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én soy's Blog (88)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49)第2卷 第三章·群體領袖及其說服的手法

(1)群體的領袖



有群體的地方,就有領袖。



不管組成群體的是人還是動物,也不管他們為什麼聚在一起,只要他們組成了群體,就會弄出一個頭領,並且本能地讓自己處在他的統治之下。



對於人類來說,這個頭領被稱做領袖。有的時候,他只不過是個小頭目或煽風點火的人,但即便如此,他的作用也相當重要。



這個人的意誌幫助群體形成意見,再將意見匯成一致,可以說,他是核心,他是各色人等形成組織的第一要素。…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August 1, 2017 at 12:10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9)

(5)選民是被操縱的群體

在前面的研究中我們已經說過,當人們聚集成一個群體時,一種降低他們智力水平的機制就會發生作用。我們可以在很多的場合裏找到這方面的證明,比如說,1895年2月13日的《財報》上,就記載了一次學術集會的場景。

在那個晚上,隨著時間的流逝,喧囂聲有增無減,絕沒有哪個演講者能夠說上兩句話而不被人打斷。每時每刻都有人在這個角落或那個角落大叫大嚷,或者是一起齊聲叫喊。…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33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8)

(3)用言語控制選民

在以上提到的事例中,能夠看到我們前面討論過的所有說服的因素。

這樣一來,口號、詞語和套話自然也就包含在其中了。在前面的章節中,我們已經談到過這些東西神奇的控制力,群體會為它們如癡如狂,在下面的研究中,我們還會看到它們所發揮的作用。

一個明白如何利用這些說服手段的演說家,都會對這些東西大加利用,因為他能夠用刀劍和殺戮成就的事情,用這種辦法照樣可以辦得到。…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31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7)第3卷·第四章 選民群體

(1)選民群體的特征

有權選出某人擔任職務的集體,就叫選民群體。

選民群體的成員可以有著各種特點、各種職業、各種智力水平,因此說,它是一個典型的異質性群體。

盡管如此,但是由於他們的行為,僅限於一件規定得十分明確的事情,那就是在不同的候選人中做出選擇,因此,他們只具有前面說到過的少數特征。在群體所有的特征中,選民群體往往會表現出極少的推理能力。

同樣的,他們也沒有批判精神,容易輕信,容易發怒,而且頭腦極度簡單。…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31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6)

(5)掌控陪審團的秘訣

對於將要成為領袖的人,或者是一名律師,或者是即將登上法庭的人來說,我們將要說到的內容至關重要,因為它關系到你能否在與陪審團的較量中獲勝,能否將陪審團掌控於股掌之中,能否利用陪審團來實現自己的意願。

無論是這些人中的哪一種,想要做到對陪審團產生影響,秘訣就在於打動陪審團的感情。

正如對付一切群體一樣,施加影響並不需要做很多的論證,只需要采用十分幼稚的推理方式,佐以堅定無比的斷言就可以了。

一位因為在法庭上贏了官司而赫赫有名的英國律師,曾經就此總結出以下應當遵循的行為準則:…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30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5)

(3)陪審團最痛恨的人

我們知道,群體是極端感性的,和它一樣,陪審團也受著感情因素極其強烈的影響,很少會被證據所打動。鮮明的形象能夠對群體造成強烈的影響,因為一個鮮明的形象,總是能夠給群體以最大程度上的刺激,引發群體豐富的想象力,在頭腦中臆造出種種幻想的場景。

在一位出庭律師看來,這些陪審團成員從來見不得孤兒寡婦,也見不得有位母親用乳房餵孩子。而在刑事犯中流傳的經驗是,一個婦女只要裝出一副唯命是從的樣子,就足以贏得陪審團的慈悲心腸。

事實上,陪審團受感情因素影響的方面還遠不止這些,對於自己可能成為受害者的罪行,陪審團通常毫不留情。…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29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4)第3卷·第三章 刑事案件的陪審團

(1)陪審團的智力泯滅

在這裏,我們不可能對所有類型的陪審團一一進行研究,因此我們只把重心放在最重要的對象上,那就是刑事法庭的陪審團。

在法國,刑事法庭的陪審團有著很大的權力,他們可以通過表決來決定被告的生死或自由。然而我們要說的是,陪審團的表決往往並不高明。

我們在前面說過,陪審團屬於異質性群體的一種,只不過被賦予了一個名稱。正因為如此,群體所有的特征,在它身上一應俱全。…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29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3)

