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在世,為了什麼? (下)

“唐公子,换药了!”筱萍精神奕奕的大叫道。

“进来吧!”唐亮在房间里这么回应道,筱萍这才推开门,走进门内。

日子不再灼热,树叶开始泛黄,这时的唐亮,也已经在范家养伤两个月了。

经过两个月的疗养,唐亮的身子这才好了许多。

在这段期间里,筱萍一直负责照顾受伤的唐亮,伤得根本没办法好好下床的唐亮,自然只能和筱萍说话。

后来唐亮的伤势好些了,也只是偶尔步出房外,对范家的人稍稍打个招呼,谢一谢别人为他疗伤。

但,唐亮依旧经常在房里,和筱萍聊天。

“这些伤,几乎要了我的命呢!”

“像这里,和这里,我被那么大,那么粗的一支铁棍棒给砸下去,那些马贼真的很强壮,这一下打得我都快站不起来了。”

“但是如果他们没在空气中撒毒粉暗算我的话,我肯定不会被打到,一下都不会。”

“我的师傅……虽然说我不喜欢他,但他说我很厉害,哪知道那些马贼其实也不差,区区马贼都可以几乎把我给杀了,恐怕还有人比我更强。

“不,师傅说过有个叫太清道人的人甚至可以日行千里,还可以用挥手击出看不见的刀刃,真不知道师傅说的是不是真的……?”唐亮发现自己非常的多话,和平时不同,每次在筱萍面前就会有很多,内心的话。

“没死真是太好了呢。”筱萍能做的只是微笑,这么回应唐亮后继续手头上的活。

每次听到筱萍这么说话,唐亮的心底就有种说不出的温暖。

这种感觉让唐亮很不像平时的自己,但自己却深深的感到自己正在扎实的活着。

在这短短的两个月内,唐亮感到前所未有的开心。

只是单纯的养伤聊天,居然可以比以前的练功奔波还来得充实。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那么快,转眼间,唐亮也该回去济南了。

唐亮一一向范家的人道别,但也只是随便行个礼,说没诚意也不是,但这个济南武尊门。

因为这个武尊门大弟子,对这个范家根本没有任何兴趣。

除了一个丫鬟。

“你要走了吗?”筱萍满是不舍的表情。

“是啊,我的伤都养好了,我该回去向我的师傅报告一下。”唐亮也很无奈,但自己毕竟还是有要务在身。

“那你会再回来吗?”筱萍问道。

“会吧?”唐亮想了想,说:“毕竟我的师傅还是得和你们家老爷来往,交易可多得很。”

“好奇怪哦,老爷是卖盐的,你们却是练武功的,要交易什么啊?”这个问题,筱萍恐怕一辈子也不会明白。

唐亮笑了笑,他就是很喜欢筱萍这种没有心机的单纯。

“我们下次见吧。”唐亮跨上马,提好范家的人给他的盘缠干粮,踏出范府大门,就这么慢慢的消失在筱萍的眼前。

筱萍一直等到唐亮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后,这才回去干活。

在马上的唐亮一直都不清楚,自己对筱萍是怎么样的感觉。

苦苦思索,一直找不出一个适当的形容词,来形容这个丫鬟。

而筱萍则快乐的继续干活,什么事情都很卖力的去做,不管做什么都好像飘飘然的,快飞起来似的。

对筱萍来说,知道唐亮会再回来看她,就算老爷真的把小姐许配给唐亮,也不怎么重要了。

但筱萍不知道的是,范家的老爷,正在书房里懊恼着,看着一本帐簿上的,那足以赔上一家大小的记录。

筱萍不知道的事,当然很多,她也不可能知道。

只有唐亮才会知道。

 

济南武尊门的武馆,馆内有着许许多多的弟子,练剑练拳甚至是打镖都练,武馆上的打斗声不断,每个人都在潜心习武。

武尊门的武馆规模不小,从大门进入,可以看到一个大厅,大厅正面的大门打开,就是一个可以容纳上百人的习武场,木剑靶子等设备样样齐全,不时还有人保养复新,从大厅的左右两旁走去,尽是供弟子平时作息的房间,饭厅等。

