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ée créative's Blog (151)

《朱光潛談美》中國藝術意境之誕生(11)

希臘神話里水仙之神(Narciss)臨水自鑒,眷戀著自己的仙姿,無限相思,憔悴以死。中國的蘭生幽谷,倒影自照,孤芳自賞,雖感空寂,卻有春風微笑相伴,一呼一吸,宇宙息息相關,悅懌風神,悠然自足。(中西精神的差別相)

藝術的境界,既使心靈和宇宙凈化,又使心靈和宇宙深化,使人在超脫的胸襟里體味到宇宙的深境。



唐朝詩人常建的《江上琴興》一詩最能寫出藝術(琴聲)這凈化深化的作用:



“江上調玉琴,

一弦清一心。…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October 21, 2020 at 12:56am — No Comments

《朱光潛談美》中國藝術意境之誕生(10)

王船山又說:“工部(杜甫)之工在即物深致,無細不章。右丞(王維)之妙,在廣攝四旁,圜中自顯。”又說;“右丞妙手能使在遠者近,摶虛成實,則心自旁靈,形自當位。”這話極有意思。“心自旁靈”表現於“墨氣所射,四表無窮”,“形自當位”,是“咫尺有萬里之勢”。“廣攝四旁,圜中自顯”,“使在遠者近,摶虛成實”,這正是大畫家大詩人王維創造意境的手法,代表著中國人於空虛中創現生命的流行,細組的氣韻。…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October 18, 2020 at 5:00pm — No Comments

《朱光潛談美》中國藝術意境之誕生(9)

天地是舞,是詩(詩者天地之心),是音樂(大樂與天地同和)。中國繪畫境界的特點建築在這上面。畫家解衣盤礴,面對著一張空白的紙(表象著舞的空間),用飛舞的草情篆意譜出宇宙萬形里的音樂和詩境。照像機所攝萬物形體的底層,在紙上是構成一片黑影。物體輪廓線內的紋理形象模糊不清。山上草樹崖石不能生動地表出他們的脈絡姿態。只在大雪之後,崖石輪廓林木枝幹才能顯出它們各自的弈弈精神性格,恍如鋪墊了一層空白紙,使萬物以嵯峨突兀的線紋呈露它們的繪畫狀態。所以中國畫家愛寫雪景(王維),這里是天開圖畫。…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October 18, 2020 at 12:30am — No Comments

《朱光潛談美》中國藝術意境之誕生(8)

中國哲學是就“生命本身”體悟“道”的節奏。“道”具象於生活、禮樂制度。道尤表象於“藝”。燦爛的“藝”賦予“道”以形象和生命,“道”給予“藝”以深度和靈魂。莊子《天地》篇有一段寓言說明,只有藝“象罔”才能獲得道真“玄珠”:

“黃帝遊乎赤水之北,登乎昆侖之丘而南望,還歸,遺其玄珠。(司馬彪云:玄珠,道真也)使知(理智)索之而不得。使離朱(色也,視覺也)索之而不得。使喫詬(言辯也)索之而不得也。乃使象罔,象罔得之。黃帝曰:‘異哉!象罔乃可以得之乎? ’”…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September 28, 2020 at 3:38pm — No Comments

《朱光潛談美》中國藝術意境之誕生(7)

藝術家經過“寫實”、“傳神”到“妙悟”境內,由於妙悟,他們“透過鴻濛之理,堪留百代之奇”。這個使命是夠偉大的!

那麽藝術意境之表現於作品,就是要透過秩序的網幕,使鴻濛之理閃閃發光。這秩序的網幕是由各個藝術家的意匠組織線、點、光、色、形體、聲音或文字成為有機諧和的藝術形式,以表出意境。



因為這意境是藝術家的獨創,是從他最深的“心源”和“造化”接觸時,突然的領悟和震動中誕生的,它不是一味客觀的描繪,像一照像機的攝影。所以藝術家要能拿特創的“秩序的網幕”來把住那真理的閃光。音樂和建築的秩序結構,尤能直接地啟示宇宙真體的內部和諧與節奏,所以一切藝術趨向音樂的狀態、建築的意匠。…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September 28, 2020 at 3:37pm — No Comments

《朱光潛談美》中國藝術意境之誕生(6)

