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gamat
  • Paloh,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e.gamat's Friends

  • Copil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Gai Lan Fa
  • 趁還來得及
  • 字詞過度
  • quién soy
  • Uta no kabe
  • Sogno Realtà

Gifts Received

Gift

se.gama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e.gamat's Page

Latest Activity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竺洪波:《西遊記》為何被清代道教徒攘奪?(3)

對於這一屈辱歷史,道教徒始終耿耿於懷,時刻尋機復仇雪恨。《西遊記》正是反戈一擊的絕佳機會。首先,美化道祖邱處機。邱處機(1148—1227),字通密,號長春子,登州府棲霞(今山東省棲霞市)人,始為“全真七子”之一、全真教教主,後自創全真道磻溪派、龍門派。他因西行勸化成吉思汗“敬天愛民”,創下“一言止殺”的仁德功業,被封為“神仙宗伯”,掌管天下道教。後來元世祖忽必烈不喜全真教一教獨大,道教徒橫行不法,尤其厭惡其所謂“化胡”之功,刻意打擊道教,“至元之辨”時特設“《老子化胡經》真偽”為辯題,並以道家“掠虛”、荒誕為由,判定道教敗北。《西遊記》在明代中期問世,今見最早版本是萬歷二十年(1592)金陵世德堂《新刻出像官板大字西遊記》(簡稱世本),作者佚名,“不知其何人所為”,汪淡漪乘虛而入,竭力倡導《西遊記》“邱作”說,把《西遊記》這部與《水滸傳》“並馳中原”的奇書劃入邱處機名下,其本意即在宣揚邱處機的豐功偉績,並藉此為邱處機翻案。《西遊記》多有佛道論衡的描寫。因為唐僧木訥,不善言辭,佛教一方常處下風。如第七十八回“比丘憐子遣陰神金殿識魔談道德”描寫三藏與比丘國妖道金殿論辯,白鹿道長“骨之堅修…See More
Mar 29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竺洪波:《西遊記》為何被清代道教徒攘奪?(2)

《西遊記》的道教化始於清初康熙(1662—1723)年間。時有“奉道弟子”汪淡漪,傾盡全力,將《西遊記》評點、篡改為《西遊證道書》。關於汪淡漪的道教化意圖,金陵野云主人《增評證道奇書序》中直言不諱,他說:忽得西陵淡漪子評本,題之曰《證道奇書》,多列《參同》《悟真》等書,以為之證,及嘆古人亦有先得我心者。今長春子獨以修真之秘,衍為《齊諧》稗乘之文,俾黃童白叟,皆可求討其度人度世之心,直與干坤同其不朽。為了實現《西遊記》道教化目的,汪淡漪不擇手段。除了在文本中充塞大量道教內容,他托名元初大文豪虞集杜撰了一篇《西遊證道書原序》,借古人之口宣稱“此國初邱長春真君所纂《西遊記》也”,將《西遊記》作者定為宋元之交全真教道祖邱處機;又附錄一篇《長春真君傳》,歌頌邱處機歷時四載遠赴雪山教化成吉思汗“一言止殺”的仁德功業,並以此暗喻唐玄奘大師西行壯舉;再編撰一篇《玄奘大師行狀》,揭櫫《西遊記》之原型。這樣,將“《原序》——《長春真君傳》——《玄奘大師行狀》”置於《西遊記》卷首,三者連環互證,致使讀者對“邱作”說和“證道”說深信不疑。應該承認,汪淡漪不愧為一個高明的圖書包裝策劃師,從此,《西遊證道書》大行…See More
Feb 23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竺洪波:《西遊記》為何被清代道教徒攘奪?(1)

