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救國的情緒高漲,連土匪都自動變成遊擊隊。魯南的土匪一向有他們的哲學,理直氣壯。可是日本人打進來,他們覺得再當土匪就丟人了。

遊擊隊浩浩蕩蕩,在東方,西方,南方,隱隱現現,田野做他們的腳凳。北方隔著蘭陵,看不見。他們,有國民黨支持的,有共產黨支持的,也有單幹戶,左右雙方都在拉他。我們熟識的人都投入了。

小寶是拾豆的時候開始動心的。收豆子事實上等於搶割,百姓千家一起動手,田野裏佈滿了人。豆田的面積逐漸縮小,藏身其中的野兔驚惶起來。


本來野兔的毛色和土色幾乎相同,它如果伏地不動,找個空隙悄悄溜開,那些忙碌的農人也許不會發覺。無奈野兔跑得極快,縱身一跳可以跳出兩公尺以外,它大概是以此自傲並且屢操勝算吧,立刻施展所長,如箭一般射出。大概這就是兔脫。野兔的過度反應驚動了田野的農人。人人直起腰來,以近乎操練的聲音吆喝,使兔子覺得四面都是生命威脅。依照過去的經驗,脫離威脅的不二法門是快跑。它並不了解大環境發生了什麽樣的變化,不知此身無所逃於天地之間,更不明白人類正盡目力之所及,看它以失效的經驗作絕望的特技表演。

秋天野兔正肥,是“打圍”的時候。打圍,本來要帶著幾十個人,在曠野中一字排開,拉著一根長繩緩緩推進,目的就要驚起野兔再縱放鷹犬捕捉,割豆的日子豈非天賜良機?打圍的人正在阡陌間巡邏,野兔現身,鷹騰空而起,獵狗也飛奔而至。


資深的農夫們重溫他們百看不厭的表演。他們知道兔子雖然腿快,還是很容易被鷹趕上。他們知道,鷹會俯衝而下,以左爪抓住野兔的臀部。野兔慌忙回頭,鷹趁勢以右爪抓住它的頭部,兩爪向中間用力收攏,“哢嚓”一聲把兔頸扭斷。

野兔中的英雄豪傑也有它的絕招,它在惡鷹罩頂的時候翻身仰臥以四爪出擊,攻打鷹的眼睛。這時,獵狗撲上去,把野兔咬死。所以打圍必得有鷹有犬,陸空配合。所以人是萬物之靈。

有時候,兔子實在跑不動了,它竟然緩緩地向著一個割豆的農夫走來,它是那樣安閑,無猜,如同回家。它走到農夫腳前,放心地躺下,如同那農夫飼養的一隻貓。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呢?那無路可走的野兔是怎樣打算的呢,這裏面一定有造物者安排的秘密,我百思不解。這時,農夫就會輕輕鬆鬆地把兔子的後腿提起來往地上摔,再用鐮刀柄敲它的頭,直到它昏死。


這也是造物主的意思嗎?

小寶說:“要是打日本就像打兔子……”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