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and Fond Memories - Dedicated to all those born in 1940's, 1950's & 1960's

Without any maids, our mothers cooked, cleaned and took care of the whole family. They still had time to chat with neighbors.

Everyone had candy floss, fizzy drinks and shaved ice with syrups. Diabetes were rare and aspirin/panadol cured all illness.

We rode adult's bicycle to school, the richer ones had their own mini-bikes. Ironically, we all had problems with our brakes, and after running into the bushes a few times, we learned how to solve the problem.

Prefects were a fearful lot - more fearful than the teachers. Detention class was like going to prison for a day. We had "public canning" in schools.

NO ONE ever won the big prices on "Tikam". It was a scam but it did not stop us coming back for more.

(Original photo from Florence Enau - reproduced by Sarawakiana@2
Photo of Florence and a young Malay Boy in 1967 in Kuching)

Motorbikes were rode without helmets. It was rare to ride a private taxi. Taking a bus was luxury - we either cycled or walked everywhere.

We drank water from the tap and NOT from bottles.

We spend hours in fields under the sun, playing football or flying kites, without worrying about UV ray. It did not affect us anyway.

We roamed free catching spiders and did not worry of Aedes mosquitoes. We kept our spiders in match boxes and ready for a fight anytime.

With mere 5 pebbles, girls played endless games and with a tennis ball, boys ran like crazy for hours.

When it rained, we swam the drains and canals to catch "ikan keli", none of us were dissolved in rain.

We shared one bottle of soft drink with friends, NO ONE actually worried about catching anything.

We ate salty, sweet & oily foods, bread had real butter and sometimes condense milk. We enjoyed very sweet coffee, tea, and "ice kacang" but we were not obese because WE WERE OUT PLAYING ALL THE TIME!!

We left home in the morning and played all day till hunger drove us back home. When needed, our parents knew how to find us. NO ONE actually watched over us and WE ALWAYS WERE SAFE.

WE DID NOT HAVE HANDPHONES BUGGING US. We rode bikes or walked over to a friend's house and just yelled for them!

We did not have Playstations, X-boxes, Nintendo's, multiple channels on cable TV, DVD movies, no surround sound, no phones, no personal computers, no Internet. WE HAD FRIENDS and we went outside and found them!  Our TV was black and white.

We fell out of trees, got cut, broke bones and teeth and we still continued the stunts.

We did not have birthday parties till we were 21, i.e. when we started to take noticed of girls.

We have not heard of the word "Bumiputra". We only knew our friends by names. Their parents were Pak Cik and Mak Cik or Uncle and Aunty.

In badminton, we did not change the shuttle as long as it was in flight. Regardless of how many feathers were left in the shuttle, our game continued but still Wong Peng Soon and Punch Gunalan made us proud in Badminton.

Match-boxes were always "chilly" or "king kong" brand - to own a box of matches from a hotel was something great.

Regardless of whether we could afford one, we always knew Maths tuition was Ringgit Malaysia TEN (10) a month.

All parties were held in the Town hall.

We felt please to see a policeman and we were always edger to tell police everything we saw.

Morris Minor and Volkswagen beetle were on our roads - driven alongside Kingswood, Vauxhall, Opel and Chyrsler. Executives of companies drove Peugeot 504. Japanese cars were considered "inferior". There were no traffic lights only roundabouts.

The whole Kampung came together during kenduri and all took turns to "kacau dodol". Chinese, Indians and Malays were all part of kenduri and all of us spoke Malay.

 

Views: 36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抱抱,看新聞 on April 29, 2015 at 11:06pm

易春秋·筆友

假如我是教育部長,我應該會把「交筆友」這門學問列入必修課程。首先必須釐清「筆友」跟「網友」的差異;最大的不同點當然是使用工具的不同,網路交友就是用一根手指頭點啊點的,再懶惰些就用看的、說的,唯一的好處是可以認識住在千里之外的朋友,但你沒事去認識一個住在印度的網友幹嘛啊?

