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墾雲端藝廊: 花卉攝影館

黃銀鴻攝影: 艷麗的繁星花 Gorgeous Egyptian Star Flower

黃銀鴻攝影:哇, 好美的嘉德麗亞蘭 Wow, so beautiful Cattleya Orchid

黃銀鴻攝影: 家鄉的美人樹 Floss-silk Tree of Hometown


收藏自黃銀鴻臉書: 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782083467

Views: 357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12, 2015 at 6:22pm

春祭

碧玉妝成一樹高, 萬條垂下綠絲線

不知細葉誰裁出, 二月春風似剪刀

唐 賀知章《詠柳》


林花掃更落, 徑草踏還生

唐 孟浩然《春中喜王九相尋》


二月湖水清, 家家春鳥鳴

唐 盂浩然《春中喜王九相尋》


聞道春還未相識, 走傍寒梅訪消息

唐 李白《早春寄王漢陽》


寒雪梅中盡, 春風柳上歸

唐 李白《宮中行樂詞八首》


東風隨春歸, 發我枝上花

唐 李白《落日憶山中》


東風灑雨露, 會人天地春

唐 李白《送祁昂滴巴中》


鹹陽二三月, 宮柳黃金枝

唐 李白《古風》


春草如有情, 山中尚含綠

唐 李白《金門答蘇秀才》


時有落花至, 遠隨流水香

唐 劉昚虛《闕題》


飛雪伴春還, 善庭曉自閑

唐 劉昚虛《積雪為小山》


道由白雲盡, 春與青溪長

意為:道路被白雲遮斷, 春景與青青的流水一樣綿延不斷.

唐 劉昚虛《闕題》


芳樹無人花自落, 春山一路鳥空啼

唐 李華《春行即興》


肅肅花絮晚, 菲菲紅素輕. 日長雄鳥雀, 春遠獨柴荊

前兩句形容花色紅,柳絮素.後兩句謂日色漸長.春色淡遠,唯聽鳥雀調嗽,無人來往,獨有柴門而已,

唐 杜甫《春運》


繁枝容易紛紛落,嫩蕊商量細細開

唐 杜甫《江畔獨步尋花七絕句》


林花著雨燕支濕,水荇牽風翠帶長

燕支:胭脂.荇:荇菜,一種水生草本植物.

唐 杜甫《曲江對雨》


侵陵雪色還萱草, 漏泄春光有柳條

萱草:一種古人以為可以使人忘憂的草.
此句說萱草萌芽, 侵陵雪色.
漏泄:透露.

唐 杜甫《臘日》


江漢春風起, 冰霜昨夜除

唐 杜《遠懷舍弟穎觀等》


春城而色動微寒

唐 杜甫《遣悶戲呈路十九曹長》:“江浦雷聲喧昨夜,春城而色動微寒.”


朝來新火起新煙,湖色春光凈客船

朝:早晨.

唐 杜甫《清明二首》

恰似春風相欺得, 夜來吹折數枝花

唐 杜甫《絕句漫興九首》


東風好作陽和使,逢草逢花報發生

陽和:春天的和暖之氣.

