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博士教你吃榴槤02

再搖一搖,
聽聽看有沒有果實鬆落的聲音。
有的話代表這顆榴槤已經成熟、
正值可以剖開來吃的時候。

Rating:
  • Currently 4/5 stars.

Views: 28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May 9, 2016 at 11:28pm

陳寶兒·大馬榴槤出口商機

被喻為馬來西亞「果王」之稱的榴槤,如今也成功打開了中國市場。據農業及農基工業部長拿督斯裏依斯邁沙比裏早前公佈的資料顯示,今年1月至3月,大馬出口170萬美元(612萬令吉)的榴槤到中國。

大馬榴槤出口商公會秘書長黃奕順鼓勵我國榴槤園主,向大馬農業部申請良好農業規範(GAP)認證,成為合法的中國出口榴槤供應商。

他指出,中國商檢局規定大馬出口到他國的冷凍榴槤的數項條件當中,其中要求其果肉來源,果園必須具備大馬農業部的良好農業規範認證。

他解釋,若有園主向農業部作出該項認證的申請,有關當局會派遣官員前往作出多方面的檢驗,包括水果品質、種植環境等。若果園獲其認證批準,園主才能把榴槤賣給加工廠,並加以加工再出口。

需2個月完成檢驗

「中國對這項要求非常嚴格,它要檢驗大腸桿菌、種植過程、數量、土地或果肉,是否殘留重金屬成分,分分鐘需要2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檢驗。」

他強調,成為榴槤出口供應商的2項步驟,分別就是有農業部批準的良好農業規範認證,以及尋找同樣為中國商檢局的9家榴槤加工廠。

黃奕順表示,我國農業部長為冷凍榴槤設置二維碼防偽標籤,大大提升中國客戶對我國榴槤品質保證的信心。

他提及,由於出口到中國的榴槤需求量日益增多,有許多未經過檢驗或加工的榴槤,就被非法地運送到中國。

為此,他指出,我國出口的冷凍榴槤現在就增設追蹤系統的二維碼防偽標籤,外國客戶可透過包裝上的標籤,到大馬農業部官方網站上瞭解,並發掘口中榴槤的「家底」。

「就是說,就算中國人不懂分別榴槤品種,但是大馬農業部就為它做了保證,這就是貓山王。」

防偽標籤品質保證

他說,首相對華特別大使丹斯裏黃家定在去年中國南寧東盟會的開幕禮上,為該冷凍榴槤的防偽標籤推介,不但增加中國人對大馬榴槤的信心,今年訂單確實如期增多。

黃奕順表示,我國農業部長為冷凍榴槤設置二維碼防偽標籤,大大提升中國客戶對我國榴槤品質保證的信心。

他提及,由於出口到中國的榴槤需求量日益增多,有許多未經過檢驗或加工的榴槤,就被非法地運送到中國。

詢及如何看待我國出口榴槤到中國的未來趨勢,他則笑著回應,若中國有10%的人都吃榴槤,那時就會發生大馬人自家沒有榴槤吃的情況。

他提及,除中國以外,有許多國家如美國、澳洲等都也正在作榴槤供應的需求。大馬現在就已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為此,他鼓勵園主向農業部生產認證證明,甚至可以考慮接枝栽種貓山王榴槤品種,以滿足冷凍榴槤出工供應的需求。

