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é l'après-midi
  • Female
  • 柔佛 豐盛港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hé l'après-midi'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Paetiyo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SRESCO
  • 中砂礁群
  • TV Plus
  • 楊薇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 quién soy
  • Seltsames Denken

Gifts Received

Gift

thé l'après-midi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hé l'après-midi's Page

Latest Activity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牧場風光無限好(下)

「美國。我廿多歲便跟隨夫婿到美國去,他來往於東西兩岸做生意。在那裡我總共待了四十多年。最近,他病逝異鄉,生意由兒子繼承;我因此決定一個人回來,在自己的國土裡度過晚年。」 「一個人,不是很寂寞嗎?」 「寂寞?」她詫異地瞧了我一眼,說:「才不會哩!坦白地說,過去幾十年寄居他國,純然是為了謀生,我從來不曾放棄回來定居的念頭。去年,這個願望總算實現了。雖然是孤身隻影一個人,但是,能夠重見故鄉月,重飲故鄉水,在我來說,就好像是重生一樣,妳明白我的感受嗎?」 我點頭。曾有寄居國外經驗的人,對於這份深沉的戀國情懷,自是不難理解。 頓了頓,她又說道: 「我現在每天遊山玩水,重新認識祖國面貌,心情不曉得有多舒暢呢!喏,下個星期,我已決定到阿根廷南部的巴伊布蘭小住一陣子……」 談到這兒,臺上響起了急促的鑼鼓聲,我們同時把目光投注到臺上。原來是主持人公開邀請臺下觀眾上臺共舞。我身畔這位老太太興致極高地站了起來,邁著略顯蹣跚,但卻仍然穩定的步伐朝臺上走去,人人都報以鼓勵的掌聲,主持人體貼地摟著她輕步漫舞,她嘴角含著溫馨的笑意,銀灰色的頭髮,在午後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似乎在宣告眾人,她現在擁有的,是閃亮生光的…See More
Wednesday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牧場風光無限好(上)

到布宜諾斯艾利斯位於郊區的牧場暢玩的那一日,天氣出奇的好。原本打算自己租車去玩的,但是,礙於語言不通,門路難尋,所以,只好參加了由當地旅行社主辦的「阿根廷牧場一日遊」。…See More
Aug 2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烏拉圭自由行

獨立日期:一八二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國慶日:八月二十五日主要語言:西班牙語首都:蒙地維都面積:176215平方公里地理位置:南美洲東南部人口:3百萬人(一九八三年)華僑:250(一九八三年)宗教:天主教幣制:Nuevo Peso(≈0.0239US$) 有南美洲瑞士之稱的烏拉圭,它不僅是購物的天堂,也是南美洲國家中,最令人留連忘返的一處人間樂土。它和巴西恰好相反,是南美洲最小的國家。烏拉圭不像其他國家多山地、高原、森林。它擁有一片平坦廣闊的大草原,是一個農牧發達的國家。海岸線長,沿岸風景優美,是弄潮人嚮往的地方。終年氣候溫和,夏季為旅遊旺季。烏拉圭長期處於政治不安定的狀態,直到一九○三年,情況才穩定下來,經濟因此突飛猛進,由於政治穩定,就業率高,社會犯罪率也相對的降低,人民溫和有禮,真可以稱得上是個「君子國」。 當地的土著加拉族印第安人,在一八三○年以前幾乎全被西班牙人消滅了,所以目前是西班牙裔白人的天下,僅百分之二十是混血種,人口的一半居住在首都蒙地維都,因此到烏拉圭遊覽,可先到蒙地維都再到彭他海濱遊樂,而高卓族的牧場,也是觀光必到之處。See More
Jul 23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阿根廷貴婦

