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én soy's Blog (97)

可叵·夏娃與文明

亞當和夏娃要搬家了,他們的老家伊甸園租約到期,房東不肯跟他們續約,他們只好遷徙了。

亞當覺得搬家最簡單不過,無非兩只腳擡一個身體,兩個肩膀扛一個頭,但夏娃的麻煩可就多了。她用“酒瓶椰樹”的葉子做成拖橇,總共有十來件行李,其內容包括昨天晚上沒吃完的一塊西瓜,今天早上孔雀送的一根羽毛,以及去年春天截下的一段頭發,第一次碰到亞當時她所倚著的那棵柳樹的樹皮……當然,可憐的亞當只好咬著牙使勁拖這些七零八碎的玩意。夏娃很快樂,一面走一面還編了一首歌,叫做《快樂的搬家之晨》。她分配給亞當的是男低音,但亞當只顧“哼嗨”,一句也唱不出來。後世文人討論藝術起源有“勞動說”和“娛樂說”,兩派死我活,他們做夢也沒想到,藝術是當時正在勞動的亞當和正在娛樂的夏娃共同發明的。…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March 1, 2018 at 11:45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7)結束章 民族存亡的關頭

歷史的發展規律

我們必須在這裏下一斷言,那就是我們的民族,正面臨著一個前所未有的生死關頭。

根據歷史的教訓,以及各方面都觸目驚心的那些先兆判斷,我們的一些現代文明已經到達了衰敗期之前。

這個階段在歷史上出現過許多次,而所有的民族似乎都不可避免地要經歷同樣的生存階段,因為看起來歷史是在不斷地重復它的過程。如果我們查看歷史,根據它的主要線索,對我們之前那些文明的偉大與衰敗的原因加以評價,我們會發現什麼呢?…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March 1, 2018 at 10:15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6)

(9)議會的兩大險情

現在我們就面臨著一個重大的問題——既然我們了解到議會是如此的愚蠢,那麼它是否還有存在的必要呢?

我們的答案是肯定的,議會必須存在,而且要永遠地存在下去。

盡管議會的運作要面對所有這些困難,但它仍然是人類迄今為止已經發現的最佳統治方式,尤其是人類已經找到的擺脫個人專制的最佳方式。

不管是對於哲學家、思想家、作家、藝術家還是有教養的人,一句話,對於所有構成文明主流的人,議會無疑是理想的統治。…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February 28, 2018 at 5:52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49)第2卷 第三章·群體領袖及其說服的手法

(1)群體的領袖



有群體的地方,就有領袖。



不管組成群體的是人還是動物,也不管他們為什麼聚在一起,只要他們組成了群體,就會弄出一個頭領,並且本能地讓自己處在他的統治之下。



對於人類來說,這個頭領被稱做領袖。有的時候,他只不過是個小頭目或煽風點火的人,但即便如此,他的作用也相當重要。



這個人的意誌幫助群體形成意見,再將意見匯成一致,可以說,他是核心,他是各色人等形成組織的第一要素。…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August 1, 2017 at 12:10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5)

(7)議會的名望崇拜

可以說,所有成功的煽動者,其演說的內容都不過是一些教學法式的常識和廢話、糊弄孩子頭腦的稀松平常的拉丁文化,即使在攻擊和辯護的時候,所采用的觀點也不過是些小學生的歪理。

它們的演講中沒有思想,也沒有措辭上令人愉快的變化,更沒有切中要害的譏諷,只有令我們生厭的瘋狂斷言。只要是稍微具備理性的人,在經歷過這樣一次毫無樂趣的閱讀之後,總是會不免長嘆一聲。

一個極端狹隘的頭腦,再加上堅定不移的強烈信念,是一個人獲得權力最基本的條件。一個人要想無視各種障礙,表現出極高的意誌力,就必須滿足這些最起碼的條件。因為群體本能地在精力旺盛、信仰堅定的人中間尋找自己的主子,他們永遠需要這樣的人物。…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37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3)

(3)議而不決的議會

議會之所以叫做議會,很大原因都是因為它只會展開議論,卻很難拿出一個決定。

事實上,這樣的情況早在16世紀就已經存在。在負責選舉教皇的紅衣主教團中,總是會爆發各種各樣的爭執,選舉教皇的工作也會因此而被無限期地拖延。後來,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紅衣主教們隱沒在一個封閉的住處,他們不允許離開這裏,直到他們作出決定,甚至連窗戶都被封了起來,只允許食物進入秘密會議室。…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36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4)