冷凍榴槤保留最鮮美味道

黃奕順指出,大馬目前共有9家冷凍榴槤加工廠,分別為一家為液氮冷凍技術工廠,8家急速冷凍技術工廠。

「液氮冷凍技術是把液氮冷凍技術放入-90度的環境30分鐘,榴槤就能夠完全被冷凍。而急速冷凍技術則是在-45度的環境,但冷凍需要6小時。」

「相較急速冷凍技術,液氮冷凍技術更來得昂貴,但其效率確是相對地快3倍。口味是一樣的,是成本和效率的差異。」

他進一步說明,液氮冷凍技術僅需一天的時間,就可把冷凍榴槤裝滿一個半的貨櫃。反之,急速冷凍技術則需要3天才能填滿一個貨櫃。

黃奕順提及,榴槤從樹上跌下來、續後到冷凍、最後則是到包裝,整個過程不花超過6個小時的時間。

「加上榴槤氧化,味道也越來越淡。如此說來,冷凍榴槤更能吃出它最原本鮮美的味道。」

專家補充:今年銷售額料超過300萬

大馬榴槤出口商公會秘書長黃奕順表示,本月份將會有約50個貨櫃的冷凍榴槤被運往中國,預計今年的銷售額將超過300萬令吉。

他指出,中國人民在數年前,開始對大馬榴槤產生喜好,而我國農業部也在與中國政府進行了接近10年的洽談。直到2012年,中國才正式許可大馬出口冷凍榴槤到中國。

他說,冷凍榴槤在2012年的銷售量,就比今年首季的150萬令吉的銷售量來得多。但來到2013年,由於起初對於榴槤的管制不夠嚴謹,發生許多非法流入中國市場的情況。

嚴管非法榴槤流出

「當時走私入國的榴槤,一粒的價格要200令吉,或以每公斤100人民幣售賣。但我們合法包裝的冷凍榴槤則為250至300人民幣左右。」

他提及,值得慶幸的是,我國農業部在去年對於非法榴槤的流出加以管制,直到去年情況出現好轉,冷凍榴槤的銷售量也年年增加。

此外,他表示,榴槤加工品更是在中國受到大眾歡迎,其銷售額是冷凍榴槤的4倍左右。其中包括榴槤蛋卷、榴槤咖啡、榴槤泡芙、榴槤酥,以及榴槤餅等,榴槤起司蛋糕的價位更是高達1000人民幣。

開講嘉賓:黃奕順(大馬榴槤出口商公會秘書長)
電臺主持人:鄧佩銀、蘇進川

(收藏自 2015年07月11日 東方日報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22, 2016 at 8:42pm

王琡華·榴槤樹木簡介及賞樹情報

作者 台和園藝/王琡華

一到夏天,市場上就會出現一種大家都非常熟悉的熱帶水果-榴槤,許多對榴槤的味道如癡如醉的饕客們,每年都在期待這個時節的來臨,第一次初嚐榴槤的滋味是在十三年前的時候,小舅神秘兮兮的從冷凍庫中取出一包黃黃用塑膠袋包住的東西,說這東西是多麼的人間美味,記得只淺嚐了一口,那如瓦斯般的味道直衝我腦門,心裡想:這像大便的玩意你也吞的下去,還說好吃,你腦筋是不是有問題阿!後來年紀漸長才發現,其實榴連那味道,只能用那是屬於大人的滋味來形容,小朋友是不會懂的,那時覺得很恐怖的食物,現在也漸漸變的可以接受了。


榴槤的中文名稱是來自於馬來語Durian音譯而來,Duri為刺,an為語尾,意思指的就是「帶刺的東西」,其性屬燥熱,在泰國是產後婦女常食用的補品,早年其價格高昂,泰國人覺得此種水果可算是上等補品,常餽贈於人,但隨著栽植面積逐漸廣大,榴槤的價格已不復當年,高熱量及高含糖量的榴槤在現代人文明病氾濫下,也被醫師明確建議不可過量攝取。


原產於東南亞的榴槤,有南洋果樹之王之稱,其植株高大,性喜高溫,溫度低於22℃時會停滯生長,通常需栽培多年方能結果,花著生於老枝,果實從生長至成熟需3-4個月,成熟後的榴槤果肉金黃,風味撲鼻,由於榴槤的特殊味道是因為果實成熟時產生硫化物的關係,所以越熟過頭的果實味道越重,許多人無法接受這樣的味道,這道理就跟臭豆腐一樣,因此泰國政府明文規定不論是在飛機、飯店、公共汽車上等公共空間是禁止攜帶榴槤的,以保障不喜歡榴槤味道者不受味道襲鼻之苦。

榴槤樹木簡介小檔案

學名:Durio zibethinus
科名:木棉科
英名:Durian
別名:流連、留連、
用途:食用
原產:馬來西亞、婆羅洲
葉:長橢圓形,葉被密生褐色鱗片
花:花由樹幹生出,為總狀花序,花瓣級萼片各五枚,乳酪色。
果:球形或長橢圓形,表面具木質化之三角突起。 - See more at: http://blog.igarden.com.tw/2006/08/5M60833.html#sthash.RsInps6N.dpuf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22, 2016 at 8:31pm

