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gamat
  • Paloh,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e.gamat's Friends

  • Copil
  • Paetiyo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Gai Lan Fa
  • 趁還來得及
  • 字詞過度
  • quién soy
  • Uta no kabe
  • Sogno Realtà
  • A'Lessy

Gifts Received

Gift

se.gama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e.gamat's Page

Latest Activity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曹炳建:明人的《西遊記》研究與明代小說審美觀念的歷史演變(1)

——論“虛與實”、“幻與真”、“奇與正”三組重要小說觀念【內容提要】…See More
yesterday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5.3

我安詳地、默默地又從這充滿誘惑、罪孽、糾葛的沒有盡頭的河流中飄浮上來。我已作好了準備,填滿了知識,我博學老練,我成熟了,該輪到赫爾米娜出場了。她——赫爾米娜——果真在我那形象眾多的神話中作為最後一個形象出現了,她的名字在這無窮無盡的行列中最後出現了。但與此同時,我恢覆了知覺,結束了愛情童話,因為我不願在魔鏡的微光中與她相遇,屬於她的不是我的棋局中的一個棋子,而是整個哈裏。噢,我要改變我的形象遊戲,使一切都圍繞著她,最後如願以償地占有她。洪流把我沖到岸邊,我又站在劇院的沈默不語的包廂走廊裏。現在做什麽呢?我伸手到口袋裏摸那些棋子,然而,這種擺棋子的欲望很快又淡漠消失了。我周圍是無窮無盡的門、牌子、魔鏡的世界。我漫不經心地看了一下離我最近的一塊牌子,不禁打了個寒顫,上面赫然寫著:我腦海中閃出一幅記憶中的圖畫,圖畫飛速地抖動著,瞬間即逝:赫爾米娜坐在一家飯館的桌旁,突然停下刀叉,滔滔不絕地談起來。她眼睛裏閃著嚴肅得可怕的神情,對我說,她只有讓我親手殺死才能使我愛她。一個恐懼與黑暗的巨浪向我心頭襲來,突然,一切又在我眼前湧現,墓地,我內心深處又感到痛苦和茫然。我絕望地把手伸進口袋,想取出棋子,…See More
Wednesday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5.2

我站在一座巖石小丘上,山腳下是我的家鄉小城。春風和煦,飄來一陣早春的紫羅蘭的清香,流經小城的河流閃閃發光,老家的窗戶也似乎在向我仰視,所有這一切的目光、聲音、氣味都是那樣使人陶醉地充實,那樣清新,讓人沈浸到創造中,一切都射出深沈的光彩,一切都在春風中神遊飄忽。以前,在剛進入青春期的充實的、詩意般的歲月中,我所看到的世界就是這樣的。我站在山丘上,春風撫弄著我長長的頭發!我沈浸在夢幻般的愛情的渴望之中,用迷惑的手從剛剛發綠的灌木上摘下一張半開的嫩芽,把它舉到眼前,聞它(聞到這種葉香,以往的一切又都清晰地湧現在我的眼前),接著,我用嘴唇合住這個小綠芽玩味著,咀嚼起來,我的嘴唇至今還沒有吻過一位姑娘呢。嘗到這種又酸又苦的味道,我突然很確切地知道我目前的處境了,一切又都回來了。我又在經歷兒童時代的最後一年的一個鏡頭,這是早春的一個星期天的下午;這一天,我在獨自散步時碰到了羅莎·克賴斯勒,羞答答地向她打招呼,如癡如呆地愛上了她。那是我第一次看見這位美麗的姑娘。…See More
Tuesday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5.1