毫無疑問,《西遊記》是佛教文本。其本事為唐代高僧玄奘大師西天取法的歷史事件,並以佛教“原罪——消業——解脫”的教義體系為基本情節模式,宗教傾向上雖然佛道並舉但“重佛輕道”更為明顯,因而在書寫風格上清淡脫俗,字里行間洋溢佛光禪意。但是,令我們深感詫異的是:《西遊記》在後來的演化中逐漸脫離了佛教軌道,最終被道教徒攘奪。以清初汪淡漪《西遊證道書》為發軔,道教徒大舉進駐《西遊記》,道家評本成為《西遊記》文本發展主流。對此,佛教一方處置坦然,並無反擊,並且主動疏遠、拒絕《西遊記》,由此成為佛門傳統和“潛規則”。考察佛道兩教發展實際,結合《西遊記》的相關描寫,可以看出道教徒攘奪《西遊記》並非偶然,道教化“誤讀”中顯示出《西遊記》文本演化的必然性,其中隱伏著某些宗教文化的歷史線索。§佛教徒主動放棄《西遊記》陣地眾所周知,《西遊記》有“褻瀆聖僧”之嫌,久為佛家詬病,直接導致佛教徒主動疏遠、拒絕,放棄《西遊記》這塊本屬佛教的陣地。因為《西遊記》采納神魔小說(一稱神話小說)的載體形式,唐僧形象被矮化和醜化。在神魔和精魅世界,唐僧作為凡人最為愚昧、軟弱,與孫悟空“上天入地、莫能禁止”的無量神通相比,作為師父…See More
Feb 14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曹炳建:明人的《西遊記》研究與明代小說審美觀念的歷史演變(6)

由於看到了《西遊記》等“譎詭幻怪”類幻想題材小說的巨大影響,淩濛初並不排斥“耳目之外,牛鬼蛇神之為奇”,這已經較張譽的見解表現出更大的寬容性。同時,他又特別指出,在“耳目之內,日用起居”之中,同樣存在著“奇”,這就有意識地把小說創作引向普通人的“日常起居”的生活之中,要求作家在現實生活中發現可以“新聽睹,佐詼諧”的創作素材。但真正將淩氏的理論發揚光大,並客觀地看待“真”與“幻”、“奇”與“正”這兩類文學作品的還是睡鄉居士。他在《二刻拍案驚奇序》中曾這樣論及《西遊記》:至演義一家,幻易而真難,固不可相衡而論也。即如《西遊》一記,怪誕不經,讀者皆知其謬。然據其所載,師徒四人,各一性情,各一動止,試摘取其一言一事,遂使暗中摩索,亦知其出自何人,則正以幻中有真,乃為傳神阿堵,而已有不如《水滸》之譏。豈非真不真之關,固奇不奇之大較也哉!在作者看來,《西遊記》之所以得到世人的喜愛,就是因為“幻中有真”,能夠達到“傳神”的高境界。這里的“真”,當然包括作品曲折地反映現實生活,而更主要的是指遵照生活的邏輯,通過生動的生活細節描寫和細膩的人物心理刻畫,使人物更接近現實生活,因而也更具有個性化。試拿《封神…See More
Feb 12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曹炳建:明人的《西遊記》研究與明代小說審美觀念的歷史演變(5)

特別是在《水滸傳》的有關評論文字中,關於“真”的問題更是討論熱烈。李贄曾盛贊《水滸傳》刻畫人物“如聞其聲,如見其人”“性情活現”“化工”“像”等(袁無涯刻本《水滸傳》批語),就是說《水滸傳》的人物來自於現實生活,是對現實生活中的形象反映。葉晝認為:“世上先有《水滸傳》一部,然後施耐庵、羅貫中借筆墨拈出,若夫姓某名某,不過劈空捏造以實其事耳。”(容與堂本《水滸傳》卷首《〈水滸傳〉一百回文字優劣》)“《水滸傳》事節都是假的,說來卻是逼真,所以為妙。”(容本第一回回末總評)這里的“假”、“劈空捏造”,亦即文學的虛構手法;這里的“真”、“以實其事”,便是真實地反映了現實生活。從歷史事實的“真”,到作家創作態度之“真”,再到真實地反映現實生活,理論家們經歷了一個艱難的探索過程。但是,人們探索的腳步並沒有到此停止。到了明代後期,市民在社會生活中的作用逐漸增強,他們必然要求文學作品反映自己的生活,塑造他們群體內的人物形象,表現他們的喜怒哀樂。再加上王學左派興盛,“百姓日用即道”的觀念深入人心,必然影響到人們文學審美觀念的變革。因此,這個時期所謂的文學觀念上的“真”,不僅要求作家的創作要源於生活、反映…See More
Feb 9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曹炳建:明人的《西遊記》研究與明代小說審美觀念的歷史演變(4)