王蜀桂·熱帶水果皇后「菠蘿蜜」的美味品嚐之道

印度是菠蘿蜜的原鄉,熱帶水果皇后在傳入臺灣三百多年的今天,
至今卻仍未在眾人眼前充分展現其風采;圓潤寬厚的外型包裹著一顆顆黃澄澄的果肉,
等待有緣人能夠淺嚐回味,一消高掛枝頭後墜跌一地的命運。

(photo credit: plants_of_russian_in_brazil via flickr cc



公元前 300 年,希臘哲學家泰奧弗拉斯托斯留下:「有一種樹很高大,結出又大又甜的果實,為沒穿衣服的印度先賢們提供食物。」他說的水果指的便是菠蘿蜜,也因希臘哲人的記錄,大家一致公認印度是菠蘿蜜的原鄉。

在隋唐時,菠蘿蜜隨著佛教傳入中國,當時名叫「頻那挲」(梵文的音譯),宋代以後則改為「菠蘿蜜」。

但菠蘿蜜究竟何時移入臺灣呢?據歷史資料顯示,1645 年荷蘭據臺時便引進,可是直到今天,大多數民眾卻仍不認識它,此事真是令人納悶甚久。

鄭和下西洋,隨行馬歡所著的《瀛涯勝覽》〈占城〉篇中介紹菠蘿蜜:「菠蘿蜜如冬瓜之樣,外皮似荔枝,皮內有雞子(此指如土雞蛋大小)大塊黃肉,味如甜蜜。中有子如腰子樣,炒吃味如栗子。」他的敘述如此詳實地描繪了菠蘿蜜。

自然生態作家劉克襄在《飲食》雜誌談到「菠蘿蜜」,他的見解是:「荷蘭人早年引進的菠蘿蜜,不是最美味的品種;或是無法克服環境的侷限,生出過於瘦小或營養不良的果實,因而難以有美味的肉質出現」。對於他的看法完全點頭同意,因為對菠蘿蜜的初體驗記憶中,就留下壞印象。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22, 2016 at 8:30pm

生態掃描,一窺菠蘿蜜


菠蘿蜜屬桑科,菠蘿蜜屬,因它的果實掛在樹上像鳳梨,又叫「樹鳳梨」;又因它的形狀像牛的蜂窩胃,所以又叫「牛肚子果」。

菠蘿蜜是常綠喬木,樹高可達 20 公尺。花期從 2 月至 8 月;果熟期為 5 月至 11 月。菠蘿蜜的花生長在樹幹或粗枝上,這種「莖花植物」,是熱帶雨林中樹木的特徵之一。菠蘿蜜的重量,平均多在 5~20 公斤之間,最重超過 50 公斤。

菠蘿蜜有 30 多個品種,果肉分為多漿果和乾漿果兩大類。多漿果的果皮堅硬,肉瓤肥厚多汁,味甜,香氣特殊而濃郁;乾漿果的果汁少,柔軟甜滑,鮮食味甘美,香氣中等,除供鮮食,還可製罐頭及果乾。

由於菠蘿蜜是世界上最重的水果,加上果實肥厚柔軟,香味濃郁,因此也被譽為「熱帶水果皇后」。

當樹上的菠蘿蜜外皮由綠轉黃時代表逐漸成熟可以採摘。
(photo credit: mararie via flickr cc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22, 2016 at 8:30pm

探究乏人問津的種種由來


熱帶水果之王榴槤,異味撲鼻,來臺才二十多年,卻擁有極高的支持度;熱帶水果皇后菠蘿蜜,來臺三百多年,竟然沒有多少人認識它,吃過它的人更少!

探其原因,菠蘿蜜雖在臺灣落地生根,但只有種在高雄、屏東、臺東的菠蘿蜜樹,才能結實纍纍。其他地方的人,沒見過菠蘿蜜的廬山真面目,怎麼有機會吃它的果肉呢!

其次,零星種植的菠蘿蜜樹,多半和長輩鄉愁有關。我最早見到的菠蘿蜜樹,在屏東縣里港鄉信國村,那是滇緬義胞村。想起在美濃看過菠蘿蜜乾,也是附近有滇緬義胞村的緣故,推測菠蘿蜜樹應是他們從家鄉帶來的樹苗,因此果實「生吃都不夠」,怎麼可能對外販售呢!