教員和教養員發現他們的工作簡化了,無需思考和實驗了。由於這個錯誤,許多本來難以治愈的瘋人被看作是‘正常的’,是對社會很有用的人。相反,有些天才卻被看作瘋子。因此,我們要用一個新概念補充科學界的漏洞百出的心理學,這個概念叫結構藝術。我們表演給經歷過自我解體的人看,他隨時都可以任意重新組合分解開的部件,從而達到生活之劇的多樣性。像作家用少數幾個角色創造劇本那樣,我們用分解了的自我的眾多形象不斷地建立新的組合,這些組合不斷表演新戲,不斷更換新的情景,使戲始終具有新的弓人入勝的緊張情節。請您觀看!”他毫無聲響地用聰慧的手指抓住我的形象,抓住所有老頭、小夥子、兒童、女人,抓住所有活潑愉快的和愁容滿面的、強壯有力的和弱不禁風的、敏捷的和笨拙的小人,迅速地把他們放到他的棋盤上,安排成一場遊戲。他很快地把他們組成集團和家庭,讓他們比賽和廝殺,讓他們相互間友好,相互間敵對,構成一個小小的世界。我快活地看著,他當著我的面,…See More
Jan 14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4.5

  “您是帕勃羅嗎?”我問。  “我誰也不是,”他友好地解釋。“我們這裏沒有名字,在這裏,我們不是人。我是個棋手。您希望上一堂人物結構課嗎?”  “是的,請賜教。”  “那就請您給我提供幾十個您的形象。”  “我的形象……”  “您曾看見您的所謂人物分解為許多形象,我要的就是這個。沒有形象我不能弈棋。”  他把一面鏡子遞到我面前。我又看見我這個人的統一體分解為許多我,數目好象還增加了。不過,現在這些形象都很小,跟棋子一般大,棋手不慌不忙地用手指拿出幾十個,把它們放在棋盤邊的地上。同時,他語氣單調地說,就象一個人重覆他已經做過的演說或講課那樣:  “人是永恒的整體這個觀點是錯誤的,它會給人帶來不幸,這您是知道的。您也知道,人由許多靈魂、由無數個‘我’構成。把人的虛假的統一分解為這許多形象,被看作瘋話,為此,科學還發明了‘精神分裂癥’這個名字。當然,沒有主次,沒有一定的秩序和安排,這種多樣性就無法統制。在這個意義上,科學是對的。但另一方面,科學認為,這許多局部自我只能處在唯一的、互相制約的、持續一輩子的體系中,這就不對了。科學界的這個錯誤帶來某些惡果,它的價值僅僅在於國家雇用的教員和教養員…See More
Jan 12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4.4

檢察官極力要在那沾著血汙的嘴上露出一絲微笑。雖然他沒有完全成功,但可以看出他的這個好意。“這很好,”他說,“那麼說,我們是同事。請履行你的職責,同事先生。”這期間,那漂亮的姑娘在路邊倒下,昏過去了。這時,又有一輛車嘟嘟響著喇叭全速開上來。我們把姑娘稍許拉到一邊,靠到巖壁上,讓新來的車開到前一輛車的殘骸前。那輛車來了個急剎車,車頭翹到了半空中,卻完好無損地停住了。我們趕緊端起槍,瞄準新來的人。“下車廣古斯塔夫命令道。“舉起手!”從車上下來三個男人,乖乖地舉起雙手。“你們當中有醫生嗎片古斯塔夫問道。他們說沒有。“那就請你們行個好,小心地把這位先生從座位上擡出來,他受了重傷。你們帶上他,把他送到最近的城市。向前走,把他擡下來吧!”ll位老先生很快就在另一輛車上安置好了,古斯塔夫下命令讓他們開走了。那位女速記員清醒過來,看見了這一切。我們抓獲了這麼漂亮的戰利品,我很高興。“小姐,”古斯塔夫說,“您失去了您的雇主。但願在其他方面,那位老先生和您並沒有特別親近的關系。您被我雇用了,請好好地做我們的夥計吧!好了,稍許快一點。一會兒,這裏就會有麻煩的。您能爬樹嗎,小姐?能?那好。我們兩人把您夾在中間,…See More
Jan 10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4.3