唐 錢起《春郊》

Comment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11, 2015 at 9:29am

樹祭

一行楊柳半身淹在水中,仿佛是一群撩起裙裾,站在月光下梳洗長髮的少女。

楊柳披散地垂下纖細柔軟的枝條,宛如剛洗過頭沒梳辮子的姑娘的長髮。

雨霧紛紛揚揚地灑在柳葉上,沙沙沙,像少女輕撫琴弦,又像春蠶吞食桑葉。

河兩岸已由嫩綠色變為深綠的河柳,拂動著新生的柔軟的枝條,倒映在河面上,使河水也染上綠色,仿佛一河翡翠向東奔流。

失去了綠色的柳樹那縱橫交錯的鱗狀樹皮,像是一個沈默蒼老的人臉上的皺紋。

你走在路上,飛絮又常常左右前後地圍繞著你,或沾衣,或撲面,糾纏不已。這會使人記起古人“落絮飛絲也有情”的詩句。

那一片一片的白樺林,像一群群穿著潔白連衣裙的苗條的姑娘。

前面的白樺林,仿佛是一群單腿站著的仙鶴。

窗外的小白樺樹,婷婷地立在 如水的月光裏,撒嬌似的輕輕搖曳著滿身綠生生的葉片,渴望著夜露的滋潤。

白樺樹沙沙地響著,紛紛的敗葉,像她流出的淚,飄落在地上。

清風掃過,竹林輕輕搖曳,發出有節奏的鳴響,就像美妙的樂音盈盈飄來。

滿山的翠竹,在風中搖曳,發出動聽的聲響,像是誰吹響了一支巨大的竹簫,演奏著一支深沈的樂曲。

這竹子一根根都一般粗細,一樣長短,好像同年生的姐妹,修長、挺拔而又窈窕俊美。

風,輕悠悠地吹拂著竹林,竹葉在微微地顫動著,真像一張張細長的嘴巴在喃喃細語。

當夏日炎炎的午後,你走進那綠陰如蓋的竹間小徑,立時會感到一股沁人的快意,紅塵蕩盡,疲勞無蹤,心中是一個清涼世界。

春筍,一個個像尖錐似的,披著淡綠的嫩衣,在春風中微笑,在春雨中淋浴。

樹上的葉子漸漸黃了,飄落的樹葉像一只只金黃的小鳥,上下翻飛。

秋風掃過,樹葉紛紛落下,有的像蝴蝶翩翩起舞,有的像黃鶯展翅飛翔,還有的像舞蹈演員那樣輕盈盈地旋轉。

這些飄落的葉子,好像是仙女撒下的五顏六色的花瓣。

落葉,有的像只船正乘風行駛,有的像雜技演員翻著跟頭落下,有的像滑翔機平平地兜著圈子盤旋而下。

枯黃的落葉,一片、兩片,輕悠悠地飄落在水面上,像無數只小船,順風慢慢地蕩走。

Comment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10, 2015 at 3:35pm

樹祭

山上長滿了柏樹,一棵樹一個綠浪,層層疊疊卷上去,像一個立體的湖泊。

在古柏叢中攀援而上,實在是清幽極了,空氣裏充滿柏葉的清苦味,似乎置身於瓊樓仙閣的香火繚繞之中。

法國梧桐樹上那鼓圓了的芽苞,已伸展開來,像一個個淡紫色的小喇叭。

在初春的暖風裏,滿天飄著梧桐樹毛茸茸的黃色的飛花,像天上落下了奇異的雪。

高大的榕樹,長出無數氣根,像維吾爾族小姑娘的辮子一樣。

那片繁衍生長的老榕樹,掛下一蓬蓬茂密的胡須,像是幾個龍鐘老人,懶洋洋地擠在一起打盹。



這棵大榕樹的氣根從兩丈多高的樹幹上垂下來,紮到地下,三五十根粗細不等,簡直成了一架巨大的豎琴。

古榕樹根如蟠龍,皮若裂巖,像個百歲老人,捋著長須。

小院裏有棵古老的槐樹,它身上長著好多節疤,鼓鼓囊囊的,就像一個瘦骨嶙峋的老人。

院子角上的一棵老槐樹一動也不動,繁亂的枯枝像是向天空撒了一面魚網。

春風輕輕地吹著,細雨悄悄滋潤,榆樹上那褐色的芽,變成柔黃泛綠的圓圓錢兒了。

老榆樹的樹身很粗很粗,樹皮裂成了一塊兒的,像大片的魚鱗。

這棵老榆樹,在這無垠的沙海上,它像一個慈祥的老人,高擎著一把綠色的巨傘,給過往行人擋雨遮陰。

柳梢有氣無力地低垂著,仿佛要鉆進地皮,躲開酷熱的太陽。

幾行衰柳,亂發似的垂掛著,脫光了葉的枝條,在冷風裏搖蕩。

楊柳枝條上已經鼓出鵝黃色的嫩芽,一個個就像雛雞的小嘴。

細雨像微塵般地飄著,湖邊的楊柳像新浴出來的少女的頭發,滴著晶瑩的水珠。

大壩兩旁的楊柳,有的像是白發婆娑的老人,有的像是秀發披肩的少女,為長長的大壩,攔成一個珠簾絲垂的走廊。

Comment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10, 2015 at 1:32pm

春祭

春日遲遲, 卉木萋萋。倉庚喈喈, 采蘩祁祁。

遲遲:緩慢
卉木:草木
萋萋:草茂盛的樣子
倉庚:鶯
喈喈:鳥鳴聲眾而和
蘩:白蒿
祁祁:眾多