友人鄉下倉庫原有棵菠蘿蜜樹,卻從未吃過;高雄教育電臺庭院有棵菠蘿蜜樹,果子成熟時令大家煩惱,因為爛熟的果實掉在車上、地上都難處理;還有位朋友在大社老家種了兩排菠蘿蜜樹,也任菠蘿蜜自生自滅。

他們的理由是:菠蘿蜜有比強力膠還黏的白色汁液,如何切開菠蘿蜜果是一個大難題。

此外,菠蘿蜜的品種很多,有的菠蘿蜜果肉並不香甜,還帶股異味,我初次吃菠蘿蜜,就被它奇怪的氣味嚇到。後來在越南姐妹的家中,吃到香甜美味的菠蘿蜜,才讓我對它的印象徹底改觀。

將種子和果肉剝離後,黃色的果肉可以直接食用。
(photo credit: mimolag via flickr cc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22, 2016 at 8:28pm

菠蘿蜜成熟時,果肉摘取的秘訣


掛在樹上的菠蘿蜜,什麼時候可以採摘砍下?摘下的果實馬上可以吃嗎?對臺灣人來說,所有的疑問,答案都是一片空白。有個排灣族的友人,家中有棵菠蘿蜜樹,儘管每年樹上掛滿果實,竟從未吃過,原來是不知何時成熟,也不知如何吃。

其實菠蘿蜜的外皮,由淡綠色轉為土黃色,再摸摸它的外皮有點軟,就可以摘下。不過菠蘿蜜並非現摘現吃,而是要等待個幾天。

剖開的菠蘿蜜可以看見內部由許多小果聚集而成。
(photo credit: plants_of_russian_in_brazil via flickr cc


菠蘿蜜是東南亞人最熟悉的水果,他們都有祖傳撇步用以摘取果肉。最普遍的做法是將刀子抹油(沙拉油、椰子油都可以),剖開菠蘿蜜一分為二後,可看見排列整齊的黃金色果肉,宛如一粒粒含苞待放的花朵,靠著白色的瓤絲連結成一體,這也看出它是由許多小果聚集而成,一個個黃色果肉,中間包著種子。

果肉與種子分離的工作不困難,但很耗費時間。這時徒手比較方便,沾在手上的黏液,用沙拉油搓揉後,很容易洗乾淨。

菠蘿蜜種子水煮過後美味程度不輸栗子或菱角,也可做為料理食材。
(photo credit: logrcubed via flickr cc

澄黃香甜的熱帶滋味,入菜也迷人


菠蘿蜜的黃色果肉,長得像小口袋,口感像稍韌的荔枝,鮮食爽滑、香甜如蜜;香味綜合了多種熱帶水果(例如鳳梨、香蕉、木瓜等)的香氣。果肉可以直接食用,也可以製成冰品或沙拉,印尼人的做法則會將果肉沾薄麵糊炸來吃。

但營養價值極高的菠蘿蜜,切記不要和蜂蜜同食,會引起脹氣,嚴重時還會有生命危險。體質敏感的人,最好在食用前,以鹽水浸泡菠蘿蜜果肉,就能快樂享受菠蘿蜜的美味。

菠蘿蜜通常都是大塊頭,對於小家庭來說份量過分充足;幸好它的果肉即使放在冷凍庫,再次解凍後並不會出汁變味,和新鮮現剝時一樣好吃,而種子無論生鮮或煮熟,都可放在冷凍庫保存。

如果時間充裕,還可以自己 DIY 菠蘿蜜乾,將菠蘿蜜果肉放到烤箱內烘乾至水分完全蒸散;菠蘿蜜乾吃起來酥脆爽口、清香甘甜,比任何果乾都好吃。目前在南洋雜貨店或是越南、泰國、印尼小吃店,很容易找到菠蘿蜜乾,價錢更是平易近人。

菠蘿蜜的種子直接水煮,味道比菱角好吃多了,甚至可和栗子一比高下,所以有人煮排骨湯、雞湯時會加入菠蘿蜜種子。其實並不是所有菠蘿蜜種子都好吃,往往菠蘿蜜個頭太小,或果肉非常香甜,就不要奢想有美味的種子;好吃的種子,果肉多半不太出色。

