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lkata Bachcha's Blog (37)

周國平《偶爾遠行》啟程

終於到了動身的這一天了。

早晨八時許,我和妻把兩只大箱子拖出家門。小寶貝在沙發上玩,我對她說再見,她看著我,也說了一聲再見。合上門,朝電梯走去,心里甚感落寞。這次南極之行,最使我牽掛的是這個僅兩歲五個月的女兒,她太小,令我放心不下,她太可愛,令我舍不得。沒想到的是,她好像也意識到了我這次出門不同往常,小小的年紀竟會表達戀戀不舍之情了。近些日子,由於我們經常談論,她已經知道爸爸要去一個叫南極的地方,也知道這是一個非常遠的地方。昨天,我們帶著她去了一趟海洋局,她看見記者采訪的場面,好像明白了我很快要走。返途的汽車里,她坐在我懷里,突然自己說出這樣的話來:“爸爸不要去南極了吧,我不讓你去南極。我想你,想得不得了。”然後,仿佛自言自語似的,把“想得不得了”這句話重復了十幾遍.…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June 18, 2018 at 10:13pm — No Comments

周國平《偶爾遠行》出發前的猶豫

在去亞布力之前,有一天,我感到心臟不適,到同仁醫院檢查,發現心電圖有改變。從亞布力回來,按照預約,我又去做了運動試驗,即檢測運動狀態下的心電圖,結果仍是陽性。近幾年里,同仁醫院已三次診斷我可能有冠心病,我自己將信將疑。最近常有胸悶背痛的癥狀,看來應該正視了。

到南極去,心血管病是最忌諱的疾病,因為那里沒有急救的醫療條件。曾經有一個患冠心病的話劇演員去長城站,在返途的船上心梗而死。那麽,還去不去呢?我不禁猶豫起來。…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June 18, 2018 at 10:12pm — No Comments

周國平《偶爾遠行》在亞布力訓練

在距哈爾濱260公里的地方,有一片名叫亞布力的山林,一年的積雪期長達半年,現已辟為中國最好的滑雪場。在亞布力滑雪場內,極地辦設有中國南極考察訓練基地,供每年訓練越冬隊員之用。我們是度夏隊員,本不必去那里受訓,但阿正想讓我們有盡量完整的經歷和體會,便請求極地辦專為我們安排了一次訓練活動。1-01

乘飛機到達哈爾濱,走出機場,迎接我們的是迷漫的大雪。極地辦派來的教練一直在擔心訓練場地的雪量不足,面對這場大雪頓時松了一口氣。然而,大雪卻也增加了行車的難度,使行駛時間大為延長。中巴載著我們顫顫巍巍,由於天氣和緯度,天黑得很早,車前燈小心地照亮一小截又一小截積雪的路,然後把它們拋在越來越濃的黑暗里。…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June 18, 2018 at 10:11pm — No Comments

周國平《偶爾遠行》關於“極地沈思”

我們的這次行動有一個題目,叫做“極地沈思”。針對於此,常有人問我:“你打算如何沈思,沈思什麼?”我的回答永遠是:不知道。

我的確不知道。在這方面,我沒有任何打算,不做任何計劃。我無法預先去設計一種“沈思”,尤其是一種在我從未到達過的地方的“沈思”。一切都要到時候再說。到時候我也不擺“沈思”的姿態,一切都順其自然。

當然,書是要寫的。我應該寫,也願意寫。在那樣一個極端環境里,我應該會看見前所未見的事物,獲得前所未有的感受。我一定要勤快地記下我的所見所感,因為那是一筆不該丟失的財富。我從來喜歡思考一些世界和人生的道理,到了那里,我的思考大約不會中斷,我要一如既往地記下我的思考。這些就是我要寫的書的素材了。…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June 18, 2018 at 10:11pm — No Comments

周國平《偶爾遠行》哲學家與探險家

我幾乎是一個地理盲,因為要去南極,才認真查看了一下世界地圖。這一看才發現,原來地球上的陸地都集中在北半球,南半球陸地極少,基本是連綿的海洋。北極無洲,但是被有人居住的陸地環繞著。南極有洲,但是與有人居住的陸地遠隔重洋。難怪南極洲的發現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了。

