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én soy's Blog (109)

格雷戈里奧·洛佩茲:一封寄給上帝的信

陸煜泰·譯

在谷地的一座小山包上,住著一戶人家。

站在山頂上,能望見山腳下的小河,望見畜欄邊上那塊玉米地。玉米在揚花結苞,地里間種的豌豆也花開正茂——這可是莊稼人朝思夕盼的豐收前景呵!

這個時候,地里最需要的莫過於水了,下一場大雨該多好呀,不然,下小陣雨也能給莊稼解解渴。萊恩科大叔心疼莊稼,這天他整個早上都擱下活不幹,專門仔細地觀察東北方向天空上雲彩的變化。

“老婆子,我看這場雨可真的下定了。”…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October 19, 2018 at 1:40pm — No Comments

馬克·吐溫·羊皮手套

陳良廷·譯

我時時刻刻想起在直布羅陀買手套那件事。當時,我、譚和船上的外科大夫三人,在船靠岸後上大廣場去,一邊傾聽優美的軍樂隊演奏,一邊打量英國婦女和西班牙婦女的那份美色和時裝。到9點鐘,我們在去劇院的途中,碰到將軍、法官、提督、上校和“美利堅合眾國駐歐亞非三洲特派專員”,他們是船上的“權貴”,剛去過劇院,登記各人的官銜,把菜單上有的菜吃個精光;他們叫我們上法院附近的小百貨店去買羊皮手套。據說,那種手套式樣精美,價錢公道。看來上劇院戴皮手套是一時風氣,我們頓時照他們說的去辦。店里有位非常漂亮的小姐,遞給我一副藍手套。我不要藍的,她卻說,像我這種手戴上藍手套才好看呢。這一說,我就動了心。我偷偷看了一下手,也不知怎麽的,看起來倒果真相當好看。我左手戴上手套試試,臉上有點發燒。一看就知道尺寸太小,戴不上。…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October 19, 2018 at 1:39pm — No Comments

王蒙·羊拐

3歲的女兒在北京,我們在新疆。我們回北京來看她。

她正和小朋友們忙著玩羊拐,她是借別人的拐來玩的。玩完了,回家,興猶未盡地嘆息:“我怎麽沒有拐呀!”

而羊拐,正是新疆的特產。由於不知道,沒給她帶來。聽到她嘆息自己沒有拐,我們便向她保證,一定從新疆帶拐來,而且是又多又好,北京孩子想都想不到的新疆羊拐。

“我怎麽沒有拐呀!”這聲音一直在我們耳邊回響,使我們熱淚盈眶。找拐,這就是我和妻子與兒子的首要任務。甚至去維吾爾朋友家做客,吃完飯還要探詢剛才吃過的羊肉是否留下了拐。果然,一年過去了,我們積累了一口袋羊拐,潔白的、染上鄉色的、光滑的、多彩多姿,琳瑯滿目。…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October 16, 2018 at 1:08pm — No Comments

陳建江·眼睛

有一個姑娘,她五歲那年,得一種什麽病,兩只眼睛全看不見了。長大以後,有個男人娶她作了妻子。

男人好心,把家務事全包下,不要妻子動手,還要服侍她。以後,她給他生了個胖兒子,抱在手上沈沈的。母子二人,全在丈夫身上系著。本來挺年輕、英俊的他,而今卻老得很快。

眼睛看不見的女人,常常很感動,有時候躺在床上,摸著丈夫寬寬的臉輪廓,說:“你心真好,我多麽想睜開眼睛看看你呀!只要看上一眼,哪怕是立刻就死,也甘心了。”然後就一把一把地抹眼淚。

丈夫的心酸了,他把女人整個地抱在懷里,摟得緊緊的,安慰她:“甭哭,我明天就出去,跑南京,到上海,傾家蕩產也給你治眼睛。”…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October 13, 2018 at 1:42pm — No Comments

L·R·普拉巴卡:亞當和上帝

孟大革·譯

致天堂中萬能的天父尊敬的先生:我在這里感覺很好。我非常喜愛在地球上生存的眾多的飛禽走獸,花草魚蟲。…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May 24, 2018 at 3:30pm — No Comments