往大厅左翼进入,向东的方向有条一直到尾端的走廊,走廊尾端有一间不算大的房间,里面又是一个练武场,着场子比之前的大武场还小,但装潢精细,是不是还有檀木的檀香味在里面飘散。

在这练武场里,一位老者正在练功,一少者则跪着,将事情缓缓的报告给老者听。

“牛头山的马贼的确有两下子,再加上你被下毒暗算,我就原谅你的狼狈好了。”老者裸露着上半身,身上尽是与年龄及其不符的肌肉。

“谢师傅。”少年面无表情的回应道,其实他根本不屑老者的原谅。

“虽说范家替你养好了伤,但当时说好的帐呢?不是说金陵那里的盐所赚的钱分个七成给我们吗?”老者完全没正眼看着少年,只是潜心的专注练武。

“范家的回复是,那批盐还没运到内陆去,还没卖成,自然没分钱给我们。”少年胸口上的伤隐隐发疼。

少年眼睛望着地面,心底却在想着其他事情。

她每次都将地面清理得很干净…

“……你这两个月里,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吧?”老者闭目,双手在半空中缓缓挥舞,好像在舞着什么剑法。

“是。”少年随便回应道,心底却在想,自己的衣服有些脏了。

她洗的衣服也很干净真厉害,这些活她总是能干得那么好。

“去练功吧,别忘记当初你投入我门下的目的。”老者依旧没正眼看着少年。

少年不再搭话,只是步出练武场,回去和师弟们练武去了。

好想再回去那间家,和那丫鬟一起……

“等等。”老者的话打断了少年的思考。

少年停步,但没有搭话。

“若范家的钱再拖的话,你再跑范家那里一趟好了。”

 

后来,唐亮果真的来了几次范家,让筱萍非常的开心。

但筱萍每次看唐亮进来,脸色都不大对。

“你怎么了?什么事情那么不高兴?”筱萍斟了一杯茶给唐亮,问道。

“……没什么……”唐亮强颜欢笑,喝了一口茶。

唐亮不希望,不想筱萍被拖入这件事情。

原来,虽然唐亮先前以命保住了那一批的盐,但实际上,从金陵运来的盐却失踪了,究竟是被劫了还是被私吞了范家上下也没人知道。

“好奇怪哦,怎么大家最近都愁眉苦脸的,就连小姐也没心情教我识字了。”筱萍皱眉说道。

看在筱萍的份上,唐亮也不想把大家搞得那么疆,但这毕竟是师傅的意思,自己也只是照办而已。

范家的人会感到慌张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济南武尊门这几年来勾结了许多官场和商场,势力彼大,如此失信于武尊门的话,究竟后果如何,也没人知道。

唐亮回而复返,来来回回的来了好几次范家,范家的人自然不敢赶他走,但要知道的是,某些谈判开始破裂。

“筱萍……”唐亮叹气,他深知济南武尊门和范家的交易基本上是玩完了。

“什么事?”范家上下唯一一个笑得出来的,恐怕就只有筱萍了。

“如果说我要带妳一起走的话,妳会跟我一起走吗?”唐亮问道。

“和你在一起是很开心,我想跟你一起走,但小姐待我很好,我也很喜欢伺候她。”筱萍思索了许久后,说:“我不知道。”

唐亮笑了笑,说:“好,妳想一想,下次我回来时,再决定要不要和我一起走吧!”接着缓缓走到门去。

“下次再见吧!”唐亮微笑,再度离开范家。

 

敞开的房门,在一回儿后又有人再度走进来。

“小姐……”筱萍欲站起来,但翠兰伸手示意要筱萍坐下来。

“筱萍,好好的听我说……”翠兰的脸色难得的严肃,使得筱萍也肃然起敬起来。

 

唐亮骑着马,离开开封,往济南的方向回去。

唐亮离开时也已经是黄昏时刻了,才走不久天色就暗了起来,于是便打算到平日住宿的客栈留宿一夜。

刚吃了晚餐,当唐亮准备睡觉时,忽感不对劲,于是走出客栈外,想一探究竟。

只见远处有一队人马,为数不算多,但越看这些队伍越觉得有些异样。

“牛头山的马贼!?”唐亮越看越不对劲,忽然恍然大悟。

他们正往开封的方向走!

