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 。絕跡江湖(12).(最後的最後)

艳阳照在满地通红的巫山道上。

究竟多少人上了山,多少个高手?多少个英雄豪杰?

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苟延存活?

对现在面对面对峙的两人来说,只有打倒对方才是当务之急的事情。

“徐兄弟、普师弟,还有其他人,你们都下山吧。”钟文泰语气平静的说道。

“这怎么行?我们可是奉命来保护你的……”普慧好生为难的说道。

“你们打不赢他的,只有我能。”钟文泰这么简单的一句反驳普慧。

正当徐光和普慧两人仍筹措不定时,山县冈昌居然是先行动的人。

“……祝你胜利。”山县冈昌面无表情的将太刀收入刀鞘,就这么转头,头也不回的下山了。

显然,他一开始便摸透了情势,说到底也轮不到他插手。

看着山县冈昌离开的身影,钟文泰不禁感到有点不舍,其实这个倭寇战斗狂也是一位豪杰,交个朋友也行。

至于那一批一同上山的武林众高手也只剩下唯一一个幸存者——那断了一臂的斧手,叹了一口气后也落寞的转身离开了。

“拜托,我不能护着你们……”钟文泰看着徐光和普慧这两位朋友,语气诚恳的说道。

徐光和普慧面面相觑,然后也一齐提着兵刃下山了。

在这之间黄仲鹤完全没有插手,因为对这两人来说,只要稍稍卖出一点小破绽,就可立刻定下胜负。

两人直挺挺的站立,双手双脚不时缓缓的改变架势,在慢慢的试探对方。

黄仲鹤伸手成戟,就在下一瞬间立刻往钟文泰挥出了一道剑气!

钟文泰不慌不忙的运气新到手的太玄神功护着手臂,顺着剑气的走势把剑气挡下来。

“……”钟文泰看着手上的血痕,刚刚学好的太玄神功果然还使得不够稳定。

钟文泰当然不甘示弱,双手成戟,使起太清道人说传授的,气剑的使用招式攻向黄仲鹤。

“小意思!”黄仲鹤使起自己自创的虎奔剑法,以虎奔剑法的剑形与之对抗,使得自然比唐亮还要强上好几倍。

黄仲鹤剑法高超,钟文泰使的剑气法得太清道人的真传,在使用起来也比较能够顺应太玄神功的真气流动,原本照这么看两人可是不相上下的.

但是,钟文泰究竟还是刚刚学会太玄神功,太不稳当,再加上在这之前钟文泰还受过伤,偶尔只要手使到一些地方便伤口发疼,这么一疼,居然少发了几剑。

黄仲鹤的剑气因此得以穿透钟文泰的剑气防御,进而伤到钟文泰。

以气形成的利刃何其锋利,在钟文泰的左肋处留下一个极大的创口,痛得钟文泰脸色大变。

“怎么了?刚刚学全的武功还使不好吗?”黄仲鹤似是发现钟文泰的窘境,手下更是不留余力的猛攻。

钟文泰一直处于挨打的状态,自知论剑没有胜算,还是转为自己最擅长的——

“喝!”钟文泰大喝,以气护身,运气太玄神功的特殊脚法,硬吃下几道剑气,迅速的欺到黄仲鹤的眼前就是一拳!

黄仲鹤被突如起来的拳击打中右胸,这么一拳打得他双脚快离地的,痛得他一阵晕眩。

“这个死老头!”钟文泰的双手硬接下劲道、锋利十足的气剑,双手痛得直发抖,几乎握不了拳。

剑气可不是随便说挡就挡的,光是那个力道就好像被千斤鼎狠狠击中一样,又那么的锋利,正常人这么一挡可是会断手断脚。

可对修习了太玄神功的钟文泰来说,四肢自然不会那么容易的被砍断,但可是让他痛上许久。

钟文泰趁着偷袭成功,一吸气,运起太玄神功将自己的体质改变为至刚至阳,握拳往黄仲鹤的脸挥去。

钟文泰几乎使出全力一击,若这一拳打中的话肯定可以将黄仲鹤击毙!

