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斯特's Blog (36)

黑烟(3)

时间正是晚上九时二十三分,仓健人在市中心区的东边五号街,三津市的人们通常都以东南西北四区来划分市中心,仓健便是在东区。

仓健在东区最有名的Thursday咖啡厅,Thursday咖啡厅位于街角,一走出咖啡厅便是繁忙的十字路口,虽然周遭环境吵杂,但咖啡厅内的气氛还是无比的宁静和谐,成为这座城市里少有的一个宁静的角落

咖啡厅的生意很好,但每个上门的顾客都默契的安静起来,好好的和宁静相处。

仓健坐在靠窗的位置,头往右边望便能看见银行。

据那个莫名其妙的怪人阿群说,这家银行将会是下一个目标。…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July 25, 2012 at 9:34pm — No Comments

黑烟 (2)

仓健的住处离警局有一段距离,他这样一个小巡警的薪水实在难以负担一辆车的开销,所以他下班时不时搭同事的便车,就是自己搭巴士回去。

途中遇上小小的塞车,仓健花了大约四十分钟才回到自己的住处。

“嘿,仓健先生,你的调职申请怎么样了?”仓健下了巴士,走到一栋组屋的楼梯前,有一道声音这么叫着他。

“唉,泡汤了。”仓健不回头确认就知道是同楼层的邻居伊心,她是三津日报的新闻记者。

“对了,你有看到五天前三津日报的那个连环抢劫案的报导吗?这个新闻是我采访的哦!”…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July 11, 2012 at 11:30pm — No Comments

黑烟(1)

“我说,这家伙信不过。” 一个年约四十出头的中年老头嘴里嚼着青菜,盯着挂在天花板角落的电视机说道。

“拜托,老王我们这里哪有人还敢投资开店啊,就算有人敢这么做,也没人敢下重本啊,现在难得有这样的一个大企业砸重本来发展我们这里,你看到时如果吸引了很多人来的话……”

另一个看起来大概也是四十几岁的中年老头喝了一口茶,发表他的伟论。

“你说得是有道理,可是你不觉得很有问题吗?韦氏企业几乎将我们这几条街以企业名义收购,虽说我们这些老店可以保留下来,但这样不会很奇怪吗?我们这里的老店还有人要花钱去接手管理?”

同桌的另一个中年老头什么都没吃,一脸严肃的说道。…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June 30, 2012 at 12:48am — No Comments

黑烟(楔子)

窗外, 风景一片黑,唯独顶上的弯月高挂。

那极其枯瘦的身影, 坐在火车车厢的最角落。

因为黑夜, 外头的风景一片全黑。

那头动也不动的往窗外的方向看。

黑色的外套、深蓝色的牛仔长裤和黑色的球鞋,还用外套的头套把整个头给套着。

在火车里那微弱的灯光下,像个黑色的雕像一般动也不动的,在黑夜的火车里更是不起眼。

若不是非常靠近的话, 根本没办法看见外套下的样貌。

当然也没人有这个兴致, 在近距离端详一个和自己不相关的陌生人。

“先生请列出车票。”一道无精打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原来是检票官。

说来也奇怪,火车启程了快三个小时, 这才有人来检查车票。

“先生,请列出车票。”那道身影没有理会检票官,所以检票官再重复了一次。…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June 25, 2012 at 9:00pm — No Comments

靠。

咳,嗯嗯,辩论比赛。

题目,内在比外在重要,担纲正方,题目很好发挥,不错不错。

一辩二辩三辩结辩,共四人,两方人马,共八人。

来来,准备资料。

开会讨论了,他们说,行。

行行行行行行行。靠。

一辩举手,说,我不会陈词

不会陈词,没关系,我写台词给你安啦反正陈词很轻松。

好。…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April 26, 2012 at 1:30am — No Comments

黑色的牛奶

Do you know your enemy?

Do you know your enemy?

Well ……哔!

睡眼惺忪,我把手机的闹钟关掉,被green day的know your enemy这么一吵,我完全没有任何要睡回笼觉的意思。

但,最让我恼火的是,今天是星期天啊!星期天的我怎么会设闹钟?

我看着手机上的时间,靠!星期天的,为啥要早上九点半起床啊!?这岂不是大大的辜负了教育制度对我们的好意!?…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April 15, 2012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怪物》

“别让那畜生跑了!快!”

“它跑不远的,大家分头找!”