傍晚,坐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候機室內等待飛往巴西的班機。正當我無聊地東張西望時,門口突然娉娉婷婷的走進了一個雍容華貴的少婦。用「眼前一亮」來形容當時的感受,實在一點兒也不誇張。她膚白如雪、腰細如柳,一身的絲綢衣裳,合身又合宜。坐下後,她姿態優雅地脫下架在鼻樑上那副墨鏡,從棗紅色的大皮包裡取出一本書,翻開來靜靜地讀;她讀得那麼入神,那麼專注,周圍的喧囂吵鬧,對她竟不曾有一絲半毫的干擾。我坐在遠處,呆呆的看著她,心裡讚賞不已,如果說少年的青春是美麗,那麼,中年的丰采便是魅力了──這是一種年輕少女不能有,而中年婦女未必有的吸引力。…See More
Jul 5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老人與鴿子

總是無法忘懷阿根廷那個被夕陽染得璀璨絢麗的傍晚。布宜諾斯艾利斯雖然是個高度發展的大都市,然而,市區中心卻處處闢有讓行人歇足的廣場。諸如:聖馬丁廣場、哥倫廣場、康格爾士廣場、五月廣場等等。這些廣場,都享有盛名,因為廣場以內,各個立著氣派懾人的巨型藝術雕刻,雕工精細、思想奇特,令人過目難忘。我就曾特地花上大半天的時間到各個廣場去細細的欣賞這些藝術傑作。 最喜歡的,是康格爾士廣場。威嚴雄偉的銅雕武士騎在銅塑馬兒上,氣勢萬千。此外,不論日夜,都有大批的鴿兒麕集在廣場上,給予整個廣場帶來了一種活潑的生命力。 那天到處觀光,到了傍晚時分,雙足疲累不堪,信步走到康格爾士廣場來歇息。 賣鴿食的小販已經開始做生意了,我買了一包乾玉蜀黍粒,隨意撒落在腳前的空地上。立刻的,鴿子從四方八面撲過來,黑壓壓的一大片在我腳下爭食。牠們吃得津津有味、吃得理直氣壯,似乎長久以來就是受著我飼養的。也有一兩隻鴿子誤啄我的腳趾;很痛,但卻也讓人感覺到生命力的強勁與可愛。 這時,一名頭已半禿的老人踽踽地向廣場走來。他向小販買了一包鴿食,走向鴿群。饞嘴的鴿子,紛紛的撲到他身上去,有者攀上他的肩膀,有者立在他的手臂上。他以枯癟多皺…See More
Jul 3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

頓了頓,他又正色說道: 「基本上,阿根廷人有許多都是『今日有酒今日醉』的享樂主義者,再說,通常直接地受到貨幣貶值影響的人,是那些需要外匯的人。拿我來說吧,過去,在貨幣大幅度貶值前,我還有能力匯寄美金奉養遠在香港的雙親,但是,現在,我可憐的薪水折合美金只有九十多元,你教我怎麼寄!」 「你有考慮回香港去嗎?」 「回去?」他淡淡地笑了笑:「我已經在這裡落了籍,怎麼回?就算可以回吧,我的老婆大人也不肯跟我回的!」 「怎麼說?」我疑惑地問。 「她是阿根廷人嘛。別人說『嫁狗隨狗』,我是反過來──娶狗隨狗喲!」 他的妙喻使我們都忍不住笑了起來,在笑聲裡,他轉到廚房去為我們端菜。牛肉和魚,都非常非常的新鮮,調味也恰到好處,水餃則嫌皮太厚了點兒。盤大碗深,食物的分量都非常的多──我想,這實在是阿根廷餐食的一大特色。 食畢啜茶時,胖子又晃過來了:「好吃嗎?」「第一流。」我向他翹起了拇指。「和香港的餐館不相上下。」「是嗎?」他瞇著眼睛笑:「不要忘記多給一些小費啦!我們這些打工的,就是靠你們的小費過活的!」對於這麼露骨的索求,我們都覺得有點不自在。這時,他又伸手拍了拍J的肩膀,壓低聲量,說:「老兄,你要用美金…See More
Jun 26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阿根廷烤肉