李長征:血祭唐古拉

他是一個令我震撼的軍人。

我和他一直沒有見過面,僅僅是通過三封信。

他第四封信寄來的時候,竟然提出馬上要與我結婚─這對於一個年僅19歲的沒有談過一次戀愛的姑娘來講,實在是太突然了。

我不知怎麽,覺得自己無力抗拒他。

更突然的是,當我匆匆從陜南趕到湖北他的駐地,部隊正好在為他和另外23名文工團員舉行隆重的入藏歡送儀式。…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May 24, 2018 at 3:30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殉

嫌棄她而離家出走的丈夫來了信。這是兩年多來僅有的音訊,而且是來自遙遠方。

——“別讓孩子拍皮球。我聽得見那聲音。這聲音會敲擊我的心臟。”

她從9歲的女兒手上拿走了皮球。夫丈又來了信,和上次的信是不相同的收信局。

——“別讓孩子穿鞋子上學去。我聽得見那聲音。那聲音會踩碎我的心臟。”

她不叫女兒穿鞋子,改而給她一種軟底兒拖鞋。女兒哭了,從此不再上學去。

丈夫又來了信。雖說是在第二封信的一個月後,但字里行間可以感到他遽臨的蒼老。…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May 24, 2018 at 3:29pm — No Comments

朱北順:選對象

幾十年的獨身生活使我厭倦了,我決定娶一個妻子。近年,我經常看到取名為“愛情”的婚姻介紹所的廣告,據說,這些廣告曾經幫助許多人解決了他們的終身大事。

介紹所位於市中心。一位身穿淺藍色制服的年輕守門人在門口迎接我,向我深深地鞠了躬。矮矮的辦公桌後,坐著一位穿戴雅致的女士,她老練地對我說:“現在,請您到隔壁的房間去,那里有許多門,每一個門上都寫著您所需要的對象的資料,供您選擇。親愛的先生,您的命運完全掌握在您自己的手里。”

我謝過了她,向隔壁的房間走去。…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May 24, 2018 at 3:28pm — No Comments

林文:懸崖上的殺手

“出什麽事了,爸爸?”男孩被什麽聲音弄醒了,問道。他跑出屋去,看見他爸爸手握步槍正站在台階上。

“孩子,是dingo,一定是它一直在殺我們的羊。”

夜晚的寂靜被dingo——一種澳大利亞野狗又長又尖的嚎叫聲劃破了。嚎叫聲是從離屋子大約四分之一英里遠的懸崖上傳來的。

孩子的父親舉起步槍,朝懸崖的方向開了幾槍。“這應該把它嚇跑了。”他說。

第二天早晨,孩子騎馬出去,沿著舊石崖慢慢騎著,一邊尋找著野狗的足跡。…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May 24, 2018 at 3:28pm — No Comments

塞林格:獻給愛斯美

盡管那已是久遠的事情,然而,在人生的長河里卻從未褪色……最近我收到一封航空信,邀請我參加於下月18日在英國舉行的一個婚禮。在剛收到請柬時,我真巴不得坐飛機出國旅行一趟,可是,當我和妻子經過多方面考慮之後,還是決定改變親臨祝賀的方式去道喜。

不過,無論我在哪里,都不會叫這場婚禮平淡冷清的。因此,在婚禮舉行興,我草草寫下了一些有關新娘的筆記,緬懷多年前我與她的相識……1944年4月,我們60名美軍士兵,在英國德文郡接受英國情報機構組織的特別進攻訓練。訓練共進行3個星期,在一個陰雨的星期六結束。當天晚上7點,全體人員將按軍令乘火車去倫敦,然後集結到在法國登陸的空降師里去。下午3點,我已經把所有的物品裝進了背囊。窗外,那令人心煩的雨從天際斜落下來,我忽然漫無目的地穿上雨衣,沿著滑膩的鵝卵石小路下了山,朝小鎮走去。…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May 24, 2018 at 3:27pm — No Comments