五、道、舞、空白:中國藝術意境結構的特點



莊子是具有藝術天才的哲學家,對於藝術境界的闡發最為精妙。在他是“道”,這形而上原理,和“藝”,能夠體合無間。“道”的生命進乎技,“技”的表現啟示著“道”。在《養生主》里他有一段精彩的描寫:



“庖丁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觸,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響然,奏刀騞然,若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經首(堯樂章)之會(節也)。文惠君曰:‘嘻,善哉!技蓋至此乎?…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January 7, 2020 at 8:31pm — No Comments

《朱光潛談美》中國藝術意境之誕生(5)

而中國自六朝以來,藝術的理想境界卻是“澄懷觀道”(晉宋畫家宗炳語),在拈花微笑里領悟色相中微妙至深的禪境。如冠九在《都轉心庵詞序》說得好:

“‘明月幾時有’詞而仙者也。‘吹皺一池春水’詞而禪者也。仙不易學而禪可學。學矣而非棲神幽遐,涵趣寥曠,通拈花之妙悟,窮非樹之奇想,則動而為沾滯之音矣。其何以澄觀一心而騰踔萬象。是故詞之為境也,空潭印月,上下一澈,屏知識也。清馨出塵,妙香遠聞,參凈因也。鳥鳴珠箔,群花自落,超圓覺也。”

澄觀一心而騰踔萬象,是意境創造的始基,鳥鳴珠箔,群花自落,是意境表現的圓成。



繪畫里面也能見到這意境的層深。明畫家李日華在《紫桃軒雜綴》里說:…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January 7, 2020 at 8:29pm — No Comments

《朱光潛談美》中國藝術意境之誕生(4)

在這種心境中完成的藝術境界自然能空靈動蕩而又深沈幽渺。南唐董源說:“寫江南山,用筆甚草草,近視之幾不類物象,遠視之則景物燦然,幽情遠思,如睹異境。”藝術家憑借他深靜的心襟,發現宇宙間深沈的境地;他們在大自然里“偶遇枯槎頑石,勺水疏林,都能以深情冷眼,求其幽意所在”。黃子久每教人作深潭,以雜樹滃之,其造境可想。

所以藝術境界的顯現,絕不是純客觀地機械地描摹自然,而以“心匠自得為高”。(米芾語)尤其是山川景物,煙云變滅,不可腦摹,須憑胸臆的創構,才能把握全景。宋畫家宋迪論作山水畫說:…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January 7, 2020 at 8:27pm — No Comments

《朱光潛談美》中國藝術意境之誕生(3)

在一個藝術表現里情和景交融互滲,因而發掘出最深的情,一層比一層更深的情,同時也透入了最深的景,一層比一層更晶瑩的景;景中全是情,情具象而為景,因而湧現了一個獨特的宇宙,嶄新的意象,為人類增加了豐富的想像,替世界開辟了新境,正如惲南田所說“皆靈想之所獨辟,總非人間所有!”這是我的所謂“意境”。“外師造化,中得心源”。唐代畫家張璪這兩句訓示,是這意境創現的基本條件。





二、意境與山水



元人湯采真說:“山水之為物,稟造化之秀,陰陽晦冥,晴雨寒暑,朝昏晝夜,隨形改步,有無窮之趣,自非胸中丘壑,汪汪洋洋,如萬頃波,未易摹寫。”…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January 7, 2020 at 8:25pm — No Comments

《朱光潛談美》中國藝術意境之誕生(2)

中國大畫家石濤也說:“山川使予代山川而言也。……山川與予神遇而跡化也。”

藝術家以心靈映射萬象,代山川而立言,他所表現的是主觀的生命情調與客觀的自然景象交融互滲,成就一個鳶飛魚躍,活潑玲瓏,淵然而深的靈境;這靈境就是構成藝術之所以為藝術的“意境”。(但在音樂和建築,這時間中純形式與空間中純形式的藝術,卻以非模仿自然的境相來表現人心中最深的不可名的意境,而舞蹈則又為綜合時空的純形式藝術,所以能為一切藝術的根本型態,這事後面再說到。)



意境是“情”與‘景”(意象)的結晶品。王安石有一首詩:



“楊柳鳴蜩綠暗,…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January 7, 2020 at 8:23pm — No Comments

《朱光潛談美》中國藝術意境之誕生(1)