《詩經·小雅·出車》


時在中春, 陽和方起

陽和:春天的暖氣

《史記·秦始皇本紀》


陽春布德澤, 萬物生光輝

漢 樂府古辭《長歌行》


陽春白日風在香

晉 樂府古辭《晉白綺舞歌詩三首》


陽春二三月, 草與水同色

晉 樂府古辭《盂珠》


春晚綠野秀, 巖高白雲屯

秀:秀麗
屯:駐、聚集

南朝宋 謝靈運《入彭蠡湖口》


池塘生春草, 園柳變鳴禽

變鳴禽:鳴叫的鳥換了種類. 兩句寫冬去春來, 鳥兒已經替換了

南朝宋 謝靈運《登池上樓》


喧鳥覆春洲, 雜英滿芳甸

覆春洲:落滿了春天的沙洲
雜英;各種各樣的花
芳甸:郊野

南朝梁 謝眺《晚登三山還望京邑》


寄語洛城風日道, 明年春色倍還人

洛城:洛陽城
風日:春光風物
道:說

唐 杜審言《春日京中有懷》


雲霞出海曙, 梅柳渡江春。 淑氣催黃鳥, 晴光轉綠蘋。

海曙:海上日出
梅柳渡江春:梅柳渡過江來, 江南一片春色
淑氣:春天的和暖氣息
轉綠蘋浪:使水中蘋草轉綠
四句意謂:彩霞伴著朝日在海面升起, 梅花綠柳把春意帶過了江面, 黃鳥在和煦的春光中歌唱, 陽光催綠了蘋草.

唐 杜審言《和晉陵陸丞早春遊望》

Comment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9, 2015 at 6:32pm

樹祭

遠處的小樹林閃著綠幽幽的光,在微風中輕輕搖響綠葉,像是唱著一支動聽的歌。

樹林醒來了,在晨風中梳理了頭髮,又忙著往臉上擦抹著玫瑰紅的朝霞。

樹林被微風一吹,發出“沙沙”的響聲,從遠處看,好像大海起伏的波濤。

那斑駁的樹影清晰地投在小路上,好似一幅幅濃淡相宜的剪紙畫。

落盡了葉的楊樹、榆樹、槐樹,向灰沈沈的蒼穹伸張著炭條似的枝杈。

六月的森林裏,開滿了各色各樣的野花,燦爛得像撒滿了寶石,鋪上了錦緞。

置身楓樹林中,那數不盡的紅葉就好似棲滿枝頭的紅蝴蝶。

這巨大的楓林又像一個盛裝顏料的調色盆,將斑斕炫目的色彩一下子端到遊人面前:大紅、 深紅、淡紅、橘黃、中黃、紫色……簡直是應有盡有,使人目不暇接。

漫山的楓葉紅了,紅得像晚霞,像火燒雲,它們好像在和寒秋挑戰,真是“霜葉紅於二月花”。

只見十余株又高又大的楓樹,滿樹楓葉已是一片紅,宛如一堆堆淋不滅的火焰。

我輕輕拾起一片楓葉,那紅彤彤的葉面上有著清晰的時脈,邊緣上長出均勻的鋸齒,樣子雖然像伸開五指的小手,但顏色卻像一團燃燒的火焰。

(Feature Photo:Dreams by Hisashi Urashima


山腰之上,黃櫨樹叢生,枝葉如雲,金秋時節,層林盡染,如火如荼,恰似少女紅裝。

香山的黃櫨葉紅彤彤的一片,像是從天而降的晚霞。

這千樹萬樹的紅葉,愈到秋深,愈加紅艷,再加上藍藍的天空中,幾朵雪白的雲朵相映照,遠遠 看去,就像有大火在滾動。

一陣風吹過,樹葉沙沙地響著,飄下幾片像飛舞著的彩蝶似的紅葉。

那石巖的縫隙間,生長著參天的古柏,雄偉蒼勁,巍峨挺拔,它們使高山有了靈氣,使一切的生命在它們的面前顯得蒼白遜色。

Comment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9, 2015 at 6:12pm

花祭敘事

花祭際遇: 那千百朵笑臉迎人的鮮花, 仿佛正在用清脆的聲音微笑低語:春天來了! 春天來了! 清風吹過, 一陣陣花雨飄落下來, 山野像鋪上了一床彩色的大錦被。白毛浮綠水, 紅掌撥青波。綠樹村邊合, 青山郭外斜。

月季紅艷艷的花兒在枝頭怒放, 顏色是那麽濃, 那麽純, 沒有一點雜色, 簡直像一團燃燒的火焰。

滿天星那素雅的小白花,星星點點地綴滿在淺綠色的枝葉叢中。

花盆裏, 有一株茂盛的郁金香, 綻開的花朵是黑色的, 微微四散的花瓣如同黑色的絲絨, 散發出陣陣清香, 沁人心脾。

喇叭花舉起紫紅色的大喇叭, 好像在吹著一支好聽的晨曲。

(Feature Photo:Her morning by Marina Chebanova


望著色彩艷麗的一大片櫻花, 我真懷疑是九天仙女把撕碎的彩緞撒向人間。俄頃風定雲墨色, 秋天漠漠向昏黑。

粉紅的桃花, 雪白的梨花, 嬌艷的海棠花, 筆盈盈地競相怒放。

迎春花,它的色彩沒有玫瑰嬌艷,它的芳香沒有牡丹濃郁,可它不畏嚴寒,第一個用生命向人們報告了春天的來臨.

