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波《紅拂夜奔》の〈關於有趣〉第二章(2)

李靖住在長安城里時已經老了,而且已經交出了兵權,擔任了閑職,但這並不是說他可以沒事了。有時候皇帝會把打天下的老將全招進宮去,組織一個將軍合唱團,自任指揮,為全城的貴婦演唱,衛公擔任領唱。這一幫老弟兄全都老得牙關不住風,而且個個五音不全,所以演唱的效果就如一位刻薄命婦形容的:像一塘青蛙一樣!後來又改為由小太監伴唱,大家站在那里擺個樣子,效果又是令人毛骨悚然,因為一大夥白鬍子老頭站在那里發出清脆的男童聲,非常怪誕。除此之外,還組織過將軍舞蹈團,大家穿上高統馬靴,手舞馬刀跳騎兵舞。結果是程咬金當場發了心臟病,差一點死了。這不過是衛公老年要參加的各種社會活動中的兩種。他還要寫各種回憶錄,到現在已經完成了軍事回憶錄,政治回憶錄,科學回憶錄。但是這些還不夠,還要有他的自童年寫起的自傳。

這件事的起因是大唐皇帝要修淩霄閣,這是一座古代意義上的摩天樓,在樓里陳列各位功臣的肖像和生平事跡。既然是生平事跡,當然要由本人提供。所以他每天上班以後就要寫自傳,因為他總是打磕睡,所以老也寫不完。皇上派人幫助他寫,進度依然很慢,這還是因為他隨時隨地都會睡著。後來皇帝又把最漂亮,最有獻身精神的女史派了去,進度依然很慢。這位女史還報告說,李衛公除了打磕睡,就是發牢騷——“不讓人安生”,再不然就是問:“幾點了?該下班了罷?”李衛公老了以後,眼睛下面長出了兩個泡,滿臉都是皺紋,因為總是在伏案打磕睡,所以眉毛平貼在了臉上,除此之外,別的地方沒有什麼大改變。尤其讓人不敢相信的是他那麼能打磕睡,卻一點沒發胖。

有關後一點,給他寫傳的女史認為有疑問,因為他睡得太死了,故而就不像真的睡著。為了刺激他的嗅覺神經,叫他保持醒著,她在身上灑了大量的麝香香水,以致在她走過的地方,公貓都要“瞄”地一聲怪叫,人立起來,然後就不按節氣地叫起春來,而和衛公呆在一個屋子里,他竟聞不見,照樣伏案打磕睡。對於這件事,只能有一個解釋,就是衛公在裝睡。為了制止衛公裝睡,她又穿了極短的室內服,但衛公又視而不見,只是在瞌睡的間隙里提醒她道:“裹著點斗篷,別著了涼”。後來她又給衛公做headjob,要把他弄醒,但是衛公還是打著鼾,而且他那個地方苦得叫人無法下嘴。原來衛公在小命根上除了黃連水。衛公就是這樣的刀槍不入,這使那個女史很痛苦。她喪失了自信心,以為自己長得不好看,哭了好幾天。

李衛公在他過了六十歲生日後不久就死掉了。他的死因按現代的看法是心肌梗塞,和年老、營養過度有一定的關係;但是這種病在古代叫作馬上風,並且說它和性交有直接的關係。

這是因為古人善於養生,除了在幹那件事時,簡直沒有什麼得心肌梗塞的機會。其實假如紅拂不講的話,誰也不會知道李靖是死於馬上風,但是紅拂越活嘴越大,十七歲時是一張櫻桃小口,活到四十歲,就長出一張性感的大嘴來,什麼事都往外講。

李衛公死後面色不變,而且金槍不倒。這件事的可怕之處在於,那天晚上紅拂和衛公做愛,也不知是和活人幹還是和死人幹。紅拂一講起這件事瞳孔就要放大,手背上還要起雞皮疙瘩(別的地方別人看不見,也不知起了沒有)。說完了這件事,紅拂就說:衛公死了,我活著也沒有意思。別人以為她是說說而已,誰知她真的遞上了申請,要求殉夫自殺。別人就勸她說,衛公死了,我們早晚也要死,你又何必著急呢。但是她不聽。

我們說道:衛公死了,這就意味著從此可以不把他當作一個人,而把他當作一件事。一件事發生了以後,就再沒有變化的餘地。現在我們談到衛公騎在馬上東歪西倒,再不是談那個人,而是談那件事。換言之,李衛公這座時鐘就停在了這個地方,但是我們還可以把時鐘倒撥回來。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