我直勾勾地瞧著小鏡子,瞧著手中的小鏡子。鏡子裏,哈裏狼在顫抖著,抽搐著。有一會兒,我內心深處也抽搐了一下,輕輕地,然而痛苦地,像回憶,像鄉思,像悔恨。然後,一種新的感覺取代了這輕微的壓抑感。這種感覺類似人們從用可卡因麻醉的口腔中拔出一顆牙時的感覺;人們既感到輕松,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同時又感到驚訝,怎麼一點不疼呀。同時,我又感到非常興高采烈,很想笑,我終於忍俊不禁,解脫似地大笑起來。模糊的小鏡畫跳動了一下不見了,小小的圓形鏡面突然像被焚毀一樣,變得灰暗、粗糙、不透明了。帕勃羅大笑著扔掉碎裂的鏡子,鏡子向前滾去,在長長的不見盡頭的走廊的地板上消失了。“笑得很好,哈裏,”帕勃羅嚷道,“你要繼續像不朽者那樣學笑。現在,你終於殺死了荒原狼。用刮臉刀可不行。你要註意,不能讓他活過來!很快你就能離開愚蠢的現實、以後一有機會,我們就結拜為兄弟。親愛的。你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讓我喜歡過。如果你認為很重要,那我們可以討論哲學問題,可以互相爭論,談論莫紮特、格魯克、柏拉圖和歌德,來個盡興暢談。現在你會理解,以前為什麼不行。但願你成功,祝你今天就能擺脫荒原狼。因為,你的自殺當然不是徹底的;我們是在魔劇院裏,這裏…See More
Jan 5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4.2

在今晚的舞會上,我經歷了五十年中從未經歷過的事,每個大姑娘和大學生都知道這種事:節目的經歷,參加節日活動時的共同歡樂,個人融化到人群中時的秘密,歡樂時靈魂和上帝融為一體的秘密。我常常聽人說起過這種經歷,每個女仆都知道這種經歷,我常常看到敘述老的眼睛閃出光芒,而我總是輕蔑和羨慕參半地置之一笑。這種如癡如狂的人,從自身超脫出來、笑容滿面、迷亂恍惚的人,他們個個都是醉意醺醺、兩眼生輝,眼前的這一切,我一生在高貴的和卑下的人的身上看到過千百次,他們有的是喝得酩酊大醉的新兵和水兵,有的是在隆重演出的熱烈情緒中的偉大的藝術家,尤其在出征的新兵身L這種神采,這種微笑見得更多。就在不久前,當我的朋友帕勃羅為音樂所陶醉,坐在樂隊中出神地吹奏薩克斯管,或者觀看歡樂的、狂喜的指揮、鼓手、班卓琴師時.我曾欣賞、熱愛、嘲諷、羨慕過幸福地出神狂喜的人的神采和微笑。先前,我有時想,這種微笑,這種孩子似的神采,只有青少年才會有,只有那些不允許有強烈個性、不允許人們之間存在差別的人才會有。可是今天,在這幸福的夜晚,我自己——荒原狼哈裏——也神采煥發地微笑起來,我自己也在這天真的、童話般的深深的幸福中飄浮,我自己也從共同…See More
Jan 2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4.1

看完電影,我很興奮,然而我內心的膽怯、不願承認的對化裝舞會的害怕並沒有減小,反而可惡地變得更強烈了。我想起赫爾米娜,才鼓起勇氣,下了個狠心,乘車去格羅布斯大舞廳,到了那裏後跨進舞廳。這當兒已經很晚了,舞會早已開始,正在熱烈進行,我沒來得及脫衣服,就陷入了狂歡的、戴著假面具的人群中。我不免有些羞澀拘謹,有人親切地推了我一把,姑娘們請我去光顧酒吧,喝杯香檳酒,小醜們拍拍我的肩膀,用“你”稱呼我。我一概不予理睬,費力地穿過擁擠的舞廳來到存衣間。我拿了存衣牌,小心地把它放進口袋,心想,也許很快就會用得著它,這裏亂糟糟的,也許我很快就會乏味。整幢大樓的所有房間都是喜氣洋洋的,非常熱鬧,各個大廳房間都有人在跳舞,連地下室也有人在跳,所有走廊樓道都擠滿了化裝的人,到處在奏樂跳舞,熙熙攘攘,笑聲不絕。我心神不安地擠過人群,從黑人樂隊到演奏農家樂的樂隊,從宏大輝煌的主廳來到各條過道回廊,走進酒吧,走向食品櫃台,走進賣香檳酒的小房間。小房間的墻上掛著許多年輕畫家粗獷有趣的繪畫。今天,這裏聚集著各行各業的人,有藝術家、記者、學者、商人,全市的花花公子自然是不會錯過這次雅興的。帕勃羅先生坐在一個樂隊裏,激情地…See More
Jan 1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3.2