这时,钟文泰的拳头只感到一阵空虚,由于过度用力的挥拳还让钟文泰差点站不稳。

拳头在快要打到黄仲鹤时却以奇异的方式落空了!

黄仲鹤在被钟文泰第一拳击中自己时也一样运了气,将自身体质改为极柔的体质,在钟文泰打出第二拳之际,以奇异的肢体柔韧度一扭,闪开了钟文泰的拳头!

钟文泰这时只感道左方生风,还来不及招架,右耳部位已经中了黄仲鹤拍了一掌。

何其可怕的柔软度,黄仲鹤原本以掌攻钟文泰左方,却在掌势途中手一扭,转攻钟文泰的右边!

比之钟文泰,黄仲鹤在习得太玄神功好几天后,便可将太玄神功练得如此纯熟,可见这老头子还不失强盛时期的实力!

黄仲鹤这一掌拍得极重,打得钟文泰头晕不止,黄仲鹤一掌得手后,不等招式使老,另一手呈手刀状,由下往上划,一道同等弧度的巨型气刃直往钟文泰砍去。

这一着砍得极重,但钟文泰终究及时用双手挡了下来,但还是被剑气的劲力震得退后好几步。

钟文泰双手颤抖不止,挡下剑气的手臂不但出现一道可怕的血痕,还微微的冒了烟。

“我这只练了几天的老头,居然可以把你这练了许久的毛头小子打得落花流水,你这小子到底有没有好好的记住师傅的教诲?”黄仲鹤连番得手,狞笑道。

“你凭什么说我的师傅!”钟文泰大怒,拼死挥舞双手,用尽全身的力气砍出剑气。

黄仲鹤索性不闪不挡,任由剑气砸在他的身上,任由钟文泰多用力都好,那剑气就好像打在一座山一般,,黄仲鹤受到如斯攻击仍是毫无动摇。

钟文泰的剑气一靠近黄仲鹤,立刻被黄仲鹤体内的真气给抵消,别说要砍中,要碰到他的身体也很难。

这些招数,全都是太清道人所创的太玄神功。

“如师傅所说的,你真的比我更有修习太玄神功的资质。”钟文泰不禁感叹,说:“师傅说,他以前有考虑过将太玄神功传授于你。”

说到黄仲鹤,原来和太清道人有些渊源。

这可要说得更早的时候,是四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当时太清道人年纪已经有好四十几了,而黄仲鹤才二十初岁,当时的他也已经满脑贼念头,就想着称霸武林。

他听说太清道人仍没有弟子传人,当然不会放过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费了好一段时间,好不容易找到太清道人,想因此拜他为师。

但太清道人看了看当时的黄仲鹤,点点头说了声资质不错后,居然一口拒收黄仲鹤这个弟子。

黄仲鹤被这么莫名其妙的拒绝,当然很是气愤,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我资质不错吗?

但太清道人的怪脾气有谁料得到,在黄仲鹤打算再求他一次时,太清道人早已不知去向,之后太清道人飘忽不定,一直到现在才知道十年前居然收了这个弟子。

但黄仲鹤不知道的是,其实太清道人对于拒收黄仲鹤这个徒弟感到万分惋惜,他知道此人野心极大,不可栽培,但比之钟文泰,黄仲鹤是一个更好的材料,这么错过一个好材料,真的很可惜。

这件事情只有钟文泰知道,当然是听自于师傅太清道人的口。

“但师傅说不能让你学,那你就没有学这个武功的资格!”钟文泰脸色严厉,看着黄仲鹤这么用着自己最敬仰的人的毕生杰作,可让他非常愤怒。

但愤怒的岂止钟文泰一人。

在下一瞬间,钟文泰只感觉呼吸困难,身上似乎有几处受到攻击,这次可真的被黄仲鹤打飞。

钟文泰被打得几乎失去意识,在着地时脖子几时被黄仲鹤一掐,就这么碰不到地上。

钟文泰感到浑身不适,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体内乱窜一般,接着痛苦的吐了几口血。