最早斷言南極洲的存在的是哲學家。畢達哥拉斯和柏拉圖認為,已知世界的反面必有一塊土地,以維持平衡,他們稱之為對應地(Antichtone)。希臘人用Arktos一詞指大熊星座,也指其下的北極地區,於是造出Antarktos一詞指相反的地區。

可是,從這個詞的存在,到這個詞所指的地區的發現,經過了漫長的兩千多年。…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June 18, 2018 at 10:08pm — No Comments

周國平《偶爾遠行》誘惑和危險

有關消息通過媒體傳開以後,朋友們普遍感到驚奇,驚奇之余,有的表示羨慕,有的表示擔心。這兩種反應都很正常,因為在一般人的印象里,南極是一片既神秘又危險的土地。

南極的魅力不容置疑。閉著眼睛想象一下吧:在那個晶瑩的冰的世界里,沒有人煙,沒有汙染,空氣無比潔凈;冰架向大海伸展,海面上布滿大小不等的冰山,在陽光下閃射奇異的光芒;海灘上棲息著無數憨態可掬的企鵝,海豹在岸邊自由地嬉戲。…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February 12, 2018 at 3:55pm — No Comments

鄧正來《偶爾遠行》序:社會的“眼睛”與獨行的個人

這幾天閱讀好友國平兄《南極無新聞》一書,居然一發不可收拾,不僅認真讀完了全書,而且還產生了寫一篇評論文字的沖動。實際上,我從來就對那些刻意策劃的以及物理性的度假、旅遊和探險沒有興趣,而且偶爾閱讀相關的遊記類文字也頗感無聊。即使國平兄本人在南極未成行之前告訴我此事時,我也持反對態度,當然我有自己的理由,正如國平兄在該書中征引的我當時對他的那段責問文字:“別人寫不出東西來,所以需要走這個地方那個地方,找些貌似驚人的材料以吸引讀者,你是一個有獨立思想的人,自己想寫的東西還來不及寫,你為什麼要去南極?”…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February 12, 2018 at 3:49pm — No Comments

周國平《偶爾遠行》前言二

窗外飛揚著今年的第一場雪,轉眼又是冬天了。去年的今天,正是出發的日子,南極洲的喬治王島,地球最南端汪洋中的那一片陌生的土地,從天邊向我漂來,在我的生命中停留了五十八天。而現在,它又已經遠在天邊,成了封存在我的記憶里的一座歲月之孤島,猶如封存在琥珀中的一只美麗的昆蟲。…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February 12, 2018 at 3:45pm — No Comments

周國平《偶爾遠行》序

我不是一個好動的人,每一次出國的機會都不是自己爭取來的,而只是偶然地落在了我的頭上,我就接受了。所以,我的確只是偶爾遠行。

雖是偶爾,走得還夠遠的,最遠到了南極的喬治王島。關於這次南極之行,我曾寫《南極無新聞》一書,由海南出版社於2002年出過單行本。我把這部分內容收在本書中,作為上編。單行本付印後,好友鄧正來讀了書稿,忽一日打電話來,興奮地朗讀他寫的評論。我驚奇又感動,因為他專注於學術,從不寫學術之外的東西,這是他第一次破例。評論對我的解讀異常準確,我當時就決定,如果書再版,一定用來做序,現在終於如願。…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February 12, 2018 at 3:43pm — No Comments

周國平《偶爾遠行》天上掉下一個機會

如果在半年前,有某占卜者攔住我,預言我將要去南極,我一定會斥為信口胡言。然而,五個月前,確實有一個人特地飛到青島,親口對我說了這話。他不是一個占卜者,而是鷺江出版社的編輯阿正。

當時,我正在青島出差,給一項競賽擔任評委。評委之中,還有葛劍雄教授。在我們下榻的旅館里,阿正興奮地向我們談了他的計劃。他的想法是,組織若干位人文學者去南極體驗生活,然後每人從自己的學科視野出發寫一本書,這項活動的經費將由鷺江出版社贊助。他引以自豪的是,這一舉動在世界上是首創性的,迄今為止還不曾有組織地讓人文學者去南極。至於人選,我和葛是他心目中的首選,其余的尚未確定。…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February 12, 2018 at 3:30pm — No Comments

