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苓植《虯龍爪—鳥如其主》(9)

眾鳥友一時也傻了眼兒,眾鳥兒一時也啞了口。誰能料到侯七這小子竟然幹得這麼絕!老年間,雙方的鳥兒實在分不出高低,是要這麼一決勝負,但那也總是萬不得已才用這種法子。可只要這麼一來,就總得你死我傷、血濺鳥籠。關老爺子也似乎沒了轍,愣受著侯七的擺佈。直到宗二爺看見自己的小妞子又挨了一下,心疼地大叫出聲兒,關老爺子才好像驟然清醒了: 

「侯七!你小子幹什麼?」 

「嘿嘿!老規矩,要想往虯龍爪上站,總得有點真功夫!」

 

「渾!害群之馬,全讓你把大伙的和睦給攪了!」 

「嘿嘿!這叫不打不成交」!

 

侯七這小子托著鳥籠子,還在一個勁兒往緊靠。關老爺子彷彿不好帶頭兒破壞這老年間的老規矩。眾鳥友更好像都盼望著這樂子別一時收了場。只剩下宗二爺一個人瞪著眼,咬著牙,攥著拳頭,急得痰迷了心竅兒。猛然間,他覺得自己已經和小妞子合為一體了,正在隔著鳥籠子和那老頭子的老閨女抖翅兒大戰。姥姥!我姓宗的也不是好惹的,多半輩子的混混飯也不能白吃了!再一看對手老閨女,帶著一身好幾百年的油泥兒,比自己更滑、更刁、更老練。瞅著空子朝自己就是一口、又一口、再一口!好狠呀,不來絕的不行了!他只覺得自己一剎那又飛騰回小小的辦公室裡,一低頭兒來了個欲攻故逃之計。果然老閨女帶著那一身幾百年的油泥兒上當了,緊追不捨猛撲過來。但它只稍稍一閃、猛地一停,就讓老閨女撲了個空。待那老奸巨滑的腦袋剛剛轉了過來,它已以逸待勞,照准老閨女的眼睛狠狠地就是一鄒、兩鄒、再一鄒!一剎那,只見老閨女頂上見血,失聲痛叫而逃。但他卻異常興奮,抖著翅兒便追!

 

這時,侯七卻猛地托著關老爺子的鳥籠子,迅速地撤退了。宗二爺好像剛剛來得及和自己的鳥兒分開,就看見關老爺子已順手把他那小妞子掛回了虯龍爪上。隨之,便是感歎不絕的讚美: 

「這幾口芻得地道!穩、準、狠,是地方!嘿嘿!這鳥兒天然是站虯龍爪的材料!這位,老頭子我算服了!」 

小樹林裡又是一片悅目的光斑,眾鳥友們經關老爺子這麼一提,驚訝、敬仰、崇拜、佩服的目光,又全都落在了宗二爺身上。

 

宗二爺望著那枝虯龍爪,望著上面自己那穩穩當當的鳥籠子,望著那鳥籠中余勇猶存的小妞子,心裡漸漸地踏實起來,這才感到魂兒是真正歸了殼兒。 

可偏偏侯七這小子在一邊兒就是不認輸,在一片心服口服的誇讚聲中,竟又陰陽怪氣地搭了腔: 

「配嗎?真格的配嗎?嘿嘿……」

 

宗二爺恨得牙癢癢,真恨不得一口把這瘦里巴肌的東西吃了。可這小子卻了也不了他,目光直掃關老,酸不溜秋地說: 

「老爺子!您也該讓人家見識見識真格的了!別以為戲台上沒角兒了,是個黑大漢,就能冒充黑包公!」 

「你!」宗二爺逼上一步。 

「我?」侯七也迎上一步,「嘿嘿,沒什麼,只是想讓二哥聽聽:十三套!」 

「十三套?……」

 

老年間,養鳥的行家講究調教百靈子唱「十三套」。這「十三套」便是讓百靈子模仿「燕子」、「雞下蛋」、「小叫驢」、「花喜鵲」、「麻雀」、「青蛙」等十三種動物的叫音兒。叫出十三套的鳥兒身價百倍,算是名貴鳥兒。學不會一套兩套的,便是「大路貨」,算不得好鳥兒。不過隨著「遺老遺少、寄生蟲」這等老少爺們的銷聲匿跡,這十三套在愛鳥界就要失傳了。現在養鳥兒剛被承認為「符合市民傳統,有益於身心健康」,鳥友們又很滿足於聽聽百靈子的自然音兒修身養性,似乎就把這點國粹給忘了。 

宗二爺才來三個多月,怪不得暈暈乎乎地不知道。而侯七要的卻就是這個:在這兒你也站高枝兒?嘿嘿!咱就是要出出幾十年這口窩囊氣兒,臊臊你的皮兒!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