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在巫山山脚下的钟文泰望着山峰许久,再度回神时,天已经微亮。

这是师傅走过的道路……

钟文泰一想起自己可能有望将太玄神功学全,不禁一阵热血涌上心头。

他把随便把马绑在一棵树旁,然后自己走上山道。

其实钟文泰并没有来过巫山,关于巫山的一切,都是师傅太清道人告诉他的。

那天唐亮对他说的话,狠狠的让他完全想起,太清道人先前是在巫山隐居了十年,才研创出太玄神功的。

既然说黄仲鹤改道而往重庆出发的话,那他的真意并不在重庆,而是位于重庆的东北方的巫山!

钟文泰一想到这里,马上快步遂着山道上山。

在登山的途中,钟文泰居然在花草茂盛的山道上,看见许多尸首。

全都是被别人杀死的。

钟文泰越看越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好继续往山顶奔去。

跑着跑着,钟文泰依稀听见不远处传出了打斗声。

遂着声音奔去,只见共有一群人正在打斗。

从这些人的装扮来看,就是前一天晚上钟文泰追赶着的那队人马,这时怎么都打了起来?

这群人显然不是同一门派的同门,服装打扮完全不同,使用的武器也十分不一样。

有的使剑、有的使双刀、有的空手搏斗、有的使起长枪来,每个人身上各有伤口,想必这几个人的功力都在部分伯仲之间。

这些人的攻击目标也不明确,使剑的偶尔会刺那使长枪的人一剑,一旦看见空手打斗的人露出了破绽,立刻转身往他的方向砍去,看来大家都在互相残杀。

“统统住手!有人来了!”使着长枪的人是一位老者,那老者大声叫道。钟文泰就这么大剌剌的站在一旁观战,当然很快就被发现了。

这时钟文泰也不禁吓了一跳。

但转念又想到自己在前一晚,已经急忙的乔装成一位落魄邋遢的乞丐,来不及打理好自己的仪容,脸上仍是一片污泥的,这些人一时之间也认不出自己。

众人一看那是一位邋遢的叫化子,也不放在心上,只是嚷着叫钟文泰滚开,时不时以手上的兵器恐吓他。

钟文泰这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但一看见这里并没有通往山顶的道路,且周围也没有什么可疑的事物,所以便转身走了。

“等等,这家伙……”正当钟文泰已经转身,想要离开此地时,还是让那一群人犯了疑。

“喂!”不知是谁的声音,但钟文泰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

当然也没有搭话,钟文泰立刻拔腿狂奔!

“这家伙也是练家子!追上去。”

现在江湖上人人已经到达很紧绷的状态,大家日想夜想的就是这个太玄神功。

热盼夜盼的,就是在这个人才凋零的江湖出人头地的大好机会。

当然,也对同樣有这种想法的人大有顾忌,大家各怀鬼胎,对种种事物更是敏感得不得了,那人一从钟文泰的步伐认出他是练家子后,大家马上全追了上去。

钟文泰暗叫不好,双脚只有跑得更快。

这次钟文泰可不想再吃人多势众的亏了,而且刚刚看这一班人马的身手,更甚于上次围攻他的人,着更是让钟文泰退避三分。

唉,现在想想,比起那些以仁义道德为由,动不动就围攻别人的“侠士”,山县冈昌这样的狂人反而更合钟文泰的性子。

一念及此,钟文泰双眼睁大,双脚几乎都快停了下来,惊得倒抽了一股凉气!

说曹操,曹操就这么到了!

