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know your enemy?

Do you know your enemy?

Well ……哔!

睡眼惺忪,我把手机的闹钟关掉,被green day的know your enemy这么一吵,我完全没有任何要睡回笼觉的意思。

但,最让我恼火的是,今天是星期天啊!星期天的我怎么会设闹钟?

我看着手机上的时间,靠!星期天的,为啥要早上九点半起床啊!?这岂不是大大的辜负了教育制度对我们的好意!?

我走出房门,看着前方的房间,还有我左方房间的门都没关好,阿佐和伟盖这两个家伙,铁定是跑到外边去玩了。

“啧……”被这么一吵我很赌懒,一边搔头一边想:我现在的发型一定很豪迈。

走进浴室,随便的用水把我那豪迈的发型给稍微弄整齐一些,我便开始刷牙洗脸。

洗了脸,我便好好的想想今天要怎么过。

阿佐和伟盖他们没有下午两三点是不会回来了的,我还是乖乖的把报告给做完吧,省得自己又挨骂了。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若欲做报告,必先饱其腹,我得先找点早餐来吃。

“楼下王记应该没那么早开、去下坡那里的老井记又好像太迟了、去麦当劳又好像太远……外卖吗?”我看着手表,自言自语道。

啧,人类就是那么反骨,外头明明就是有很多东西可以吃,但真想要吃东西的时候却说不知道到要去哪吃,想着想着,我忽然不想去外头吃早餐了。

这时,我忽然想起我之前买了几包牛奶,再从阿佐那里借用些面包,再向伟盖征收一颗鸡蛋,自己下厨煮一顿早餐算了。

打着充满牙膏味道的哈欠,我以不缓不急的脚步走到冰箱前,开门,只见我买的牛奶正完好的放在那里。

Dutch Lady低脂牛奶,一公升装,当时刚好买一送一,所以我一口气买了两包,再加上赠送的,共有四包。

我先是庆幸我的牛奶没被阿佐和伟盖充公,接着抱着满满的感激之心拿起其中一包牛奶,先喝一口。

我旋开盖子,豪迈的灌了一大口。

“嘎……”我满足的哈气,接着很顺手的以掌背抹去嘴旁的残余牛奶。

“这样大灌牛奶的感觉真的很满足啊……”我边抹边暗自说道。

我抹了一把后,发现有点不对劲。

                                                            (Photo Appreciation:  Marble by Brandon Heggem)

不对,不妥,这可大大的不妥。

我看着我的手掌背,本该是沾上牛奶的白的手,居然黑了一片!

我大惊,连忙抄起我刚刚喝的牛奶,再度旋开盖子,定睛一看,里面居然是黑压压的一片!

“幹!”我这才完完全全的被吓醒,手上的“牛奶”差点摔在地上,自己居然喝了一大口长得很像墨的牛奶。

一场大惊之后,我立刻定下心来,仔细想想,刚刚的味道到底有什么不同。

先看看包装,重复的看,的确是低脂牛奶,不是什么草莓巧克力无误。

我把鼻子凑在瓶口处嗅了嗅,味道和一般的牛奶一样清香无误啊!

刚刚喝下去的时候,味道也是很正常很美味的鲜奶,无误啊!误的就是这牛奶的颜色!

“这又是什么黑心商家的把戏吗?”我皱眉的看着牛奶包装旁的客服专线号码,黑色的牛奶实在是太恶烂了,但,哪个商家会那么白目,在牛奶里下黑色色素?长得像墨那样的牛奶有谁会要啊!?

灵机一动,我立刻拿起剩下的三包牛奶,一一的打开来检查——

白的,白的,都是白的!

靠,我也算是非常幸运了,四选一的机会,居然给我蒙中黑色的牛奶。

“不是商家的问题……”我的脑袋瓜子开始推理:“到底是哪个工厂吃饱没事做把自己的产品搞到乱七八糟,是想响应金融海啸,一起倒闭吗?”

会吃饱没事做的家伙,只有……

我迅速的抄起手机,接着马上拨给我们三人之中最无聊的阿佐。

我打了两通电话,阿佐这才接。

“干嘛啦我还在网咖!”阿佐的声音很明显的不耐,声音很吵杂,果然是在网咖。

“你知道我之前买了四包牛奶吗?”

“是啦干嘛?我跟你说哦,我碰都没碰过……”阿佐以为我是来兴师问罪的……其实也算啦。

“那你知道其中一包牛奶是黑色的吗?”

“马的你的牛奶是黑的关我屁事?”阿佐的声音极度的烦躁,战况肯定非常不乐观。

“是不是你干的?”我开门见山的问。

“幹!老子有事没事把你的牛奶染成黑色的干嘛!?有事等一下我回来再谈啦……”阿佐的声音感觉就好像是在方圆五十公里内没有厕所的地方尿急的样子。

“哇靠!”只听见电话里头传出阿佐的怒骂,然后我就被挂了,阿佐肯定输得很难看。

过了一会后,我再打电话给伟盖。

“喂?”伟盖的声音是我完全无法习惯的柔和,果然,他在和他女朋友约会。

“你知道我之前买了四包牛奶吗?”我问。

“知道啊,又怎么了?”伟盖的声音柔和得要命,依稀还可听见一个女生的笑声,真不知那个家伙在搞什么。

如果伟盖站在我面前,我肯定会猛力的往他的头上给巴下去。

“你知道我其中一包的牛奶是黑色的吗?”

我刚问完,只听见伟盖对他的女友说了句等我一下哦,然后外头传来许多杂音随着杂音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幹!我在约会你问我你的牛奶是黑的,这关我屁事啊!就算它是蓝的青的都好,你问我干嘛?”原形毕露的伟盖气急败坏的吼道。

靠,这个死约会约上脑的家伙。

“是不是你干的?”

“当然不是啊!我没事干嘛去把你的牛奶染黑啊!这顿早餐已经耗掉我很多钱了,我要喝那些牛奶过生活都来不及了我把它染黑干嘛?”

“好好好,你去和你的小蜜过二人世界,还有,冰箱里的鸡蛋我要定了。”我说着,立刻从冰箱里拿出一颗,嗯……还是两颗好了。

“幹——”伟盖还没骂完,我就挂掉他的电话了。

……想挖我的牛奶?先挖你两颗蛋!

阿佐和伟盖和我合租房子那么久了,大家的德性我是很清楚的,听他们的语气来看,好像不是在骗我。

味道没变包装没变,单纯是颜色变了。

我再度旋开盖子,喝了一口黑牛奶。

冰箱旁边的吊钟显示,现在已经是十点了,唉,罢了,反正味道也没差。

我拿了三片面包,还有两颗鸡蛋,走到厨房去,打算来个面包煎鸡蛋。

临行前不忘倒了杯黑色的,低脂牛奶。

吃了早餐后就出去晃一晃吧!

Views: 25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