有的菊花全開了, 露出鵝黃的花蕊;有的菊花半開著, 像位害羞的小姑娘, 尤其是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兒, 在綠葉的襯托下, 顯得格外嬌美。

看這朵小花兩片天藍色的花瓣舒展, 兩根細細的花蕊高高地翹起, 淡黃色的蕊頭微微晃動, 多像翩翩起舞的小蝴蝶。

田野裏, 一片紅艷艷的紫雲英, 像燃起的熊熊火焰。

一陣風吹來, 蜻蜓花搖了幾下, 那樣子多迷人, 真像一位穿花裙的姑娘在跳著優美的舞蹈。

一場春雨過後, 美麗的迎春花開得更漂亮了。遠遠地看去, 一朵朵花像一個個小喇叭。近一點兒看去, 每朵花由六個花瓣組成, 花的中間有細細的花蕊。它的顏色是嫩黃色的。一陣風吹來, 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

綻放的曇花花朵皎潔飽滿, 光彩奪目, 顯得那樣雍容華貴, 嫵媚嬌麗;顫巍巍, 飄飄然, 芳香飄溢, 恍若白衣仙女下凡。路青山外, 行舟綠水前;青山橫北郭, 白水繞東城。

那盛開的荷花挺著碧綠的莖桿, 像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眺望著遠方。

一簇簇鮮艷的花朵, 聚集在葉片下, 猶如無數只蝴蝶, 微微張開翅膀, 停在空中, 凝然不動。

石竹花從紛亂的雜草中探出頭, 它們粉紅色的笑臉真好看!

每逢秋風來臨, 露水成霜時, 樹葉脫落了, 群花萎縮了, 惟有菊花迎風而立, 傲霜怒放, 五彩繽紛, 千姿百態。

肅肅花絮晚, 菲菲紅素輕. 日長雄鳥雀, 春遠獨柴荊。(唐· 杜甫《春運》)

草樹知春不久歸, 百般紅紫鬥芳菲。(唐·韓愈《晚春》)

一庭春色惱人來, 滿地落花紅幾片。(五代後蜀·魏承班《玉樓春》)

春路雨添花, 花動一山春色 宋·秦觀《好事近》

等閑識得東風面, 萬紫千紅總是春.宋·朱熹《春日》

Comment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9, 2015 at 5:49pm

花祭敘事

盛夏,滿樹的鳳凰花都開了,它們開得那麽紅,那麽艷。在綠葉的襯托下,鳳凰花就像一只只鳳凰停歇在樹上,美麗極了。

鳳凰花開起來一片火紅,一株這樣的喬木,到花期竟然找不到一片綠葉,全是紅花,開得那熱烈, 慷慨!

一朵鳳凰花就像一小團火焰,一樹鳳凰花就像一支燃燒的火把,滿街盛開的鳳凰花呀,照得整個城市都紅彤彤的。

鳳凰樹的花盛開時,樹冠上像鋪上了層紅色,燦爛奪目,如一樹的大紅蝴蝶。

紅彤彤的鳳凰花瓣撒滿地面,像是鋪上了鮮紅的地毯。

那漫山遍嶺的山茶花紅得這樣鮮艷,火熱,陽光一照,仿佛千萬顆紅星在眼前灼灼閃耀,微風一 吹,又好像千萬面旗幟在飄揚。

(Feature Photo: Focus of the youth by kamathln


木棉花,紅得非常奇特,花朵是那樣大,像一只只火紅的號角仰天而鳴。

那是開放在高大喬木上的木棉花,花兒嬌艷,仿佛是蔥綠的山野裏悠然吐出的燙手的火苗。

道旁河邊臨風怒放的木棉,紅艷艷一樹火焰似的繁花,熾烈烈、金燦燦,像高揚的旗幟淩空揮舞。

木棉花不像牡丹花那樣紅得非常嬌媚,它紅得熱烈持重,把天際映得紅彤彤的。


你看,這一樹閃光的、盛開的紫荊,花朵兒一串接著一串,一朵接著一朵,彼此推著擠著,好不 活潑熱鬧!


