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在世,为了什么? (中)

人生是什么?唐亮一直都不知道。

很多事情,唐亮好像知道,又好像不知道。

自己的父母是怎么样的?唐亮不知道,却又從某些方面依稀知道了一些。

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唐亮清楚,却不明白。

 

生而在世,为了什么?

 

唐亮的人生,就是许多矛盾的交织,错综复杂的因果不断的搅乱自己的人生。

很多时候。这是一个江湖与官场相互勾结的时代。

江湖各辈历经多年的乱世,许多盖世武功失传,使得江湖的势力被削弱了许多。

大家自觉技不如人,但也这是个无奈的事实,日子照样要过,大家渐渐的用武艺以外的东西过生活。慢慢的,江湖上的想法开始转变,许多规矩被打破,却又在无形中成立。

比如说,巴结官府。

行走江湖,不免会与一些官爷官人碰上,偶尔出手为他们办些事,就算没有直接的酬劳,但在外头至少还有他们的照应,什么江湖人不与官人为谋的规矩根本没人会去理他。

对这些权官来说,这些绿林人士还是有着一定的本事,与其被他们抢,不如把他们招编为己用,这些奇怪的能人在日后或许是自己的一大助力,办些事情也少了些阻拦。

你助我在仕途上一帆风顺,我给你一条活路,唐亮的父母便是这一方面的佼佼者。

要说的话,可要回溯到唐亮五岁的时候。

唐亮家族世代为官,且官职不小,在朝廷里很有势力。

有势力,代表着你得和拥有同等势力的人竞争,这是唐家上下都很清楚的事情。

只有不断的自我扩张,然后面对更强大的对手,接着继续扩张势力这是在官场上畸形的生存方式。

要扩张势力,方法倒有很多种。

当时黄仲鹤在江湖上声势彼大,武艺超群更是不在话下,最重要的是,这个武林高手,比起其他通道中人,更像一个官人。

像一个官人,代表着他很乐意的和官人合作。

但要合作,就得拨出足够的本钱。

唐家四少爷,这笔本钱恐怕足以作出任何交易吧?

唐亮自幼聪颖,无论在观察能力还是学习能力恐怕唐家上下无人能及。

最重要的是,黄仲鹤一看见唐亮,就对他的资质难以忘怀。

一笔官人与武人的交易就这么开始了。

唐亮的爸爸,其实唐亮已经不记得他的名字了,答应为黄仲鹤的“武林最强”铺路,永远当他的靠山。

而唐亮便投入黄仲鹤的门下学艺,待黄仲鹤在这个资质优良的徒弟,为他取得最强的称号后,唐亮便得立刻回归唐家,成为一个姓唐的,善谋能武的名将名臣。

还真是一个漂亮的如意算盘,看似深谋远虑,却是一个慌缪的妄想。

 

唐亮微微的看着身上的刀伤,“不再回家”这个决心不知下了多少次。

自己因为这一笔“交易”而投身黄仲鹤门下,已经有十年了。

十年,漫长无比的十年。

这十年间,唐亮除了练武,就是为了济南武尊门到处奔走。

唐亮身受许许多多的刀伤,内伤更不用说了,肋骨都断了几根。

这些伤,是为了为范家的运盐队解围而受的。

要说这个,当然又是为了黄仲鹤与其他人的其他交易。

范家这个大盐商富甲一方,只要稍微掌握他一部分的财力,济南武尊门的实力又更雄厚,唐亮因此受黄仲鹤之命,为范家解决许多问题,用江湖的方式。

而这一次,是让唐亮险些失手的一次。

范家有一笔大买卖,从远方运了许多盐来,要知道在中原内陆要获得盐是何其困难,有时盐的价钱还可以比金还贵。

在运盐队接近开封时,牛头寨的马贼们得知这件事情,那么一大块肥羊怎么能放过?向来人多势众的牛头寨几乎全员出动,只要得手这对谁来说都是一件美差。

在范家的运盐队来到牛头山附近时,运盐大队立刻收到这个消息,声势浩大的牛头山马贼一旦攻来可难以招架,但若因此绕路或留步的话范家可损失不少。

武艺高超的唐亮在接到消息后,立刻带领几位同门赶去解围,在牛头山山角下和马贼的头目谈判,哪知牛头寨的马贼完全不给范家和济南武尊门面子,还趁机下毒暗算,唐亮的几位同门师兄弟皆中了毒,众马贼见唐亮等人中了计,便立刻前来围攻。

唐亮和众同门武艺高超,五人皆奋力应战,但对方人多势众,在伤了许多马贼后,除唐亮之外四人皆纷纷重伤身死,同样伤势重重唐亮把剩余的马贼击退后,侥幸的在其中一位马贼的身上找到解毒药,毒是这么解了,但唐亮还是不支倒地,过了好一段时间才有范家运盐队的人发现,并把他救了起来。

“唐公子!唐公子!”