《隋史遺文》是袁於令根據舊本,並在吸取有關隋唐故事的通俗作品如雜劇和講唱文學創作經驗的基礎上創作而成的一部歷史演義小說。然而,作者卻改變了過去演義小說以帝王為敘事中心的傳統,而把秦瓊、程咬金、單雄信、羅士信等“亂世英雄”作為主要刻畫對象。作者在《隋史遺文序》中這樣總結自己的創作經驗和文學觀點:史以遺名者何?所以輔正史也。正史以紀事。紀事者何?傳信也。遺史以搜逸。搜逸者何?傳奇也。傳信者貴真:為子死孝,為臣死忠,摹聖賢心事,如道子寫生,面奇逼肖。傳奇者貴幻:忽焉怒發,忽焉嘻笑,英雄本色,如陽羨書生,恍惚不可方物。這里,作者很明顯地將正史和小說區分開來,認為正史就是“傳信”的,必須遵循歷史事實,要為忠臣孝子、聖賢明哲樹碑立傳,因而就要講究真實性;而小說創作則是記載歷史人物的遺聞逸事,這些遺聞逸事本身並不具備真實性,然而卻能準確傳達出歷史人物的精神風貌。因而小說創作則應該講“幻”。在此基礎上,袁於令進一步認為,小說創作“慷慨足驚里耳,而不必諧於情;奇幻足快俗人,而不必根於理”。他認為評價小說不能以是否符合正史記載為依據,而應該以是否“驚里耳”、“快俗人”為評判標準,實際上已經接觸到了小說社會…See More
Feb 2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曹炳建:明人的《西遊記》研究與明代小說審美觀念的歷史演變(3)

但是,由於受前述“崇實疾虛”思想觀念的影響,對於完全脫離實錄的奇幻類文學作品,人們有一個更加艱難的認識過程。盡管班固早已指出《黃帝說》四十篇“迂誕依托”的特點(《漢書•藝文志》),王充亦認為“世俗之性,好奇怪之語”(《論衡•對作》),但都不是正面肯定奇幻類文學作品,以致劉勰作《文心雕龍》,對“托云龍,說迂怪”,“木夫九首,土伯三目”等仍表示不滿,斥之為“詭異”、“譎怪”(《辨騷》)。受這種觀念影響,南北朝時期雖然有大量志怪小說問世,但撰著者的目的僅為“明神道之不誣”,評論者亦只不過目之以“愛廣尚奇”(蕭綺《拾遺記序》)。因此,在宋代之前,人們雖然沒有直接禁止奇幻類文學作品,但大多認為“神鬼怪物,其事非聖,揚雄所不觀;其言亂神,宣尼所不語”(劉知幾《史通•采撰》)。這種狀況大約到了宋代才有所改變。洪邁在《夷堅乙志序》中認為,“《齊諧》之志怪,莊周之談天,虛無幻茫,不可致詰”,但卻“皆不能無寓言於其間”。此後,寓言說便成為奇幻類文學作品合理存在的重要理由。羅燁《醉翁談錄》亦注意到了話本中的奇幻故事,贊美說話藝人們“講鬼怪令羽士心寒膽戰”,“辯論妖怪精靈話,分別神仙達士機”(《小說開辟》)。…See More
Jan 27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曹炳建:明人的《西遊記》研究與明代小說審美觀念的歷史演變(2)

