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篇幅:傳說 。絕跡江湖 (0)

今天店里很热闹。

平时的客栈偶尔会有些旅人或镖局的人来吃饭,或借宿一晚,这里可是山区小道,偏僻得很,平时的生意根本就不算好,不管怎样都好也不会那么多人,今天的生意居然好到忙不开来,这种在山道旁开的客栈居然会有那么多客人。

树大招风,客栈老板一直有种不好的预感……

又有两位客人来了。

两位皆作庄稼汉的打扮,虽然是这样的打扮,两人却随身带着武器,其中一人留了一大把的胡须,身材高大无比,眼神隐隐带着一股威严;另一人则较为瘦小,长得比较秀气,虽然和身旁的同伴比起来弱小多了,但身子也算是壮硕。

“掌柜的!来两壶好酒!”那位大汉刚走进客栈,还没坐下便这么喊道。

两人风尘仆仆,显然已经走了很长一段的路程。

“果不其然,消息传得很广,很多人都闻风而至。”另一个人则悄悄的在大汉的耳边说道。

大汉稍稍看了看客栈里的情况。

五张桌椅其中有一张坐了四个人,其余的三张也个别坐了一人,还有余下一张是空的。

里面的人有的自己默默的喝酒,有的则在谈话。

“大哥,我们万万不可闹出太多乱子,我们就在那里喝一杯,然后再上路。”秀气模样的男人戒备的环顾四周,一手指着空桌,另一手则暗暗摸了摸自己的佩剑。

这两人可是江湖上著名的“月牙岗双侠”张甚和太史明,大汉名为张甚,模样秀气的男子叫做太史明,两人结拜为义兄弟,大哥是张甚、太史明则是二弟,两人在江湖上闯荡,武艺极佳且很讲义气,在江湖上赢得不小的地位及名气。

两人的谈话声很小,小得只有客栈老板才听得见。

这种随身带家伙的客人老板早就见惯不惯了,当下也没作什么声音,准备酒去了。

两人坐在那空桌位,慢慢的喝着酒。

“这里的人都来头不小啊,连南方口音的人都有。”张甚保持着低声量,对外的警戒一刻也没有松缓。

张甚把他的九环大刀大剌剌的放在桌子上,一来是告诉各位自己也是在江湖混的,见刀如见人,二来也是为了表明自己的身份……

“请问阁下是九环刀张甚吗?”那坐在其中一台桌椅的四人其中一人问道。

问话的人长得一副白面书生的样子,年纪也不过十八、九岁,脸上依然有点稚气,看起来不像是个练家子,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身上穿着的白袍、袍上以红线绣了一只长从肩到腰的鹤,使得红鹤显得十分显眼。

其他同座的人也是一样的装扮,不过这个问话的人看起来像是他们的首领,在他说话的时候其他三位同伴完全没有插话。

“正是。”张甚一时接不上什么话,便开口认了自己的身份。

太史明则不说话,只是一直打量这问话的人以及他的同伴。

如此的打扮,如此的阵仗,只要在江湖上闯荡的人一定都认得……

“那想必这位便是三尺剑太史明了。”问话的人随即看向太史明说道。

“……不敢当。”太史明还以一笑,喝了一口酒后说:“想必各位便是济南武尊门的弟子了。”

四人没有答话,只是微笑,也同等于默认了自己的身份。

说到济南武尊门,这可要追溯到大约上三十几年前了。

济南武尊门的创始人是当今江湖上著名的“虎奔剑”黄仲鹤,在学艺有成下山后,年轻时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挑尽江湖黑白两道,每每只求切磋武艺,完全不打算干涉江湖上的恩仇,不特地结仇,却极少和其他人打交道,根本不把江湖规矩放在眼里。

在最近十年里,黄仲鹤知道自己老了,便退隐江湖,在济南开支立派,称“济南武尊门”。

济南武尊门下尽出精英,却不知自重,一如往常的派弟子到处找人切磋武艺,到最后居然也开始和朝廷巴结,黄仲鹤还亲自为朝廷训练鹰爪锦衣卫,这件事让在江湖上闯荡的各英雄为此感到羞耻,均觉黄仲鹤这人也未免太不讲江湖规矩了。