阿根廷的畜牧業舉世聞名,那天,抵達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See More
Jun 4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阿根廷的不夜街

在阿根廷,一提起「Corriente…See More
May 2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阿根廷自由行

阿根廷獨立日期:一八一六年七月九日國慶日:七月九日主要語言:西班牙語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面積:2795960平方公里地理位置:南美洲南端人口:三千萬人(一九八三年)華僑:6000人(一九八三年)宗教:天主教幣制:Peso(≈0.0468 USD)  華僑在南美諸國中,一直不算很多,但近年來我國移民阿根廷的人口卻越來越多,阿根廷的領土居世界第八位,是南美洲第二大國,由於領域呈狹長形,它的氣候也分為溫帶和寒帶兩種,所以到阿根廷觀光,最適合旅遊的季節是春、秋兩季。而彭巴草原的畜牧聞名於世,因此遊玩的旅客可千萬別錯過令人大快朵頤的機會,厚厚的肉排,配上甜美的佐汁,濃濃的烤肉香,聞到都會令人垂涎三尺。阿根廷曾經選出過世界第一位女總統貝隆夫人,當她在一九七六年退休後,阿根廷的政權就一直落在軍人執政團手中。居民大多來自西班牙和義大利的移民,為南美洲白人比率最高的國家,它的工業也較其他南美諸國發達。由於幅員廣大,阿根廷的風光景色變化也很大,十分迷人,全國彌漫著歐洲風格氣息,尤其以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城市景觀最能代表。阿根廷人的民性都很友善,多和他們接觸,可以很融洽地交到朋友。See More
May 1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秘魯搭車苦

決定到秘魯新城以外一個小小的歷史廢墟Pachacamac去看看。有個秘魯人告訴我,如果我肯乘搭當地的公共巴士,這卅公里的路程,我只需要付出約合新幣六毛錢的車資就可以了。卅公里路才六毛錢?我焉有不肯的道理!問明了車站所在處,便勿匆的趕到那兒去。一看停在那兒的幾輛巴士,我不禁呆住了。坦白地說:我從來沒有看過比這更陳舊更破爛的車子!如果不是在車上坐著許多乘客,我還以為是誤入「廢車處理廠呢」!這條路線的巴士車,將由新城經過歷史廢墟而到另一個小村莊去,每隔半小時才開動一次,所以,巴士還沒有開動以前,搭客便先上去巴士車裡坐著等。 巴士車裡的座位很窄,而座位之間的空隙又很擠迫,一旦坐了下去,雙腿便動彈不得,不舒服到了極點。 巴士開動後,雖然搭客已經坐滿、站滿了,但是,每到一站,不管有沒有人下車,巴士仍然照停不誤,而搭客也依然照上不誤。明明已經沒有空位可站了,但擠呀擠的,又騰出了一點空位,於是,人越上越多,而車上的人,不論坐著或站著的,都被擠得雙眼翻白,喘不過氣來。我雖然有幸在靠門處佔到一個位子,但卻被旁邊那一堆(是一堆、非一個)站著的人又壓又擠的弄得幾乎要窒息。再看看巴士車的入口處,更教人心驚肉跳,…See More
May 14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秘魯的擦鞋童(下)