而交筆友就有學問了,你必須會寫,在寫的過程因為不像電腦啪一下就送出去,容易造成錯誤,而是必須字斟句酌,更有心的還會畫張小插圖。假如你同時腳踩很多條船,還必須把每一封信內容做摘要,以免誤植就糗大了。


(照片及說明收藏自《Lazy Panda》網頁 在網絡興起之前,藉筆書寫信件往來并藉以發展出來的友誼關繋,我們稱之為 "筆友"... 但我想 “筆友” 這個字眼對九零年後的青少年而言則十分陌生吧。我很享受凡是以書信交流的那個年代,甚至認為書信在某方面比時下的電子郵件來得更好,因為藉着郵差遞送,需要往返的時日,等着收信的心情是很特别的。展讀書信,看着受心情牽動的字迹,還有對方選用的圖案信紙,常會带來另一番的趣味。由於我是獨中生,想藉結識一些國外的朋友來提昇外語以及彼此的文化背景,有好些結交至今已近二十年,可說是見證了彼此由少男少女蜕變成為人父母或事業有成的 社會人... 依舊喜歡信件往來但如今已懶得提筆,唯有藉着面書 (Facebook) 來貼近彼此的生活。而你是否也有過那一段筆友嵗月?)


提到筆友這件事兒學問還真不少,如果你是選擇「被徵友」,要如何在茫茫人海中突出就要靠智慧了。俗話說:「人要衣裝,佛靠金裝」,在彼此雙方都不認識的狀態下,筆名特別重要。記得當年紅的發紫的「姊妹」雜誌的徵友欄可就是熱鬧,每個筆名都夢幻的不得了,那個年頭「慕」字當道,男男女女都有這個字,男生最理想的就是「慕帆、慕雲⋯」之類的,你如果取個名字叫阿牛、大虎,等到你死了化為白骨,可能連張輓聯都收不到。女生的名字當然以充滿夢幻為首要,「憶凡、思雲⋯」很熱門,如果想終生不嫁,那就取名阿花、罔市,肯定如妳所願。


有個好名字那才算是起步,「興趣」也挺重要的,當時的徵友欄位會要求填上興趣,而且就限三個興趣,別多填也別少寫。填寫興趣欄位肯定要說謊,比如我容易分心發呆,那就寫上「沈思」;我不喜歡上課,愛看課外讀物,這叫做「閱讀」;沒事我會在村裡亂逛,這無疑就是「踏青」了!


各位瞧瞧,多麼文藝啊!「沈思、閱讀、踏青」,再配上夢幻的令人心酸的筆名,哪個女孩子不想跟你做朋友啊!


也別認為寫上這些虛幻的東西,男女朋友就會像潮水一般的湧來,有時候頂多來一封信,從此消失不見,因為還有個最重要的因素「門當戶對」!又不是相親,準備婚嫁,幹嘛要門當戶對呢?我所說的門當戶對指的是學歷相當,如果你是建國中學的,交個北一女中那就恰當;如果你讀的是高職,認識念普通高中的就算高攀了。當然你也可以扯謊,但是在文字當中就會顯示出你的斤兩,想騙人也必須有兩把刷子。


通常第一封信的問候是比較空泛的,比如說「很高興認識妳」、「妳的興趣跟我一樣ㄟ」、「希望能夠進一步互相瞭解」,諸如此類不痛不癢的話。假如對方回信了,那可能就會問你讀哪個學校?成績如何?未來準備考大學嗎?要回答這些其實並不難,只要掌握「實問虛答」的要領,比如說:「我們學校也沒什麼啦,只是排名比較前面而已」、「成績不是我所重視的,現代年輕人應該以國家興亡為己任」、「如果可能的話,我第一志願是台大醫學系」,如果分寸拿捏得宜,恭喜你,那就等著接下一封信吧!


曾經有幾封信對方直接問我讀哪個學校,我秉持阿爸經營柑仔店的理念「童叟無欺」,誠實告訴對方,我念某某私立高職機械製圖科,比較有智慧的女生就此人間蒸發,比較仁慈的會再給一封信,很誠懇的「鼓勵」我,最好是以學業為重,等考上「理想」的國立大學再繼續通信吧!唉,社會是現實的,真的會讀書,我哪還會有時間寫信騙人啊!


當年我跟弟弟打賭輸了,所以我就把名字刊登在姊妹雜誌,開始我交筆友的漫漫長路。初期總共有一百多個筆友,郵差來的次數已經比來我家買東西的客人多了,每次郵差都露出奇怪的奸笑,故意大聲喊著信封上寫的筆名,阿爸有時候聽的莫名其妙,心想家裡根本沒有這個人,信怎麼會那麼多?而這些筆友隨著我慢慢「露出馬腳」也逐漸消失,最後剩下三十四位,但這些就夠我忙的了。


為何我會說「露出馬腳」呢?因為通信一段時間後一定會做兩件事,第一是交換電話,第二是交換照片,這是不是跟現在年輕人的網路交友很類似呢?