 

夜了,今夜正好是中秋。

筱萍心乱如麻,刚刚听了小姐的那一番话,让她的脑子全乱了一片。

这么一下子,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很久……

“决定了,下次他来的话,我就和他走吧!”筱萍笑得很开心,却有些感到不舍。

然后,她又开始发呆了。

直到范家大门被蛮力撞开,直接打断了她的思绪。

第一滴血,接着第二滴、第三滴……清洗着范府……

 

唐亮骑着快马赶到开封,不一回儿便来到范家附近。

只见不远处的范家居然连一点灯火也没有,就连附近的店家也没开门做生意……

唐亮在远方下马,抽出佩剑,往范家府上走去。

走到门口,在月光的照射下,唐亮只看见淡淡的血红。

唐亮见状大骇,手上的剑握得更紧了。

“什么人!?”在大门不远处,一个人喊道。

唐亮从远方看见对方手握一把巨斧……

之前被他打退的牛头山马贼,其中有一位斧手……

唐亮迅速的往那人奔去,不等那人回应,早已一剑划破那个人的喉咙。

黑暗的大厅里,又有几人提起兵刃,往唐亮的方向跑来。

唐亮惊慌的四处张望,只见四下都是范家人们的尸体!

“你们干了什么!?”唐亮手上的剑迅速挥舞,全攻敌人的要害,不一会儿便杀了来者。

唐亮很慌,非常非常的慌。

筱萍在哪?

她在哪?她在哪?她在哪?她在哪?她在哪?她在哪?她在哪?她在哪?她在哪?她在哪?她在哪?她在哪?她在哪?她在哪?她在哪?她在哪?她在哪?她在哪?她在哪?她在哪?

唐亮依着记忆在范家附上四处搜寻,却只看到一堆的尸体,还有牛头山的马贼!

唐亮喘着气,来到书房时,他看见死在书桌上的范家老爷的尸体,接着又杀了一人。

在黑暗中,唐亮只听见有人四处翻找东西的声音,接着,又是一道尖叫声。

“院子!”唐亮迅速的往范府的院子里奔去。

推开书房的门,又有几位马贼挺着兵刃往唐亮的方向杀来。

“别挡路!”唐亮大急,剑影一闪,迅速的刺死他们,他们连好好攻击的机会也没有。

边跑边杀,唐亮早已杀红了眼。

来到院子,只见微光照射处,有两个人影。

“唐亮!唐亮!”其中一个人影,以凄厉的声音叫着他。

是翠兰!

“你答应过的!你替我们和你师傅谈的!你说你会让我们家平安无事、你说过你会让筱萍安全的!”唐亮仔细一看,翠兰的脸被狠狠的划了一刀,左眼变成了一个血窟窿,左手的袖子空荡荡的,全身上下都是血,模样可怖。

“就算保不住这个家,你最少也要带筱萍走!这是你答应过我的!你答应过的!”翠兰的脸上写满憎恨不解,说的话向刀刃般扎在唐亮的心底。

翠兰的胸口突然出现一道寒光,胸口早已被一剑刺穿,就这么死了。

唐亮只感胸口一酸,眼前一黑。

筱萍死了?

唐亮只感呼吸困难,全身乏力……

“起来!”

习武人的本能似的,唐亮只感某样东西往自己的方向刺来,迅速的抽剑,挡下了往自己攻来的剑。

原来是院子里的第二个人,在一剑杀死翠兰后,便挺剑往唐亮的方向袭来。

唐亮脑袋一片空白,会挡下这凌厉的攻击,完全是因为习武人的本能!

唐亮什么也想不起来,只感到某样东西,渐渐的,渐渐的离自己远去。

刚刚这一剑……似乎似曾相识……

某种复杂的情绪,在唐亮的心中交织。

“为什么?”唐亮无力的喘气,握着剑的手因为情绪激动而激烈颤抖。

“这是你对师傅说话的态度吗?”说话者身穿黑色劲装,声音虽然有些老态,但隐隐有着些许威严。

马贼明目张胆的进城杀人,却没有任何官兵阻止,更本就是刻意安排的。

能够如此安排,且也有动机的人,还有谁?

