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那畜生跑了!快!”

“它跑不远的,大家分头找!”

今晚的林子里,非常的热闹。

一道犹如野兽的低吟声,在这个林子里偷偷传出。

今夜,村庄里的每一个壮丁都拿起武器,有猎枪的拿猎枪、有铲子的抓铲子,手头上有什么像样的武器大家都抓一了把,纷纷步入林子里追捕一只怪物。

那“怪物”努力的秉着呼吸,但因为身中一枪而不时发出虚弱的低吟。

在人类眼中,它叫“怪物”,在自己的同类里,它有个稍微像样的名字,叫做“卡特”


                                     (Photo Appreciation : The king & eye(s) by M Trombone Trompette)


在三个小时前,自己可是个人人惧怕的传说。

在三个小时前,村子里有这么一句话:“在晚上的时候,从北林子里会有一只二尺长、外形像人、绿眼利牙、头上长有一对角的怪物出没,力气大速度快,见人就杀!”这样的传说曾经成为村子里大家害怕的传闻,以致大家都不敢在入夜后踏出村子。

这个传说大概是说对了一半,因为在林子的另一个尽头,还有一批和卡特差不多的怪物在那里栖息,长相是说对了,力气和速度方面的确比正常的人类还要大。

卡特看着自己胸口上的两处枪伤,带着这样的伤口,动作迟钝了许多,再加上有那么多人类在追捕它,要逃离这里可是非常困难的。

人类的脚步声有很多,有些很近有些很远,他们果然分散开来追猎卡特了。

自己被发现的话,恐怕活不成了。

快死了,两种情绪从卡特的心底涌出。

悲、愤。

虽然数目不够人类来得多,如果在林子另一方的大家随自己出来的话,卡特或许不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去。

“吼……”卡特低吟,看着远方的多却弱的青光。

它们都在,它们原来都来了,但……

“为……什……么……”卡特就连说唇语都很吃力。

清光凝立不动的望着卡特,这让卡特感到无比的悲哀。

自己的同类,原来尽是一群窝囊废。

 

————————————————————————————————

 

在三个小时前的好几百年前,卡特的同类就已经在这个村子里栖息了。

大家在林子里採野果来吃,偶尔和一些动物们玩玩,生活蛮不错的。

但在几十年前,林子外头开始有人类出现,还盖起村庄,养牲畜,开垦荒地,聚居起来。

面对这一批新邻居,大家感到有些许新奇,却又有些威胁,大家于是去向长老询问意见。

“……我们还是先退吧,先观察他们。”长老在远方遥望正在庆祝节日的人类,若有所思的说道。

虽然有些不愿意,但大家还是往后退,退到林子里的另一端居住,这么住也住了好几十年。

在这期间,卡特常会到人类常活动的森林地区观察,有几次还趁夜潜入村庄里,怪物的传说可能是卡特不小心被发现才会传开来的。

“长老,这些人类原来感觉还蛮友善的,应该没问题,我们还是回到前面去生活吧!”昨夜,卡特兴奋的向长老说道。

“你怎么知道?”长老和其他同类教为不同的是,它不但比较年长,头上的角也比大家多一只。

“我……我最近都有在观察他们……”被长老这么一问,卡特的兴奋顿时消去大半。

“唉,你不小心发生什么事便算了,但如果你被他们发现,最后连累大家,这该怎么办啊?”长老深深的叹一口气,当初决定迁移时,就卡特有最多意见。

“但,长老,我是为了大家好啊!这一带的林子的果树没那么好,长出来的果实开始不够大家吃了!”卡特略带愤怒的说道,它也是一只带有自尊心的怪物。

“我知道你的苦心……”长老站起来,随手摘下一颗苹果便咬,说:“但大家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啊……”

“现在大家都没东西吃了,这是什么安全!?”卡特大怒,因为长老一直以来都没认同过任何一个自己的想法。

“如果人类伤害我们,把我们杀了的话,这该怎么办?你还能吃这些果子吗?”长老被这么顶撞,怒得把手中的苹果的拧烂了。

“这些人类力气比我们小,速度比我们慢,我们要怕什么?如果真的逼不得已的话,我们动手赶跑他们啊!”卡特气得大吼,这时,在森林里的大家闻声而至,看着卡特这年轻的小怪物顶撞长老。

“你居然这么向我说话,你眼里还有我这个长老吗?”

“身为长老你居然这么说话,你有没有在为了大家着想!?”

碰!