關於電話就真的為難了,我家柑仔店的電話多數是打來訂貨的,接電話的一定是阿爸跟阿母,怎麼會輪到我呢?所以在這一關就卡住了;再說到照片就更心酸了,阿爸阿母也沒帶我們出去玩過,家裡也沒有照相機,我哪來的生活照,總不能送給對方二吋的光頭學生照吧?幹嘛啊,拿來拜的嗎?


達不到這兩項代表交友誠信的基本要求,筆友當然就逐漸消失了。而有些住的近一點的筆友就跳過電話跟照片,直接要求見面,天啊,這是多麼恐怖的事情啊!


試想那個場景:「在昏黃的路燈下,一個清湯掛麵的女生,手上抱著一本書;一個理三分頭的男生,手上拿著一朵枯萎的喇叭花。兩個小笨蛋頭低低的,偶爾偷偷瞄對方一眼⋯⋯!」這就是傳說中「蠢蠢的愛」,真是見鬼了!


人是「習慣性」的動物,尤其等待更是一種習慣。寄給筆友的信件一定要讓對方在星期三收到,假如信的內容夠精彩,對方會看很多次,然後才會動筆回信,而且在每個星期二就會等著郵差來按電鈴。除了內容精彩,「包裝」也很重要,如果你討厭對方的話,要分手很容易,你就用標準信封、信紙寫給對方,肯定他(她)會吐你口水,罵一聲沒水準,然後就隱形了。


當年的信封、信紙除了形式多樣化,而且肯定會有香味,而摺信紙也有學問,必須摺成一隻鳥、一艘船、一顆心,這叫做誠意。你或許會懷疑這些該怎麼摺啊?放心,書局可以買到一本「情書摺法一百種」,專門賣給這些痴男傻女的。


假如你真有心,還可以去買小小張的卡片附在裡面,彌補文字無法表達的部份。比如說這封信談的是心情,那卡片就挑選夕陽,還有幾隻野雁飛過(多浪漫)。如果要呈現你的氣質,那就推薦你選一張完全沒有樹葉的枯樹(多孤傲)。如果你(妳)真的非常非常喜歡對方,兩顆心被一支箭射過去這張卡片就是經典了(多噁心)。


在我即將入伍報效國家時,我的筆友剩下五個,當年軍中對於信件內容是有管制的,幾乎每封信都會先被輔導長看過,還真的不能亂寫,更不敢甜言蜜語,只能瘋言瘋語,所以內容就充滿了對國家的熱愛、對長官的尊崇、對同袍的友誼,而且信的結尾還會加上一句「三民主義必將統一中國」的白癡口號,唉,寫多了自己都會心虛。一些變態長官沒事還提醒你小心「兵變」,這根本已經是政令宣傳,哪是交筆友啊,所以⋯⋯,該消失的也就消失了!(易春秋
 2015/4/26)

Comment by 抱抱,看新聞 on April 25, 2015 at 12:23pm

陳寶珠·女殺手

對於出世、成長於50、60年代的朋友來說,在香港黑白粵語電影正當道的時候,最崇拜的其中一位銀幕女偶像,大概就是主演《女殺手》系列的陳寶珠。

一提起"女殺手", 人人腦子裡都會浮現陳寶珠那英姿颯爽、身手不凡的形象。在好人難出頭,壞人當道的年代,她替我們小民出口氣。

到今天,很多人還是在等待“殺手”來替我們出頭,“斬貪官”、“清風氣”,最養眼的是“美女殺手”。所以,有的黨派每五年都派一些“才貌雙全”的“美女殺手”來給選民灌迷湯。

《女殺手》瘋迷人心的時代,很多女生都叫寶珠,我學校就有好幾位寶珠,班上也有兩位。

老師叫同學名字多數是叫名字,這兩位寶珠同學得連名帶姓叫,才不會弄亂。

可是,後來也沒聽說那一位寶珠做了"俠義英雄",或去拍警匪電影。倒是有一位做了某“拿督”的第二老婆,村里的人都叫她“拿丁”、“拿丁”。

陳寶珠是一個時代的紅星,拍戲無數,最多人懷念的,還是《女殺手》。

根據網上資料說,《女殺手》系列共拍了四部,四套都是莫康時導演~~

女殺手(1966)