周迅·中國地方誌(8.3)社會歷史的工筆畫卷

地方志中最為豐富多彩的,是關於社會歷史的記述。

歷史上的重大事件,幾乎在地方志中都有反映,例如太平天國起義,凡太平軍所到之處,都有記錄。羅爾綱主編的《太平天國史料匯編》,一共引用了1600多種各類資料,其中地方志占730種。廣東、江西、湖南等省都出版過太平軍在本省活動的史料集,都是以地方志為主要資料來源。至於一些地區性的規模較小的事件,更是主要依靠方志記載。如上海小刀會起義時期,周之春等在青浦縣起事響應,首紮紅巾為號,占領了嘉定、川沙、寶山等縣,當地百姓踴躍參加,或者支援燈燭、幹糧。這段歷史,就是保存在這幾個縣的縣志裏。…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February 12, 2018 at 11:27am — No Comments

周迅·中國地方誌(8.2)科學技術的珍貴記錄

我國的科學技術有過燦爛輝煌的歷史,曾經長期居於世界前列,只是最近二三百年才走了下坡路。封建時代的舊志,由於主要是“資治”之書,不太重視記載勞動者的發明創造。盡管如此,歷代志書中仍然留下了不少有關科學技術的生動記錄。

歷代地方志大量記錄了自然界的各種“異常”現象,如日月食、彗星、隕石、反常的氣候、各種自然災害、植物的變異和珍禽異獸等。古代的人們不能科學地解釋這些現象,往往把它們看作上天向人類顯示的兇兆或吉兆,記入地方志的“災異”或“災祥”類,同一些有迷信成分的無稽之談混在一起。但以現代科學家的眼光看來,這些當時當地的觀測記錄,都是極為難得的科學資料。…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February 12, 2018 at 11:27am — No Comments

周迅·中國地方誌(8.1)一座待開發的寶藏

歷代封建政府雖然很重視地方志,但是他們對地方志的認識相當狹隘,主要是看重它“資治”(輔助統治)的作用。明朝有個官吏叫鄭覆亨,被派到海州(江蘇東海)去做剌史,一進入海州地界,看到的是滿目荒涼,茅屋不飄炊煙,鎮子上只剩寥寥幾戶人家,孔廟也坍塌了。他立即去查考州志,想要研究海州這樣破敗的原因,他說,比如行醫,州的百姓就是病人,州的志書就是經過驗證的藥方,他要按病求方,再根據方子來治病。清朝四川保寧府(今閬中縣)有個太守也說過:“守,不知何以能守,不讀志何以能知。”(徐宗斡:《(道光)保寧府志序》)長期以來,地方志的功用基本上就局限在這個狹小的天地中。…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February 12, 2018 at 11:26am — No Comments

周迅·中國地方誌(4.3)瓜熟蒂落——地方志的成熟和定型

圖經到北宋進入了它最繁榮的時期。現知北宋圖經的數量大大超過隋唐。宋代將天下分為一府(首都開封府)十八路。南宋初史學家鄭樵所著的《通志》,在《藝文略》“圖經”條下,載有北宋圖經的目錄,一共1433卷,一府十八路的圖經都是齊全的。

在我國歷史上,宋代是一個學術空氣比較自由活潑的時期,私人不得編史修志的禁令早已被突破。同時,經過隋唐五代幾百年的編圖經用圖經,社會上下對圖經的價值有了更深入的認識。不但一些有文化有抱負的地方官,開始將修志作為一項地方文化事業來對待,而且許多文人學士認識到志書是一種很好的著作形式,通過它,可以向政府、向社會表達自己的政治見解和學術見解,既能影響當代,又可以傳之後世,所以願意將他們的學識和才能貢獻給地方志事業。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北宋的圖經不僅數量多,而且在質量上有了重大突破,從內容到體例都在從早期圖經的舊框框中擺脫出來。…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April 7, 2017 at 5:48pm — No Comments

周迅·中國地方誌(4.2)遍地開花說圖經

圖經雖說起源於東漢,在魏晉南北朝時期卻默默無聞。可能由於它圖文並茂,既具體又形象,特別適合於中央集權政府了解各地概況的需要,自隋朝大業年以來,它成為官修志書的主要形式,從多種類型的地方文獻中脫穎而出,一枝獨秀,不僅數量猛增,而且逐漸薈萃了其他地方文獻的長處,成為方志類圖書的主流。

