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苓植《虯龍爪—鳥如其主》(8)

但宗二爺卻什麼都沒喊出來,只是怒視著籠中的小妞子,雙手抖著,眼看就要發生一起籠毀鳥亡的慘劇,就在這節骨眼兒上,只見關老爺子一伸手中的鳥籠,驟然擋住了宗二爺的雙手,威嚴而又寬厚地喊了一聲: 

「等等!侯七,你小子這是幹什麼?鳥友們之間還分個誰和誰呀?這位!別聽他喳喳。您掛著,您掛著!」 

「也是,也是!」應著,但大多是出於對關老爺子的尊重。

 

「二哥!那、那您就掛著吧!嘻嘻……」侯七的笑聲可大有深意。 

宗二爺借這個機會,一把摘下了鳥籠子,怒目而視侯七,轉身就要走出這愛鳥者的樂園,這他曾經寄寓著希望的小樹林。 

又是關老爺子攔住了他的去路: 

「請稍候!您能不能賞個臉兒,讓我瞅瞅您的寵物兒。」

 

鳥友們也趁勢圍了過來,熱切切地又是一片歉意地喊叫: 

「宗二爺!宗二爺!宗二爺……」 

宗二爺對眼前發生的這一切還沒反應過來,手中的鳥籠子就讓一位鳥友抄了過去,眨眼間已遞到了關老爺子手中。宗二爺仍然餘怒未消,但此時卻意外地聽到了關老爺子的一片驚歎聲:

 

「喂呀!多少年了,它可是這片樹林裡少見的好鳥呀!侯七!你小子可是有眼不識金鑲玉,錯把茶壺當夜壺啊!諸位瞅瞅,瞧這毛色,瞧這身架,瞧這眼神兒,瞧這機靈勁兒!噴噴噴噴……… 

「對嘛!對嘛!」尊敬的目光又齊唰唰投向了宗二爺。 

關老爺子瞅了一眼發懵的宗二爺,又說: 

「您別開口!我一瞧,准知道這是地道的張家口貨!嘿嘿,咱們這兒成立愛鳥者協會,沒這麼兩三隻好鳥兒還成?上頭問起來,咱們也不好交待,口氣不硬!

 

宗二爺似乎覺得,小樹林裡一下子又篩滿了陽光。小風兒也好像吹得柔乎乎的,轉眼間把揉皺了的心熨得舒展展的。再一看這位祖師爺、也彷彿不那麼惹人嫌了。態度和藹,正端著小妞子,客氣地向自己說: 

「這位!您哪賞臉就賞到底,再讓大夥兒聽聽音兒?」 

宗二爺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小妞子大概也讓這一陣子哄懵了,正賭氣落在架上發脾氣。以至關老爺子三番五次點示它開開金口,這傢伙就是側著腦袋不理,只顧兩隻眼睛滴溜溜地轉著,

 

虎視眈眈地盯著另一鳥籠子裡的老閨女。 

「什麼玩藝兒!在這節骨眼兒上它倒啞了口!」 

侯七的聲音。宗二爺只覺得臉上發燒。

 

「你懂什麼?」關老爺子卻不以為然,「瞧瞧它那眼神兒,火著哪,一點都不發悚!百靈子越是爭強好勝,才越算得好鳥兒,難得呀,難得!」 

「那是,那是!」眾鳥友又一致贊同,直把侯七這小子晾在了乾灘上。 

「老閨女!」關老爺子側頭對著自己那「啄州馬」鳥籠子一揮手兒,「來兩聲兒,領小妹妹唱幾口吧!」

 

宗二爺看到,那隻老成持重的鳥兒,頓時變得活躍起來。翅兒一抖跳上鳥架,朝前稍一探頭兒,便金聲玉振地叫起來了。亮、脆、膛音幾足。 

關老爺子目視宗二爺,微微一笑補充說: 

「獻醜了!拋磚引玉,拋磚引玉!」

 

話音兒剛落,小妞子果然不服氣地扯開嗓子叫了起來。爪兒微伏著,頭兒微探著,眼兒虎虎地逼視著那隻老閨女,一聲兒也不讓,差點兒把嗓子喊出血來。只幾聲兒,便引起了關老爺子的由衷讚歎: 

「絕了,絕了!要是在老年間,三套馬車都換不來!」 

剎那間,隨著眾鳥友「是嘛!是嘛」的感歎聲,眾鳥兒也跟著一起窮嚷嚷地附和起來。愛鳥界求什麼?還不是就求這個樂子?

 

可就在這樂滋滋的時候,侯七卻冷不丁地瞅準了這空子,突然把關老爺子「涿州馬」的鳥籠子,一下子緊貼著對到了宗二爺鳥籠子旁邊,尖笑了一聲,喊: 

「來點真格的吧!」 

宗二爺還沒弄清怎麼回事兒,只見小妞子和老閨女已猛地同時停了叫聲,腦袋伸出籠隙,翅兒抖著,爪兒刨著,惡狠狠地鬥了起來:你啄我一下,我鄒你一下;你給我一爪子,我還你一爪子,撲喇喇騰空隔籠而戰。剎那間羽毛飛落,鳥食翻飛。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