(5)如何影響議會

我們知道,一個人的名望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這不僅體現在它對群體的影響力方面。

它可能是與生俱來的,不用費力就能夠得到,就像拿破侖一樣,總是能用自身的名望去壓制、去感染他人。當然,如果一個人不具備這樣的名望,它也可能在後天得到它,只是這個過程可能極短,也可能是一段遙遙無期的時間。

正因為如此,當一位領袖試圖對群體進行說服的時候,除了應用到他們的名望之外,還應當掌握一些我們多次提到過的因素。

領袖若想巧妙地利用這些手段,他必須做到對群體心理了然於胸,至少也要無意識地做到這一點。…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36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2)第3卷·第五章 議會

(1)沒有明智的議會

同前面的群體不同,議會是我們研究的第一個有名稱的異質性群體。

不過,這種區別也僅僅限於名稱而已。

盡管議會成員的選舉方式隨著時代的變遷而變化,各國之間也有所不同,不過,這些議會之間都有著十分相似的特征。在這種場合下,人們會感到種族的影響削弱了,因為各國的議會看上去都是一個樣子,不過這並不會妨礙他們的表現。.許多大不相同的國家,比如希臘、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法國和美國,它們的議會在辯論和投票上卻表現出很大的相似性,使各自的政府面對著同樣的困難。…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35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1)

(8)民族精神的深層作用

說到底,廢除還是保留普選制度,對於一個民族來說,並沒有什麼要緊。

不論是限制群眾的選舉權,還是把選舉權不加甄別地廣播出去。

不論民眾的選舉權是在共和制下行使,還是在君主制下行使。

更不論是在法國,還是在德國,或者是在葡萄牙、西班牙、比利時,選舉制度的效果都是一樣的。說一千道一萬,民眾的選舉結果,所要表達的只不過是一個民族潛意識的向往與需要。…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34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0)

(6)不可動搖的普選制度

我們看到了選民群體的弱點,也就知道了法國普選制度的荒唐之處,可以得到的結論是,該項制度和古羅馬的元老院毫無區別,甚至更像是雅典城的所謂共和,是由少數人主導,操縱大批民眾的制度。

然而話雖這樣說,我們卻必須要將普選制度保留下來,盡管我們知道它的機制如何,但出於一些實際的原因,我們實在沒有辦法將它一筆勾銷。

事實上,我們是通過對群體心理的調查歸納出了這些原因,基於這些考慮,我要對它們做進一步的闡述。

毫無疑問,普選制度的弱點十分突出,因此我們很難對其視而不見。…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34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9)

(5)選民是被操縱的群體

在前面的研究中我們已經說過,當人們聚集成一個群體時,一種降低他們智力水平的機制就會發生作用。我們可以在很多的場合裏找到這方面的證明,比如說,1895年2月13日的《財報》上,就記載了一次學術集會的場景。

在那個晚上,隨著時間的流逝,喧囂聲有增無減,絕沒有哪個演講者能夠說上兩句話而不被人打斷。每時每刻都有人在這個角落或那個角落大叫大嚷,或者是一起齊聲叫喊。…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33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8)

(3)用言語控制選民

在以上提到的事例中,能夠看到我們前面討論過的所有說服的因素。

這樣一來,口號、詞語和套話自然也就包含在其中了。在前面的章節中,我們已經談到過這些東西神奇的控制力,群體會為它們如癡如狂,在下面的研究中,我們還會看到它們所發揮的作用。

一個明白如何利用這些說服手段的演說家,都會對這些東西大加利用,因為他能夠用刀劍和殺戮成就的事情,用這種辦法照樣可以辦得到。…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31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7)第3卷·第四章 選民群體

(1)選民群體的特征

有權選出某人擔任職務的集體,就叫選民群體。

選民群體的成員可以有著各種特點、各種職業、各種智力水平,因此說,它是一個典型的異質性群體。

盡管如此,但是由於他們的行為,僅限於一件規定得十分明確的事情,那就是在不同的候選人中做出選擇,因此,他們只具有前面說到過的少數特征。在群體所有的特征中,選民群體往往會表現出極少的推理能力。

同樣的,他們也沒有批判精神,容易輕信,容易發怒,而且頭腦極度簡單。…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31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6)

(5)掌控陪審團的秘訣

對於將要成為領袖的人,或者是一名律師,或者是即將登上法庭的人來說,我們將要說到的內容至關重要,因為它關系到你能否在與陪審團的較量中獲勝,能否將陪審團掌控於股掌之中,能否利用陪審團來實現自己的意願。