隋朝的圖經都散失了,現在能知道書名的不過五六種。唐至五代的圖經絕大部分也散失了,只是靠了我國大西北的幹旱風沙,才保存下來一點珍貴的實物資料,這就是在敦煌石窟中發現的十幾種唐至五代的圖經地志殘卷。其中年代最早,最受學術界重視的,就是目前流落在海外的《沙州圖經》(《沙州都督府圖經》)和《西州圖經》。它們現存的篇幅雖然不多,但所記的事物往往不見於其他著述,所以有很高的史料價值。…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April 7, 2017 at 4:57pm — No Comments

周迅·中國地方誌(3.2)先秦的地圖

與地方志的產生有密切關系的,還有古地圖。地圖是地理學的特有語言,從某種意義上說,它比文字記錄更能夠形象地、有效地表示一個地區的地理特點。

中國的地圖起源很早。傳說神農氏、黃帝的時代,已經有了《神農地形圖》、《黃帝九州圖》。當大禹走遍全國治水的時候,也該是有地圖作參考的吧。據說夏禹曾收集天下之金(銅),鑄成九個大鼎,分別代表九州。鼎上繪著九州的山川、草木、物產、人物以至鬼怪,放在宗廟裏,作為傳國的寶器。後來商滅夏,九鼎被遷到商的都城;周滅商,又將鼎遷到周的東都洛邑。戰國時期,秦國和楚國都曾興兵向周朝“求鼎”,就是要奪取周天子“天下共主”的地位。可見“九鼎”和它上面的地圖,是當時國家統治權力的象征。…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March 31, 2017 at 5:32am — No Comments

周迅·中國地方誌(3.1)先秦的國別史和地理書

盡管《周禮》所說的“方志”還遠不是現代意義上的地方志,但是在現存的先秦典籍中,已經可以覓到後世地方志的一些蹤跡。

春秋戰國時期,各國都有根據史官的記錄編成的史書,如晉國的史書叫“乘”,楚國的史書叫“梼杌”〔taowu逃物〕,魯國的史書叫“春秋”。《墨子·明鬼篇》還提到過“燕之春秋”、“周之春秋”、“宋之春秋”、“齊之春秋”。現在能見到的只有孔子據魯國史書修訂而成的《春秋》了。《春秋》是一部簡略的編年史,從它可以推想各諸侯國史書的大概模樣。這些國別史是我國最早的一批地方史,它們是後來地方志中歷史門類的遠祖。…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March 31, 2017 at 5:31am — No Comments

周迅·中國地方誌(4.1)由圖經到地方誌

隋唐兩宋,是我國地方志成熟和基本定型的時期。經過漫長的孕育和發展,中國地方志終於進入了它的成年期。



官修志書形成制度…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March 31, 2017 at 5:30am — No Comments

周迅·中國地方誌(2.4)周代的“四方之誌”

從兩千年前說起

如果你溯長江而上,去探尋它的源頭,你將會看到:滾滾長江,最初不過是從青藏高原萬裏冰川的冰淩上一顆顆滴下的小水珠。它們聚集成許多條細細的水流,再匯成溪,匯成河,一路上接納著大大小小的其他河流,終於匯成大江,浩蕩東去。你想過嗎?這正是燦爛的中華文化積累和發展過程的縮影。 

中國地方志起源於何時?怎樣發展到了今天的規模?這樣從兩千年前說起。



周代的“四方之志”…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March 8, 2017 at 8:26pm — No Comments

周迅·中國地方誌(2.3)繁榮的地方誌家族

中國的地方志不僅數量可觀,而且隨著它所記敘的範圍不同,有著許多不同的種類,有繁有簡,有分有合,形成一個層次分明,結構完整的方志大家族。 

這個地方志家族有三大類成員: 

第一類是全國總志,又稱為“一統志”。它以一朝一代的行政區域為綱,用地方志的體裁記述全國的情況。著名的全國總志有隋代的《隋區宇圖志》、唐代的《括地志》、《元和郡縣圖志》、宋代的《太平寰宇記》、《元豐九域志》,以及元、明、清三代的“一統志”等。 …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March 8, 2017 at 8:25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