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十一歲,工作穩定,收入豐厚,性行良好,尚未成家。

雖說沒有結婚,對象倒是有的,那是我一個朋友的妹妹。我們的交往很平凡。反正,就是那麽回事。見多了就熟了,熟了,偶爾就一起去爬爬山,看看電影,工作累了,抄起電話打的也是她的號碼,就是這樣了。

我倒沒怎麽放在心上,雙方家長卻緊張起來了。父親讓我早做決定,母親竟天天去逛街看起首飾來了。我心裏著實覺得遺憾,因為這份感情並沒有什麽羅曼蒂克,也缺少轟轟烈烈,但想想自己都三十一了,女孩也還不錯,便答應“過了秋天再說”。

夏末,我在表妹的婚宴上認識了呂文媛。她是個活潑輕巧的女孩,明眸皓齒不說,那一份獨特的氣質更使我心折不已!我盡量制造機會和呂文媛見面。我喜歡她!我覺得她才是我理想中的對象!

有一天,呂文媛問我;“聽說你跟一個女孩在談婚嫁,什麽時候請我吃喜酒?”

我知道該來的終於來了,於是我向她剖示心跡,並告訴她,我對那另一個女孩並沒有很深的感情。呂文媛很大方,她說希望能認識那個女孩,做個朋友。在千般推倭,萬般無奈的情形下,兩天後我帶著呂文媛去了那女孩家。

女孩笑靨可人地接待我們,毫不以我帶著漂亮摩登的陌生女子去她家為忤。呂文媛和女孩很快熟稔了起來,她興致勃勃地觀看女孩在廚中純熟的燒洗切煮,又訝異讚羨地將女孩縫制的衣裳、鉤織的手藝拿來向我霎示,還把女孩精心黏貼的相薄翻給我看。在相薄上。我知道女孩會會計,念書時是模範生,還參加鄉公所辦的救護、插花、防身術等訓練。我不知道外表木訥的女孩懂得這麽多!吃飯了,女孩將添好的飯先敬父親,再敬母親,然後才輪到我和呂文媛,我又見她將一小鍋肉粥熬得爛爛的,放在窗臺處風涼。她說,是等祖母睡醒給祖母吃的。

臨行,女孩在家屋旁的菜園裏捉蟲,沒有送我們。呂文媛和我漫步在小街上,忽然她說:“你家是務農的,你自己是做生意的,女孩會會計,可以幫你處理公司賬務;女孩又會田作,可以幫你家裏。如果以後有了孩子,她又會燒洗又會縫紉。你看,她多麽適合你!何況,她脾氣溫和,風度優雅,又知道孝敬父母長輩……”

走到小街上一處中藥店,那兒有一座長大的落地鏡,呂文媛站在鏡前,我與她並肩站立。我看到高挺、美麗、風采翩翩的呂文媛和一個黝黑、粗壯、面貌平常的鄉下男子站立一起,一霎時,我全明白了!

一個月後我與女孩訂了婚,送訂的行列裏有一面長大的落地穿衣鏡。我要我自己、我的子、我的孫常照這面鏡子,多認識自己。

Views: 10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