紫丁香的骨朵兒是紫色的,一串串好像紅透的高粱穗。

那盛開的白丁香花,如雪,如玉,如絹,如飛濺的浪花。

雨中的丁香樹,晶瑩透亮,隨風搖曳,像是在跳著歡悅的舞蹈。

我素來喜歡丁香花,淡淡的紫色,樸實中透著華美,自然中不失雅致。


大門前有個拱形的藤蘿架,春天掛滿一嘟嚕一嘟嚕紫葡萄似的藤蘿花。

紫藤那條長的枝蔓上有的已經綴滿了朵朵淡紫色的花,那花瓣一簇簇地湊在一起,又一列列地按順序排開,真像一群不時變換舞蹈隊列的小姑娘。


玉蘭花迎著春風開了,一樹潔白的花朵,像雪,像玉,像雲,像飛迸的浪花。

樹上正開著大朵大朵白玉杯似的玉蘭花。

白玉蘭大大的花朵,片片精巧的瓣,似在瑩雪中浸過,似用玉石雕刻,美得高雅
滿塘的荷花荷葉, 遠遠望去就像碧波上蕩著點點五顏六色的帆, 煞是好看。

Comment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1, 2015 at 11:01pm

花卉敘事

含苞,含蕾,瑰麗,秀麗,美麗,艷麗,幽香,芳香,清香,暗香,素雅,斑斕,迷人,醉人,濃郁,展開,盛開,吐蕊,嬌嫩,怒放。

含苞待放,色香雙絕, 國色天香, 艷麗動人,百花雕謝, 絢麗多彩, 嫵媚動人, 花團錦簇,花香鳥語,異香撲鼻, 隨風搖曳, 淡雅清新, 爭奇鬥艷, 花色迷人, 白花盛開, 蓓蕾初開, 花影搖曳, 淩霜傲雪, 姹紫嫣紅, 繁花似錦。

朵朵牡丹昂首怒放,顯示自己的絢麗多姿,隨風翩翩起舞。

牡丹的顏色多得不可勝數:白、黃、粉紅、紫、黑、藍、綠,比朝霞、雲霓的色彩還要豐富。

(Feature Photo:Peony by David Kelly,https://www.facebook.com/edenbridgephotography


紅色的梅花似一堆紅紅的火,賜予人一種生命力,一種爆發力。

芍藥花開了,粉紅的花瓣兒映紅了小姑娘的臉,映紅了火熱的農家生活。

在那翠綠的荷葉叢中,一枝枝亭亭玉立的荷花,像一個個披著輕紗在湖上沐浴的仙子,含笑佇立,嬌羞欲語。

雨後的白蓮卻另有一種風采。蓮葉上水珠滾來滾去,閃閃熠熠,如斷線的珍珠。苞子上清水滴滴,乍開的白蓮,更出脫得晶瑩可愛,銀裝素裹,光明似月。

白蓮似桃花燦爛綻苞而又雨摧不雕,似牡丹峨然噴放而又出泥不染;似迎春淡雅情深而又果碩不傲。

熟透了的小紅豆,有的像瑪瑙,有的像珍珠掛滿枝頭,和那茂密的綠葉組成了一把小花傘,真惹人喜愛啊!

門口有一大片盛開的桃花,粉紅粉紅的,嬌嫩得仿佛吹口氣就能化成水。

那盛開的桃花像是一片片胭脂,染著富饒的春之山河,又像是一團團雲霞,映著充滿生機的大地。

那粉紅色的桃花一朵緊挨一朵,擠滿了整個枝丫,它們像一群頑童,爭先恐後地讓人們來觀賞自己的艷麗豐姿。

桃花雕謝了,枝頭殘留著幾片花瓣,仍像點點跳動的火苗。

春天,簇簇閃光的梨花,酷似那江上的朵朵雪浪。

櫻花園內春風徐徐,落英繽紛,謝落的花瓣隨風飄揚,像是翩翩起舞的蝴蝶,又似天女撒下的仙花。

棗花開放了,六個光光的花瓣,像金黃色的六角小星星,它們混在樹葉中,散發著一陣陣清香。

棗花雖不像桃花,具有鮮艷的顏色,但它用芳香吸引著成群的蜜蜂,把自己的花粉無償地獻給人們,制成高級補品——棗花蜜。

一串串的槐花,像從樹枝間流溢出來的潔白乳汁,一滴滴驟然凝固在空中了。

窗外那顆桂花樹也脫下冬天煙灰色的衣衫,換上嫩綠的新裝。

桂花是那麽素雅,那麽的大方,那麽充滿生機,叫你不能不刮目相看,特別是它那濃郁的幽香, 熏得人都要醉了。

Comment by 邊鄉 岸 on May 18, 2015 at 6:54am

蘇惠昭·一片癡心──看遍台灣野地花草

《Affluenza》是美國九○年代的一部紀錄片,2001年被擴充成為一本書,這個英文字結合了富裕和流感,意指一種蔓延全球,沒有解藥的世紀傳染病,病因起於人們工作超時、壓力破表,慾望過多,無止盡的追求物質,過度消費,即使擁有豪宅名車與數不清的精品,內心還是感覺空了一塊,終日惶惶不安。這種病,台灣譯為「富流感」。

《富流感》(Affluenza: How Overconsumption is Killing Us and How to Fight Back)一書提供「富流感自我診斷檢測表」,其中一個問題問的是:「你有沒有能力指認出至少三種你家附近的本地野花?」

你身邊有哪些野花?寂寞的山上,曠遠的海邊,有什麼花正在綻放?