記得我在印尼姐妹做的咖哩中,發現一種從沒見過的植物,樣子像某種瓜瓤,但實在猜不出是什麼瓜來?問了她們,答案竟是菠蘿蜜果肉的瓤絲。後來到印尼小吃店吃飯,也能看到它的蹤跡。我以為她們是以成熟的菠蘿蜜瓤絲入菜,印尼妹妹卻說:「不成熟或有蟲蛀的菠蘿蜜,我們會把它整個切塊,加入咖哩中燉煮!」

而農委會為了推廣菠蘿蜜的美味,編製了食譜提供民眾各式料理做法,果肉做蜜餞、果汁、奶昔、果凍、甜湯、沙拉等;瓤絲則用來炒、炸,都是用成熟的菠蘿蜜為食材。想必來自東南亞的姐妹看到臺灣人把當成水果吃的成熟菠蘿蜜,居然用來入菜,一定覺得很不可思議吧!

(本文取自 2015 年 08 月號鄉間小路)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December 12, 2014 at 11:33pm

秋玲·榴槤,再留連

「離鄉背井來到南洋,吃著榴槤,心肝真歡喜,榴槤香味,陣陣的香味,一陣一陣擱再想起!榴槤呀榴槤,你給阮嘛擱再想起你,你到底在哪裡,走天涯也要找你!」掰唱榴槤歌...

以前,出國的初體驗-先去馬來西亞,然後再到印尼千島嶼,遍嚐榴槤山竹香蕉椰子香;還記得第一次放洋馬來西亞,捏著鼻子吃榴槤,越吃越過癮,然後到忘情的唱「榴槤歌」!

後來每年出國兩次幫辦總有吃榴槤,尤其是法會期間,台灣前賢一到,壇主超愛買榴槤給台灣前賢補充營養;一堆堆榴槤香跟著來,芬芳美味讓人垂涎,彌補鄉愁也追加道氣棒!

榴槤是果王,榴槤美味崇高至上,很多人不敢吃,一吃就愛上它!小時沒看過聞過榴槤吃過,後來自己賣水果,捏鼻子嘗試也不敢吃。出國跟著人家嘗試吃,原來它甜美營養好吃,吃了就上癮還欲罷不能的香味!

南洋人坐月子吃補不是麻油雞,而是吃榴槤補身,榴槤性熱,恰能壯陽助火,產後體質虛寒的人可以吃榴槤,以此作為補品。太「燥」時可用榴槤皮盛水喝消熱,或立即吃山竹化解熱。去印尼後才知榴槤子也可以煮來吃,像菱角香是人間美味;榴槤很醜沒看頭,卻是一點也不浪費!

道傳萬國九州,開荒辦道志在必行,想想以前點傳師出國開荒好辛苦,隨行的我們也要學點傳師那樣,練就十八般武藝出門,要像水一般隨方就圓,要變成無敵鐵金剛....;點傳師吃苦耐勞雄心萬丈,卻教我們超順的吃榴槤進補,吃出了快樂,也開出馬來西亞和印尼一片的道務鴻展!

吃榴槤,讓我想起一個人像榴槤─外表冷硬說話很刺,內心柔軟友愛善解慷慨,此人像極外表刺嘎、內在甜蜜柔軟好吃的榴槤果王!有緣相知,缺點正是優點,我不怕他、願意接近他,就像嚐試吃榴槤,去體會箇中的美味;只有親身接近勇於靠近,才能體會出他是生命中的貴人!

出國幫辦吃榴槤,享受美滋味,真是人間幸福事!如今,雖然無法出國幫辦,但是在台灣的我,哼著「榴槤歌」,百吃不厭細品嚐,回憶榴槤香,道味芬芳,依然像榴槤一樣的再留連,矢志抱道奉行再成品蓮香!(收藏自臉書社團 馳騁寬闊的願景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September 30, 2014 at 10:30pm

張佩莉‧水果帝國

對台灣自然觀察作家劉克襄來說,馬來西亞是熱帶水果帝國,也是台灣水果的原鄉,“我來到馬來西亞,感覺像回到水果的原鄉,到了這裡,我才知道,原來芒果是這樣的,原來香蕉是這樣的!”

