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勢 紀's Blog (150)

吳玄:誰的身體(5)

李小妮說,她比我好嗎

傅生說,不知道,沒法比。

李小妮說,她叫什麼

傅生說,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

李小妮說,好怪啊,她是幹什麼的

傅生說,不知道。

李小妮說,她浮 亮嗎

傅生說,不知道。…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20, 2018 at 5:18pm — No Comments

吳玄:誰的身體(4)

傅生走到李小妮房門口,說,一指叫我們去泡吧。

李小妮說,一指我不去。

傅生就非常意外,說,你和一指不是朋友嗎。

李小妮說,朋友是朋友,但是我不去。

傅生若說,那麼,我也不去。也許就有故事了,但傅生一個人去了。時光酒吧就在南面不遠的一條小巷里,去的通常是一些北大的學生,一指也經常光顧那里,一邊喝著咖啡,一邊高談闊論詩歌什麼的,他的下半身寫作大概就是在那兒扯淡扯出來的。一指見了傅生,說,李小妮呢傅生說,我正要問你,她一聽說是你,就不來。一指“呵呵,呵呵”了四下,以示他們的關系就是這麼含糊不清的,傅生也就沒興趣問了。…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20, 2018 at 5:17pm — No Comments

吳玄:誰的身體(3)

不過,席夢思床傅生還是替她買了。李小妮的回報也是豐厚的,她看見傅生房間里堆滿了臟衣服,床上的被子也像是垃圾堆里撿來的,一點也不像白領的生活,就幹起了通常妻子才幹的活,幫他洗衣服。李小妮以前可能從未幫人洗過衣服,洗著傅生的臟衣服時,仿佛觸摸到了傅生的身體,就有了一種親近、溫暖的感覺,她大概就是在替傅生洗衣服時,覺得愛上傅生了。

傅生肯定不知道李小妮洗一次衣服,會有這樣的感覺。對他來說,除了幫他洗衣服,李小妮似乎只是他和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網上聊天的一個話題,自從李小妮與過客同居一屋,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對她就充滿了興趣,不停地要過客描述她的長相。過客說,

我不是作家,我沒有肖像描寫的能力。

一條浮…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20, 2018 at 5:16pm — No Comments

吳玄:誰的身體(2)

傅生說,一指寫詩,我以為你們是詩友。

李小妮又堅定說,不是。

傅生就不問了。回房關了房門,平時 他是連門也懶得關的,現在他把房門關上了,顯然他意識到了李小妮的存在,他是和一位叫李小妮的女人同居一屋了,這個據一指說你想搞,也可以搞的女人,他還不知道跟她如何相處。有點恍惚,有點莫名其妙,但也有點興奮,畢竟李小妮是個女人,而且又那麼陌生。傅生突然覺得房間變大了,充滿了他和李小妮的各種可能性。這感覺是一種傅生喜歡的感覺,便上網找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一說,不對,說一說的應該是過客了。

過客說,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和一個女人同居一屋了。…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20, 2018 at 5:16pm — No Comments

吳玄:誰的身體(1)

 

過客顯然是一個成熟的網蟲,在他看來,網絡是一個比夢更遙遠的地方,大概它就是天堂,起碼它離天堂比較近,或許就十公里,相當於從中關村到西直門,乘公共汽車一小時內便可到達。所以當一條浮在空中的魚想從杭州趕來,與他見面,過客謝絕了。

過客說,我們這樣呆在網上,不是已經很好,見面就免了吧。

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不能免,我想見你。

過客說,還是免了吧。…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20, 2018 at 5:15pm — No Comments

吳玄:讀書去吧(4)