一路走来的尸体,有些是直接被腰斩分尸而死的,钟文泰早该猜到这号人物也在巫山的。

“嗯?”坐在路旁盘腿而坐,稍作休息的山县冈昌拿着一块随处找来的布抹着太刀,看着一位邋遢的叫化子往自己的方向跑来,脑子里还在想着这人到底像一个什么人来着……

“让开!”钟文泰着急的叫道,这个声音倒让山县冈昌立时认出声音的主人。

“很好!你终于来了,像个汉字堂堂正正的决胜负吧!”山县冈昌兴奋得目光如炬,抹布随手一丢,抓着太刀就要动手。

又是那令人折服的压迫感,钟文泰心头一急,一掌往山县冈昌招呼过去,打算趁着山县冈昌还没准备后先斩后奏,一掌直拍在他的胸口后立刻窜逃。

啪!这一掌出乎山县冈昌的意料之外,在毫无防备下这么吃了一掌。

这一掌打得不重,但也可以稍微让山县冈昌退后几步。

抢得一掌的钟文泰忽然觉一个不对劲……

“喝!”钟文泰左脚一跨抢前,几乎快钻入山县冈昌的怀里了,接着身子一屈,还直立在后方的右脚划个半圆,往山县冈昌横扫而去。

钟文泰不但一举钻入山县冈昌,还身子一屈时顺便闪过山县冈昌的横砍,在头顶还残余着刀风之际,一脚直踢山县冈昌来不及防备的腰部。

这一踢,不但完全道出太刀刀法在近身搏斗有所不足的缺点,还让钟文泰在完全无伤害的情况下重挫山县冈昌!

山县冈昌吃痛之余也暗自狂喜,能摸索出破解自己的刀法的中原武者,钟文泰是第一人!

“哈哈!虽然上次你很没尊严的这么逃走了!但你还是很强!来来来!我们再打过!我还是会把你当成一个可敬的对手来看的!”山县冈昌痛得很愉快,豪迈的大笑起来。

钟文泰武艺自然还没到达师傅太清道人的纯熟境界,但太清道人之所以会看上钟文泰的原因,就是因为钟文泰对各种武功又很强的洞悉能力,在瞬息万变之间能大致分析一项武功的长处……和短处。

山县冈昌岂是等闲之辈,他在和钟文泰交手的第一刀起,就发现钟文泰有着这样的天赋,他很清楚知道,钟文泰在之前败是败在他还不熟悉蛮横霸道的太刀刀法。

就在这时,刚刚追赶钟文泰的那批人马也出现在钟文泰的眼前了。

众人看见一个倭寇武士和一位身怀武功的叫化子,大家都摸不着头脑,心中疑惑万分,不知该怎么反应。

好战的山县冈昌,第一个反应自然是一步往前跨,直接往为首一位使枪的人砍下一刀。

对方个个可是江湖高手级的人物,对嗜战如魔的山县冈昌来说,最好的语言就是攻击!

使枪的人来头可不小,是来自边远塞外的崆峒派的派内高手,崆峒派从前常随军旅征战,擅长的是军人惯用的枪术。

那崆峒派的高手急忙提枪一挑,勉强弹开山县冈昌的太刀。

那人急忙收枪,把长枪提到眼前一看,以品质优良的良钢打造出来的长枪,居然被这么砍出一个缺口。

“原来你也是倭寇人!”手使双刀的虬髯大汉性格最为鲁莽,看着钟文泰,不分清白红皂的这么说道。

“不是!”钟文泰才这么说,那大汉的双刀、其中一位身穿黑色劲装的女子的飞刀,和刚刚空手的斗的人直接往他的方向招呼而来。

钟文泰急忙挥舞起双手,使出以太极为基础的独特化劲法,化开那空手打斗者的拳头之余,还狠狠摔了他一跤。

山县冈昌舞起太刀,把袭来的飞刀弹开,还一刀把那使双刀的大汉逼退。

山县冈昌居然出手帮忙钟文泰,这可大大的出乎钟文泰的意料之外。

“哼!还说你和倭寇人不是同伙的?大家上!”使着双刀的大汉差点被砍中,急怒的大吼道。

“你为什么要帮我?”钟文泰惊异的向山县冈昌问道。

“我还要和你打,我可不喜欢倚多欺少。”山县冈昌用鄙夷的目光扫视众人,大声的说道。

呵,果然,这个性格直率的战斗狂果然比较合钟文泰的胃口。

很难想象的,这两人居然联手起来!