我寫完詩,瑪麗亞來了。我們愉快地吃了飯,然後走進我們的小房間。今天,她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漂亮、熱乎、親切,她讓我嘗到了各種柔情、溫存、遊戲,我覺得對人再熱心也莫過於此了。“瑪麗亞,”我說道,“你今天像神一樣慷慨大方。別把我們兩人弄得精疲力竭。明天可是化裝舞會喲。你明天的舞伴是個什麽樣的人?我怕,我親愛的小花兒,他是個童話中的工礦,你會被他拐走,再也回不到我的身邊。你今天這樣愛撫我,就像情侶們在告別,在最後一次見面對那樣恩愛。”她把嘴唇緊貼我的耳根,輕聲對我說:“別說話,哈裏!每次都可能是最後一次。如果赫爾米娜把你拿走,你就不再來找我了。也許她明天就把你拿走了。”在那舞會的前夜,我有一種獨特的感覺,這種感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強烈。這是一種非常奇特的又苦又甜的雙重感情。我感到的是幸福:瑪麗亞的美麗和縱情,盡情享受、撫弄、吸進千百種細膩迷人的性感(可惜年近半百了才享受到它),在那柔和的歡樂之波在拍擊蕩漾。然而這只是外殼,這一切的內部充滿了意義、緊張和命運,我親切溫柔地沈迷於甜蜜感人的愛情之中,仿佛在純幸福的溫水中遊泳。而在心底,我卻感到我的命運在急匆匆地向前亂撞亂奔,像一匹驚馬那樣嘶鳴奔跑,奔向…See More
Dec 27, 2017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3.1

她低頭看著地板沈思起來。“赫爾米娜,”我聲音溫柔地喊道,“我的妹妹,你真能洞察一切!然而你卻教我跳狐步舞!不過,你說我們這種與眾不同的人在這裏無法生活,這話是什麽意思?這是什麽緣故?只是在我們這個時代這樣還是向來如此?”“這我不知道。為這個世界的榮譽考慮,我寧願設想,只是我們這個時代如此,這只是一種病,一時的不幸。元首們正在緊張而卓有成效地準備下一次戰爭,我們其他人則在跳狐步舞,我們做事掙錢,吃夾心巧克力,在這樣一個時代,世界的樣子肯定可憐得很,簡單得很。但願以往的時代和今後的時代比現在好得多,比我們的時代更豐富、更寬闊、更深刻。不過,這對我們毫無幫助。也許向來如此……”“向來都是今天這個樣子?自古以來都是政治家、奸商、堂館和花花公子的世界,而好人卻沒有一點點生活的余地廣“這我不知道,誰也不知道。況B-,這也無關緊要,都一樣。不過,我現在想起你的寵兒,我的朋友,你有幾次跟我談起過他,朗讀過他的信,他就是莫紮特。他的情況如何?他那個時代誰統洽世界,誰獲益最大,誰定調子,誰對這個世界註重?是莫紮特還是商人,是莫紮特還是那些庸碌之輩?他又是怎樣去世、怎樣埋葬的?我認為,也許自古以來都是這樣,…See More
Dec 25, 2017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2.6