“来人啊!唐公子受重伤了!”

“快!腾出些空位!把他放在上面!”

“药!药呢?快来为唐公子包扎。”

唐亮在路途上忽睡忽醒,时不时都会有人来为他处理伤口。

常常,唐亮两眼张望着时明时暗的天空,还有一些焦虑的人。

仔细算一算,自己也被这么护送三天了吧?可能是差点死去的关系,唐亮一直回忆着自己的人生。

十五岁就开始回忆人生,绝对没什么好见解。

五岁被这么“丢”到黄仲鹤门下,接着就开始毫无人情味的练功、练功和练功。

在五年前黄仲鹤这老头创立了济南武尊门,原本的五位弟子瞬间暴增成好几十人,唐亮的人生这才有些变化,为了处理门派的事务。

这样的人生,唐亮一点都不想要,黄仲鹤那所谓的师傅,和他根本没有任何感情,这个师傅只在乎他会有什么作为,无论是济南武尊门,还是那充满心机的官场,唐亮都打从心底厌恶极了。

不再回去自己的家……不再回去……。在这期间,这样的想法不知在唐亮的心底浮现了好几次。

但,自己需要什么,即不留在武尊门闯荡江湖,又不回到唐家当个能文能武的名将,那,唐亮究竟想做什么?

这样的矛盾,有很多,但唐亮没一次把它们给解出来。

“真是个……连是非都无法好好分辨的,乱七八糟的世界……”唐亮感到周围一振,自己似乎被抬进一个地方。

大概是自己被抬进范家府了吧?唐亮这么想道,身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来人……筱萍!快把公子带进房里养伤!”一声大喝,还来不及等到另一人回应,唐亮因重伤而半睁半开的眼睛,依稀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就是那个,之前一直偷偷注视我的丫鬟吗……”唐亮心道,身体完全无法动弹,只是被小心的带进一间房间里。

“你先照料他,看看唐公子的烧退了没?”语毕,唐亮听见门被关上的声音。

有时,唐亮觉得,当个丫鬟奴仆什么的,反而比现在的自己好上许多倍。

活了那么久,做了那么多事,还受了那么重的伤,居然是为了成全别人,自己,究竟为了自己做了些什么?那,又有谁为他做了什么?

并没有,唐亮的人生,难道是为了别人而活?

这三天以来,唐亮一直有着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不知是什么,向来心思敏捷的唐亮这时也想不起。

一直到现在,唐亮好像大概有些眉目了。

那丫鬟叫筱萍吧?

唐亮用尽所有的力气,努力的想呼出这个名字。

到底是什么让唐亮如此乏力?是身上的重伤,还是打从心底的,那深不见底的空虚感?

对,空虚感。

唐亮这十年来做了那么多事,经历了那么多,现在,一阵前所未有的空虚感就这么往他的心头袭来。

很难受。

那个叫筱萍的丫鬟好像听到他呼唤自己,手头上的活好像突然停止了。

唐亮只能以细微的视线望着屋顶,他自己的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

很不想这样,唐亮非常的不想。

难过得,流出泪来。

唐亮只感到额头上一阵温暖,好像是那个叫筱萍的丫鬟的手。

唐亮这时感到肋骨断裂处一阵抽痛,接着晕了过去。

(待续)

Views: 2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19, 2012 at 8:12pm

再者,若我的风格沿用金庸古龙最爱用的桥段,一个不小心去抄袭就不说了,而且他们那么强,丢出风格相同的东西岂不是被比下去了?正面交锋is never my option,倒不如出奇制胜,这招比较适合我哈哈

Comment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19, 2012 at 8:10pm

唐亮的人生是被逼着走的,真的很无奈,说到这个,其实结果如何在正传故事《传说.绝迹江湖》依稀透露了,这个不过是唐亮的前传而已……

Comment by 葉子正绿 on February 19, 2012 at 7:41pm

很新鮮的角度,江湖中人看起來都是窩囊窩囊的樣子,很平庸,不務正業,就是圖個生活吧了。這和大義凜然、易水瀟瀟的傳統武俠不太一樣。可是,那麼不起眼的人,怎麼鬧起兒女私情來?令人充滿好奇呢。很期待看下去。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