野地的花草,是療癒「富流感」的解藥。美麗的新店當藥(上)、豔紅鹿子百合(中)及蔓烏頭(下),都是明星級的野地小花。

野花寓意人與大自然的聯繫,是進入與認識大自然最單純的入口,2013年1351期《商業周刊》就登出了一篇很不一樣的「編者的話」,出自總編輯郭奕伶,談的不是某一家企業的成敗興衰或經濟數字,而是一種龍膽科、名叫「新店當藥」的台灣特有種植物。

根據該文,十月初秋,郭奕伶隨著姑姑和姑丈到新店獅仔頭山登山口處尋找新店當藥,這位姑丈曾經是電子公司總字輩的人物,退休後和妻子變成專業的追花人,登山健行,觀察野地的一草一木,並以相機記錄。

「這是什麼花?」食蟲植物小毛氈苔是也。

台灣油點草,為台灣特有種,9~11月,從平地到1,000公尺山區,可覓見芳蹤。

大自然的能量帶來了身心的療癒,「原來世界如此美麗!」退休姑丈亦驚異亦感嘆,驚異於野地花草之美,美到不可思議,花瓣如燙了大波浪捲的小木通、閃亮似藍寶石的琉求雞屎樹果實、長得像一根拐杖的野菰……;同時她也感嘆大多數人不曾為身邊的野花雜草俯下身來,細細觀察認真欣賞;更甚者,滋養野花雜草的田地和荒野正在一片片消失,不是長出建物,便是被施以除草劑。被施以除草劑的土地,土壤表層的植被會完全枯乾,也因為植被完全枯死,地表無法涵養水份,土壤呈現硬叩叩的狀態,換句話說,土地被處死了。

追花的翅膀
但也有好消息。好消息是,願意俯下身來親近野花雜草的人,數量雖然難以估計,但確實在默默增加中,部落客Candy Candy就是其中之一,她有自己的部落格「追花的翅膀」。以異乎尋常的追花熱情,一片癡心,Candy Candy一年多來寫下近百篇上山下海的植物觀察誌。Candy Candy代表的這一群人,行跡真可說是「萬分可疑」,他們總是蹲在路邊,或者乾脆趴下來,在草叢裡撥撥弄弄,彷彿那裡面夾藏著一顆無價的寶石。

這一群人,春夏秋冬,他們數算花開和結果的日子,根據花開與結果的時間編排活動行程;當翻山越嶺終於看到某一種心心念念的花時,會激動到掉下眼淚,就像看到崇拜到瘋狂的偶像。

台灣國寶級的珍稀植物菱形奴草,是一種寄生植物,花型剔透可愛。

「看遍台灣野地花草」,這是一個正在台灣南北蔓延串連,組黨結派的新興族群,或可暫名為「追花族」。

國家公園、荒野保護協會和各地森林遊樂區多年來扮演培訓「追花族」的推手,訓練出一批又一批非專業出身的自然觀察志工,撒播守護自然的種子。

高雄前鎮高中退休的國文老師陳慧珠先到墾管處受訓,現在是杉林溪的生態解說志工;筆名「范持槧」的林金松原來從事電腦業,受到興趣的召喚加入荒野保護協會,如今已在社區大學帶領戶外觀察課程。曾任陽明山國家公園解說志工的庫老,辯識植物功夫高強,專門解答樹友花友的疑難雜症;臉書社團「台灣行道樹」、「鳥語花香」、「這是什麼花?」則糾集了數以萬計的會員,並定期辦自然觀察活動。

探密花花世界
「追花族」中,有人看熱鬧,有人看門道;有人從看門道看到變成了達人,進一步成為植物書作者,在學術界和追花族之間搭起一座橋樑,例如黃麗錦和葉子老師。黃麗錦在不到4年的時間內出版了《野花999》、《野果遊樂園》和《台灣果實圖鑑》;葉子的《跟著節氣去拍花》則結合了賞花與攝影技巧,近期還將要出版一本《台灣花歲時記》。

「這裡頭藏著的授粉機關就像蹺蹺板……,」黃麗錦把手指頭輕輕伸進花冠筒。

「花是生殖器官,為了傳播花粉以繁衍後代,演化出千奇百怪的花型及授粉機制,以黃花鼠尾草來說,當昆蟲鑽入花冠筒吸食花蜜食時,它會壓到下唇瓣的不可孕雄蕊,上唇瓣的可孕雄蕊就會降下來,把花粉黏附在昆蟲身上,就這樣把傳播後代的任務託付給了昆蟲。」