望著他可愛的臉,我不禁微笑了起來,自動地把腳伸了出去,說: 「來,幫我擦鞋。」 他用布細心地拭去鞋面的灰塵,抹上鞋油,用大刷擦均勻,又用小刷掃出一圈亮光;最後,他從鞋箱取出一瓶透明的液體,在我眼前晃了晃,說: 「夫人,這是特別的藥水,幫妳塗上,鞋皮會變得很軟、很亮、很美。」 我臉上的笑意加深了。這是一個美麗的謊言──舊城裡的擦鞋童為了招徠生意,也常常使出這個「絕招」。有一回我好奇地向當地人探詢,他們笑著告訴我:「瓶子裡那無色無臭的液體,根本就是自來水嘛,那是什麼藥水!」──此刻,我不願揭穿他的謊言,反正無傷大雅嘛! 把鞋子擦好後,他低頭收拾東西,我問他: 「孩子,你吃過早餐了嗎?」 他搖頭。我立刻把身旁那一大袋新鮮草莓包好,遞給他說: 「帶回家吃。」 他雙眼閃出亮光,喜不自勝。也許是平時完全沒有機會吃這種東西,他顧不得雙手骯髒,立刻便解開紙袋,貪婪地抓了兩顆;塞進口裡大嚼,微紅的汁液,順著嘴角流下來。 根據我的經驗,在秘魯擦一次鞋子的「市價」是介於兩百至三百披索之間,我自動掏出六百披索給他,原以為他會歡天喜地的接受,但沒有想到,他卻一臉嚴肅地說: 「夫人,四千披索。我幫妳塗特別藥水,這…See More
May 4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秘魯的擦鞋童(上)

在秘魯的首都利馬,和乞丐一樣多而又同樣擾人的,是當地的擦鞋童。他們多是十四、五歲,半大不小的孩童,失學了,又沒有辦法找到收入固定的工作,於是,便拎個裝著鞋油鞋刷的小木箱,大街小巷的纏人給他們擦鞋。他們幾乎是無孔不入,無處不在的──公園裡、街道旁、走廊上、菜市中、餐館內。只要你腳上穿著一雙皮鞋,只要你一伸展雙腿坐下來,這些擦鞋童,便會從旁冒出來,圍著你,纏得你心神不寧;結果呢,明明早上已擦了一趟,下午碰上,又勉強的請他們再擦一次。他們當中,固然有許多是老老實實的以自己的雙手換取該得的酬勞的,但其中卻也有不少「害群之馬」,我個人就曾有過兩次非常不愉快的經驗。那一天,到利馬舊城的印第安市集去逛,逛累了,坐在石凳上休息。立刻的,三、四位擦鞋童湧了上來搶生意。他們紛紛指著我那雙乾淨無比的鞋子,豎起兩根手指頭。「擦一次兩百披索?」我問。他們爭先恐後的點頭。我指著一個最矮小的,說:「你來擦。」…See More
Mar 22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尤金《迷失的雨季》海外的滄桑──記阿根廷一名華人(下)

他的話,的確得到了印證。報上有關社會犯罪案件的報導,少之又少;在阿根廷逗留那一週,我們幾乎每天都在外溜達至凌晨一兩點才回返旅舍,一直相安無事;事實上,在阿根廷人眼中,這也不能算是很「遲歸」,因為子夜過後,依然處處燈火輝煌,通衢小巷,也都人影幢幢。到了周末,更是不得了。印象裡最有趣的一件事是:晚上九點到歌劇院去買票觀賞發源於阿根廷的探戈舞,問售票員表演幾點開始,他居然說:  「凌晨兩點到四點。」…See More
Mar 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海外的滄桑──記阿根廷一名華人(上)

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不夜街,屹立著好幾家華人餐館。在吃膩了阿根廷牛排後,我們決定試試阿根廷的中餐。根據「顧客越多、水準越佳」的「常理」,我們挑了一家布置雅潔大方而規模不很大的餐館。負責招待我們的,是一位矮胖如球的中年男士。他很喜歡說話,而說的話總帶著幾分戲謔的味兒。 告訴他:我們不要咕嚕肉、春捲、炒飯;要的是一些華人能吃、想吃的菜餚。他說:「師傅是從香港請來的,煮的當然是華人想吃要吃的東西啦!你們依菜單來點吧──看菜單,不收錢的!」覺得他出言不遜,但接觸及他蕩漾一臉的笑意,又覺得不該生氣。翻開菜單,還沒仔細看,他卻又自作主張地說: 「給你們做一個蠔油牛肉、一條蒸魚、再來一碗水餃吧!包你們吃過以後再回來。」 我們點頭接受。 這間餐館,顧客多,侍役也很多。點過菜後,他在我們桌邊晃來晃去,很有談話的慾望。 趁著請他給我們倒茶的當兒,和他攀談。 「你來阿根廷工作很久了吧?」 「不算久。」他把茶壺舉得高高地,茶變作了一道細細的泉,直直地奔下來,他用鼻腔來答話:「十年而已!」「生活還過得去吧?」「勒緊肚皮啦,半死不活。」…See More
Feb 2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秘魯快餐