小說野俚諸書,稗官所不載者,雖極幻妄無當,然亦有至理存焉。如《水滸傳》無論已,《西遊記》曼衍虛誕,而其縱橫變化,以猿為心之神,以豬為意之馳,其始之放縱,上天下地,莫能禁制,而歸於緊箍一咒,能使心猿馴伏,至死靡他,蓋亦求放心之喻,非浪作也……其他諸傳記之寓言者,亦皆有可采。惟《三國演義》與《錢唐記》、《宣和遺事》、《楊六郎》等書,俚而無味矣。何者?事太實則近腐,可以悅里巷小兒,而不足為士君子道也。凡為小說及雜劇戲文,須是虛實相半,方為遊戲三昧之筆。亦要情景造極而止,不必問其有無也。古今小說家,如《西京雜記》、《飛燕外傳》、《天寶遺事》諸書,虬髯、紅線、隱娘、白猿諸傳,雜劇家如琵琶、西廂、荊釵、蒙正等詞,豈必真有是事哉?近來作小說,稍涉怪誕,人便笑其不經,而新出雜劇,若浣紗、青衫、義乳、孤兒等作,必事事考之正史,年月不合,姓字不同,不敢作也。如此則看史傳足矣,何名為戲?在《五雜俎》中,這兩段文字在意思上是一以貫之的,它牽涉到《西遊記》思想內容和藝術構思這兩個方面的大問題。從思想內容看,作者是把儒家的“至理”作為作品主要思想的,這個“至理”就是所謂的“求放心”。“放心”一詞,最早出於《尚書•…See More
Jan 22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曹炳建:明人的《西遊記》研究與明代小說審美觀念的歷史演變(1)

——論“虛與實”、“幻與真”、“奇與正”三組重要小說觀念【內容提要】…See More
Jan 19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5.3

我安詳地、默默地又從這充滿誘惑、罪孽、糾葛的沒有盡頭的河流中飄浮上來。我已作好了準備,填滿了知識,我博學老練,我成熟了,該輪到赫爾米娜出場了。她——赫爾米娜——果真在我那形象眾多的神話中作為最後一個形象出現了,她的名字在這無窮無盡的行列中最後出現了。但與此同時,我恢覆了知覺,結束了愛情童話,因為我不願在魔鏡的微光中與她相遇,屬於她的不是我的棋局中的一個棋子,而是整個哈裏。噢,我要改變我的形象遊戲,使一切都圍繞著她,最後如願以償地占有她。洪流把我沖到岸邊,我又站在劇院的沈默不語的包廂走廊裏。現在做什麽呢?我伸手到口袋裏摸那些棋子,然而,這種擺棋子的欲望很快又淡漠消失了。我周圍是無窮無盡的門、牌子、魔鏡的世界。我漫不經心地看了一下離我最近的一塊牌子,不禁打了個寒顫,上面赫然寫著:我腦海中閃出一幅記憶中的圖畫,圖畫飛速地抖動著,瞬間即逝:赫爾米娜坐在一家飯館的桌旁,突然停下刀叉,滔滔不絕地談起來。她眼睛裏閃著嚴肅得可怕的神情,對我說,她只有讓我親手殺死才能使我愛她。一個恐懼與黑暗的巨浪向我心頭襲來,突然,一切又在我眼前湧現,墓地,我內心深處又感到痛苦和茫然。我絕望地把手伸進口袋,想取出棋子,…See More
Jan 17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5.2

