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爾維亞·普拉斯詩選 (二)


榆樹 作為悔悟的幻想之光


  我懂得它所說的底部,連結我粗大的根踝:

  你畏懼的物體。

  我不怕它;我去過那裏。

  它是你從我身上聽到的海,

  那樣令人遺憾嗎?

  或是無聲無息,這是你的狂想嗎?

  愛是一個幽靈,

  你怎樣躺在它身後呼喚

  聽:繁喧的蹄聲,走遠了,象一匹馬。

  我整夜迅疾地奔馳,

  直到你的頭顱成為石頭,枕頭變成一塊木炭,

  發出共震的回響。

  我會把有害的噪音帶給你嗎?

  哦,下雨了,這無邊的寂靜。

  這是它的產物:白色的錫酷似砒霜。

  我遭受過落日的暴行,

  根系已被灼焦。

  我的紅色花絲,金屬線綹中的手燃燒著伸出

  現在我被肢解成枝節,如無數棍棒飛舞,

  如此兇猛的一場風暴

  不能袖手旁觀去忍受,我要尖聲嚎叫。

  月亮,也冷酷無情,她要殘忍地拖走我,

  使我貧瘠、荒蕪。

  她絢麗的光芒刺傷了我,也許我抓住了她。

  我釋放了她。我使她縮小變平。

  作為日後的外科手術基礎訓練

  你的噩夢將怎樣蠱惑並且賦予我。

  我居住在呼喚的邊緣。

  她夜夜流浪四方,

  瞧她帶有許多銀鉤,為蕓蕓眾生尋找愛情。

語言


  斧頭

  敲響了森林

  一陣回聲!

  回聲從中漫出

  象一陣馬蹄聲。

  樹液

  湧出淚水,象

  擠出的水珠

  在巖石上

  鋪開一面鏡子

  一滴滴地落下 ,

  一個白色的顱骨

  吞噬在雜草的綠色之中。

  多少年後我

  又在路口又看見他們。

  語言已經幹枯,不再馳騁,

  盡管傳來不倦的蹄聲

  只是

  從池水的水底,靜止的星群

  暗示著人生。

  李小賀 譯

愛麗爾


  壅滯陷入黑暗之中。

  那時,沒有什麽能把

  巉巖的崩瀉和距離染成藍色。

  上帝的母獅,

  我們會長成什麽,

  蹄子與膝蓋的樞軸

  車轍輾過,親生姐妹一樣

  親吻我不可企及的

  棕色脖頸。

  黑人的眼睛

  是漿果脫落的黑色

  勾住——

  甜血染紅的一張張大嘴,

  幽靈。

  還有別的東西。

  把我吊在空中——

  大腿,頭發,

  出我的腳跟雪片般降落。

  潔白的

  女神;我被剝光衣服——

  地獄之手:死亡在逼進。

  現在

  我向麥地灑落汗水:

  一片波光灩漣的海洋。

  孩子的哭喊:

  砌進在堵墻壁。

  我是箭,

  蒸騰的露珠

  在驅逐的力量中自殺:

  幻成紅色:

  眼睛:清晨的黑鍋。

  趙瓊 島子 譯



Sylvia Plath was an American poet, novelist, and short-story writer. Born in Boston, Massachusetts, she studied at Smith College and Newnham College at th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before receiving acclaim as a poet and writer. 西爾維婭·普拉斯(Sylvia Plath,1932—1963)是繼艾米莉·狄金森和伊麗莎白·畢肖普之後最重要的美國女詩人。1963年她最後一次自殺成功時,年僅31歲。這位頗受爭議的女詩人因其富於激情和創造力的重要詩篇留名於世,又因其與另一位英國詩人休斯情感變故自殺的戲劇化人生而成為英美文學界一個長久的話題。

Views: 5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