引言

世界是無窮盡的,生命是無窮盡的,藝術的境界也是無窮盡的。“適我無非新”(王羲之詩句),是藝術家對世界的感受。“光景常新”,是一切偉大作品的烙印。“溫故而知新”,卻是藝術創造與藝術批評應有的態度。歷史上向前一步的進展,往往是伴著向後一步的探本窮源。李、杜的天才,不忘轉移多師。十六世紀的文藝復興追摹著希臘,十九世纪的浪漫主義憧憬著中古。二十世紀的新派且溯源到原始藝術的渾樸天真。…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January 7, 2020 at 8:21pm — No Comments

宗白華·中國美學史中重要問題的初步探索(13)

(三)空間的美感之二



為了豐富對於空間的美感,在園林建築中就要采用種種手法來佈置空間,組織空間,創造空間,例如借景、分景、隔景等等。其中,借景又有遠借,鄰借,仰借,俯借,鏡借等。總之,為了豐富對景。…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January 3, 2020 at 1:38pm — No Comments

宗白華·中國美學史中重要問題的初步探索(12)

宋代的郭熙論山水畫,說“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遊者,有可居者。”(《林泉高致》)可行、可望、可遊、可居,這也是園林藝術的基本思想。園林中也有建築,要能夠居人,使人獲得休息,但它不只是為了居人,它還必須可遊,可行,可望。“望”最重要。一切美術都是“望”,都是欣賞。不但“遊”可以發生“望“的作用(頤和園的長廊不但領導我們“遊”,而且領導我們“望”),就是“住”,也同樣要“望”。窗子並不單為了透空氣,也是為了能夠望出去,望到一個新的境界,使我們獲得美的感受。

窗子在園林建築藝術中起著很重要的作用。有了窗子,內外就發生交流。窗外的竹子或青山,經過窗子的框框望去,就是一幅畫。頤和園樂壽堂差不多四邊都是窗子,周圍粉墻列著許多小窗,面向湖景,每個窗子都等於一幅小畫(李漁所謂“尺幅窗,無心畫”)。而且同一個窗子,從不同的角度看出去,景色都不相同。這樣,畫的境界就無限地增多了。…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December 29, 2019 at 5:42pm — No Comments

宗白華·中國美學史中重要問題的初步探索(11)

《文選》中有一些描寫當時建築的文章,描寫當時城市宮殿建築的華麗,看來似乎只是誇張,只是幻想。其實不然。我們現在從地下墳墓中發掘出來實物材料,那些顏色華美的古代建築的點綴品,說明《文選》中的那些描寫,是有現實根據的,離開現實並不是那麽遠的。…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December 16, 2019 at 10:19pm — No Comments

宗白華·中國美學史中重要問題的初步探索(10)

(三)“聲中無字,字中有聲”



從邏輯語言進到音樂語言,就產生了一個“字”和“聲”的關係問題。

“字”就是概念,表現人的思想。思想應該正確反映客觀真實,所以“字”里要求“真”。音樂中有了“字”,就有了屬於人、與人有密切聯系的內容。但是“字”還要轉化為“聲”,變成歌唱,走到音樂境界。這就是表現真理的語言要進入到美。“真”要融化在“美”里面。“字”與“聲”的關係,就是“真”與“美”的關係。只談“美”,不談“真”,就是形式主義、唯美主義。既真又美,這是梅蘭芳一生追求的目標。他運用傳統唱腔,表現真實的生活和真實的情感,創造出真切動人的新的美,成為一代大師。…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June 2, 2019 at 8:28pm — No Comments

宗白華·中國美學史中重要問題的初步探索(9)

現在我們再來談談“風骨”。劉勰說:“怊悵述情,必始乎風;沈呤鋪辭,莫先於骨。…‘結言端直,則文骨成焉,意氣駿爽,則文風生焉”《文心雕龍·風骨》。對於“風骨”的理解,現在學術界很有爭論“骨”是否只是一個詞藻(鋪辭)的問題?我認為“骨”和詞是有關係的。但詞是有概念內容的。詞清楚了,它所表現的現實形象或對·於形象的思想也清楚了。“結言端直”,就是一句話要明白正確,不是歪曲,不是詭辯。這種正確的表達,就產生了文骨。但光有“骨”還不夠,還必須從邏輯性走到藝術性,才能感動人。所以“骨”之外還要有“風”。“風”可以動人,“風”是從情感中來的。中國古典美學理論既重視思想——表現為“骨”,又重視情感——表現為“風”。一篇有風有骨的文章就是好文章,這就同歌唱藝術中講究“咬字行腔”一樣。咬字是骨,即結言端直,行腔是風,即意氣駿爽、動人情感。…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June 1, 2019 at 9:31am — No Comments