在馬來西亞旅行時,他看到酒店房間奉客的水果,“無論色澤和體態,總覺得不及台灣的豐腴發亮”,他嚐了一根小香蕉,“味道輕薄,清香不足,反而逼進芭蕉的野氣”,隔天在市場又嚐了一根大香蕉,“原始氣息愈加濃烈,更具體地吃到一種原始和落後”。

但是,他心裡卻感動莫名,還很亢奮,因為這些水果頻頻回過頭來提醒他一件重要的事――體態豐盈滋味醇美的台灣香蕉,或者改良過頭了,過度的文明之氣,淹沒了簡樸的原味!

台灣水果的祖國在馬來西亞,因為在三四百年前,荷蘭人把熱帶水果從南亞包括馬來半島帶到台灣,掀起水果革命,改寫了台灣水果的歷史。只是,幾百年來,水果不斷被改良,於是,劉克襄小時候吃過的味道酸澀的有籽香蕉,“今天再怎麼深入鄉間也找不到了。”他一臉失落地。

所以他說,來到馬來西亞,看到種類遠遠比台灣更豐饒也更平凡的熱帶水果時,他就很亢奮。

透過劉克襄的眼睛,我再次用一個新的角度,去看我們的水果。多年前,看到台灣的愛文芒果、黑金剛、黑珍珠蓮霧和香氣逼人的香蕉時,我常感慨本地農人不思進取,以至我們的水果永遠停滯在某個年代,帶一身土氣和野氣,出不了大場面。但是,當人人都開始說生物多樣性的時候,我矛盾了,然後,我突然發現,小時候吃的水果都不見了。城市裡的大賣場,水果部門看起來琳琅滿目,卻再也找不到釋迦、土番石榴、土芒果、沙梨、蜜蕉仔等等。

更大的變化是,問今天的小孩,你吃甚麼水果?答案是蘋果橙草莓奇異果葡萄梨子甚至藍莓和蔓越莓,本地水果呢,榴槤芒果木瓜香蕉番石榴。再來呢?再來就吱吱唔唔拋不出其他名字了。

這些年來,在競爭激烈的水果市場裡,許多昔日熟悉的原生種水果都淪落到荒郊野外,成了野果,不為現代孩子所識。傳統菜市式微,今天很多城市人連買一根蔥都要往超市或霸市跑,越有派頭的大賣場,本地水果的選擇越是單一化,以香蕉為例,精品超市幾乎只賣貼著美國食品公司Dole標籤的香芽蕉(Cavendish),偶爾也有Berangan或Emas,其他諸如尼芭蕉、牛角蕉、南卡蕉、梅花蕉、蜜蕉仔、有籽蕉等,只能在偏遠鄉區的傳統市集看到。甚麼?香蕉有籽?年輕一代可能難以置信呢!

要邊吃邊吐籽的水果,最容易被市場淘汰。土番石榴,小時候用客家話叫“拔仔”,有小如兵乒球,大的也不過跟網球差不多,不管紅心白心都有籽,今天沒有人要吃了,大家只愛水晶番石榴。香蕉沒籽了,西瓜也沒籽了,要邊吃邊吐籽的釋迦更是近乎絕跡了,幾十年沒看過。

長得不夠好看,也很容易被淘汰,譬如土水蓊,味道甜酸帶澀,不管青皮還是紅皮,看起來都比較小家子氣,沒有人要吃,大家都愛拳頭般大、紅艷艷嬌滴滴的蜜糖水蓊。還有客家人叫“田仔”的土芒果,成熟時香甜帶少酸肉汁澎湃,但沒有改良過的芒果那般漂亮誘人,也沒有人青睞。

許許多多被認為沒有經濟價值的本土水果都被淘汰了,不是被自然淘汰,而是被商業社會淘汰。

改良過的水果人人愛,但是,原生種水果也不應該被唯利是圖的人類淘汰,以至消失在地球上。馬來西亞是熱帶水果的帝國,因為種類的豐饒和多樣化,才成帝國,當許許多多原生品種都消失了,吃來吃去,都是幾個單一的品種,這樣下去,還成甚麼水果帝國啊?!(收藏自27.9.2014星洲日報/輕檔車‧作者:張佩莉‧《星洲日報》副刊首席記者)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August 22, 2014 at 1:27pm

植物學大師也封榴蓮為果王

兩種最叫植物學大師華萊士欣賞的婆羅洲植物,根據他本人的形容,一是“用處最大的竹子”以及“國王榴蓮”。


華萊士(見圖)寫道,他那一代19世紀中的英國人對榴蓮是很陌生的;即使有聽過,也只知道它是南洋原住民所喜愛的一種水果,但它的味道對歐洲人來說卻是無法接受的。反之,他們倒是熟悉並讚賞南洋果后山竹。