從校門口到劉非家,並不遠,糟糕的是出租車里出來又要淋一段路的雨,若是早知又要淋雨,鄭君是肯定不去了。而且劉非看見柳如是邊上還有一個人,臉上的表情也像淋了雨似的,朝著柳如是問,他是……,柳如是鄭重介紹了,劉非“哦、哦”兩聲,也不客氣一下,便將鄭君晾在一邊,目不轉睛地盯著柳如是莫名其妙地談起自己的新著,柳如是不停地點頭,很是恭敬地仰臉聽著,鄭君一邊坐著,感覺著頭上身上的雨滲進了身體,忍不住狠狠打了一個噴嚏。劉非似乎被噴嚏嚇著了,才將目光從柳如是臉上放下來,鄭君捏捏鼻子,趕緊道歉說,對不起,劉教授,我可能被雨淋感冒了。

沒關系。劉非默一會,又補充說,打噴嚏其實是一種美,一種道家的忘乎所以的美。

忘乎所以,真是妙極了。鄭君記得這話好像誰說過的。…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20, 2018 at 5:13pm — No Comments

吳玄:讀書去吧(3)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20, 2018 at 5:13pm — No Comments

吳玄:讀書去吧(2)

第二日,鄭君步入考場,看見前來赴考的女生占了大半,而且非常年輕,多數在二十歲左右,這使他感到滿意,他希望考上作家班的全是女生,男生就他一個。他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將頭轉動起來,隨意瀏覽起未來的女同學,但是,還來不及判斷哪位最具可看性,考卷就發下來了,他拿過考卷,才知道今天考的是哲學。監考老師立在講台前提醒大家別忘了先寫名字和準考證號,鄭君剛要寫自己的名字,卻發現鋼筆沒水,鄭君把手高舉起來,監考老師問什麼事,鄭君晃晃手中的鋼筆,說,有沒有墨水監考老師查了查講台,說,沒有墨水。鄭君聽說沒有墨水,很開心似的,自言自語道,這不糟了考場怎麼不備墨水。考生們就都朝他看,覺著這個人真是馬大哈,還責怪考場不備墨水。這時,臨桌的女孩朝他笑了笑,輕聲說,我有筆,借你。隨即從包里搜出一枝圓珠筆給他,鄭君說,謝謝。考場便又安靜下來,一片寫字的沙沙聲。…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20, 2018 at 5:12pm — No Comments

吳玄:讀書去吧(1)

作家曾經是神聖的。譬如說鄭君,十六歲的時候就準備當一個作家。但是,這行業有一條古怪且古老的規則,叫作文章窮而後工,與時代潮流完全背道而馳,聰明的鄭君轉而當了晚報的記者,作家只是個業余的。

在作家還神聖的時候,許多大學都特設了作家班,比如北京大學、復旦大學、南京大學、武漢大學,這些中國著名的大學,爭著給一批又一批的作家和準作家們頒發文憑。後來不知怎麼的,開設作家班的就只剩下M大學一家了,而且要求已獲大專文憑的才可以考作家班,好像大專文憑是衡量是否可以成為作家的標準。…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20, 2018 at 5:12pm — No Comments

吳玄:綠蜘蛛(下)

你不會去痰盂里吐你不會到外面去吐惡心!妻還想罵下去,卻欲言又止了,一臉的怨憤。

我不太理解妻幹麼反應那麼強烈,不就是一口痰。你嚷嚷什麼,我自然會擦掉的。當我拿草紙要擦,奇跡出現了,我看見地板上的綠痰蠢蠢挪動著,已經挪開一段距離,原來的位置毫無痕跡。細看那口挪動的濃痰竟是一只碩大的綠蜘蛛,圓形肚子,八只長腿,肚子比家蜘蛛要來的小,腿比家蜘蛛要來得長,樣子比家蜘蛛要美麗得多。這是一種劇毒的山蜘蛛。多年前我和妻子初次約會,去南山春遊曾經見過,當時妻子驚訝於它的美麗,竟想捉來制成標本以示紀念。但畢竟懼怕它的劇毒,不敢去捉。現在這種美麗的結網動物竟然從我嘴里吐出,使我驚訝不已,連連後腿,急急回頭告妻子道,蜘蛛,綠蜘蛛,我吐出一只綠蜘蛛。…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20, 2018 at 5:08pm — No Comments

