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在世,為了什麼? (上)

今天,那人又来了。

这里是开封有名的,以世代卖盐起家而暴富起来的范家,范家对外人脉极广,无论是外头的镖局还是各地的官员,都和范家有一些交情,大家互相礼遇,凡事都礼让三分。

筱萍站在大厅旁,看着这位公子模样的少年,不住的偷偷打量着。

他.........应该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吧?

筱萍并不姓范,严格来说,她也不是范家的人,她是范家里的五个伺候主人的丫鬟之一。

筱萍此时年方十五,因家境贫困而被卖到范家当奴仆丫鬟,转眼间也在范家待了八年.

范家上下待筱萍很好,从来都没亏待过她,筱萍对此也没什么怨言。

那公子不知是何方神圣,大家也不常提起,他偶尔会来,每次来都会拜见老爷,老爷每次都会非常的欢迎这位公子,时不时以厚礼相待,有时两人还会到书房去谈话,谈什么筱萍都不知道,当然她也不敢去听。

只是她时常远远的望着那对答如流的侧脸,心中有许多的遐想。

他是大官人家吗?他是富商人家的少爷?还是刚刚考中高举的文人?又或是某镖局的传信人?

筱萍呆呆的望着那公子,直到他和老爷再度步入书房后,被手上忽然变轻的感觉给惊醒,原来自己手上拿着的茶忽然被人给取走了一杯。

“那公子也来了十二次了吧?但却没一次向爸爸谈过生意,真奇怪。”范家大小姐范翠兰接过筱萍斟的茶,轻轻的喝了一口。

翠兰只比筱萍早两个月出世,范家上下就这两人年龄最为相近,所以筱萍被安排成伺候翠兰的丫鬟,两人的感情就这么理所当然的好了。

“或许他是来找老爷聊天喝茶的吧?”筱萍几乎没有好好想想就这么说了。

“这怎么可能啊?”翠兰将余下的茶喝完,便回房念书去了。

对筱萍来说,这个主人就好似有念不完的书、刺不完的绣、写不完的字、还有行不完的礼,时不时还有些公子哥们时不时登门拜访小姐。

反观,筱萍自己在伺候主人后闲暇之时可以向小姐学些字,也可和其他较年长的丫鬟工头们聊天,如果表现好的话,过节时老爷给的红包也会比较大封。

比起小姐,这样的生活反倒悠闲悠哉。

“吱——”书房的门被推开的声音,再度打断了筱萍的沉思。

眼睛,不时的偷偷盯着步出书房的两人

“唐公子,那这件事就拜托了。”老爷柔声说道。

“范家大爷拜托的事,我唐某岂敢怠慢?”那公子回答道,老爷在筱萍眼中威严冷酷的脸,出现了难得的微笑,接着亲自送走那位公子。

“原来,他姓唐啊……”一天之中连续发呆恍神三次,是筱萍从来没试过的。

“喂!该准备晚膳了!”不知是哪来的声音,惊得筱萍差点打翻手中的茶。

 

在这之后,向来单纯且有话直说,深得大家疼爱的筱萍,开始一直晃神了起来。

朝思三次晚想五次,就连筱萍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自己变得更加注意那位时常到府拜访的公子,一个月过去了,这位姓唐的公子却来了五次,但筱萍却从未和他说过话,就连最基本的公子请还是茶到了也没有。

筱萍大概得知这位公子来自济南,这么来回奔波还真是辛苦他了,有次还在他身上看到佩剑,但那剑鞘装饰朴素,不像是有钱人的随身佩剑。

有次还看见他和几位府上的家丁,拿着兵刃进入一间空房,众人在里面废了好一阵功夫才包着伤,在相互搀扶下步出房间,只有那公子仍毫发无伤。

他就是大小姐说过的,习武的人吗?怎么看起来和那些看守范府的家丁那么不一样?

筱萍看着看着,就只有越想越入神的份。

“喂,妳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翠兰皱眉,用手上的毛笔尾端,轻轻的在筱萍的额头点了一下。

“大小姐,有什么事吗?”筱萍被这么一戳给惊醒,但仍没进入状况。

“你不是要我教妳写字的?妳这样的话我可不教了。”翠兰只感莫名其妙,说:“最近妳也真是的,怎么一直恍神?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叫个大夫看一看?”

“没,没什么……”筱萍顿了顿,说:“大小姐,你认识那个时不时来这里的唐公子?”

“嗯……是有说过几句话啦,但我和他也不算很熟,他看起来一副有钱公子的样子,不过又是练家子,你看他把老张打得鼻青脸肿的就知道了。”翠兰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说:“来,再写一下这个字。”

筱萍懵懵懂懂的接过毛笔,其实翠兰刚刚教的东西自己也忘了许多。

 

那姓唐的公子又陆陆续续的来了几次,现在算一算也快三十次了吧?

筱萍的算术很差,所以这个数字一直处于模糊不清的含糊。

“是二十五次。”翠兰看着筱萍为他梳得头发,看上去还尚算满意。

“嗯……”筱萍将一样又一样的化妆品递给翠兰,让翠兰好好的上妆。

“你很注意那个公子嘛……”翠兰慢慢的上妆,接着缓缓说:“筱萍,这个人并不单纯。”

“不单纯?”这三个字对筱萍来说非常非常的陌生。

“是啊,妳啊,太没心机了,还是别想那么多。”翠兰仿佛早已习惯了那般的说:“就好像每天来找我的什么王公子马公子,说是聊天,但三不五时就提一下亲,但妳真的认为他们真的要娶我吗?还不是看着爸爸的生意,想从中分到一些便宜的东西。”

筱萍听着听着,她完全不明白翠兰在说什么。

她只知道,那个姓唐的公子很厉害,年纪轻轻就可让老爷对他刮目相看……

“而且啊,父亲好像很欣赏这位唐公子,好像想把我许配给他……”翠兰一脸满不在乎的说道。

筱萍愣了一下,随即开口问“老爷真的这么决定了?他这么说了吗?”

“爸爸当然还没那么说,但看他脸色就知道了啊!”翠兰检视着脸上的妆,理所当然的说道。

筱萍还是搞不懂,为什么一个人光是看一看他的脸,就能知道他想说什么了。

打从她刚踏入范家到现在就是如此,这肯定是有钱人家的功夫,自己还没有那个机会去学。

筱萍透过镜子看着翠兰,翠兰的姿色本已经不错了,瓜子脸、一张樱桃小口,和细长的眼睛,比例优美的五官,上了妆后更是好看。

自己呢?自己只是一个丫鬟,根本无法在容貌上多花心思,偶尔也只会上一些淡淡的妆,穿过最漂亮的衣服还是翠兰不要的旧衣服。

就在这时,筱萍突然觉得,翠兰好美好美,在这之中还带有一些……该怎么说,该说是高高在上的感觉吧?

美得,筱萍觉得很不自在。

筱萍又开始在发呆了,以她难以想象的方式,且越来越频密。

筱萍突然有种自己的命运将会很平凡的过、将会一辈子伺候人家直到终老的感觉。

头一次,筱萍突然有点抗拒自己的身份。

一直到,那个满身是伤的人,被众家丁抬回来的那个夜晚。

(待续)

Views: 23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