主要演員:陳寶珠(飾江燕), 南紅(飾李萍), 周驄(飾宋家駒), 譚炳文(飾杜文華), 李鵬飛(飾獨眼蛇)

女殺手虎穴救孤兒(1966)

主要演員:陳寶珠, 周驄, 譚炳文, 羅蘭, 麥基, 沈殿霞, 俞明, 徐小明

空中女殺手(1967)

主要演員: 陳寶珠(飾江燕), 譚炳文(飾王志剛), 方心(飾丁玉嬌), 沈殿霞(飾周美霞),
俞明 (飾何子明), 石堅 (飾胡天雄)

無敵女殺手(1967)

主要演員: 陳寶珠(飾江燕/張翠玲), 呂奇(飾鄭偉倫), 譚炳文(飾周濤), 石堅(飾陳龍), 俞明(飾胡幹)

陳寶珠除了會演戲,會打架,還會唱歌,優管上有《女殺手》的主題曲片段,誰有有興趣可以去懷舊一下~~

女殺手 女殺手 女殺手 女殺手

天生一副好身手 好身手 智勇雙全膽又壯
生平嫉惡如仇 專興強梁相爭鬥
專跟惡霸作對頭 俠骨柔腸人讚頌
個個稱我 女殺手 女殺手 女殺手 女殺手

單拳獨臂斗群丑 除暴安良膽又壯
鋤強扶弱解人愁 害群之馬絕不恕
社會敗類殺不留 牛鬼蛇神皆折服
個個稱我 女殺手

(圖片說明:中圖,粵劇名角任見輝、白雪仙、馮寶寶、蕭芳芳、陳寶珠;下圖,銀幕七公主)

Comment by 抱抱,看新聞 on October 20, 2014 at 8:04pm

那些年我們沒有錢,有的是歡樂

小時候,我們沒有ipad,

不懂LV,理解不了阿瑪尼。
我們只會打紙包,玩煙殼,打玻珠。
用小霸王打魂鬥羅。

那時候,男孩追女孩,一追就是好幾年,
比的是心,念的是情。
這年頭兒,男人追女人,
幾天抱的美人歸,看的是錢,拼的是爹

以前我們春遊燒烤,坐在一起談天說地。
現在各自埋頭刷微博,聊微信。

生活裏,貌似所有人都不再那麼無可取代。
滿口忙事業,賺大錢
虛弱,利益,氣場兒
讓愛情,友情,親情
都遺失了當初的那份美好與純真。


小時候,我們吃一毛錢一支的冰棒

二毛五一瓶的汽水,
一塊錢十根的粘牙糖。

如果那個小朋友有五塊十塊
那就是傳說中的大鈔了,
簡直就可以當孩子王收小弟了。

中學了,身上有20快錢,
買了雜誌,小說,全班傳著看。
身上有200快錢,去哪都昂首挺胸,超級自信。

我們的小時候,沒有電腦,沒有網絡,
沒有手機,那我們在幹嘛呢?~~

1.蹲在地上觀察螞蟻搬家
2.追在別人後面踩別人的影子
3.對著電扇張打嘴 啊 然後聽顫抖音
4.擠塑料包裝紙上的氣泡聽啪啪的聲音
5.用圓規戳桌子,把筆帽吸在舌頭上

6.把三層的紙巾一層層分成薄片
7.學魯迅在課桌上刻早字
8.把泥土做成碗狀,碗口朝下使勁砸向地板,
看誰的碗底破洞更大
9.下雨打傘時轉傘看水珠飛出去
10.在婚禮現場撿人家扔剩下的彩色紙片當寶貝

11.屏住呼吸,跟夥伴們比賽憋氣看誰憋的時間長
12.用吸管喝水的時候,往水裏吹氣,發出咕嘟咕嘟的惡心聲音
13.把手指插到剛熄滅蠟燭油裏取指紋
14.把內眼皮翻到外面來
15.男孩子站成一排,看誰尿得更遠

16.鳳凰老牌大自行車比人還要高,右腳穿過三角形的車架,居然也能騎得那麼熟練
17.把小鞭炮拆開,火藥撒在地上圍成個園,用火柴一點搜一下,整個圈圈燃亮,好開心。
18.冬天玻璃上結了冰的窗花,不知道怎麼想得,非要用舌頭舔一下
19.洗襪子的時候用襪子口對著水龍頭接水。。試圖裝滿襪子
20.小時候和幾個小朋友一起玩折紙,折東南西北。現在你還會折嗎?