“那你凭什么认为我没资格学太玄神功?凭你现在的狼狈模样吗!”黄仲鹤被钟文泰激得大怒,满是皱纹的老脸狰狞异常。

“只有我才是最强!你这太清老头的传人又怎么了?太玄神功还不是练得不及我?”黄仲鹤提起钟文泰,钟文泰只觉脚下一片清凉,低头一看,原来脚下尽是深不见底的山谷,只要黄仲鹤的手一松开,钟文泰便立刻摔得粉身碎骨。

钟文泰抬头,但不是在看黄仲鹤。

他看的是黄仲鹤身后的尸首。

唐亮为了复仇费心费力的想得到太玄神功的力量,却被黄仲鹤抢先一步,死在仇人的手下。

接下来,就是一大堆武林高手的尸首,有的人钟文泰依稀听过他们的大名,他们有的是某门派的精锐、某门派的长老副掌门,甚至是名震一方的大侠。

但他们都死了,死在巫山山道上。

死于至高无上的“力量”之下。

但现在,只有钟文泰和黄仲鹤的身上才有这种力量。

这就是所谓的一将功成万骨枯吗?大家为了什么而把命送在这里?

为了太玄神功?为了一报血仇?为了振兴门派?为了至高无上?然后为此生灵涂炭?

若太清道人再世,他又会怎么想?

为、什、么、这、些、东、西、一、定、得、用、血、来、换?

钟文泰这时眼珠一转,盯着那掐着自己的手。

那老手的手背有道红线,突兀且形状诡异,那红线就这么缠绕着手臂,往袖子内延伸而去。

钟文泰这时好像想起了什么,举脚在黄仲鹤的左肋以不轻不重的力道踢下去。

这一踢虽然踢得轻描淡写,但却踢得黄仲鹤脸色大变,仿佛左肋处被雷劈到一般。

“呵呵……别侮辱我的师傅……”钟文泰含血微笑,眼睛彼有深意般的盯着黄仲鹤。

或许唐亮死前说的弱点,就是这个。

黄仲鹤痛得脸色比每个时候都还要扭曲、狰狞,还被钟文泰这么一笑,黄仲鹤怒吼一声,掐着钟文泰的手即刻松开。

“去死吧!”

钟文泰微笑的看着天空,周围的一切慢了下来。

因为他作了个决定,这个决定以前的他可是万万不会想起的。

“师傅……对不起了,这次我要走我自己的路……”钟文泰下坠,往低处的谷底下坠。

但内心却下了某个决定。

 

如果我死不去的话,就这么做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传说.绝迹江湖 (最后的最后)

 

在当天,江湖上的人们都称那天为“血镇巫山道”。

上百位高手,无论是锦衣卫还是绿林侠客都上了这座山,但只有不到十人活着下山,其中有几位下了山后从此变成了废人。

原本是为了寻找太清道人遗留下来的太玄神功,以壮大江湖声势,不管是为了大局还是为了个人利益都好,这些人劳碌奔波,打打杀杀让整个江湖不得宁日了整整半年之久,不但连太玄神功的皮毛都没有见到,还让许多高手都命送在这场风波里,绿林侠客,盗贼的声势因此日渐式微,各派各帮要回复元气的话可要花上好长一段时间。

当天在山上发生了太多太多事,有些话成了诅咒般,啃噬着黄仲鹤的下场。

钟文泰说黄仲鹤不配使太玄神功,果真说中了。

太玄神功其实要修炼起来不难,对钟文泰、黄仲鹤这种资质不错的材料来说,更是易如反掌。

但太清道人之所以只让钟文泰修炼太玄神功的基本功的原因,是因为太玄神功的上层招式难不在修习,难在使用。

每一招每一式都对基本功要求很高,没有扎实的基础,要使出这些招式固然可以,但对使招的人来说依旧保有一定的风险。

钟文泰的基本功修炼了整整十五年,使起太玄神功的招式只需一段时间就可驾轻就熟,只是当时时间太仓促,固然还没练熟,所以还是使不好。

黄仲鹤一直求最强,太玄神功的基本功也只是随便练一练就算了,然后便一直潜心修习更高级上层的武功,虽然练得快且强,但基础仍旧不足,使起这些招式对黄仲鹤来说还是有些吃力。