我們又睡著了。我再次醒來時,仍然摟著我那美麗漂亮的鮮花。真奇怪!這朵美麗的鮮花始終是赫爾米娜給我的一件禮物!她始終站在她背後,總是像假面具似地套著她。我突然想起埃裏卡,想起我那遠方的惱怒的情人,我那可憐的女友。她的俊俏並不比瑪麗亞遜色,只是沒有馬麗亞那樣青春煥發、那樣放蕩不羈,也沒有那麽多情愛小技藝,她像一幅畫在我面前站了一會兒,這畫清晰而又使人痛苦,可愛地深深地與我的命運交織在一起,然後她又逐漸下沈,進入夢鄉,被人遺忘,沈落到有些令人哀悼的遠方。就這樣。在這個美妙溫柔的夜晚,我生活中經歷過的許多圖景又——一浮現在我眼前,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生活得非常空虛貧乏,腦子裏毫無想象力。現在,一旦被情感的魔力打開缺口,這些圖像就源源不斷地湧現出來,某些瞬間,由於悲喜交加,我的心臟似乎停止了跳動。啊,以前,我的生活的畫廳一度多麽豐富,可憐的荒原狼的靈魂怎樣的充滿著高遠永恒的星星和星座啊!幸福的童年和慈愛的母親像一座遙遠的、籠罩著藍色霧靄的山巒,出現在我的眼前,耳邊響起我的情意綿綿的合唱聲,聲音控鉆清晰,我最初與傳奇式的赫爾曼——赫爾為娜的靈魂兄弟——開始這種充滿情誼的合唱許多婦女的畫像如同剛剛冒…See More
Dec 22, 2017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2.5

留聲機敗壞了我的工作室裏苦行式的充滿智慧的氣氛,陌生的美國舞曲闖進了我的悉心保護的音樂世界,帶來破壞性的、甚至毀滅性的後果,而與此同時,又有新的、可怕的、解體的東西從四面八方湧進我迄今為止輪廓SHltt、自成一體的生活。荒原狼和赫爾米娜關於有上千個靈魂的說法一點不錯,我身上除了所有原有的舊靈魂,每天都出現幾個新的靈魂,它們提出各種要求。大吵大鬧,我以前的性格的幻覺現在像一幅圖畫那樣清楚地呈現在我眼前。我只讓由於偶然的原因而非常擅長的幾種智力和技能盡情發展,我只畫了一個哈裏的畫像,只過了一個哈裏的生活,而這個哈裏只是一個在義學、音樂、哲學等幾方面受過很好訓練的專門家——我這個人剩下的其余部分,對整個由各種能力、欲望、追求構成的混沌,我一直感到非常厭惡,一概冠以荒原狼這個惡名加以貶低。最近我從幻覺中清醒過來了,我的人格分解為許多不同的品性,這絕然不是令人愉快的、有趣的冒險,相反,常常是非常痛苦的。幾乎令人不能忍受。在我的房間裏,那留聲機的聲音聽起來常常像魔鬼的嚎叫,因為它同我的環境極不相稱。有時,當我在某家時髦飯店,混在油頭粉面、衣著入時的色鬼、騙子中跳一步舞時,我似乎覺得背叛了生活中我原…See More
Dec 17, 2017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2.4

這話我說得很爽快,但並不是心裏話。我很難想象,在我那堆滿書籍的工作室裏怎麽能放上這樣一個我一點不喜歡的機器,對跳舞我也有很多不同看法。我曾想過,我偶爾也可以試著跳一跳,雖然我堅信,我已經太老了,骨頭也硬了,學不會了。而現在,一步接一步,事情來得太快太猛烈了,我是個年老、愛挑剔的音樂行家,我不喜歡留聲機、爵士樂,不喜歡現代舞曲,我感到我身上的這一切在反抗。現在,要在我的房間裏,在諾瓦利斯和讓·保羅旁邊,在我的思想鬥室和避風港裏響起美國流行舞曲,要我隨著樂曲跳舞,這可是太過分了,人們不能這樣要求我。可是,要求我這樣做的不是一個普通的“人”,而是赫爾米娜,她有權命令我。我服從她。我當然服從。第二天下午,我們在一家咖啡館會面。我去的時候,赫爾米娜c經坐在那裏喝著茶,微笑著讓我看一張報紙,她在那張報上發現了我的名字。那是我家鄉出的一張反動的煽動性報紙,經常發表誹謗性文章攻擊我。在戰爭期間,我是反戰的,戰後我曾著文,提醒人們要冷靜,忍耐,要有人性,要進行自我批評,我反對日益猖獗起來的國家主義的煽動。現在,有人又在報上攻擊我了,文章寫得很蹩腳,一半是編輯自己寫的,一半是從接近他的觀點的報章雜志上的許…See More
Dec 14, 2017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2.3

