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ásná duše's Blog – August 2016 Archive (6)

夏元瑜·孔子的胡子

提起古人的相貌來,真是難講,佛經裏雖說過釋迦牟尼是丈六金身,可是按諸常情可也太怪了。就算以最小的漢尺來計算,一丈六也折合三百五十二公分,弟子問道時,豈不要爬上梯子。至於耶穌的容貌,在新約的四福音書裏全都沒講過半句話。只有現在存在土倫天主堂裏的那塊聖殮布上所存留的人影(與照片的底片相似,黑白與實物相反),可能是耶穌的真容──如有許多讀者願意聽聽,我也說得出來。現在姑且按下不表。

夫子的容貌

咱們的聖人是孔子,他老人家是怎麽個相貌在論語中沒有講。所有的記載全是距夫子生時數百年之後的。我舉出些例子來,諸位您細看看,可有這樣的人體沒有?

史記孔子世家,“生而首上圩頂”──頭上當中窪下去。…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ugust 26, 2016 at 9:37pm — No Comments

愛亞《三弦》恢恢

他,算得是個俊俏的小夥子!黑皮夾克配穿著褪了色的牛仔褲,頸間飄逸地掛著白圍巾,長而微卷的發,襯著一張年輕又稍帶傲氣的臉。呃,他算香蠟是個俊俏的小夥子!

這時,他正走在一條小巷中。天已黑,巷子靜悄悄的,水銀街燈懶巴嫩巴地閃出清光。遠遠的路那頭,一個守望相助的亭子虎咧咧地怒燒著盞紅燈;亭旁,兩個女孩迎面向他走來,都低著頭,穿著打扮就是那種普通公司上班的小姐模樣。他朝她倆望望,正打算擦身過去。

正打算擦身過去,突然,一聲女子的尖叫,嚇得整條窄巷顫抖起來。女於中的一人緊緊拉抓住他的衣襟,而另一名女子則一邊飛身向守望相助的紅燈奔去,一邊以更狂烈的銳音吼著:“強盜!強盜!搶錢啦——”…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ugust 26, 2016 at 3:36pm — No Comments

愛亞《三弦》打電話

第二節課下課了,許多人都搶著到學校門口唯一的公用電話前排隊,打電話回家請媽媽送忘記帶的簿本、忘記帶的毛筆、忘記帶的牛奶錢……

一年級的教室就在電話旁。小小個子的一年級新生黃子雲常望著打電話的隊伍發呆,他多麽羨慕別人打電話,可是他卻從來沒有能夠踏上那只矮木箱,那只學校給置放,方便低年級學生打電話的矮木箱……

這天,黃子雲下定了決心,他要打電話給媽媽。他興奮地擠在隊伍裏。隊伍長長,後面的人焦急地捏著銅板,焦急地盯著說電話人的唇,生怕上課鐘會早早的響。而,上課鐘終於響起,前邊的人放棄了打電話,黃子雲便一步搶先,踏上木箱,左顧右盼發現沒人註意他。於是抖顫著手,撥了電話。

“媽媽,是我,我是雲雲……”…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ugust 22, 2016 at 9:38am — No Comments

愛亞《三弦》口信

小路那頭響起一聲震耳的撞擊,是一部被夜色欺侮了的機車,遠遠望去,翻覆了的機車車輪猶自轉動著,而黃色的方向燈也仍掙紮地閃亮,一明一滅,一明一滅……

他,一名過客,奔向距離機車十幾步遠的倒地騎者。清明的月光下,一張中年的面額正攪拌著驚俱與痛楚的血。他輕握傷者的手,夜色將血水吸吮,濃濃地湮漫在黃土路面上。

“如果我遭遇不測……”傷者開口說話:“請,請把我袋裏的信封送到鎮上。育英路,八號,找林玉妃,告訴她我愛她。”

鎮上,育英路,八號,林玉妃,他記好。

“我皮夾裏有身分證……”傷者又說。…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ugust 20, 2016 at 9:55pm — No Comments

愛亞《三弦》一座落地鏡

我,三十一歲,工作穩定,收入豐厚,性行良好,尚未成家。

雖說沒有結婚,對象倒是有的,那是我一個朋友的妹妹。我們的交往很平凡。反正,就是那麽回事。見多了就熟了,熟了,偶爾就一起去爬爬山,看看電影,工作累了,抄起電話打的也是她的號碼,就是這樣了。

我倒沒怎麽放在心上,雙方家長卻緊張起來了。父親讓我早做決定,母親竟天天去逛街看起首飾來了。我心裏著實覺得遺憾,因為這份感情並沒有什麽羅曼蒂克,也缺少轟轟烈烈,但想想自己都三十一了,女孩也還不錯,便答應“過了秋天再說”。…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ugust 10, 2016 at 11:00am — No Comments

愛亞《三弦》雜記三題

紅頭巾

她輕輕落坐我身旁時,我只望見她紮了一條紅頭巾。天太冷,有許多女子都戴頂小帽或紮了美麗的頭巾。我沒有多留意她,忽然,在司機頻頻胡踩煞車的同時,她隨車搖擺的頭巾下傳來奇怪的細微聲音,是歌聲呢!

為什麽一陣惱人的秋風——

聲音太古怪了!使我忍不住用余光去掃了她一眼,唉!是一張乾枯澀皺的臉哩!少說這個“她”也有六十歲了!她豎滿縱紋的薄唇一下下啟動著,竟然能記憶清楚地唱著歌詞,還唱得滿高興的!她,該不會是精神有毛病吧?

唱了一陣,她忽然掉轉頭來用乾嘎的喉嗓對我說;“高淩風實在不錯,你喜不喜歡他?”…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ugust 2, 2016 at 8:30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