卡特被前说为偿过的巨力打中下巴,整个身体往后仰,然后倒在地上。

“你,有,种,便,再,说,一,次!”长老的绿眼瞪得老大,刚刚那一拳打得他非常激动,呼吸急促,整个像一头即将爆发的野兽。

卡特看着长老,他没有害怕,也没有生气,只是心灰意冷……

心寒了……以人类的方式来说的话。

“你的力气很大,不愧是长老,我看一百个人类都不及你厉害。”卡特抹去嘴角的血,满是红毛的手和鲜血没有分别。

卡特用尽力气才把痛得要命的身躯给撑起来,然后他望向四周的同类们。

大家的眼神,流露出一个结果。

一个令卡特彻底失望的结果。

“如果你们一起来的话,我们要在什么林子吃果子,根本就不是问题……”卡特黯然神伤的离去。

“我,自己来吧……”卡特在大家的目光下,消失在林子里。

 

————————————————————————————————

 

卡特来到比较靠近村庄的林子区,即使是白天也大剌剌的在林子里活动,採果子、爬树。

起初,卡特没有要伤害人类的意思,只是一边观察他们的活动,一边过生活,卡特心里寻思,先自己行动,如果没问题的话,自己再去接同类的大家过来。

卡特这么一呆,便把在白天时来砍柴或运货的人类们吓坏了。

人类貌似很怕他,卡特看着他们吓坏了的表情,不禁感到有些好笑。

但人类就是那么好笑的动物,当接触新事物时会感到恐惧,但在发现这东西无害之后,态度竟是一百八十度的打转变。

卡特理也没理这些人类,心里想着人类除了很大惊小怪以外,其实都没什么大问题,一直到三个小时前,一批人类抓着一大堆不知是干什么的东西,来到卡特的面前。

“怪物!滚回去”

“什么?”卡特有些高兴,人类终于肯和自己沟通了。

“它居然还会说话!”

“它长得和我们好像,但一身红毛的,恶心死了!”

“快,加斯特!轰死它!”

卡特看着吵得不得了的人类,站在前头的人类举起一支不知名的物事,对着自己……

轰!

 

 ——————————————————————————————

 

在这个三个小时内,卡特在中了一枪后痛得大吼,一手打伤了好几个人之后,再度吃了多一枪。

尽管卡特努力的突围,但这样的状态也已是强弩之末。

受重伤的卡特和黑暗中的绿光们对望许久,大家到最后还是不愿意助自己一臂之力。

原来,自己的同类不但很窝囊,还很自私!

“它在这里!”正当卡特要开口说话时,一个人类的声音从左方传来。

卡特大惊,自己专注于躲在黑暗中的同类们,忘了去留意四周。

“哪里逃!”一个人类手抓铲子,往卡特的头又是一劈。

卡特兽性大起,大吼一声,抓着铲子,随即把它折断。

一手撂倒一个人类之后,卡特在回头望着那一片黑暗。

望着自己的绿点,早已消失不见。

某种东西,在卡特的心中爆发。

“你们上哪去了?回来!”卡特怒吼,一掌把眼前的一个人类给打飞。

“我总共打飞了二十二个人类!二十二个!你们一起上的话,我们一定能赢!”卡特竭力嘶吼,一拳打趴另一个人类。

“长老!大家!你们这些混帐!你们这些贪生怕死的家伙!”卡特吼着,冷不防被一把铲子给狠狠戳中左眼,痛上加痛的它吼得更大声了。

“为了生活,我们本来就有要牺牲!”卡特四处大吼,用尽身上任何的力气,想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大家听。

自己就连逃跑时也尽量避免把人类引去大家居住的地方,卡特还是打从心底的为大家着想的。

卡特的怒吼在这黑夜的森林里来回响荡,仿佛天地就快要撕裂一般。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大家!”卡特使出毕生之力,把一颗树给活生生的推倒,一连压着三个人类,但也换来背后吃了一枪,还有一支长矛直插在它的背上。

人类杀红了眼,卡特的呼声,再也无法传达给任何一个生物。

最后,一道枪声结束了卡特的嘶吼,在暗淡的月光下,在受了许多轻重伤的人类面前。

卡特浑身是伤,终于不支,这只鲜红的怪物以极其不雅的姿态倒在地上。

虽然是个怪物,但从卡特的表情上,还是能看出那一点点的悲愤。

 

最后,它究竟是死于人类的围剿,或是……

死于同类的背叛?

(全文完)

Views: 35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