吳玄:綠蜘蛛(上)

那夜,我傷感得象流水一樣,漫無頭緒地想著平乏而冗長的住事。這種時候,按古典原則,應當倚窗若有所思,據說這是美麗的。推開窗戶一股冷風尋找歸宿似的撲面而來,我因此打一個不大不小的噴嚏,並隨口罵一句他媽的,然後燃一支卷煙,雙肘支窗台上,煞有介事地將煙霧吹成圈狀吐出去。…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20, 2018 at 5:07pm — No Comments

吳玄:誰的身體(6)

李小妮說,你不高興了

傅生也不想明確表示不高興,李小妮想試探一下,又重復一遍“我雖然跟別人做愛,但我愛的依然是你”,我說的不錯吧。傅生說,行了,行了。李小妮討了個沒趣,就悶悶地離開了。

李小妮感到傅生對他並不在意,偷偷流了一回淚,忍著二日不理傅生。可是李小妮白忍了,傅生根本沒有感覺。到第三日,李小妮實在不想忍了,她必須問個明白。…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20, 2018 at 5:00pm — No Comments

吳玄:誰的身體(7)

過客說,什麼辦法?

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其實很簡單,只要你一見到我,就會從她的身邊離開的。

過客說,你就因為這個要見我,她不是已經走了。

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當然不是,我想你都快瘋了。你這個傻瓜,知道嗎明天見,罷罷。…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20, 2018 at 5:00pm — No Comments

史嘯虎:德黑蘭的文化生活(下)

伊朗人是很喜歡體育的。如伊朗足球,到今天仍然是亞洲的一支勁旅。但當時伊朗對於體育比賽的很多項目類別卻進行限制,觀看體育比賽也有嚴格限制。比如,男子項目只能由男人觀看,女性觀看是不被允許的。反過來也是一樣。再如,女性的體育項目,如球類、田徑及所有可能會讓女性裸露皮膚的體育項目也都是被禁止開展的。伊朗女性除了無須更換衣物,甚至連頭巾也無須取下的射擊類項目,可能再也沒有什麼體育項目可以一展身姿了。所以,那段時間能在伊朗觀賞到一場體育比賽,對我們這些外國人來說,不啻是一種奢侈。但於我而言,有時想愜意痛快地看一場喜歡的體育比賽卻並不容易。…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October 9, 2017 at 6:30pm — No Comments

史嘯虎:德黑蘭的文化生活(中)

那年下半年,我接到駐伊朗大使館通知開會。會上有使館禮賓官員忠告我們今後開車攜夫人出門時,夫人即便在關上車窗的車內也必須紮上頭巾,不能因圖舒適和涼快而取下。因為使館剛收到伊朗外交部的一份照會,上列有一長串違章案例,說有一些掛著中國外交牌照的汽車在何時何地被發現里面坐的女士沒有紮頭巾,裸露著頭發。照會要求中方督促改進,雲雲。聽到這個消息,我大吃一驚:我太太確實是偶爾有過這種情況,因為她習慣上車後再系頭巾。這麼做也算違規了?而且伊方是怎麼觀察到的呢?…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October 9, 2017 at 5:30pm — No Comments

史嘯虎:德黑蘭的文化生活(上)

此文選自《我在伊朗下圍棋》一書第一章第一節,主要談伊朗伊斯蘭革命後在文化上推行的政策及其對伊朗人生活的影響。有意思的是,這種生活方式顯然為大多數伊朗人,尤其是中低階層人所接受,當然,中產階層和部分知識分子除外。好在現在的伊朗自魯梅尼就任總統以來也開始在慢慢地發生變化,管制開始放松了。