秘魯高山區庫士科,氣候寒冷,人的胃口也特別好。有一天中午,經過一間小餐室,看到外面的牌子上寫著:「快餐,每客一千七百披索。」(合新幣一元七角)。「快餐」下面寫著四個菜名,全是西班牙文,看不懂,然而,四個菜,才一元七角,著實便宜得令人眉開眼笑,所以,毫不猶豫的,便走進去了。快餐並不快──是一道接一道慢慢端上來的。第一盤是捏成粒狀的東西,高高地堆成一個小山,上面撒了大量胡椒粉。用湯匙舀起來吃,唔,原來是馬鈴薯泥。由於肚子餓,吃了個精光。 第二道菜是麵條,很大的一碗,上面浮著一層油,有些許碎得幾乎看不到的肉末滲在麵條裡。天氣冷,湯又熱,吃起來很適口,所以,又使碗底朝天。心裡想:第三道菜最好來一個烤豬排;然而,端上桌來的東西,卻使我嚇了一跳,那是一大盤淋上咖哩汁的白米飯,許多金黃色的玉蜀黍顆粒散在上面。咖哩不辣,微帶甜味;這一回我只淺嚐幾口,便難以再吃了──全是澱粉嘛!想吃肉的希望終於落空──最後上桌的,是一大杯甜得膩口的糖漿果汁。這才恍然明白,為什麼庫士科許多婦女都胖得教人看了喘不過氣來!自從經過這次以後,一看到餐室外「秘魯快餐」的大牌子,便快步走開。See More
Feb 1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秘魯印加迷城之旅

到秘魯建在峽谷懸崖上的印加迷城去,純然是一個夢的實現。關於這座迷城的一切,素來眾說紛紜,給它蒙上多重美麗而神秘的色彩。我們都曉得,以秘魯為基地而建立的印加皇朝 (The Incas)在全盛時期,不但版圖擴及南美洲各國,且橫跨歐洲;擁有著光輝燦爛的文化。不幸,到了公元一五三○年左右,西班牙大肆侵略,印加帝國抵擋不住,飽受蹂躪,一部分族人被迫逃至一個人跡罕至的荒山峽谷,閉關自守,在那兒生活多年而未被人所發現,這就是馬丘畢丘(Machu Pichu)印加迷城了。 一九一一年,美國耶魯大學一名考古學家希南賓翰尋獲了這個傳說中的迷城,欣喜若狂,他在描述最初發現古城遺跡的印象時,說:「一排排極美麗輝煌的石階建築,間以頹垣殘墻的廢墟,每層石坡台階均有幾百呎長,高約十呎,誠屬歷史上罕睹的奇景……」據說印加帝國的最後這個根據地原本住著三萬餘名居民,但被發現時,除了埋在地底下的枯骨外,一個人影都不見。這些人,去了那裡?是在何時消失的?他們是為了什麼原故棄城而去?沒有人能解答。現在,已成了一個「懸案」。讀了許多有關這座迷城的資料,想到那兒去尋幽探秘的那份好奇心,也一直像火一樣的燒灼著我的心。…See More
Feb 14

Thé l'après-midi's Blog

尤金《迷失的雨季》牧場風光無限好(下)