戴維·蘭勃納:掀起帷幔

我們公司在曼谷。某日傍晚時分,董事長派給我一個臨時任務:第二天出差陪一位重要的商人到泰國北部的觀光勝地遊覽。

我瞪著眼看著亂七八糟的辦公桌,悶聲不響,氣得七竅生煙。雖然我已經好幾個星期每星期工作7天,桌上一疊疊的文件說明我仍有大量積壓的工作。我心里嘀咕:“什麽時候才能把文件理清呢?”第二天大早,我跟一位衣著講究、彬彬有禮的男子會合。坐了一小時飛機以後,我們擠在幾百名觀光客之中,遊覽名勝,直到黃昏。那些觀光客大多數都背著照相機,到處搶購紀念品。我仍記得自己當時覺得那些俗客很可笑。…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May 24, 2018 at 3:26pm — No Comments

帕里·塞勒:相互了解

朱偉一·譯

我坐在起居室里,伸展了一下書桌下的雙腿,伸手拿起一封信把它拆開。原來是蒙特爾百貨商店寄來的帳單。看見我們欠的175美元的帳,我大吃一驚。

我認定這是弄錯了!因為我和妻子珍妮特都沒用過這麽些錢,而且為了買下這幢房子,我們正在準備第一次付款,一直在節省每一分錢。我又瞧了瞧帳單,更加肯定他們是打算寫17.50,可多畫了個零,又點錯了小數點,變成了175.00。我用手擦了擦臉,已經不再感到吃驚了。我的目光越過起居室望到臥室,看見珍妮特正蜷著身子,裹在被子里看雜誌。…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May 24, 2018 at 3:00pm — No Comments

可叵·夏娃與文明

亞當和夏娃要搬家了,他們的老家伊甸園租約到期,房東不肯跟他們續約,他們只好遷徙了。

亞當覺得搬家最簡單不過,無非兩只腳擡一個身體,兩個肩膀扛一個頭,但夏娃的麻煩可就多了。她用“酒瓶椰樹”的葉子做成拖橇,總共有十來件行李,其內容包括昨天晚上沒吃完的一塊西瓜,今天早上孔雀送的一根羽毛,以及去年春天截下的一段頭發,第一次碰到亞當時她所倚著的那棵柳樹的樹皮……當然,可憐的亞當只好咬著牙使勁拖這些七零八碎的玩意。夏娃很快樂,一面走一面還編了一首歌,叫做《快樂的搬家之晨》。她分配給亞當的是男低音,但亞當只顧“哼嗨”,一句也唱不出來。後世文人討論藝術起源有“勞動說”和“娛樂說”,兩派死我活,他們做夢也沒想到,藝術是當時正在勞動的亞當和正在娛樂的夏娃共同發明的。…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March 1, 2018 at 11:45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7)結束章 民族存亡的關頭

歷史的發展規律

我們必須在這裏下一斷言,那就是我們的民族,正面臨著一個前所未有的生死關頭。

根據歷史的教訓,以及各方面都觸目驚心的那些先兆判斷,我們的一些現代文明已經到達了衰敗期之前。

這個階段在歷史上出現過許多次,而所有的民族似乎都不可避免地要經歷同樣的生存階段,因為看起來歷史是在不斷地重復它的過程。如果我們查看歷史,根據它的主要線索,對我們之前那些文明的偉大與衰敗的原因加以評價,我們會發現什麼呢?…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March 1, 2018 at 10:15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6)

(9)議會的兩大險情

現在我們就面臨著一個重大的問題——既然我們了解到議會是如此的愚蠢,那麼它是否還有存在的必要呢?

我們的答案是肯定的,議會必須存在,而且要永遠地存在下去。

盡管議會的運作要面對所有這些困難,但它仍然是人類迄今為止已經發現的最佳統治方式,尤其是人類已經找到的擺脫個人專制的最佳方式。

不管是對於哲學家、思想家、作家、藝術家還是有教養的人,一句話,對於所有構成文明主流的人,議會無疑是理想的統治。…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February 28, 2018 at 5:52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49)第2卷 第三章·群體領袖及其說服的手法