懷念我們那再也回不來的時光,真的很懷念兒時的我們。。。
懷念幸福的童年。。那個傻傻的,純純的,開心的童年。。。
我們的童年時的幸福,再也回不去了。。。。。
那些年我們都沒有錢,那些年我們只有歡樂。。。。。。。

(收藏自 百度貼吧)

Comment by 抱抱,看新聞 on August 21, 2014 at 11:29am

Panjang Yong: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我看了星洲日報《活力副刊》——回眸。

記載了柔佛東甲大街上有家叫“成源號”的百年雜貨店,班駁的木板天花下,

懸吊著兩個木雕黑狗啤酒瓶,用以牽制繩子另一端裝錢的小鐵桶,

其中一個木瓶被蟲啃蝕了,腰身瘦了一圈。在蘊含濃厚時間滋味的老店裏,

看著兩個長相廝守了大半個世紀的木瓶。

突然百感交集—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古老而堅定的承諾,如何不叫人感動。

看了這篇文章我有感而發,畫了這幅畫。

                                                                   (媒介:鋼筆畫)

Comment by 抱抱,看新聞 on August 21, 2014 at 11:23am

Agnes chong:膠園年歲

小時候,家裏非常貧窮,哥哥姐姐小小年紀就的到膠園幫忙賺取微薄的薪資幫補家用

印象中的膠園是非常的恐怖,深怕草叢隨時轉出條條的毒蛇,膠杯裏的水蛭,蚊子家族總是愛上我,揮之不去,而我非常的瘦小,收割後的膠水常常提不起,這些都讓我哭的嗶嗶叭叭的。

哥哥常說: 早知道就不帶你來,哭的讓我橡膠都割不完,隔壁姐姐的早就收割完了。

要不我也可以早早回去捉蚱蜢了,都是你………。

(攝影:Agnes chong

記得有一次,剛好有點發燒,到了膠林後,開始全身發燙,哭的天花亂墜,嚇的哥哥膠也不再割,馬上騎了老鐵馬載了我就回家,嚇的媽媽也亂了。

記憶猶新,由那一次起,我再也不用到膠林去幫忙,反之是到膠林的小溪捉小蝦,泥塘裏捉泥鰍,樹膠種子當項鏈,從此膠林變成我的天堂。

膠林的童年,是一幅色彩暗淡的水墨畫,每一處都點染著一個刻骨銘心的記憶:成長的激情與歡樂、驀然回首,多少前塵往事歷歷在目,如今卻已是無可追尋了。

Comment by 抱抱,看新聞 on August 11, 2014 at 9:44pm

懷念1980年代

那時候藥是可以治病的;

醫生是救死扶傷的;

照相是要穿衣服的;

借錢是要還的;

孩子他爹是不用做鑒定的;

學校不是為賺錢的;

有了病是看得起的;

住房是分配的;

白癡是不能當教授的;

已婚者是不能找二奶的;

肉是可以放心吃的;

老鼠還是很怕貓的;

人還是有良心的。

(Feature Photo: 1980年代的玩意兒,My First Sony by Hans Lakuse,http://500px.com/Lakuse

Comment by 抱抱,看新聞 on June 23, 2014 at 11:40pm

劉勝仁·旅遊行腳~童年記趣

近午,炙熱驕陽,
肆無忌憚的,穿透採光罩,
洋洋灑灑,寫滿整個房間,
只剩拖把,剛走過的痕跡,
僅僅殘留,一絲絲清涼意。
窗欄邊,
穿梭交纏,濃綠樹叢,
夏日演奏家,已進場,
俗話說,鳥鳴山更幽,
兒時記憶,浮動襖熱,
有了蟬兒,熱鬧喧囂,
唱出層層,童年往事。
話說兒時,
約小學五、六年級暑假,
蟬兒樹梢,叫囂得厲害,
黃毛癩皮狗,
癱地,哈舌直喘氣,
蟬聲,憾動了心弦,
這熱字,怎麼了得!
當年,住苗栗縣公館鄉西街,
我年長,底下玩伴八、九個,
某日火傘高掛著,暑熱難挨,
相約,午候東店河壩,
不見不散。
半閤眼,等呀等,
等到大人打呼聲四起,
躡手躡腳,
牽出鏽色斑斕鐵馬(舊式腳踏車),
小孩騎大車,
右腳伸腿左腳蹬,
一扭一拐飛奔而去。
蔚然藍天,雲朵兒一抹雪柔,
河壩清水透身涼;
正跳、斜跳、屈腳跳,
咚一聲入水,炸彈開花,
水波四濺,享受嗆鼻的苦楚。
還要會憋氣,潛遊脫人內褲,
打起水仗,此起彼落尖叫聲,
劃破了野溪,
潺潺流水的自然寧靜。