(3) 群體犯罪的歷史



關於群體犯罪的歷史,我們有著詳細的記載。




在1789年7月14日,在用大炮轟斷了吊橋鐵鏈之後,暴動的民眾沖進了巴士底獄。


在監獄裏,暴動者既沒有如願以償地找到政治犯,也沒有找到傳說中殘暴貪婪的看守。



巴士底獄裏總共只有八個人,除了監獄長之外,其中有四個是假證件販子、兩個精神病患者,以及一個性變態者——此人的性傾向使得他的父母不得不把他交給巴士底獄代為看管。…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7:31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2)第3卷·第二章 被稱為犯罪群體的群體

(1) 拒絕認罪的罪犯

群體從不承認他們的罪行,即使把事實擺在他們眼前也是一樣。



在1868年的美國西部,由惡名昭著的卡斯特中校領導的第七騎兵團,在攻陷了一個印第安營地之後,殘酷地屠殺了數百名夏延族印第安人,其中絕大多數是婦女、老人和兒童。




這樣的暴行原本不應該發生,即使是放下武器的敵軍,也應當得到俘虜的待遇,遑論是沒有抵抗能力的婦孺。來自正義一方的指責紛至沓來,然而面對這些質問,不僅是卡斯特中校始終以激烈的態度對抗,甚至就連他部下的士兵,也振振有詞地宣稱,這是為了“更好地完成使命”。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事件發生,其原因仍然在於群體的特性。…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7:30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1)

(3)異質性群體的特征



我們在前面說過,每個民族都擁有自己的民族性格,由此給人的感情和思想方式造成了巨大差異。假如我們把許多不同民族,但是比例大體相同的個人集合成一個群體,那麼這種差異就會變得更加突出。




這種差異會令群體之間產生分歧,並且有可能爆發激烈的爭吵,即使他們有著一致的利益,共同的目標,也還是會發生這種情況。比如說,社會主義運動家總是試圖在大型集會中把不同國家的工人集合在一起,嘗試著在一起做些什麼,而最後則總是以公開的分歧收場。




在這方面,第一國際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7:30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0)第3卷 群體的分類

(1) 群體的兩大類別

在前兩卷的論述中,我們知道了群體的一般特點,也知道了他們是怎樣運作的,然而有待說明的是,不同的人群會轉化為不同的群體,它們擁有各自的特點,現在我們就來研究一下群體的分類。



當許多不同種族的人群聚在一起時,我們就看到了群體最初級的形態。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能夠團結在一起,全靠領導者的名望和意誌。當某位頭領的名望不夠,或是意誌軟弱的時候,這個團體就很可能立即分崩離析。…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7:19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9)

(7)媒體的墮落





我們不得不面對一個現實,媒體正在墮落。




這種所謂的墮落,並非說這些媒體都在道德方面走了下坡路,而是說它們正日漸變得人雲亦雲起來。



在過去的時代裏,作為一個社會的精英階層,媒體掌握著豐富的信息來源,同時也以其學識和理性,擔負著引導意見的作用。然而,它卻在逐步喪失自己的影響力。



和政府一樣,報紙在群眾勢力面前也變得卑躬屈膝,看不到一點自己的立場。



當然,在發生了這樣的變化後,報紙仍然有相當大的影響,然而這只不過是因為它成了群眾意見的傳聲筒,或是群眾情緒的晴雨表。…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7:17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8)

(4)形形色色的意見





我們已經知道了牢固信念的力量,然而在這個基礎的表面,有時還會派生出一些生滅不定的意見,觀念和思想。




其中一些也許朝生暮死,較重要的也不會比一代人的壽命更長,但是它們同樣會對群眾產生影響。



在前面的研究中我們知道,群眾意見的變化有時不過是些表面現象,它們總是受到某些種族意識的影響。



比如說,在法國大革命時期,幾乎在一夜之間,形形色色的派別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這裏面有保皇派、激進派、帝國主義者、甚至還有社會主義者。從表面上看,這些政黨是絕不相同的,但實際上,它們卻都有著一個絕對一致的理想——建立一個強大的專制法國。…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7:17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7)第2卷·第四章 群體的信念與意見的變化範圍

(1)兩類信念與意見

生物的解剖學特征和心理特征往往存在著密切的相似之處。



比如說,在生物學研究上,我們經常需要對不同時代的同一種生物進行比較。在那些解剖學特征中,會看到一些不易改變或只有輕微改變的因素,它們的改變甚至需要以地質年代來計算。