無論是這些人中的哪一種,想要做到對陪審團產生影響,秘訣就在於打動陪審團的感情。

正如對付一切群體一樣,施加影響並不需要做很多的論證,只需要采用十分幼稚的推理方式,佐以堅定無比的斷言就可以了。

一位因為在法庭上贏了官司而赫赫有名的英國律師,曾經就此總結出以下應當遵循的行為準則:…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30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5)

(3)陪審團最痛恨的人

我們知道,群體是極端感性的,和它一樣,陪審團也受著感情因素極其強烈的影響,很少會被證據所打動。鮮明的形象能夠對群體造成強烈的影響,因為一個鮮明的形象,總是能夠給群體以最大程度上的刺激,引發群體豐富的想象力,在頭腦中臆造出種種幻想的場景。

在一位出庭律師看來,這些陪審團成員從來見不得孤兒寡婦,也見不得有位母親用乳房餵孩子。而在刑事犯中流傳的經驗是,一個婦女只要裝出一副唯命是從的樣子,就足以贏得陪審團的慈悲心腸。

事實上,陪審團受感情因素影響的方面還遠不止這些,對於自己可能成為受害者的罪行,陪審團通常毫不留情。…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29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4)第3卷·第三章 刑事案件的陪審團

(1)陪審團的智力泯滅

在這裏,我們不可能對所有類型的陪審團一一進行研究,因此我們只把重心放在最重要的對象上,那就是刑事法庭的陪審團。

在法國,刑事法庭的陪審團有著很大的權力,他們可以通過表決來決定被告的生死或自由。然而我們要說的是,陪審團的表決往往並不高明。

我們在前面說過,陪審團屬於異質性群體的一種,只不過被賦予了一個名稱。正因為如此,群體所有的特征,在它身上一應俱全。…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29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3)

(3) 群體犯罪的歷史



關於群體犯罪的歷史,我們有著詳細的記載。




在1789年7月14日,在用大炮轟斷了吊橋鐵鏈之後,暴動的民眾沖進了巴士底獄。


在監獄裏,暴動者既沒有如願以償地找到政治犯,也沒有找到傳說中殘暴貪婪的看守。



巴士底獄裏總共只有八個人,除了監獄長之外,其中有四個是假證件販子、兩個精神病患者,以及一個性變態者——此人的性傾向使得他的父母不得不把他交給巴士底獄代為看管。…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7:31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2)第3卷·第二章 被稱為犯罪群體的群體

(1) 拒絕認罪的罪犯

群體從不承認他們的罪行,即使把事實擺在他們眼前也是一樣。



在1868年的美國西部,由惡名昭著的卡斯特中校領導的第七騎兵團,在攻陷了一個印第安營地之後,殘酷地屠殺了數百名夏延族印第安人,其中絕大多數是婦女、老人和兒童。




這樣的暴行原本不應該發生,即使是放下武器的敵軍,也應當得到俘虜的待遇,遑論是沒有抵抗能力的婦孺。來自正義一方的指責紛至沓來,然而面對這些質問,不僅是卡斯特中校始終以激烈的態度對抗,甚至就連他部下的士兵,也振振有詞地宣稱,這是為了“更好地完成使命”。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事件發生,其原因仍然在於群體的特性。…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7:30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1)

(3)異質性群體的特征



我們在前面說過,每個民族都擁有自己的民族性格,由此給人的感情和思想方式造成了巨大差異。假如我們把許多不同民族,但是比例大體相同的個人集合成一個群體,那麼這種差異就會變得更加突出。




這種差異會令群體之間產生分歧,並且有可能爆發激烈的爭吵,即使他們有著一致的利益,共同的目標,也還是會發生這種情況。比如說,社會主義運動家總是試圖在大型集會中把不同國家的工人集合在一起,嘗試著在一起做些什麼,而最後則總是以公開的分歧收場。




在這方面,第一國際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7:30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0)第3卷 群體的分類

(1) 群體的兩大類別

在前兩卷的論述中,我們知道了群體的一般特點,也知道了他們是怎樣運作的,然而有待說明的是,不同的人群會轉化為不同的群體,它們擁有各自的特點,現在我們就來研究一下群體的分類。



當許多不同種族的人群聚在一起時,我們就看到了群體最初級的形態。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能夠團結在一起,全靠領導者的名望和意誌。當某位頭領的名望不夠,或是意誌軟弱的時候,這個團體就很可能立即分崩離析。…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7:19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