钟文泰和山县冈昌两人相视一望,大家即刻在狭窄的山道打了起来!

崆峒派的高手共有两人,一站左前,一站右后,往钟文泰的方向刺来。

这就是崆峒派的真正精髓,武学全从军队的布阵之法钻研而来,虽说先前的高超阵法“武穆战阵”经已失传,但大部分的“阵法武功”还是保留了下来。

这“阵法武功”有趣之处于只要人数达到二人以上,皆可成阵法,单兵作战可行,多人联合助攻更是威力无穷,因此崆峒派的枪术号称一绝,闻名于江湖。

“我钟某素仰崆峒派以军阵战法研发而出的精妙枪法,没想到人品却是如此的不要脸!”钟文泰闪过前者的枪刺,在打算抢攻之时居然被后者的枪给刺退回来,心里纳罕崆峒派的枪术之精妙,但嘴上还是这么的嘲讽道。

使双刀的虬髯大汉武功略为差些,打算举刀偷袭钟文泰之际,被钟文泰骂了声好不知羞耻后只觉双手一沉,原来自己的刀已被钟文泰粘粘而控。

钟文泰双手使劲一转,后一手成拳而出,狠狠的把那大汉打飞。

那大汉刚好打倒在两位崆峒派高手的阵形内,一时让阵法受阻,难以应变。

钟文泰趁着这个大好时机往再度抢攻,往前者的面门就是一拳,在后者挺枪助阵之际抓着站于阵前者往左一挪,阻碍了阵后者的助势。

钟文泰见自己得逞,得势不饶人,抢前抓着枪头一扭,阵后的崆峒派高手的枪立时不听使唤,在这一眨眼间只觉胸口一阵闷痛,早已吃了钟文泰一拳。

“这可是你们要多人围攻我,可别怨你们自拖阵脚!”钟文泰以人多之劣攻人多之优,狠狠的反将两位崆峒派高手一军。

这时只听见一阵惨叫,一位貌似华山派,使着双手剑的剑士一阵惨叫,双手已经被山县冈昌砍了下来。

如此轻描淡写的,山县冈昌只一刀就废了这为剑士的武学生涯,依旧不改那可怕的霸刀作风。

“倭寇小心!”山县冈昌只听得钟文泰这么一喊,握着太刀的手往后一刀猛砍,打算在后偷袭的一位使棍的汉子立刻被一刀分尸,当场送了性命。

众人见这两人强得太不寻常了,众人皆裹足不前,不敢上前邀战,但实际上大家心里各有顾虑,想看着哪一个人先上前送死,好得渔翁之利。

虽然人多势众,但每个人其心不轨,并没有齐心面敌之意。

尽管在场的众人在江湖上享有一定的名气,在今日可是自居一强的高手之一,大家一举围剿必定能打得钟文泰和山县冈昌两人灰头土脸。

但人人各怀私心,在气势以及默契方面大大的输给眼前这两个人。

钟文泰不可否认自己也是一位好战之徒,但现下当务之急不是要打败眼前的人,而是寻找师傅流传下来的武功啊!

这时钟文泰隐约看见,身后的不远处有一座山洞,看着现下的高度一算,走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是到巫山的半山之高。

“……和师傅描述的一样!”钟文泰脑海里,立刻浮现太清道人在从前说过的那么一句话。

 

想当年啊,我就是在巫山半山高时的一座山洞里隐居,然后自创出这份武功,现在为师要你好好钻研其道,然后将它发扬光大……

 

传说,就近在眼前!

 

(待续)

Views: 18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4, 2012 at 10:22pm

一些小典故:小说里面的“武穆战阵”的武穆其实说的是岳飞,武穆是岳飞死后的号;日本的太刀刀法的缺点的确在于近身搏击不利,因为太刀的刀身太长了,据说柔术的发明是为了让空手的人在对付太刀时能顺利的钻入敌人下怀而发明的。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