除了這些穩定的、不可摧毀的特征之外,也可以看到一些極易變化的特征,比如利用畜牧和園藝技術很容易就能加以改變的特征。有的時候,這些特殊特征是那樣鮮明,它們甚至會使觀察者看不到那些基本特征。



在道德特征上,我們也可以看到同樣的現象。一個種族除了有不可變的心理特征外,也能看到它有一些可變因素。…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7:16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6)

(15)第二類名望

第二類名望是個人的名望,它的性質完全不同於我們說過的那些先天的或是人為的名望。



個人的名望是一種這樣的品質,它與一切頭銜和權力無關,而且只為極少數人所具備。當某個人擁有這種品質時,他就可以對自己周圍的人施以一種神奇的幻術,即使這些人和他有著平等的社會地位。



這種品質接近於個人魅力,他們強迫周圍的人接受他們的思想與感情,眾人對他的服從,就像吃人毫不費力的動物服從馴獸師一般。



那些偉大的群眾領袖,比如釋迦牟尼、耶穌、穆罕默德、聖女貞德和拿破侖。都是這種崇高聲望的享有者,同時也是它的受益者。…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7:12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5)

(13)比財富更誘人的東西



當一種觀念經過斷言、重復、傳染而被普及開來後,就因為環境獲得了巨大的威力。




這種力量十分神奇,甚至要比財富更令人動心。



因為在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上,不管什麼樣的統治力量,無論它是觀念還是人,只要他想要加強權力,就必須要借助這種令他人難以抗拒的力量,而這種力量,就是我們曾經提到過的名望。每個人都了解這個詞的含義,但是卻沒有人能準確地說出它的含義。



而這是因為名望在不同的人手中,可能有完全不同的用法。…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7:12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4)

(11)傳染來源於模仿



制造傳染究竟需要什麼條件?這是領袖不可不知的問題。從上面的例子中我們可以看出,傳染往往發生在人群聚集的地方,然而每個人都同時處在同一個地點,並不是他們受到傳染不可或缺的條件。



比方說,有些事情能讓群眾的頭腦產生一種共同的傾向,或者是一種群體共有的性格。



在這種事件的影響下,即使是相距遙遠的人,也能感受到傳染的力量。尤其是當人們在心理上已經有所準備的時候,那些前面提到的間接因素已經打好基礎的時候,傳染就變得容易多了。…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7:11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3)

(9)領袖的動員手段之二:重復



如果只下斷言,效果往往不會最理想,因此這時我們還需要第二種手段——重復。



拿破侖曾經說過,極為重要的修辭法只有一個,那就是重復。而另外一句諺語也說,謊言重復千遍就成了真理。



這就是說,那些斷言的事情,必須要通過不斷地重復才在頭腦中生根,並且這種方式最終能夠使人把它當做得到證實的真理接受下來。事實上,我們只要看一看重復對最開明的頭腦所發揮的力量,就可以理解它對群體的影響。而且,人腦的生理機制就決定了,我們對於那些來自不斷重復的影響,註定逃無可逃。…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7:11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2)

(7)領袖的名望



對於如何動員群眾,你可能已經有所領悟,甚至可能很快列舉出一些手段。它們或許是正確的,不過比起一個關鍵性要素來,這些手段都可能會黯然失色。這個要素十分重要,在這裏,我們把它稱為領袖的名望。



如果想在很短的時間裏激發起群體的熱情,讓他們采取任何性質的行動,譬如掠奪宮殿、誓死守衛要塞或陣地,就必須讓群體對暗示做出迅速的反應,其中效果最大的就是榜樣。



不過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群體應當在事前就有一些環境上的準備,尤其是希望影響他們的人應具備某種品質。…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7:07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1)

(5)兩類不同的領袖



和生物的多樣性相比,領袖的類型顯得很是十分單薄。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天下的領袖都是一樣的。



大體上,這些首領和煽動家可以分成明顯不同的兩類,他們之間的區別在於意誌力的持久度。



第一類領袖往往充滿活力,但是只擁有一時的堅強意誌。這一類領袖通常一身蠻勇,在領導突然決定的暴動,帶領群眾冒死犯難,讓新兵一夜之間變成英雄這些事情中,他們特別派得上用場。…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7:07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