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苓植《虯龍爪—鳥如其主》(10)

鳥友們可不知道侯七這層意思,一聽這快要失傳的古玩藝兒,就忘了看看宗二爺的臉色,一個個直懇求關老爺子,讓大夥兒見識見識老閨女這手絕活兒。 

宗二爺驟然間發現,光環又迅速地從自己頭頂上退去,剛剛舒展了的心懷又變得冷冰冰的了。他癡癡地斜眼兒望去,只見關老頭子在篩滿陽光的小樹林裡一站,和過去那晦氣樣兒一對比,好像已經修練成仙了,真給人一種仙風道骨、飄然欲去之感。 

鳥友們又是一片懇請,關老爺子似乎出於無奈,只好勉為其難。只見他白鬍子尖兒稍稍一挑,舌尖兒上便輕輕發出一陣小哨音兒。那老閨女接到信號後,先是身子微微一顫,頭兒微微一點,然後就驟然躍上鳥架,尾巴一撅,腦袋朝下一伏,運足底氣,身子悠然一挺,探著頭兒叫了起來。那唱得脆、學得巧、叫得俏,致使聲音剛落,滿樹林裡便響起了一片碰頭彩:

 

「好——啊!小叫驢兒!」 

關老爺子仍然不動聲色,學罷「小叫驢兒」,似乎只是又動了動鬍子尖兒,又來了兩聲舌尖哨兒,那老閨女便又腑身斂羽不動,似在思考,又似在運氣,剛等吊上人們的火兒來,使驟然仰天輕輕地一叫、又一叫…… 

這是十三套的壓軸子戲:「貓兒叫!」這不僅講學得像,更重要的是要講學得逗!鳥音兒學貓兒叫,似小孩兒學大人模樣,靈巧中透著稚氣,真撩得人心裡頭癢絲絲的,憋不住勁兒非喊這一聲不可:

 

「好——啊!絕活兒!」

 

關老爺子見好就收,彷彿心滿意足了。但也沉得更穩,顯得更高深莫測了。只隨和地道了一聲「獻醜了」,便探出二寸多長的小拇指甲,挑出點「肉食兒」,對自己的老閨女稍稍來了點物質獎勵。 

眾鳥友更覺得心滿意足了。這是多大的樂子啊?鄧麗君能來個「小叫驢兒」嗎?李谷一能來個「貓兒叫」嗎?咳咳!這樂子只能在這鳥的樂園裡找! 

只有侯七和眾鳥友的樂子不同。這小子的主攻目標始終沒有變,老閨女的絕活兒剛一表演完,他就又尖聲尖氣地嚷嚷上了: 

「二哥,二哥哎!別霸著虯龍爪自稱三齊玉了,也給咱下來露兩手吧!喲……」

 

隨著侯七這一聲驚呼,眾鳥友這才聚然發現:喲!宗二爺和他那小妞子早已沒影兒啦!虯龍爪空是空下了,可空下的是個難看。眾鳥友的興頭頓時一落千丈,關老爺子緊接著也顫巍巍地嚷嚷上了: 

「這不是打我老頭子的老臉嗎?」 

 

4 

 

一連好幾天,老城根兒小公園裡,一直沒見宗二爺露面兒。 

石帶橋畔垂柳依依,小樹林裡涼風習習。表面看來,愛鳥者樂園裡又恢復了往日的和睦和寧靜。虯龍爪上,老閨女穩坐高枝兒,又引得眾鳥兒婉轉和鳴,歌舞昇平。主人不露臉兒,誰還記得小妞子呢?這足見鳥類世界也存在著鳥情冷暖、世態炎涼的問題。 

可其實不然,鳥友們的心裡頭都很不踏實。除了擔心宗二爺一生氣,帶著那麼隻好鳥友投奔「匪派兒」以外,就是擔心宗二爺再次歸來,小樹林裡永無寧日。好您哪!天無二日,國無二君,一枝虯龍爪上能落得住兩只好鬥的鳥兒嗎?

 

但心裡頭最不踏實的還是關老爺子…… 

要知道,他那漫遊鳥類「聯合國」,拒不出賣「老閨女」的種種業績,經鳥友們沸沸灑灑這麼一揚聲,竟傳到了上頭耳朵裡。於是那位立志要結束「匪派兒」和「老幫子」老死不相往來的市政協副主席,就親自召見了關老爺子,詢問北京愛鳥界有關組織愛鳥者協會的詳細情況。看來這裡鳥協的成立也勢在必行了,這關老爺子能不急嗎?沒幾隻拿得出手的好鳥兒,怎麼好向上頭交待啊? 

於是,老頭子又想起了宗二爺和他那隻小妞子……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