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钟文泰的推测对的话,那么自己日盼夜盼的东西就近在眼前!

“我问你们?你们为什么会来到巫山?”钟文泰扫视围攻的人马,问道。

“哼,江湖上的消息不是一直在传吗?传说中的太玄神功就在巫山里面,大家都知道,别说你不是来抢武功秘笈的!”其中一人大声说道。

果然如此,钟文泰暗想黄仲鹤果然到处放消息,还一次引来那么多高手。

在当下高手面前,钟文泰和山县冈昌两人的气焰,也维持不了多久。

先前使飞刀的女子再发飞刀,众人趁着飞刀的掩护,全都攻了上来!

劈头第一人挥拳往钟文泰打来,钟文泰在往左闪开飞刀后,伸掌与那人的拳头硬碰硬,只一声巨响,两人同时退开了好几步。

“好强!”钟文泰被那刚猛的一拳震得手臂发麻,几乎快握不了拳。

但没时间理会那么多了,挥拳的人被打退后,一个人以剑补上,往钟文泰的左方刺来。

另一人挺起手上的斩马刀,往钟文泰的头顶劈来,另一人趁着人多势众。也打了一枚金钱镖,往钟文泰的方向袭来!

钟文泰见斩马刀使得迅猛有力,自然不敢与之硬碰硬,往较为空旷的右边一拐,伸手接下金钱镖后,往以剑攻钟文泰左方的人打去。

钟文泰的暗器功夫不到家,打不中使剑的人,但也可逼得那人以剑挡镖,化去攻势。

但钟文泰不知金钱镖不止一枚,伸手接下一枚后,另有两枚分别打中他的右腿及左肩。

这两枚飞镖劲力不小,直打得钟文泰腿和肩膀发麻,一时之间难以行动。

钟文泰只觉左臂一阵火热,手臂上早已被剑划出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钟文泰越打越急,如果这些人轮流出来和他单挑的话或许还有得拼,但现下大家都把面子往边摆,为了神功统统着了魔,只怕杀不死钟文泰,全都一起上。

山县冈昌则是越战越猛,那么多高手齐上,早已让他忘了情势的险恶,所有高手都不是一刀就可解决的狠角色。

这东瀛剑客身上早已多了几道伤痕,但他早已经统统无视了,对他来说,就算战死在这里,也不重要了。

死在这里的话,他是以武者的骄傲身份战死。

如果死不了的话,他将是名留千古的大剑豪!

山县冈昌豪气大气,大喝一声,一刀将两个人腰斩。

山县冈昌使出毕生绝学,抓起太刀猛力一挥,原本往山县冈昌劈来的一柄斧头,被可怕的刀劲反震而开。

许多眼花缭乱的兵器杀到,山县冈昌举刀一挡,这么轻描淡写的一横刀,挡下了所有攻击,居然没有任何人奈何得了他。

山县冈昌太刀再度砍出,鲜血飘散,霸刀蛮横!

钟文泰想的完完全全不一样。

在吃了第一剑过后,钟文泰频频失手,早已受了许多伤,呼吸急促,身手也不及之前敏捷了。

可恶!如果师傅又在的话,这些人根本都不是问题!

钟文泰在混乱之中,能挡则挡,能打则打,早已不若之前的气势,逐渐处下风。

“这家伙很强。”钟文泰一个转身,飞刀微微的削断他的头发,双手抓着一枚铁棍,手腕一拧,居然夺不去那武器。

“这家伙也很强!”钟文泰只得改变计划,双手蓄力一扯,把那人给拉扯过来,挡去一边的空隙,使得受伤的地方减到最低。

“每个人都好强!”崆峒派的枪手再度发枪,往钟文泰的面门刺来,这一枪来势汹汹,钟文泰一时难以闪躲,只好双手接着枪头,手掌鲜血直流。

真是强者云集!

钟文泰常常看见太清道人在叹息,虽说现在是太平盛世,但江湖上高手已经伤亡殆尽,神功失传,再也没有杰出人才。

杰出人才,武功高强的人绝对不会少……

师傅啊师傅,江湖上凋零的不是武学高手,而是身怀侠义之心的侠客啊!

这时,一人挺剑,趁着钟文泰卖出一个极大破绽,一剑往他的头上劈来!

“钟施主小心!”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熟铜棍驾到!