我站在一座巖石小丘上,山腳下是我的家鄉小城。春風和煦,飄來一陣早春的紫羅蘭的清香,流經小城的河流閃閃發光,老家的窗戶也似乎在向我仰視,所有這一切的目光、聲音、氣味都是那樣使人陶醉地充實,那樣清新,讓人沈浸到創造中,一切都射出深沈的光彩,一切都在春風中神遊飄忽。以前,在剛進入青春期的充實的、詩意般的歲月中,我所看到的世界就是這樣的。我站在山丘上,春風撫弄著我長長的頭發!我沈浸在夢幻般的愛情的渴望之中,用迷惑的手從剛剛發綠的灌木上摘下一張半開的嫩芽,把它舉到眼前,聞它(聞到這種葉香,以往的一切又都清晰地湧現在我的眼前),接著,我用嘴唇合住這個小綠芽玩味著,咀嚼起來,我的嘴唇至今還沒有吻過一位姑娘呢。嘗到這種又酸又苦的味道,我突然很確切地知道我目前的處境了,一切又都回來了。我又在經歷兒童時代的最後一年的一個鏡頭,這是早春的一個星期天的下午;這一天,我在獨自散步時碰到了羅莎·克賴斯勒,羞答答地向她打招呼,如癡如呆地愛上了她。那是我第一次看見這位美麗的姑娘。…See More
Jan 16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5.1

教員和教養員發現他們的工作簡化了,無需思考和實驗了。由於這個錯誤,許多本來難以治愈的瘋人被看作是‘正常的’,是對社會很有用的人。相反,有些天才卻被看作瘋子。因此,我們要用一個新概念補充科學界的漏洞百出的心理學,這個概念叫結構藝術。我們表演給經歷過自我解體的人看,他隨時都可以任意重新組合分解開的部件,從而達到生活之劇的多樣性。像作家用少數幾個角色創造劇本那樣,我們用分解了的自我的眾多形象不斷地建立新的組合,這些組合不斷表演新戲,不斷更換新的情景,使戲始終具有新的弓人入勝的緊張情節。請您觀看!”他毫無聲響地用聰慧的手指抓住我的形象,抓住所有老頭、小夥子、兒童、女人,抓住所有活潑愉快的和愁容滿面的、強壯有力的和弱不禁風的、敏捷的和笨拙的小人,迅速地把他們放到他的棋盤上,安排成一場遊戲。他很快地把他們組成集團和家庭,讓他們比賽和廝殺,讓他們相互間友好,相互間敵對,構成一個小小的世界。我快活地看著,他當著我的面,…See More
Jan 14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4.5

  “您是帕勃羅嗎?”我問。  “我誰也不是,”他友好地解釋。“我們這裏沒有名字,在這裏,我們不是人。我是個棋手。您希望上一堂人物結構課嗎?”  “是的,請賜教。”  “那就請您給我提供幾十個您的形象。”  “我的形象……”  “您曾看見您的所謂人物分解為許多形象,我要的就是這個。沒有形象我不能弈棋。”  他把一面鏡子遞到我面前。我又看見我這個人的統一體分解為許多我,數目好象還增加了。不過,現在這些形象都很小,跟棋子一般大,棋手不慌不忙地用手指拿出幾十個,把它們放在棋盤邊的地上。同時,他語氣單調地說,就象一個人重覆他已經做過的演說或講課那樣:  “人是永恒的整體這個觀點是錯誤的,它會給人帶來不幸,這您是知道的。您也知道,人由許多靈魂、由無數個‘我’構成。把人的虛假的統一分解為這許多形象,被看作瘋話,為此,科學還發明了‘精神分裂癥’這個名字。當然,沒有主次,沒有一定的秩序和安排,這種多樣性就無法統制。在這個意義上,科學是對的。但另一方面,科學認為,這許多局部自我只能處在唯一的、互相制約的、持續一輩子的體系中,這就不對了。科學界的這個錯誤帶來某些惡果,它的價值僅僅在於國家雇用的教員和教養員…See More
Jan 12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4.4