今晚的林子里,非常的热闹。

一道犹如野兽的低吟声,在这个林子里偷偷传出。

今夜,村庄里的每一个壮丁都拿起武器,有猎枪的拿猎枪、有铲子的抓铲子,手头上有什么像样的武器大家都抓一了把,纷纷步入林子里追捕一只怪物。

那“怪物”努力的秉着呼吸,但因为身中一枪而不时发出虚弱的低吟。

在人类眼中,它叫“怪物”,在自己的同类里,它有个稍微像样的名字,叫做“卡特”…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March 25, 2012 at 10:00pm — No Comments

靖凱的奇幻游記 (01)

 “我看,你还是少点到战区去拍摄吧……”进驻非洲的报馆分部里,报馆的主编带着慰问之意,拍拍王靖凯的肩膀,叹气道。

“……”王靖凯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然后微笑点头。

主编会这么说,绝不是因为靖凯四年前,在战场上被开了一枪差点丢了性命,说直接一些,有哪个战地记者上战场不吃子弹的?许多同行还吃了不止一次,还是照样上战场拍摄。

主编会这么说,是他一看到靖凯,就想到四年前的事情……

“谢谢关心,那我现在去工作了。”靖凯拿起刚买的相机,然后走出主编的办公室。…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March 17, 2012 at 3:30pm — No Comments

《靖凱的奇幻游記》楔子

楔子

 

对那些需要战争的人来说,战争是正义的;对那些失去希望的人来说,战争是合理的 ——李维

干这行的,命真的不得不硬。

王靖凯坐在一辆轿车的门旁,四处都是叫骂声、爆炸声还有枪声。

好痛,大腿好痛。

在半分钟前,一颗子弹不偏不差的打进王靖凯的大腿里面。

血流得很多啊……自己就要死在刚果的战场上吗?…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March 16, 2012 at 12:30am — No Comments

效應

“哔……哔……”靠在窗口旁的于冼看着手上的手机,没讯号,接着轻轻的拨开窗帘,稍稍往望了望外头的情势,但随即便马上收手并把窗帘紧紧合拢。。

乱七八糟的旅馆房间里,除了于冼外还有凯明,凯明双眼直盯着着笔电,双手不停的点击滑鼠以及敲打键盘。

依旧没信号,不管是无线上网还是宽频网络都连接不到。

于冼那多日失眠的脸异常憔悴,手机随便往旁边一抛,几乎快阖上的眼睛盯着在床上用着电脑的凯明。

凯明气色也很难看,双颊深凹,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上污尘重重,凯明也转头看着于冼,接着摇摇头,然后盖上电池快耗尽的笔电。

没有对白,眼神交流已经说尽一切。

在四十个小时之前,这两位朋友还是个刚大学毕业踏出社会,对未来充满憧憬的新闻系毕业生。

这两人却在这四十个小时之间失去了身份、权益以及希望。

乱七八糟的房间里,除了散乱一地的食物及饮料包装盒外,还有零零散散的报纸。

其中一份报纸的内容如下:

 

两位记者疑纵火烧毁东旭日报总部大楼,总共造成四十二人死亡,事后因…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March 9, 2012 at 8:00pm — No Comments

電線上的貓

最近我发现了一只很奇怪的猫。

 

“哇,你不会掉下来吧?”我看着电线上的白影,不禁自言自语了起来。

 

那只猫全身雪白,除了这个以外的特征我就不知道了,因为它就一直站在电线上。

 

再加上夜晚光线微弱得很,所以我看不清楚这猫的其他特征。

 

那只白猫就以半蹲的方式伏在电线上,以慵懒的眼神看着我,连一声喵都懒得赏给我。

 

(Photo Appreciation: The White Night and The Black Cat.   by Anastasiya…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March 6, 2012 at 10:30pm — 2 Comments

生而在世,為了什麼? (下)

“唐公子,换药了!”筱萍精神奕奕的大叫道。

“进来吧!”唐亮在房间里这么回应道,筱萍这才推开门,走进门内。

日子不再灼热,树叶开始泛黄,这时的唐亮,也已经在范家养伤两个月了。

经过两个月的疗养,唐亮的身子这才好了许多。

在这段期间里,筱萍一直负责照顾受伤的唐亮,伤得根本没办法好好下床的唐亮,自然只能和筱萍说话。

后来唐亮的伤势好些了,也只是偶尔步出房外,对范家的人稍稍打个招呼,谢一谢别人为他疗伤。

但,唐亮依旧经常在房里,和筱萍聊天。

“这些伤,几乎要了我的命呢!”

“像这里,和这里,我被那么大,那么粗的一支铁棍棒给砸下去,那些马贼真的很强壮,这一下打得我都快站不起来了。”

“但是如果他们没在空气中撒毒粉暗算我的话,我肯定不会被打到,一下都不会。”

“我的师傅……虽然说我不喜欢他,但他说我很厉害,哪知道那些马贼其实也不差,区区马贼都可以几乎把我给杀了,恐怕还有人比我更强。

“不,师傅说过有个叫太清道人的人甚至可以日行千里,还可以…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20, 2012 at 12:38am — No Comments

生而在世,为了什么? (中)

人生是什么?唐亮一直都不知道。

很多事情,唐亮好像知道,又好像不知道。

自己的父母是怎么样的?唐亮不知道,却又從某些方面依稀知道了一些。

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唐亮清楚,却不明白。

 …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17, 2012 at 8:00pm — 3 Comments

生而在世,為了什麼? (上)

今天,那人又来了。

这里是开封有名的,以世代卖盐起家而暴富起来的范家,范家对外人脉极广,无论是外头的镖局还是各地的官员,都和范家有一些交情,大家互相礼遇,凡事都礼让三分。

筱萍站在大厅旁,看着这位公子模样的少年,不住的偷偷打量着。

他.........应该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吧?