唐亮怒吼,用尽浑身之力,挺剑往哪黑衣人攻去。

“剑是快,但力道不足,我平时是怎么说你的!”老者满是怒气,轻描淡写的化开唐亮的攻势。

唐亮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强攻,双眼像是快冒出火来。

“为了一个丫鬟,你居然荒废武功,还差点毁了我的计划!”老者似乎和唐亮一样愤怒,伸掌往唐亮的肩膀狠狠一拍,骂:“这么大的破绽也可以卖出来,看你成了什么样!”

唐亮被一掌制服,却用尽全力的想反抗。

很不服气,非常的不服气。

自己依稀找到了,活在这个世上的理由。

却这么轻易的被眼前的老者给毁掉,而自己却得继续成全他的野心。

不服得,唐亮流出泪来。

对老者,黄仲鹤来说,他杀的是一个绊脚石。

对唐亮来说,黄仲鹤杀的是一个愿意随自己终身的女人。

唐亮欲举剑再战,但旧伤发作,再加上刚刚打打杀杀的使伤势更加恶化,痛得晕了过去。

在唐亮睁开眼睛时,他人已经在济南武尊门里了。

“她被我杀了,这是不争的事实。”才刚起来,黄仲鹤就坐在他眼前。

“……”唐亮眼神茫然,不知有没有在听。

“听着,儿女私情的事情先别说,先为我取得天下第一,你就能回去你家,享受你的荣华富贵,到时你要女人还不难?”黄仲鹤的脸色慈祥,在唐亮的眼中,这样的表情看得他想吐。

“好好想想吧,这就是你的命,为我称霸武林后,你就能做自己的事情了……明天继续练功。”黄仲鹤起身,离开唐亮的房间。

唐亮一整天都没有离开房间,只是在房间里大喊,歇斯底里的呐喊。

接着,唐亮的房里传来许多杂音,大概可以听出,唐亮在拿自己房间内的东西发泄,又砸又掷的。

黄仲鹤却一点都不在意。

“他这么做,代表他在挣扎。”黄仲鹤大笑,接着喝了一口清茶。

会挣扎,代表会想通。

果不其然,在第二天早上,唐亮整理好衣冠,心平气和的到黄仲鹤面前去行礼。

“我去练功了,师傅。”唐亮回复以往的笑容,黄仲鹤也面带微笑的拍拍他的肩膀,说:“不愧是我的好徒弟。”

唐亮回到练武场,抽出了一把木剑。

微笑,微笑,心中却打定了一个想法。

一个算盘;一个计划。

生而在世,为了什么?

唐亮在失去人生的最后一些东西时,却莫名其妙的找到了一个新意义。

新的人生,得有个开头。

“秋坤,来,和师兄练剑。”

 

转眼间也已经五年。

这时黄仲鹤得悉太清道人已死,于是派出自己一手锻练的精锐弟子尽出,去寻找太清道人的传人,夺取太玄神功。

唐亮在事后从范家唯一一个生还者,范家的一个丫鬟得知,当天翠兰找筱萍,是要筱萍和自己走,在下次自己回来范府的时候和自己走。

但事隔多年才知道,那又怎么样了?

“五年了……筱萍,这五年内我才知道,我对你的情感该怎么表达……”唐亮站在筱萍的坟墓前,这坟墓当然是自己建的。

那个唐亮一直找不到的辞藻,原来就叫“爱”。

自己一直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没办法好好的品尝那个滋味。

但对现在唐亮来说,一切都太迟了。

“师兄,该走了!”与唐亮同行的四个师弟嚷道。

当一切后知后觉的时候,柔情不再温柔,心底的爱已经不复存。

“这充满恩仇的江湖把你带来我面前,却又带走了你。”唐亮提起佩剑,说:“那我就为了这个模糊不清的世界而死吧!”

“若有来生,我一定会记得,妳那最爱用的米香粉妆。”唐亮心中默默的说道,接着转向众师弟说:“我们启程吧!去汉中!”

运筹帷幄,精心设计,就为报仇雪恨。

 

我唐亮,在此为妳入魔。

(全文完)

Views: 16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