人會為了愛情掩藏自我、自我改造,而花呢,在生存競爭的戰場,也會為了迎合某一種昆蟲的喜好而改變,這叫做「特化」。

陽明山二子坪步道是一條最平易近人的步道,也是觀察野地花草的聖地,秋天會開出稀有的毛藥花。有一次黃麗錦帶領植物班學員從步道口走到大屯山自然公園,單程1.8公里,正常往返80分鐘,但才短短一百公尺,這一群追花人可以走上半天,一邊找花看花,一邊低頭認真作筆記。

野地「明星」
追花追到一定程度,很自然而然的,會渴望見到「明星級」的野花以及罕見的稀有種。

新店當藥正是野花中的明星,獅仔頭山登山口設有立牌,是最容易看到新店當藥的地方。台灣有四種當藥,唯一生長在低海拔山區的也就是日據時期植物學者早田文藏博士在新店發現的新店當藥,它開出的花擁有深紫色的花瓣和奇異的凹陷密槽所形成的蜜標,蜜標上爬滿了螞蟻,每到秋季開花時節,就吸引追花族前來朝聖。但新店當藥不只在新店,更厲害的追花族會避開族群離離落落的獅仔頭山,轉而到烏來山前峰的陡峭山壁或桃園復興鄉東眼山「參見」。

而和新店當藥一樣被追逐的,還有平溪山區的艷紅鹿子百合,二子坪的毛藥、東北角海岸的金花石蒜、合歡山的紅毛杜鵑、小奇萊步道的水晶蘭、思源埡口的蔓烏頭……,這些也只能算是普遍級,高階的追花族,口味越來越重,還會更進一步攀山越野去尋找野生的台灣金線蓮、台灣喜普鞋蘭等等稀有瀕危植物。它們通常不會長在尋常的登山路線,其「秘密基地」只能在少數人中流傳,為免於重蹈台灣一葉蘭大量遭採摘致全軍覆沒的命運,「保密」確實有其必要;更有最稀有中最稀有的黃花喜普鞋蘭,全台灣據傳目前只有三個發現地點,已被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列為最高機密。

從靜默、彎身開始
黃麗錦並不熱衷追逐稀有種,也沒有特別鍾情於某一種花,「包括落地生根的外來種,只要是野花,我都喜歡」。她認為,認識植物,和植物做朋友,應該從身邊校園、公園、植物園的花草觀察開始,因為就在身邊,一年四季,可以進入植物的生命循環,自然的演替,不只看花開的美麗,秋天的果實與冬天的殘葉枯枝,亦各有姿態,各有其美,但要真正讀懂自然間的宇宙,宇宙的奧密,還要「懂得靜默與彎身」。

即使是方寸之地也能自成一生態系統,意外的美麗就在身邊,療癒身心的藥石也就在身邊,只要我們懂得靜默與彎身。(本文節錄自台灣光華雜誌2015年01月號,圖‧Candy)

Comment by 邊鄉 岸 on October 22, 2014 at 6:00pm

尋覓《詩經》中最美麗的植物

當《詩經》的美碰撞上植物世界的神秘燦爛,會怎樣?荇菜、飛蓬、艾蒿、薺菜、旱柳、桑陌、白楊、芍藥、桃花……,這些在《詩經》裏面目或清明或朦朧的植物,融入中華文明的血脈中,在一段詩性和植物性靈的對話,這是一次對植物美學與古典詩詞完美結合的審視,在美、性靈與感動中寄放現實之外的人生。

《詩經》的言辭是一幅幅質樸淡雅的國畫中最美的註腳。或是月光如水的夜晚,或是彌漫芳香的田園,或是那叢叢纖塵不染的植物,莫不失古樸的意蘊。

《詩經》的藝術形象,清純簡約,沒有任何粉飾,卻深深烙印在人的心裏。這片廣闊的精神天地彌漫著清香,和風習習,人們采摘著植物,采摘著屬於自己的快樂、憂傷與希望。

生活的每一個片段都能夠唱出歌來,成為歌謠,也許這就是最高境界的詩歌,不加修飾,卻吟出最純粹的旋律。於是那些手搖木鐸的采詩官奔走在田野花草間,步行於美妙的大自然,聆聽純美的歌聲,執筆飛速記下每一個音符。


初夏的清晨,陽光明亮而柔麗地從樹葉間輕盈落下,碎碎地鋪滿翻開的《詩經》書頁裏,異常美好。這種美好於心底滋長蔓延,纏繞到窗外聳立的梧桐樹上。

在這個夏天,梧桐這種《詩經》中就有的遠古植物,在和風中落下清涼的樹蔭。 愛的使者,萱草。先秦至今,萱草最初落在人心上的是一個女子思念遠方愛人的一點相思。愛而不能相見,只能背靠著秋樹,對著失落的天空喃喃傾訴,長久之間,競生出愛的疾病來。