黄仲鹤去年还宣称自己创立的“济南武尊门”将会和当今两大门派少林武当与之媲美,江湖各界更是看不起他们,每逢说到这件事大家都不屑的一哼,可见济南武尊门可完全没有赢得各位的尊敬。

“在下正是济南武尊门下的首席弟子,唐亮。”笑了笑后,问话的人这么答道非常,听他的语气及神态可看出他非常的以此为傲。

太史明还过得去,性格直率的张甚则直接露出不屑的神情,摆明给唐亮脸色看。

“两位前辈原来是名震天下的月牙岗双侠,小弟一时没注意到两位前辈,忘了行个礼,还请前辈原谅。”唐亮微笑着赔不是,说没诚意又不像是,说是诚心道歉当然也不是。

“哼,我看你们这次也因为了那个传闻才来的吧?”张甚知是济南武尊门的人,语气更是不屑。

“是的,师傅他老人家听了传闻后也对那东西很感兴趣,于是派了我们几人来看个究竟。”唐亮语气谦卑,对张甚的刁难不为所动。

这时,其中一个坐在别桌的人喝完了酒,起身离开客栈。

那人腰间挂着的兵器极为奇异,看似剑但兵器的形状有点弯曲,而且比太史明的三尺剑还长许多。

太史明打量着那人的兵器,这东西好像在苏州一代见过。

其他两桌的人也分别结了帐,分别离开了客栈。

既然没事发生,太史明也不怎么关心这些人究竟去了哪里。

现在,他们去哪里,都不重要。

张甚哼了一声,说“看个究竟?你家那老头子不怀好心,拿到那东西也一定没什么好事发生。”

太史明知道张甚这位结拜义兄性格豪爽直率,口无遮拦,心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心中盘算着如果武尊门下的众人动了怒,这该如何解决才好。

没想到武尊门四人听了,也不生气,只是互相对视而笑。

“师傅说,我们在路上可别荒废了平时的修练,师弟们,你们没忘记师傅的教诲吧?”唐亮向其他三人问道。

“我们当然没忘记。”其他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二师弟率领的另一批师弟们就要过来了,还记得师傅说,我们下了个比赛……”唐亮没看着张甚和太史明两人,用训诫的语气对其他三人说道。

武尊门的人不止他们四人?太史明心中暗自惊讶,若下一批人马来了,人多势众,若大家挑了起来的话自己和张甚可是没有胜算的。

正当太史明在盘算该如何脱身好的时候,唐亮突然拔出身上的佩剑,直往张甚的眉心刺去!

张甚惊险的闪开唐亮的突袭,在这电光石火的瞬间,太史明早已抽出他的三尺剑和唐亮打了起来。

“你干嘛?”张甚又惊又怒,拔刀和其余三个武尊门弟子打了起来。

太史明的“三尺剑”工夫可是在江湖上享有极盛的名誉,所谓的三尺剑,顾名思义,就是说太史明的佩剑就是严格定制好的三尺长,长多一点不行、短一些更是不可以,太史明的绝艺便是靠着自己非常熟络的“三尺”距离,在自己最熟悉的距离内施展攻击,在自己的三尺范围内近可攻,对于能在三尺距离以外攻击自己的敌人也能防守,退可攻进可守,让许多和太史明对上的人头痛不已。

“师傅说,这次应该会有很多高手群聚,所以这是我们练剑的最佳机会。”唐亮事不关己般的边打边说。

能这么淡定的和自己的三尺剑抗衡,已经是太史明极少见到的狠角色了,这个晚辈还目中无人的说是“练剑”,唐亮的举止可大大的激怒了向来冷静的太史明。

“怎么?你们老头子怕人多势众,就放你们这几只黄毛小儿来铲除障碍吗?黄仲鹤这老不死还真不要脸!”张甚以一敌三竟还不落下风,和三人打个不相上下。

“说不要脸也罢,师傅求那东西已经很久了,恐我们弟子有失,便下了一道命令。”唐亮身子一屈,手中的剑闪电般击出。

 

只要是和自己目的相同的外人,皆杀无赦! 


(待续)

Views: 2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米斯特 on January 16, 2012 at 9:16pm

在这里作个补充:在中国每个朝代的长度度量法都有点不同,故事背景在明朝,当时的一尺相当于31余cm,也就是说,太史明的“三尺剑”大约有91~92cm长。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