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发现了一只很奇怪的猫。

 

“哇,你不会掉下来吧?”我看着电线上的白影,不禁自言自语了起来。

 

那只猫全身雪白,除了这个以外的特征我就不知道了,因为它就一直站在电线上。

 

再加上夜晚光线微弱得很,所以我看不清楚这猫的其他特征。

 

那只白猫就以半蹲的方式伏在电线上,以慵懒的眼神看着我,连一声喵都懒得赏给我。

 

(Photo Appreciation: The White Night and The Black Cat.   by Anastasiya Kononenko)

 

我时常在半夜一个人出门,去吃些东西还是散个步什么的,马路上冷清得很,我这才能留意到这只诡异的猫。

 

同一个地方,差不多的时间,这只古怪的猫就会定时在电线上报到,就这么在电线上呆了好几天……

 

“喂!喂!喵……”我越看越新奇,时常在电线底下朝着天空叫。

 

“……”那只猫很有性格的不甩我,只是眯着眼睛,沉默的望着我。

 

这只猫越不甩我我越是喜欢,一人一猫,一上一下的对峙时间也越来越长。

 

最近几天都没有个案要赶,闷得发慌的我也开始把和这只怪猫的相处,变成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了。

 

“喂,其实你是电动猫吧?眼睛装了一台监视器吗?”我开始突发奇想。

 

“那么晚了还会有鸟停在上面吗?你平时都吃什么过的啊啧啧啧……”

 

“你不介意吃冷掉的鱼吧?我刚刚吃晚餐时想到你,所以买了一份给你。”

 

“喂……我连你是公是母的都不知道啊,没想过去找个伴吗?”

 

还是下次先把鱼热一热再带来?

 

————————————————————————————

 

那猫在电线上这么一呆,居然呆了整整一个月。

 

这期间我只接了一份个案,不是什么大生意,所以生活依旧空闲得很。

 

还记得有一次,我特地在清晨拖着疲惫的身子去找那只猫,哪知道那只猫居然不在电线上。

 

当天晚上我立马在半夜十二点后赶到现场,那只猫犹如见鬼了般的回到电线上了!

 

好扯,但有趣!

 

我从头到尾都没向外人提及这只猫,而这只猫也依旧不改不鸟人的拽样,这种看见鱼都不动心的“猫性”我很喜欢。

 

直到有一天,我索性放下手中的个案不管,买了些咖啡,从半夜十二时就自动在电线底下和那只奇怪的白猫守夜。

 

“我不信你不会下来……”时间是凌晨四点正,我一连喝了三罐咖啡,但还是有点困倦。

 

一直到凌晨六点半,天微微亮了,那只猫就是打死也不下来。

 

天越是亮,我那红肿的眼睛越是死盯着那只猫,这意味着这只猫快从那该死的电线上下来了。

 

就在六点四十二分时,不知哪来的沙子飞进我的眼睛,让我不禁闭起眼睛揉揉。

 

就这么一下子,在我睁开眼睛时,那只白猫消失了!

 

我慌张的四处张望,还是四下无人的街道,除了几辆车以外什么也没有,只剩下我和一地的空铝罐。

 

一直到后来,我也渐渐的放弃从这只猫身上发现什么的念头,只有在晚上无聊的时候在电线底下稍作逗留,和那只猫作无声的对峙。

 

——————————————————————————————————

 

屈指一算,这样的生活方式已经过了两个月了……我什么都没变,这只猫也是。

 

在某个星期日,我刚刚解决一份个案,干得不错,但还是陪那只白猫度过夜晚。

 

“喂,猫啊,你很诡异呢……”我吃着原本想让给猫的烤鱿鱼,原本打算沉默的我终于又开口了。

 

“一直这么伏在电线上,不闷吗?坦白说,我光是看也觉得有些闷呢……”我含糊不清的说道。

 

“……”那只白猫的尾巴稍稍动了动,但身子依旧凝立不动。

 

“你摇尾巴了耶……真是难得啊啧啧啧……”我喝着啤酒,说:“我也活得挺闷的,有个案接的话,自己就要漏液赶工,但没个案时,自己却闲得不知要在白天做些什么好。”

 

“谢谢你在半夜这么陪我,虽然你还是不鸟我……”我带点醉意的说道:“或许,我应该找个女朋友?”

 

若有似无的,某道声音把我从微醉的状态惊醒。

 

“喵……”那只猫低首看着我,声音不算大,但我感觉起来却雄厚有力。

 

我的眼睛瞬间张得老大,看着这终于报以一喵的白色朋友。

 

正当我激动得想开口说话时,又一阵沙飘进我的眼睛里。

 

雪特!没风哪来的沙!?

 

正当我再度张开眼睛时,那只猫再度从我的眼前消失!

 

“……”我一手抓着刚喝完的啤酒铝罐,另一手还拎着装有啤酒的塑料袋。

 

在夜深人静的街道上,我再度落单……

 

————————————————————————————————————————————

 

那只诡异的猫闯进我的人生,在我的生命待了两个月。

 

后来,又过了两个月。

 

当天的说的话居然应验了,后来我不再去找那只白猫,白天常出去晃,夜猫子的生活习惯终于矫正了过来,生活像样多了,最近也认识了个女生,还没到谈感情的部分,但我也尚在努力中。

 

今天,我和她看完电影,吃了饭,我送她回家。

 

我们边走边聊,聊着聊着,我不经意的望了望手上的电子表。

 

12:01

 

我再看看周围的店面,我又来到那个老地方了。

 

下意识的,我又抬头望着那电线。

 

那电线把两边对岸的店面给衔接起来,那只猫就喜欢伏在电线的正中央。

 

那只猫今天不在,那莫名其妙的往眼珠子钻的沙也不在。

 

或许,从那天开始,那只猫便不打算再现身了。

 

“怎么了?”站在我左方的女孩转头问道,我们俩的手背不经意的碰了一下。

 

“没什么,只是再想些事情……”我微笑,心中不禁有些想念那只很拽的白猫。

 

想念完了,我的脑袋只剩下一个念头。

 

“下次……我要牵她的手。”我心中这么打定主意,若有似无的,我好像又听见一声“喵”。

 

(全文完)

Views: 19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March 7, 2012 at 12:52pm

米斯特的這短篇小说,使人想起卡夫卡。

在凡事都強調開口見喉的年代,具有深一層寓意的創作,很叫人頭痛。

好像王家偉的電影,對很多人來說不知所云;為什麼那些自言自語的人,總是在做一些荒誕的事?

偏偏這是一個充滿荒誕事物的世界。

好比說,光是吶喊的人變成了“救星”;默默做事的人,反而成了被攻擊的對象。

怎麼用吸引人的筆法說一個人們愿意追下去的故事,同時激使人們思考自己的生存狀態,這是個大課題。

後現代文學還有存在的價值,就像它在每個時代的“作用”,說明人的生存狀態。

不管那狀態好壞,覺得活着還是好的:

至少至少,碰了女孩的手背,下一回就可以牽牽她的手。以及後來的愛情故事。

Comment by 米斯特 on March 6, 2012 at 10:42pm

呼,自由了!这篇故事的题材蛮特别的,我喜欢这样的题材。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