我是一個不喜歡寂寞的人。



我記得,從北京抵達德黑蘭機場下了飛機後,坐在接我的汽車後座好奇地觀賞德黑蘭夜景時(飛機要飛8個小時,但德黑蘭與北京時差4個小時,也就是說我北京時間晚上7點從北京登機,當晚德黑蘭時間約11點鐘即可抵達——作者注),出於對自己今後很長一段時間就要生活其中的城市的好奇,就曾問過前面正在開車、也是專門到機場去接我的駐伊使館經濟參贊處二等秘書王超先生說,…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October 9, 2017 at 4:00pm — No Comments

施展:“何謂中國”與當下身份焦慮(下)

中小規模的國家,僅僅靠外部世界的經濟拉動,便可被整體性地拉動起來;中國倘若只靠外部拉動,僅會被局部性地拉動起來,也就是諸如上海、廣州之類的口岸地區,它們和紐約、倫敦的聯系,會遠遠大於它們與幾百里之外中國鄉村的聯系。這是19世紀後期、20世紀前中期的現實歷史。這些被拉動出來的飛地經濟與社會,與那些無法被外部拉動的龐大鄉村地區,會形成深刻的撕裂;這樣的發展是不可持續的,一定會導致劇烈的內在沖突,乃至於內戰。

所以,中國這種超大規模的國家要完成現代轉型,必須要先實現政治整合,然後才能讓這個國家整體性地加入世界經濟體系,並且把中國的巨量人口轉化為競爭優勢;這個步驟如若走反,就會在內在撕裂中吞噬掉各種局部性的發展。…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October 9, 2017 at 3:30pm — No Comments

施展:“何謂中國”與當下身份焦慮(中)

很多軸心文明在歷史過程中都喪失了自己的政治載體,但東亞的軸心文明卻一直有中華帝國作為其政治載體,並由此衍生出一系列歷史效應。之所以會有這種差異,根本上來說,是因為中國的超大規模性。超大規模首先體現在中原地區的龐大人口與財富上,其規模達到如此程度,以至於在第一個千禧年過後,朝廷(中央)所能低成本汲取的資源超過了任何地方性勢力的抗拒能力,此後中國再無長時期的分裂現象出現,於是就有了國人經常說的“唯一歷史未曾中斷而延續至今的文明古國”。其延續性的根基並不僅僅在於其文明的韌性,更在於超大規模所帶來的軍事與財政邏輯。…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October 9, 2017 at 2:30pm — No Comments

施展:“何謂中國”與當下身份焦慮(上)

最近幾年,中國興起了歷史熱。圖書市場上出現了大量從各種視角重寫中國史的著作,既有國人的著作,也有譯著;既有傳統式的史學著述,也有跨學科的歷史研究,並且往往都出人意料的大賣。

做一個簡單的梳理,可以看到如下有代表性的著作與學術努力。

趙汀陽先生在《天下體系》《惠此中國》等著作中對於“天下”觀進行了著力闡發,力圖在傳統中發掘出現代中國的普遍主義視野之可能性,許紀霖先生也曾在多篇論文中做過相近的努力;但是對於“天下”觀念的再發掘,忽視了塞北、西域等地區並不是由儒家文化主導,因此對這些邊疆地區的說服力和解釋力可能會遇到困難(近年可看到許紀霖先生有了對於邊疆問題的大量關注),並且從觀念到觀念的敘事,也會流於空泛。…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October 9, 2017 at 1:30pm — No Comments

陶傑·心靈的望遠鏡

英國鴻儒約翰遜博士說,認為倫敦索然無味的人,對人生也必感到厭倦。約翰遜身為十八世紀的古典紳士,難免傲慢地認為倫敦是世界的中心。世人都說倫敦是冷漠的都市,但在冷漠之中,只要都市人自己的靈目與慧根猶存,必仍可發現世情之樂、人生之趣。

今年夏天,在一個黃昏路過泰晤士河畔的查科加紀念廣場,見一書生模樣青年,在國家美術館前架起一天文望遠鏡。另有一告示牌,說今夜月白風清星光燦爛,正好從此鏡中窺得太陽系的土星,每位只收五十便士。…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une 29, 2017 at 12:18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