(Feature Photo: light cicada by Thierry D,http://rienquepourlesyeux.free.fr/indexEN.htm

爬樹竹桿黏夏蟬,
肚子塞入九層塔,
外沾鹽末,
火烤飄香四溢,
同伴們分吃共享,
酥脆爽口,咬吃嘖嘖有聲。
分成兩隊,騎馬打仗,
諸葛四郎和真平(漫畫書主角),
大戰鐵假面,
笑岔了氣,可以滿地打滾。
微風,不時翻起枝葉隙縫,
太陽光箭,閃亮貫穿林間,
射在一張張紅炵炵的臉蛋,
滿頭汗珠兒,閃爍著晶瑩。
豈知,
眾家大人門口守候多時,
頭一句客氣問:「去奈?(客家話/去那兒?)」,
小孩標準答案是「捉蟬」,
大人大聲再問:「有去泅水冇?(客家話/有去遊泳嗎?)」,
小孩搖頭囁嚅的回答:「冇!冇!(客家話/沒有!)」。
冷不防被捉腳拿臂,
大人指尖劃過,
小孩身上五爪白條歷歷在目。
接著好戲上場,
大人高舉竹條,狠狠打了下來,
小孩竹筍炒肉絲,吃了一頓又一頓。
一條小小靜謐的街坊,
霎時人聲鼎沸,
東家怒打西家罵,
南邊哀號北邊哭。
並查出帶頭者,
還記得,
「搞頭王」封號自此不離身。
日後,盛夏季節,
只要閉目,凝神諦聽,
無聲蟬鳴,自會耳畔響起,
撲天蓋地席捲而來。
滿枝溢葉的鳳凰花,
燒得大樹紅紅火火,
畢業驪歌又唱起,
一聲聲清揚傷感。
心湖,
卻這般暑熱蕩漾,
蕩漾著兒時趣事,
漣漪,
一圈,
又一圈。

..劉語錄
..2004/6/8

(收藏自 劉勝仁臉書

Comment by 抱抱,看新聞 on November 28, 2013 at 11:21am

莊忠倉:學腳車

有人在車水馬龍的路旁,喚醒了沉睡的童年……

物資貧乏的5O年代,能騎鐵馬奔馳,是每個孩提的夢想。

她,即使跨不過上桿,斜身側搆踏板的功夫,不知摔了多少回才學會,只為圓夢!

長大後,遇到的挫折,如學腳踏車時的摔仆,一回一回襲來。

您,是否也能再記起,您是如何一次再一次勇敢地爬起,拍拍塵土,敷敷傷口,直到征服它,吹著口哨向前行。

回頭看看,風景有時會很甜美的!

PS:感謝台中七期新建案公司,如此用心,設置如此貼心的公共藝術空間。

(收藏自 莊忠倉臉書

Comment by 抱抱,看新聞 on October 27, 2013 at 3:16pm

琦琦:童年的玩意  美好的記憶

不久前,我參與一個兒童戶外生活營,身為領隊導師之一的我,被安排給兒童們來個創意又有趣的新玩意,我就即刻想到我童年的玩意;當天我們來到市政局公園,這個景色宜人,綠草如茵的美麗公園,早前稱之青年公園,後來公園裏增設了很多從兒童到青少年至樂齡人的各種各類休閑或玩樂設備後,就在多年前已改名叫市政局公園。

我們找到了一個大樹蔭下,是日風和日麗,我突然想到我童年裏的玩意,玩捉迷藏`跳格子`跳繩子等,兵捉賊獨腳跳,打彈珠,哈哈,還好我有備而來,一大包美麗繽紛的彈珠,小朋友們看到驚喜連連樂開懷。

男生們就吵吵鬧鬧的搶著要先玩這個遊戲,女生們卻各自領了繩子,歡喜無比的在玩跳繩,後來我看到幾個女生為了搶著要誰先跳而爭吵,我就要她們用一種舊傳統的類似猜拳的方式來決定,小朋友們就不約而同的說:我們就剪刀石頭布吧!

