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墾雲端藝廊: 戀戀·文物館

不復存在的行業·補碗

還記得那個瓷器敘事嗎?在張藝謀變質於大市場、大卡司、大資金、大製作、大空洞前的好戲《我的爸爸媽媽》。章子怡的那個大碗,因為是心愛的人用過的,破了也千方百計要補好,因為那是記憶,那是一份情深、情長。政局演變,他可能不回來了;大碗是兩人記憶唯一的聯繫。這樣的情懷不復存在;隨那時代而去的,是補碗行業,是惜物的美學。

延續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的墾友也閱讀以下內容 》》


》集體記憶系列
》藝·攝影館

》花·攝影館
》愛墾·趣頻道
》1950年代誕生的,是什麼動物?
》時間凝固,故事還在發生中?
》鉛筆的故事
》中藥的故事
》驛站的故事
》愛墾文創 BIG DATA

》Good & Fond Memory of the Baby Boom Generation
》Video:Kingston·A Memory to Remember
》Video:Kingston·When Red Ballons Fly
》視頻:陳奕迅·背包

》視頻:鐵達時手錶 2012年版

Views: 143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July 15, 2015 at 12:25pm

黃淑華·童年往事 《阿媽的嫁妝》

阿媽的嫁妝
是一台古老的縫紉機
它放在四腳眠床的旁邊
阿媽用它踩踏全家人的衣裳
也踩踏了她的青春歲月

在深夜裡
縫紉機的踩踏聲
陪伴著我
是一段甜美的回憶

縫紉機也走入歷史
但鮮活的記憶
卻不曾蛻去
像一絲一縷的情意
包圍著我

阿媽無盡的愛
溫暖全家人的心
編織幸福
是阿媽的嫁妝---
一台古老的縫紉機

(收藏自 黃淑華臉書, 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4476282645

(照片收藏自黃一鳴博客, http://blog.big5.voc.com.cn/blog_showone_type_blog_id_356456_p_1.html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July 12, 2015 at 5:02pm

滾筒油印機

茉莉·安德魯斯(Molly Andrews)在《形塑歷史——政治變遷如何被敘述》(142頁,台灣聯經出版事業,142頁):“......團體所能得到的財務支援,對我來說印象最深刻的,就拿是那種老式的滾筒油印機,握住操縱桿運轉複印時,會在自己的手上留下藍紫色的痕跡。......

有了複印機以後,誰還記得滾筒油印機這老玩意兒;誰還記得那把要出版的內容寫或畫在蠟紙上的手工作業?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July 1, 2015 at 3:33pm

牽手,已經成了歷史名詞?

讀了一首關於“牽手”的新詩

忽然驚醒過來;“牽手”這一度被人類視為

男女之間一生一世的承諾,

已然成為歷史名詞,逐漸在人們生命中

消失的美好行為

記得從前處處看得見牽手而過情侶、夫婦

各族群、各年紀都有

現在,大家一手握著手機

一手忙著在手機屏幕上滑動

連視線都不留給身邊人片刻

更別說牽手,別說

感受彼此的存在,彼此溫馨的愛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July 1, 2015 at 3:24pm

灰音:牽手

偶然,我牽著你的手,

無意牽起了整個一生一世的承諾,

感受到愛情似你手的溫度如血液,

偶然流遍我的全身。

當我的心害怕別離,

雨夜,你牽著我的手,

你用你的手,急切地,

讓溫度的血液,

在我流淚時,急切地,

從我的心直到整個靈魂,

我的心融化在你的溫度,

仿彿愛情的溫度。

昔日的錯過,

已是過去的舊夢,

如今,新夢自情愛的腦海浮現,

從今以後你我將白首到老,

你我的大手牽起了一段美麗的塵緣,

從今以後你我將相愛到死,

你我的大手牽繫著一段幸福的情愛,

直到你我的生命同行的日子,

抵達一去不回的終站。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June 29, 2015 at 11:46am

走進歷史的錄像帶

老編說,他看見已經走進歷史成了文物的錄像帶,有點激動,因為他在錄像帶昌盛的時代開過製作公司;每回看打帶回頭時,一幕幕在眼前快速閃過,仍有痕跡;現在數碼的年代,從這一幕跳到那一幕,可以選擇直接跳過去,少有這樣一幕幕而過的情景。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June 29, 2015 at 11:31am

Alana Hana·記憶

這個年頭
消失的video
連倒帶的機會都沒有

Alana Hana 2016/6/18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June 29, 2015 at 11:20am

Alana Hana·我的名字叫報紙

我的名字叫報紙
很久以前每天一大早
就會被人類咻~~的拋入大街小巷的每一戶人家
彈跳的功夫真是了得

人類也渴望那一霎那的彈跳
帶來驚喜 
帶來訝異 
帶來愉悅

現在
人類說我老了
不適合再彈跳
於是把我送進7-11的養老院
人類用異樣的眼光看我

Alana Hana 2015/6/2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February 9, 2015 at 2:56pm

李信良·荷蘭水白斬雞 春來了!