不只是唐亮发现了,钟文泰更是清楚这个道理。

当天在山上的那一踢,虽然钟文泰还是被黄仲鹤给丢下谷底,但黄仲鹤下了山后,气窍居然被钟文泰这一踢踢废了,从此武功尽废,别说太玄神功了,就算自己自创的剑法拳法也使不起来,完全变成一个废人。

另一句诅咒着黄仲鹤的话,是唐亮说的。

唐亮说的“坏一点的结果,就算我终生变成废人,就算不是我亲自动手也罢,反正在我的计划里,你还是得死!”还真的见鬼般实现了。

原来唐亮在被黄仲鹤重伤后,除了在最后关头出来与黄仲鹤对峙以外,还做了一件事。

世代为官的唐家,在几天后收到了一封血书,血书的执笔人,自然是唐家四少爷,唐亮。

 

杀我者,济南黄仲鹤也!

唐亮绝笔

 

这血书简简单单的交代一切,就在黄仲鹤回到自己武尊门的武馆,打算收拾自己徒弟伤亡惨重的烂摊子,才第二天,武馆立刻被官兵围剿,这时的黄仲鹤早已成了废人一个,只有坐着任人宰割的份。

在这之后,江湖陷入一阵前所未有的宁静,但这宁静却是上百条人命换来的。

在这时,已故奇才,太清道人的坟墓前,又聚集了两位高手。

这两位高手皆上了年纪,一僧一道,若旁边有其他武林人士在的话,一定会好奇不已。

到底是什么东西把这两位高人引来这里。

两位老者拿着手上的书信对望,接着微笑的摇摇头。

这两位老者,僧人便是少林寺的方丈,苦光大师,而道人便是当今武当派的掌门,靖山道人。

这两位响当当的大人物,竟在同一天收到这书信。

要知道武当山和少室山距离相当的远,要同时把信送到门上,除了派遣两人同时送信以外,要一个人这么做几乎是不可能。

“若是那个人的话,就有可能。”靖山道人,回想起那个身影。

“普慧那孩子也这么说了,那此话不像有假。”苦光大师看着太清道人的坟墓,两人以前还有一点交情,对着个老前辈只有敬仰的份。

“方丈、掌门前辈,你们都准备好了吗?”一道年轻的声音,在两位老者的身后响起。

两位身怀绝世神功的老者居然无法知道这声音主人的踪迹,对传言只有更加相信的份。

“嗯,我们都准备好了。”两位高人同时从怀里掏出一本书,这两本书,又是两件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宝物。

 

当天,在太清道人的坟墓前,两位高人,和一位年轻的少年把三部书经烧了,并一起立了一道重誓。

从此,世上再无易筋经、再无太极真武功,更没有所谓的太玄神功。

“师傅,请恕我擅自作决定……”钟文泰说这话时却没有愧疚的语气,眼神内蕴藏着某种自信。

“侠亦可侠,即使没有绝世神功,只要心存正气,就有侠之大者的存在!”钟文泰把茶杯一横,茶水洒在太清道人的墓前。

“就让真气、气窍、轻功、神功什么的,都成为历史吧!”接着,钟文泰的脑子里只想着,柴家村的农家生活。

在这之后的几十年,人们依稀知道,以前曾经有日行千里,单手可举千斤物的武功,但他们知道这已经不复存在。

世代变迁,一直到清朝之后,这些所谓的神功什么的,就完完全全的,变成了毫无人知,毫无人晓的东西。

从此,这些东西,就这么成了传说。

(全文完)

Views: 36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