(Feature Photo: We Are Always Happy by I Gede Lila Kantiana,www.facebook.com/gedelila

我笑著問小朋友,你們想玩舊方式的剪刀石頭布嗎?大家充滿好奇而期待的同聲一致喊:要啊!老師,您快教我們玩!

“來來來,大家圍個圓圈,等我說完la la li la tam pong後,你們就伸出一只手掌,要用掌心還是掌背就由各自決定,如果我講完la la li la tam pong,這是出現的只有一個和其他的手勢不同的,那個就是贏者,有多出一個的,就再說一次la la li la tam pong再重新玩一次,以此類推”。他們聽了就很快學到,大家玩得不亦樂乎!

看著大夥兒玩著我童年的玩意,我心亦愉悅無比,這些玩意在小朋友意識裏是新鮮的遊戲,對我卻是美麗的回憶。我也感觸良深這些傳統又意義的玩意已隨著時代的翻新漸漸失傳了,取代的是電玩遊戲。

還記得童年的很多趣事,常常和友伴玩家家酒,還大膽偷媽媽廚房的火柴,拿了罐頭空罐,用幾塊磚頭當爐竈就起火煮採回來的野菜,煮好了大家當然不敢真的吃掉,而是假假的吃。。。。想起這個單純但快樂的童年,真的很想時光可以倒流。

(收藏自 26-10-2013 光華日報新風副刊)

Comment by 抱抱,看新聞 on October 15, 2013 at 9:37pm

琦琦:看電影

小時候我就很喜歡看電影, 一直到少女時代也沒有改變這個興趣。

不過, 來到這個 e 時代我竟然沒有進過一次電影院。朋友們知道了我這個秘密, 大家都拿來當笑話取笑我。而我依然我行我素把想看的影片都買光碟回來,在家裏悠閑自在的播放。

而, 近幾年來我也因為沈醉於寫作, 已經很久沒看電影了, 就連電視也少開, 更不用說現今所流行的連續集.因此, 看電影在我的生活中早已成為絕響。

年少時我真的很喜歡看電影, 因為住家附近就有兩間電影院, 瘋狂的時期一天看兩場, 多數和姐妹或村裏的朋友結伴觀賞。

我總認為,幾個人一起去看電影比較快樂, 從劇情中得到共鳴戲看了才會有感覺。


記得當時雙秦雙林的愛情文藝片,正是少女們所追求的美夢, 還有古裝黃梅調的電影更是家喻戶曉。

大人小孩也瘋狂, 黃梅調美妙的歌詞動人的唱功 , 還有輝煌華麗的布景, 這就是當時鄉鎮村民對看電影的熱潮。

看電影在我們小孩子那個時代可是最高享受, 那時電視可是奢侈品, 甚至少見.電影院是唯一消遣處, 一有什麽新影片上映, 大街小巷都有張貼預告海報, 而村民也都會扶老攜幼買票進場, 歡喜觀賞。

做小孩的每逢隨大人去看電影, 進場前還可以要求買糖果零食, 所以看電影可就是孩童們的幸福。

我也從當年要由大人攜帶進場到成長獨自購票觀賞, 每次我看電影都從頭看到完, 很少看一半離席的.即使是爛影片, 我也堅持看到劇終, 也許是心疼戲票錢吧!

我猶記得我最喜歡看秦祥林主演的文藝片, 只要是秦祥林主演的影片, 不管內容精彩不精彩, 我可以重復去看多場也不言倦。

更荒唐的還在心裏偷戀著他呢!,少女情懷總是詩,現在想起來也好笑。偶爾想起這個美好回憶, 我還真想回到可愛的青春期呢!

時至今日, 看電影的熱潮還在, 但,相信對我們這些老古董的中年人也引不起更濃厚的興趣了。

這是年輕人的玩意。

當今的電影院設備完善, 有非常超享受很舒服的座位和一流的音響,看電影已成為時下年輕人的極高享受。

(刊登在光華新風副刊)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