檢察官極力要在那沾著血汙的嘴上露出一絲微笑。雖然他沒有完全成功,但可以看出他的這個好意。“這很好,”他說,“那麼說,我們是同事。請履行你的職責,同事先生。”這期間,那漂亮的姑娘在路邊倒下,昏過去了。這時,又有一輛車嘟嘟響著喇叭全速開上來。我們把姑娘稍許拉到一邊,靠到巖壁上,讓新來的車開到前一輛車的殘骸前。那輛車來了個急剎車,車頭翹到了半空中,卻完好無損地停住了。我們趕緊端起槍,瞄準新來的人。“下車廣古斯塔夫命令道。“舉起手!”從車上下來三個男人,乖乖地舉起雙手。“你們當中有醫生嗎片古斯塔夫問道。他們說沒有。“那就請你們行個好,小心地把這位先生從座位上擡出來,他受了重傷。你們帶上他,把他送到最近的城市。向前走,把他擡下來吧!”ll位老先生很快就在另一輛車上安置好了,古斯塔夫下命令讓他們開走了。那位女速記員清醒過來,看見了這一切。我們抓獲了這麼漂亮的戰利品,我很高興。“小姐,”古斯塔夫說,“您失去了您的雇主。但願在其他方面,那位老先生和您並沒有特別親近的關系。您被我雇用了,請好好地做我們的夥計吧!好了,稍許快一點。一會兒,這裏就會有麻煩的。您能爬樹嗎,小姐?能?那好。我們兩人把您夾在中間,…See More
Jan 10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4.3

我直勾勾地瞧著小鏡子,瞧著手中的小鏡子。鏡子裏,哈裏狼在顫抖著,抽搐著。有一會兒,我內心深處也抽搐了一下,輕輕地,然而痛苦地,像回憶,像鄉思,像悔恨。然後,一種新的感覺取代了這輕微的壓抑感。這種感覺類似人們從用可卡因麻醉的口腔中拔出一顆牙時的感覺;人們既感到輕松,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同時又感到驚訝,怎麼一點不疼呀。同時,我又感到非常興高采烈,很想笑,我終於忍俊不禁,解脫似地大笑起來。模糊的小鏡畫跳動了一下不見了,小小的圓形鏡面突然像被焚毀一樣,變得灰暗、粗糙、不透明了。帕勃羅大笑著扔掉碎裂的鏡子,鏡子向前滾去,在長長的不見盡頭的走廊的地板上消失了。“笑得很好,哈裏,”帕勃羅嚷道,“你要繼續像不朽者那樣學笑。現在,你終於殺死了荒原狼。用刮臉刀可不行。你要註意,不能讓他活過來!很快你就能離開愚蠢的現實、以後一有機會,我們就結拜為兄弟。親愛的。你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讓我喜歡過。如果你認為很重要,那我們可以討論哲學問題,可以互相爭論,談論莫紮特、格魯克、柏拉圖和歌德,來個盡興暢談。現在你會理解,以前為什麼不行。但願你成功,祝你今天就能擺脫荒原狼。因為,你的自殺當然不是徹底的;我們是在魔劇院裏,這裏…See More
Jan 5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4.2

在今晚的舞會上,我經歷了五十年中從未經歷過的事,每個大姑娘和大學生都知道這種事:節目的經歷,參加節日活動時的共同歡樂,個人融化到人群中時的秘密,歡樂時靈魂和上帝融為一體的秘密。我常常聽人說起過這種經歷,每個女仆都知道這種經歷,我常常看到敘述老的眼睛閃出光芒,而我總是輕蔑和羨慕參半地置之一笑。這種如癡如狂的人,從自身超脫出來、笑容滿面、迷亂恍惚的人,他們個個都是醉意醺醺、兩眼生輝,眼前的這一切,我一生在高貴的和卑下的人的身上看到過千百次,他們有的是喝得酩酊大醉的新兵和水兵,有的是在隆重演出的熱烈情緒中的偉大的藝術家,尤其在出征的新兵身L這種神采,這種微笑見得更多。就在不久前,當我的朋友帕勃羅為音樂所陶醉,坐在樂隊中出神地吹奏薩克斯管,或者觀看歡樂的、狂喜的指揮、鼓手、班卓琴師時.我曾欣賞、熱愛、嘲諷、羨慕過幸福地出神狂喜的人的神采和微笑。先前,我有時想,這種微笑,這種孩子似的神采,只有青少年才會有,只有那些不允許有強烈個性、不允許人們之間存在差別的人才會有。可是今天,在這幸福的夜晚,我自己——荒原狼哈裏——也神采煥發地微笑起來,我自己也在這天真的、童話般的深深的幸福中飄浮,我自己也從共同…See More
Jan 2