不過華萊士認為,山竹類似桃子或葡萄,無法與榴蓮相提並論;實際上,因為榴蓮的特徵太有強烈個性了,實在很難與所有其他的水果比較誰優誰劣。

給歐洲人做南洋植物學功課的華萊士這麼形容榴蓮:果狀圓形或稍微的橢圓形,青色,體積像個小西瓜,果殼滿佈堅刺。這些堅刺底部連在一起,呈六角形狀。萬一果柄掉了,要赤手拿起榴蓮,尖銳的堅刺還真的讓人束手無策。

他說,榴蓮結在高大似榆樹的林木上,可是因為果殼夠厚夠結實,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也不會裂開。要怎樣打開這厚實、神秘而棘手的果殼呢?細心觀察可以發現從果子尾處到頂部有五道很細微的線條,那是果莢的縫合點。一雙有力的手加上一把大刀,沿著這線路就能把榴蓮打開。打開的榴蓮成五瓣,各有大約三粒果肉,果殼內部素白如絲綢。可吃的部分就是這乳黃色、凝固的果肉。

初吃的人要怎樣形容這榴蓮呢?華萊士說,它就像強烈杏仁味道的果凍;有時,味蕾會告訴你,它像洋蔥醬、雪莉酒、乳酪或其他不協調的食物。它既非酸味、甜味又沒果汁,但它是完美的國王,根本就不需要這些品質。開始的時候,有些人起初對其味道可能會覺得不舒適,可是很多人吃過以後,越吃就越想吃。

“事實上,”華萊士說:“就為了吃榴蓮這令人感動的新體驗,也值得跋涉一趟到東方。”

華萊士還說,如果他可以選擇,他會封榴蓮為果王,橙為果后;因為榴蓮提供了無以倫比滋味的食物,而橙的酸甜果汁能有鎮靜的清爽作用。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August 18, 2014 at 6:37pm

2013年,是紀念華萊士逝世一百週年的特別年份。全球熱愛婆羅洲大自然的學人與民眾,出席了由砂拉越大學、砂拉越森林機構與砂拉越博物館在十一月七至八日,假古晉舉行的華萊士國際大會。並重走華萊士在1854年11月至1856年元月在砂拉越大森林裡走過的探險之旅。(見婆羅洲郵報

1855年,也就是在白人拉惹詹姆斯·布魯克的邀請下,探索砂拉越洪荒莽野後一年,正在山都望政府渡假村做客的華萊士,花了三個晚上寫了一篇論文,提出聞名後世的“砂拉越定律”(Sarawak Law)。

此定律說明了: 每一個物種的存在,在時間上與空間上,與密切關聯的物種都是一致的(Every species has come into existence coincident both in space and time with closely allied species)

這個研究結論很有趣,和進化論學者達爾文在《物種起源》中所宣告的“物競天擇”、“弱肉強食”原理,基本上是背道而馳的。

華萊士後來的著作都反復說明,物種之間的互相競爭,其實最終會造成大多數物種彼此間的相互合作;整個地球因而是一個和諧的統一體。

華萊士曾在1848-1852年間在巴西阿瑪遜河流域做過研究。1854年到新加坡,緊接著到砂拉越、沙巴,1856年到蘇拉威西群島、馬來亞半島、東帝汶一帶做研究。

為時八年,路遙二萬三千公里,跋涉過漫無人煙、命運難測的無數蠻荒曠野,採集過十二萬五千個鳥類、甲蟲與動物的樣本,很有趣的是,最令華萊士的兩種植物,居然是婆羅洲森林的竹子與山榴槤

華萊士生前發表過800多篇學術報告/文章以及22部著作,其中最廣泛流傳、翻譯,至今仍然常青的一部書,就是根據他在東南亞探險所寫成的《馬來群島》(The Malay Archipelago,1869)。


2013年,華萊士逝世百年;沙巴有一位年輕企業家劉一章,用他特別的方式來紀念這位偉大的自然學家與生物地理學家,創造了系列以ARW(華萊士名字簡寫)榴蓮王產品,包括榴槤冰沙 、炸榴槤與榴槤酥。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