉盤上那一塊混沌初開的宇宙,五月的陽光安詳而如有所待,碌碌砸砸的聲浪裏竟有一份喧嘩的沈靜。

這件事,我一直沒有告訴你。我在學陶,或者說,我在玩泥巴。我想做一個小小的東西,帶去放在你的案頭,想必是一番驚喜。但是,你終於走了,我竟始終沒有能讓你知道這樣微不足道的一項秘密。

一只小缽子做好了,我把它放在高高的架子上,等著幾天以後它幹了再來修胚。我癡坐失神,窗外小巷子裏,陽光如釉,天地豈不也是這樣一只在旋轉後成形的泥缽嗎?

到而今,“有所贈”和“無所贈”對你已是一樣的了,死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May 23, 2016 at 10:49am — No Comments

張曉風《三弦》(11)天使

臨睡以前,晴晴赤腳站在我面前說:“媽媽,我最喜歡的就是臺風。”

我有一點生氣。這小搗蛋,簡直不知人間疾苦,每刮一次大風,有多少屋頂被掀跑,有多少地方會淹水,鐵路被沖斷,家庭主婦望著六十元一斤的小白菜生氣……而這小女孩卻說,她喜歡臺風。

“為什麼?”我盡力壓住性子。

“因為有一次臺風的時候停電……”

“你是說,你喜歡停電?”

“停電的時候,你就去找蠟燭。”

“蠟燭有什麼特別的?”我的心漸漸柔和下來。…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May 18, 2016 at 9:15am — No Comments

張曉風《三弦》(10)一握頭髮

洗臉池右角胡亂放著一小團濕頭發,“犯人”很好抓,準是女兒做的,她剛才洗了頭。

討厭的小孩,自己洗完了頭,卻把掉下來的頭發放在這裏不管,什麼意思?難道要靠媽媽一輩子嗎?我愈想愈生氣,非要去教訓她一場不可!

抓著那把頭發,這下子是人贓俱獲,還有什麼可以抵賴。我朝她的房間走去。

忽然,我停下腳來。

她的頭發在我的手指間顯得如此細軟柔和。我輕輕地搓了搓,這分明只是一個小女孩的頭發啊!對於一個乖巧的肯自己去洗頭發的小女孩,你還能苛求他什麼呢?…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May 15, 2016 at 11:02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三弦》(9)他曾經幼小

我們所以不能去愛大部分的人,是因為我們不曾見過他們幼小的時候。

如果這世上還有人對你說:“啊!我記得你小時候,胖胖的,走不穩……”

你是幸福的,因為有人知道你幼小時期的容顏。

任何大豪傑或大集雄,一旦聽人說:“那時候,你還小,有一天,正拿著一個風箏……”

也不免一時心腸蹋軟下來,怯怯地回頭去望,望來路上多年前那個癡小的孩子。那孩子兩眼晶晶,正天不怕,地不怕地嘻笑而來,吆呼而去。…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May 11, 2016 at 9:04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三弦》(8)墜星

山的美在於它的重復,在於它是一種幾何級數,在於它是一種循環小數,在於它的百匝千遭,在於它永不幹休的環抱。

晚上,獨步山徑,兩側的山又黑又堅實,有如一錠古老的徽墨,而徽墨最渾凝的上方卻被一點灼然的光突破。

“星墜了!”我忽然一驚。

而那一夜並沒有星。我才發現那或者只是某一個人一盞燈;一盞燈?可能嗎?在那樣孤絕的高處?佇立許久,我仍弄不清那是一顆低墜的星或是一盞高懸的燈。而白天,我什麼也不見,只見雲來霧往,千壑生煙。但夜夜,它不瞬地亮著,令我迷惑-



張曉風《三弦》()我不知道怎樣回答…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May 9, 2016 at 9:48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