(1)群體的領袖



有群體的地方,就有領袖。



不管組成群體的是人還是動物,也不管他們為什麼聚在一起,只要他們組成了群體,就會弄出一個頭領,並且本能地讓自己處在他的統治之下。



對於人類來說,這個頭領被稱做領袖。有的時候,他只不過是個小頭目或煽風點火的人,但即便如此,他的作用也相當重要。



這個人的意誌幫助群體形成意見,再將意見匯成一致,可以說,他是核心,他是各色人等形成組織的第一要素。…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August 1, 2017 at 12:10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5)

(7)議會的名望崇拜

可以說,所有成功的煽動者,其演說的內容都不過是一些教學法式的常識和廢話、糊弄孩子頭腦的稀松平常的拉丁文化,即使在攻擊和辯護的時候,所采用的觀點也不過是些小學生的歪理。

它們的演講中沒有思想,也沒有措辭上令人愉快的變化,更沒有切中要害的譏諷,只有令我們生厭的瘋狂斷言。只要是稍微具備理性的人,在經歷過這樣一次毫無樂趣的閱讀之後,總是會不免長嘆一聲。

一個極端狹隘的頭腦,再加上堅定不移的強烈信念,是一個人獲得權力最基本的條件。一個人要想無視各種障礙,表現出極高的意誌力,就必須滿足這些最起碼的條件。因為群體本能地在精力旺盛、信仰堅定的人中間尋找自己的主子,他們永遠需要這樣的人物。…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37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3)

(3)議而不決的議會

議會之所以叫做議會,很大原因都是因為它只會展開議論,卻很難拿出一個決定。

事實上,這樣的情況早在16世紀就已經存在。在負責選舉教皇的紅衣主教團中,總是會爆發各種各樣的爭執,選舉教皇的工作也會因此而被無限期地拖延。後來,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紅衣主教們隱沒在一個封閉的住處,他們不允許離開這裏,直到他們作出決定,甚至連窗戶都被封了起來,只允許食物進入秘密會議室。…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36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4)

(5)如何影響議會

我們知道,一個人的名望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這不僅體現在它對群體的影響力方面。

它可能是與生俱來的,不用費力就能夠得到,就像拿破侖一樣,總是能用自身的名望去壓制、去感染他人。當然,如果一個人不具備這樣的名望,它也可能在後天得到它,只是這個過程可能極短,也可能是一段遙遙無期的時間。

正因為如此,當一位領袖試圖對群體進行說服的時候,除了應用到他們的名望之外,還應當掌握一些我們多次提到過的因素。

領袖若想巧妙地利用這些手段,他必須做到對群體心理了然於胸,至少也要無意識地做到這一點。…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36pm — No Comments

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2)第3卷·第五章 議會

(1)沒有明智的議會

同前面的群體不同,議會是我們研究的第一個有名稱的異質性群體。

不過,這種區別也僅僅限於名稱而已。

盡管議會成員的選舉方式隨著時代的變遷而變化,各國之間也有所不同,不過,這些議會之間都有著十分相似的特征。在這種場合下,人們會感到種族的影響削弱了,因為各國的議會看上去都是一個樣子,不過這並不會妨礙他們的表現。.許多大不相同的國家,比如希臘、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法國和美國,它們的議會在辯論和投票上卻表現出很大的相似性,使各自的政府面對著同樣的困難。…

Continue

Added by quién soy on July 16, 2017 at 11:35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ucun estutum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5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王祖藍 ·歌和老街

曲:翁瑋盈 詞:鄭國江, 郭薾多 編:黃艾倫, 翁瑋盈 監:John Laudon 聽說老街要拆除 我要到故居走一次 要故裏搬進內心去 戴上耳筒一起去  再聽聽當天伴你 極愛哼出的每段佳句 沿長街走過 地面的青磚灑滿我的淚 寂寞的街燈 仍呆立總不覺累 談情相擁歸家 靜靜偷聽我倆訴心事 長街雖清拆 情感收心裏 我已記不起幾歲 妳與我到冰室走去 說要慶祝我大一歲 與我愛戀更有誰 妳算最好的伴侶 大家都說早晚是一對 更多更詳盡歌詞 在 ※…
5 hours ago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6 hours ago
iPLOP commented on MalaysianCinema's photo
7 hours ago
MalaysianCinema posted a photo
7 hours ago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8 hours ago
A'Lessy posted a blog post
8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