“普慧!”钟文泰欣喜若狂的叫道,双手的痛楚早已不见了。

普慧在人群中急忙运气熟铜棍,帮钟文泰挡下那一剑。

徐光急忙抢到钟文泰的身边,来不及拔剑,空手以太极劲化开从后方偷袭钟文泰的一拳。

“武当少林的人?”众人一见普慧的棍,和徐光的太极袍,即刻认出两人的门派源自何方。

“……”普慧和徐光两人抢来救援,见众人围攻钟文泰,知对方一定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当下并不回答,只是沉默以对。

“现在什么状况?”徐光悄声问道。

“他们还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只道我和那倭寇是同一伙的。”钟文泰暗指山县冈昌,在场的每个人因为徐光和普慧的加入而停了手,山县冈昌也垂下太刀,但绝对不是打累了想休息一下。

现下终于有援军加入,但情势依旧不会乐观到哪里去。

山县冈昌大量这两位钟文泰的朋友,心想钟文泰这两位朋友也是有趣。

“徐光、普师弟,帮我一个忙。”钟文泰心存戒备的扫视四周,嘴里悄声说道。

众人退开几步,不过仍以半圆将四人围起来,见钟文泰和普慧徐光两人窃窃私语,心想这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这时,钟文泰一个大喝,左脚抬起。

众人戒心仍存,看着钟文泰动手,全部人都一齐冲了上来!

普慧仗棍用力一扫,把人们扫开好几步。

钟文泰趁着这个空隙,连忙往山洞的方向奔去!

几位声带暗器的人看见了,急忙把手上的暗器纷纷打出,却被早有预谋的徐光以剑接了下来。

“各位江湖前辈,赏脸的话,和我们两位晚辈交手如何?”徐光行了个礼,微笑说道。

 

外头还不时传来打斗声,虽说是一时的权宜之计,但钟文泰希望能因此拖着那些高手。

不一会的功夫,钟文泰早已奔进山洞了。

这山洞因洞外的阳光照射而明亮,但在晚上肯定会一片黑暗。

因为环境明亮的关系,钟文泰得以看清楚山洞里的样子。

这洞不算深,却也空旷得很,一些地方生了苔,不过没有什么多余的岩石,大致一看,这山洞也可供人栖身。

钟文泰走到山洞的最深处,这时阳光早已照不进来,钟文泰只觉一片黑暗,只得伸手去摸石壁。

这么一模,钟文泰可吓呆了!

“这个纹路……”钟文泰细心的感觉石壁上的凹痕,却摸出了一道道的纹路。

这个纹路,钟文泰终身也不可能忘记。

是太玄神功的经脉图!

钟文泰又惊又喜,伸手在石壁上到处摸了摸,一直强记在心的太玄神功,全都被钟文泰回想了起来!

“不,不对,这些经脉图居然比较……长?”钟文泰细心的摸索,发现这些经脉图居然还有下文。

完全把太玄神功记在脑袋了的钟文泰很清楚,这些多出来的经脉图绝对不曾出现在钟文泰的心里!

“难道……师傅之前没把太玄神功完全教附于我?”钟文泰暗自猜测,随即在地上坐了起来,闭目运气。

前段部分的经脉图钟文泰早已全记了起来,再加上后来附加在石壁上的经脉图也只有那么一点,使得钟文泰一下子就记起这些多出来的部分。

照着石壁上的纹路专心运气,钟文泰突然感觉一阵精神气爽,全身上下的伤好像没有之前那般痛了!

“呼……这……”钟文泰惊讶得一时无法专心运气,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太玄神功……

 

在此时,山洞外头。

距离钟文泰进入山洞,已经快一个时辰了。

徐光和普慧,还有山县冈昌共三人立抗这一群武林高手,徐光和普慧两人使出看家本领,和众人战得不相上下。

普慧以棍收着全身上下的要害,沉稳的坚守阵地的同时也在伺机反攻。

徐光同样不敢急进,以太极剑画圆护着全身,只有山县冈昌一人仍是以不要命的猛攻,再度砍倒了几人。

就在这时,包括徐光普慧两人在内,大家都再度垂下武器。

在场的高手们这么做,是因为他们察觉到一个更危险的存在,这么做只是一个本能般的反射性动作而已。

山县冈昌这时也感觉到,那凌驾于自己的气。

或许是气,或许不是。

比之山县冈昌的杀气,那股气更加的“真实”,不似山县冈昌的杀气那般抽象。

那是,真气。

武林高手最引以为重的,真气。

“怎么大家都来了,巫山真热闹啊?”黄仲鹤无声无息出现在打得难分难舍的人群中,完全没人知道他怎么来的。

黄仲鹤身上的白袍上染了血,红了一片,黄仲鹤脸上也有些血,让他的老脸看起来多增了一些狰狞的感觉。

“果然,这老匹夫比钟文泰还要早个几天发现了太玄神功!”徐光心道,额头冒出一滴滴的冷汗。

“这就是太玄神功吗?”普慧头一次感到恐惧。

众人心头一凉,全都不敢轻举妄动,仿佛看着一只巨大的毒蛇一般,生怕只要稍有些动作,就会被这只可怕的毒蛇吐信,夺去性命一般。

“我,是当今最强……”这种大言不惭的话,恐怕只有黄仲鹤有自信这么说。

 

请多多指教。


(待续) 

Views: 26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