際此佳節即將來臨的時刻,回想起從前小時候在鄉下,由於物質缺乏,平常時也吃不到什麼好東西,一個月當中只有兩天可以吃到雞肉,那就是每月的初一和十五,再加上隆重的傳統節日,農歷新年、清明、端午、中秋和冬至,算來一年只有約三十多天有雞肉可吃。

那時候的人們要吃雞肉必須自己動手劏雞,鎮上的巴殺沒有劏好的雞肉售賣。而大日子有雞肉可吃,是因為母親會跟隨傳統每逢初一及十五以三牲拜神。


在那個年代的華人,一般只懂得“拜拜”,對宗教沒有認識,對佛教也一知半解。在新村裏只有一間觀音廟,印象中母親曾在觀音誕時帶過我來吃素。而我們那個年代的小孩甚至大人,都不知道吃素的目的是“不殺生”,而只知道“吃齋求平安”。

那時的素食並不流行,而我們也只知道很難得才有機會吃到雞肉。所以大部分的的孩子都喜歡吃雞肉,尤其是“白斬雞”。最吸引我們小孩子的,也是小孩的最愛,那就是在過年時或大節日才有機會喝到的“獅標荷蘭水”。

荷蘭水就是汽水的俗稱,有“橙味“與“莎示”味道的,“獅標荷蘭水”為“華莎尼”廠家的出品,也是在那個年代是最著名的品牌。而今天“華莎尼”的汽水已經不再以站立的獅子為標誌,包裝也改變了,由玻璃瓶改成了鋁罐或塑料罐包裝。


五十年前我們能吃到白斬雞肉再配上“獅標荷蘭水”飲料,感覺上是多麼的幸福!

今天假如我們要吃雞肉,幾乎天天都可以吃;想要喝汽水。也隨時都可以買來喝。雞的味道和汽水的味道都沒有改變,但是卻再也沒有以前的那種“幸福”的感覺了。(收藏自 李信良8-2-2015臉書 www.facebook.com/sllee.adil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June 26, 2014 at 7:36pm

簡國輝·金竹篙

廟口那些老一輩的人,到現在都還在口述她出閣的排場。

鄉下地方。她的故事是飯桌上的一道很好下飯的醃漬物。

她纏著小腳出閣,粗婢,細婢,跟著走。

嫁妝中有一支很特別的──金竹篙。看過的人都眼睛發亮!

那樣的年代,是個什麼樣的人家要這樣嫁女兒呀!

情形依稀是這樣子的。

她坐的紅轎子一路搖晃。

(Feature Photo: Sedan chair 1 by  Leo Gao,http://500px.com/leogao

紅轎子有一扇通風的小窗口。那些好奇觀望的人,剛好可以從那扇窗口看到她──垂簾裡,低著頭,一副想心事的樣子,聽說沒有出閣的喜悅。

伴著嫁粧的隊伍,長又長,像一條蜿蜒曲折的小路。

始終走在那些老一輩人的皺紋裡,繞來繞去。看不出有出口。

聽說是,她從小被算命的算出──命帶"剪刀柄。

是一種怎樣的無奈啊!這和她乘坐的喜氣洋洋的紅轎子,很不搭調。

令人著迷的是──老一輩人繪聲繪影的金竹篙和"剪刀柄的戰爭──和布袋戲裡白眉道人和李哪吒的戰爭一樣,都是在施放煙霧的緊要關頭,旁白的人輕輕鬆鬆的拋出一句:等待下回分解。

那時,小小的我見到她時,她已經滿頭白髮,挽個髻兒,盤在後腦勺。身體彎的像李鐵拐手裡那根拐杖,窩居在燕子不再來築巢的小院落。

她有一個油頭粉面以賭維生的兒子,和沒有聲音媳婦。

廟口那些老一輩的人,還是會談起她出閣的排場。紅轎子裡的她和現在的她──似乎是不同朝代的兩個不相干的人。

要命的是,我經歷了她兒媳的自殺---。

出閣的排場,繼續蜿蜒在村子的小路上。

金竹篙和"剪刀柄"的戰爭,仍然像布袋戲裡白眉道人和李哪吒的戰爭一樣,繼續沒完沒了的等待下回分解。

不同的是,廟口那一批舊的老一輩人走了,就有新的一批老一輩人,上來頂替。

那個以賭維生的兒子還是一副油頭粉面的樣子。

那個媳婦的墓塚,已經被荒草淹沒了。

當然,我又繼續長大。纏小腳的她,更難得露面了。

多了一雙稚兒,跟著她。我不假思索的又會想起老一輩人口中──她纏著小腳出閣,粗婢,細婢,跟著走。
那樣的年代,是個什麼樣的人家要這樣嫁女兒!

偶爾,從墓塚那頭吹過來的風,輕撫在我臉上,翻過書桌上好幾頁玉卿嫂的掙扎,有說不盡的小院落的滄桑。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April 25, 2014 at 9:35am

Ho Feng·富貴竹

每次我看到街邊或園藝店里擺賣的各式富貴竹,


對這些近乎虐待的嘩眾取寵傑作,

總有一种止不往的疼痛由里及外蔓延開來。

竹原是自在逍遥,中通外直,挺拔勁節,

清畢其外,澹泊其中,超凡脫俗的君子,

但當它沾上浮名富貴,為迎合大眾而扭曲造型,

染色加工,或單枝或組合,無所不用其极,

人們在意的是它除了點綴和裝飾功能,

最重要的作用乃是祈生意興隆,招財好運。

從堆砌成塔中呈現的變形慘況,失掉本相,

只不過都是披給他人的嫁衣裳,


哀絲豪竹內里的委屈又豈是常人能明.......


(收藏自  Ho Feng 臉書

(Feature Photo:Lucky bamboo plant by AshwaQ Salih,http://500px.com/iashwaq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