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PI's Blog – June 2020 Archive (4)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林間空地》

森林裏有一塊迷路時才能找到的空地。



空地被自我窒息的森林裹著。黑色樹幹披著地衣灰色的胡茬。纏在一起的樹木一直乾枯到樹梢,只有若幹綠枝在那裏撫弄著陽光。地上:影子哺乳著影子,沼澤在生長。

但開闊地裏的草蒼翠欲滴,生機勃勃。這裏有許多像是有人故意安放的大石頭。它們一定是房基,也許我猜錯了。誰在此生活過?沒人能回答。他們的名字存放在某個無人查閱的檔案裏(只有檔案永遠青春不朽)。口述的傳統已經絕跡,記憶跟隨著死去。吉普賽人能記,會寫的人能忘。記錄,遺忘。

農舍響著話音。這是世界的中心。但住戶已經死去或正在搬遷,事件表終止了延續。它已荒廢多年。農舍變成了一座獅身人面像。最後除了基石,一切蕩然無存。…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June 30, 2020 at 11:21pm — No Comments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銀蓮花》

走火入魔——沒有比之更容易的了。這是大地和春天最古老的圈套:銀蓮花。它們有些出人意料。它們在目光一般忽略的地方從去年褐色的落葉中探出身子。它們在燃燒,飄蕩,是的,飄蕩,這取決於色彩。這種衝動的紫色眼下毫無重量。這裏充滿了沈醉,但屋頂很低。“功名”——無足輕重!“權力”和“發表”——滑稽可笑!它們甚至在尼尼微安排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歡迎儀式,熱鬧而嘈雜。屋頂很高——水晶的吊燈如同玻璃的兀鷹懸掛在所有的腦袋上。銀蓮花為取代這一堂皇、喧囂的死胡同,開辟了一條通往真正宴席的死靜的暗道。

1983

李笠 譯

Added by OVEPI on June 29, 2020 at 5:05pm — No Comments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書櫃》

它是從死者的屋裏弄來的。在我放入沈重的新書前——精裝本——空了幾天,空著。我因此把深淵放了進來。某種東西從底下到來,緩慢但不可阻擋地上升,像一根大水銀柱裏的水銀。你無法轉身離去。



黑暗的冊子,緊閉的面孔。他們像站在分界線弗里德里希大街上的阿爾及利亞人,等待人民警察檢查護照。我的護照很久以前已和玻璃盒子放在一起。柏林那天的霧也在櫃子裏面。這裏有一種年邁的絕望,含有帕生達爾大戰和凡爾賽條約的滋味。比這滋味更老。黑色、沈重的書籍——等一會兒再說它們——它們其實是一種護照,厚得足以在數百年內收集如此多的圖章。人當然不會攜帶這些沈重的行李,在他上路前,在他終於………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June 24, 2020 at 5:57pm — No Comments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

奔騰,奔騰的流水轟響古老的催眠
小河淹沒了廢車場。在面具背後 閃耀
我緊緊抓住橋欄
橋:一隻駛過死亡的大鐵鳥

1973

李笠 譯

Added by OVEPI on June 2, 2020 at 6:59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20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