宗白華·中國美學史中重要問題的初步探索(8)

為了達到“氣韻生動”,達到對象的核心的真實,藝術家要發揮自己的藝術想像。這就是顧愷之論畫時說的“遷想妙得”。一幅畫既然不僅僅描寫外形,而且要表現出內在神情,就要靠內心的體會,把自己的想像遷入對象形象內部去,這就叫“遷想”;經過一番曲折之後,把握了對象的真正神情,是為“妙得”。頰上三毛,可以說是“遷想妙得”了——也就是把客觀對象真正特性,把客觀對象的內在精神表現出來了。

顧愷之說:“臺榭一定器耳,難成而易好,不待遷想妙得也。”這是受了時代的限制。後來山水畫發達起來以後,同樣有人的靈魂在內,寄托了人的思想情感,表現了藝術家的個性。譬如倪雲林畫一幅茅亭,就不是一張建築設計圖,而是凝結著畫家的思想情感,傳達出了畫家的風貌。這就同樣需要“遷想妙得”。…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January 19, 2019 at 12:33pm — No Comments

宗白華·中國美學史中重要問題的初步探索(7)

荷蘭大畫家倫勃朗是光的詩人。他用光和影組成他的畫,畫的形象就如同從光和影里凸出的一個雕刻。法國大雕刻家羅丹的韻律也是光的韻律,中國的畫卻是線的韻律,光不要了,影也不要了。“客有為周君畫莢者”的故事中講的那種漆畫,要等待陽光從一定角度的照射,才能突出形象,在韓非子看來,價值就不高,甚至不能算作畫了。

從中國畫注重線條,可以知道中國畫的工具——筆墨的重要,中國的筆發達很早,殷代已有了筆,仰韶文化的陶器上已經有用筆畫的魚。在楚國墓中也發現了筆,中國的筆有極大的表現力,因此筆墨二字,不但代表繪畫和書法的工具,而且代表了一種藝術境界。

我國現存的一幅時代古老的畫,是一九四九年長沙出土的晚周帛畫。對於這幅畫,郭沫若作了這樣極有詩意的解釋:…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January 19, 2019 at 12:31pm — No Comments

宗白華·中國美學史中重要問題的初步探索(6)

(六)《易經》的美學之二 《離卦》



離 《離卦》和中國古代工藝美術、建築藝術都有聯系,同時也表明了古代藝術和生產勞動之間的聯系。我們分四點對離卦的美學作一簡單說明:

第一,離者麗也。古人認為附麗在一個器具上的東西是美的。離,既有相遇的意思,又有相脫離的意思,這正是一種裝飾的美。這可以見到《離卦》的美是同古代工藝美術相聯系的。工藝美術就是器。器是人類的創造,如馬克思所指出的,它包含了人類的本質力量,是一本打開了的人類的心理學。所以器具的雕飾能夠引起美感。附麗和美麗的統一,這是《離卦》的一個意義。…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January 19, 2019 at 12:29pm — No Comments

宗白華·中國美學史中重要問題的初步探索(5)

(五)《易經》的美學之一 《賁卦》

《易經》是儒家經典,包含了寶貴的美學思想。如《易經》有六個字:“剛健、篤實、輝光”,就代表了我們民族一種很健全的美學思想。《易經》的許多卦,也富有美學的啟發,對於後來藝術思想的發展很有影響。六朝劉勰《文心雕龍·情采篇》說:“是以衣錦襞衣,惡文太章,賁象窮白,貴乎反本。”又《征聖篇》說:“文章昭晰以象“離”。“賁”和“離”都是易經里的卦名。這位偉大的文學理論家從易卦里也得到美學思想的啟發。所以我也不放棄在這里面探索一下中國古代美學思想。



我們先介紹“賁”卦的美學。總起來說,賁卦講的是一個文與質的關係問題。



賁…

Continue

Added by idée créative on January 19, 2019 at 12:27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