Se.gamat's Blog

竺洪波:《西遊記》為何被清代道教徒攘奪?(3)

Posted on January 17, 2018 at 10:54am 0 Comments

對於這一屈辱歷史,道教徒始終耿耿於懷,時刻尋機復仇雪恨。《西遊記》正是反戈一擊的絕佳機會。…

Continue

竺洪波:《西遊記》為何被清代道教徒攘奪?(2)

Posted on January 17, 2018 at 10:53am 0 Comments

《西遊記》的道教化始於清初康熙(1662—1723)年間。時有“奉道弟子”汪淡漪,傾盡全力,將《西遊記》評點、篡改為《西遊證道書》。關於汪淡漪的道教化意圖,金陵野云主人《增評證道奇書序》中直言不諱,他說:

忽得西陵淡漪子評本,題之曰《證道奇書》,多列《參同》《悟真》等書,以為之證,及嘆古人亦有先得我心者。今長春子獨以修真之秘,衍為《齊諧》稗乘之文,俾黃童白叟,皆可求討其度人度世之心,直與干坤同其不朽。…

Continue

竺洪波:《西遊記》為何被清代道教徒攘奪?(1)

Posted on January 17, 2018 at 10:51am 0 Comments

毫無疑問,《西遊記》是佛教文本。其本事為唐代高僧玄奘大師西天取法的歷史事件,並以佛教“原罪——消業——解脫”的教義體系為基本情節模式,宗教傾向上雖然佛道並舉但“重佛輕道”更為明顯,因而在書寫風格上清淡脫俗,字里行間洋溢佛光禪意。但是,令我們深感詫異的是:《西遊記》在後來的演化中逐漸脫離了佛教軌道,最終被道教徒攘奪。以清初汪淡漪《西遊證道書》為發軔,道教徒大舉進駐《西遊記》,道家評本成為《西遊記》文本發展主流。對此,佛教一方處置坦然,並無反擊,並且主動疏遠、拒絕《西遊記》,由此成為佛門傳統和“潛規則”。

考察佛道兩教發展實際,結合《西遊記》的相關描寫,可以看出道教徒攘奪《西遊記》並非偶然,道教化“誤讀”中顯示出《西遊記》文本演化的必然性,其中隱伏著某些宗教文化的歷史線索。

§佛教徒主動放棄《西遊記》陣地…

Continue

曹炳建:明人的《西遊記》研究與明代小說審美觀念的歷史演變(6)

Posted on January 17, 2018 at 10:44am 0 Comments

由於看到了《西遊記》等“譎詭幻怪”類幻想題材小說的巨大影響,淩濛初並不排斥“耳目之外,牛鬼蛇神之為奇”,這已經較張譽的見解表現出更大的寬容性。同時,他又特別指出,在“耳目之內,日用起居”之中,同樣存在著“奇”,這就有意識地把小說創作引向普通人的“日常起居”的生活之中,要求作家在現實生活中發現可以“新聽睹,佐詼諧”的創作素材。

但真正將淩氏的理論發揚光大,並客觀地看待“真”與“幻”、“奇”與“正”這兩類文學作品的還是睡鄉居士。他在《二刻拍案驚奇序》中曾這樣論及《西遊記》:…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