這是自古癡情的樣子,無論是應對古代的倫常戒律,還是今時欲望浮泛的道德影子,這種情態總會讓人感動,因為愛著的人總比無愛的人要來得幸福,癡情的人總要比在愛裏飄忽不定的人來得更為安然。


《詩經》裏的諼草,指的便是萱草,朱子註的《詩經》裏,解“諼”為忘憂之意,所以萱草又有忘憂草的美名。愛,卻又沒有辦法和愛人相見《關雎》,在清脆盈耳的鳥鳴聲中,來到這片長滿荇菜的沙洲,觀望淑女與君子的綿綿愛情。“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田野之中,空氣清新,雎鳩和鳴,河水微瀾,古樸單純的情愫漸漸氤氳開來。

風中曳蕩著翠綠如墨的柳條,地上盛開著灼灼欲燃的花朵,生動的景致中,時間不斷流逝,河心綠地上停留的雎鳩飛走一只又來了一只。雎鳩在斑駁光影之中不停歡唱,密密麻麻的荇菜如翠玉凝成,青青成蔭,它們的莖須在流水的沖刷下參差不齊,漣漪纏綿,葉片如指甲大小,閃爍著晶瑩的光澤。

姑娘穿著和荇菜一樣色澤的羅布裙子,陽光照在她身上,遊弋著微甜的氣息。她臉露笑容,提起自己的裙擺,輕輕淌過清澈的小河,采摘荇菜。她束起來的頭發裏有著撲鼻的花香,引得人不禁心旌動搖,情思蕩漾。遠處的桃林如雲似錦,灼灼其華,綻放著一年的繁華,也開滿小夥子的思念與憂愁。

美麗清純的姑娘已經闖進他的心懷,夜深的時候,輾轉反側都不能入眠,滿腦子裏都是女子笑語翩躚的模樣,婀娜多姿的體態,卻是“求之不得”沒有辦法接近。

著名作家沈從文說過,美都是散發著淡淡的哀愁。他認為美是理想化的東西,是高於現實的,我們追求它卻永遠得不到它,就有種愁緒在裏邊。有人也說人生最痛苦的事就是求之不得,一個人那麼摯愛的東西卻無法得到,這怎能不痛苦呢。

於是,美天生就連帶了一份哀愁。植物筆記:尋覓《詩經》中最美麗的植物" 植物筆記:尋覓《詩經》中最美麗的植物" 讓我采一朵亭亭玉立的荷花送給你吧,卻又害怕它比不過你的粉嫩與美麗?讓我捧一縷柔軟似水的晨曦送給你吧,卻又害怕它比不上你的清澈與燦爛?讓我剪一片縹緲潔白的雲朵送給你吧,卻又害怕它比不上你的曼妙與潔凈。

《蒹葭》詩中的一個早晨,白露茫茫,秋葦蒼蒼的意境下,癡迷地在水邊徘徊,尋找他的“伊人”。“伊人”在哪裏?她似乎就在眼前,但卻隔著一條無法渡過的河流,他只能看到佳人在水一方的倩影,美麗的笑容在霧中若隱若現,伊人也就可望而不可即。青年惘然若失。伊人之美,也就在於了“宛在水中央”。

女子只能屬於水邊,臨水而居,與秋霜、蘆葦為伴,才顯得那麼不染塵俗,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蒹葭》的若即若離的美感,氤氳的效果,讓一代又一代人遐想萬分。人世間越是追求不到的東西,越是覺得它可貴,愛情尤其如此。英國戲劇家蕭伯納曾說過:人生有兩大悲劇,一是得不到想得到的東西,一是得到了想得到的東西。得不到回報的愛情,帶給人多少肝腸寸斷,剪不斷,理還亂。

還有,該是蔓草,就是《鄭風》裏的那句“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揚婉兮。”。也許你會不同意,但我認為:第一,蔓草淳樸自然,天生柔盈,用之比美人,恰如其分。第二,蔓草近於《詩經》那個先民時代的審美風格,極有生命活力與熱情。縱觀《詩經》全文,盡管辭藻華麗過於蔓草者很多,但說它是最美的花,也並不過分。往往最常見的,亦是最美的,美在它的平易近人,美在它的無欲無求。

“葛”就是我熟悉的、遍布山野的野葡萄,“薇菜”原來是如今的野豌豆,我曾挎著一個小竹籃跟在姑姑的後頭去采摘,那是多麼幸福的畫面。萬物有情,草木含靈,我再一次深深感到人是可以和植物對話的。(收藏 自網路)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