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迅:近藤大介:中國缺甚麼

與近藤大介聊天,說起“陽光般的表情",他就說北京奧運會上的禮儀小姐,說京滬高鐵上的服務員“高姐"。

他說:“此前,我曾在電視裡看到她們用牙齒咬著一根橫置的筷子,努力練習`微笑’的畫面。要是日本電 視台播放這些滑稽無比的畫面,估計一億多日本人全部都會笑趴下。

人難道必須要透過這樣的面部練習,才能展現笑容嗎?

在日本,置身於服務業中的人`笑迎賓 客’是非常自然的表現。這就像是在走路的時候,邁出了左腳之後一定要邁右腳一樣,不需要任何猶豫。可是,我真不明白,中國人為甚麼要這麼煞費苦心地`練習 微笑’呢"。

(Feature Photo: I am Nikon Girl by Tey HW,www.facebook.com/hsiang.weon

48歲的近藤大介是日本學者。曾在北京工作3年,現居東京。當下,釣魚島風譎雲詭,中國與日本進退兩難。此際,近藤在北京推出新著《中國缺甚麼,日本缺甚麼》。

敏感時期,推出敏感話題的出版物,引起多方關注:遠東文化共同的“鏡像綜合症",使兩國國民恐懼自己在批判性照妖鏡中的形象,並竭力指責鏡子的低劣,以“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名義,終結一切自我治療的程式。

近藤說,他在中國學到最多的是“不知道"和“沒有"。“剛到北京不到一個小時,可是我已經快氣瘋了。後來我才知道,在當時的中國,根本沒有`服務’ 這個概念。有一次,完全不會中文的我,在北京停留一週。

“回日本時,我僅僅記住了兩個中文單詞`沒有’和`不知道’。在北京餐館,點菜單上的菜,服務員回 答:`沒有’;在長安街,向十字路口附近的店老闆問路,對方回答`不知道’。無論去哪裡,無論問甚麼,身邊的中國人都會回答我說`沒有’,`不知道’,所 以即使不用友人翻譯,我也理解這兩個詞的含義"。

近藤在書中,不僅調侃了中國人,同樣也調侃了日本人,揭示中國人和日本人的種種“歷史劣根"與“現實劣根"。對於日本人,作者也沒留情面:視野狹窄、缺少責任心、後繼力量堪憂。

他對我說,無論是“中國式大陸文化"、“日本式島國文化"都有其致命缺點,“中國病"與“日本病"都同樣可怕。

他只是想透 過這部書與兩國讀者探討日中文化大一統的必然趨勢,希望兩國能儘快步入“合作共贏"時代。寫這部書,他希望是隔海相望的一次“國民談心"。他認為,目前的中日互不信任,更需要透過對方照出自身所缺,展示有趣的跨文化比較。

中國缺甚麼?其實每一個中國人心裡都清楚,但從一個日本人口中說出來,總會有些不自在。近藤在北京工作那幾年,從不紮堆在“日本老鄉"之中,而是天 天乘地鐵、搭公交車,與周邊的中國人搭訕、交往。

他娶了一位中國太太。在讀者眼裡,這位“中國女婿"對中國人和中國的批評,還是相當“手下留情"的。

他將中國人司空見慣的現象娓娓道來,幽默與自嘲中多帶誠懇,令讀者讀來饒有趣味。近藤說:“中國的強大絕對不會是威脅,當中國成為亞洲中心,其他亞洲國家也會受益。既然中國的強大不可改變,那麼我們就要很好地利用這個現實。"(2013-04-27 星洲日報/亞洲碎影‧作者:江迅‧《亞洲周刊》副總編輯)

Views: 25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