筱萍并不姓范,严格来说,她也不是范家的人,她是范家里的五个伺候主人的丫鬟之一。

筱萍此时年方十五,因家境贫困而被卖到范家当奴仆丫鬟,转眼间也在范家待了八年.

范家上下待筱萍很好,从来都没亏待过她,筱萍对此也没什么怨言。

那公子不知是何方神圣,大家也不常提起,他偶尔会来,每次来都会拜见老爷,老爷每次都会非常的欢迎这位公子,时不时以厚礼相待,有时两人还会到书房去谈话,谈什么筱萍都不知道,当然她也不敢去听。

只是她时常远远的望着那对答如流的侧脸,心中有许多的遐想。

他是大官人家吗?他是富商人家的少爷?还是刚刚考中高举的文人?又或是某镖局的传信人?

筱萍呆呆的望着那公子,直到…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16, 2012 at 7:30pm — No Comments

傳說之後。

这是《传说.绝迹江湖》的后记。

在此先唠叨一下,我想谈谈什么是后记。

这是维基百科给我的答案:

后记,也称书后后题等,是一種文體的名稱[1],写在作品或…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15, 2012 at 11:30am — No Comments

傳說 。絕跡江湖(12).(最後的最後)

艳阳照在满地通红的巫山道上。

究竟多少人上了山,多少个高手?多少个英雄豪杰?

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苟延存活?

对现在面对面对峙的两人来说,只有打倒对方才是当务之急的事情。

“徐兄弟、普师弟,还有其他人,你们都下山吧。”钟文泰语气平静的说道。

“这怎么行?我们可是奉命来保护你的……”普慧好生为难的说道。

“你们打不赢他的,只有我能。”钟文泰这么简单的一句反驳普慧。

正当徐光和普慧两人仍筹措不定时,山县冈昌居然是先行动的人。

“……祝你胜利。”山县冈昌面无表情的将太刀收入刀鞘,就这么转头,头也不回的下山了。

显然,他一开始便摸透了情势,说到底也轮不到他插手。

看着山县冈昌离开的身影,钟文泰不禁感到有点不舍,其实这个倭寇战斗狂也是一位豪杰,交个朋友也行。

至于那一批一同上山的武林众高手也只剩下唯一一个幸存者——那断了一臂的斧手,叹了一口气后也落寞的转身离开了。

“拜托,我不能护着你们……”钟文泰看着徐光和普慧这两位朋友…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13, 2012 at 10:30pm — No Comments

傳說 。絕跡江湖 (11)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

巫山半山高的一个山洞里,正诞生了另一个传说。

一滴滴的汗珠,慢慢的从钟文泰的额头上滑落。

在这一段时间里面,钟文泰就这么盘坐在地上,双手手掌向上,左上右下的叠在脚上。

这可是钟文泰完全脱胎换骨的一段时间,钟文泰潜心的练功,完全忘了时间过了多久。

“原来如此……”钟文泰照着石壁上说刻下来的纹路练功,自己长达十五年,日夜积累的修炼成果这才慢慢的变成他身中得一部分。

钟文泰懂了,完完全全的明白了。…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11, 2012 at 1:00am — 2 Comments

傳說 。絕跡江湖 (10)

如果钟文泰的推测对的话,那么自己日盼夜盼的东西就近在眼前!

“我问你们?你们为什么会来到巫山?”钟文泰扫视围攻的人马,问道。

“哼,江湖上的消息不是一直在传吗?传说中的太玄神功就在巫山里面,大家都知道,别说你不是来抢武功秘笈的!”其中一人大声说道。

果然如此,钟文泰暗想黄仲鹤果然到处放消息,还一次引来那么多高手。

在当下高手面前,钟文泰和山县冈昌两人的气焰,也维持不了多久。

先前使飞刀的女子再发飞刀,众人趁着飞刀的掩护,全都攻了上来!…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9, 2012 at 5:00pm — No Comments

Chronicle: Boys will be Boys

事先声明,这部影评一样有剧透。希望各位先看完电影,过后再来看小弟我的影评。

 

先说说最近的科幻电影的表现:…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7, 2012 at 10:00pm — No Comments

傳說 。絕跡江湖 (9)

停在巫山山脚下的钟文泰望着山峰许久,再度回神时,天已经微亮。

这是师傅走过的道路……

钟文泰一想起自己可能有望将太玄神功学全,不禁一阵热血涌上心头。

他把随便把马绑在一棵树旁,然后自己走上山道。

其实钟文泰并没有来过巫山,关于巫山的一切,都是师傅太清道人告诉他的。

那天唐亮对他说的话,狠狠的让他完全想起,太清道人先前是在巫山隐居了十年,才研创出太玄神功的。…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4, 2012 at 10:00pm — 1 Commen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