Posted on August 3, 2020 at 3:28pm 0 Comments

「美國。我廿多歲便跟隨夫婿到美國去,他來往於東西兩岸做生意。在那裡我總共待了四十多年。最近,他病逝異鄉,生意由兒子繼承;我因此決定一個人回來,在自己的國土裡度過晚年。」 

「一個人,不是很寂寞嗎?」

 

「寂寞?」她詫異地瞧了我一眼,說:「才不會哩!坦白地說,過去幾十年寄居他國,純然是為了謀生,我從來不曾放棄回來定居的念頭。去年,這個願望總算實現了。雖然是孤身隻影一個人,但是,能夠重見故鄉月,重飲故鄉水,在我來說,就好像是重生一樣,妳明白我的感受嗎?」 

我點頭。曾有寄居國外經驗的人,對於這份深沉的戀國情懷,自是不難理解。…

Continue

尤金《迷失的雨季》牧場風光無限好(上)

Posted on July 30, 2020 at 6:30am 0 Comments

到布宜諾斯艾利斯位於郊區的牧場暢玩的那一日,天氣出奇的好。

原本打算自己租車去玩的,但是,礙於語言不通,門路難尋,所以,只好參加了由當地旅行社主辦的「阿根廷牧場一日遊」。



早上十時許乘搭巴士出發,翹首窗外,一坪一坪的全是綿延無盡、連天而去的綠色草原,風來時,這一片廣袤無垠的「綠海」便起著粼粼的微波,而在這綠浪裡「載浮載沉」的,是一群又一群散在各處俯首吃草的牛羊;牠們神態悠閑,且吃且歇。草濤是牠們的音樂,白雲是牠們的良伴。整個實景,是一幅安靜恬然的圖畫。據說有些人到阿根廷來,為的就是一睹這聞名世界的平原風光。 

兩個多小時在巴士上,居然一點兒也不覺得疲乏單調,抵達目的地時,是艷陽高照的晌午。…

Continue

尤金《迷失的雨季》烏拉圭自由行

Posted on July 22, 2020 at 10:06pm 0 Comments

獨立日期:一八二五年八月二十五日

國慶日:八月二十五日

主要語言:西班牙語

首都:蒙地維都

面積:176215平方公里

地理位置:南美洲東南部

人口:3百萬人(一九八三年)

華僑:250(一九八三年)

宗教:天主教

幣制:Nuevo Peso(≈0.0239US$)

 

有南美洲瑞士之稱的烏拉圭,它不僅是購物的天堂,也是南美洲國家中,最令人留連忘返的一處人間樂土。它和巴西恰好相反,是南美洲最小的國家。烏拉圭不像其他國家多山地、高原、森林。它擁有一片平坦廣闊的大草原,是一個農牧發達的國家。海岸線長,沿岸風景優美,是弄潮人嚮往的地方。終年氣候溫和,夏季為旅遊旺季。…

Continue

尤金《迷失的雨季》阿根廷貴婦

Posted on July 1, 2020 at 11:49am 0 Comments

傍晚,坐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候機室內等待飛往巴西的班機。

正當我無聊地東張西望時,門口突然娉娉婷婷的走進了一個雍容華貴的少婦。用「眼前一亮」來形容當時的感受,實在一點兒也不誇張。她膚白如雪、腰細如柳,一身的絲綢衣裳,合身又合宜。坐下後,她姿態優雅地脫下架在鼻樑上那副墨鏡,從棗紅色的大皮包裡取出一本書,翻開來靜靜地讀;她讀得那麼入神,那麼專注,周圍的喧囂吵鬧,對她竟不曾有一絲半毫的干擾。我坐在遠處,呆呆的看著她,心裡讚賞不已,如果說少年的青春是美麗,那麼,中年的丰采便是魅力了──這是一種年輕少女不能有,而中年婦女未必有的吸引力。



班機到了,人人搶著排隊出閘,但她卻依然神態安詳地坐在那兒,看她的書。…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