我邀請了黑老鷹酒館那位美麗而奇特的姑娘在星期二晚上吃飯,我好不容易挨過了這段時間。星期二終於來臨了,這時我才意識到,跟這位素不相識的姑娘的關系對我來說已經重要到何等可怕的地步。我一心想著她一個人,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她身L,即使我對她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愛戀,我也願意為她赴湯蹈火,跪倒在她的腳下。我只要設想,她會失約或者忘記我的邀請,那麽我就清楚地看到,我又會陷於什麽狀況;那時世界又變得空無所有,日子又變得那樣灰暗,毫無價值,籠罩在我周圍的將是可怖的寧靜,死一樣的沈寂,而逃離這無聲的地獄的出路也只有一條:刮臉刀。對我來說,在這幾天,刮臉刀並沒有變得可愛一點,它一點也沒有失去使人害怕的威力。這正是醜惡的東西:我萬分害怕在我脖子*開一刀,我害怕死亡,我用狂暴的、堅韌不拔的力量反抗死亡,似乎我是世界上最健康的人,我生活在天堂裏。我非常清楚地認識到我的狀況,我也認識到,正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這兩者之間的無法忍受的矛盾使我覺得那位素不相識的女人,那位黑老鷹酒館嬌小而漂亮的舞女如此重要。她是我黑暗的“恐懼”這個洞穴的小窗戶,一個小小的亮孔。她是拯救者,是通向自由的路。她肯定會教我生活或者教我死亡,她肯定會…See More
Dec 11, 2017
se.gamat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2.2

歌德卻很親切地說:“我活了八十二歲,這也許是永遠不可原諒的。可是我因長壽而得到的快樂比您想的要小。我非常渴望持久,這種追求始終使我充實,我始終害怕死亡,並向它作鬥爭,這話您說對了。我相信,反對死亡的鬥爭,絕然地、執著地要生活下去,這正是推動所有傑出的人物行動和生活的動力。到頭來人都不免一死,這一點,我年輕的朋友,我用八十二歲的一生作了令人信服的證明,這同譬如我當小學生的時候就夭折一樣能令人信服。如果下面這一點能證明我說得不錯的話,我在這裏也說一下:在我的秉性中有許多天真的東西,好奇,貪玩,樂於消磨時光。這不,我花了很長時間才看到,玩耍總得有個夠才是。”他一邊說著,一邊狡黠地像調皮鬼似地微笑著。他的身材變高了,加呆板的姿態和臉上痙攣的嚴肅神情消失了。我們周圍的空氣裏回響著音樂,全是歌德的歌,我清楚地辨認出其中有莫紮特譜曲的《紫羅蘭》和舒伯特譜曲的《明月照山谷》。現在,歌德年輕了,紅光滿面,神采奕奕,爽朗地笑起來,一會兒像莫紮特,一會兒又像舒伯特,像他們的兄弟一樣,他胸前的星完全由花草組成,星的中央一棵櫻草花特別鮮艷奪目。這老頭兒想用這樣一種開玩笑的方式逃避我的問題和指控,我覺得不太合適,…See More
Dec 2, 2017

Se.gamat's Blog

曹炳建:明人的《西遊記》研究與明代小說審美觀念的歷史演變(1)

Posted on January 17, 2018 at 10:33am 0 Comments

——論“虛與實”、“幻與真”、“奇與正”三組重要小說觀念



【內容提要】 百回本《西遊記》的橫空出世,為明代的小說批評提供了新的范本。圍繞著對《西遊記》的評論,陳元之、謝肇淛、李卓吾(?)、袁於今、張譽、淩濛初、睡鄉居士等都發表了許多獨到的見解。他們的批評文字基本解決了困擾自古以來無數研究者的小說創作“虛與實”的關系問題,肯定了小說這種特殊體裁的虛構性特征,基本澄清了對以神魔鬼怪為題材的奇幻文學的傳統偏見,肯定了奇幻小說存在的合理性;從“真與幻”的辯證關系上,強調奇幻小說要“幻中有真”,更進一步強調小說要描寫平常人的日常生活,完成了文學向人本位復歸的理論探索;在“奇與正”的探討中,他們把“奇”定位於“文勝”,定位於取材於現實生活,客觀地反映現實生活,又要表現出奇的特色,是對古代小說理論的重要貢獻。在這些理論探索的每個環節中,《西遊記》的范本作用都是十分重要的。…


Continue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5.3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8:15pm 0 Comments

我安詳地、默默地又從這充滿誘惑、罪孽、糾葛的沒有盡頭的河流中飄浮上來。我已作好了準備,填滿了知識,我博學老練,我成熟了,該輪到赫爾米娜出場了。她——赫爾米娜——果真在我那形象眾多的神話中作為最後一個形象出現了,她的名字在這無窮無盡的行列中最後出現了。但與此同時,我恢覆了知覺,結束了愛情童話,因為我不願在魔鏡的微光中與她相遇,屬於她的不是我的棋局中的一個棋子,而是整個哈裏。噢,我要改變我的形象遊戲,使一切都圍繞著她,最後如願以償地占有她。

洪流把我沖到岸邊,我又站在劇院的沈默不語的包廂走廊裏。現在做什麽呢?我伸手到口袋裏摸那些棋子,然而,這種擺棋子的欲望很快又淡漠消失了。我周圍是無窮無盡的門、牌子、魔鏡的世界。我漫不經心地看了一下離我最近的一塊牌子,不禁打了個寒顫,上面赫然寫著:…

Continue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5.2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8:14pm 0 Comments

我站在一座巖石小丘上,山腳下是我的家鄉小城。春風和煦,飄來一陣早春的紫羅蘭的清香,流經小城的河流閃閃發光,老家的窗戶也似乎在向我仰視,所有這一切的目光、聲音、氣味都是那樣使人陶醉地充實,那樣清新,讓人沈浸到創造中,一切都射出深沈的光彩,一切都在春風中神遊飄忽。以前,在剛進入青春期的充實的、詩意般的歲月中,我所看到的世界就是這樣的。我站在山丘上,春風撫弄著我長長的頭發!我沈浸在夢幻般的愛情的渴望之中,用迷惑的手從剛剛發綠的灌木上摘下一張半開的嫩芽,把它舉到眼前,聞它(聞到這種葉香,以往的一切又都清晰地湧現在我的眼前),接著,我用嘴唇合住這個小綠芽玩味著,咀嚼起來,我的嘴唇至今還沒有吻過一位姑娘呢。嘗到這種又酸又苦的味道,我突然很確切地知道我目前的處境了,一切又都回來了。我又在經歷兒童時代的最後一年的一個鏡頭,這是早春的一個星期天的下午;這一天,我在獨自散步時碰到了羅莎·克賴斯勒,羞答答地向她打招呼,如癡如呆地愛上了她。…

Continue

赫爾曼·黑塞《哈里·哈勒爾自傳》5.1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8:14pm 0 Comments

教員和教養員發現他們的工作簡化了,無需思考和實驗了。由於這個錯誤,許多本來難以治愈的瘋人被看作是‘正常的’,是對社會很有用的人。相反,有些天才卻被看作瘋子。因此,我們要用一個新概念補充科學界的漏洞百出的心理學,這個概念叫結構藝術。我們表演給經歷過自我解體的人看,他隨時都可以任意重新組合分解開的部件,從而達到生活之劇的多樣性。像作家用少數幾個角色創造劇本那樣,我們用分解了的自我的眾多形象不斷地建立新的組合,這些組合不斷表演新戲,不斷更換新的情景,使戲始終具有新的弓人入勝的緊張情節。請您觀看!”

他毫無聲響地用聰慧的手指抓住我的形象,抓住所有老頭、小夥子、兒童、女人,抓住所有活潑愉快的和愁容滿面的、強壯有力的和弱不禁風的、敏捷的和笨拙的小人,迅速地把他們放到他的棋盤上,安排成一場遊戲。他很快地把他們組成集團和家庭,讓他們比賽和廝殺,讓他們相互間友好,相互間敵對,構成一個小小的世界。我快活地看著,他當著我的面,…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